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截稿日之前,DIY的進度特別快

第一卷  截稿日之前,DIY的進度特別快 「對了,愛結妹妹的房間裡沒有置物架呢。」

 愛結來到光家已經過了兩星期。

 某一天,光看到愛結將讀完的幾本漫畫一併放回倉庫房時,這麼說道。

 「啊,是,沒有呢。」

 愛結和室房裡的傢俱,只有矮桌&和室椅、電視櫃&電視。

 房間有壁櫥,因此收納空間本身是足夠的,不過書或小東西等各種雜物都分別收在亞馬遜的紙箱裡,要拿取都很不方便。

 「還是要有個置物架比較好啊。」

 「就是啊。」

 愛結也真心同意。

 除了不方便之外,單調的房間也讓她有點坐立難安。

 「那我們來買吧,還是要自己做?」

 「自己做?」

 愛結反射性地問,光微笑著說:

 「自己做置物架,就是所謂的DIY。」

 「DIY。」

 她聽過這個詞,記得這個詞是一種「假日做木工」的都會風講法。

 「做架子這麼容易嗎?」

 「要做抽屜或者正式一點的有門櫃應該還是要費一番功夫,不過簡單的架子馬上就做得出來喔,家裡也有全套工具。」

 「所以老師自己做過傢俱嗎?」

 「老實說工作房的桌子就是我自己做的。」

 光語帶驕傲地說,愛結聽了很驚訝。

 光房裡的工作桌看起來非常厚實,就像(愛結心目中)一流企業社長室的桌子,她一直以為是什麼不得了的高級品。

 「倉庫有幾個架子也是我做的喔。」

 倉庫房有形形色色的架子,鋼板層架、木架、有門櫃等等,可是沒有一個品質是遜於市售品的(Agnus:台版原文為「可是沒有的品質一個是遜於市售品的」,應該是審稿疏漏,故此修改。)。

 「真的好厲害喔,可是為什麼要特地自己做呢?」

 市售的好傢俱光應該是要多少都買得起吧。

 「理由跟我做菜或做模型一樣啊,基本上一部小說需要好幾十天才能完成,因此寫小說時就會莫名想要從事一些短時間能獲得成果的活動。」

 「也就是逃避現實嗎?」

 結果光有點不開心地說:

 「DIY這個創作活動兼具轉換心情和改善生活環境的好處,是很符合效益的。」

 愛結隨便敷衍了幾句「好好好」,接著說:

 「不過自己的架子自己做,感覺好像滿有趣的……」

 光聽了之後微笑道:

 「那就決定了,我們趕快來選要做哪一種置物架吧。」

 *

 在確定要自制愛結房的置物架後,優佳理馬上在工作房的電腦開啟傢俱設計用的軟體,打算畫櫃子的3D模型。

 「這裡面你喜歡哪種置物架?」

 優佳理用圖片搜尋『櫃子』,把畫面給愛結看。

 愛結仔細盯著螢幕,不斷上下滑動,比較搜尋結果中的置物架照片。

 「輕鬆一點憑感覺選就好,要是覺得不太對,到時候再做個新的就好了。」

 優佳理喜歡買也喜歡自制傢俱,常常一時衝動就會多出很多傢俱,她當然會愁無處可放,不過通常不管是市售品或自制品,她都會毫不猶豫地處理掉。

 「呃……那……這個感覺好像滿有設計感的。」

 愛結指著由多個正方形框架組成的架子,最邊邊是第一階,緊接著是第二階,接著是第三階,呈現階梯狀。

 「喔?是家裡沒有的類型呢。」

 優佳理對於置物架的首要要求就是收納空間,因此不太選擇這種以室內裝飾為重、保留空間上留白的設計。

 「呃,這個不行嗎?」

 愛結略有不安地詢問,優佳理笑著說:

