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截稿日之前,介紹房間的進度特別快

第一卷  截稿日之前,介紹房間的進度特別快 在吃完早餐、洗完碗盤後,光為愛結介紹她的家。

 這棟華廈有地上五層和地下一層樓,地下一樓到四樓各有三戶,每戶格局都是1LDK,而頂樓五樓就只有光一戶。

 光家的格局是有一體化的客餐廚、洋室三間、和室一間,然後是浴室、廁所和屋頂天台。

 洋室分別是光三坪的創作房、四坪的臥房兼嗜好房,另一間四坪的幾乎成為堆放東西的倉庫。

 愛結一走進這間倉庫房,頓時啞然失聲。

 房裡有好幾個幾乎要碰到天花板的高大層架,上面堆滿了書、遊戲機、桌遊、CD、藍光光碟、塑膠模型、玩偶、攝影機、人偶、民間工藝品、玻璃精品、陶器、工具箱、化妝箱、畫材、手工藝用品、運動用品、美甲工具包等各式各樣的物品。

 雖然基本上是有照分類來收納,但是實在太混亂了,很難想像這個家只住了一個人。

 比較像是年齡、性別、個性完全不同的五個兄弟姊妹一起在使用這個空間。

 「……這些全都是老師的東西嗎?」

 「是喔~」愛結一本正經地詢問,光輕輕點頭同意。

 「順帶一提,那邊的步入式衣櫃裡有放正式禮服、cosplay道具和露營、釣魚工具。」

 「該怎麼說?真是……興趣廣泛啊。」

 愛結半是驚歎半是錯愕,光苦笑了一下說:

 「這些全是我用來找小說題材和轉換心情用的,只有三分鐘熱度啦。這裡沒放什麼重要的東西,你有興趣的話隨便你用。」

 「啊,好……謝謝。」

 愛結以前熱衷過的東西頂多只有空手道,這裡的物品對她來說幾乎都屬於未知的領域,光是思考要選哪一個來嘗試,一天就過去了吧。

 「對了,我擅自把愛結妹妹的房間安排在和室的客房了,你會比較想要洋室嗎?那你就要用這個房間……」

 「不、不會,和室就好了!」

 把這個房間的東西搬去和室感覺會是一大工程。

 接著她們來到屋頂天台。

 佔了用地面積三分之一左右的天台中,有張很新潮的花園桌、兩張椅子和不鏽鋼曬衣架,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非常寬敞。

 「哇~好棒喔……!」

 愛結想都沒想就衝到天台邊緣眺望風景。

 五樓並不是特別高,不過因為周圍很少高樓大廈,所以放眼可以看到很遠的地方。

 她看到整齊的街道、路上行走的路人,稍遠的地方還有個綠意盎然,看起來很大的公園。

 她從新聞和連續劇中想像出來的東京是很雜亂無章的,但是這個高級住宅區完全不同於想像,是個安靜又優雅的街區。

 從今天起,我就要在這裡生活了──

 她一方面很慶幸自己離家出走,一方面也開始不安,自己真的有資格住在這種地方嗎?

