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掃圖:zzsqbb

 翻譯:zzsqbb

 修圖:zzsqbb

 放學後,我們兩人為了掩人耳目,繞了下回家的路。

 這是一條人跡罕至的鐵路,是被柵欄和牆磚左右夾擊的單行道。

 「真熱啊」

 走在我身邊的早坂同學說道。

 她身著清爽的夏日校服,剪著乾淨利落的秀髮,羞答答的小表情顯得有些稚嫩。

 「喉嚨都幹了」

 早坂同學喝了一口剛剛在自動售貨機買的汽水後,說,

 「桐島君你喝嗎?」

 「你不介意嗎?」

 「嗯」

 接著爽快地遞給我水瓶。雖然我包裡就有裝了茶水的水壺,不過在這般青空下,確實會更想喝透心涼的碳酸飲料。

 可是這真的沒問題嗎?

 剛喝過飲料的早坂同學,她的水嫩唇瓣不禁令我端詳起來。

 我就這樣喝下去的話,可以說是間接接吻了。

 然而她則是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還帶著看似清純少女的微笑。

 我再躊躇下去,反而會讓她意識到這點。

 因此我滿不在乎的對著嘴喝了飲料。

 「間接接吻了呢」

 她說完這句就把我嗆到了。

 「……敢情你是在玩我啊」

 「誒嘿嘿」

 早坂同學笑了笑做了個V字手勢。但是笑得很矜持,臉也紅透了。

 「有本事做的話有本事別害羞啊」

 「才、才沒有害羞呢」

 顯然面露羞澀的早坂同學卻直接話題一轉。

 「說起來,午休的時候你好像和小夥伴聊的很起勁誒」

 「那傢伙說是有暗戀的對象了」

 「誒!?桐島君的朋友找你做戀愛諮詢嗎!?」

 「你也覺得不合適吧。我相貌平平,還是個四眼仔」

 「但是我挺喜歡桐島君的樣子哦。確實有種只有學習很好的感覺,人設一下子就立起來了」

 「你這可不是在為我說好話啊」

 「所以呢所以呢?你給了小夥伴什麼樣的建議?」

 「給他解釋了一下*『多看效應』」

 *多看效應又譯重複曝光效應(英文:Mere Exposure Effect)是一種心理學現象——人們會單純因為自己熟悉某個事物而產生好感。社會心理學中,這一效果也被稱為「熟悉定律」(英語:familiarity principle)。這一現象所囊括的事物十分廣泛,例如文字,畫作,人像照片,多邊形及聲音等。在人際關係的研究中,一個人在自己的眼前出現的次數越多,自己越容易對其產生偏好和喜愛。

 雙眼熠熠生輝的早坂同學聽我如是說道,立馬說了句「啊、嗯」轉變為微妙的表情。

 「怎麼說呢。感覺、挺有桐島君風格的回答」

 「你這絕對不是在誇我吧」

 多看效應,即「對於耳熟能詳的事物容易產生好感」的心理學現象。看了廣告就變得想買,或者是比起沒什麼交集的人,更容易喜歡上身邊的人也可以用這套心理學解釋。

 「人類會喜歡上自己有所認知的事物。所以我建議他先每天和自己喜歡的女孩子照面。打招呼、向她借東西之類的,都可以」

 「哼嗯~多看效應啊」

 恍然大悟點著頭的早坂同學露出了惡作劇的表情。

 「……那我們也試試吧,這個方法」

 於是她把手背輕輕地貼著我的手。

 「先牽手吧」

 「不是,這裡說的接觸,是指看到的、聽到的那種感知上的意思」

 多看效應日語原文是単純接觸效果,早坂理解成了字面意義上的接觸

 「但是說不定直接接觸效果更好呢?絕對是這樣沒錯」

 本來掛在我肩上的書包,不知何時移動到了我另一側的肩膀。

 在近距離下,我不禁緊張起來。

 ——說不定直接接觸效果更好呢?

 她絕對是斷章取義了,但興許真是如此。

 就算和本沒有感情的女生不經意間肩碰肩,也會小鹿亂撞,如果在鬼屋裡被對方抱住,也有一定幾率會喜歡上對方。

 這大概是理性無法抑制的感性。

 身體接觸有著特別的魔力。

 要是這時候我跟她手牽手會怎樣呢?

