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截稿日之前,早餐的進度特別快

第一卷  截稿日之前,早餐的進度特別快 隔天早上七點。

 房外傳來的鳥鳴聲讓白川愛結醒了過來,她不知道這些鳥具體的名稱,但是可以清楚聽到好幾種鳥鳴。

 她睜開眼睛,頂著昏昏沉沉的腦袋從被褥中起身打量四周。

 這是小說家•海老光──她的本名是海老原優佳理──住的公寓的其中一個房間。

 四坪大和室裡的日用品,除了愛結睡覺時用的被褥,就只有一張小小的桌子與和室椅。這個房間是讓客人留宿用的,以前主要是光的責任編輯,也就是愛結的堂姊白川京在使用,她都在這裡徹夜等光的稿子。

 從今天起,這裡就變成愛結生活起居主要使用的房間了。

 可能因為幾乎是空無一物的狀態,所以感覺比愛結老家自己的房間更寬敞。

 雖然是透過京的介紹,可是昨天才剛剛見到光,真的可以讓她收留自己嗎?而且她還像女神般美麗──

 「……!」

 愛結腦中再度浮現幾個小時前在浴室見到的光的裸體,她趕忙將這個畫面從腦中拂去。

 光收留愛結是因為她們都是女生,要是自己對她有所遐想的事被她知道了,一定會被趕出去吧。

 要提高警覺,不讓自己的情感流露出來,冷靜,保持冷靜。

 「呼……」

 愛結調整呼吸,站起身拉開和室的拉門,身上還穿著當睡衣用的T恤和高中運動服。

 和室與打通的客餐廚相通。

 打開拉門的瞬間,剛剛聽到的鳥鳴變更得大聲了,愛結這才發現鳥鳴聲不是來自窗外,而是來自客廳。

 難道家裡有鳥巢之類的嗎?

 她驚訝地抬頭,看來看去才注意到,她聽到的鳥鳴是從天花板照明的喇叭傳出來的。

 在愛結老家,只要早上開窗,就會聽到吵死人的麻雀叫聲,竟然有人要特地用喇叭播放鳥鳴聲……

 「不愧是東京……」

 跟我們死鄉下就是不一樣。

 愛結情不自禁地讚歎。

 「東京怎麼了?」

 「呀!」

 突然有人說話,嚇了她一跳。

 一看之下,才發現這個家的主人──海老光從客廳沙發上緩緩起身看著她。

 「早安,呃…………你是白川、愛結?」

 光慢慢站起身來,睡眼惺忪地看著愛結,笑著問早。她的水藍色睡衣很可愛。

 「早、早安──」

 愛結慌慌張張問了早,思考自己該怎麼稱呼她,「海老原小姐」、「優佳理小姐」、「海老小姐」、「海老老師」、「光小姐」、「光老師」……啊啊睡衣真的好可愛。

 最後她放棄叫名字了。

 「……請問你是睡在那裡嗎?」

 「嗯,我好像在京姊走了之後,一沾到葡萄酒瞬間就睡死了。」

 仔細一看,沙發前面的客廳矮桌上確實有一個紅酒瓶和玻璃杯,杯中還剩下一點酒。

 「呼啊啊啊……」

 光打了個很大的呵欠,然後用手機停止喇叭播放的鳥鳴聲。

 「為什麼要放鳥鳴……?」

 聽了愛結的問題,光輕輕苦笑著說:

 「這一帶早上的麻雀聲很吵,還有烏鴉之類的。我不太喜歡這些聲音,所以設定每天早上七點隨機播放其他鳥的鳴叫聲,跟外面的鳥打對台。」

 光邊說邊打開了房間小窗的縫隙,愛結熟悉的吱吱喳喳聲灌滿了整個房間。都市也有麻雀存在,真是可恨的麻雀。

 「該不會是喇叭吵醒你了?抱歉啊。」

 光關上窗這麼詢問。

 「沒、沒有,我平常更早起。」

 「對喔,你是高中生嘛。」

 「咦?啊,對……」

 愛結尷尬地撇開了眼睛。

 光從京那裡聽說了多少愛結的事呢?愛結本來就沒有把詳細經過全部告訴京,不過光應該至少會知道她是「逃家的鄉下高中女生」。不可能有人會歡迎這種顯然就是會製造麻煩的人住在自己家,我果然是個麻煩嗎──

