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話 鍊金術師愛馬仕

第四卷  第七話 鍊金術師愛馬仕 可疑的鍊金術師舉辦的集會日,總算到了。

 為了參加集會,艾倫在處理完各種業務、結束藥局的當日營業後,照著之前說的,換成男裝出現在員工們面前。

 「哇──艾蘭諾大人好帥哦!真是太閃亮了!難以置信的美少年啊!」

 珞緹盛讚著艾倫。艾倫展現修長的四肢,在原地轉了一圈。

 「是嗎?不過機會難得,我們就來拍照吧,珞緹妹妹。」

 「好的!我們來拍很多照片吧!」

 艾倫穿著過膝長筒靴,披著長長的披風,頭上戴著毛氈制的三角帽,長髮塞在帽子裡,戴著夾鼻眼鏡,嘴部蓄著短鬚,看起來就像美少年。

 無視開始擺姿勢拍照的兩人,法馬做起簡單的變裝。

 (艾倫只是想玩角色扮演吧?雖然扮起來很好看就是了。)

 男裝使艾倫顯得更加英氣煥發了──法馬心想。

 「晚安,今天請多指教。」

 就在這時,藥局的門被打開,一名陌生的老紳士熟門熟路地走了進來。只見那人身上罩著黑色斗篷,看起來可疑得不得了。

 「請問你是?」

 「哈哈哈,是我。皮耶爾。」

 除了戴眼鏡,皮耶爾還戴上白色的假髮,完全認不出是他。

 「咦?法馬大人的變裝只有這樣?」

 珞緹瞪大眼睛,蕾貝卡也覺得無趣地嘟著嘴。

 「法馬,你一點都不想變裝吧?」

 就連艾倫都皺起眉毛挑剔地說。法馬照著之前宣稱的,只有穿上斗篷,拉低帽兜而已。他認為這是重視合理性的變裝方式。

 「只要不會被認出來就好。扮裝過頭反而更可疑吧。」

 「雖然你說得很有自信,但一看就知道是你哦。不信的話你到外頭走一圈,要是沒人認出你,我們就直接去參加集會。」

 法馬依言走出藥局,十分鐘後,他一臉尷尬地回來了。

 「大概有十個人向我打招呼。為什麼?為什麼會被識破?」

 法馬盯著手鏡,不服氣地發問。艾倫以「我就說吧」的表情說道:

 「因為你的變裝太隨便了。所以我才會叫你要認真點,免得被認出來。沒辦法,這種時候就要靠你了,珞緹妹妹,跟你借件衣服。」

 「法馬少爺要穿女、女裝嗎?」

 珞緹比法馬還要驚慌。但是又顯得好奇想看。

 「是變裝啦。普通的便服就行了,最好是舊衣服。」

 艾倫把手放在法馬的肩上如此說道。最近,法馬與珞緹的身高逐漸拉開,但如果是裙子,就算尺寸小一點,還是穿得下。

 「再怎麼說,女裝都太誇張了對吧?珞緹。」

 「我有寬鬆的衣服!可以借給法馬少爺!」

 珞緹乾脆地背叛了法馬。

 「法馬少爺,我會幫您穿衣服的!」

 法馬的抵抗一點用都沒有。珞緹開始幫法馬換裝。每天都以侍女身分幫法馬穿衣服的珞緹,非常清楚法馬的身材,幫他找了超合身的侍女用圍裙裝。

 「這樣就絕對不會被認出來了。」

 轉眼之間,珞緹就幫法馬穿好衣服了。艾倫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帽子和長假髮,戴在法馬頭上。打工藥師們迅速地幫法馬上妝。

 「哎唷,法馬……你真可愛。是美少女耶。」

 珞緹點頭同意艾倫的話。可是法馬本人相當不滿。

 「爛死了。哪有穿裙子的鍊金術師的弟子啊?裙子根本不適合穿來進行鍊金術,或者該說做化學實驗還穿著裙子,不就擺明了自己是冒牌貨嗎?」

 「爛死了是指那部分嗎?法馬,你的重點好奇怪啊。」

 穿著裙子的鍊金術師是假貨。這是法馬的觀點。穿著會露出腿部的裙子進行鍊金術,是非常要不得的行為。身為會使用有危險性藥物的化學家,必須做好自我保護,不能露出肌膚。

 不過仔細想想,艾倫的實驗服是迷你裙,而且藥局的女性員工也都是穿裙子。雖然法馬總覺得這樣不太對勁,但是一直沒有說出口。

 「這點不用擔心。我看過穿著裙子做鍊金術的女弟子。要不要照鏡子看看你自己現在的樣子?」

 「不用了。我們快點出發吧。」

 法馬憤憤地用力搖頭。珞緹迅速地拍下兩人的照片。

 「呵呵,這樣很好看哦。我會把照片放入新的寫真集裡的。」

 「什麼寫真集啊!?」

 「我有整套法馬大人的寫真集哦!」

 蕾貝卡笑道。那笑容看起來很危險。

 「整套是有幾本啊?我什麼時候出了寫真集啦?」

 「很受歡迎哦。因為有那種興趣的客人不少。啊,也有出其他員工的寫真集哦。」

 「法馬大人……請節哀順變。」

 原本一直消除自身氣息的皮耶爾,忍著笑並裝出同情的樣子安慰法馬。賽德列克也不小心笑了,不過還是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沒有特別去刺激法馬。