 也許我會比想象中更喜歡早坂同學,她也會比她想象中要更喜歡我。

 「桐島君」

 她還在用手背輕輕碰著我。

 她不斷向我貼近,近到我的胳膊好像觸及到了她的胸部。

 早坂同學雖說長了一副娃娃臉,但是身材過分成熟。

 我不知為何突然感到不好意思,便把臉撇開。

 「牽手也太跳邏輯了。不適合用來驗證心理學現象——」

 「靠強詞奪理來逃避是個壞習慣哦桐島君」

 她抓住了我的手。

 於是我把手藏在了褲袋裡。

 「哼嗯、那我就挽你的胳膊吧」

 看她這副要摟上我胳膊的氣勢,讓我慌張地跑到路邊。

 雖說跟她分開了距離,但因為說要挽胳膊,害我不由自主地看向她包裹在白襯衫之下的谷間。

 「誒嘿嘿,桐島君害羞的理由,我好像懂了」

 「誰知道呢」

 「要是多來點肢體接觸,也許我們的感情會變得更好哦?」

 她擺著鬼臉,氣勢洶洶地追了過來。

 我們在小巷裡互相追逐。

 早坂同學雖然表情和行為都像個孩子,但是從校服裡伸出的四肢來看果然是個高中生,皮膚也乾淨美麗,氣喘吁吁紅著臉的樣子有些色氣。

 因為我還沒做好和她肌膚接觸的心理準備,所以撒腿就跑。早坂同學運動神經也不算好,還差點被自己給絆倒。

 「好哇,那我就這樣」

 她跑到前頭,做出此路不通的姿勢展開雙手,我則若無其事從她腋下穿過。

 「是不是玩不起啊,桐島君!」

 她整個身子都往我撞過來,而我用肩膀抵回去,場面一度僵持。

 「別這樣,這對我們來說還太早了!」

 「我們也差不多該更進一步了」

 「慢著慢著,偏題了吧。我們應該還在討論多看效應啊」

 「管它呢?」

 然而大喊著「別不敢不脆的!」早坂同學其實——

 「你也沒有和男性接觸過吧。其實羞得要死。就別裝作是經驗豐富的人啊」

 彷彿被一語中的早坂同學雙目開始遊離。

 「你、你、你、說的什麼話啊桐島君!?」

 「怕羞還做這種事——」

 「還、還不是你的錯!」

 大概是意識到了,她氣急敗壞地說道。

 「誰叫你一直不肯牽我手嘛!」

 我還覺得自己說話不饒人了點,她居然想著這種事嗎?

 這個生物真是可愛的過分了,想歸這麼想,我還是用肩膀抵著一個勁往我這兒擠的早坂同學。

 「逞什麼強啊!你看你的臉都紅成什麼樣了!」

 「才沒有逞強呢,這只是因為天氣太熱了!」

 「就算是這樣!」

 我這裡也還羞著呢。

 ◇

 第二天的教室裡,我遊視著早坂同學的行跡。

 她一上學就馬上攤開課本,預習課程。還一邊在本子上做筆記,一邊回應那些向她打招呼的人。

 雖說她本來就是個很和氣的人,今天卻格外有精神。

 我倒是覺得她太勉強自己了。

 「早坂,早上好!」

 隔壁班一個看上去有些輕浮的男生走進了我們教室。

 「今晚我們樂隊借了一家工作室來練習演奏,你不來聽聽看嗎?」

 「抱歉……晚上不行。我家有門限……」

 「是嗎。那下次再說吧」

 果然沒戲啊,自顧自這麼說著的男生又灰溜溜地走了。

 而班裡看到這幅場景的男生們也開始了討論。

 「早坂同學還是老樣子,固若金湯啊」

 「這你就不懂了吧。這樣才好啊。一本正經清純可憐,有種在呵護下長大的感覺」

 「據我個人調查,有傳言說她手機聯繫人裡的男性只有她爸爸」

 我座位正後方正展開以上對話,但我沒有加入,也沒有被人要求對早坂同學評頭論足。

 「那樣矜持的女孩,交往起來一定很要命吧」

 「這你就不懂了吧。像早坂同學那樣的,牽個手都會害羞的類型才好啊。你真的是一點都不懂」

 「據我個人調查,早坂同學雖然被告白多次卻沒和任何人交往。可以肯定她在這方面很晚熟」

 他們討論的聲音已經大到令早坂同學羞得躲在了教科書後頭。

 「喂、那邊的男生,快停止你們對小茜奇怪的妄想」

 附近的女生如是說。茜是早坂同學的名字。

 原名是早坂あかね,あかね暫且用最常用的茜做翻譯

 「這誰頂得住啊!」

 上課鈴一響,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男生們戀戀不捨地看著早坂同學,女生們則為了保護她對男生們虛張聲勢。

