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話 備胎與本命

第一卷  第1話 備胎與本命 推理研究部的部室,位於舊校舍二樓的最邊上。

 曾經是作為客人的接待室使用的,所以有熱水壺、冰箱、空調和沙發全套。這是一個非常舒適的空間。放學後,經常能聽到隔壁第二音樂室的鋼琴聲。那裡是作為某學生個人練習用的地方。

 「說到咱們學校的人氣女生你會想到誰?」

 身為學生會長的牧翔太說道。

 這是放學後在部室裡發生的事。我像往常一樣在沙發上悠閒地聽著隔壁傳來的鋼琴聲,他突然就闖進來了。

 剛入學的時候,這個男人告訴我有個即將廢部的推理研。多虧他,直到現在二年級的夏天為止,我都過著能獨佔這個房間的舒適高中生活。

 「要說有人氣的話,也就橘光凜和早坂茜可以一較高下了吧」

 原名橘 ひかり,最常用的名字是“光”,為了和早坂茜成三字對立,就從同音人名錶裡找了“光凜”這個字

 「是哦」

 「桐島你喜歡哪個?」

 「還想說你好久沒來玩了,結果突然冒出來」

 「記得桐島你是喜歡橘的吧?」

 沒錯。我曾經跟這人說過我喜歡的女生。

 最喜歡的是橘同學,其次喜歡的就是那位嬌羞鬼早坂同學。

 和她牽手的感觸還記憶猶新。

 「桐島你大概是喜歡超級跑車的類型吧。像法拉第或蘭博基尼這種超高規格的」

 「你幾個意思」

 「畢竟橘光凜就是這一款的啊。像是朦朧透明的清冷美人」

 她留有柔順長髮,身材纖細得猶如模特體型,沉默還不帶表情。由於一人獨處的時間居多,以致於她周圍總伴隨著一股低溫氛圍。

 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感覺。

 「相反,早坂那就是質量不錯的國產車了」

 「這說法太失禮了」

 「我是說,要結婚的話就得選早坂這樣的。看上去既潔身自好又顧家。完全就是優等生,好像絕對不會給老公戴綠帽子。所以向她告白的人數應該比橘的還要多吧」

 「用這種大眾眼光評價,恕我不敢苟同」

 早坂同學平易近人,深受他人喜愛。

 短髮及肩,個子小巧。總是被大家圍在中心強顏歡笑。

 然而用牧毫無品味的比喻來說,隱藏在她體徵之下的,是與其矜持品行背道而馳的「讓理性撐不過兩秒的身材」。一言蔽之,是能令人聚焦於胸部或裙襬的女孩子。

 「這話可不能對本人說」

 「有啥不能說的」

 「被人知道用這種下流的眼光看她,我會被嫌棄的吧」

 「我倒是覺得你已經被她發現了」

 「這怎麼可能。這可是那個早坂哦?身為高嶺之花的早坂啊」

 冰清玉潔,可以說是潔癖的標籤。

 就算顏值再高,再怎麼受歡迎,只要她不處對象,就永遠會被人當成一塵不染。

 此時我突然想起早坂同學所說的話。

 『其實我,並不是乖孩子』

 能感覺到這是她對周邊人那些刻板印象的肺腑之言。

 「牧,我是這樣想的,早坂同學,應該也只是個非常普通的女孩子吧?」

 比如會想要去牽親密的男孩子的手。

 牧所說的像超級跑車似的橘同學,應該也是如此。

 我想著想著,隔壁音樂室傳來的鋼琴聲突然變了曲調。

 「你希望她意外的普通嗎?」

 「是你的刻板印象太多了吧」

 「算了。不過就算有反差萌,對我們來說也沒意義。除非和她們在交往」

 但是那兩人太有人氣,交往難度係數過高啊,牧如是說道。

 「桐島你怎麼看?你和你一片丹心的橘有談戀愛的可能性嗎?」

 「完全沒戲。但也沒有覺得很難受」

 「為啥?」

 「因為難以和本命成雙這很正常」

 我對他說,你仔細想想,

 「有的人天生就討人喜歡。有人氣的人,受歡迎的人。但是能和那樣的人交往卻只能有一個。這樣一來,其他所有人都相當於失戀了。所以說——」

 失戀的人只能去尋找新的戀情。也就是和第二位、第三位談戀愛。而不是第一位。

 「我們只能對愛情委曲求全」

 「你可真扭曲啊」

 「說的是事實」

 純愛無非是一種幻想。現實中我們總是自欺欺人的在談戀愛。

 「你這是戀愛報復心理……」

 「話說,你難道就是為了聊情感話題才特地跑來這兒的嗎」

 不是不是,牧搖擺著手否定道。

 「是來邀你去野崎的卡拉OK聚會的」

 「哦,那件事啊。但是我唱歌很爛的」

 「那又無所謂。反正我們也是湊數的。那傢伙勢在必得,我們就幫幫他唄」

 「知道了知道了」

 我看了看牆上的時鐘並敷衍著回答。

 「那我還有事,差不多該走了」

 「怎麼,你不聽它彈完嗎?」

 牧指向隔壁的音樂室。今天也能聽到鋼琴聲。但是。

 「我得去探望發燒的朋友了」

 「真講義氣啊」

 但他又接著說,