 「這樣就行了。我們走吧。」

 還沒出發,法馬就已經身心俱疲了。

 ◆

 三名鍊金術師搭著皮耶爾的載貨馬車,前往舉辦鍊金術學習會的場所──位於帝都郊外的某棟大型建築物。

 參加學習會的鍊金術師和藥師們,必須在進入建築物地下入口前繳交入場費。法馬等人在旁觀察了一下,大約有三十人左右進入會場,看起來參加者頗為踴躍。

 「看來參加的人不少呢。入場費是多少呢?」

 法馬小聲問道,皮耶爾以手指比出數字。

 「噢,還真搶錢。不過,就算那麼貴,還是有那麼多人參加……」

 「光是入場費就這麼貴,秘儀當然更不用說。沒問題的,我已經事先準備好入場費了。我的店多少還是有點賺錢的。」

 入場費太貴,皮耶爾顯得很心疼。

 以學習會的名義收取高額的入場費,但還是有不少藥師和鍊金術師,即使破產也想參加。這都是為了學到賢者之石的合成方法,藉此翻身致富。皮耶爾說道。

 「讓我來付吧。是我說想來的。」

 法馬把三人份的入場費交給皮耶爾。連艾倫的份也出了。

 「我不用啦。我不缺錢呀。」

 「這我知道,但既然是我找你來的,就由我出吧。」

 法馬莫名地想表現男子氣慨。是不可愛的小孩。

 「是嗎?那就讓你請囉。」

 「這還真是不好意思。」

 皮耶爾說著,把錢包的束口繩用力綁緊,迅速收進懷裡。看來像是鬆了一口氣。

 「那我們進去吧。我也不敢保證今晚會發生什麼事。」

 「嗯,走吧。」

 法馬與艾倫跟著皮耶爾,前往入口。

 「晚安,還能進去嗎?」

 皮耶爾故意以沙啞的聲音,向收入場費的人問道。

 「快額滿了。讓我看看你的鍊金術師胸章。」

 「請。」

 皮耶爾和其他鍊金術師一樣,亮出別在胸口的胸章。真正的胸章上是有登錄編號的。

 「這兩個小孩也要進去嗎?但是他們沒有胸章哦。」

 「雖然沒有胸章,不過他們是我的徒弟,請讓他們進去學習吧。我會付三人份的入場費的。」

 皮耶爾面不改色地答道,把剛才法馬給他的錢交給收費員。

 法馬與艾倫不說話,只是輕輕點頭,儘量不讓自己太過顯眼。

 (不論是艾倫的男裝,或是我的女裝,都很可疑吧!)

 收費員把臉湊近法馬與艾倫,打量了幾眼後,並說道「進去吧」,很快就放行了。

 法馬的擔心成為多餘,三人順利過關了。

 「我就說吧。」

 艾倫得意地對洩氣的法馬說道。

 位於地下室的學習會場是個大廳,雖然點了許多蠟燭,但整體照明還是很昏暗。鍊金術師們聚在一起,議論紛紛。

 其中也有不少法馬或皮耶爾認識的藥師公會的藥師,不過沒人認出法馬一行人。畢竟他們連裝扮的性別都改變了,不會起疑也是當然的。法馬豎起耳朵傾聽他們的對話。

 「愛馬仕老師實在太優秀了。而且還肯把秘儀賣給我們,真是慷慨的人。」

 愛馬仕啊,很有鍊金術師感覺的名字呢──法馬心想,更加仔細聆聽。

 「聽說真的有人以向愛馬仕老師買的秘術,成功煉出黃金呢。」

 法馬一面偷聽著眾人對愛馬仕的評價,一面對昏暗的會場感到懷疑。

 (鍊金術師喜歡挑昏暗的場所表演鍊金術,不敢在亮處表演。不過這也是老套了。)

 有心人士可以利用照明,讓水銀看起來像黃金。翻開地球歷史確實有這樣的鍊金詐騙。

 嗅到了詐騙的味道──法馬心想。但是他又無法完全肯定這一定是詐騙。畢竟這裡是存在著神術的世界,就算有和法馬一樣,擁有物質創造之類未知能力的鍊金術師也不奇怪。

 不過,把神術說成秘術,賣給無法使用神術的平民藥師,就很不可取了。必須把這行為也考慮進去,仔細看清對方的鍊金術才行。法馬如此警惕自己。

 時間一到,那名可疑的鍊金術師就出現了。只見他身穿紅袍,臉上戴著白色面具,帶著女徒弟一起進場。

 (插圖009)

 「為什麼愛馬仕老師要戴著面具呢?」

 皮耶爾向站在他身旁的鍊金術師問道。

 「能讓黃金像泉水般湧出的鍊金術太有吸引力了。假如自己的真實身分被眾人知道,不但會被心懷不軌的人盯上,國家也不會放過能改變黃金價值的人。正因為他戴著面具,所以他的秘術才具可信度哦。」

 「原來如此,很有道理呢。」

 「因為是詐騙,所以才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吧?」

 艾倫懷疑地說道。

 「歡迎各位參加第八回鍊金術學習會。今晚也有許多術師們參加,讓我感到很光榮。」

 男人的聲音很沉穩,但是法馬一聽到──

 (嗯……?這聲音我有印象……是在哪裡聽過呢?)

