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離婚不成還要新婚旅行!?

年輕國王的憂慮

第三卷 離婚不成還要新婚旅行!?  年輕國王的憂慮

 這並不是自己第一次惹妹妹不開心。

 但是這次,說不定已經「搞砸」到了無法和她修復關係的程度。

 尤奈亞王國國王,斯坦特・麥克納瑟・尤奈亞站在一扇用金色藤蔓的裝飾的白色大門前,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席蕾妮? 差不多該和我見見面了吧?」

 就在昨天,她的寢室不聲不響地化作了「無法打開的房間」。

 只不過,具體惹她生氣的事則是在很久之前——在蘆葦之月臨近結束的時候發生的。

 ——“斯坦特兄長大人。您把妾身的那個孩子弄到哪裡去了?”

 每當被妹妹問及她最喜歡的那個孩子的去向時,斯坦特都會閃爍其詞,可是不知她是如何得知的,她發現了申請政治婚姻的敵國皇子的畫像。

 聰明的她,很快就察覺到了真相。

 和大部分時候都只會率直地表達情感的替身『她』不同,自己的妹妹基本上只會流露出安靜的、溫文爾雅的微笑。

 可是,當她知道真相的時候就不一樣了。斯坦特從沒見過如此歇斯底里哭喊著的妹妹。

 ——“好過分。斯坦特哥哥太過分了! 派她去當新娘的替身……? 怎麼這樣。您都做了些什麼!”

 ——“偏偏還是嫁給那個毒龍? 啊啊。斯坦特哥哥您不知道。您並不知道把那孩子送給科爾巴赫究竟意味著什麼。”

 ——“讓她去了那種地方,哥哥您……”

 (她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斯坦特知道自己的妹妹隱瞞了許多事情。

 而且他也知道,妹妹異常地疼愛那個被她稱為“那個孩子”的替身少女。

 儘管如此,妹妹卻從不遠將她留在自己的身邊——斯坦特曾經數次向她提議,若是這麼喜愛這個女孩,乾脆就將她留在離宮內吧——可不知為何,妹妹依舊堅持讓她回到那個破舊的孤兒院。

 為何,那個少女會與妹妹如此相像。

 為何,妹妹會對『她』如此執著。

 斯坦特並不是沒有去尋找答案。

 最近,他隱隱約約地察覺到了,那個女孩究竟是何方神聖——。

 「席蕾妮? 不管怎樣請振作些,和我這個兄長談一談吧。我給你準備了你最喜歡的洛亞連產的蘋果酒和木莓撻。」

 他曾經用滿滿一銀盆的寶石和甜點作為禮物來讓妹妹消氣。實際上,到昨天為止,妹妹都和往常一樣。

 作為北方大國的尤奈亞王國可與西方的埃爾蘭特帝國比肩,但是尤奈亞王國的國王在自己的妹妹面前也束手無策。若只是偶爾耍耍性子倒是挺可愛的,斯坦特絕不會想讓妹妹真的討厭自己。對他而言,他們是獨一無二的兄妹,妹妹是無可代替的存在。

 盛滿了雪白色奶油的木莓撻,用洛亞連地區蘋果製作的蘋果酒。這兩樣,都「成為了」妹妹最喜歡的東西。

 ——那孩子在妾身面前吃的時候,一個勁兒的誇這個很好吃喲。所以,妾身也決定把木莓撻當做自己最喜歡的東西。

 搖動了夜晚的寂靜的,是妹妹呵呵的笑聲。那個曾經除了自己的兄長和讓兄長成為了王的國家以外,對任何事物都興趣寥寥的妹妹,那時露出了恍惚的,幸福的表情。

 她那病弱的身體無法承受強烈的陽光,所以每次都只能在月光下與她見面。甚至連普通的空氣都會侵蝕她的身體,因為不時侵襲的咳嗽而讓赤紅的液體浸溼了雙唇卻依然微笑著妹妹,擁有讓即使是身為哥哥的斯塔特也不禁為之膽顫的美麗。

 「席蕾妮?」

 她不可能永遠待在裡面不出來。

 雖然她最近都對斯坦特不屑一顧,但是這一天,情況有些不同尋常。

 (——?)

 最開始他是感到了一股違和感。

 這股違和感就像是,鳥籠裡沒有小鳥。魚缸裡沒有色彩鮮豔的魚。本應放置在寶石箱裡的夕輝晶不見了。

 (該不會是……)

 他臉色大變,猛地推開房門。

 房門並沒有上鎖。

 (……這到底是)

 斯坦特吃驚地睜大了雙眼。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散落在地板上的蝴蝶的殘骸。

 白,黑,藍,紫,綠——五顏六色的蝴蝶們,簡直就像是路標一樣不斷向前延伸。所有的蝴蝶都被扯去了翅膀,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面上。

 他順著翅膀的指引,走進房間。不祥的預感在斯坦特的心中不斷膨脹。

 「……席蕾妮? 你在裡面吧?」

 沒有人回應他。

 ——只不過,佈置在中庭裡的,那個空空如也的玻璃淨室,印證了他心中的那個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