 「有一說一啊,桐島就像那什麼,那本美國小說裡,喝得酩酊大醉還眺望對岸屋簷下暗戀對象的閨房的那個傢伙」

 「The Great Gatsby」

 「對對,就那個」

 譯名是『了不起的蓋茨比』,這是由斯科特•菲茨傑拉德著作的小說,這麼說可能會被人罵,不過這書講了個主角蓋茨比追不到心儀的對象就喝悶酒的故事。

 「我可沒有傑•蓋茨比那麼為情所困」

 「但你不是每天都會隔著牆來聽暗戀對象彈鋼琴嗎」

 正如他所說。

 在隔壁練習鋼琴的,正是那個橘同學。

 有些無機質,感情淡薄,我最喜歡的女生。

 「聲明一下,是我先開始用這個房間的」

 「你不是抱有期待才用的?」

 「沒有的事」

 說的也是,牧這麼說道。

 「橘是沒戲的啦」

 「畢竟,她已經有男朋友了嘛」

 ◇

 我把早坂同學當備胎。

 早坂同學把我當備胎。

 夏天的時候,我們初次發現自己是對方第二喜歡的對象,於是彼此成為了備胎情侶。除了喜歡的程度是第二順位以外,和普通情侶別無二致。

 但我所謂的第二喜歡也不是那麼輕浮的。

 拿甲子園棒球賽舉例就好比拿到了亞軍,拿大富翁舉例就好比抽到了第2好的卡,那樣也很強運了。

 所以我光是和早坂同學牽手就會心跳加速,她生病了也會擔心而去看望她。

 「麻煩你特地跑一趟了」

 在住宅街上的某所公寓裡,早坂同學本人跑到玄關來迎接我。

 「你不躺著沒事嗎?」

 「因為其他人都不在」

 「誒?」

 「進來吧」

 她若無其事地轉身往裡走,我也不由自主地跨過了門檻。但我剛脫下鞋子,就感到一陣眩暈。這是別人家裡的芬芳。

 早坂同學似乎有些受涼,她的睡衣外面還披著一層毛衣。不過也許是因為尺寸太過剛好,凸顯了她的身體線條,非常煽情。

 因為其他人都不在。

 我腦海裡浮現出剛才早坂同學說的話。如果從後方抱緊她會怎樣呢,一瞬間閃過的念頭立馬被打消了。她可是在生病啊。不能這麼做。

 覺得東張西望過於失禮的我只得盯著自己的腳尖走在走廊上。

 「這就是我的房間」

 我被帶到早坂同學的房間。房間被整理的井井有條,像是一絲不苟的人會有的那種感覺。置於桌上的筆盒和五顏六色的自動筆,十分女孩子氣。

 「不介意的話,我給你帶了飲料和酸奶」

 「謝謝。你也坐那邊的椅子吧」

 穿著睡衣的早坂同學一屁股坐在床上,喝起了運動飲料。好像還有些發熱,臉上看上去紅通通的。

 「抱歉,自說自話就來了。我馬上就回去」

 「沒事,你能來我就很高興了。想再跟你多說說話」

 「但你情況不太好的樣子」

 「那我躺下來就是了,你別回去多陪我聊聊吧」

 早坂同學躺了下來並蓋上被子。我就一股腦兒把今天在學校裡的所見所聞都告訴了她。她也聽得樂在其中。不過放學後和牧的那番對話基本上沒說出來,只說了我被邀請去參加卡拉OK聚會這件事。

 「那個聚會,我也會去哦」

 「誒?」

 野崎的卡拉OK計劃。那是一名叫野崎君的同班同學,因沒有勇氣接近自己喜歡的女生,所以只能多叫點人想慢慢加深關係的計劃。雖然不是我提出來的,但還挺繞彎子的。

 記得對方女生是圖書委員。

 「為什麼連你也去?」

 「我也收到了邀請的消息。去的人老多了。但我不知道桐島君你也去,還準備感冒好了再回復呢」

 「牧那傢伙,拉人還真隨便啊」

 「我們得好好偽裝成陌生人呢」

 「確實。要是和你表現得感情太好,我被其他男生圍毆的」

 「我指的才不是那個」

 早坂同學讓我看著她的手機屏幕。卡拉OK聚會的群聊已經建好。於是她指著成員列表裡其中一個頭像。

 「熊?這好像是某個地方的吉祥物吧」

 「你不知道這是誰嗎?」

 「我不認識什麼熊誒」

 「是跟頭像差別很大的,非常漂亮的人哦。那個聲名顯赫的女生」

 「該不會」

 「嗯,沒錯。這個熊就是橘同學的頭像。」

 早坂同學看著我的臉,露出了一如既往的苦笑。

 「需要我幫忙嗎?促進一下你和橘同學的關係」

 「那倒沒必要」

 我們既不是實習男友實習女友的關係,也沒有把對方當作誰的替代品。

 而是實實在在的情侶。只不過雙方都有不是最愛的自覺罷了。

 因為和有情人終成眷屬太困難,才有了備胎這條後路。

 對待戀愛如聖經的人肯定會批判我們吧。

 所以我們多少是有些不健全的。

 「你能這麼說就太好了。我確實是喜歡你的,所以你要是求我幫忙,我也會有些難受」

 早坂同學是因為在發燒的關係嗎,說話好直接。

 我們的對話在此中斷了。話題都結束了。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氣氛安靜到能聽到時鐘的秒針滴答聲。在我有非分之想之前,還是趕緊站起來走吧。