 雖然他有印象,但是想不出是在哪裡聽過的。是來過藥局的患者嗎?法馬尋思。

 「他是平民嗎?說話的口氣像是貴族耶。」

 疑惑的艾倫向皮耶爾發問。

 「這個……雖然不知道他的真實身分,但是因為沒有地方腔,所以應該是帝都出身的貴族吧。但是對金錢這麼執著,我想八成是下級貴族。」

 上級貴族有相當多的歲俸以及領地,不需要煩惱錢的問題。基於這樣的論點,皮耶爾認為愛馬仕應該是下級貴族。

 「不過還是隱瞞了身分呢。說不定根本不是帝國的鍊金術師。」

 「他應該有身為詐騙犯的自覺吧?如果他真的是那麼厲害的鍊金術師,大可光明正大地在皇帝陛下前表演秘術,成為宮廷鍊金術師。這樣一來,不但能成為上級貴族,還能得到帝國的庇護,不是嗎?」

 「現在開始,將以賢者之石和鉛進行鍊金之術。」

 鍊金表演開始了。愛馬仕的女助手拿出一塊號稱是賢者之石的紅色礦物,將其打碎。礦物的內部也是紅色的,在燭火照耀下閃爍著紅寶石般的詭異光輝。愛馬仕的信徒們全都陶醉在他的一舉一動之中。

 「這塊礦物即使打碎,內部也是紅色的。這樣一來,大家就能明白這是賢者之石了吧。接下來,要把這賢者之石融化並加入鉛,進行反應。賢者之石能讓物質變得更優質,大家應該都知道這件事吧?」

 愛馬仕說完,把那礦物放入玻璃蒸餾器中加熱,蒸氣冷卻後,成為液狀的金屬。

 就在這時,法馬聞到一陣硫磺味。

 (愛馬仕說的賢者之石,是硃砂吧?如果是的話,就連詭計都談不上了。)

 硃砂是硫化汞的天然礦石,加熱後會分離成硫磺與水銀。假如法馬沒猜錯,加熱出來的液態金屬,就是水銀。

 「那不是賢者之石,是硃砂吧?」

 在場者都是鍊金術師,應該有人知道硃砂才對。法馬對此感到很訝異,悄聲向皮耶爾發問。皮耶爾連連眨眼說:

 「硃砂?那是什麼?」

 「是硫磺與水銀的化合物。名字叫什麼呢?就是採集固體水銀時的那個啊。」

 艾倫聽了,傷腦筋地笑道:

 「咦,你居然連這種事都不知道?水銀是在液體狀態採集的哦。不是那種紅色的結晶啦。為什麼紅色的結晶能變成水銀呢?」

 天然水銀都是以液態採集的──艾倫充滿自信地說道。

 「是這樣嗎?謝謝,我學到了。」

 由於是不同世界的關係──法馬調整自己的想法。

 (不過地球上偶爾也能採掘到液態水銀……這個世界採集到的水銀都是那個樣子的嗎?挖掘方法和地球不同呢。)

 就在這時,愛馬仕說話了:

 「好了,我已經將賢者之石融化了。在場的各位,有人帶著鉛嗎?」

 因為每次愛馬仕都是以鉛變成黃金的,所以有不少鍊金術師帶著鉛參加集會。

 「用我的鉛吧。那煉出來的黃金就歸我對吧!?」

 「是的,會送給你哦。我保證。哦,不用這麼多,只要一點就夠了。」

 正當愛馬仕準備把鍊金術師提供的鉛,以及化為液狀的賢者之石放入坩堝時……

 「讓我看看坩堝的內部。」

 觀眾中有人如此說道。

 「沒問題的,請儘量檢查吧。」

 愛馬仕拿起坩堝,把內部展示給站在前排的鍊金術師們看。

 「是空的……」

 「各位已經確認過了吧?那麼我要把賢者之石和鉛放入其中了哦。」

 等會場再次安靜下來,愛馬仕把賢者之石和鉛一起放入坩堝。

 「現在開始鍊金。為了保證沒有造假,我不會用手碰觸坩堝的。」

 愛馬仕把坩堝放在火上開始加熱。接著開始念起咒文,做一些可疑的施術動作。

 (只是把咒文說出來而已,不是神術。但是不會使用神術的平民藥師,是無法分辨的。)

 不過法馬可以分辨。愛馬仕說的長長的吟誦詞,不是發動吟誦,也沒有灌入神力。雖然他有可能是神術使用者,但是並沒有在這裡使用神術。因為來參加鍊金術學習會的,全是平民鍊金術師與藥師,因此無法看出這點吧──法馬心想。

