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序章

第七卷  序章 台版 轉自 輕之國度

 輕之國度×天使動漫錄入組

 圖源:流星雨北斗

 掃圖:湊•凱特流

 錄入:kid

 修圖:寒鴉

 「真是做夢也沒想到,狂美帝竟會在這種時候露出獠牙。」

 此處是亞萊昂王城──女神的職務室。

 掛著笑容的薇希斯女神正坐在桌前。

 一名男人──波拉利公爵則英姿挺拔地佇立於她的目光前方。

 他正是在先前的魔防白城一役當中,擔任指揮官的男人。

 薇希斯在桌面上交叉雙手。

 「請波拉利公爵你儘快率軍,趕往米拉及烏爾薩的國境,與烏爾薩軍匯合,並壓制住米拉的軍隊。」

 「米拉開始進攻烏爾薩了嗎?」

 「此刻他們說不定已經展開攻勢。」

 米拉的第一步,是拉攏東方鄰國烏爾薩加入自己的陣營。

 據說米拉近乎威脅的拉攏行為,使烏爾薩的魔戰王基恩嚇得面色鐵青。

 於是他只好向女神請求指示。那當下,薇希斯是這麼盤算的──

 儘可能延遲迴覆,趁這段期間重振旗鼓。

 也就是爭取時間。

 只不過回覆期限實在太過短暫。

 狂美帝也沒有疏忽大意,根本不打算讓敵軍爭取時間。

 即便如此,薇希斯仍然將回覆延緩到極限,儘量賺取了時間。然而……

 公爵緊皺眉頭,顯得面有難色。

 「萬一南方的佐德要塞被攻陷,事情就有點棘手了。一旦米拉攻下了那裡,他們便能以那地方為起點,將軍隊大批送往烏爾薩內部。」

 「因此,聽說魔戰王已立即派遣魔戰騎士團前往佐德要塞。只不過……」

 「將主力部隊魔戰騎士團派往那裡,或許正中米拉的下懷,是嗎?」

 「是的。狂美帝及他的兩名兄長,尤其以頭腦靈光著稱。他們究竟會用什麼策略,目前仍是未知數。」

 「但是……狂美帝為何偏偏挑在這種時候……」

 公爵道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問。

 「不如說──」

 依舊笑臉迎人的薇希斯開口了。

 「此時正是絕佳時機,才對吧。」

 「這話怎麼說?」

 「北方大魔帝仍然健在的一天,我們亞萊昂便無法專心應付米拉。」

 「可、可是……這樣未免太有勇無謀了吧?神聖聯合起內鬨的話,結果只會讓大魔帝得利……」

 「正是如此。將這片大陸保有的、用來對付大魔帝的戰力消耗在內戰上,最終也只會為米拉帶來危險。」

 能從中得利的僅有大魔帝。

 然而──

 薇希斯加深笑意。

 「然而……若想舉旗反叛我們亞萊昂,此刻果然還是最佳時機。換作平時的話,無論米拉帝國再強大,也只會遭到他國包圍而滅亡。」

 米拉的北方不遠處,便是約納特公國的所在地。

 兩國關係稱不上良好。約納特毫無疑問會加入亞萊昂的陣營。

 再來是位於米拉東方的烏爾薩。

 烏爾薩的國王魔戰王,對薇希斯懷抱極大的恐懼。

 因此約納特與烏爾薩都會站在亞萊昂這方。

 如此一來,米拉便會遭到北方及東方勢力夾擊。

 然而先前的大進攻,使約納特目前陷入了瀕死狀態。

 對米拉而言,北方的憂患已然消失。

 儘管戰力微薄,但佔據大陸北部大半土地的瑪格納也一樣。

 先前的戰役,至少令他們喪失了7成戰力。

 剩餘的3成戰力當中,有2成是被編入東軍的白狼騎士團及其預備軍。而那剩餘的2成精銳,此刻正鎮守於東部其餘防線。

 再加上……

 瑪格納的白狼王目前行蹤不明,且生死未卜。

 那麼其他國家──涅亞聖國和巴庫歐斯帝國又如何呢?

