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尾聲 有誰規定了在第二卷的時候OO不能轉變的?

第二卷  尾聲 有誰規定了在第二卷的時候OO不能轉變的?

 我今天也很有精神得前往了學校。

 或許是因為馬上就要出梅了,最近天晴的日子特別多。果然比起下雨,我還是更喜歡晴天啊。天氣這麼好,調查也能一帆風順。

 「早啊」

 走進教室,我用全班都能聽見的聲音打招呼道。注意到我的人也都傳來了反應。

 「噢,師傅。我終於買到彈珠汽水的最新刊了,這本你已經看了嗎?」

 「當然已經看了!話說這本也太絕了,看到一半都時候都爆哭了。展開也太熱血了,都讓我想要去加入社團了」

 「真的假的啊!那我也要趕緊看了!」

 正當我和穴山進行阿宅Talk的時候,剛走進教室沒多久的常葉也加入了對話。

 「兩位早啊!聊什麼呢?新番動畫?」

 「不是啦,是最近的話題作輕小說啦。這可是新時代的青春戀愛喜劇啊」

 「這本絕對會動畫化的哦。話說常葉氏,你還蠻有潛力的嘛?這次的故事對你這種愛看體育片的人來說肯定會很中意的」

 「誒,真的嗎?借我看借我看!」

 在這麼進行對話的時候,這次是小泉同學過來了。

 「班長,之前的那次練習才,你是不是來看了啊?來了就打聲招呼嘛」

 「啊,不是,不是很想打擾你們。畢竟我是社外的人……」

 「話說你的選禮物品味也太迷了吧,誰會在比賽的時候吃信玄餅啊。下次帶運動飲料來,用粉衝調後裝瓶子裡」

 「那我不就成社團經理了?」

 「誒,是這樣的嗎?上次也給我送了酒饅頭來,但我們都吃掉了哦?」

 「不是啊,常葉氏,就連我也覺得這次是小泉同學說得對啊……師傅偶爾會有些比較迷的品味啊」

 接著是井出冒了出來。

 「啊,班長班長!之前慶功會上唱的歌是什麼曲子啊?唱的音調亂七八糟的沒聽能聽清,一開始那段超級糟糕的!」

 「最強XO計劃嗎?還有啊,拜託別再說我音痴啦」

 【譯註:《地上最強新娘》OP1——《最強×計畫》。歌詞第一句『來造孩子吧!』】

 「對對,就是這首!我們之前聊起想要讓樂隊來演奏來著」

 「你真的覺得這合適嗎?」

 一開始那段絕對不會受女孩子歡迎的吧。

 這時,路過的鳥澤愉快地說道。

 「不也挺好的嗎?要是真能彈出來的話啊」

 「真的假的啊!?鳥澤居然能接受那個嗎!?」

 「也沒什麼吧。葷段子在搖滾裡可太常見了」

 「哦、哦哦……這麼一想倒也不是不行,吧……?」

 可能換成英語來唱的話反倒會變得很帥……?

 「對吧對吧!?只要我能掌握訣竅,可能也能大受歡迎的!」

 「哪有這種好事。說到底井出就不可能啦」

 「啊對不起,泉從一開始就不在我的守備範圍裡——」

 「……啥?」

 「就算這樣還是會生氣的啊……啊,不過差不多電波感的話,我個人還更想聽『旋轉吧!雪O花』之類的!」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大家都開開心心地聊得很火熱。

 ——班級的各個小團體之間已經不再有牆壁隔開了。

 之前在“Q-U-L”的後續調查上,也看到數值有了極大的改善,集體戀愛喜劇適應性居然提升到了A。

 以井出為中心的聚會型團體一開始就有著極高的數值,核心成員再次集結後的新·勝沼團體和勝沼個人的戀愛喜劇適應性都提升到了B級別。不過,勝沼的角色定位變成了「沒有犯錯都會被大家投來溫暖的視線的不成器角色」。

 ——嘎啦啦。

 教室的門被用力地推開了。

 「……欸?」

 我還沒回頭看去,就已經看到眼前的井出震驚的張大了嘴。

 同時,周圍也傳來了議論紛紛的聲音。

 怎麼了?誰啊?

 我緩緩回過頭去,看向了中心人物。

 在那裡站著的是——。

 「……怎麼啦。話說別都盯著我看啊!」

 ——十分乾練的。

 剪成了短髮的勝沼。

 「誒誒,步夢,怎麼了啊!?」「喔,像以前那樣了!很合適哦」「比之前好多了?短點也不會礙手礙腳了」「我喜歡!愛了愛了!」

 迎面而來的震驚聲和讚美的話語。

 怎、怎麼會,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點出發“斷髮事件”!?究竟發生了什麼!?

 勝沼全然不管已經宕機的我,輕輕撩了一下及肩的頭髮,哼了一聲向我走來。

 ——誒,怎麼。

 「勝沼同學?這是發什麼了內心的轉變嗎?」

 在經過身邊的時候,我顫顫巍巍地搭話問道。

 難、難道說,向常葉告白失敗後陷入了谷底之類的……?

 「哈?只是頭髮傷到了才剪掉的。除此之外還能因為什麼」

 「啊,這樣啊……」

 是啊,是一個極其現實的理由。真的是,這些人一個個的都不珍惜寶貴的戀愛喜劇事件……。

 「話說啊。和你有什麼關係嗎?不是毫無關係嗎?」

 「不、不是,雖然說確實沒有吧……」

 怎、怎麼了啊,還記恨那件事啊。我記得我也沒說毫無關係啊……。

 帶著生悶氣的表情,勝沼再次哼了一聲準備走開了,但不知為什麼又突然停了下來。

 「嘛,不過——」

 這時,勝沼。

 有些意味深長地回過頭來了。

 「——之所以會化淡妝,可能都是因為你哦?前輩?」

 這麼說著,咧開嘴露出了惡作劇般的笑容。

 ——哈?

 「哈?」

 「「「「「哈——————!?」」」」」

 ——在這之後,我被班級同學瘋狂追問到底發生了什麼。

 ——像這樣能夠輕鬆引發王道戀愛喜劇展開的班級——。

 我成功親手創造了出來。

番外篇 輸無可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