 然而趕在我先前,早坂同學開口了。

 「桐島君,你過來」

 早坂同學掀開被子說道。

 「多看效應,繼續吧」

 她好像還在留戀昨天的牽手。退一百步來講牽手是不錯。

 「但是早坂同學,那個樣子就相當於陪睡了……」

 「這我知道啊?」

 居然一臉認真的這麼說。

 「我想和你牽牽手。一起進被窩裡來吧」

 究竟是她腦子一熱胡言亂語,還是說這本來就是清純皮下的早坂同學真實的樣子呢,我已經分不清了。乾脆就這樣——

 「你燒得很嚴重啊。連正常的判斷能力都沒了」

 「才沒有呢」

 「人在發燒中思考力會變弱。前額葉的功能會暫時失效」

 「啊,又開始強詞奪理了」

 「就算我不陪睡,也可以在被窩之外握你的手」

 「我覺得桐島君你這點很不好」

 早坂同學鬧著彆扭,但看起來又有些開心。

 「桐島君不想和我一起暖床嗎?」

 「也不是不想,只是為了牽個手就有些對不住了」

 「我……不介意的哦」

 「早坂同學,請你冷靜。凡事講究個順序——」

 「順序是基於大眾決定的戀愛觀念吧?好孩子才會循序漸進的談戀愛吧。但你不是說不要拘泥於這些,自由地戀愛嗎」

 沒錯。

 我們總是被某種觀念所束縛。人必須要有夢想,朋友越多越好,專心致志的人令人尊敬,鍾情專一的人被人欣賞。把自己困在這類觀念裡就會痛苦到無法自拔。

 至於早坂同學,就一直被周邊人的觀念所束縛著。

 所以至少在戀愛這件事上,我們決定捨棄世間的價值觀和戀愛觀,靠實踐出真知。

 「桐島君,我在你面前不用裝好孩子吧?不是清純的早坂同學也行吧?」

 掀開被子等著我早坂同學,表情有些魅惑。

 「所以說,我現在想要你進被窩裡來和我牽手」

 「……好吧」

 我也不是對女孩子的房間沒有什麼期待。只是一起在被窩裡手拉手,應該沒事吧。

 於是我下決心靠近床邊。

 大概是還在發熱的緣故,早坂同學身上微微出汗,能感受到她身邊的熱氣和溼氣。

 溼潤的雙眸滿懷期待,睡衣緊貼在她的肌膚上。

 「不行,這實在是過頭了!」

 突然清醒的我離開了床邊。眼看就要隨波逐流了。

 「真是的!差點就能成了」

 早坂同學遺憾地說道。但她絲毫沒有打算放棄,像是靈機一動,露出狡黠的笑容。

 「既然這樣,你當做是練習就好了嘛」

 「練習?」

 「就當是為了能和橘同學同床共枕的那天,和備胎的我先演練一下」

 「這種想法對你也太不尊重了吧」

 我們的關係雖然是備胎,但也是以互相喜歡為前提的,並不是為了慰藉難以實現的真愛才會在一起。但是——

 「嘴上這麼說,心裡還是有想法的吧」

 早坂同學說道。

 「所以說,把我當做是練習吧。還是說我連作為練習的魅力都沒有呢?」

 「並不是這樣……」

 看我猶豫不決,早坂同學趁勝追擊。

 「我好冷哦」

 「那就把被子蓋上啊」

 「這樣下去感冒要更嚴重了」

 「快蓋上」

 「我掛掉的話你就在我墳前哭吧」

 「早坂同學你也太詐了!」

 似乎她真的會就這麼一直掀開被子,所以我這次下定決心把膝蓋跪上了她的床。

 「就只是牽手啊」

 「嗯、只是牽手。說好了」

 我毛毛糙糙地鑽進被窩裡。早坂同學一臉高興。

 剛躺在她身邊,她就蓋上了被子。

 「不用離我這麼遠的」

 「早坂同學,手給我」

 「好」

 然而我在被窩裡怎麼也摸不到她的手。摸著摸著,好像伸進了某個軟綿綿的縫隙裡。

 「呀!」

 我連忙道歉把手抽回來。指尖上殘留的,是緊繃的布料以及布料之下柔軟的觸感。大概,是伸進她雙腿夾縫中去了吧。

 「桐島君……好積極哦」

 她羞澀地說道。

 「別搞錯了,我只是想拉手來著」

 「那就趕緊牽啊」

 「我找不到你的手啊」

 「在這裡哦,這裡」

 為了找她的手,我挪了挪身子靠近她。然而就在這時候。

 早坂同學直接跳過了牽手的程序,順勢抓緊了我。

 「說好只牽手的呢!?」

 「不管了」

 貼著我的身體嬌軟溫熱,還帶著些許溼汗。

 「誒嘿嘿,有桐島君的味道」

 貼在我胸口的早坂同學所呼出的氣息使我肌膚髮熱。

 「我早就想這麼試試看了」

 她的表情很真摯,抓住我襯衫的手也注入了幾分迫切。

 「桐島君不想抱我嗎?」

 「沒有這回事」

 我正舉著雙手。

 「這時候抱上去的話,我也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了」

 「沒關係的」

 早坂同學的開關完全打開了。

 「知道橘同學會去卡拉OK聚會的時候,桐島君看上去有些高興」

 「……抱歉」

 「不用道歉。畢竟橘同學很漂亮嘛。又是你的本命。但是我也有能贏過她的地方」

 「哪兒?」

 「身體」

 說著就抓我抓的更緊了。

 「等等!?」

 早坂同學用大腿夾住我的腳。睡衣也已經脫落到胸部以下的位置,但她還是毫無顧忌地壓過來,實在叫我束手無策。

 「桐島君是我的男朋友,所以你對我做什麼都不要緊。我無論被你做什麼都很高興」

 這句話可真要命。

 「呵呵。今天的我,可不是一個乖孩子呢」

 這麼說著的早坂同學有些竊喜。

 「不過不要緊。反正我在學校和家裡都是聽話的好孩子。你知道嗎?我只要穿稍微花哨一點的衣服,或者像剛剛那樣說些不成體統的話,大家就會變得非常失望」

 豈止是失望,會有人發怒吧。畢竟不會想看到心中的人設崩塌。

 「至少在桐島君面前,不需要當好孩子吧?」

 「……可以」

 「那,讓我們一起幹壞事吧」

 理性斷線的我抱住了她的身子。

 能感受到頭髮的香味,她的呼氣,以及裹在睡衣布料下的身軀。

 潑出去的水已經收不回來了。

 早坂同學把手放在我的背上,連腳都伸過來,整個身子都壓著我。

 「總感覺我成了桐島君的所有物了呢」

 「你也太意氣用事了」

 「還會更加意氣用事」

 炙熱的吐息呼在我胸口上。

 彷彿是在確認與我的感觸,抱著我的力度時強時弱。

 「桐島君,你要好好記住和我的觸感哦。這樣你一個人睡的時候想起現在,就會變得寂寞吧。我已經記住了這份觸感,所以之後的每晚要是沒有你在身邊,我可能會感到寂寞。因為抱在一起的感覺太舒服了嘛」

