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章 有誰規定了有著深層含義的伏筆就一定是真相的?

第二卷  第三章 有誰規定了有著深層含義的伏筆就一定是真相的? 嘩嘩,在走廊下響起了下雨聲。

 「這樣啊這樣啊。那麼今年的籃球部狀態也很好吧。」

 「似乎是的。像我們六班的masato和七班的fumiya。而且4班的常葉還是縣級大賽上的MVP哦?顧問的enokii也變得超認真的」

 「是嘛。話說原來常葉是MVP選手嗎。第一次聽說啊」

 「似乎是真的哦?筱南的運動部可是很強的也正是因為這點,保送的學校都超級好的,畢竟我們學校也是很看重籃球部的。就算成績稍微差一點也不管,實屬羨慕啊。」「啊—就是啊—」

 「喔,下次再叫上我啦。那就再見—」

 「好—再見啦—」

 大部分的學生都吃完午餐,午休時間也過了一半。

 我裝作去買飲料來到了自動販賣機前面待機,和路過的熟人——主要是“早乙女眾”的幾位——漫不經心地聊著天。

 自動販賣機在一樓的開放式走廊,因為離食堂和小賣部很近而會有很多行人經過。在不是為了調查特定的人的情報,而是想要隨機從各種各樣的人那裡獲取情報的時候,在這裡等待熟人還是很有效果的。

 尤其是現在需要儘可能多的蒐集和常葉他們有關的情報。不通過直接探尋過去的情報,而從社團活動方面著手的話或許能從另一側面看出些什麼。

 我將剛才聊到的內人記錄在手機上, 又再一次看了一下當前的情報數據。

 ——和預想中的一樣,在SNS上獲得了不少的情報。

 根據學校的評價來看,就猜到或許會在Tbitter或者WInstagram上發了很多內容,果然被我猜中了。

 雖然也有一些誇大其詞的內容和語句都不通順的內容比較難讀懂,但將其中或許是事實的情報綜合起來就是——。

 1、 常葉的前輩女朋友是當地的不良團伙中的一員,品性不太好。

 2、 主動告白的是前輩女朋友,也是她主動甩了常葉。

 3、 勝沼剛轉學的時候和現在不同,並非是會主動爭取話語權的類型。

 4、 勝沼剛轉學的時候只和常葉接觸,但在一個節點突然不再找常葉了。

 5、 有人曾目擊到勝沼和前輩女朋友在初中校舍後發生對話的場景。

 ——差不多就這些吧。

 果然勝沼和前輩女朋友之間就常葉過什麼矛盾吧。

 也因為這個矛盾而讓勝沼和常葉的關係產生了裂痕,也導致勝沼自身的態度和姿態發生了改變——這麼猜想的話或許比較妥當吧。根據時間來看也是差不多對得上。

 尤其是勝沼自身的變化十分明顯。雖然只有一部TikTork視頻中的角落裡拍到了,那個時候還是黑色短髮,從外表來看簡直不是同一個人。不過那個很咄咄逼人的感覺還是一模一樣就是了。

 ——調查到這裡,或許是時候去找常葉本人問一下了。

 剩下的這些內容,不問相關人員是無法得知真實情況的吧。也不可能找勝沼問,找另外一位當事人的常葉聊才是最快的途徑了。

 但是,對於常葉而言,是和前女友有關的敏感話題。也不知道他願不願意說……因為和勝沼的矛盾而感到痛心這點應該是沒錯的,為了改善和勝沼的關係,說不定會助我一臂之力的吧。