 在這片喧鬧中,我一眼與早坂同學對上眼神。緊接著她就拿著課本遮住自己的臉。隨後又偷偷把課本放下來,觀察我的樣子。

 『你再盯著看的話,會被大家發現的啦』

 擺出的表情彷彿這麼說道。

 她的腮幫子紅撲撲的。

 雖然我也想說點什麼,但還是將視線轉回黑板準備上課。

 我和她的關係對所有人是保密的。

 即便到了午休,這個情況也不會改變。

 我獨自一人吃著便當,早坂同學則是被鄰座的男生搭話。內容是關於之前老師提到的升學希望調查。

 「早坂同學是選文科還是理科?」

 「這個……」

 「你和文學部很配誒。坐在學校內長椅上看小說的文學少女那種!」

 其他的同班同學聽聞也加入了對話。

 「英語科也不錯吧?說一口流利的英文,當個翻譯或空姐之類的?」

 「應該是家政學部才對!」

 在大家激烈的討論下,早坂同學客氣地說,

 「……是理科」

 剎那間,所有人呆若木雞。因為覺得這與她的形象不符。

 「啊啊、我懂了!」

 很會看氣氛的人說話了。

 「護士小姐!白衣天使啊,和早坂同學也很配,好想被你照顧!」

 這個話題總算得以平息。

 而她偷偷朝我無奈地笑了笑。

 這完全是被貼了標籤啊,我不禁這麼想。

 正經、清純、可愛,有了這些就被當成偶像崇拜。

 確實她給人印象就是這樣的女孩。

 上課時會認真記筆記,借筆記給上課時忘記聽講考試範圍的同學,就算不是當值,也會幫老師搬運教材。體育課上,即便不太擅長運動,也會忍著被撞到的腳多次練習跨欄。

 就連升學方向,也是選擇了以撫摸小動物為由的獸醫學科,所以形象上確實相差無幾。

 所有人,都喜歡這樣的早坂同學。

 但是,這份喜愛,在我看來有時就跟對待可愛的人偶一樣。

 他們眼中只有這些標籤,卻無視了早坂同學本人。

 因此也沒有人發現今天的她和往常不太一樣。

 我帶著擔憂,趁大家不注意之下,站起來走向早坂同學的位子。

 「咦、咦?」

 因為我們沒在教室裡搭過話,所以她的聲音很驚慌。

 而我則是裝作偶然路過。

 「早坂同學,你臉好紅哦?」

 這時候大家終於注意到她今天身體不太舒服的事實。

 她也太會逞強了。昨天我不就說過她了嗎。

 「你真不是、在發熱嗎?」

 ◇

 在第五堂課開始前,我離開了教室。

 此時在窗邊看到了早退正要回家的早坂同學。

 於是我走出校門,加急了幾步路,追上了步履蹣跚的早坂同學。

 「桐島君,你怎麼在這兒!?」

 「我送你回家,包我幫你拿」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都是你努力過頭了」

 「……嗯。但是在大家面前,總是會想要裝乖孩子」

 可事實上並不是這樣,早坂同學如是說。

 「我是比大家想象中要嚴重得多的壞孩子」

 眼看她就要暈倒了,我不假思索地握住了她的手。

 「桐島君?」

 看了下牽住的雙手,早坂同學雙目睜圓。

 「……這怎麼說呢。就是我想再試試多看效應的效果吧」

 「嗯。所以呢,有效果嗎?」

 「我也不知道。就是身體有點熱。總感覺連我都熱起來了……」

 「我好像挺喜歡這樣的」

 早坂同學就這樣握著我的手,靠在我身上。

 「效果,應該是有的」

 這份倚靠的重量以及傳來的熱度。

 在我身側,能感受到早坂同學的存在。這不是印象與標籤那種感覺。

 「被其他人知道我做這種事的話,一定會嚇一大跳吧……」

 「算緋聞了吧」

 她現在擺出了絕對不能在教室裡展示的撒嬌表情。

 「其實我以前就想和桐島君貼貼了」

 她邊說著邊帶著紅透的臉,高興地向我蹭來蹭去。彷彿很享受與我的感觸,握著我的力道時強時弱。

 「幸好我一直在發熱」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能被桐島君溫柔對待啊」

 她把整個臉和身子都緊緊貼著我。

 「你故意的吧」

 「等我恢復了,就要做更多更多危險的事」

 「我說啊」

 「因為我,不是個乖孩子」

 我扶著患了熱感冒的早坂同學送她到家。雖然她看上去很不舒服,但還是嘿嘿嘿地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在外人看來,就像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和一個路人長相的男生在交往吧。確實我和她說是情侶,這樣看也沒錯。

 但是,我們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其實我有其他喜歡的人,早坂同學是我的備胎。

 早坂同學也有其他喜歡的人,我是她的備胎。也就是說——

 我們都不是對方的本命,而是作為備胎交往著。

第1話 備胎與本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