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請哥哥進房的妹妹

第一卷  請哥哥進房的妹妹   「哥,我可以進去嗎?」

 我在房間整理完行李時剛好聽見一陣敲門聲,小椛從門縫間探出頭來。

 「可以啊。我剛好整理完。」

 我請她進門,小椛就開心地跑了進來。

 小堇也緊跟在後,兩人都從剛才穿的禮服,換成一般的家居服。

 「小堇也在嗎──……話說,你在幹嘛?」

 小堇不知為何戰戰兢兢地環視房間。

 「沒、沒有,我第一次進哥哥的房間,有一點緊張。」

 「就算說是我的房間也沒有什麼不一樣吧?」

 我也跟著環顧房間。只有事先準備的床與書桌,接著能看見的就只有幾個摺起來的紙箱。

 那些是事前請搬家公司送來的行李,內容物已經收進衣櫃裡了。現在感覺起來雖有些冷清,今後肯定會慢慢營造出生活感。

 「這是我以前住的房間對不對?」

 我記得當時覺得很大,長大以後的現在感想也沒有改變。

 和自己過去的房間比起來大了一倍左右,讓我難免有些困惑;但有種「我回來了」的心情。

 「嗯,這裡原本就是要讓客人住下的客房,後來卻幾乎變得跟倉庫一樣。聽說哥要來,大家才整理乾淨的。」

 「這樣啊,讓你們費心了。」

 月城一家人的溫柔再次讓我感動不已。

 「姊姊……你在做什麼?」

 就在此時,小椛的聲音讓我發現小堇不知為何盯著我的床看。

 「一想到從今天起哥哥就會在這裡起床,我就感動到頭昏眼花……呃、哥哥,可以讓我在上面躺一下嗎?」

 「咦?是沒有問題,你還好嗎?」

 小堇看起來有些腳步不穩,氣息紊亂;不過另一方面眼神閃閃發亮又容光煥發,不像身體不舒服。

 「這、這樣嗎!那我就打、打擾了……!」

 小堇搖搖晃晃地往床上倒去,孰料──

 「慢著,姊你想幹嘛啦!」

 下一秒,小椛一把揪住她的肩膀。

 「就、就說了我突然有點頭暈,想借哥哥的床休息──」

 「那你回自己的房間就好了……啊!?難道說你想聞哥留在床上的味道──」

 「小椛你你你你不要亂說啦!?再、再怎麼說,哥哥今天才剛到,還沒用過這張床!所以還聞不到!」

 「你剛剛說『還』對不對!?」

 「你想太多了!我、我只是希望能留下自己的味道──」

 「原來是那招!」

 「咦?咦?」

 她們不知為何吵了起來,害我愣在原地。

 前一刻還在發呆看著兩人在說什麼,怎麼突然吵起來了!?

 「姊姊你在想什麼變態的事情啦!」

 「變態!?不不不不要說得那麼失禮!我又不是故意想那麼做,只是身體自然而然地動了起來──」

 「那就叫做變態啊!受不了,姊姊平常明明是清純的古典美人,一遇到哥的事情就變成這樣!追根究柢,要留味道的話我已經先──」

 「等一下,小椛。」

 這次換成小堇揪住小椛的肩膀。

 「你剛才說什麼?你已經先怎樣?」

 「你、你在說什麼呢~?是不是聽錯了~?」

 「……話說回來,是媽媽叫你從倉庫拿枕頭過來吧?該、該不會那個時候你就已經磨蹭過了……!」

 「我、我我我我我怎麼可能做那種事情!?你是白痴嗎!?」

 「你那明顯是心虛的眼神!你平常就已經很有魅力了,竟然還耍這種心機……!」

 「姊不也一樣嗎!」

 「就說了那是誤會!總而言之,我頭暈到受不了,要躺在哥哥的床上休息!」

 「啊,喂!只有休息有必要緊緊抱住哥哥的枕頭嗎!那是我的!」

 「等一下!?你們兩個!?」

 不知不覺,兩人一起倒在床上搶枕頭。

 而且兩姊妹都穿短裙,每一個動作都能看見白色蕾絲或是粉紅色條紋等不該看見的部分。我連忙把眼睛別開。

 ……怎、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雖然搞不清楚狀況,這明顯就是吵架吧?那我該阻止才行!

