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章 有誰規定了地位爭奪是戀愛喜劇中的王道展開的?

第二卷  第四章 有誰規定了地位爭奪是戀愛喜劇中的王道展開的?

 即將迎來休息日前的週五。連綿不絕的雨天。

 承受著因為極高溼度而變得十分沉重的空氣,我走進了教室。雨傘沒能守護住的衣服下襬也被雨水打溼了,溼漉漉的感覺很不舒服。

 今天也是一大早的就開始調查到臨近上課,但也沒能獲得什麼重要情報。果然還想從外部的傳聞獲得情報是不太可能的了嗎。

 寄予厚望的上野原那邊也因為沒能和那個前女友約到時間,到最後也沒能獲得新情報。

 另外還將之前和勝沼發生的衝突向上野原報告之後,被「應對措施過於低級,什麼都說不出來了」狠狠地噴了一頓。我自己也無法做出任何反駁,只能躺平求她原諒了。

 ——要在這個情況下讓全班作出決定嗎。

 勝沼她肯定會反抗得比之前還要強烈吧。一想到這點就更加鬱悶了。

 大不了,志願街區就只能靠運氣抽籤了。雖然說如果能抽到想要的街區的話那當然是最好的了,但就算抽到其他不能取勝的也能夠想辦法創造出有戀愛喜劇風格的“事件”出來。

 最擔心的事情還是,萬一因為勝沼的反抗而導致班級分裂。本來最近的情勢就不太好,要是在正式開始活動前變得更加混亂了就真完了。

 姑且還是準備了應對措施……。

 我一邊走著,用餘光瞄了一眼勝沼的方向。

 還是老樣子在一臉不爽地玩著手機。但和平常不同的是,平常聚在身邊的小團體成員一個人都不在。

 看起來好像也不是平常還要更加不爽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感覺有些氣氛緊張。

 自那天之後,勝沼一方就沒有再做出其他什麼事了。但是再怎麼想也不像是會自然而然改善的情況吧,倒不如說現在這樣顯得有些詭異啊。

 「早啊,班長」

 「早啊」

 和已經坐在座位上的常葉打了聲招呼。常葉的聲音似乎也不太精神。

 ……可能他也還因為之前排球的事情而有些過意不去嗎。

 「啊,長坂君」

 這時候在遠處和其他人閒聊的清裡向我走了過來。

 「……嗯,清裡。早上好啊」

 「早上好。這個,掉在我桌子底下了,應該是長坂君的吧?」

 清裡從桌肚中拿出筆袋,遞了過來。

 我雖然會把教科書帶回家學習,但像文具和複印紙之類沒必要帶回家的東西都會留在桌子裡。也是為了防止出現在調查中出現意外弄丟或者忘在家裡之類的事情。

 不過為什麼會掉在清裡的桌子下面呢?昨天回家前應該好好收起來了的吧。

 我道了一聲謝後接過了筆袋。清裡輕輕笑了一下便回到之前位置。

 以防萬一,還是檢查下有沒有丟其他東西吧……。

 「啊咧……」

 突然發現。

 ——清掃活動的街區志願表不見了。

 難道被我搞丟了?還是被我不小心拿回家了……?

 不,不可能……應該好好收進了『不用帶出去的文件夾』當中的。

 把手直接伸到桌肚底,又仔細看了一眼,以防萬一再翻了下書包進行確認……找了好幾次都沒有。

 「怎麼了,班長?找東西?」

 這時候,邊上的常葉向我問道。

 「有沒有看到一張複印紙?清掃活動的志願表」

 「沒,我沒看到啊——」

 「這樣啊……」

 也是。

 「沒了的話會很糟糕嗎?」

 「啊,不,沒問題的。只要去學生會要的話,還是有預備的文件的吧」

 嘛,倒也不是什麼大事……就去找日野春前輩要一張吧。剛好還要交輕音樂部的調查報告書。

 ——叮咚當咚。

 正當我準備起身的時候,打響了預備鈴。

 嗚,不湊巧啊。沒辦法,午休的時候再去吧。

 「……切」

 突然聽到了咋舌的聲音。

 反射性的看了過去,和似乎在盯著我的勝沼對上了視線,但她立馬就移開了視線。

 ——怎麼了嗎?我剛才有做什麼惹她生氣的事情嗎?