 「你看到了什麼有趣的東西嗎?」

 光來到她身邊問她。

 「沒、沒有,不過……景色真好呢。」

 「是嗎?」光歪歪頭。

 這種景色對光來說應該很稀鬆平常,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吧。

 「請、請問……老師。」

 「怎麼了?」

 「小說家……這麼、呃……賺錢嗎?」

 愛結問了從昨晚來這個家之後,就一直很好奇的問題。

 「嗯……很暢銷的作家就會非常賺吧,應該滿極端的。」

 光爽快地回答,沒有覺得愛結的問題有所冒犯。

 「那海老老師是很暢銷的那邊嗎?」

 「嗯~我也不太清楚出版界整體的情況,跟布蘭奇希爾文庫合作的作家中,我應該是上偏下或中偏上吧。」

 光沒有自謙的意思,只是平鋪直敘陳述客觀事實。

 「中偏上……時薪五十三萬圓……」

 愛結震驚地嚥了口水,光聽了卻一臉詫異地反問「五十三萬圓?」,看到光的反應,這次換愛結困惑了。

 「咦?因為昨天老師說換算時薪是五十三萬圓啊……」

 「啊啊,那是開玩笑的啦。」

 「咦咦!?」

 光大方坦白,讓愛結大吃了一驚。

 「你真的相信啦?抱歉抱歉……噗噗。」

 光道歉的同時,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又不是我的錯……業界的事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愛結紅著臉噘起嘴接著說:

 「……不過應該是暢銷到能讓你住在這麼厲害的地方吧。」

 「嗯……勉強一點的話不是住不起,可是我不會想自己出錢租這個房子耶。」

 「咦?」

 愛結歪歪頭,不知道光是什麼意思。

 「我家很有錢。」

 光直截了斷地說,語氣完全沒有半點保留或心虛。

 「我爸是大公司的社長,兩個哥哥和兩個姊姊也都是集團企業的社長,這個房子是經手房地產的大哥給我的。我拜託他說『我想要自己住,哥哥給我一間房~』,他就說『好啊~』,給了我這個家。」

 光說得有點害臊和俏皮。

 「他手上也有高樓大廈和透天厝,可是住大廈上下樓感覺很花時間,透天厝我自己住又太大,所以想說這裡就好。」

 ……開口說想要一間房,就能輕鬆得到高級華廈的一層樓,光是出生在這種家庭。

 大富豪社長的千金不只存在於劇中世界,現實中也存在啊。也對啦,既然大富豪社長真實存在,社長女兒一定也存在於某個地方,只是現在這個人正巧在自己眼前而已。

 既是大美女,又是有錢人家千金,她本身還是受世人認可的職業小說家。

 從她講家和哥哥姊姊的口氣來看,他們家人的感情一定也很好吧。

 光與逃學逃家的少女也太南轅北轍了,就連把兩人相提並論都顯得無謂又自以為是。

 唉──好遙遠啊,實在太遙遠了。

 惆悵的痛楚燒灼著愛結的心。

 「啊,對了!」

 無從察覺愛結心事的光突然高聲說。

 「什麼?」

 「今晚就在這裡吃晚餐吧。」

 「這裡?」

 光笑吟吟地說:

 「嗯,其實我昨天晚上就打算在這裡吃烤牛肉喝葡萄酒了,是京姊害我的計畫泡湯,雖然這邊的夜景沒什麼好看的,不過星星可以看得很清楚喔。」

 「……」

 在寬敞又有設計感的天台上,看著星空與光共進晚餐。

 愛結覺得這個主意非常好。

 「……很棒啊,那我會更努力做晚餐。」

 「嗯,我很期待喔。」

 一無所有的自己突然鴻運當頭了,不過她現在就先接受這一切吧──

 *

 「好,那我再確認一次喔。」

 介紹一輪家裡之後她們回到客廳,海老原優佳理對愛結說明工作內容:

 「嗯~走廊、客廳和廚房地板基本上有掃地機器人會清,所以只要偶爾掃掃角落的灰塵就好。我的工作房和臥房不需要掃除,倉庫房兩週用吸塵器吸一次就好,玄關和屋頂天台的部分只要你覺得好像有點髒就大致清理一下吧。廁所的話……一週一次左右?要是有很明顯的髒汙就隨時清理。唯獨浴室要麻煩你每天打掃喔,然後你的房間就讓你自己決定……打掃的部分大概是這樣吧。」

 「我、我知道了。」愛結點點頭。

 「還有就是洗衣服、備餐和收拾餐具,菜色基本上交給你決定,我沒什麼食物過敏,餐費你也完全不用擔心,不過希望你注意一下熱量。衣服的部分,天台上是有曬衣架啦,不過我的滾筒洗衣機可以洗脫烘一次完成,所以應該不太需要曬衣服。」