 「……早坂同學,差不多得了」

 「我還想,做更多壞事」

 她把我推倒,壓在我上面。好像還故意用胸抵著我。

 我也已經不羞不臊了。

 因為抱著的時候,理性就蒸發了。

 在有其他心儀對象的情況下做這種事應該是不可取的。

 這做法也許很渣。但也是我們自願的。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

 「桐島君,我的感冒,能染給你嗎」

 「從剛才開始你就在傳染給我了吧」

 「你很討厭?」

 「如果是你的感冒,我不討厭」

 「但光是抱著就能傳染感冒的嗎?應該有更快捷的方法吧。腦袋聰明的桐島君應該知道的吧?」

 被她牽著鼻子走的我也沒有半點猶豫。

 「粘膜感染」

 「做吧」

 「可以嗎?」

 「可以哦」

 就這樣我和早坂同學接吻了。

 她的嘴唇柔滑溼熱。

 我們雙唇分開時,牽出了唾液的絲線。

 「我挺喜歡的。粘膜感染。但是這有什麼技巧嗎?」

 「我也不知道」

 因為我也是第一次。

 「桐島君,再來」

 我們隨心所欲地吻了數次。

 「再來、吻我、再來……」

 緊接著她把舌頭伸進我嘴裡。

 但是她馬上停下了動作。接著就傳來了不知如何是好的迷茫。

 雖然是她主動的,但她似乎也很不好意思,與其甜言蜜語相反,實際上她身子僵直並緊閉著眼睛。

 而我若無其事地溫柔舔舐著她的舌尖。於是她也開始笨拙地用舌與我交纏。

 碰了壁越過這道坎後就會越發的想往上爬。

 就好像雙腿在空中步步攀爬似的。

 我把早坂同學的舌頭推回去,這次換我伸進她嘴裡。

 她看上去有些喘不過氣,但舞動著舌尖來表達對我的歡迎。她的嘴唇小巧,帶點溼熱,柔軟的感覺壓迫著我。

 「桐島君,把你的唾液給我」

 我們互相交換著唾液。

 情色的水聲傳遞到耳邊,讓我們愈發興奮。

 不健全的行為令人舒適。

 作為備胎情侶而交往的我們,還想更多的糾纏在一起。

 還想做些會讓人指指點點、眉頭緊皺的事。

 我們想成為最沒有操守的壞孩子。

 不知不覺,在衝動的驅使下,我將早坂同學壓在了身下。

 她的睡衣快要撐開,可以清晰地看到雙峰。

 我們對上眼,她說,

 「可以哦」

 這種事對女生來說也需要莫大的勇氣吧,因此我抑制住自己的衝動,小心翼翼地、溫柔地把手放在她的睡衣紐扣上。

 然而下個瞬間,我發現她的表情變得非常僵硬。雖然說了可以,但也許並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所以我放下手,離開了她身邊。

