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話 帝都神殿的異變

第四卷  第二話 帝都神殿的異變 藥局打烊後,法馬和艾倫騎著馬,分別載著另外兩人來到神殿。發現從神殿走出的神官都是新面孔,法馬感到不對勁,拉住一下馬就想直接走進神殿的羅傑衣襬。

 「等一下,羅傑先生。神官長換人了!」

 聽了法馬的話,艾倫吃了一驚,重新戴好眼鏡,警告地說:

 「而且神官們也全換人了。情況有點奇妙,還是別隨意進去比較好。」

 神官長會戴著很有特色的帽子。但帽子底下卻是法馬不認識的面孔。

 「所羅門先生才剛到任不久,應該不會這麼快就異動。而且神官長大人交接的話,應該會去向陛下致意才對……再說,所羅門先生不像是會不和你打聲招呼就離開帝都的人啊。」

 艾倫說道,法馬的表情嚴峻了起來。

 「似乎出了什麼事呢。」

 法馬一行人正在神殿前觀望,一名總是能在神殿見到的虔誠信徒剛好走了出來。法馬叫住對方。

 「哦,是異世界藥局的老闆啊。還有各位藥師們,你們好哇。」

 那名老嫗也是藥局的顧客,所以認識法馬等人。

 「你好,我想請問一下,神官長大人換人了嗎?」

 「是啊,大概是一個星期前換人的吧。很突然呢。」

 「你知道換人的原因嗎?」

 艾倫皺眉問道。

 「聽說前任神官長密謀造反,所以被大神殿抓起來了。新任神官長大人是由大神殿直接派遣過來的。」

 不過這只是謠言啦,真可惜,前任神官長人比較好呢──老嫗轉而小聲說著並搖了搖頭。

 無法接受這說法的法馬繼續發問:

 「他為什麼要造反呢?有說明原因嗎?」

 「這就沒聽說了……」

 老嫗似乎也不清楚詳情。

 「我們先進區看看情況好了?」

 「店長大人,請讓我們去偵察吧。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我們會向你報告的。」

 羅傑和蕾貝卡自告奮勇,由他們先進去祈禱兼偵察。至於艾倫與法馬則仍然猶豫不決地站在神殿外。雖然新來的神官們不認識法馬等人,但是應該聽說過法馬的事,所以還是不該隨意進入情況可疑的神殿才對。

 「假如所羅門先生的罪名不是背信,而是造反的話,是非常嚴重的罪哦。再加上大神殿很重視戒律,依情況可能會判死刑,或是關閉所羅門先生的神脈。假如他已經被帶回神聖國,我們就無能為力了呢。」

 說不定是攸關生死的大事。艾倫說著,表情變得很沉重。

 「會變成這樣,該不會是我害的吧?」

 法馬覺得自己也有責任。

 他在帝都太出風頭了,之前的所作所為就算傳到大神殿那兒也不奇怪。艾倫知道所羅門不但沒把法馬的事上報給大神殿知道,而且還儘可能地消除傳聞。但是紙終究包不住火,也許傳聞已經多到所羅門無法控制的地步了。

 「他說過,自己是奉了大神殿之命,為了尋找沒有影子的小孩,才來這邊的呢。」

 「事情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被大神殿發現法馬的存在,是時間早晚的事。艾倫也如此認為。雖然說就算想這問題也沒用,但是又無法不多想……

 「但是有必要判死刑嗎?神殿不是宗教團體嗎?」

 不論如何,那麼做都太殘忍了吧?法馬很想抗議。

 「神殿是非常重視上下階級的組織,而且握有打開或關閉神脈之力的神官長造反的話,懲罰當然會更嚴厲哦。」

 聽艾倫這麼說,法馬低頭看向佩在腰間的藥神杖。

 「所羅門先生之所以會被視為造反者,是因為這個嗎……?秘寶失蹤的罪應該很重吧。」

 法馬已經使用得很順手的藥神杖蘊蓄了他的神力,正微微發著光。這是唯一能承受法馬的神術,而且能發揮更大力量、無可取代的特別神杖。雖然到手的方式並不正當,但是如果說法馬對它沒有感情,則是騙人的。不過就算沒有神杖,法馬也能使用絕大多數的神術。就目前的情況來說人命關天,釋放所羅門才是最重要的事。法馬毫不猶豫地說:

 「把這神杖還給大神殿吧。說起來,這本來就是所羅門先生借給我的,說不定他是因為秘寶失蹤才被懷疑。」

 「但是藥神杖只有你能用哦,還回去的話太浪費了。不如趁機請神殿允許你使用它吧。」

 艾倫有點不情願把其他人無法使用的藥神杖還回去。可是就大神殿的角度來看,秘寶終究是被偷了。法馬反駁道:

 「我是承蒙所羅門先生的好意才能使用藥神杖的。大神殿並不清楚這件事,而且我也覺得這樣獨佔藥神杖不是很妥當。還是把它還回去,請大神殿釋放所羅門先生吧。」

 法馬下定決心,走入聖佛爾波帝國的守護神殿。

 一走進神殿,法馬就覺得氣氛與所羅門擔任神官長時截然不同。

 「你一個人太危險了,我和你一起進去吧。」

 艾倫說著,也跟了上來。神殿的地板感應到法馬的神力,閃爍起淡藍色的光芒。整座神殿因法馬的進入而成為聖域。

 「呼──感謝守護神大人,我心中的鬱悶被一掃而空了呢!心靈被洗滌得好乾淨呀!來神殿接受守護神的保佑,實在很舒服呢!」

 參拜完守護神的蕾貝卡容光煥發地說道。至於羅傑……

 「因為蕾貝卡小姐的汪想被清除乾淨了嘛。我啊,雖然不相辛守護神,但是為了不讓神力枯接,還是必須上神殿參拜才行呢。這世界真是太沒道理啦。」

 則是在周圍全是信徒的神殿裡公然宣稱自己不相信守護神。他早晚會被帕雷那種狂熱信徒圍毆吧。法馬一面在心裡流著冷汗,一面豎耳傾聽兩人的對話。

 「啊!老闆大人!」

 走出禮拜堂的羅傑和蕾貝卡在大廳見到法馬與艾倫。兩人沒發現神殿本身的異變,朝法馬等人招手道:

 「老闆大人、艾蘭諾大人,禮拜堂在這邊哦──咦?神殿的照明好像變亮了呢,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

 與少根筋的兩人相反,親眼見到神殿地板因為被法馬踏上而發亮的艾倫,驚訝得說不出話。由於神殿的工作人員全部更換過了,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面的神官們也議論紛紛了起來。

 「法、法馬,神殿是因為你才發光的,對吧……?」

 「應該是藥神杖的關係吧。神殿也真厲害。」

 「這樣的話,就算想躲起來,也會立刻被發現吧?」

 艾倫是第一次見到神殿對法馬的感應,顯得非常驚訝。法馬無視她的反應,徑自尋找起新任神官長。確認神官長不在禮拜堂後,法馬直接朝著神官長室前進。艾倫也跟著他過去。

 見到光線從神官長室的門縫透出,法馬認為新任神官長應該在裡面,揚聲說道:

 「你好,百忙之中打擾了。我是帝都的藥師,法馬•梅德西斯。可以向你借一點時間說話嗎?」

 「什、什麼!?」

 新任神官長緊張地握著神杖,打開房門。

 由於整座神殿出現異變,他應該非常警戒吧。神官長室中用來檢測神力的燭台火焰八成也燒得很旺盛──法馬心想。他和所羅門很熟,所以很清楚神官長室的構造。

 「這……!」

 見到帶著藥神杖的法馬與發亮的神殿地板,新任神官長立刻明白了一切。他從頭到腳打量著法馬,接著在臉上堆起笑容。不過法馬很想揮開他的視線就是了。

 「照理來說,應該是由我主動拜訪藥神大人才對,沒想到您先來了,我真是倍感光榮。您好,我是新上任的神官長科莫,今後請多指教了。」

 新任神官長是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被他稱為藥神,法馬心裡一陣緊張。

 「老闆大人好厲害啊!就連神官長大人們都知道他在藥學方面的功績,封給他這麼了不起的外號呢!」

 蕾貝卡向艾倫說道。艾倫不禁苦笑了起來。不過對法馬來說,蕾貝卡的誤會反而對他有利。

 「我想你應該正在找我,所以就來奉還這個了。抱歉借用它這麼久。」

 法馬雙手捧著藥神杖,想交給科莫,但是科莫並不收下。

 「抱歉,可以請您直接還給大神殿嗎?因為人類是無法帶著它的。」

 「不好意思插嘴一下,大神殿是指神聖國的大神殿嗎?」

 在法馬身後聽兩人說話的艾倫向科莫確認道。法馬不能隨便離開帝都,這要求對他來說是強人所難。另一方面,蕾貝卡正因為法馬被稱為藥神而陷入妄想,羅傑則是覺得很有趣,與蕾貝卡閒扯起來,兩人似乎都沒聽到科莫的話。

 「雖然不能直接帶著,但是隻要用東西包住,不管是誰都能搬運不是嗎?難道說,直接還給你的話會有什麼不方便之處嗎?」

 由於藥神杖會穿透有機物,所以人類無法拿起,也無法使用藥神杖。但是隻要將其放在由無機物製成的箱子裡,就能簡單地搬運。所羅門當初就是那麼把藥神杖帶到藥局的。而且法馬也不是隨時握著藥神杖,會把它放在石地板上或是靠在牆邊、放在杖袋裡並佩戴在腰上。

 「希望您能帶著它,向大神殿解釋您之所以持有它的原委。」

 大神殿這個詞,使法馬心生警戒。

 (明明可以直接收下,為什麼非要我去大神殿不可?這該不會是陷阱吧?)