 「慢、慢著慢著!兩個人都暫停!」

 我用盡全力不看兩人越掀越高的短裙,一把搶下枕頭。

 「啊,還給人家,哥哥!我還沒用完!」

 「就是說啊!還不夠!」

 「什麼不夠!?話說你們幹嘛突然開始吵架啦!說什麼床啊味道的,到底在爭什麼!?」

 (插圖008)

 我一面避開兩人伸來的手,一面發問。

 「「咦?」」

 兩人聽了都愣了半晌,旋即羞紅了臉低下頭來。

 「那、那是啊……就是……!」

 「怎、怎麼可能說得出口……討厭,都怪姊做那種蠢事。」

 「你也沒好到哪去吧!?」

 「本來就是姊姊──」

 「就說了,為什麼會馬上吵起來啦!?」

 爭執即將再度爆發,讓我錯愕不已。

 「那個……!簡單來說,就、就是那個!哥你想想看,我們希望你能在床上好好休息,才想要好好檢查床鋪才行!」

 「沒錯,就是那樣!雖然已經好好曬過太陽了,不過我們想說不能留下奇怪的味道,才打算檢查!」

 「…………是這樣嗎?」

 「當、當然是啊。為了哥哥的安眠讓床盡善盡美是當然的。」

 「嗯,就是說呀。這也是呃……家、家人的義務。」

 「那就沒辦法了!」

 聽到是家人的義務,我點頭同意,無法釋懷的心情頓時煙消雲散。

 原來如此,家人當然會擔心彼此睡得好不好。嗯,這才是家人。對家人來說這也是理所當然嗎!

 我連連點頭感到釋懷的同時,兩人悄悄低聲說著「好、好險……」「討厭啦,姊姊你小心一點嘛。」,可是我並沒有注意到。

 「謝謝你們替我擔心,但是我很好睡,不用在意這種小地方喔。」

 我如此回答,把枕頭放回原位。

 雖然兩人在床上拉扯讓床單變得皺巴巴的,但馬上就能鋪平。比起這個,姊妹花的心意讓我直率地感到開心。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們聽了我的感謝後都尷尬地別開視線。

 「話說回來,你們就是為了這個來找我的嗎?」

 「咦?啊,不是,完全不是喔。」

 「我們想帶哥哥參觀。」

 參觀?我被搞得一頭霧水。

 「你看嘛,哥今天開始要在這個家生活,我們想帶你參觀家裡。」

 「啊,原來是這樣。很感謝你們的心意,但是我還記得以前在這裡叨擾的時候,所以應該不要緊。」

 客廳、廚房、浴室和洗手間。庭院的構造與倉庫的位置……嗯,我全都記得。在這裡生活的日子不可能忘得了。

 「不愧是哥哥,但我們不是想帶你參觀那些地方。」

 「嗯,我們是想請你來我們的房間參觀。」

 「你們的房間?怎麼這麼突然?」

 女生的閨房應該是至高無上的私密空間,有必要特地讓我這個男生參觀嗎?

 「當、當然是因為我們是家人呀。妹妹帶哥哥參觀房間是理所當然的。對吧,姊姊?」

 「完全沒錯。哥哥隨時來我的房間都沒關係。直接住下來也……」

 小椛說了聲:「姊,你怎麼又說出來了啦!?」這讓人聽不懂的吐嘈,可是我又感動到沒聽見。

 妹妹帶哥哥參觀房間是理所當然?真正的家人果然就是贊……!

