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某隻野獸的過去

第三卷  某隻野獸的過去 大批觀眾包圍著鋪設了沙子的鬥技場舞台,在這群觀眾裡有一隻被鎖煉繫住的野獸。

 來自異界的野獸。他的知識被看中,如今成了失去自由的俘虜。

 與可憐的劍士一同被送上場的少女,讓野獸驚訝得瞠大了眼。雖然長髮凌亂且面無表情,但她顯然是似曾相識的少女。

 奴莉絲!原來你活著嗎……?可是,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野獸回想起來,想起自己想救出她卻失敗一事。雀斑少女溫柔地救了變成醜陋模樣,倒在農場上的自己。少女被帶離開家裡,送到地蜘蛛城時的哭喊聲。儘管為了設法救出她而進行抵抗,自己仍遭到射殺,被拉回原本所在的世界。

 少年認為能夠救出少女──救出奴莉絲,再度來到這個梅斯特利亞。

 「是你認識的人嗎?那還真是殘酷的巧合啊。那個耶穌瑪會死。」

 坐在野獸旁邊,宛如影子般的老人毫無感情地說道,讓野獸全身的毛倒豎起來。

 野獸發出嘎嚕嚕的低吼。老人朝野獸露出無情的笑容,他的眼眸在太陽底下閃耀著金色光輝。

 「並不是我會殺掉她。倘若只有一個人能夠倖存,耶穌瑪一定會殺掉自己吧。你看著吧,異界的小毛頭。」

 火焰劍士朝舞台的反方向奔馳過去。還相當年幼的少年在那裡將劍貼在自己的脖子上。劍士奔跑著要去拯救少年,他的眼中已經沒有直到剛才還跟他站在一起的少女。

 將劍的利刃對準自己腹部,試圖用力刺下去的可憐耶穌瑪身影──

 奴莉絲!不行啊!

 無論怎麼吶喊,野獸的喉嚨也只會發出嗚咕嗚咕這種像是塞住的聲音。就算扭動身體大鬧,也會被鎖煉妨礙,無法從座位上移動。野獸無能為力。

 劍士救了少年。但可憐的少女腹部已經被少女本身刺下的利刃輕易地貫穿了。鮮血之花在少女腹部綻放,少女的身體砰一聲地倒落。

 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野獸不想相信眼前的景色,甚至放棄大鬧,只是在老人旁邊茫然地張大了嘴。

 就在這時候,才心想太陽怎麼突然被遮住,便聽見某種咆哮聲。鬥技場的一部分嘩啦嘩啦地倒塌,可以看見老人緩緩地看向那邊。

 才一瞬間,一切就被黑煙給籠罩。在黑暗中亂成一團的鬥技場。陷入混亂的吶喊聲。

 煙霧消散的時候,不知何故,四處都看不到少女的遺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