 稍微思考了下剛才的對話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但果然還是沒有說什麼會刺激到勝沼的話吧。

 只是心情不太好……?搞不懂啊……。

 我懷著有些焦躁的心情,向日野春前輩發消息約了時間。

 ◆

 「這個是備用的文件哦。不要再搞丟了哦」

 「抱歉啊,十分感謝」

 午休時間。來找獨自一人在學生會室吃便當的前輩領取志願表。

 不過啊,又沒有出什麼突發事件,照道理是不會搞丟這一類的文件的啊……。

 前輩合上了木質的和風便當盒後,開口說道。

 「不過到今天放學就截止了哦?其他班都差不多交上來了哦……難道說班裡不太和睦?」

 「啊,這個——」

 怎麼回答呢……在我斟酌話語的時候,前輩露出了苦笑。

 「果然是啊。每年都會出現這種情況的,想要認真做的人和想要得過且過的人發生對立」

 「……是這樣的嗎」

 「嗯。去年,去年我們班也是這樣」

 喔,這個情報倒是第一次聽到。話說,前輩應該是想要認真做的那一邊的吧……感覺就像是會站出來說什麼社會性意義什麼奉獻精神之類的。

 前輩眯起眼睛,有些抑鬱地說道。

 「其實我也不是想要強調什麼奉獻精神和志願精神之類的。只是單純地想要充分活用學校活動,來讓校園生活更加充實。或者說只要能夠熱鬧起來就好了……」

 嗯,啊咧……?

 我不禁發出聲音。

 「真意外啊……」

 「嗯?」

 「我還以為前輩會是高覺悟……不是,是更較真的性格」

 「……嗯」

 前輩突然露出了「糟了」的表情,咳嗽了一聲轉移了話題。

 「話雖如此,不要搞錯班級對抗的要素只不過是附贈的。可不能忽視了原本的真正目的。這點可不要搞錯了」

 「啊,好的。當然了」

 唔姆……果然不是很難看透這個人啊。哪句話是真心話,哪句話是客套話。看來得再這次的事件之後好好調查一下前輩了。

 「那要注意截止日期哦。就算我們認識,也不能給你延長時間的哦」

 「啊,好的」

 我站了起來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看到窗戶上似乎有一道光閃爍了一下。

 ……?

 錯覺嗎?

 「對了,最後提一句」

 突然前輩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我回過頭去。

 「與其和別人產生矛盾……有時候主動選擇妥協才是正確的」

 這時候看到的前輩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柔和而又成熟的笑容。

 但是這份成熟,不知為什麼感覺是那麼的不搭。

 ◆

 ——那一天的放學後。

 終於到了選擇志願街區的時間了。

 「——那麼各位,關於之前也說過的那件清掃活動的事情」

 因為緊張全身都有些僵硬,但還是開口說道。

 班級中的大部分的人都在聽我說話。當下,勝沼也沒有要做些什麼的跡象。

 「上一次我提議說要不要選擇能夠爭奪優勝的街區……但是」

 在這裡立即插入轉折詞,提高了大家的注意力。

 ——先下手為強。

 事已至此,就用這個考慮了許久的對策來突破吧!

 「而且大家對此都很有意見……所以我覺得放棄了」

 聽了我的這句話,班級的人們都顯得有些困惑。

 「之前有人說明明是志願活動為什麼要強制執行,我覺得這個意見很對。而且,想要爭奪優勝什麼的,也不過是我個人的想法,強行讓大家聽從我的想法也不太好」

 勝沼之所以會那麼反抗,是因為她認為我掌握了主導權後要強行通過自己的意見。

 既然這樣,那我就直接放棄選志願了。

 「因此,要如何參與這場活動。就全交給各位自己來判斷了」

 讓她進行反抗的理由消失就行了。

 「所以志願的街區就按各位的意見折中,選擇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位置如何呢?作為參考,每年最普通的就是西部街區。而且沒有什麼人氣,如果要選的話可能會百分百抽中的」