 「這樣啊,既然如此請務必讓我參觀!」

 聽我興致勃勃地回答,喊了聲「太棒了!」的兩人馬上開心地拉著我的手,帶我前往她們的房間。

 兩人的房間都在二樓,彼此相鄰,我先來到小堇的房間。

 「啊啊……請哥哥進我房間的這一刻終於到來了……!說起來,這已經算是生米煮成熟飯了吧……」

 「我說小椛,小堇在說什麼?」

 「哥,你別理她,聽不懂也沒關係。」

 看到在自己房門前不停扭動的小堇,我有點嚇到。

 「來吧,請進。」

 門終於敞開,我獲邀入內。

 「喔喔……」

 一走進房內,我就忍不住感嘆。並不是有什麼奇特之處,進入女生房間的感動仍讓我情不自禁。

 這雖然是間放了書桌、五斗櫃、書架、床等一般傢俱的房間,但是整體而言散發出俐落沉穩的氛圍,非常有小堇的風格。實際上,窗邊的小型觀葉植物以及蕾絲邊窗簾,都完全符合她氣質出眾的形象。

 「氣氛和以前果然不一樣。一定是長大了……」

 我一面回想過去的記憶,感慨頗深地喃喃自語。記得小時候來過小堇的房間,那時早就有女生房間的樣子了。

 「被、被看到了……!我的房間被哥哥看得一清二楚!這、這樣就只能請他負起責任了……!」

 「我說小椛,小堇──」

 「別理她,那跟發病差不多。」

 實際上她不久之後就好了。到底怎麼了?

 「嗯?這是……」

 就在我環顧小堇房間的時候,忽然在牆上找到貼滿相片的軟木佈告欄。

 「這不是以前的照片嗎,真懷念。」

 那是我在這個家裡借住時的相片。

 「是,那是我很珍惜的紀念照。和哥哥一起拍的照片我都有擺出來。」

 「真的耶,全部都有我……可是為什麼要貼這麼多我的照片?」

 「那是因為……!」

 小堇滿臉通紅地把眼睛別開。她的反應讓我不禁怦然心動。

 怎麼了?看起來扭扭捏捏地很害羞的小堇,從剛才開始就不停對我投以耐人尋味的眼神……

 我看到小堇的模樣回想剛才的事情,忽然得到某個想法。她該不會是喜歡上我了──

 「那、那當然是因為,哥哥是我喜哇噗!」

 「你、你想說什麼呢~姊姊?」

 這時小椛卻不知為何突然摀住正要說話的小堇的嘴。

 「不要誤會了,哥。這是讓你成為家人的練習。你想,這樣比較容易回想起以前的感覺吧?所以沒有特別的意義,姊她當然也不是喜歡你喜歡到不得了才做出這種事情。絕對、完完全全、百分之百不是。對吧,姊姊?」

 「小、小椛,你做什麼!」

 「約定。」

 「唔、唔唔唔……!小、小椛說得沒錯,哥哥。才不、不可能有那種事情!唔……!」

 小堇痛苦到快要吐血似地說,小椛則是額冒青筋冷冷地看著她。

 總、總覺得聽不太懂,可是我的想法被小堇直接否定。儘管覺得可惜,我依然鬆了口氣。

 明明決定不用那種眼光看待她們,我到底在想什麼啊。小堇只是以家人的身分對我表達善意與好意,我居然想成她可能喜歡我?對於追求理想家庭的我來說,這是絕不能發生的事情。我一定要好好反省。