 「對不起,我可能是太著急了。要是再有點眼力見就好了,畢竟我也沒有過經驗……」

 不是這樣的,她面露難色的說道。

 「不是你的錯。我自己也有那個意思,只是——」

 對不起。早坂同學用枕頭捂著臉向我道歉。

 「……腦海裡浮現出了本命的臉」

 ◇

 「進展太快也不行呢」

 整理好凌亂的衣著,早坂同學如是說。

 「畢竟我們還有其他喜歡的人嘛」

 「也是」

 之後我們都冷靜了下來,端正的坐在床上。

 就像我心中有橘同學一樣,早坂同學也有她的本命。

 雖然第二喜歡的感情也值得珍惜,但直到各自的本命開花結果之前,都難以逾越這條線。

 「畢竟是備胎嘛」

 她說道。

 「我也變得過於積極了。如果對方是本命的話,我反而會偽裝成乖孩子,什麼都做不了吧。但這種事果然不太好,對桐島君也過意不去」

 確實,正因為是備胎也許相處會有些隨意。所以。

 「還是追加一些約束吧」

 在我們決定以備胎的身份交往時,定下了兩個規矩。

 一是、我們交往的事不能讓各自的本命知道。

 二是、任何一方與自己的本命成功交往的話,備胎關係就解除。

 也就是說本命才是優先。

 如果是和本命交往,就不會做出這種越級的事吧。

 「要追加什麼約束呢?」

 「……不做接吻以上的事」

 「也是,還是這樣比較好」

 雖然我們的關係不健康,但也不想輕怠對方。

 「那我差不多該走了」

 「啊、等下」

 在我正準備離去的時候,早坂同學把手機給我看。這是剛才卡拉OK群裡的成員信息。只見上面追加了一個頭像。頭像顯示的是美國的漫畫英雄形象。

 「這是誰的頭像?」

 「橘同學的男朋友。好像也會參加」

 「哦、是嗎」

 畢竟是同年級的,也不意外了。

 「桐島君你還去嗎?」

 如果去的話可能會撞見橘同學和她男友親熱的場面。

 「完全沒事。不如說還讓我感到期待」

 「你可是顫抖著說這句話的哦」

 感覺冷起來了。頭也開始暈了。是我感冒了嗎。

 「當天解散後,我們就找個沒人發現的地方會合吧」

 早坂同學從我後方抱著我。

 「我會好好安慰你的」

 ◇

 來到週末,卡拉OK廳聚集了大量人物。知道這個計劃是為了推進野崎君愛情的人佔少數。大多人單純是想來尋樂子的。

 午後在車站前集合的大約就有20人。我不由得擔憂起這人數,好在牧麻利地給大家帶路,把所有人都引進了派對房。

 我剛開始什麼都沒想就坐下了,但望了望各自的座位配置後,移動到了牧旁邊。

 「果然早坂很有人氣啊」

 剛坐下,牧就在我耳邊說。

 「被盯得死死的」

 定睛一看,早坂同學的兩側都是男性陣容。

 眾星捧月的感覺。

 「早坂同學,你要唱什麼歌呢?」

 「你的私服好可愛啊」

 「要我幫你去拿飲料嗎?」

 對面越來搭話,早坂同學的身子就縮得越小。

 「……那個、我、那個、這個、啊哈哈——」

 她在大家面前畏畏縮縮的,只能強顏歡笑。

 看著真像個人偶。但我知道,這並不是早坂同學。她會想要牽手、主動舌吻、渴求刺激。

 「那群男的,打扮的很拼啊」牧這麼說道。

 「確實比主角野崎君都還要顯眼了」

 「相比之下,桐島你也挺厲害的。老老實實的穿一身路人裝出來」

 「……啊、嗯、是這個意思沒錯」

 雖說只是想穿的平常點。

 話題一轉,牧接著說,

 「早坂真的是小天使啊。對那群圖謀不軌的傢伙也這麼溫柔」

 「說不定她本人也感到很困惑呢」

 「是嗎?到處都是破綻,我都擔心她會不會被壞男人騙了」

 「只是看上去如此吧」

 「咦,你是不是不爽啊?莫非你也想坐她旁邊?」

 「沒有這回事」

 「也是。你想坐的應該是那邊吧」

 在嘈雜的房間裡,有一位在操作點歌台的表情冷漠的女生。

 是橘同學。

 身著束肩連衣裙,儀態也很好。

 「男生們果然不敢去那邊啊」

 「也不可能去的吧」

 橘同學坐在靠牆的位子,身邊有她男友。看上去是有著一副潔白牙齒的清爽好青年,家境富裕,身材也還不錯,還不戴眼鏡。

 也就是,和我完全相反的類型。

 「好像有所防範似的,真叫人不爽」

 「畢竟男朋友就在旁邊啊,這很正常吧。雖說叫人羨慕嫉妒恨」

 說著說著,突然橘同學抬起頭。

 玻璃製品般的眼睛與我相視,讓我不禁低下頭。

 「桐島,幹嘛低頭啊。把她烙印在自己的視網膜上吧」

 「別了,反正想看就能看到」

 「是通過她男友的賬號看的吧」

 橘同學的男友,每天都會在SNS上傳她的照片。安全意識也太低了。

 「虧你能經常去看,那不是在炫耀嗎」

 「怎麼說呢。一看就很不是滋味。即便如此也會每天都忍不住去看」

 「真彆扭啊」

 不過這兩人,好像處得還挺不錯的,牧這麼說道。

 「我有個認識的女生,這之前不是去了臨海學校嘛」

 臨海學校,一般指日本學生2-3天的夏令營活動,帶住宿

 晚上女生房間好像在討論戀愛話題。

 這時候橘同學很認真的對同寢室的女生們說,

 「『心動是種什麼感覺?』」

 ◇

 卡拉OK聚會一開幕,這展開就令我頭大。

 我自然是往橘同學那邊看,不過她不但會唱男朋友為她點播的歌曲,男朋友唱歌的時候還會為他打拍子。

 這算什麼。

 我對看自己喜歡的女生搞這種場面毫無興致。

 橘同學是一如既往的冷臉。不過她和男友獨處時應該會笑吧。

 我自暴自棄的唱了失戀曲。

 在我唱歌的時候,她一直在操作點歌台。

 既不看向我,也不給我打拍子。

 真慘。我唱完之後,大家也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一個個擺出難以啟齒的面孔。果然是我唱的太爛了。在這之中,一個女生小心翼翼地出聲說,

 「我、我覺得挺好的!」

 是早坂同學。

 「該說是有個性呢,還是很前衛呢。這樣就解釋得通了!」

 不需要你解釋通。

 相比之下,早坂同學為我說話這件事反而要引人注目。

 『為什麼早坂同學要護著桐島啊?』

 我已經能感受到在場所有人的疑惑了。

 早坂同學也注意到了這點,慌張地搖擺雙手。

 「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的意思唱得再爛回過頭來聽也就那麼回事。桐島君的歌聲,應該說是像殺豬叫吧?」

 沒錯,這就可以了早坂同學。

 我們的關係不能被暴露。但也不至於說像殺豬叫吧。

 「桐島,你可真是個好人」

 牧拍著我的背脊。

 「你是故意唱這麼爛的吧?」

 「……啊啊。這樣一來就能襯托出野崎君唱得好了。沒錯,這全都是在佈局」

 我一邊說著一邊在手機上打字,給早坂同學發信息。

 『裝陌生人就行了』

 如果和我交往的事暴露,傳到她本命的耳朵裡那可就出大事了。

 注意到信息的早坂同學抬起頭,用手指畫了個圈。

 『而且橘同學也在場』她回信道。

 大家唱完歌,開始了閒聊時間。

 不知道是誰,提起了初戀的話題。這算是能炒熱氣氛的固定套路了。

 能說會道的男生們,自爆著有趣可笑的小故事。

 按順序輪下來的我,說起了小學的事。

 「暑假的時候我在親戚家借住。大概待了有一星期,和住在附近的一個女孩子關係變得不錯——」

 因為那個女孩長得太漂亮,以致於我對她朝思夜想。

 換言之,我戀愛了。這就是我的初戀。

 連續幾天在公園裡和她玩的時光讓我感到很幸福。但是某一天,我看到那個女孩和其他男孩也玩得很好,心中泛起一陣苦悶,便對她說,

 「我不希望你和我以外的男生感情好」

 如今知道了這就是嫉妒。但那時候不知道自己湧出的這份感情到底是什麼,也不懂得去抑制。

 「是被討厭了吧。第二天那個女生就沒去過公園了」

 說完了苦澀的失敗初戀,我也無所謂零零散散的嘲笑聲。

 我看了下橘同學,她無動於衷也面無表情。看來是沒什麼特別的感想。

 部分女生則為了活躍氣氛,半開玩笑的戲弄我。

 「男生嫉妒也太小心眼了」「不喜歡這樣的」「惡~心」

 是吧是吧。我也這麼覺得。

 不過,也有不喜歡她們這種說法的女生。

 「…………才不噁心呢」

 就是早坂同學。

 「……我的話,喜歡的人和其他人關係好也會感到嫉妒啊」

 雖然她又幫我說話了,但是這次早坂同學的『我喜歡的人和其他人關係好也會感到嫉妒啊』這句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早坂同學也有喜歡的人了?」