 好嘞,既然決定了,那就趕緊找他約時間吧——。

 「呀吼,長坂君」

 ——突然,聽到有人唸到了我的名字而回過頭去。

 「……清裡同學?」

 在那裡站著的正是在胸前輕輕揮著小手的“女主角”。

 看了下週圍也沒有其他人,似乎是一個人過來的。

 「清裡同學是也來買飲料的?」

 「是啊,稍微有些口渴」

 說著站到了我身旁,將食指放在下巴邊,有些煩惱地輕聲說道。

 「嗯——喝咖啡還是茶呢……」

 「新加的桃子味礦泉水蠻好喝的。還很清爽」

 「哦,真的嗎?但是嘗試失敗之後會很失落的啊——」

 嘎嗒,罐頭落到了取貨口,清裡蹲下身取出了咖啡。

 「果然還是買一直喝的西海岸口味」

 「真喜歡咖啡啊。而且還總是喝黑咖啡」

 清裡很少喝果汁。似乎也不是因為討厭,一般總是會買綠茶或者黑咖啡。和某位不管吃什麼都追求糖分的糖分成癮患者完全相反。

 「是我主動不去喝甜果汁的。我可已經是大人了哦!」

 哼哼,說著環抱起手臂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已、已已已經是大人了啊……的確,各種地方都挺大人的……。

 拿起塑料瓶喝了一口,在我偷偷瞄向那個被突出強調出來的部位的時候。清里拉開了咖啡的拉環。

 「說起來啊」

 她將身子靠在牆上,緩緩開口說道。

 「長坂君的人緣還蠻廣的嘛」

 「……欸?」

 「你看,剛才也在和其他班的人聊天吧」

 「嗯,是……」

 從那個場景就被看到了嗎。不過倒也沒說寫什麼不能被聽到的內容……。

 「因為當班長就不可避免和其他班的人有些聯繫。另外還因為各種雜活之類的」

 「啊哈哈,感覺好像在各種地方活躍著呢。就像便利屋一樣呢」

 【譯註:一時間想不出來在中文語境下便利屋應該叫什麼,就先這麼寫吧。懂的都懂.jpg】

 大部分都還是收集情報的副產物或者因為前輩交給我的委託而有關聯罷了。

 清裡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但這也證明了長坂君被各種各樣的人信賴著哦。在班級裡也和大家關係融洽」

 「不是不是,清裡才和大家關係融洽吧。而且我和一部分人的關係完全不太好」

 清裡「啊……」地感嘆道,露出了有些尷尬的笑容。

 「這個啊。肯定,是因為發生了點誤會」

 「……誤會?」

 「嗯,對」

 清裡將垂到眼前的髮絲撩到右耳後方,再次喝了一口咖啡。

 「步夢啊,其實很溫柔很會替朋友著想的哦。只是不太擅長將其表現出來而已」

 「欸……?」

 溫柔而且會替朋友著想……勝沼她嗎?

 愛操心,雖然以前也聽常葉用過這個詞來形容,但完全沒有溫柔的印象啊。難道說在小團體裡對自己人才會表現出來嗎?

 我被吊起了興趣,接著追問道。

 「順便一提,誤會的原因是……?」

 聽了我的話後,清裡小心地看了一下四周,小聲回答道。

 「因為也牽扯到了常葉君,有點不太方便說」

 突然提到了旋渦中心的人名,暗自感到震驚。

 ……難道說,清裡知道那兩人之間發生過什麼嗎?