 「這、這樣嗎,你是特地佈置的嗎。我很感謝喔。」

 重新振作精神的我再次感謝小堇的好意。

 「唔唔唔!」「呣嗯嗯!」不過她本人不知為何在和小椛互瞪,沒有聽到就是了。

 「奇怪?這裡怎麼會空一格?」

 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佈告欄中心有一個不自然的空格。

 「唔唔唔……!咦?啊,那是為了以後留下來的。」

 「為了以後?」

 「那、那是──」

 「好了好了,姊姊的房間已經看完了吧?輪到我了。」

 小堇欲言又止,卻被小椛打斷。

 「小、小椛,會不會太快了?還有很多該做的事情才對。」

 「只有介紹房間而已很夠了,能看的東西都看過了吧?你說的該做的事情是什麼?」

 「比……比如說,哥哥可能會偶然間碰到衣櫥,害裡面的東西不巧散落一地,發生讓他看見我的內、內褲之類的意外──」

 「哥,你絕對不要碰那個衣櫥。那換去我房間吧。」

 在小堇說著「啊啊,人家好不容易調整到完美平衡的說……!」這句神秘話語的同時,小椛拉著我的手臂快步離開房間。

 ……總覺得好像聽到什麼大有問題的發言,但問小椛她也說:「那就跟生病一樣,不要理她。」,一臉認真地不予理會。

 來到走廊,這次我被帶到隔壁房間。

 「呃、這裡是我房間……吼唷討厭,感覺好害羞喔……」

 小椛打開門邀請我進去,馬上紅著臉羞澀地把頭撇開。

 「這就是小椛的房間嗎……」

 另一方面,我則是環視房間喃喃自語。

 小椛的房間和姊姊的差不多大,給人的印象卻截然不同。

 最先看到的是書桌、五斗櫃和床上都放了許多絨毛玩具及可愛的小東西。窗簾和傢俱的造型都比小堇還要活潑。

 房間正中央擺了一張小桌,動物(是貓吧?)造型的坐墊圍繞在桌邊,整體而言充滿女生房間的氣息。

 「我先說,進過我房間的男生除了爸爸之外就只有你而已喔?這很重要,你要記得。」

 「咦?什麼意思?」

 「不用想太多,哥哥。小椛只是陳述客觀事實而已,沒有什麼太深的意義。沒錯,一點也沒有。」

 小椛難為情地把眼神別開,小堇反而不知為何做出冷淡的反應。

 感覺氣氛又變奇怪了說──嗯?

 「這隻布偶是?」

 這時我在床上找到唯一一隻顯然不太一樣的布偶。

 其他全都是動物玩偶,只有那隻明顯是Q版的人形娃娃。

 「啊、那是你的布偶喔。」

 「咦?我的是指?」

 「就、就是說,那隻布偶是以你為原型做的……那、那個,是我自己做的。」

 「以我為原型?為什麼要做那種布偶?而且還放在床上,難道是……」

 ──難道她會抱著那隻布偶睡覺嗎?

 我心中浮現這個疑問,但是太害羞了說不出口。

 不過小椛好像明白我想說什麼。

 「嗯、嗯,對啦,呃……」

 她的臉紅得跟番茄一樣點了點頭。

 「為什麼要特地做我的布偶?」

 「那是因為哥是人家喜哇噗!」

 「……你想趁亂胡說什麼呢,小椛?」

 小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摀住小椛的嘴。

 「哥哥,請別誤會了。小椛不過是在做把哥哥視為家人的訓練,才會做出這種事情。會做哥哥的布偶也好,每天晚上抱著一起睡覺也罷,純粹是要習慣跟你生活的舉動,絕不是源自於內心對哥哥灼熱難耐的愛情。知道了嗎?」

 「姊、姊姊你幹嘛亂說──」

 「你忘了我們的約定嗎,小椛?」

 「嗚、嗚唔唔……!姊、姊姊說得對!布偶只是訓練,沒有什麼深刻的含意!嗚……!」

 小椛邊說邊淚眼汪汪地瞪著小堇,小堇卻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總覺得剛才好像發生過一樣的對話,到底怎麼了?