 「還會嫉妒?」

 「我也想被早坂同學嫉妒!」

 面對男生們的質問,早坂同學眼睛飄忽不定。

 「喜、喜、喜、喜歡的人?那、那種事、我可不知道啊!」

 很像是被說中了的清純派偶像會有的回答。

 「喂男生們,別蹬鼻子上臉!」

 女生團體發聲了。

 「不再接受任何的提問~請先通過經紀人這關~」

 她們邊戲謔男生邊嚷嚷。

 儘管如此,我多少有點擔心比平常要更缺根筋的早坂同學。

 我再次給她發手機信息。

 『別再管我的事了!』

 看了看手機的早坂同學,用手指用力比了個圈。

 打圈的意思就是yes

 看她現在對我的反應一點也不像是懂了。

 我們正偷偷摸摸的時候,突然,我被同班的女生搭話了。

 「說起來,桐島你是推理研究部的吧」

 由於我一直保持沉默,所以好像讓她有所顧慮。而她的哥哥也是這所高中的畢業生,還是推理研的前輩。

 「你現在總能向那個初戀女生出手了吧?」

 「為啥?」

 「因為推理研不就有嗎?戀愛手冊」

 「哦哦、那本戀愛筆記啊」

 曾經推理研有前輩寫過以戀愛為主題的推理小說。

 他先是把著眼點放在推理小說的三大要素:Who、How、Why

 Whodunit = Who (had) done it

 Howdunit = How (had) done it

 Whydunit = Why (had) done it

 誰、怎麼做的、為什麼、犯下這些罪行。

 這也可以套用在戀愛上。

 How。怎麼讓ta喜歡上。

 Who。喜歡誰。

 Why。為什麼喜歡上。

 他本來是想寫一部戀愛推理小說的,但不知是否為青春期作祟,單純寫了本研究戀愛的秘籍出來。也就是推理研代代相傳的戀愛筆記。

 「書中也寫了對女孩子的話術吧?」

 這是戀愛筆記的『How』類別。多看效應也記載在上面。

 「據我哥所說,寫出這本書的人,好像是個IQ180的天才哦」

 「真是難以置信啊」

 雖然確實有基於心理學和行動科學的研究,但耍白痴的內容也很多。

 「誒、什麼什麼?還有戀愛手冊這玩意嗎?」

 聽到我們的談話,別的男生也插了進來。

 「桐島你讀過那個嗎?笑死人了」

 我和戀愛的組合好像很有趣,讓他們聊得很起勁。

 「連教學手冊都看過,也太拼了吧」

 「與其研究這個,不如把自己打扮的更帥一點吧?」

 「算了吧,看了書也不會整容的啊」

 被相當的嘲弄了。不過我也經常拿這幅瘦弱眼睛男形象來自嘲,被這麼說也見怪不怪了。大家沒什麼惡意。

 然而,有個女生很不喜歡我被當成小丑來愚弄。

 「才沒有這種事」

 …………

 不用說,是早坂同學。看來我發的信息完全沒讓她明白。

 她小聲嘀咕了一句之後,立馬用平常難得一見的強硬口吻說,

 「桐島君才不難看呢!」

 她緊握著自己的裙襬。

 但是當她察覺房間裡鴉雀無聲時,又慌張地給自己走台階下。

 「不、不是這個意思、那個、對了、用不著說到這份上,他對戀愛這麼認真,給人感覺很正經啊,而且桐島君的外表看起來也挺普通的……」

 早坂同學說到這裡就說不下去了,扭扭捏捏了一會兒,

 「我其實挺喜歡桐島君這種地方的……」

 這下真的完蛋了。早坂同學,說漏嘴了。

 房間裡理所當然的一陣騷然。

 「誒、剛剛她說了喜歡桐島?」

 「不是吧?假的吧?」

 早坂同學喜歡誰才是男生們最關心的問題。

 『快點否認』

 我著急地敲打手機,用眼神向她訴說。她則用力地點點頭。

 「那個,你們搞錯了。我對桐島君的喜歡,是出於人設的喜歡……」

 語畢,其他女生反應過來了。

 「真是的,你們男生也太小題大做了!這怎麼可能是戀愛情感呢。也就是女演員對搞笑藝人的那種喜歡吧?」

 女生自說自話道,早坂同學隨之「啊、嗯。就是這樣……」的點點頭。

 「也是啦。桐島看著正經倒是挺會熱場子的,活像個搞笑藝人」

 「……確實……我也覺得很有意思」

 「要不來點絕藝?」

 「誒?」

 「小茜,你想看桐島做什麼個人技?」

 「……搞什麼啊」

 早坂同學嚴肅了起來。她低著頭,眼神黯淡,開始碎碎念。

 「一個個的都這麼對桐島君……其實你們怎樣我都無所謂,只有桐島君……唯獨桐島君……」

 氣氛變得危險了,好像馬上就要語出驚人。

 大家也察覺到早坂同學與平常不同,都擺出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

 能收拾這個局面的只有我了。所以——

 「早坂、來吧!」

 我激動地對她說。

 「讓我模仿點什麼!我現在、急切地想讓大家鬨堂大笑!」

 「誒、誒誒~?」

 早坂同學發出了困惑的聲音。

 「桐、桐島君,是這樣的角色嗎?」

 「沒錯!」

 早坂同學有些感情用事了。看到我被嘲弄,即便那只是單純的交流,但本身她就對其他人強貼標籤的行為感到不滿,再加上是為了我所以才大發雷霆。

 無論如何,我都得搞熱氣氛把這事態矇混過去。

 「所以說現在讓我做最強的模仿吧!」

 「就、就算你這麼說——」

 早坂同學兩眼打轉。但是因為我的熱情,讓她也明朗了起來,這樣就可以了。

 「什麼都行!只是請手下留情一點!」

 這句是我的真心話。稍微來點段子就行,別搞太難的。

 她「嗯~嗯~」地絞盡腦汁。

 還以為已經讓她理解到我的意圖了,沒想到早坂同學,比我想象中還要缺根筋。

 「那個……那,來段rap?」

 來了個大的。

 你看我像是帶有HIPHOP要素的人嗎?