 鍊金術師們大氣不敢吭一聲地看著表演。愛馬仕在凝重的氣氛下繼續吟誦了一段時間。

 「這位先生,幫個忙吧。」

 愛馬仕隨手指定一名站在前方的老鍊金術師,要他以火鉗般的鉗子夾起坩堝,將其傾斜,把內部展示給大家看。

 「這、這樣嗎?」

 「請再拿斜一點,好讓大家看清楚。」

 火焰消失後,坩堝中出現了並非一點,而是好幾大匙的黃金。

 「鍊金成功了。」

 愛馬仕得意地宣佈,現場爆出喝采聲。

 「愛馬仕老師是天才!是大賢者!」

 「你是真正的鍊金術師!黃金的量比放入的鉛更多呢!」

 鍊金術師們陶醉在表演之中,不住地稱讚愛馬仕,為他鼓掌。

 自古以來,從來沒有人成功地煉出黃金,因此現場氣氛十分熱烈。

 「怎麼樣?法馬大人,您看出了什麼詭計嗎?」

 看完整場表演,還是看不出破綻的皮耶爾,向法馬問道。

 「水銀加熱後會蒸發,這是當然的。但是從加熱的水銀和鉛中出現黃金,就不知道為什麼了……」

 雖然法馬懷疑水銀中可能混入了其他物質,但是,從貌似硃砂的賢者之石加熱、蒸餾出來的水銀,純度應該很高才對。

 融化賢者之石時使用的是玻璃蒸餾器,除非蒸餾器的內側原本就塗了什麼,否則不可能混入其他物質。就算混入了,坩堝中應該也會留下雜質才對。法馬回憶著愛馬仕的表演過程,思考他是如何達成詭計。

 可是,坩堝底部除了黃金之外,沒有其他物體。

 (唔……沒有以別的坩堝替換,也沒在坩堝中放入其他東西。)

 法馬將雙手交叉在胸前,沉吟起來。既然不是以神術製造黃金,就一定有什麼詭計。比起拆穿秘術,法馬現在的心情,更接近想識破魔術秀的機關。

 「所以那個賢者之石是真貨,可以憑空變出黃金?」

 艾倫不相信地噘嘴道。

 「雖然難以置信……但是眼見為憑。也難怪有那麼多鍊金術師會每週都來了。」

 皮耶爾皺著眉,沉默下來。原以為是詐騙,沒想到是真的──他似乎開始這麼想了。

 「是嗎?但我還是認為那賢者之石其實是硃砂呢。」

 另外兩人都快要相信賢者之石是真正存在的了。可是法馬不以為然。

 (只看一次表演,無法瞭解其中的玄機。但是從沉積下來的黃金形狀看來,那確實是融化過的黃金。是融在水銀裡嗎?)

 黃金能融化在水銀裡,變成名為汞齊的合金。假如把融有黃金的汞齊加熱,水銀蒸發後,黃金就會殘留下來。不過在這種情況下,會冒出大量的水銀蒸氣才對。

 「『水銀消除』。」

 法馬代替愛馬仕消除汙染會場的有毒物質。吸入水銀蒸氣是非常糟糕的事。但是愛馬仕不管這些,只是沐浴在掌聲與讚美之中。

 「你們之中,應該有人認為這是假金子吧?」

 愛馬仕露出無敵的笑容,以演戲般的口吻說出鍊金術師們如梗在喉的話。在場的鍊金術師中,也有仍然感到半信半疑的人。

 「有人想檢查這些金子嗎?請儘管確認。」

 愛馬仕環視會場,皮耶爾舉手道:

 「可以用試金石測試嗎?」

 皮耶爾也是鍊金術師,他特地帶了試金石過來,可以說是準備萬全。試金石是一種用來測試黃金純度的石頭。把黃金在試金石上摩擦,依黃金的純度不同,留在試金石上的條痕顏色也會不一樣,假如是假金子,馬上就能分辨出來。

 「當然沒問題。請儘管試吧。」

 愛馬仕遊刃有餘地說道。懷疑是在其他金屬表面鍍金的皮耶爾,特地削掉表層,以試金石摩擦金屬的內部。就結果來說的確是黃金。雖然不是最純的,但是隻要加以提煉,就能成為純金了,所以不是問題。能煉出黃金才是重點。