 姑且不提這些,我聽見小椛的話再次鬆了口氣。

 明明是家人,一不小心馬上又會誤解成那種方向,我的決心還太弱了。不對,既然是自己說的,代表我的決心本身還很堅強;只是這對姊妹比想像中還要可愛太多才讓人傷透腦筋。拜託不要誤導青春期的男生好嗎。

 「是這樣嗎。可是居然會自己做布偶,小椛的手真巧。」

 我這麼說,再次環視房間讓發熱的臉頰降溫。

 「嗯?這是相框嗎?」

 這時我在桌上看見某個奇妙的東西。那是一個很大的相框,裡面卻沒有半張照片。分明如此,仍然放在書桌最顯眼的地方。

 「我說小椛,這是什麼?裡面是空的耶。」

 「啊,那預定裝以後的照片。」

 「是喔……以後什麼的照片?」

 「那是──」

 「小椛,你的房間既然介紹完了,就先出去再說吧。」

 小堇插嘴害小椛不滿地噘起嘴唇。

 「還那麼早,再跟哥聊一下有什麼關係。」

 「反正事情都辦完了。而且一不小心留太久不知道你會用什麼手段對哥哥獻殷勤。光用想的就害怕。」

 「我、我才沒想那種事情。別以為我跟你一樣啦。」

 不理會小椛的抗議,小堇推著我的背催我離開。

 由於受到催促使我沒看清楚前面,途中我的腳踢倒放在地上的紙袋,害內容物掉了出來。

 「啊,抱歉。」

 我連忙想撿起紙袋,但在那一瞬間渾身僵硬。

 「怎麼了,哥哥──……什!?這、這是……!」

 不僅如此,從背後探頭的小堇也一樣渾身僵硬。

 「胸、胸罩……!?小、小椛,這怎麼會在這裡!?」

 要說為什麼,是因為從紙袋裡掉出來的是五顏六色的胸罩。

 「啊啊啊!?不、不要看!哥不可以看!」

 「啊!?該不會你是為了讓哥哥看到才故意放在這裡……!?你想跟我用同一招嗎!?」

 「不要把我說得跟你一樣啦!?那、那是最近胸罩尺寸不合昨天才新買的,忘記收起來而已!」

 「居然能自然而然做到這種事情!而且,竟然是胸、胸罩……!你的胸器果然很驚人……!」

 「吼唷討厭,姊姊你的眼神好可怕!?」

 姊妹吵吵鬧鬧,我反而盯著散落一地的胸罩看。

 我的腦中只有一個詞。即是「好大」。

 「總而言之快點出去!」

 我幾乎被用撞出去的形式被推到走廊上。

 關上門大聲喘氣的小椛面紅耳赤地說「把剛才的事情忘掉」,我只好用力點頭。我在心裡一再重複因為是家人,所以看見衣服或是內衣褲是很自然的事情。

 「……呼。總、總而言之,這樣房間就介紹完了。」

 小椛抹去額頭的汗水說,小堇也略顯懊悔地點頭。

 「對呀,請哥哥看過我們的房間了。這麼一來終於能進入主題了呢。」

 「主題是什麼意思?不是參觀完房間就結束了嗎?」

 我記得因為是家人所以才讓我參觀的吧?