 我用極其平靜的語氣說道。

 「但是,我也不強制各位選這個。如果不想做出決定的話,直接交白紙看運氣就行了。不過就算交白紙,應該大概率會被排到西部街區就是了……」

 勝沼她們已經沒有理由拒絕這個提議了。我已經充分表現了自己沒有強行讓大家聽從我的想法的態度,就算還看不順眼的話只要像之前她們說的那樣隨意行動也行。

 「我要說的就這些。……那麼,還有人要提意見嗎?」

 「班長」

 剛說完,就傳來尖銳的聲音。是小泉同學。

 「這個提案,是讓我們逃避比賽嗎?」

 「不是,我不管最後選到哪個街區都會盡全力取勝。但是不會強制所有人都這麼做,只是這樣」

 「……」

 小泉同學哼了一聲後,衝著勝沼那邊看了一眼便不再說話了。

 十分不滿啊……不過想來也是。畢竟之前都那麼挑釁她了,結果到頭來還是讓大家各做各。

 但是,現在就先忍一下吧。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避免衝突啊。

 「其他還有意見嗎……沒有的話就按照這個方針了,各位覺得如何?」

 班級裡一片沉寂,沒有一人開口說話。

 ……好吧。總之就先過關了吧。

 那麼,就趕緊收尾結束——。

 「——哈」

 噗通,心臟一抽搐。

 視線看去,勝沼她陰險地歪著嘴。

 ——不是,騙人的吧。

 都這樣了還要反抗嗎……?

 「終於露出真面目來了啊,前輩」

 啥……欸?

 真面目?

 「你啊。其實才不在乎什麼志願活動什麼是贏是輸吧。只是想表現自己好像已經超拼命努力過了。是的吧?」

 「……不是,你在說些什麼啊」

 勝沼輕笑了一聲。

 「你的真實目的,是為了女人吧?」

 ……哈?

 「你啊,還鑽到學生會里去勾搭美女。以為我不知道嗎?」

 ——!

 這是在說我和日野春前輩嗎……!?

 正當我還在因為來自預料之外的角度的攻擊而做不出回應的時候,勝沼吊起了嘴角笑著說下去。

 「之前班會的時候,突然說什麼學生會的美女之類的。我就覺得奇怪呢」

 咕,啥……!?

 沒想到,用來讓井出上鉤的那句台詞,居然被她這麼理解了……!?

 在下一瞬間,突然感覺毛髮倒豎了起來。

 ——啊,可惡,原來是這樣。

 對於勝沼而言,事件本身如何根本無所謂!只是想要貶低我的地位,來剝奪我的凝聚力啊……!

 可就算是這樣,一般會這樣牽強地攻擊別人嗎!?

 「不然怎麼說?明明都不是學生會成員還總是跑學生會?還特意接受那種麻煩的要死的雜活?為什麼會做這種事情呢?」

 還有其他什麼理由的話那就說說看啊,勝沼笑著說道。

 把事情這麼牽扯起來真的很困擾啊!

 當然,又不能說是為了計劃什麼的。可又無法立即想出來什麼能夠大家都接受的藉口。

 我拼命按捺住內心的焦躁,勝沼則一臉愉快地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說道。

 「其實啊,我可看到你一大早就跑去了哦?而且今天中午也也跑去和她親熱了吧?好像還裝作弄丟了志願表什麼的」

 想看證據的話就給你看看吧?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

 我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只要弄丟了志願表,我就一定會去學生會室取預備的。然後會和我進行交流的,大概率是日野春前輩。

 難不成……把志願表弄丟了的就是勝沼?

 就為了取得我和前輩兩人在一起的照片,特意做出這種事情來……!?

 「啊?怎麼了啊,有什麼想說的就說出來啊」

 勝沼一臉輕鬆的表情看著我。看來是早就已經猜到我當場說不出什麼來吧。

 怎麼辦,怎麼辦——!

