第一卷

轉學首日就從各方面摧毀哥哥校園生活的妹妹

第一卷  轉學首日就從各方面摧毀哥哥校園生活的妹妹 「耶嘿嘿嘿嘿……」

 「嗯?怎麼了,小椛?看你開心成那樣。」

 「是、是嗎?可是我有點緊張耶。」

 走在身旁的小椛紅著臉回答我的問題。聽小椛這麼一說,她的動作的確有些僵硬,即便如此笑容看起來依然開心不已。

 「為什麼緊張?」

 「那、那當然是因為……現在和你獨處呀。」

 難為情地別開眼睛這麼說的小椛讓人不禁怦然心動。

 「這麼說起來,昨天開始就一直和小堇在一起,這可能是第一次和小椛你獨處呢。」

 「就是說啊。所以得好好把握這個機會才行!」

 這麼說的小椛握緊拳頭鼓起幹勁。

 「…………可是,原本想趁獨處時請哥做一些事情,嗚嗚……果、果然還是好害羞喔……!」

 不知為何,她馬上用雙手遮臉低下頭來。

 「請我做一些事情?」

 「啊,沒有,那個…就是……啊哈哈……!」

 我側著頭問,小椛就用力揮手笑著敷衍。

 「嗯!」不過她終於下定決心地點了一下頭,仰望著我並有些顧慮地開口說:

 「欸、欸,哥。嗯……那個啊…可、可以跟你牽手嗎?」

 「牽手?怎麼這麼突然?」

 「因、因為呃……沒、沒什麼別的意思,就是那個…感、感情好的兄妹手牽手很正常啊。」

 面紅耳赤的小椛慌慌張張地解釋。

 「是這樣嗎?既然如此,我是沒差。」

 「太棒了!」

 一聽到我同意,小椛就喊了一聲後輕輕握拳,接著略顯顧慮地握起我的手。

 「……哈啊,好緊張喔……耶嘿嘿……」

 「牽、牽手而已,有什麼好緊張的?再說,昨天你不也摟過我的手臂了嗎?」

 「那是為了跟姊姊對抗才順勢……!和哥獨處時怎麼可能做得到那種事?太害羞了啦……」

 小椛聽到我的話,臉頓時紅到像燙傷一樣地低下頭來。

 昨天明明那麼積極,今天的小椛卻比平常還有氣質。難道和小堇不在場有關嗎?

 「是說啊,還要多久才到學校?」

 總覺得也跟著害羞起來的我,為了分散注意力而開口問。

 「沒有很遠喔,從我們家差不多走路十分鐘就到了。」

 發出「嗯~」的聲音的小椛稍作思考如此回答。

 從剛才的對話也能看得出來,我們正在上學途中。

 自從來到月城家,我理所當然地無法前往以前的學校,於是從今天起轉學到姊妹花就讀的私立星辰學園。如今我和小椛兩人走在上學途中。

 「學校就在附近很方便呢。騎腳踏車一下就到了,也不必擔心遲到。只不過,現在覺得這麼近反而有點可惜。」

 小椛邊說邊稍嫌不滿地噘著嘴。

 「為什麼?我覺得學校很近倒是優點多過缺點啊。」

 回想以前上的學校的我如是說。以前的學校要搭電車通勤,就各方面來說都很麻煩。

 「因為學校這麼近,能像這樣和你相處的時間不就會變短嗎?學校再遠一點就能獨處更久了……」

 眼見小椛再次臉紅低下頭來,我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明明知道她只是以家人的身分說出這番話,要是聽見這麼可愛的說詞,我也難免誤會。

 不行不行,我下定決心絕對不以那種邪惡的眼光看待這對天使般的姊妹(簡稱天使姊妹,但是否需要簡稱尚待商榷)了,可不能動搖。

 「這、這樣啊。可是我們在家也能在一起,倒不用那麼失望吧?」

 「在家和在外面當然不一樣啊。能跟哥一起出門非常重要,你應該也有種特別的感覺吧?」

 「原來如此,但那就不必限定在上學途中了吧?假日之類的也可以一起出門。」

 「咦!?那、那是約會的意思嗎!?」

 小椛突然雙眼發亮貼了上來。

 「不,不是約會……話說,兄妹要怎麼約會?」

 「才、才沒有那回事!兄妹一起約會其實非常普通喔!你看嘛,呃……就是所謂的家人約會呀!?」

 你說……家人約會?居然有這麼美妙的詞彙!家人超讚!

 「只要感情好,這點小事很正常啦!」

 「是這樣嗎?那好吧,試試看也不錯。」

 我一這麼說,小椛就喊了聲「太棒了!」開心到蹦蹦跳跳。

 「啊啊怎麼辦!現在就得開始想約會行程了!去水族館、電影院、遊樂園、兩人分享同一杯飲料、等天色暗了就去看得見夜景的餐廳,然後晚上就去飯、飯店的酒吧之類的……!」

 小椛興奮到折手指一一細數。總覺得最後好像聽見什麼奇怪的單字……那個就先不管了,她開心就好。

 「嗯,我也贊成去各種地方玩。我也想慢慢熟悉這座城鎮,就和小堇三個人一起到處玩吧。」

 然而我一這麼說,小椛的動作就完全停了下來。

 「……是啊,說得也是。當然要跟姊一起嗎……」

 「唉~~……」她垂頭喪氣地大嘆一口氣。

 「你那什麼反應?你們感情不是很好嗎?難道說其實不是這樣?」

 「沒有,我很喜歡姊姊喔。超喜歡。她還是我的偶像。」

 小椛乾脆地否定我的擔憂,仍繼續說了下去。

 「可是哥的事情另當別論。硬要說的話,就這件事情上我們是死對頭。」

 「我不懂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若是為了更理解我讓我很感激就是了。」

 「那是因為你只能選一個人啊。」

 「為什麼?」

 「就、就是這樣啦!這是規則啦!姊妹規則!」

 唔?果然聽不太懂,原來是姊妹之間的規則嗎?