 「說不定是表面鍍了很厚的黃金,我可以把它整個切開嗎?」

 皮耶爾退下後,其他抱持同樣懷疑的鍊金術師問道。

 「可以啊,就算把整塊金屬拿去測比重也沒有問題哦。」

 鍊金術師以刀子切開金屬,剖面是耀眼的金色。

 「確實是黃金……!」

 「只要有賢者之石和鉛,就能煉出黃金了……!把那秘術賣給我!」

 至此,已經沒有人懷疑愛馬仕了。愛馬仕在表演過程中完全沒有碰到坩堝,而且坩堝本身也沒有被過動手腳。

 「明白賢者之石是真的,想購買以賢者之石鍊金的秘術的人,請在散會後找我的徒弟報名。今晚參加的人可以享有優惠哦。」

 愛馬仕進入推銷模式,或者該說是發表勝利宣言吧。

 「我要買!」

 「賢者之石是真的!」

 不少鍊金術師拿著少到可憐的金幣,搶著要買秘術。那應該是他們的所有財產吧。這些人已經完全相信愛馬仕的鍊金術是真的了。

 「怎麼辦?法馬,難道那是真的?」

 艾倫也看不出破綻。雖然今晚又出現了許多詐騙受害者,但是法馬找不到決定性的證據。

 「我有一些在意的部分,我過去看一下……在證據被湮滅之前。」

 法馬向艾倫與皮耶爾說完,立刻鑽過人群,走到最前方。

 助手正準備收拾表演用的道具,法馬假扮的美少女女僕向前踏出腳步。

 「這位小姐,你有什麼事呢?」

 愛馬仕注意到法馬,問道。

 「可以讓我再看一次那坩堝嗎?」

 法馬儘可能地逼著嗓子,以假音說道。他才十二歲,還沒進入變聲期,再加上故意以假音用女性的口氣說話,應該不會穿幫才對。

 「哦,可以啊。」

 法馬仔細觀察坩堝,發現一件事。

 (坩堝的表面,是多孔質的呢。)

 注意到這點的法馬,以火鉗輕敲坩堝。就如他猜測的,依敲打的部位不同,聲音也有變化。

 (哈哈……原來如此。)

 「有什麼在意的地方嗎?已經有其他術師檢查過了哦?」

 愛馬仕心虛地加快說話速度,感覺更可疑了。法馬問道:

 「不,是我多心了。對了,從賢者之石抽出的液體金屬似乎還有剩,可以請您再表演一次精彩的秘術嗎?我個子矮,剛才被術師先生他們擋住,所以沒看清楚呢。」

 法馬吹捧著愛馬仕,要求他再表演一次秘術。

 「不管做幾次,結果都是一樣的哦。要表演也可以,但是換個新的坩堝吧,這個已經沾上太多黃金了。」

 愛馬仕對法馬笑道。他應該把法馬當成某個鍊金術師的無知徒弟了吧。但是法馬沒有笑。

 「繼續用這個坩堝也沒關係哦。不對,請務必用這個坩堝。」

 透過面具,可以看到愛馬仕的眼神稍微遊移了一下。法馬沒有看漏這點。同一個坩堝是無法再次成功鍊金的。法馬知道這件事,所以才故意這麼要求。

 「根據我的猜測,這個坩堝已經無法出現黃金了。」

 「小妞,給我閃邊去,不要在這邊亂。這個秘術太花時間了,我們要看其他的秘術。」

 不明白法馬意圖的觀眾們,開始噓他。

 「小孩子不要擋在前面。不管做幾次,結果都一樣啦。集會只到天亮為止,沒時間了。快點讓我們看新的秘術。」

 「到後面去啦!」

 一名性急的男人揪住法馬的後領,把他向後拉。法馬趁機以髮夾輕輕颳了一下坩堝內部,回到艾倫他們身邊。

 「沒錯。學習會的時間有限,我們還是把握時間進行下個秘術吧。接著要展示的是何蒙庫魯茲。」

 愛馬仕咳了一聲,繼續進行表演。也許是多心,但他看起來似乎鬆了口氣。展示何蒙庫魯茲,是學習會的重頭戲。

 「我回來了。」

 回到艾倫與皮耶爾身邊的法馬說道。

 「有弄清楚什麼嗎?」

 艾倫充滿期待地問道。

 「『鉛消除』。」

 法馬檢視著留在髮夾上的殘渣,最後掃興地說道:

 「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應該說,現在終於知道了。」

 「是嗎!?說明一下吧!」

 坩堝底部有很多小孔洞。

 由於水銀的表面張力非常大,在一般情況下,就算把水銀放入坩堝,也無法流入那些孔洞裡。但假如那些孔洞下方塞滿金粉或鉛之類的金屬,就另當別論了。因為水銀會被那些金屬吸引,流入孔洞。

 愛馬仕事先在坩堝底部放入金粉與鉛,或者是兩者的合金。

 加入水銀後,水銀會流入孔洞,與其中的金粉與鉛混合在一起,成為汞齊,換句話說,就是製作合金。

 接著再加熱坩堝,水銀成分高的汞齊,不需要太高溫就能融化為液體。只要斜拿著坩堝,金鉛汞齊就會從孔洞中流出。繼續加熱的話,鉛會成為一氧化鉛,再因為毛細現象,滲入坩堝表面。