 「那既然都起床了,就請你立刻來做個早餐吧。」

 光絲毫沒發現愛結內心的糾結,開朗地說。

 「做早餐嗎?」

 光點頭「嗯」了一聲說:

 「這是愛結妹妹第一個工作喔,京姊也說了,你廚藝很精湛對吧?我很期待待會能吃到什麼美味的早餐呢,呵呵。」

 看到光作弄人的笑容,愛結慌張了起來。

 「期、期望不要太高喔……呃,你想吃什麼呢?」

 「什麼都可以,有什麼食材或調味料都隨你用,簡單的東西就好。」

 自由、簡單、什麼都可以。

 老實說,這是最棘手的要求了。

 希望能有更具體的指令……愛結話還沒說出口,就突然恍然大悟。

 光自己也會下廚,她一定很清楚「什麼都可以」這種要求是最麻煩的。

 而她依然提出了這樣的要求,代表這可能是場測驗,用來看出愛結有沒有能耐在這個家擔任廚師。

 「……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

 愛結緊張地吞了口口水,走向廚房。

 這個中島式廚房比老家的廚房更乾淨氣派,爐火有三口,不是IH爐而是瓦斯爐,這點讓愛結稍微鬆了口氣,因為她沒用過IH爐。調理台和水槽都很大,多幾個人來煮東西也不會侷促,她忍不住幻想起自己與穿著圍裙的光肩並肩做菜的樣子。

 這裡用的是家庭號的大型冰箱,旁邊放了葡萄酒櫃。打開冷藏室,裡面的調味料有蕃茄醬、美乃滋、沙拉醬和烤肉醬,還有某某醬(看不懂的漢字)、某某醬、某某醬和某某醬,飲料類的果汁和酒種類豐富,可用的食材卻少之又少,而且完全沒有蔬菜。

 接著她打開冷凍庫,冷凍庫與空蕩蕩的冷藏室正好相反,這裡被肉類、海鮮、白米、冰淇淋、冷凍食品等各式各樣的食品塞得滿滿的,但是依舊沒看到蔬菜。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冷凍……」

 愛結忍不住喃喃自語。

 「哈哈哈,又是故鄉稅(譯註:日本縮小城鄉差距的制度,可以指定地方政府進行捐款,除了能抵稅,也會收到當地政府的回禮。)又是網購買了太多東西,我自己實在消化不完。」

 不知不覺間,光站到了中島式廚房的另一邊看著她。

 ……用冷凍庫的食材應該做得出很高級的料理,可是早餐就吃什麼牛排、鯛魚或螃蟹好像有點誇張,所以她先關上冷凍庫,決定以後再說。

 接著她看了廚房下方的櫥櫃,找到各式各樣的調味料和辛香料。除了愛結常用的鹽巴、胡椒、味精和創味上湯,還有松露鹽這種高檔貨。除此之外,還有各種知道名字但不清楚差在哪裡的羅勒、迷迭香、香菜等香草類,以及薑黃、小豆蔻、葛拉姆馬薩拉等香料類,她只知道這些是做咖哩的香料,但從來沒真的用過。

 這裡的廚具也是應有盡有,有幾個不同大小的鍋子與平底鍋、幾把不同用途的菜刀,杓子、鍋鏟這些基本款都很齊全,另外還有幾個用途不明的工具。

 她拿起其中一個神秘器具詢問光,那是前端附了一個圓杯的金屬棍。

 「請問……這是什麼?」

 「那個?呃,我記得是敲開蛋殼的器具。」

 「……敲開、蛋殼的、器具……?」

 愛結跟著複述了一次,她從沒想過敲開蛋殼需要用到器具,不愧是東京人。

 「呃,那這是什麼?」

 「把水煮蛋切片的器具。」

 「……用菜刀不就好了嗎……?」

 「用這個只要一次就切好了喔。」

 「原來如此……真是方便……呢?」

 「不過如果把拿出來又拿去洗的工夫也納入考量,直接用菜刀還更輕鬆呢。」

 看愛結一臉不解,優佳理也直言不諱。

 「呃,那這個是?」

 「是可以輕鬆分離蛋黃和蛋白的高科技產品喔。」

 「喔~」

 這個可能還算方便吧,但問她是不是真的非常需要,好像也不是。

 還有很多搞不清楚是什麼的工具,不過再問下去會沒完沒了,所以她就此打住了。

 愛結重新回到冰箱前面思考,要做什麼樣的早餐才能滿足光的期待呢?