 「讓你看房間當然是目的,不過重頭戲在後面。」

 小椛這麼回答,小堇也點頭同意。

 我歪了歪頭,兩人便互看一眼後倏地猛然逼近。

 「「(哥哥)(哥)喜歡哪個房間!?」」

 接著對我拋出這莫名其妙的疑問。

 「……咦?什、什麼哪個房間?」

 我當然百思不解。話說剛才好像也發生過一樣的事情。

 「意思就是你不是看過我和姊的房間了嗎?比較喜歡哪一間?」

 「等等,為什麼要問我這個問題?」

 「你在說什麼?這麼重要的問題,不問你要問誰呢?不對,這種問題只能問你。故得證。」

 被她妄下定論了。順帶一提,好像什麼也沒有證明到。

 「是我的房間對不對,哥?你在我房間裡的時候感覺比較放鬆呀。我看得出來喔。」

 「不對,當然是我的房間。哥哥在我房裡時明顯比較怡然自得,我還聽見他想永遠住下來的心聲。」

 「姊姊,妄想過頭有點惡耶。」

 「才、才不是妄想!你才是一廂情願吧!」

 「我、我哪裡一廂情願!哥確實有鬆了口氣的感覺啊!姊姊太美了,聽說房間太有品味反而會讓男生緊張喔!哥一定也有那種感覺!」

 「才沒有那回事!你的房間才是可愛滿點,少女到令人羨慕;可是這種異性的感覺反而會讓男士感到畏縮!哥哥一定會選我!」

 吵吵鬧鬧吵吵鬧鬧。

 兩姊妹不知不覺又吵了起來,讓我慌了手腳。

 「你們等一下!我本來就不用特別喜歡你們的房間吧!?畢竟是你們的房間啊!」

 「沒有那回事,哥哥喜歡哪間房間非常重要。」

 「弄清楚你的喜好超級重要。因為我們是家人啊?」

 聽到這句話,我頓時語塞。

 換言之這就是遙阿姨口中的「為了我而吵架」。

 為了迎接我成為這個家的一員,由兩人全心付出的善意彼此衝突,最終引起的對立。既然立下了誓言,我就必須以家人的身份阻止她們才行。

 「……聽好了,你們兩個。」

 「咳哼!」我先清清喉嚨後,冷靜下來開口說:

 「我非常高興你們這麼為我著想。超級開心的。看到你們以家人的身分迎接我,為我做了這麼多,說真的親切到我快哭出來了。可是啊,我覺得不可以為了這件事吵架。我希望家人能彼此和睦相處,不希望看見家人吵架,更別說是為了我吵架。我知道你們的感情其實好得不得了才更加這麼認為。拜託你們不要再為了我吵架。我們大家一起笑著生活吧?因為這樣才是家人吧?」

 「呵……」我最後露出從容的微笑。

 真是太有說服力了。換做是我自己,聽到這種話絕對會感動掉淚。

 兩人一定也會理解我的心情,不再吵──

 「再說你已經那麼可愛了,只要照原本的樣子就很有魅力了啊!?這種場面讓給我有什麼關係!」

 「那是我該說的話!姊姊都那麼漂亮了全身上下都是優勢,讓我贏一次有什麼關係!」

 不僅沒有停止爭吵,甚至沒在聽我說話。

 ……我可以哭嗎?就某種意義上來說。

 「吼唷真是的!總之不要再吵了啦!是要我怎麼辦才好!」

 從容的面具眨眼間被撕了下來,我只能大聲吶喊。

 「「…………!!」」

 那一瞬間姊妹倆不知為何忽然停止動作,同時轉向我。

 「對不起,哥哥。對我們來說這是絕對不容退讓的戰鬥,所以沒辦法停手。」

 「嗯。可是有一個阻止我們的辦法喔。只要選我還是姊姊其中一個就可以了。」

 她們面帶充滿壓迫感的認真表情對我說。

 「我、我選其中一個……?」

 「沒錯,因為我們是為了哥才變成這樣的呀。」

 「我們絕對會遵重哥哥做的決定。因此你只要老實地遵從自己的心意選擇就好。」

 這場爭執的確因我而起,所以只要說清楚就能解決爭端。這個道理我懂……但要怎麼選才好?

 喜歡哪個房間這種問題,兩者都各有優點,令人無從判斷。究竟該如何分出勝負才好──

 嗯?等一下,勝負?勝負就代表,難道說……

 「我、我知道了。那我就說出我的想法。」

 我靈光一閃,這樣或許就能阻止她們的爭執了。

 「首先,小堇的房間給人非常安心的印象,很有品味也很舒服。小椛的房間相當有女生的風格十分可愛,給人輕鬆的感覺也很棒。換句話說,就結論而言兩邊就自己的方面都很出色,我兩間房間都喜歡。」

 沒錯,我得到的結論就是兩邊都好,也就是平手。

 勝負不是隻有贏輸,還有平手。現在小堇與小椛的房間無法分出孰優孰劣,於是只能得到這個結論。這樣就能讓兩人心服口服,結束這場爭執──

 「那是什麼意思!不、不是說兩邊都選太不合倫理了嗎!」

 「就是說啊,哥!怎麼可以做那種不誠實的事情!」

 並沒有,看來就是這樣。

 ……為什麼啦!?不合倫理跟不誠實是什麼意思!?