 至於水銀,也會因加熱而蒸發,最後只剩黃金留在坩堝底部。

 這樣懂了嗎?法馬看向艾倫與皮耶爾,兩人的表情很明顯是有聽沒有懂。法馬放棄再次說明。

 「呃……也就是說?這是怎麼回事?」

 「也就是說,黃金會留下來。這不是神術,更不是點石成金的鍊金術。」

 「是嗎!雖然聽到一半開始聽不懂,不過我現在懂了!」

 剛才,法馬以火鉗敲打坩堝,以髮夾刮下坩堝內部的材質時,看到底部的孔洞,而且髮夾上也沾著鉛。

 「雖然這只是我的推測,但是我想不會有錯。只要他再表演一次,我就能確定了。」

 別直接戳破愛馬仕,應該等到下次集會時再拆穿他的伎倆──法馬心想。

 「該怎麼拆穿他好呢?下次由我們準備坩堝讓他表演,應該是最好的做法。就算現在說他造假,證據也不夠多。難怪可以公然詐騙,準備得真是周全呢。」

 雖然法馬很佩服愛馬仕的手法細膩,但是不能讓犧牲者繼續增加,所以法馬沒打算放他一馬。畢竟有人因詐財而死,而且還有人因假藥而受害。

 「反正都來了,就把所有表演看完再回去吧,免得浪費入場費。」

 鍊金術之後,是展示何蒙庫魯茲。

 助手搬來一個大型燒瓶,上面蓋著黑布。

 根據愛馬仕的說明,何蒙庫魯茲是將人類的精液與血液放入蒸餾瓶中,使其腐壞,接著把人類的血液與出現於燒瓶中的人工生命混合在一起,將燒瓶維持在馬的體溫中,連續培養四十週而誕生的人造人。

 「但是沒有證據是從那燒瓶中誕生的吧。必須拍照做紀錄才行呀。」

 艾倫小聲地表示不滿。

 「也就是說,是以那個燒瓶重現子宮環境呢。」

 法馬悠哉地如此說道。

 把受精卵放入人造子宮或人工胎盤中,將其培養成人,這概念法馬不是不能理解。但是放入的只有精子,不是受精卵的話,就算培養也沒用。

 這也是當然的。這個世界的人還不知道卵子的存在,而是認為女性的子宮和男性一樣都會製造精子。雖然現代地球人一定會認為這是胡說八道,不過地球的中世~近世,對生殖方面似乎也有同樣的誤解。

 「對了,在傳聞裡,他製造出的是人類的小孩嗎?還是像何蒙庫魯茲那種非人的生物?」

 法馬向皮耶爾進行確認。

 「只聽說是『小人』而已。」

 皮耶爾也不清楚詳情。總之,觀眾們對燒瓶中的生物都很感興趣。

 「我想問個問題。照你的說法,生命必須有精子和卵子才能創造嗎?」

 雖然知識量不如帕雷,不過艾倫也很認真地把法馬寫的醫學•藥學教科書都看過了。起初,艾倫對卵子的存在感到半信半疑,可是參觀了被法馬的教科書啟發,因此開始實施的首席御醫克洛德的大體解剖,實際看到濾泡與卵丘後,她開始相信卵子的存在。也總算明白,就生殖器官的機能來說,卵巢和精巢有多麼重要。

 數億個精子,必須經過激烈的競爭,才能得到一顆卵子的受精權。瞭解到生命的誕生是這樣的奇蹟之後,艾倫開始對生命感到與守護神的祝福不同的神秘感。

 「嗯。雖然不能說完全不可能,但是在那種情況下製造生命,是無法成功的。」

 法馬回道。

 「不能說完全不可能,表示還是有可能?」

 「使用人工生殖技術的話,是有可能做到。」

 法馬的話太深奧了。「你的世界觀,到底是什麼樣子啊?」艾倫感到很驚恐。就在這時,愛馬仕的聲音響遍會場。

 「這就是何蒙庫魯茲,請仔細觀賞吧!」

 「總算來了。」

 與艾倫的期待不同,法馬在看到黑布下的燒瓶後,無力地說道:

 「我說啊,這樣太犯規了吧。」

 傻眼到說不出話,就是這種情況吧。法馬心想。

 燒瓶中的,乍看之下,是隻有人類手指大小,穿著衣服的小人。但是在法馬眼中,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噢噢……小人在動呢……」

 但不知情的觀眾,則是驚呼不已。

 「看起來是有點像人……」

 愛馬仕對想擠到前方的觀眾們說道:

 「不能太靠近,它很神經質,不喜歡被人盯著看。」

 「是活的。這還真是令人意外啊。」

 原本懷疑是以屍體耍把戲的皮耶爾,在看到靈活地動來動去的小人後,不得不承認那是活著的生物。艾倫向法馬問道:

 「不是死掉的胎兒呢。你覺得呢?」

 「只能說,太令人失望了。」

 法馬以此為前言,先幫他們打一下預防針,免得兩人太失望。

 「是幫無毛症或是沒有毛髮的品種猴子化妝後,戴上假髮,穿上衣服而已。」

 艾倫和皮耶爾差點大叫出聲。

 「哪有那麼小的猴子!只有手指大哦?而且手和臉都和人類一樣哦?」

 「而且身上也沒有毛啊!」

 皮耶爾點頭同意艾倫的話。

 「只是你們不知道有這種猴子而已。」

 在地球上──雖然必須如此加註,總之地球上有名為倭狨的,體型只有手指大小的猴類。這個世界的人類還沒完全瞭解世界上的所有生物,只要使用異世界罕見的迷你猿猴,就很容易讓人相信了。