 這兩個國家,同樣在先前的戰役消耗了大量戰力。

 當然沒有餘力立即進行大規模戰爭。

 換言之──以現狀來說,米拉需要應付的勢力僅剩亞萊昂與烏爾薩兩國。

 亞萊昂的軍隊也並非毫無損失。

 他們在之前的魔防白城一戰中損失不少兵力。

 然而──在那場大侵略當中,米拉卻幾乎沒有失去一兵一卒。

 「……原來如此。這麼想來,企圖反叛的米拉絕不能錯失這個機會。」

 恍然大悟的公爵如此低語道。

 「不過,即便如此……在眾人必須齊心協力的當下,狂美帝這次的行徑果然還是太蠻橫了。」

 「是啊……狂美帝從以前開始,就一直對亞萊昂的立場頗有微詞。不過在這時背叛我們……可以說是自取滅亡。真是──他究竟在想些什麼?難以理解,實在難以理解。」

 「的確……竟然違逆薇希斯大人,腦子根本不正常。」

 薇希斯突然收起笑容,並開始嗚咽啜泣。

 「嗚……嗚嗚……」

 「薇希斯大人……?」

 「我每天如此拚命地為眾人鞠躬盡瘁……卻以這種形式遭到人類反叛……真是太過分了。你也是這麼想的吧?」

 「……是啊。」

 公爵有氣無力地回應道。

 「……………………」

 「啊、不──說得沒錯!居然如此欺侮為了百姓奉獻一切的您──實在不可饒恕!」

 「勇者們也一樣,盡是些個性難纏的人……啊啊,我真是太不幸了。彷佛將世上所有不幸,集結於此身一般……」

 「嗯……正如您所說,桐原閣下及聖閣下都令人摸不透他們的想法。不過綾香•十河閣下倒是一位優秀的勇者。」

 「嗯?」

 「?」

 「嗯哼~」

 坐在椅子上的薇希斯調整身體的角度,並稍稍放鬆坐姿。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她突然哼起了歌。

 公爵困惑不已。

 能感受到他內心正疑惑地想著──

 『她無預警地在做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薇希斯停止哼歌。

 然後,她「嗖──」地用指尖滑過桌緣。

 薇希斯將指尖舉到自己眼前。

 上頭沾了少許灰塵。接著她……

 「──呼──」

 朝指尖吹了一口氣,使灰塵飄落於半空中。不久之後──

 「我說啊……」

 薇希斯慢條斯理地再次面向公爵。

 「你剛才說了什麼……?嗯?我彷佛聽見你說在廢棄E級勇者時,突然精神錯亂並違逆女神的勇者……是一名『優秀的勇者』。那個……毫無疑問是我聽錯了吧……?沒錯吧?」

 公爵臉色慘白,冷汗直流。他以顫抖的聲音開口說道:

 「薇希斯大人……可、可是正如您所知,她在先前的魔防白城一戰中十分驍勇善戰。她拯救了眾多生命,這是不可動搖的事實……也有許多士兵對她懷抱好感……」

 「……………………」

 「就、就連我也一樣。她拚死奮戰的英姿,深深撼動了我的心──」

 咚!

 薇希斯用掌心奮力敲打了一下桌面,且依舊笑臉迎人。

 「不好意思,我沒聽清楚。」

 「只、只要身在那座戰場,那個──理、理應就能明白……她、她……身處那般絕境當中,為了能多拯救一個人的性命──」

 咚──!

 公爵的話被打斷了。

 薇希斯拍打桌面的聲音,更響亮地迴盪於室內。

 而她的臉上──仍然掛著笑容。

 接著──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最後……

 咚──────!

 彷佛要給予對方致命一擊似地,巨大的聲響貫穿耳膜。

 緊接著,寂靜降臨四周。

 薇希斯──再次笑臉迎人地重述一遍。

 「不好意思,我沒聽清楚。」

 公爵倏地挺直身子。

 心臟幾乎要從口中跳出來的緊張感直竄他全身。

 「我、我……」

 公爵緩緩地開口了。

 「我……有不值得被人稱許的嗜好,也自覺不是備受讚賞的清廉之人……但、但是──」

 (咕嚕。)

 用力嚥下唾沫之後,公爵將手抵上自己的左胸。

 「我、我從未見過其他勇者──像、像綾香•十河那般正直而率真!左右戰局的確實是蒼蠅王戰團!不過……要不是有綾香•十河,我軍絕對無法撐到蒼蠅王趕來……!把飛龍殺手也敵不過的三隻人面種擊敗的人是她……與心腹級不分軒輊,爭取時間直到蒼蠅王戰團到場的人──也是她!」