 即使旁人無法理解,對當事人之間想必非常重要。我想那應該屬於家庭內規之類的東西,既然如此,小椛她們的爭執或許就是我無法理解,對她們本人來說至關重要的問題。我不能貿然插嘴。

 「但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好好相處。」

 「……對不起,唯有這件事我和姊不能相讓。」

 既然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好繼續多嘴。

 總之我能做的事情就是替兩人仲裁。雖然希望某一天能理解她們之間規則,結束紛爭;但想進展到那一步,我肯定必須就真正的意義上成為她們的家人才行。

 我姑且對當下的狀況表達理解,只說了句:「知道了。」

 「嗯,對不起。話說回來,想約會果然還是得跟姊姊一起呢……沒辦法偷跑了嗎……」

 唉~……小椛又嘆了口氣。

 「就是因為這樣,這段上學時間才這麼寶貴。因為姊不在。」

 沒錯,如小椛所說,現在不見小堇的身影。

 其實,我是今天早上才知道小堇有學生會長的工作,每天都比一般學生還早到校處理事務,所以才沒辦法和我們一起上學。

 我回想起昨晚小堇知道這件事情後的反應。

 ──嗚嗚……居然不能和哥哥一起上學!只要哥哥早起配合我的上學時間…………不行,那樣會給哥哥添麻煩……唉,乾脆辭去學生會長好了……

 「姊姊你在說什麼蠢話啦!」當然馬上被小椛罵。

 結果她哭哭啼啼地放棄,變成現在的狀況。

 「再說姊姊太貪心了。她平常總是以我為優先,但遇到你的事就會變一個人。」

 「貪心是指?」

 「就是很貪心啊?姊和哥同年級,而且還同班耶?和小一屆的我不一樣,在學校總是能在一起,上學途中讓給我有什麼關係?」

 小椛不滿地認為就算這樣還不算打平。

 儘管我不懂她的平衡感,仍十分理解小椛有多麼喜愛我,所以她光是能一起上學就滿足了。

 不久之後,我開始看見幾名和我們穿著相同制服的人。

 他們想必是星辰學園的學生,應該是快到學校了。

 「我是無所謂啦,但總覺得大家是不是都在看我們?」

 從剛才開始我就感覺到非比尋常的視線。路上的學生幾乎全都朝著我們的方向看過來,讓人無比難受……為什麼?

 「好像耶。可是不用在意吧?想看就讓他們看,這反而也是機會。」

 機會?就在我想反問的時候,小椛拉近與我的距離。那一瞬間,周圍頓時一片譁然。

 ……啊,原來是這麼一回事。看樣子備受矚目的人是小椛,她和不認識的男生膩在一起引起了騷動。

 「……你在學校該不會很有名吧?」

 「嗯?游泳參加過國體,可能還蠻有名的吧。」

 「國體?我沒聽過,那很厲害吧?」

 原來如此,小椛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嗎。有名的原因不光是身為國體選手,我猜大多是因為她可愛的外表──應該說這邊才是重點。

 「我說,差不多該放手比較好了。」

 「?為什麼?」

 「因為你看,這樣牽著手要是被誤會就頭痛了吧?」

 「完、完全沒有那回事喔!人家反而超級歡迎──沒、沒事。你想嘛,我們是一家人,就算被誤會也沒關係吧?不用在意不用在意。」

 這麼說的小椛更用力握住我的手。總覺得周遭的眼神似乎變銳利了。

 不久之後,儘管我有些戰戰兢兢,開始有零星幾名女學生靠近和小椛打招呼。小椛全都精神飽滿地回應。

 也許該說理所當然,其中也有女生問關於我的問題,小椛每次都說:

 「這、這個人是我哥,從今以後會跟我一起上學。」

 她即使有點緊張,仍然直接了當地回答。我姑且說了聲「請多指教」,大家都露出困惑的表情,這也無可奈何。

 話說回來,有很多學生來找小椛打招呼。就算是名人,和她打招呼的學生數量也十分可觀。多虧開朗的氣質與擅長待人接物的個性,不難看出她的交友圈非常廣泛。

 「難道是男朋友!? 小椛要是交了男朋友,就是大新聞啦!」

 「小、小世真是的,他不是男朋友,是我哥啦。可、可是看起來果然很像吧。耶嘿嘿……」

 小椛和同屬游泳社的朋友這麼說。要是不認真一點否定果然會被誤會,讓人在意得不得了。

 「啊,已經到了……」

 不久之後,我們終於抵達學校。

 小椛看起來很遺憾,但是我反而因為終於到了鬆了口氣。

 「果然好快喔……欸,哥。明天開始要不要故意繞遠路?」

 「有意義嗎!?」

 「唔~沒有辦法。哥,你們班上只有你和姊姊,但你要小心一點喔。她如果脫口說出什麼奇怪的話也不可以當真喔。」

 小椛仔細地說出注意事項,全都是關於小堇的事情。

 順帶一提,教室裡還有其他同學,應該不算只有我跟小堇兩人的說。

 「吼唷真是的,要是能和哥一起回家就更好了。」

 屬於游泳社的小椛,放學後要忙著參加社團。

 學生會的小堇放學後也一樣忙碌,關於這點她似乎認為打平(?)所以尚可接受。

 「…………把社團辭掉好了。」

 「你跟小堇一樣在說蠢話喔。」

 小椛一臉認真地思考,我則是認真地阻止她。

 ▼

 我默默地打開教室的門。

 隨後,教室裡的學生視線一齊朝我身上集中,眼神中透露出對陌生學生的懷疑與好奇。

 我強忍無地自容的感覺,一腳踏進教室。我裝作什麼也不在乎,前往才剛被告知的最後一排窗邊座位後就坐。

 轉學不論經歷幾次都沒辦法習慣,打從一開始不論如何都是異類。

 話雖如此,在被介紹給大家認識之前就在教室待命還是頭一遭。

 剛才和小椛道別後,我前往教職員辦公室,班導師叫我先去教室坐著等。雖然是因為我的座位已經安排好了,不過這種經驗反而比較少,令人不知所措。今後要成為同學的人都在看我……好尷尬。

 「你就是傳說中的轉學生嗎?」

 「咦?」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忽然傳來某個聲音,讓我反射性地抬頭。

 眼前出現一名眼神銳利無比,面容頗為姣好的女學生,擺出雙手交叉的站姿。

 「啊,嗯、對,就是我,我叫做御堂隼人。」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我儘管疑惑仍如此回答。那個女生聽了「嗯!」一聲點頭。

 「我叫做穗上霧華,是這班的班長。請多指教。」

 她這麼說,我也慌慌張張地回答「請、請多指教」。

 「那個,班長找我有什麼事?」

 「叫我穗上就好。我之前就聽說會有轉學生來了,心想不能讓你一個人不安,才會以班長的身分和你說話。這樣會多管閒事嗎?」

 我表示完全不會,班長──穗上同學就以同樣銳利的眼神點頭說:「那就好」。

 總覺得她很有威嚴,語氣中的氣概也不輸給男生。居然會擔心我這個轉學生而特地跟我說話,她真的很親切,更別說長得又漂亮。

 「謝謝你。剛來到新的環境果然會有點不習慣。」

 「我沒有轉學的經驗所以不清楚,但可以想像你的心情。不過你放心吧,這班的人都很友善也很歡迎你。雖然不認識半個人的環境很不安,可是不必擔心。」

 聽到這句話,周遭的同學也都點頭同意。從這副樣子看來,我心想「這個人一定很受班級信賴。」

 我運氣真好,班長和同學都是好人。起初有點擔心不曉得會怎麼樣,我的新學校生活展望也許比想像中光明。

 「謝謝你們。啊,但我不是一個人也不認識喔。」

 我對穗上同學道謝的同時,依然訂正應該訂正的地方。

 「唔?你在班上有認識人嗎?」

 「是啊,其實──」

 就在我即將說出小堇的事情時。

 「哥哥!你還好嗎!?」

 小堇本人以頗快的速度突然衝進教室裡。

 一看到我,她就小跑步靠近並一臉愧疚地低頭道歉。

 「對不起,哥哥。學生會的工作比想像中還晚結束。其實我原本想在教室迎接你的說……」

 「是、是這樣嗎?不會,我完全不介意,不用跟我道歉。」

 「那可不行,都怪我害讓剛轉學來的哥哥自己一個人感到不安。」

 「那不要緊,班長穗上同學有來找我喔。」

 我這麼說,轉向穗上同學的方向,她卻不知為何目瞪口呆。

 仔細一看,其他同學也都鴉雀無聲。

 「奇怪?穗上同學?」

 「……沒、沒想到,御堂同學你說在班上認識的人是……」

 「是呀,就是我。哥哥跟你說了我的事嗎?」

 「什麼!?」一聽小堇開心地代替我回答,穗上便滿臉錯愕大喊。

 「小、小堇公主居然認識御堂同學……!?」

 「咦?小堇公主是?」

 「當然是這位月城堇同學啊!夢幻又美麗的身姿,又具有全國頂尖頭腦的完美人物!當然就是這位擁有『秀麗公主』、『星辰的女神』、『具有月光笑容的少女』等等好幾個稱號的小堇公主啊!」

 「咦咦咦!?」

 誇、誇成這樣是怎麼回事!?總覺得已經是崇拜等級了說!?

 可是本人卻以一句「大家太誇張了。是在跟你開玩笑」一笑置之,完全不放在心上;然而從穗上同學的一語便甚囂塵上的周遭看來,這明顯是認真的。

 「居、居然被那個小堇公主稱呼為哥、哥哥,你真的是!?」

 「不、不是,你誤會了。我們不是有血緣關係的兄妹,嚴格說起來只是兒時玩伴。」

 「只是兒時玩伴為什麼叫你哥哥!?而且你們同學年,不就代表年紀一樣嗎!?」

 「呃……那是因為……」

 這方面的原委比較難以解釋,令我欲言又止。

 「咦?因為哥哥就是哥哥,不然要稱呼什麼才好呢?」

 這時歪著頭的小堇一副理所當似地回答。

 我很感謝你幫我回答,但是那不算答案。

 「還是果然要叫哥哥大人比較好嗎?」

 「咦!?不、不用,那我絕對不要!」

 「就是說呀。你以前就這樣說過了,所以才會只叫你哥哥。」

 看到小堇笑盈盈地這麼說,我想起某件事。

 對了,起初她叫我「哥哥大人」,我叫她不要用敬稱才會變成現在這樣。

 「御、御堂同學,那位小堇公主竟然這麼崇拜你,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我不是什麼何方神聖,只是轉學生而已喔!?」

 「你在說什麼,哥哥是我最尊敬的人。所以大家今後也請多多關照哥哥。」

 「是、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方才失禮了,御堂大人!」

 「穗上同學!?語氣都變了說!?」

 「遵旨!」周圍的大家也如是說著並低頭,小堇到底多有影響力啊!?話說我才不想被用這種方式迎接!