 「沒有,偶爾做做這種的也不錯,做法和一般的架子大同小異,要是你東西變多了,再做新的就好。」

 優佳理講完馬上就用軟體設計出置物架的3D模型。

 「好厲害……很專業呢。」

 愛結看著畫面發出感嘆。

 「這是DIY用的軟體,用慣就會很簡單。」

 這是優佳理為了做正式的有門櫃而安裝的軟體,她常常設計一些不打算做也沒力氣做的複雜傢俱當玩樂。

 「軟體也有很多種呢……」

 「除了傢俱,我也有裝用來畫居家3D模型的建築用軟體喔。」

 「咦?房屋也可以自己搭建嗎?」

 「怎麼可能啦。」

 優佳理苦笑著說:

 「以前我看了部日劇,主角是個設計師,我覺得很有趣就買了,這不是給外行人而是給專家用的,所以算是個有點奢侈的玩具,但是要是有小說登場人物住家的3D模型,在許多方面都很方便。」

 「喔……」

 愛結點了點頭,看起來卻是聽不太懂的樣子,優佳理露出苦笑,同時繪製置物架的模型。

 沒過多久,就畫好正方形框格排列成階梯狀的置物架模型了。

 「這種感覺怎麼樣?各框格的尺寸是34×34,深30公分,剛剛好可以容納A4檔案夾。」

 優佳理翻轉3D模型,詢問愛結的意見。

 「啊,好……我覺得很棒……這個真的有辦法自制嗎?」

 「就說這個設計不難所以沒問題啦,啊,對了,你想要什麼顏色?」

 「顏色也可以自己塗嗎?」

 優佳理對訝異的愛結點頭說:

 「可以塗自己喜歡的顏色才是自制品的精髓啊。」

 「這張桌子也是你塗的嗎?」

 愛結指了指優佳理的工作桌。這張厚重的桌子很像是古董品,沒想到這也是優佳理自制的。

 「這個叫著色劑,木材會吃進這種塗料,然後讓木紋清楚保留下來,當然也可以用塗料把木紋全部蓋掉,或者用金屬塗料,塗完會很有金屬感,還有在暗處會發光的塗料、可以吸磁鐵的白板塗料。塗完之後想寫字或畫畫都可以,有無限的可能呢。」