 「具、具體來說呢?」

 因為突然而來的預料之外的展開而有些動搖,不禁追問道。

 清裡沒有立馬回答,稍微看了一眼手錶。

 「……可能會稍微需要些時間。社團活動後,能佔用你一些時間嗎?」

 「欸」

 難道是“悄悄話事件”的邀請!?這是何等戀愛喜……不對,等一下,別高興過了頭,我這個超級大笨蛋。

 而且邀請的原由也不是那一回事啊。是要說常葉和勝沼的事情啊。怎麼可能和清裡發生戀愛喜劇呢。

 「可以嗎?」

 看向歪著腦袋的清裡,我咳了一聲清了清喉嚨回答道。

 「嗯……可以」

 雖然放學後也還有和上野原在M會議室的定期會議……但也沒必要當面談,等晚上打電話開會就行了吧。畢竟比起開會,還是這件事要更加重要。

 姑且還是向她報告下會要和清裡對話吧……。

 「而且」

 突然,清裡向我走近了一步,不禁心跳加速。這個距離,已經近到稍微動一下就會肢體接觸了。

 飄來的肥皂香味讓頭腦有些恍惚,漂亮而又深邃的瞳孔自然而然地將我的視線吸了過去。

 「因為是很隱私的話題。要對別人保密,哦?」

 然後,噓——,說著將食指放在了嘴前,露出了笑容。

 又、又是新的二次元pose!啊,好可愛……愛了……。

 清裡向已經飄飄然的我再次露出了笑容,接著便直接從我身邊走過。

 「那麼之後再見啦!」

 回過頭去揮了揮手,清裡離開了。

 在這個時候,突然想到。

 說起來,最近好像沒在清裡身上聞到櫻花香了……。

 ◆

 ——放學後。

 我獨自一人來到了離學校徒步十五分鐘距離的自然食餐廳『Nature Glass』等清裡過來。

 這裡也是之前舉辦應援聯繫的慶功會的地方,秘密咖啡廳風格的時尚外裝和大量使用了新鮮蔬菜的洋餐廳,是一家很有名的老店。口味、氛圍都十分不錯,作為肯定會很受女生歡迎的時尚地點而從“景點筆記”中挑選了出來。

 不過價格對於高中生來說有些貴,也因此有著就算在學校附近也不怎麼會遇到峽西學生的幽會地點性質。

 我坐在靠裡面的單間中,合上了看完的輕小說。

 嗯,最近的戀愛喜劇裡設定比較扭曲的作品中有不少良作啊。又重新開始流行世界系的boy meets girl了嗎……一看什麼願望啊奇蹟什麼的,總有種鑰匙(key)的味道啊。突然就想要吃拉麵套餐了。

 將視線轉向牆上的時鐘,馬上就要到完全放學的時間了。窗外也開始暗了下來。

 不過一般網球部都會比較早得結束練習的吧。最近都沒有觸發和清裡的放學事件,具體的時間有點不清楚啊。

 啊,難不成就是因為這樣才選擇這裡的嘛?

 一開始我提出說要在校門口等——。

 『要是下雨了可就不好了呀。就在之前辦慶功會的地方集合吧?』

 ——因為這樣的顧慮,我才在這裡優雅地喝著咖啡等待。說真的,居然連這種情況都考慮到了。不愧是我的大天使。

 嗡嗡。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嗯,那不成說曹操曹操到?

 『出了什麼問題嗎?』

 啊,是上野原發來的。應該是看到我發的取消會議的消息後發過來的吧。

 不過啊……怎麼回答呢。畢竟清裡讓我保密啊……。

 我稍微思索了一下『無問題。現在正要進行訪問調查』這麼輸入後發送了過去,將手機收了起來。

 既然簽訂了保密協議,就算是上野原,也不能透露情報源是誰。要尊重情報提供人的意見。這可是調查的鐵則。

 「抱歉,久等啦!」

 從小房間的入口處傳來的清澈而又可愛的聲音。

 抬頭看向發出聲音的方向,在那裡站著的是扎著單馬尾的清裡。

 「花太多時間收拾東西了」

 輕輕地,將肩上的雨滴拂去,把溼透了的雨傘放在了房間的角落。在「哈呼」地呼了一口氣後,坐到了我的對面。

 嗯,好像是急急忙忙過來的樣子啊。呼吸也有些急促……。

 「等很久了嗎?」

 「啊,不,我也才剛到……才不是,是來了一會兒了」

 糟了,一不小心就自動說出了老套台詞!我這戀愛喜劇腦啊!

 「啊哈哈,這回答好新穎啊」

 突然感覺有些羞恥,我咳嗽了一聲試圖矇混過去。

 清裡微微一笑,向走過的店員點了單。

 「話說也不用這麼著急嘛。反正我也是在看書」

 「不行,讓人等太久了可不好。不然長坂到家可就晚了」

 啊,真的是!居然還在擔心這種事情嗎!明明自己也還忙社團活動那麼累了,這的是太好人了吧?也太光屬性了吧?