 「有什麼辦法!?這根本不是哪邊比較好就選哪邊的問題!」

 我差不多開始頭痛了。

 「就算是這樣也要選呀!」

 「沒錯!否則怎麼能分出誰能拍照的權利!」

 這時小堇脫口而出的話讓我一驚。

 「你剛才說什麼?拍照的權利……?」

 「沒錯,被選上的人能獲得跟哥哥一起拍照的權利。」

 「這是我們決定的。所以姊和我都預留了擺照片的位置。」

 「……難不成,是指佈告欄上的空位和空相框嗎?」

 「沒錯沒錯。」聽見我的問題,兩人都點頭回答。

 不是,等一下,居然為了那種事情吵架?

 「你們都跟我拍照不就得了嗎!」

 「咦!?你願意跟我和小椛拍照嗎!?」

 「哥、哥你願意給我們這種大放送嗎!?」

 「這哪算什麼大放送!?要是能讓你們不再吵架我當然願意!」

 「姊姊怎、怎麼辦!?哥都這麼說了耶!?」

 「這次就先暫時休兵吧,小椛!可不能錯過這絕佳的好機會!」

 兩姊妹握手相視、點頭喊著「就是說吧!」「就是說呀!」,感情很好嘛!

 「哥哥!那麼,那個,可以請你跟我肩並肩站在一起拍嗎!?啊,小椛麻煩你幫我們拍!」

 緊接著,小堇馬上心情愉快地湊了上來。

 「唔……可以是可以。那我要拍囉?」

 接下小堇手機的小椛略顯不滿地嘟著嘴,依然進入拍照的預備動作。

 「等、等一下……你可能會覺得這個要求有點不檢點,可是可以跟我牽、牽牽牽、牽手嗎!?」

 「咦?好啊,嗯。」

 看小堇滿臉通紅還以為她要說什麼;不過牽個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馬上握住她的手……好軟。

 「哥哥的手……!小椛!請拍下現在這一瞬間!哥哥和我永遠合而為一的瞬間!」

 「…………(怒!)」

 啊,剛才小椛的表情好像變得超級不爽……

 即便如此,小椛仍默默拍完照,說了聲「拿去」後把手機還給小堇。

 「啊啊,本世紀最棒的瞬間被拍成什麼樣──咦,小椛!?這是什麼!?人家幾乎被切到畫面外了嘛!」

 「啊,歹勢啦~我不太會用姊的手機,一不小心偏掉了。」

 聽見小椛事不關己的語氣,小堇淚眼汪汪地回答:「我們的手機是同機種啊!?」

 「比起那個,下一個輪到我了。姊麻煩你幫我拍囉。然後,我看看……哥就把手像這樣搭在我的肩膀上……」

 「咦?這個姿勢感覺起來不就像摟著你的肩膀嗎?」

 「家、家人之間很正常喔,非常正常。感情要好的兄妹很常見啦!」

 聽她這麼說,我把手搭在小椛的肩膀上。距離當然因此變近,小椛的體溫也使我臉頰跟著發熱。

 我雖然跟自己強調這在家人之間很常見,但總覺得有股好聞的味道,令人難以保持冷靜。

 「就是這樣,姊姊。準備OK囉!」

 「……………………」

 和笑容滿面的小椛相反,小堇完全面無表情地舉起手機。

 她就這樣拍好照片,把手機還給小椛。

 「這是怎樣!?完全沒拍到人家嘛!根本就不是被切到的等級了!」

 「哎呀,不好意思喔,小椛。人家眼裡只有哥哥,一不小心就……」

 「連藉口都懶得說!? 姊姊你、你這是有何居心!?」

 「小椛,那不是我該說的話才對嗎!?」

 怒目相視的兩人,壓迫感強到似乎能聽見「轟隆隆隆隆……」的音效。唉…真是的,純粹拍個家庭照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你們幾個在走廊上做什麼?」