 「你這麼說的話,我是沒辦法反駁啦……但如果是猴子,它身上的毛呢?皮膚和手指都很光滑哦?而且不像被剃掉的。」

 「不管看起來多像人類,還是有分辨的方法。你看,它沒有眼白對吧?所以它是猴子或其他種類的野生動物,不是人類。這種伎倆太掉漆了。」

 果然是假貨。法馬覺得很沒勁。

 「裙子底下應該有尾巴才對。就算把尾巴切了,也會留下痕跡。唔──能不能掀開它的裙子呢?」

 好想掀裙子哦。法馬說出聽起來很變態的話。

 何蒙庫魯茲離開容器的話會死,所以只能隔著燒瓶觀看。這傳說掰得挺不錯的嘛,法馬佩服地想著。這樣一來,就不能用手觸摸、檢查了。

 但,就在這時──

 『……!……!』

 (嗯?)

 被假扮成何蒙庫魯茲的猴子嘴巴在動。

 彷佛說話似的動法。也許是發現聲音傳不出燒瓶吧,只見猴子在玻璃瓶瓶身上吹氣,開始寫起字。

 『救命,這男人』。

 見到那幾個字,法馬渾身發毛。

 「哎呀,展示到此為止了。」

 愛馬仕以黑布遮住燒瓶。

 助手接過愛馬仕交給她的,裝有何蒙庫魯茲的燒瓶後退下。

 「它剛才……在寫字!!」

 法馬為了提醒眾人,努力大叫,可惜聲音被埋沒在觀眾激動的喝采中。

 「雖然何蒙庫魯茲懂人語……但剛才只是亂畫一些像文字的塗鴉而已吧。他寫了什麼嗎?」

 看在皮耶爾眼中似乎是這樣。

 「不,那些字是有意義的。它在求救。」

 猴子擁有與人類同等程度的智慧。這場面瓦解了法馬的常識。愛馬仕似乎明白何蒙庫魯茲會寫字,所以不讓它寫到最後。

 (那猴子想告訴我們愛馬仕對它做了什麼,並且向我們求救。所以愛馬仕才不讓它寫完。)

 在地球上,就法馬所知,沒有會寫有意義文字的猴子。

 假如給猴子打字機,讓它隨機打字,而且沒有限制打字時間的話,必然能夠打出有意義的文字。這叫『無限猴子定理』。

 但是,必須花上如宇宙終結般漫長的時間,才能寫出十幾個有意義的文字。

 也就是說,那隻被假扮成何蒙庫魯茲的猴子,絕對不是偶然亂寫出那些字的。

 (果然有問題!這是以神術做的嗎!?)

 「喂,它剛才在寫字對吧?」

 除了法馬,似乎也有少數觀眾發現了這件事。

 「讓我們再看一次!」

 其他觀眾聽了那些人的話也被勾起了好奇心,紛紛要求起來。

 「我很遺憾,但是不能讓各位看太久。因為那是非常脆弱的生命,長時間展示在許多人面前的話,會開始自殘的。」

 愛馬仕以極為正大光明的理由拒絕了觀眾的要求。

 「為了補償大家,我來表演個有趣的秘術吧。這些是玫瑰種子,把賢者之石放入其中,十秒後,種子就會開花了。」

 愛馬仕拿出一個裝滿種子的木箱,放入賢者之石後,蓋上蓋子。

 接著,他一面念著咒文,一面晃動、翻轉箱子。

 唸完咒文後,愛馬仕打開箱子……箱中滿是盛開的玫瑰。

 「噢噢噢!」

 觀眾熱烈鼓掌喝采,已經沒人記得何蒙庫魯茲的事了。

 「這是怎麼回事!?有什麼力量能讓種子瞬間開花嗎!?光是搖晃箱子就能開花!?」

 不例外地,艾倫又驚訝到推眼鏡了。從剛才起,她就一直被愛馬仕的詭計耍得團團轉,完全無法提出合理的懷疑。假如一個人來,肯定會被騙吧。法馬覺得有點哀傷。

 「因為他搖晃了箱子啊。這種做法,和騙小孩沒兩樣。」

 法馬沒放過愛馬仕的任何動作。雖然沒碰到內部,但是有搖晃箱子。

 「搖晃……為什麼光是搖晃箱子就會開花呢?我不懂哇。」

 「只是在花的上層鋪滿種子而已啦。搖晃容器的話,巴西果效應就會讓體積大的物體浮到上層。只要實際做過就能明白了。不管是誰都做得到哦。」

 把大小不同的顆粒放在容器中,加以搖晃後,體積較大的顆粒會浮到上層,較小的顆粒會沉到底部。在地球上,這種現象稱為巴西果效應。

 「巴西果?那是什麼?」

 (啊,這個世界沒有巴西,所以不能說巴西果效應呢。但是這部分無法說明。)

 反正最後就是會變成那樣啦。法馬含糊帶過。

 「他就是以這些伎倆來吸引人買下賢者之石的呢。」

 差點上鉤的皮耶爾,擦著冷汗說道。

 在那之後,愛馬仕又展示了一些特別的生物、做了幾項表演,但是看在法馬眼裡,全都不超出魔術手法的範疇。愛馬仕誇張地介紹他製造的合成獸,並且捏造了精彩動人的研發血淚史。