 「來吧,哥哥。別管那些了,來準備學校生活吧。」

 比起那個,我現在比較想解開大家心中不得了的誤會;但是完全不以為意的小堇開始把隔壁的桌子和我的桌子並在一起。

 「……你在幹嘛?」

 「把我的位子和哥哥的位子並在一起。」

 「你原本就坐在我隔壁嗎?還真巧──」

 「不是,我是換過來的。」

 ……換過來的?

 「是,這樣就可以了。」

 小堇看著完全並在一起的書桌,心滿意足地微笑。

 「為什麼要把桌子並在一起?」

 「當然是為了跟哥哥一起看課本和筆記呀。」

 「啊,原來如此。可是等等?我已經拿到課本了,不用特地分給我看吧?」

 「進度跟之前的學校還是有所差別吧?為了儘快幫你追上進度,我想盡力幫忙。」

 「啊,這樣啊。但不用做到那種程度吧。」

 我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露出無可奈何的笑容,小堇便露出略顯不安的表情。

 「……難道說我給哥哥添麻煩了嗎?」

 「咦?不、不會,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你的親切讓我有點不好意思。」

 「幫忙哥哥是理所當然的呀。」

 語畢,她忽然羞紅了臉。

 「但如果造成你的困擾,對不起。我也明白自己為了哥哥有時候會有點太求好心切……」

 「怎麼會麻煩,我完全沒那麼想喔。不如說你替我做到這種程度,我才怕給你添麻煩。」

 「沒有那回事,能夠照顧哥哥就是我的幸福。」

 小堇笑容可掬地回答後,立刻一驚回過神來,用手遮住紅通通的臉。

 「我真是的,居然不由自主做出這種僭越的事情!非常抱歉,請忘了我剛才丟臉的模樣。哈嗚嗚……」

 「不會,我不覺得你丟臉啊。」

 「謝謝你的體貼……只要跟哥哥的事情相關,我就會忍不住想過頭……唉,果然還是很丟臉……」

 這麼說著的小堇耳根發紅害羞了一陣子。

 「呃,總而言之哥哥,如果還需要什麼,不用客氣盡管跟我說喔?」

 她終於紅著臉抬頭看著我說話的模樣,讓我忍不住怦然心動。

 不是,我知道小堇單純是因為體貼才這麼對我說,可是她又堅強又可愛的模樣依舊讓我難免誤會,令人傷透腦筋。

 就算是這樣,我剛才和小椛獨處的時候也想,小堇在家裡跟在外面感覺也不太一樣。不對,不是在家和在外的區別,而是姊妹有沒有在一起的差別嗎?