 「…………」

 公爵重整自己短促的呼吸,繼續往下說:

 「……我明白薇希斯大人您對十、十河閣下印象不佳。不過既然屬於同一陣營……暫且把私心擱在一旁,與十河閣下聯手才是最佳選擇……這是我的想法……」

 「…………」

 滿面燦笑的薇希斯僵直不動好一段時間。

 令人如坐針氈的沉默佔據室內。

 唯一的聲響,就只有公爵數次嚥下唾沫的聲音而已……

 然而──不久之後,有人打破了沉默。

 「嗯,說得很好♪」

 「……什麼?」

 「非常抱歉,其實我是在測試你。」

 「?」

 「多虧如此,我總算瞭解你的為人了。」

 薇希斯漾起一抹微笑。

 「呵呵。貴為軍隊的司令官,不能無條件贊同我的意見。必須擁有堅定的自我意志,以及不會輕易動搖的意念,才稱得上是值得信賴的部下。假如認為上司有錯,就得毫不膽怯地進言──真正的信賴關係正是由此而生。所以,波拉利公爵你合格了♪」

 公爵鬆了口氣。

 「原、原來是測驗啊……女神大人您人真壞。」

 「呵呵呵,我可不是『人』喔。」

 「哈哈哈……說得也是。」

 那之後,薇希斯下達了幾道指令。

 「那就交給你了,波拉利公爵。」

 語畢之後,她便讓公爵退下。

 獨自留在職務室的薇希斯──開始陷入深思。

 太輕忽了。

 波拉利公爵那番話沒有錯。

 北方的大魔帝。

 西方的米拉。

 在雙方『夾擊』之下,戰況確實很嚴峻。

 然而狂美帝是真心認為,他能以凡人之身戰勝女神嗎?

 他真的,發狂了嗎?

 米拉的現任皇帝──

 法爾肯鐸特翠涅•米拉帝斯歐爾席特。

 『美麗到令人發狂』。

 擁有絕世的美貌,因而被譽為『狂美帝』的年輕皇帝。

 同時也以性格難以捉摸著稱。

 不過他絕非狂人。

 非但如此……他甚至可說是理智而聰慧的人。他的兩名兄長亦然。

 薇希斯也看破了這點。

 換言之──米拉絕不可能在毫無勝算的情況下宣戰。

 狂美帝這次進軍,顯然是阻撓眾人消滅邪惡根源的『阻礙行為』。

 就女神的立場,自然必須加以『排除』──且『能夠排除』。

 「…………」

 薇希斯開始探索記憶。

 那是各國代表聚集於魔防白城時所發生的事。

 當時,狂美帝提及了弒神的傳承。那時候薇希斯她──

 『嗯,那個話題是不是會讓會議變得有點冗長?有在這裡談論內容的意義嗎?真的要談嗎?』

 用這句話敷衍了過去……

 不過──

 倘若他是真心認為,縱使以女神率領的亞萊昂為對手,米拉也確實有勝算呢?

 假如真是如此──勝算的根據為何?

 嚓、嚓……

 薇希斯將單腳抬到椅子上,若有所思地咬著指甲。

 「…………………………禁咒?」

 她在腦中迅速地連結思緒。

 突然間,她憶起了自己派遣的勇者神劍。

 盡頭之國的位置與米拉近在咫尺。

 「假如狂美帝得知禁咒的存在,且已經將咒語書拿到手了呢?要是他又透過某種管道,取得有關神獸的情報……」

 薇希斯深思著。

 換作是自己,她會採取什麼行動?

 「搶奪與勇者神劍同行的神獸,與禁字族接觸────不妙。」

 不……──薇希斯轉念一想。

 勇者神劍會這麼簡單就被米拉奪走神獸嗎?

 號稱『勇血最強』的盧因•西爾。

 資質與屍人不相上下──甚至更甚於他。

 雖然薇希斯如此吹捧盧因,但實力方面他仍然不及屍人。

 儘管這樣,也不至於遜於米拉的輝煌戰團。

 況且除了盧因,勇者神劍還有以皐月為首的強者雲集。

 以團體戰來說,應付中隊規模的軍隊應當綽綽有餘。

 聽說使用神聖劍的狂美帝也具備強大的實力……

 但薇希斯仍舊認為盧因•西爾不會敗北。

 那麼……倘若有人能打敗盧因•西爾,那會是誰?