 正當我還在為清裡的體貼感到暖心的時候,點的冰咖啡到了。

 清裡一口氣喝了三分之一,喘了一口氣後張開口。

 「那麼就……事不宜遲」

 將頭髮撩起掛到右耳上,清裡開始開口說道。

 我輕吸一口氣,提起了精神。

 「你應該已經知道,常葉君和步夢在初中的時候是一個班級的吧?」

 「嗯。聽常葉說起過」

 「這樣啊。那麼——他們是青梅竹馬這件事呢?」

 「哈……?」

 我不禁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誒,這啥?什麼情況?這什麼新“設定”?

 清裡輕笑了一聲,回答道。

 「看這樣子,應該是不知道吧」

 「啊,嗯,有點,完全沒有預想到」

 呼——我深深呼出了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了下來。

 ——沒想到,居然早在初中之前就已經是青梅竹馬了。那過去的因緣可太大了。

 不過啊,他們兩人至今為止一次也沒有表現出來……嗯,不對。等一下。

 我稍微環視了下週圍,輕聲說道。

 「說起來……我記得好像上次在這裡辦慶功會的時候,常葉也說了青梅竹馬什麼什麼的吧……」

 「長坂君居然還記得啊。我也是在那個時候稍微有些在意,就在之前找機會問了一下」

 清裡顯得有些驚訝但還是接著說了下去。

 啊,果然是那個時候啊!當時被我的“青梅竹馬”分散了注意力而沒留心。果然還是因為達成事件而鬆懈了啊……要反省啊。

 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有新的問題了……。

 「但是常葉和勝沼住的地方隔了很遠吧?是怎麼產生聯繫的?」

 根據情報,常葉家在盆地,距離筱南中十分近,但勝沼家在南面的山裡。這個距離的話,也不可能是同一個小學的吧。

 「好像啊,常葉是在小學生的時候才搬到現在那裡的。因為家裡人買了新房子」

 啊,原來如此。所以是從郊區搬到城裡了嗎。

 話說回來,真虧清裡知道這麼細節的事情啊。在班級裡沒看到和勝沼有什麼聯繫,但好像其實和勝沼關係不錯嘛。

 「所以……兩人是青梅竹馬這件事,是這麼和那件事扯上關係的?」

 「你看順序啦。首先……聽說是在中學的時候常葉和一個前輩在交往」

 嗯,果然這件事有關係嗎。

 「然後那個女朋友啊,好像是當地一個風評不太好的團伙中的一員。做了好多不太好的事情,還在學校裡出了什麼事情」

 「這樣啊……」

 「然後因為是常葉的女朋友,連常葉君也差點被捲進麻煩事裡」

 這個是新情報。麻煩事的詳情也很在意……不知道和事情有沒有關聯呢。

 「據說常葉君從小就比較遷就他人。又因為是女朋友的邀請,就沒能拒絕」

 很有可能啊。常葉那麼溫柔,說不定還想著要將女朋友從不好的行為中拉出來吧。

 「步夢知道了這件事後……直接找那位女朋友談判去了。說是不要把常葉君牽扯進去」

 我默默屏住了呼吸。

 ……真的假的啊。

 那傢伙,居然一個人跑去找那麼危險的人物……?

 「常葉君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是很有名的籃球隊選手了,好像想到萬一因為這件事而失去出場資格的話就糟了才挺身而出的」

 這的確是為常葉著想而做出的行動。替朋友著想應該就是指這點吧……。

 「姑且多虧了步夢的行動,常葉君到最後也沒有遇到危險的事情……但是,被那個女朋友『作為代價,今後都不準接近我的男朋友』這麼命令了」

 「啥……?」

 這什麼自私的條件!

 不想要被為朋友著想的青梅竹馬奪走戀人,肯定是打著這樣的算盤吧。

 「步夢也知道常葉君是真心喜歡那個女朋友的。所以她為了常葉君,接受了這個條件」

 那傢伙……何等頑強啊。

 「但是女朋友那幫人不滿足於此,還編造傳了一些步夢的不好的傳言。也因此,步夢在班級裡被孤立了」

 「這可……!」

 所以說這些不良啊!總是搞些噁心人的事情!