 假如知道法馬被守護神附身,很有可能會被軟禁在大神殿。所羅門之前如此警告過法馬。先不管守護神的部分,光是前往神聖國,不用想都知道是多麻煩的事,可以的話,法馬完全不想那麼做。

 聽到麻煩的內容,羅傑不自覺地幫腔:

 「老闆大人有藥局的工作,不能去神聖果哦。不然藥局灰開不下去的。」

 「我想見所羅門先生,他現在在哪裡呢?只要去大神殿,就能見到他嗎?」

 法馬挑選著詞句慎重地問道。就算去神聖國一趟也沒有關係但是非問出所羅門的下落不可。科莫的眼神遊移了數秒,法馬沒有看漏這點,緊追不放地問道:

 「所羅門先生還活著吧?」

 「當然了。但是為了追究一連串的責任問題,我想他的神脈應該被關閉了吧。」

 「怎麼這樣……有必要關閉神脈嗎?他做了什麼嗎?」

 艾倫說完後心痛地垂下眼簾。神力被剝奪的所羅門,今後將淪落為平民。必須保護所羅門才行──法馬心想,於是向科莫說道:

 「麻煩你飛鴿傳書給神聖國。說我會前往神聖國歸還藥神杖,並見所羅門先生一面。如果不能與所羅門先生見面,我就不去神聖國。」

 只要這麼說,就算所羅門被判死刑,也不會馬上行刑。因為他將成為要脅法馬的重要人質。法馬心中湧起一股情感──想拯救自己的理解者所羅門。

 「我明白了。我這就為您安排馬車。」

 科莫似乎很希望法馬能立刻前往神聖國。但法馬追加說道:

 「可以等我的診療告一個段落再去嗎?我手上有許多患者,其中也有我不在的話,會有生命危險的病患。」

 其中之一,就是正在進行化療的帕雷。雖然帕雷已經在某種程度上能自己使用藥物了,但是法馬不在他身邊的話,會有被感染的危險。只有法馬的聖域才能確保他的生命安全。

 所羅門的生命很重要,不過包含帕雷在內,其他患者的生命也很重要。

 「一、兩週的話,我們可以等您。」

 科莫讓步了。看來這部分似乎有通融的空間。

 「那麼我會找時間前往神聖國的。抱歉擅自使用了你們的秘寶。」

 「您不需要介意,這全都是所羅門的責任。」

 科莫愉快地點頭道,但是笑容又因法馬的下一句話而凍結。

 「不過,我會先向伊莉莎白皇帝陛下報告這件事後再去。」

 「為、為什麼要對陛下……這件事和皇帝陛下有什麼關係嗎?」

 原本笑容滿面的科莫慘白著臉,看起來很驚慌。

 「你才剛上任,所以可能不清楚吧。我經營的藥局是由帝國出資的,而且是帝國御準店。不先向陛下報告的話,我是無法出國的。」

 「什麼……!?」

 聖佛爾波帝國是目前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君臨帝國的皇帝,當然有極大的權力。

 目前,找遍全世界,沒有任何國家能與聖佛爾波帝國正面為敵。就算是因獨佔神術秘儀而握有世界霸權的神聖國也不例外。即使神官們關閉所有住在聖佛爾波帝國的貴族們的神脈,使貴族失去戰鬥力,光靠普通士兵的兵力差距,聖佛爾波帝國還是能夠擊潰領土狹小的神聖國。聖佛爾波帝國就是這樣的軍事大國。法馬就是以此為靠山與神聖國談判。

 光是一句話,就能讓小孩不敢哭鬧的絕對君主,女帝伊莉莎白。假如出國前先向她報備的話,就算是大神殿,也必須讓法馬平安歸來才行。這不是單純一個人失蹤的問題,因為法馬不是能以神殿權限使之消失的普通藥師。

 科莫正驚愕萬分,艾倫又追擊地說道:

 「而且法馬還是首席宮廷藥師,也就是為陛下調藥的主治藥師,就算出國,也不能離開太多天哦。」

 只有深受信任的藥師,才能成為皇帝的主治藥師,保護皇帝的生命。假如神聖國擅自奪走主治藥師,一定會觸怒那位以性急聞名的女帝。

 「是、是這樣嗎……我這可失敬了。」

 科莫沉默了下來。是因為搬出皇帝的頭銜,所以他不敢亂來了嗎?本來喜孜孜地以為被藥神附身的法馬想自投羅網,真是再好不過了,沒想到法馬居然如此難纏。法馬在帝國的立場相當穩固,這是他日漸得到大家信任的證明。

 「我會向大神殿請示的。」

 總之,法馬前往大神殿的事暫時保留,直到大神殿做出決定為止,藥神杖都由法馬保管。

 「老闆大人連神殿的大人物們也都很熟呢!」

 回程的路上,蕾貝卡在馬背上不經意地這麼說。法馬無力地搖頭。

 「不,一點都不熟哦。我和那些人是第一次見面……那個人說,所羅門先生的神脈被關閉了對吧?」

 法馬向與自己並轡同行的艾倫確認,艾倫以沉重的口吻回道:

 「真是太過分了……所羅門先生應該會覺得生不如死吧。」

 說得明確一點,那是使神術使用者再也無法崛起的嚴厲處置手段。艾倫補充著說。

 「但是,神脈不是能重複打開嗎?」

 「是沒錯,不過聽說也有再也無法打開的方法。就像剛才說的,大神殿採取的八成是那種方法。因為沒有比被關閉神脈更丟臉的事,有些人說不定會因此自殺呢。」

 正因為所羅門是地位很高的神官長,反而會更擔心他因為受不了這種屈辱而自殺,艾倫抱頭說道。

 「對了,法馬。」

 「什麼事呢?」

 「你可不能操之過急哦。例如為了打聽所羅門先生的線索,在帝都飛來飛去之類的。想找他的話,我們一起找,你不可以單獨採取行動哦。」

 艾倫叮囑道。法馬誠惶誠恐地聽著她的話。

 ◆

 回家後,當天晚上法馬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都是因為我的緣故,所羅門先生才會被趕下神官長的位子,甚至被關閉神脈,生死不明……)

 儘管法馬也不知該怎麼做,但是對於把所羅門捲入自己的事裡,法馬覺得自己也有責任。

 「如果我進入神聖國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呢?」

 法馬回想所羅門對自己說過的話。所羅門告訴過他許多有用的資訊。

 所羅門說,法馬可以趁著深夜潛入大神殿看大秘寶。就所羅門的角度看來,假如是警備薄弱的夜晚,潛入神聖國並非不可能的事。雖然神殿能靈敏地感應到法馬的存在,但是隻要不直接踩在地板上,神殿就不會出現反應。既然如此,只要以藥神杖飛到神聖國,應該就不會觸動警報系統了。所羅門是這麼說的。

 雖然科莫以飛鴿傳書通知神聖國發現法馬的事,但是信鴿應該還沒抵達神聖國吧。假如在信鴿飛抵神聖國之前,所羅門就已經……一想到這裡,法馬就無法安穩入睡。

 法馬起身拿起藥神杖,看向窗外。

 「雖然才剛被艾倫叮囑過,有點對不起她……不過也只能試試了。」

 必須儘快確認所羅門的安危才行。

 不管所羅門被關在哪裡,只要使用診眼,就能在神聖國的上空瞬間發現他。

 為什麼做得到呢?因為所羅門有某種先天性的異常。雖然診眼會顯示出那異常,但是因為那異常不會影響日常生活,所以法馬也沒有特別在意。那是大約每七千人才會出現一人的異常,就神官的總數來說,整個神聖國裡可能只有所羅門有那種異常。

 ──他全身的內臟位置都與普通人相反,是完全性內臟異位。

 「應該能從神聖國的上空確認所羅門先生的位置才對。」

 只要以兩道程序,就能找出所羅門的所在之處。首先是從神聖國上空以診眼尋找生病的人,接著找出全身發光的人,說出內臟異位的病名。這樣一來,就算不直接與所羅門碰面,也能確認他的安危。假如所羅門已經死了,診眼就無法發現他;若是他身上有傷,也能從上空看出來。雖然降落在神聖國是很危險的事,不過只要飛在天上就沒問題了。

 夜更深了,做完傭人一天工作的珞緹來向法馬道晚安。珞緹離開後,法馬打開窗戶,寒冷的夜風從窗口灌入房間。法馬把被窩偽裝成有人睡覺的樣子,穿好衣服、握住藥神杖,安靜地從窗口起飛。

第三話 侵入神聖國,與大秘寶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