 哪怕有些強硬也要進行否定嗎?都是捏造的,要強行這麼說嗎?

 ……不對,等一下,冷靜點!

 說到底只要和她進行爭論就輸了!越是爭吵,班級裡的氣氛會越來越差!最終會導致班級的分裂!

 但就算這樣也不能承認這些是啊,到底要怎麼辦啊——。

 「差不多得了。這麼做就不覺得自己遜爆了嗎」

 ——欸?

 從教室後方出傳來的聲音。

 但不是衝著我來的。

 ——而是向勝沼說的。

 「到底是誰別有用心啊。有意思嗎你——」

 說話的人是——井出。

 或許是因為被預想之外的人頂嘴了,勝沼一瞬間呆住了。但是立馬又因為怒火扭曲了容顏,衝著井出發出怒吼聲進行施壓。

 「你丫……你個輕浮男!」

 「響你也說她幾句」

 「……!?」

 勝沼露出了震驚的表情看了過去。

 視線所向,正式總是趴著不說話的核心成員玉幡同學。

 ……這時候我突然注意到。

 在剛才,勝沼團體的成員——沒有一個人對勝沼說的話表示贊同。

 「那個,我——」

 ——難道。

 不,不行。

 這個是不能做的!

 就在我的心聲化作言語說出口之前——。

 「我看到了……是步夢她,從班長的座位裡偷走了志願表」

 啊,啊啊……。

 果然,變成這樣了。

 ——勝沼團體叛變了。

 ◆

 由於離勝沼最近的人的告發,班級裡開始吵鬧裡起來。

 「只要把班長誘導去學生會室……拍下照片就能贏了,什麼的……」

 「響……!」

 「你聽聽。都做了這種狡詐的小動作,你到底有多想排擠班長啊」

 看向咬著牙不說話的勝沼,井出無可奈何地接著說道。

 「真的是,做法也太小學生了啊。而且還會威脅人什麼的」

 「你丫的……!別以為我會放過你,你個噁心男!」

 「啊,是啦是啦。再怎麼擺架子也沒用了。大家都已經知道了」

 輕飄飄地甩了甩手,井出甩開了勝沼的怒火。

 大家都知道……?

 轉頭看向勝沼團體的眾人,所有人都是一副冷漠的表情。

 「全部都是騙人的吧?像是和很不妙的前輩認識什麼的也是」

 「!?」

 ……什!?

 勝沼和我都十分震驚。

 「我找筱南的棒球部去確認了。不過話說啊,怎麼好像其實是你被前輩當做眼中釘來著啊?」

 難、道說,

 都是因為我說了沒有證據不要輕易行動的緣故……?

 「虧我之前還被你嚇得畢恭畢敬的。真的遜死了」

 「這……什麼……!」

 「你才是真的高中出道吧。還擅自拿別人名號來裝腔作勢,我是真的受不了了」

 「啊……嗚」

 「是吧?差不多都受不了了吧?」

 說著,井出再次向玉幡同學投去視線。

 玉幡同學則尷尬地低下了頭,輕聲說道。

 「……最近真的不行了。就算我阻止她都不聽。還把我一把推開了」

 緊接著像是連鎖一般。

 「……說實話,我也」「總感覺,不太合得來啊」「我也不想做些像不良才做的事情」「要是出什麼事了我才不要啊」「萬一影響到升學就不好了啊」「我早就說別管其他人怎麼樣了」「還騙人真的不帶這樣的」