 早坂同學則是一臉『誒、哪裡搞錯了嗎?誒?誒?』什麼都不懂的表情。我說啊,絕對有比這個更保險的選項吧。

 事到如今只能將錯就錯了。我腹部憋氣。

 「沒有音樂也不要緊吧!」

 大概是察覺到了惡劣的氣氛,牧來了個絕妙的助攻。

 即興說唱嗎。懂了,也行吧。

 我親自拿起麥克風說,

 「真男人的無伴奏演唱,本人桐島開唱咯」

 呼、呼、麥克風測試、麥克風測試、Ah、Ah。

 「那女孩喜歡的Suda Masaki,廢物的我是做不到那樣地,無聊的話題就是不見底,就我自顧自地嗨個不停。戀愛的苦悶、女孩的無言、要笑儘管笑地拿起了這麥克風!」

 すだまさき(Suda Masaki)=菅田將暉

 所有人都來勁了。

 「眼睛仔Rap!」

 「氣氛高漲嚕~」

 「莫名帶感誒!」

 整個房間都產生了愉悅的空氣。

 以致於所有人都不關心早坂同學喜歡我、庇護我這件事了。

 也當是為了她的本命,這樣就好。

 我趁熱打鐵,點了首難唱的曲子,就是要唱的難聽。

 等我一唱完,被大家再捉弄一下,就能恢復原樣了。

 這都是我自願的。

 但是在我唱歌的時候,橘同學映入了我的視野,多少讓我有些悲傷。

 在最喜歡的女生面前,一直被捉弄,屬實有些不太好受。

 橘同學用一如既往的冷臉看著這邊。雖然猜不出她的感情,但肯定也不是在仰慕我的行為。誰能來阻止一下這局面啊。我這麼想到。

 至少笑一個也好啊。

 不、不對。

 我想從橘同學這兒得到的不是這種感情。

 就如我思念著她,我也希望她能思念著我。

 希望她也體驗下在車站找尋著對方的身影,在學校走廊裡不自覺地追尋著對方,在夜晚睡前感受到胸中的苦悶。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與這些相比都太過遙遠。