 不論如何,小堇現在的模樣感覺起來就像記憶中那個乖巧又溫柔的女孩長大了。

 「這樣啊,謝謝啦。總之在我追上進度前就麻煩你了。」

 我快速回答避免莫名害臊的心情溢於言表。

 「……不、不會,我在那之後也想一直坐在一起……」

 小堇聽了又難為情地遮著臉說了些什麼。

 「等一下,姊姊你在幹嘛啦!」

 「「小、小椛!?」」

 孰料下一瞬間,突然現身的小椛害我跟小堇都嚇了一大跳。

 「你、你怎麼在二年級的教室?」

 「現在又還沒上課,我出現在哪裡都無所謂吧?比起這個,我就知道我不在你會偷跑了!」

 「偷、偷跑未免也太難聽了!我只是想幫哥哥的忙而已……!」

 「反正你一定是想偷偷利用我不在的時間吧!?」

 「什!?你、你既然這麼說,我不在的時候你不也利用和哥哥一起上學的時間嗎!」

 「才沒有利用,人家只有稍微牽個手……」

 「牽、牽手!?你和哥哥手牽手開心地上學嗎!?你根本比我還狡猾多了!?」

 姊妹就這樣不知不覺再度爆發爭吵。總覺得好像差不多習慣了。

 「御堂大人,難道說您也認識小椛公主嗎?」

 「不要再那樣說話了,穗上同學。是啊,我認識。她們都是我的兒時玩伴。」

 「真是太厲害了!竟能被持有『人魚公主』、『星辰的天使』、『具有太陽笑容的少女』這些稱號的小椛公主喜愛……!」

 「我開始有點擔心這間學校是否正常了。話說小椛也是公主嗎。她好像很受歡迎的說。」

 「何止受歡迎,小堇公主與小椛公主是我們學校無可替代的存在。姑且不論美麗的外表,兩人善良溫柔的個性受到無數學生的仰慕。」

 說得很誇張,但從大家的反應來看似乎是事實。

 「沒想到居然會出現被那兩人崇拜的男性。過去完全沒有那種徵兆,這是一大事件。」

 「不是,就算說是男性,我也是她們的家人……」

 「……等一下?你說是家人,莫非你和她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嗎?」

 啊,慘了。這件事要是傳開來恐怕會不妙,我原本想隱瞞的說。

 「…………對,算是借住在那裡。」

 話雖如此,我想只要有在我背後吵吵鬧鬧的那兩人就絕對不可能瞞得過去,無可奈何之下只好點頭。那一瞬間,教室內一片譁然。

 「可是請你不要誤會喔?我只是以家人的身分和她們同住,不是大家所想的那種關係。」

 「重點不在那裡,御堂同學。雖說同居也非同小可,但是最不得了的超級大事件現在就在眼前上演,你看!」

 「看什麼……她們只是在吵架啊。」

 「這就是大事件啊!聽好了?過去沒人看過小堇公主與小椛公主發生任何爭執!總是感情融洽的兩人讓整座學校壟罩溫柔的笑容,根本不可能吵架!但現在卻不同了!」

 姊妹的好感情在學校也小有名氣。遙阿姨的話原來是真的。

 「你一出現就發生這種事!而且從內容聽來顯然是為了你爭風吃醋!換言之,你就是公主內戰的原因!」

 「唔……!」

 這是事實,我沒辦法反駁……!

 然而最起碼為了解開誤會,還是得澄清一下。

 「的確有可能是這樣,但這只是家人間的爭執,不是大家所想的男女關係啦!?」

 (插圖011)

 「……看樣子來了一個不得了的轉學生。」

 居然沒在聽……

 「沒想到竟然會出現介入兩位公主之間,撥亂她們心絃的男性!不愧是符合『暗黑帝王』之名的人物!從今以後,我們一定得多加註意暗黑帝王與兩位公主的動向!」

 沒有異議!來了個不得了的傢伙啊!沒想到那兩個公主居然……!暗黑帝王!

 四周傳來這種聲音,我無力到快融化了。

 「話說回來,魔界王子御堂同學。」

 「可以起碼固定一下綽號嗎!?」

 「不論如何,歡迎來到我們班。身為班長,我感謝你這名精湛的人才到來。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這麼說的穗上同學半強迫地握起我的手。

 周圍的同學也開始鼓掌。

 兩姊妹一如往常在背後吵個不停……這什麼狀況?

 不論如何,我就這樣順利加入新的班級──

 ……這不算是一種霸凌吧……?

 ▼

 「累死了……」

 我趴在桌上大嘆一口氣。

 上午的課程結束後終於進入午休時間;但我早已精疲力盡。

 原因是──……不用多說。

 我完全被視為奇怪的立場……應該說是人物?害我在那之後不只被班上同學,還被其他年級的學生投以異樣眼光。

 「怎麼了,哥哥?果然還是不習慣新環境嗎?」

 「啊,有可能耶。我們沒有轉學過所以不知道。」

 製造這種狀況的罪魁禍首在悠閒地聊天。

 同班的小堇當然在,小椛每到下課時間就會跑來我們的教室,讓今天早上的場面一再重現,完全沒有時間放鬆心情。

 大家不停連番詢問兩人與我的關係,她們每次回答都引起騷動,我只能慌慌張張地訂正。這種事情一再重複,我就完全被塑造成「暗黑帝王」了。(帶頭的是穗上同學。)

 沒想到兩人的影響力居然這麼強。

 不對,我早就料到和都是超級美少女的她們在一起有可能會被說閒話了。孰料遠遠超出預期的反響,害我嚇了一大跳。兩個當事人完全不以為意也很了不起。

 「哥哥你不用擔心。我們已經好好解釋過你有多麼優秀了,大家一定也會理解。」

 「嗯,我也和朋友跟同學好好介紹了哥的事情,所以不要緊喔。」

 兩人嫣然笑道。

 雖然就是因為這樣才造成這種麻煩的狀況,不過我沒辦法對懷抱滿滿善意的兩人抱怨,只好表達感激。

 「先別說這個了,差不多該吃午飯了吧。我肚子都餓扁了。」

 「說得也是,哥哥一定也餓了。」

 聽到兩人說的這句話,我也跟著切換心情。

 不論是何種形式,能這麼快被同學接納都得感謝她們,最重要的是學校裡有家人,光是如此就已經夠奢侈了。

 「好,那就來吃午──」

 我說到一半,忽然想到。

 「話說回來,我要吃什麼才好?結果什麼也沒準備耶。」

 就算想吃午餐也沒有東西可吃。

 我不是不小心忘了,也不是因為姊妹倆而沒時間去買,而是打從一開始就故意沒有準備。與其這麼說──

 「遙阿姨說你們好像會負責我的午餐,叫我問你們。」

 今天早上問阿姨午飯的事情,她就給我這個回答。

 「不用擔心,哥哥。」

 「我們當然有替你準備喔。」

 兩人露出燦爛的笑容回答。

 「我們不可能忘記哥哥的餐點。這是你的便當。」

 「這是我們一早起來努力親手做的喔。」

 「真的假的……!」

 聽了她們的話,我心中再次湧現一股暖流。

 老實說,聽到阿姨那麼說的時候,我就開始期待兩人會替我準備親手做的便當了。

 而我的期待精準地猜中。居然特地為我親手準備便當,家人果然有夠讚!這麼想的我細細品嚐著感動……孰料。

 「「來,請用!」」

 「…………為什麼有兩個?」

 感動在小堇與小椛各自拿出一個便當盒的時候眨眼間煙消雲散,取而代之湧現不祥的預感。

 「因為我和姊分別做了一個呀。」

 「為、為什麼要分開做?」

 「因為我們對哥哥喜好的看法並不一致。」

 「就是所謂的料理方向不同吧。」

 ……你們怎麼說得像音樂方向性不同而拆夥的樂團。

 「再怎麼說,一次吃兩個便當對我來說也太多了。」

 我雖然是正值發育期的男高中生,但食量本來就不大,吃不下兩個便當。聽說世上有把牛丼當成點心吃的強者,不過我實在辦不到。我又沒有參加運動社團。

 「是的,我們明白。」

 「所以哥可以自由挑選喔。」

 然而兩人泰然自若地分別把自己的便當塞給我說:

 「「來,你想吃哪邊?」」

 兩人都露出令人忍不住看傻眼,魅力四射的笑容。

 表情雖然在笑,氛圍卻完全相反。劍拔弩張的空氣,瀰漫著光是身在現場就忍不住冒冷汗發抖的緊張感。

 ……壓、壓力好大……!