 撇除薇希斯本人,與已故的屍人──

 拓鬥•桐原?聖•高雄?綾香•十河?

 實力確實凌駕於盧因的人,就屬第六騎兵隊隊長……但他是友軍。

 現階段,『黑狼』索賈特•西葛穆斯亦可算是友方。

 既然如此,米拉的敵對勢力中能想到誰──

 「沒有。」

 就在此時,薇希斯忽然靈光一閃。

 既非敵方亦非友方的某個人,浮現於她腦海。

 「蒼蠅王戰團……蒼蠅王貝爾傑吉亞。」

 這個不確定要素令人疑念重重。

 擊潰『人類最強』的咒術使用者,坦白說讓薇希斯難以放心。

 而且,據說咒術對魔族亦能奏效。

 甚至足以殺死心腹級第一誓。

 他還使用了疑似古代魔導具的兵器。

 這個人──非得想辦法應付他才行。

 幸虧蒼蠅王殺了第一誓,代表他並非大魔帝的友軍。

 最佳方法是將他拉攏到我方陣營。

 屆時也許就不再需要異界勇者了。

 薇希斯日前已派出手邊的棋子,搜索蒼蠅王的行蹤。

 她姑且向第六騎兵隊及那名A級勇者下過指令,告訴他們『要是遇上蒼蠅王,有機會的話就拉攏他加入我方』。不過萬一蒼蠅王拒絕邀約──

 「就只能消滅他了。」

 放著不管只會礙事。

 說到底,在蒼蠅王殺死五龍士的當下,他就已經十分礙眼了。

 不過,要是能讓他變成自己的棋子──倒是可以派上用場。

 儘管不清楚緣由,但公主騎士也加入了蒼蠅王戰團。

 換句話說,蒼蠅王戰團應該屬於涅亞聖國的友方。

 如果把涅亞聖國當作交涉籌碼──或許能提高將蒼蠅王拉攏至我方陣營的機率。

 沒錯,只要將對魔族亦能奏效的咒術秘密納入囊中──

 「…………」

 此時,薇希斯深深地躺上椅背。

 比起那件事──首先得處理狂美帝才行。

 不過……太奇怪了。

 她也在米拉安插了薇希斯之徒。

 為何沒有收到關於這次叛變的任何情報?

 薇希斯之徒背叛了嗎?

 「不,不可能。」

 那名薇希斯之徒是女神的忠實信徒,背叛的可能性極低。

 那個人出生於米拉,熟知米拉的習俗,地理方面亦瞭若指掌。因此薇希斯才會判斷他是適合人選,並將之提拔為米拉負責人。

 這時,薇希斯察覺到了。

 既然家鄉是米拉,意味著他的『親屬』也住在米拉──

 「……………………人質。」

 咚!

 薇希斯用拳頭猛敲桌面。

 就是這個。

 這是薇希斯之徒背叛的唯一可能性。

 他雖然是女神的忠實信徒,但『家人』與『親屬』卻是他唯一的弱點。

 沒錯──狂美帝恐怕是把他住在國內的親人當成了人質。

 所以薇希斯之徒只好做出虛假的報告。

 以換取被當成人質的親人安危。

 「唔!竟然把親人當作人質,隨心所欲地操控對方……簡直是非人的行徑──」

 薇希斯激動譴責道。

 「多麼卑鄙……」

 利用卑鄙手段舉旗反叛的愚蠢狂美帝。

 心靈比想像中更堅毅,腦子不正常的綾香•十河。

 腦子同樣變得不正常,開始反駁女神的波拉利公爵。

 「…………」

 薇希斯垂下頸部,像是趴倒於桌面一般──

 倏地……

 她赫然抬起了貼在桌面的頭。

 且下顎仍抵在桌面上。

 薇希斯面無表情。

 神情極為平淡,無法猜透她此刻的感情。

 真要說的話,那是象徵「虛無」的表情。

 那雙金色的眼眸,描繪出完整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圓。

 然後──

 「臭──」

 薇希斯並未將剩下的話語道出口,只是以嘴型說道。

 『 臭小鬼們 少得意忘形 』

1.盡頭之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