 就在此時,這一聲傳進耳中。反射性地回過頭來,我看見抱著洗衣籃的遙阿姨盯著兩姊妹露出傻眼的表情。

 但渾然不覺的兩人依然「唔唔唔!」「呣唔唔!」地瞪著對方。

 「唉……看來是又吵架了呢。」

 「對、對不起,我原本想仲裁的……!」

 「這不是你的錯。雖然是第一次吵到這種程度,不過她們平常就是這種樣子。」

 「看來你陷入苦戰了呢」苦笑了一聲的阿姨接著問:

 「這樣下去會給隼人你添麻煩,還是我來阻止吧?」

 「唔……」聽她這麼說,我暫時語塞。

 的確得阻止兩人,可是現在的我沒有能好好仲裁的自信。

 這時或許應該交給遙阿姨。由於是無可奈何的狀況,因此不可抗力……然而。

 「…………不用。」

 我搖了搖頭。

 今天是我在月城家生活的第一天。要是打從一開始就舉白旗投降,就完全沒資格當家人了。我也和阿姨說過自己要仲裁給她看,若是在此退讓,我有種會再也無法成功的預感。

 可是我該如何是好?有什麼能讓兩人直線升溫的爭執,眨眼間結束的方法嗎?實現我理想中家庭的辦法──

 「……啊!大、大家!」

 此時我靈光一閃,回過神來就已經叫出口了。

 「大家,聽我說一句話!」

 ▼

 「好,拍得很漂亮。可是老公,這種時候笑開一點是不是比較好呢?」

 「…………嗯。」

 「隼人也要看嗎?」遙阿姨看了一下數位相機後便把它交給我。

 我站在畫面中間,左右分別是小堇和小椛,她們身邊則是文彥叔叔與遙阿姨。

 這是站在庭院,以家為背景、五人齊聚的照片。

 要說這是什麼──就是所謂的全家福。

 那時我說出的仲裁方案,或許該說是請求,就是想跟大家一起拍照。

 ──既然想跟我一起拍,就和叔叔與阿姨全家一起拍吧。坦白說,我想要這種照片當作紀念。兩人不認為這樣也不錯嗎?

 我這麼說,兩姊妹露出呆愣的表情,接著一面抱怨一面同意了。然後就變成現在的狀況。

 「拍得很好,可是小椛,你是不是黏哥哥黏得太緊了?」

 「姊姊才是咧,只要一跟哥有關就一點都不懂得客氣……」

 「不、不要說那種會讓人誤會的話。」

 也探頭看著相機畫面的兩人又開始爭執;但氣氛已經和剛才吵架時不一樣了。

 「對不起,要你們配合我任性的要求。呃,用這張照片可以嗎?」

 我有些愧疚地問。結果比起兩人的希望,最後反而聽從了我的要求……不過──

 「我們不可能不接受哥哥的請求。雖然有點可惜,但這毫無疑問也是一張好照片。」

 「也是,說得也對,不知道幾年沒有拍全家福了;可是現在照片裡有哥哥呢。耶嘿嘿……」

 兩人都笑容滿面地回答。這兩姊妹果然最善良溫柔了。

 「可是小椛,和哥哥的兩人合照就下次再說吧。果然還是得分清楚他要選哪邊才行。」

 「也對。乾脆比誰比較能和哥一起拍出令人害羞的合照吧?」

 「小椛,你是天才嗎!?沒想到居然有這招……!」

 總覺得背後好像傳來可怕的對話,現在就假裝沒聽到吧。嗯。

 我邊這麼想邊再看了一眼照片。

 照片上有四人家庭和我。我雖然面露微笑,但還有些僵硬。

 只要能被認同是這個家的一分子,我的笑容一定也會變得更自然。

 不論如何都是張好照片。幸好我有鼓起勇氣開口。我也和姊妹花一樣把這張相片裝飾在房間裡好了。

 就像這樣,這張「全家福」成為了我來到月城家的第一個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