 之前壓力就已經很大了,這次的等級截然不同。

 我遭到胃宛如被緊緊握住,來路不明的重壓襲擊。

 「沒、沒啦~我原本以為兩個便當太多,剛剛才想到肚子超餓的~我、我還是兩邊都吃好了~」

 然後我逃避了。我不敵壓力逃避了。儘管知道逃走也只會跑進死路,但是這要我怎麼選!?

 「啊,原來是這樣。哥果然是男生呢。」

 「太棒了,哥哥。不枉我用滿滿的愛意做呢。」

 聽見我說的話,兩人的緊張感和緩了幾分。

 總而言之,我回避了眼前的修羅場,代價卻十分龐大。之後可能得跑去保健室要胃藥。話說這裡的保健室有胃藥嗎?

 既然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就只能硬著頭皮吃了。

 「那你要先從哪個開始吃?當然是從我的開始對不對?」

 沒想到立即浮現別的問題。

 「你在說什麼呀,小椛。這種時候不是該長幼有序嗎!?」

 「什麼跟什麼啊!姊姊那麼溫柔,平時不都讓我先嗎?這次也對我那麼好嘛。」

 「和哥哥有關的事情可不能那樣。你才是,平時都那麼乖巧聽話,這種時候不該禮讓姊姊才對嗎?」

 「哥一定比較喜歡年輕又有活力的女生!」

 「你在說什麼啊!?要、要說年輕貌美的話我也不會輸!」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唉真是的,猜拳!我從猜拳贏的那邊開始吃!」

 我勉為其難地說,兩人便目光一閃馬上開始猜拳。就這樣經過二十幾回平手的激烈交鋒──

 「成功了!我贏了,哥哥!」

 終於以小堇勝利分出勝負。

 「唔唔……!最後原來是預判的預判的預判的預判又再預判嗎!」

 小椛懊悔地說。你們的對決到底在哪個次元啊……

 「來吧,哥哥。請你盡情享用勝利的我做的便當吧!」

 另一方面,把便當塞到我面前的小堇對我投以期待的眼神。

 「嗚~……哥你不可以吃太飽,到最後吃不下我的便當喔?」

 「我、我知道。我會好好輪流吃的。」

 雖說累到差點喪失食慾,我依然振作精神。

 「喔喔……」

 於是我打開小堇的便當盒,我看到裡頭裝滿五顏六色的配菜。看起來非常美味,讓人忍不住感嘆。

 「哥哥品嚐我充滿愛意便當的時刻終於到來了……!」

 「不用理姊的胡言亂語,快點吃吧。」

 小椛翻白眼看著感動不已的小堇,這麼催促我。

 猶豫了一下要從什麼開始吃後,我夾起一塊日式炸雞送進嘴中。

 然而在我嚼了兩、三下後,突然──

 「────────!? !? !? !?」

 嘴裡熱到像燒了起來,強烈的刺激侵襲舌頭,深入咽喉、鼻腔,視野深處彷佛爆炸一般閃爍。

 「好……好……好辣……!?給、給我、水……!」

 「請用,熱茶也已經準備好了。」

 和我的慘狀恰恰相反,小堇優雅地取出水壺倒了一杯茶。

 我接下杯子一飲而盡,不料餘味不但沒有消失,嘴裡還不停發燙──應該說是刺痛,全身莫名開始冒汗。

 「怎、怎麼樣,哥哥?我做的便當好吃嗎?」

 「現災噗夭問偶(現在不要問我)……!?」

 不、不妙,舌頭麻到動不了!

 我又喝了一杯茶才勉強恢復語言能力。

 「這、這根本不是辣的等級了……!?到底怎麼回事!?」

 「咦?應該沒有那麼辣才對呀。」

 「那、那你自己吃吃看。」

 「好的。」聽我這麼說的小堇便點頭答應,自己吃了一塊日式炸雞。

 「…………我做得還真好吃呢。」

 「騙人的吧!?」

 那個辣味超可怕的耶!?可、可是,小堇是真的泰然自若!

 「哥哥說太辣,不過對我來說還稍嫌不夠喔?再加一點辣醬和芥末是不是比較好呢?」

 而且她居然還一臉認真地思考起駭人的方案……怎、怎麼會這樣?

