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舞台後 特殊的“設定”

第二卷  舞台後 特殊的“設定”

 『——差不多這就是全部內容了吧。多虧了上野原,營造出了十分合適的緊張感。不愧是名共犯者』

 「嘛,像這一類的活動裡我也做不了什麼。只能稍微幫上些忙」

 我往床上一坐,勾起頭髮一邊捲髮絲一邊說道。

 雖然稍微有些強硬,還是找學生會的前輩打聽了一下。不過,可能也是因為負責人是那一位才會告訴我的吧。

 「順便問一下……芽衣有做什麼嗎?」

 『清裡同學幾乎沒怎麼參與這次事情。畢竟這件事情也不能歸到“主線故事”裡去,而且她在這次也算是在背後推波助瀾的人了』

 我把耕平在電話那一頭說的亂七八糟的話當做耳邊風,陷入了沉思。

 ——經過這一次的事情。注意到芽衣的真實意圖中,有一點關鍵信息。

 她有著『極其討厭班級陷入消極狀態』這一想法。為此,她才會在不知不覺間發揮出平常絕不會表現出來的影響力。

 一面控制住開始暴走的勝沼同學,一面將耕平叫出,通過偽造出容易讓耕平產生共鳴的“青梅竹馬設定”來抑制住耕平,想必是早就預測到了兩人的衝突而做出的事情。

 而且說不定,四班之所以會那樣明確地劃分出數個關係好的小團體,也是因為她擔心價值觀不同的人在一起時會引發衝突,而從一開始就安排好的。

 另外,芽衣會那麼負面的忌諱這些事情的原因,應該和她的過去有著很大的關係。

 根據打聽的消息,似乎是在過去沒能在這樣的狀況下挺過去。沒有能夠幫到被欺凌的人之類的,是為此感到後悔了嗎?

 嗯……?不對,稍微等一下。

 出頭鳥。擾亂班級的和平的壞人。

 不願顯眼,不願出挑,想要變得“普通”的芽衣。

 ——……。

 難道說,其實是——。

 『——喂。你在聽嗎?』

 「啊,嗯。抱歉」

 ……不好,老毛病又犯了。一集中精神思考就會聽不進其他事情。

 咳咳,清了下喉嚨,隨便搬出了一個話題。

 「嘛……總之,一切順利不是蠻好的嗎?之前突然說出『這陣子我不當“主人公”了』什麼的時候,還以為終於要金盆洗手重新做人了」

 『你這說的好像我當“主人公”的時候就不是正經人了一樣啊?而且除我以外也沒有其他人能當“敵人角色”了吧,沒辦法啊。這種事真的不想在做第二次了』

 「要是都做到這個程度了,結果勝沼同學沒能符合期待的話,你打算怎麼辦啊?」

 『嗯,嘛,我倒是沒怎麼擔心這一點吧。一開始就對那傢伙的不屈品性充滿了信心』

 ……仔細想來,能夠被耕平認可的不屈品性,也是相當不得了啊。要我說的話,光是耕平這樣的就已經足夠腦子有病了。

 在這一層面,勝沼同學她也有著僅屬於她自己的事物吧。

 『而且啊,那傢伙身上有著好多戀愛喜劇屬性。這要去除掉表面那層東西,取回原本的自我,肯定能迎來Happy END的……我敢打包票』

 「……」

 『嗯……?啊,抱歉。家裡人喊我去洗澡了。那之後再說吧』

 「啊,嗯。再見」

 掛斷了電話,手機自動跳回了主頁界面,我呆呆地望著手機,突然想到。

 ——我自己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原本的自我”,只是靠著被貼上的“設定”來展現自我。

 大概,或許從本質上就是與耕平所追求的“戀愛喜劇”最不相稱的人吧。

 我早已知道了這個事實,但為什麼到了今天——稍微有些,心神焦躁呢。

尾聲 有誰規定了在第二卷的時候OO不能轉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