 「我知道了。」

 「嗯,打掃、洗衣服、煮飯──這些就是你的工作,只要這三樣你都記得做,剩下都是你的自由時間。」

 「咦?」

 愛結驚呼了一聲。

 「嗯?有什麼問題嗎?」

 「呃……」

 愛結戒慎恐懼地低著頭抬眼看優佳理。

 「小京要我監視老師,要你好好工作耶……」

 「這個你可以直接忘了。」

 「咦!?」

 笑咪咪的優佳理口氣很堅決,愛結聽了瞪大眼睛。

 優佳理帶著更深一些的笑意,柔性施壓:

 「你的僱主不是京姊是我吧?我說好不就好了嗎?」

 「可、可是我是受小京之託才會來這裡工作的……她還說要是你想開溜可以打爆你的鎖骨……」

 「喔喔,京姊竟然說這種話……」

 優佳理的笑容凝結,她繼續說:

 「沒關係啦,愛結妹妹,你不用監視我我也會好好工作的,相信我嘛。」

 她直勾勾地看進愛結的眼底,以一本正經的表情和語氣勸說。

 愛結紅著臉撇開了視線。

 「可、可是昨天不就是因為你沒有好好工作,小京才會來你家嗎?」

 愛結的指控正中要害,可是優佳理完全不為所動,接著說:

 「我確實拖到稿了,這一點我承認……可是作家的工作可不是隻有寫小說啊。」

 「咦!?」

 「實際坐在電腦前寫小說的時間,在作家整體工作中反而只佔少少的幾%而已。」

 「咦咦?什麼意思?」

 優佳理板起臉來,對被混淆的愛結說明:

 「寫小說最需要的是新刺激啊。」

 「新刺激嗎?」

 「對,最好懂的例子是外出取材或查詢需要的資料,除此之外,有些事情乍看之下與工作無關,可是要培養我的感受力,還是需要讀讀書、玩玩電動、看看電影。就算前往與小說舞台無關的地點旅遊,說不定能當成自己未來作品的參考,不是嗎?」

 「這樣說……也沒錯……?」

 「就是啊!」

 光語氣堅定地強調,接著又說:

 「還有健康管理當然也是重要的工作啊,想要調整身心狀態,就必須玩耍、吃美食、喝酒,睡覺讓大腦與身體休息當然也很重要。總地來說,小說家二十四小時正常地活著就是在勞動了!」

 「活、活著就是在勞動……!?」

 如此衝擊性的發言讓愛結聽得目瞪口呆。

 「對,現在在這邊跟你講話,對我來說也是在認真工作喔。理論上只要我是小說家,我就不可能處於沒在工作的狀態,所以完全沒必要監視我,怎麼樣?懂了嗎?」

 愛結的表情看起來是不太能接受,但她還是點頭說「……好……我知道了」。

 呵呵,太好唬了。

 如果是京或其他身經百戰的編輯,一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說「你講一堆歪理唬爛我就是想逃避工作吧,鎖骨接招!」,可是愛結果然還是個孩子啊,這麼輕易地就被收服了,真是可愛。

 就在優佳理在內心暗自竊笑時,愛結拿出手機開始輸入什麼東西。

 「嗯?你在做什麼?」

 「我先跟小京確認一下。」

 愛結說完給優佳理看了手機的螢幕,LINE的訊息輸入欄中寫著:

 『作家只要活著就是在勞動嗎?』

 「等、等等,不要送……」

 優佳理慌慌張張想制止愛結,但是愛結一個按鍵就把訊息傳給京了。

 「啊啊!?」

 訊息馬上變成已讀狀態,京立刻就回覆了。京這個時間還醒著,代表她從昨晚到現在都沒睡在工作吧。

 「……」

 愛結不發一語,把手機畫面拿給優佳理看。

 『你替我打爆那個蠢貨的鎖骨。』

 優佳理想到京火冒三丈的樣子,全身都冒出了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