 「呵呵呵……啊哈哈哈哈!果然變成這樣了呢,姊姊!」

 「小椛!?你這什麼意思!?」

 此時一直默默不語的小椛忽然發出誇張的笑聲。

 「哥現在一定在想明明辣到不可思議,為什麼姊姊還吃得下去吧?」

 「咦?是這樣嗎,哥哥?」

 「是、是啊……話說,你真的吃不出來嗎……?」

 「就是吃不出來喔,哥。其實姊姊超級能吃辣,明明也是有能力做到纖細的調味,卻是個連魔鬼椒都吃得下去的味覺白痴喔!」

 「味、味覺白痴是什麼啦!」

 小堇滿臉通紅地抗議,真是令人意外的一面。

 「我、我只是想讓在陌生環境中感到疲倦的哥哥打起精神,才想用溫和的辣味……」

 「嗯嗯,所以才加了一堆辛香料對吧?我在旁邊看馬上就知道唉~這下一定完蛋了~」

 「喂,等一下。你既然看到了就阻止她啊!?」

 「在這件事情上我們是勁敵,就算對手是姊姊,我也只好鐵了心腸。」

 呵……小椛一副說出世界真理的表情,吃下那鐵石心腸後果的人可是我耶……

 「什……!?那、那我的這個便當就……!」

 「很遺憾,看哥的反應不就知道結果了嗎?」

 小堇對我露出懇求的眼神,但我實在沒有說好吃的勇氣。

 我默默把視線別開,說著「怎、怎麼會……!」的小堇則滿臉錯愕。

 「來吧來吧,接下來換我的便當了!」

 和姊姊相反,小椛笑容滿面地掀開自己的便當。

 眼前再次出現五顏六色,刺激食慾的外觀。

 「總而言之,我開動了。」

 雖然舌頭還有點發麻,我依然伸出筷子品嚐小椛的便當。

 「啊,等一下。」

 然而就在這瞬間被小椛伸手阻止。我才在想說到底怎麼回事……

 「我、我來喂哥吃。」

 這麼說的她用自己的筷子夾起一塊蛋卷。

 「啊、啊~」

 小椛竟邊說邊滿臉通紅地朝我靠過來。

 「咦咦!?」

 「小椛!?你、你做什麼!?」

 我和小堇都不知所措,小椛則紅著臉說:

 「對感情好的兄妹來說,這、這種事情不是很正常嗎?所以哥也別在意,來,請用。」

 被這麼一催促,我只好直接吃下。

 「居、居然能面不改色做出那種不檢點又令人羨慕的事情……!想跟那個對抗,我只能用嘴巴叼著喂哥哥吃了!?」

 「姊用的方法不檢點多了吧!?話說,你到底是怎麼想到的!?」

 「我也有好好每天在網路上用功!比方搜尋『取悅男性的方法』!」

 「就健全的意義上來說那是絕對不懂吧!?」

 「你才是,到底從哪取得那種不檢點的想法的!」

 「我、我是看少女漫畫啦!很健全喔!」

 兩姊妹吵吵鬧鬧地展開比過去還要吵的爭執。我想阻止,但想起嘴裡還有蛋卷,只好慌慌張張地咀嚼……沒想到。

 「……………………!? !? !?」

 下一剎那,貫穿腦門的恐怖甜味讓我停止思考。

 「啊、哥,怎麼樣!?」

 這時小椛期待地問,我才勉強恢復意識。

 「……好、好甜……!甜到牙齒快要融、融化了……!」

 這次嘴裡反而被甜味麻痺,我只能勉為其難地回答。

 「真的嗎?太棒了!那就是很好吃的意思對不對!」

 「為什麼是好吃!?牙齒耶牙齒!?一般不都是說舌頭融化嗎!?」

 不是,這兇狠的甜味不只能融解牙齒,就連腦袋都快化掉了!

 「總、總而言之,給我水……!」

 我這麼說,小椛就用自己準備的水壺幫我倒了杯茶。

 我一飲而盡後才終於冷靜下來……嗚嗚,嘴裡還甜膩膩的。

 「我說小椛,你自己吃一個看看。」

 「嗯?我是無所謂…………嗯~有淡淡的甜味呀?」

 「你、你認真?這叫做淡……!」

 「我覺得做得不錯喔。人家還挺擅長做菜的。」

 小椛嗯哼一聲挺胸,我便不禁渾身戰慄。我想說不定只有蛋卷這麼甜,又試吃了漢堡排跟燉羊棲菜,結果每一樣都甜到讓人說不出話來……漢堡排怎麼會是甜的?

 「…………我借問一下,小椛你知道五大調味料是什麼吧?」

 「砂糖、糖漿、冰糖──」

 「你絕對是故意的吧!一定是在整我吧!?」

 「……哥,『甜』就是『好吃』呀。」

 小椛邊說邊「哼……」地哼氣,還刻意撥了一下頭髮。

 「你想想看,電視上表達食物好吃的時候,不也常說很甜很好吃嗎?」

 「那絕對不是指這種想把人甜死的味道好嗎!?」

 我半淚眼汪汪地反駁,一臉傻眼表情的小椛卻說我真的很沒概念。

 「唉……果然變成這樣了呢。」

 就在此時,小堇不知為何有點開心地嘆了口氣說。

 「怎、怎樣啦,姊姊。」

 「哥哥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吧?明明甜到這麼不正常,小椛為什麼能沒事。」

 「嗯,有點……」

 「小椛是個乖孩子,可惜味覺有點太有個性,在甜味方面是無極限的。說起來就是所謂的『味覺障礙』吧。」

 「味、味覺障礙是什麼啦!絕對是想報復我剛才說的話吧!」

 看到小堇傷腦筋(又有點開心)地搖頭,小椛脹紅了臉抗議。

 「我是真的想讓哥開心,拚了命煮的喔!」

 「是呀,就是因為這樣才賣力加了大量砂糖和蜂蜜吧?一起在廚房裡的我清楚得很。」

 「就說了,既然看見就彼此阻止一下啊!」

 這兩個妹子該不會其實對我恨之入骨吧!?