 「嗯~~~~……」

 「呵呵……」

 愛結髮現光一臉微笑地盯著沉吟煩惱的自己看,紅著臉說:

 「有人看著我我會不自在耶。」

 「是嗎?那我去那邊等著,我肚子餓了,麻煩你快一點囉。」

 「我、我知道了。」

 *

 看愛結有些逞強的樣子,不知道她行不行。

 海老原優佳理坐在客廳沙發上用平板看新聞網站,同時留意身後開始作菜的愛結。

 管他什麼食材或廚具,她只要隨便選用,快點做出簡單的食物就好了。就算再不濟,只有生蛋拌飯或烤個吐司也無所謂。

 ……反正優佳理也沒有多期待。

 雖然京說她的廚藝精湛,但是優佳理不覺得區區的高中女生能做出什麼高品質的料理。

 優佳理平常不太會在飲食上花費自己的時間與勞力。

 她有時候會突發性地做出像昨天的烤牛肉那種精緻的料理,可是平常吃飯她基本上都是選加熱食品或超商便當這種懶人食物。她之前曾經突然想做正統的中式料理和咖哩而買了一堆調味料和辛香料,但是用過的次數也屈指可數,反正最近便利商店的中式料理和咖哩都滿有水準的。

 話說,她也好久沒看到敲蛋器了(忘記正式名稱是什麼了)。

 水煮蛋的切蛋器和蛋黃蛋白分離小弟(暫時這樣稱呼)也是買了之後根本沒在用,老實說她差點就忘了這些東西的存在。

 優佳理從以前就莫名喜歡這種只有一個用途,而且這個用途還可有可無的器具。就算她沒有需求,也會忍不住買下來。

 這種東西被製造出來的目的只有一個,也只為了發揮這個功能而存在,就算沒人使用而被遺忘了,它仍然不會有怨言、不會多想,只會痴痴等待自己出場的機會。

 她偶爾會很羨慕這種沒有選擇餘地的存在方式。

 ……因為要是隻會做一件事,就不會迷惘自己的人生路該怎麼走了。

 *

 煩惱來煩惱去,最後愛結做的早餐,還是她在老家常做的菜色。

 主食是白飯(把冷凍庫裡分裝成一餐一餐份的白飯拿去微波加熱),配餐是海帶豆腐味噌湯、煎蛋卷、芝麻炒小魚乾香松、燉雞肉,以及加了豆腐、魩仔魚、梅子和海帶的沙拉。

 其實她本來還想做蔬菜類料理,可是既然沒有蔬菜,只能無可奈何地讓乾燥海帶代勞了。

 每樣菜做起來都很簡單,要她拿出來給光『驗收』,她也很卻步。可是與其挑戰沒用過的調味料和食材,讓光吃到難吃的東西,還不如退而求其次。

 「怎、怎麼樣?」

 「…………」

 光盯著一整桌的料理好一陣子。

 「真厲害……超乎我的期待。」

 「咦?」

 愛結很驚訝,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評語。

 「每一樣都很簡單耶……」

 「確實每一樣都很簡單,可是有種在家吃飯的感覺。」

 「在家吃飯?」

 愛結很困惑,聽不太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在老家吃飯也是每天都像這樣,會擺出很多盤子來。我開始自己住之後,才發現這是很了不起的事,畢竟這很麻煩不是嗎?要做一堆東西,要準備,還要收拾,而且是每天耶。」

 ……是這樣嗎?