 「你看!那隻蛇長了腳耶!還有雙頭蛇。居然是活的,真是驚人。到底是怎麼做出那些合成獸的呢!?」

 「只是普通的有腳蛇和雙頭蛇罷了。不是合成的,它們是天生就長那個樣子。自然界偶爾會出現這樣的畸形生物。」

 法馬面不改色地說道。以理所當然的態度解說理所當然的事。

 「你一點都不驚訝耶。冷靜成這樣,真無聊。」

 「因為都是以前看過的生物。而且蛇在很久以前,是有腳的。」

 (愛馬仕可能有收集畸形生物的興趣吧……他在這方面似乎懂很多。)

 從一連串的表演,可以看出愛馬仕擁有相當程度的學識與能力。

 「法馬!人體飄浮起來了!?」

 布簾再次拉開,被愛馬仕催眠的女助手水平地飄浮在半空中。為了證明不是以繩索垂吊,愛馬仕開放觀眾檢查女助手上方的空間。

 「真的飄起來了!」

 「這是把彎折的金屬棍固定在愛馬仕腰部,以金屬棒撐住那女性。只要使用類似的道具,你也可以做到哦。雖然我能當場拆穿他,不過今天就算了。」

 這果然也是已知的魔術。法馬以死板的語氣解說道。

 「不過,說不定是真的飄浮起來了呀。你也會飛不是嗎?」

 原本認定愛馬仕絕對是騙子的艾倫,如今變得半信半疑了。就詐欺師而言,愛馬仕可說是一流的騙子,再這樣下去,被騙的人只會愈來愈多。當成魔術表演來欣賞是無所謂,但是因此被騙,就傷腦筋了。

 「不能坐視不管呢……乍看之下,太有可信度了。」

 名為鍊金術學習會的集會,在喝采中落幕。

 「謝謝各位欣賞今晚的演出,歡迎再次光臨。」

 愛馬仕說完,想購買秘術的鍊金術師們一擁而上,圍繞在他身邊。

 (難怪來參加集會的人會愈來愈多。)

 就算只是單純的魔術秀,也是能令觀眾滿足的表演。

 收取高額的入場費,再加上愛馬仕高明的話術,是非常富有娛樂性的魔術秀。客人們也全都很滿意。

 「表演似乎到此結束。很精彩呢,法馬大人。」

 皮耶爾說道。法馬不情不願地點頭同意。

 「的確是很有趣。就算這些全都是假的,也看不出所以然。法馬,你為什麼能夠全部看穿呢?」

 無法看破對方的把戲,艾倫似乎覺得很不甘心。

 「因為我本來就知道這些伎倆,但是其他人不知道。只是這樣而已啦。」

 「也就是說,法馬大人認為這些全是造假騙人的?」

 皮耶爾試圖做出結論。

 「與其說是造假,不如說是表演有名的魔術或一般人不知道的現象,但是讓人先入為主地以為這是鍊金術造成的吧。話術高明,也是表演能夠成功的原因之一。」

 假如讓法馬發表感想,他覺得比起詐欺師,愛馬仕更應該去當魔術師或表演家,那樣不但能正大光明地表演,而且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賺錢。

 不過……法馬陷入苦思地皺眉。

 「只有何蒙庫魯茲……雖然是猴子,但不只是猴子。那說不定是真的。」

 只有何蒙庫魯茲。那不是單純的魔術表演,令人起疑。可以的話,法馬想買下何蒙庫魯茲,或是再看它一眼,讓它把中斷的文字寫完。

 它會寫出那些文字只是偶然嗎?或者有什麼法馬不知道的內幕?法馬想釐清真相。

 「你打算怎麼做?要去拆穿他的假面具嗎?我是無所謂。你準備好了嗎?」

 艾倫把手放在神杖上,一副隨時可以戰鬥的模樣。

 相對的,法馬身上沒有任何武器。帶著藥神杖的話,他本身會在黑暗中發亮,所以不能在晚上帶著藥神杖行動。但就算空手,法馬也不覺得自己會有危險就是了。

 「至少,要查出何蒙庫魯茲的真相才行。」

 「那當然!」

 法馬等人正在等客人散去,一道年輕的女聲從他們身後傳來。

 「晚安,各位對我老師的秘術有興趣嗎?」

 是擔任愛馬仕助手的女鍊金術師。

 「愛馬仕老師說,假如各位有事找他,他會在別的房間與各位見面。」

 「只有我們嗎?」

 皮耶爾驚訝地問道,臉上露出警戒之色。儘管這邀約過於可疑,法馬還是回道:

 「今晚的秘術真是太棒了。我們不但想購買秘術,還想再看一次何蒙庫魯茲。」

 「……何蒙庫魯茲,是嗎?」

 女鍊金術師沉默了片刻,說道。

 「我明白了。那麼請隨我來。何蒙庫魯茲在這裡。」

 「哇啊!謝謝你!」

 法馬儘可能裝出開心的模樣,暗自戒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