 「嗯……」

 愛結沉吟著陷入了思考之中。

 「總之塗裝的事我們到店裡再決定吧。」

 *

 光帶著愛結來到前幾天來過的東急手創館。

 她們按照傢俱設計軟體畫出的設計圖購買木材,並且請店家幫她們照設計圖上的尺寸裁切。

 等待裁切的時間,她們在塗料區思考塗裝。

 愛結看著列印出的置物架完成圖發揮想像力,最後決定整體要塗成粉紅色,然後再用藍色的螢光塗料在上面作畫。

 「怎麼樣,老師?」

 她戰戰兢兢詢問光對於自己的顏色設計有什麼想法,光笑說「還滿avant-garde(前衛)的,不錯啊」。

 雖然不知道avant-garde是什麼意思,但愛結暫時鬆了一口氣。

 買了塗料和清漆,領取加工完成的木材後,她們就回家了。

 愛結換上了學校運動服,光則是換了連身工作服,以免做木工時弄髒衣服。最近有很多好看的女用連身工作服,穿著貼身豔黃色工作服的光,模樣有點妖嬈。

 換好衣服後,她們把材料與工具拿到天台上,終於要開始做置物架了。

 「先把木材表面拋光喔。」

 光說完拿起一個熨斗形狀的機器。

 「這是什麼?」

 「是磨砂機。」

 「抹殺?」

 「不是抹殺,是磨砂,也就是電動的砂紙。」

 「連這種工具都有……」

 雖然說最近愈來愈多漂漂亮亮的女生都喜歡DIY,不過擁有這種工具應該已經算是非常講究的了吧。

 操作這個機器不需要什麼技術,光教了使用方法後,愛結也用磨砂機幫木材拋光。比起砂紙,用磨砂機輕輕鬆鬆就能把木頭拋得更光滑,拋出來的粉塵也會自動吸收,非常方便。

 所有木材都拋光後,要精準測量釘螺絲的位置做記號,然後鑽出鑽孔(釘螺絲用的孔,略小於螺絲直徑)。

 光先用電鑽鑽了幾個孔當示範,然後把電鑽交給愛結。

 「小心不要鑽歪了。」

 「我、我知道了。」

 木板固定在工作台上,她從上方緩緩把電鑽的前端靠近記號處,食指使力按下開關,高速旋轉的鑽頭三兩下輕輕鬆鬆就穿過木板了。

 「呼……」

 「鑽得很漂亮呢。」

 愛結鬆開食指,拔出電鑽吐了口氣,光對她微微一笑。

 所有的鑽孔都打好後,光把電鑽的鑽頭換成螺絲起子頭。

 她們照設計圖塗上木工膠、鎖上螺絲後,把木板和木板貼合在一起。

 「有兩個人在,就有一個人可以幫忙固定住木板,做起來輕鬆多了。」

 光笑了笑,俐落地用電鑽鎖上了螺絲。

 她們不到十五分鐘就把置物架組裝好了,電腦繪製的3D模型木架已經大功告成。

 「哇……」

 愛結大為讚歎。

 自己真的做出了那種會放在店裡賣的置物架,太厲害了,而且需要的時間比想像中少很多。

 「我以前對假日木工的印象,一直是要拿鋸子和槌子土法煉鋼耶。」

 「偶爾也是會用到鋸子或鐵錘啦,可是新手最好是湊齊整套電動工具,不然很容易半途而廢。」

 「原來如此……」

 愛結以為自制傢俱有很大一部分的意義是在於省錢,不過這種嗜好也許更適合有財力的人吧。

 「好,這個用來擺放小東西或玩偶是沒問題了,不過如果要當書架的話,我擔心強度會不太夠。要用鐵片加強一下嗎?雖然會沒那麼好看。」

 「啊,好。」

 愛結對光的提議表示同意。

 她本來就打算要放食譜書、雜誌和漫畫,姑且還有一些考試的參考書。

 「我知道了。」

 光從倉庫房拿來L字型和T字型的補強鐵片,用小螺絲把鐵片固定在架上。

 「這樣就好了,再來終於要塗裝了。」

 光手上還拿著電鑽,就直接用手背抹去了額頭上的汗水。

 「感覺這樣也可以算是完成了吧……」

 說是會沒那麼好看的鐵片,裝上後反而也像是設計上的亮點,想到要以自己的品味為置物架上色,她就有點卻步。

 「現在直接塗上一層清漆也可以算是做好了,可是這樣就只是參考搜尋結果中的架子做出的劣等複製品,要自己上色才特別啊。」

 聽到光的堅持,愛結也下定了決心。

 「……我知道了,我試試看。」

 她們在地上鋪了報紙,一起把置物架抬到報紙上。

 光把在東急手創館買的粉紅色噴漆交給愛結。

 「一開始要搖一搖,然後先在報紙上試噴。」

 「好。」

 她照著光所說的,先搖了搖噴漆瓶然後往地上噴,鮮豔的粉紅色塗料附著在報紙上,散發出刺鼻的稀釋劑臭味。

 「好像沒有問題,那就正式來吧。」

 「好!」

 愛結點頭,放膽從置物架側面噴了噴漆。

 白蒼蒼的木頭色轉眼之間就被染成了粉紅色。

 這個樣子有點……不對,是超級爽快的。

 「嗯嗯,感覺不錯。」

 光笑咪咪地說。

 *

 置物架內側也噴完漆之後,兩人先回室內等噴漆乾,然後吃了有點遲來的午餐。

 她們玩了某款烏賊的遊戲兩小時左右打發時間,然後再次來到天台,優佳理問:

 「所以你決定要畫什麼了嗎?」

 雖然是愛結提議說要把整個架子塗成粉紅色,然後用螢光塗料作畫,可是用餐時她們發現了一個問題。

 一來是愛結並不是很會畫畫,二來是優佳理雖然還滿會畫CG或油畫的,可是沒有底稿直接用塗料畫畫對她來說還是很困難的。

 優佳理心想,這樣一來她們就只能畫星星、愛心、骷髏這種簡單的形狀了,不過……

 「……掌印怎麼樣?」

 愛結不是很有信心地問。

 「掌印?」

 「直接把我和老師的手掌印上去。」

 「原來如此,這樣不但簡單,而且是獨一無二的圖案呢。」

 「那就掌印吧!」

 愛結欣喜萬分。

 「可是你要我的掌印嗎?這是你房間的置物架耶。」

 「怎麼這樣說?這幾乎都是老師做的,一定要有老師的掌印!」

 面對莫名強硬的愛結,優佳理苦笑道:

 「我知道了,那就一起印掌印吧。」

 「好!」

 她們說好優佳理印在第三階的側板,愛結印在第二階的側板,然後就開始準備螢光塗料和毛刷。

 「愛結妹妹,手伸出來。」

 「好、好。」

 愛結伸出右手,讓優佳理用毛刷在她掌心刷上塗料。

 「~~!好癢喔。」

 優佳理也在自己的左手上刷滿塗料,接著兩個人一前一後包夾在架子兩側。

 「那就──預備!」

 優佳理一聲令下,兩人同時把沾滿塗料的手貼在側板上,過了幾秒就放手。

 她們的藍色掌印很清楚地印在側板上。

 「成功了!」

 愛結的語氣很雀躍,優佳理也笑了笑說「是啊」。

 她們心滿意足地盯著掌印看了好一會兒,才趕忙去洗臉檯用嬰兒油洗掉滿手的塗料。

 等掌印乾又等了兩個小時,最後她們一起分工塗上清漆,晚餐飯後才把架子從天台搬進客廳。

 她們在明亮的房間裡從各個角度觀察置物架,雖然有些地方看起來不太均勻,可是不均勻本身也造就了另一番風味。

 愛結一臉陶醉地凝視著置物架,看來她應該很滿意。

 「喜歡嗎,愛結妹妹?」

 「喜歡!」

 愛結笑容滿面地點頭,接著問道:

 「可是真的沒關係嗎?做個架子一天就沒了……」

 「沒關係啊。」

 其實很有關係。

 《每個人都不同,每個人我都喜歡》本週連載的截稿日是今天,可是她還寫不到一半,因此她才會想要做DIY來逃避現實、轉換心情。

 如果不是在截稿日前發現愛結房間裡沒有架子的話,優佳理應該會網購或在傢俱店買個市售商品了事。

 「我自己大概一輩子都做不出這種風格的架子,好開心喔,謝謝。」

 優佳理是真心這麼想,愛結聽了飛紅了雙頰,有點不好意思。

 「那我們趕快把置物架搬進你房間裡吧。」

 「好!」

 她們抬起置物架,擺到愛結房裡的牆邊──

 「啊……」

 優佳理露出了僵硬的笑容。

 榻榻米配紙門,窗戶也是紙窗,內牆是砂牆,壁龕上有掛軸,然後是木紋質感的矮桌。

 愛結的房間是典型的和室,優佳理卻完全沒考慮到。

 在風格沉穩的和室裡,一個粉紅色的螢光藍掌印置物架,真是格格不入到令人錯愕。

 「……該怎麼說呢?超級……搶戲的。」

 愛結也苦笑著說出感想。

 「抱歉……我該注意到的,我們明天重塗別的顏色?還是換一個不同的置物架?」

 聽到這番話,愛結露出了滿心詫異的表情,她說:

 「完全不需要啊!」

 「咦?」

 「這種超級搶戲的感覺不是正好嗎?該說是存在感滿點?還是一種我行我素的瀟灑?反正我覺得很可以啊!」

 愛結極力地解釋,讓優佳理聽得一愣一愣的。

 她好像不是顧慮到優佳理的心情才這樣說,她是真心覺得,在和室裡放這種置物架有何不可。

 「原來如此……確實在和室裡那種躍動感更明顯呢。」

 「對!」

 愛結笑咪咪地點頭,優佳理也自然地露出了笑容。

 優佳理再次專注地端詳起置物架。

 她和愛結一起做了置物架,還印了掌印。

 以前不管是自制品或市售品她都可以說丟就丟,而儘管這個置物架與過去自制的傢俱相比,絕對不能說做得有多好,她卻想把這個置物架永遠留在家裡面。

截稿日之前,釣魚的進度特別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