 愛結家裡每餐基本上都是三菜一湯,所以她以為這是理所當然的,備料、調理和收拾完全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她從不覺得有多麻煩。

 「我自己下廚通常都只會有一盤,烤牛肉就只會有烤牛肉,咖哩就是隻有咖哩,做蓋飯就是一個蓋飯碗,不會有任何湯或配菜。」

 「好歹要吃點蔬菜吧。」

 「我有在吃補品喝蔬菜果汁,安啦安啦。」

 「……」

 要是這個測驗愛結及格了,她絕對每天都做蔬菜料理。

 「好了,我們趁熱吃吧,你也坐下來。」

 「啊,好。」

 在光的催促下,愛結坐到她對面的位子上。

 「我開動了~」光說完後第一個夾的是煎蛋卷。

 「喔~你做的煎蛋卷是甜的啊?」

 「啊,不是,右邊三個是甜的,中間三個是原味,左邊三個是鹹的,因為我不知道你的喜好……」

 「所以你特地做了三種?真是高招啊,愛結妹妹……」

 光聽了愛結的說明相當驚訝,接著她吃了其他口味的煎蛋卷。

 「……嗯,每種都好吃。」

 「太好了。」

 愛結鬆了一口氣。

 「對了,你該不會也會做起司餡或明太子餡的吧?」

 「只要有食材的話……」

 光聽到愛結的回答,眼睛亮了起來。

 「那明天請你做起司餡的吧,普通的煎蛋卷我也會做,可是我做的一夾進餡料形狀就會塌掉,普通的蛋卷我也沒辦法做得這麼滑嫩。」

 明天。

 「……明天也可以讓我做嗎?」

 愛結惶恐地詢問完,光歪歪頭,以理所當然的語氣問「這不是你的工作嗎?」,然後接著說:

 「啊,對了,講到工作,我們還沒決定薪水呢,包住的小幫手行情大概是多少……?」

 「不、不用錢啦!讓我住在這裡就夠了。」

 「我是覺得不能這樣啦,可是其實京姊也說了跟你一樣的話。那現階段就先不以薪水的形式支付酬勞,餐費、各種生活費全都由我來負擔。臨時需要錢的話就屆時再商量,看你的工作表現再給你獎金或零用錢,這樣好嗎?」

 「好、好的,沒問題。」

 聽到光連珠炮似地說個不停,愛結也只能點頭。

 感覺光很習慣使喚下人,她爽快地收留一個初次見面的人住進自己家也是一個例子。

 「那吃完之後我來介紹我家。」

 光說完準備再次動筷,這時──

 「請、請問……」

 「嗯?」

 「呃……」

 「嗯?」

 愛結紅著臉直勾勾地看著光說:

 「我、我該怎麼叫你呢!」

 「嗯?」光有點訝異。

 「就是……你的稱呼。」

 「喔──」

 光聽懂後輕輕點了幾次頭,接著露出作弄人的笑容。

 「這個嘛,就叫我『主人』吧。」

 「主人!?」

 聽到這麼出乎意料之外的答案,愛結在震驚之餘還是答道:

 「……呃……我知道了……主、主人。」

 「喔、喔喔……比我想像中還更有罪惡感啊……我收回剛剛的話!要是被京姊知道我讓你叫我主人,我的鎖骨會被打爆吧……」

 光的冷汗直冒。

 「那該怎麼叫……」

 「你喜歡怎麼叫都好,海老原、海老、優佳理、光、艾比郎、小海老、優佳佳都可以,我認識的爛作……前輩作家還叫我海老公呢。」

 小海老和優佳佳想必是以前的朋友幫她取的綽號,然後叫海老公也太過分了。

 總之愛結不敢用綽號叫年長的人,突然叫名字好像又太親暱了。既然如此還是叫「海老原小姐」或「海老小姐」之類的比較安全吧──

 她猶豫了好一陣子終於做出決定。

 「……那我就叫海老老師。」

 她覺得這個叫法最符合現在自己的身分,也就是『小說家海老光的小幫手』。

 愛結本來有點擔心會不會叫得太生疏讓光不愉快,可是光的臉色沒有變化,只是輕輕點頭說「嗯,我知道了」。

 「那就再麻煩你啦,愛結妹妹。」

 「好、好,請多指教……海老老師。」

 她們兩個人的新生活就此揭開了序幕。

截稿日之前,介紹房間的進度特別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