 「難、難道說,哥真的不喜歡我的便當……?」

 「看反應就知道不合哥哥的胃口了。」

 小椛迅速回頭,我就馬上把眼睛撇開。

 「嗚、嗚嗚……怎麼這樣……」

 「你不用太沮喪,小椛。只不過是你的味覺太有個性,以後慢慢矯正吧。」

 「姊才沒資格說我咧!你自己還不是半斤八兩!」

 「我才不一樣!只是稍微加錯份量而已,方向沒有問題才對!」

 「既然都好好嘗過味道還說OK沒問題了,不可能變這樣吧!?姊的味覺有問題才會變成這樣的嘛!」

 「才沒有問題!人家只是比較能吃辣!」

 「你既然那麼說那我也一樣!」

 姊妹爭執再度爆發。

 兩人吵吵鬧鬧地主張自己的味覺多麼正常。

 就這樣吵了一陣子之後,兩人同時倏地轉向我,把自己的便當盒塞到我眼前問:

 「「哪邊比較能吃!?」」

 「兩邊都不能吃。」

 我一臉認真地秒答。

 從不是問我「哪邊比較好吃?」來看,她們姑且有感到愧疚;但毫無疑問兩邊都完全不合格。這是在仲裁吵架之前的問題。

 「怎、怎麼會……!竟然第一次幫哥哥做便當就失敗……我已經沒有活下去的價值了……」

 「嗚、嗚嗚嗚……明明是超級重要的第一個便當,居然發生這種事……」

 聽見我的回答的兩人,彷佛世界末日降臨般垂頭喪氣。

 抱著彼此的姊妹倆,說著:「姊,怎麼辦?」「還是隻能把身體獻給哥哥當作賠罪了。」「那不算是道歉吧?」等莫名其妙的話。我則是用力搔了搔頭,大嘆一口氣。

 「……總而言之,先把飯吃完再說。」

 「「咦?」」

 不理會愣住的兩人,我朝便當盒伸出筷子。

 咬下辣得要死的日式炸雞,接著咀嚼地獄般甜滋滋的漢堡排。

 吃了一口讓舌頭麻痺的涼拌菠菜,再換成會令牙齒融化的馬鈴薯沙拉。

 「哥、哥哥你在做什麼!」

 「……你也看見了,我在吃午飯。唔……果然好辣……」

 「不、不要吃了,哥!不是不好吃嗎?」

 「……跟那有什麼關係?唔……!這個甜味直衝腦門……」

 我不理會慌慌張張的兩姊妹,專心一意地攻略便當。

 用甜味中和辣味,我勉強把便當塞進肚子裡,直到──

 「……嗝!我、我吃飽了……」

 我終於成功清空兩個便當盒。

 該怎麼說,視野好像有點搖晃,不過我想稱讚自己吃完沒有吐出來。

 「哥哥,為什麼……」

 「你為什麼要那麼做……」

 「……家人拚命為我準備的便當,我是不會不吃的。」

 我對呆愣的兩人說出真心話。

 不論多麼難吃,我的人生觀也絕不容許自己留下妹妹替哥哥做的家人便當。

 兩人聽了邊喊著哥哥邊感動到雙眼閃閃發光。

 「……話雖如此,的確是真的很難吃,這點下次一定要改進。我也會幫忙……呃,該怎麼說,今後大家一起努力吧。」

 光會感動改變不了現實,不能對問題視而不見。

 「哥、哥哥會做菜嗎?」

 「以前的飯菜都是我自己準備的啊。」

 「「啊……」」我這麼回答,兩人便驚呼一聲,瞬間露出悲傷的表情。

 「也、也就是說,能請哥教我們做菜嗎!?」

 不過陰霾馬上一掃而空的兩人同時開口問。

 「倒也沒有厲害到能教你們吧?話說,你們對特定味道的喜好都太誇張了,可是菜的本身做得不錯。說要教,頂多也只能告訴你們我喜歡哪種調味而已。」

 我這麼回答,兩人的表情頓時豁然開朗。

 「那、那就夠了!姊!哥說願意親自教我們耶!」

 「和哥哥一起下廚……穿圍裙的哥哥……」

 小椛興奮不已,小堇則是紅著臉遙望遠方發呆。

 我想應該不必高興到這種程度,但是看見兩人開心的模樣,我就覺得撐過那段甜辣地獄沒有白費。

 「啊,那先教我吧。家裡的廚房三個人太擠了,要輪流。」

 「啥!?等一下,小椛。你憑什麼擅自決定自己先?」

 「咦~?因為吃便當的順序我排在後面啊。所以接下來換我先不是很正常嗎?」

 「這是兩回事,和哥哥第一次分工合作當然應該由我先!」

 「什……!?姊你太貪心了啦!我才不會把哥的第一次讓給你!」

 「欸!為什麼一不注意你們又吵起來了!?」

 原以為解決了一場紛爭,下一場就接踵而至。

 我看著吵吵鬧鬧的兩人,抱著難受的肚子,再次體會到離我理想中的家庭還很遙遠。

 但不論如何。

 兩人第一次幫我做便當的這一天,包含味道在內,確實成為我難以忘懷的回憶。

 順帶一提,以下是題外話。

 「哥哥在學校的午餐今後將會一直由我們負責,我們已經和媽媽說可以什麼也不用做了。」

 「……咦?」

 「可是每天都各做一份會給哥添麻煩,所以會每天輪流喔。」

 「咦?咦?」

 「呵呵,就是這樣,明天開始請哥哥期待我經過指導的便當吧。」

 「啊,姊!等一下啦!又還沒有決定順序!」

 「…………」

 呃……這……今天回家不馬上教她們,明天以後的午飯恐怕會讓我有生命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