 但話又說回來,反正橘也已經有男朋友了,現在,這個男朋友就在她身邊。況且在這種情況下,也無所謂她怎麼看待我了。

 就在我視死如歸準備去活躍氣氛的時候。

 有人按下了背景聲停止的按鈕。

 早坂同學、又是你嗎——

 我尋思著又要收拾新的爛攤子了。

 然而,按下停止按鈕的並不是早坂同學。是更加令人意外的人物。

 是幾乎不參與任何對話,對任何事都漠不關心的——

 橘同學。

 ◇

 「這種起鬨的行為並不好」

 橘同學直言道。

 因為她有獨特的氛圍,所以整個房間沉默不語,都在等她的下一句發言。

 橘同學卻好像自己的工作已經完成了似的,喝起了蜜瓜飲料。

 但因為誰都沒有說話,橘同學最後又加了一句。

 「也有人不喜歡這種行為,所以還是別再做了」

 她沒有指名道姓,打算讓這事翻篇。

 不過大家心裡都明白是在暗指誰,紛紛看向早坂同學。

 只見她陰沉著臉。

 完蛋。我只顧著自己矇混過關,卻沒注意到她的樣子。而且她對於我為什麼要自黑,本身就沒有理解到位。

 「感覺,對不起各位」

 早坂同學注意到大家的視線,想要掩飾過去便慌忙說,

 「應該說我個人不是很看得下去吧……」

 她想繼續強顏歡笑,但只維持了沒多久,表情又黯淡了下來。

 黯到劉海都垂下來遮住了表情。

 「我可真是的。好像感冒還沒完全好。今天就先走了」

 她拎起包,站起來把手搭在出口的門把上說道。

 「橘同學,對不起。勞你費心了」

 她低著頭說完這句話,就衝出了房間。

 其他人都目瞪口呆。

 「我總感覺、早坂同學今天老是護著桐島啊?」

 早坂同學鄰座的男生垂頭喪氣的說著。

 「簡直就像喜歡桐島的感覺?」

 「你們搞錯了」

 我說道。

 「早坂同學太溫柔了,所以就不自覺地行動了」

 「對哦,早坂同學是小天使嘛」

 「看到有人被貶低想幫他一下的那種吧」

 男生們紛紛鬆了一口氣。

 「我去回一下妹妹的來電」

 我找了個藉口,離開了房間。在臨走前回頭望了一眼。

 只見橘同學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表情,操作著點歌台。

 ◇

 夕陽西下的街道上,早坂同學的路線從大道轉向小巷。

 「對不起」

 看到我追了上來,她就低頭向我說道。

 「好像、被我搞砸了」

 像是要隱藏自己的表情,她垂著劉海。

 「雖然知道是在開玩笑,但我不喜歡看大家取笑桐島君。給你添麻煩了嗎?」

 「完全沒有。我很高興你能為我著想」

 「但是你不應該追上來哦。在橘同學看來,好像你喜歡我一樣」

 誰知道呢。橘同學本來就不曾看我一眼。而且——

 「有句實話,我喜歡早坂同學」

 「雖然是備胎呢」

 「備胎的喜歡,那也是相當喜歡了」

 「也是哦」

 隨後早坂同學「啊~啊」地伸著腰板。

 「本來還想幫桐島君一把的,沒想到全被橘同學搶風頭了」

 「在我看來她更像是在幫你」

 「不是哦,那是在幫桐島君哦。我一眼就明白了。你高興嗎?」

 「高興也沒用,她已經有男朋友了」

 我的本命目前與我的可能性為零。

 「說歸說,桐島君還是很喜歡橘同學的吧」

 「誰知道呢」

 「卡拉OK的時候,你一直盯著她看」

 「我沒印象了」

 「你就裝傻吧。你盯著她看啊看的,慢慢就變得沒精神了」

 早坂同學笑呵呵地說。似乎覺得我在卡拉OK裡的樣子很有趣。

 「只不過是插了根吸管到男朋友杯子裡你就打擊成這樣。這種程度,就算對方是毫無瓜葛的男生也能做的。我也這麼做了啊」

 確實,早坂同學也把吸管插進了鄰座男生的杯子裡。

 「我看到你那個,更受打擊了」

 「是嗎是嗎。原來我也讓你嫉妒了啊」

 早坂同學似乎很高興地說。

 「雖然沒能幫到你,但約好了,我會安慰你的」

 她逐漸靠近我,卻在最後一步停了下來。她看向自己的腳尖,用腳根咚咚作響。

 「總覺得今天這麼做有些不好意思。為什麼呢」

 「不用勉強也沒事」

 「不行。我現在就想和桐島君做。它能讓我馬上平靜下來」

 話雖這麼說,早坂同學仍然紅著臉沒有行動。

 所以這次由我主動抱著她。

 「桐島君」

 她的手臂繞到我背後。確實這樣能讓心情平靜下來。還非常幸福。

 我正這麼想著,就見她抬起頭閉著眼睛。

 我還以為就只是要抱抱,但她的想法好像不太一樣。

 「有蜜瓜汽水的味道呢」

 接吻之後,她說道。然後笑嘻嘻的撒嬌起來,把頭埋在我胸口。

 「早坂同學,你已經養成抱著的習慣了啊」

 「嗯,我喜歡這樣」

 我們就這樣待了一會兒。

 「對不起,桐島君不是我的本命」

 「沒事」

 因為我也一樣。

 ◇

 幾天後。

 野崎君順利的和自己的意中人交往了。令人驚訝的是對方好像也喜歡他。

 能有情人終成眷屬這件事,讓我有些受衝擊。不過,反過來看這兩人的成功,那就是暗戀野崎或這個女生的人會就此失戀。

 能和本命交往是件很困難的事。

 所以我和早坂同學才會做備胎情侶這個非常現實的選擇。

 備胎之間交往後,結局無非以下四種。

 兩人都能和本命交往。

 兩人都無法和本命交往。

 只有我能和本命交往。

 只有早坂同學能和本命交往。

 兩人都能和本命交往是最幸福的,都不能和本命交往的話,往好的想也能和早坂同學成為正式的情侶,所以也很幸福。

 還有情況是我和兩人都沒戲,只有早坂同學和本命交往,反之,她和兩人都沒戲,只有我能和本命交往。

 也就是說,無論對我還是對早坂同學來說,不幸的結局就只有四個中的一個。另外三個都是幸福的結局。

 『失戀概率25%法則』

 我給它取了個名字,並記錄在戀愛手冊的尾頁。

 像賭博一樣去告白,失戀了就自暴自棄。跟這種戀愛模式相比,還是那個方法的幸福率更高。這是劃時代的手法。

 總有一天會像墨菲定律那樣傳播到全世界。

 我思考著有的沒的,並如常翻閱著戀愛筆記。

 現在是放學後,舊校舍二樓的部室。

 還想說今天沒聽到隔壁房間的鋼琴聲,就突然被叫到了自己的名字。

 「桐島君」

 正疑惑是誰,我抬頭一看,只見不知何時入口處站著一個女生。

 是橘同學。

 仔細一看她真的有股透明感,好似夏天的海市蜃樓。但這確實是本人。

 「那個——」

 橘同學欲言又止,接著歪頭說道。

 「抱歉,我忘記要說什麼了」

 橘同學,是我行我素的類型啊。

 「姑且坐下來吧?」

 「不用。鋼琴練習快要開始了」

 「哦,是嗎」

 「這之前的卡拉OK」

 她突然提到。語氣聽著有點生硬。

 「你唱得不錯」

 「是嗎」

 「你是在用低音給原軌和聲吧?」

 夠了、別再說了。

 「桐島君那天,剛進房間的時候就坐在了那個圖書委員的女生旁邊。那是在為野崎君佔位子吧?剛聽說這兩人開始交往了,我就理解到桐島君的用意了」

 確實我是為了野崎君能坐他喜歡的女生旁邊才刻意為之。這一幕似乎被橘同學看見了。

 「是有這麼一回事呢」

 「能為別人行動挺不錯的」

 「你自黑是為了早坂同學?」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也罷」

 特地來這裡就為了談卡拉OK那天的事嗎。不過她說完也沒有離去,而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從胸前口袋裡拿出一張對摺的紙片。

 「對了。想起來我是來交這個的」

 她把紙片交到我手上。接過的時候,我觸碰到了她纖細白皙的手指。感覺有些冰冷。

 「這是什麼?」

 「你打開看看」

 我打開她遞過來的紙張。上面用非常秀氣的字跡寫了名字。

 入部申請書。推理研究會。二年級六班。橘光凜。

 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還有這種操作?

 「額、這個,是怎麼一回事?」

 「字面上的意思,有什麼問題嗎?」

 她目不轉睛地看著我。美麗的虹色眼瞳裡帶著難以言喻的力量。

 「毫無……問題」

 我說完,她就點點頭說了句「是嗎」

 「明天起就多多指教了,部長」

 每句話都很輕描淡寫。她到底打算幹嘛。

 「對了橘同學,你這入部申請書有個地方搞錯了」

 「是嗎?」

 「這裡,不是研究會是研究部」

 「部長這人,斤斤計較呢」

 「誰叫我是A型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