 「你、你們這群人……!」

 「就是這樣。大家都受不了你了」

 哈——,井出嘆了口氣。

 「你總是說班長是敗者組什麼的,但是再怎麼看,你才是敗者組吧。看看周圍吧?」

 「啊……」

 全班的視線都集中在了勝沼一人身上。

 ——穴山。

 「嗚哇,大危機啊。也太蠢了吧,所以才說現實裡的婊O啊」

 帶著蔑視的眼神,看著勝沼。

 ——小泉同學。

 「自作自受。乾的事太沒勁了,都不配當對手」

 冷漠的眼神,刺向了勝沼。

 ——井出。

 「已經沒有人把你當夥伴了。不識趣的人趕緊滾一邊去吧?」

 羞辱的話語,將勝沼捨棄了。

 班級同學——。

 「這不犯罪嗎?盜竊罪吧?」「強迫罪吧。用那一類的人的名號來威脅什麼的也太糟糕了吧?」「就不能看看氣氛啊——」「所以說腦子不好的人就是會這樣」「話說這人為什麼要來我們學校?走後門的?」「趁現在趕緊退學了還有救吧?」「已經沒有她的容身之處了……」「所以和當地的那個前輩乾的火熱?這真的是婊子了嗎!」「受不了,還想排擠別人」

 「……!」

 面對突然襲來的敵意,勝沼臉色蒼白,慌慌張張地想要從椅子上站起來。

 但是,因為突然改變了不端正的坐姿——。

 失去了平衡,連人帶椅子向後摔去。

 ——。

 「遜死了!」

 不知道是誰先開的口,一時間,班級裡充滿了嘲笑聲。

 「……啊,啊!」

 勝沼紅起了臉,帶著夾雜著後悔和羞恥的表情,從摔倒在地上的椅子上扭正身子,想辦法站了起來。

 頭髮也沒有了平時打理好的樣子,顯得十分凌亂,掛著的項鍊斷了線,室內鞋也少了一隻。

 顯而易見的衣衫襤褸。

 然後——。

 用力咬緊了嘴唇,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

 從這裡,失去了容身之處。

 「大家,等一下!不是的,是誤會……!」

 常葉發出了悲痛的聲音,然而沒有一人願意聽他說下去。

 「啊,這就逃了」「裝腔作勢這麼久,最後就這樣啊,遜死了」「別管她了?少了她才更方便辦事吧」「班長——趕緊接著剛才的話題」「活動結束了辦慶功會吧!」「噢,好呀!」「租個卡拉OK的大包廂怎麼樣?」「好呀好呀!燥起來!」

 啊——。

 不要啊。

 這,這種事情,難道就是我所追求的理想的末路嗎——。

 ——啪!!

 突然。

 教室中突然迴響起了什麼東西裂開的聲音。

 讓人不禁懷疑是不是發生爆炸了的巨響。

 所有人都不出聲,一片茫然。

 ——教室裡,被沉寂所籠罩著。

 大家緩緩地看向發出聲音的方向。

 那裡是——。

 ——啊。

 「長坂君」

 騙人的吧……?

 在那裡的是。

 維持著在身前用力合掌的姿勢。

 無論何時都溫柔的笑著的。

 如同天使般的。

 清裡同學。

 「你覺得……這樣就行了嗎?」

 像是能面一樣,不帶有任何表情。

 她的眼神,她的瞳孔。

 如同太陽一般猛烈、熾熱地燃燒著。

 ——她超級生氣。

 「……啊,可惡」

 我不禁說出了口。

 「絕不承認……」

 我這次——失敗了。

 為了追求最好的結局卻走向了最糟糕的結局。

 攻擊敵對的人,排除會妨礙自己的人,把班級變成了這幅模樣。

 而且,更是讓——。

 “女主角”露出了那樣的表情。

 「這樣的現實、我絕不會承認」

 承受住靜謐的怒火,將其能燒焦一切的熱量,點燃我的靈魂。

 這才不是我的理想。

 這才不是我所追求的戀愛喜劇。

 ——憑這怎麼可能能抵達Happy END啊!

 「怎麼可能就這麼放棄啊」

 要讓班級改頭換面。現在的這種風氣,百分百會帶來毀滅。

 要讓清掃志願活動取得成功。要打造出最好的“事件”。

 要把勝沼——覺得要把她帶回來,並且為她確保留身之處。

 全部,全部,都是必須要達成的目標。

 ——那我就做給你看。

 管它勝算高不高,是零又如何,這關我屁事。

 既然沒有那就自己創造出來。

 行不通也要強行實現。將現實染上理想的顏色。

 這可是我的戀愛喜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