 不顧我在一旁憤憤不平,清裡雙手捧著杯子,低下了視線接著說道。

 「但是,明明都這麼努力了……常葉君還是被那個女朋友捨棄了。她在畢業前,已經用不到你了,這麼說了」

 ……啊真的太差勁了。

 被這樣甩掉的常葉的心情也令人感到同情,勝沼為了青梅竹馬而做出的努力也全都白費了。

 「步夢一直後悔到最後還是讓常葉君受傷了。既然這樣,還不如從一開始就盯著不讓常葉和不好的人相處就行了。所以到高中之後為了不再允許發生這種事情,才站了出來」

 即便自己都變成那樣了,都還在替常葉考慮嗎……。

 可惡,什麼啊,這傢伙人超好的!我這個笨蛋!應該更加徹底蒐集情報啊!

 說到這裡,清裡拿起冰咖啡茗了一口。

 我深吸一口氣來按捺住有些興奮的心情,開始鑽研事情的真相。

 ——如果這些話都對得上的話,那至今為止的行動都說得通了。

 勝沼之所以會來妨礙我的行動,是因為在警惕不讓奇怪的人接近常葉。對上野原的接觸也那麼敏感,之前對穴山的攻擊也都是因為有著這份顧慮在吧。不能原諒敗者組的這個想法,也是源自對過去不成器的自己的不滿吧。

 不管怎麼說,勝沼是為了保護重要的青梅竹馬而豁出去了。

 雖然做事手段有些太有攻擊性了……但說到底也都是因為那傢伙心中的那份尊貴的念想。

 而且她的這些舉動。

 不正是我所知的,理想中的王道“青梅竹馬”的舉動嗎?

 「所以啊」

 清裡那清澈的目光看向了我。

 「希望你不要對步夢的事情產生無解。那個孩子,不是因為有惡意才對長坂君那麼差的」

 視線直勾勾地盯著我,清裡輕微地皺了下眉頭。

 「我想,長坂君既然有彩乃這一青梅竹馬,應該也能理解步夢的心情吧。本來這件事不應該說出來的,但我還是想把這事告訴長坂君」

 「……嗯。我很能理解」

 不用多說些什麼,我當然無法否定勝沼的行為。

 那傢伙簡直就像是戀愛喜劇故事中的登場人物一樣,我怎麼會去否定呢。

 「……可能啊。步夢是在長坂君身上看到了那個女朋友的影子。據說那個人也是很活絡的性格,也總是會把其他人捲入其中」

 說著,清裡露出了突然回過了神來的表情,說著「當然我不是說長坂君是不良什麼的!」擺手做出否定。

 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清裡輕撫胸口,接著說道。

 「步夢把長坂君做的事情都當做危險的事情了。雖然我也總是和她說沒有這回事……但她好像總會突然感情用事」

 說到這裡,清裡突然抬起了頭。

 「但是之前排球那件事還是做過頭了。在步夢迴來之前,本來也想過去防止她鬧出些事情的……抱歉,沒能做好」

 聽著清裡後悔的語句,我突然注意到。

 難不成那個時候清裡是為了幫我才離開了體育館的嗎?是為了不讓我們產生衝突而幫忙了嗎……?

 「但是今後……我會好好制止她的。所以希望長坂君也能少做些會刺激到步夢的事情」

 說完,清裡停下了口。

 然後露出了殷切而又有些寂寞的笑容——。

 「普通的,保持和平常一樣吧?我覺得這才是最好的方法」

 我低下了頭保持沉默。

 ——普通的,保持和平常一樣,嗎?

 這也就是說……要中止計劃的意思。

 只要我依舊有所行動,勝沼會更加警惕。她的妨礙也不會停下。

 現在已經埋下了火種,要是她的行動更加過激的話,恐怕會出現讓計劃露出破綻的危險情況。

 而且,我也想尊重她那替青梅竹馬著想的感情——。

 或許,那就在這裡重新調整一下態勢的話,也是可行的。

 「可以和我約好嗎?」

 像是在催促我一樣,清裡那溫柔的聲音傳了過來。

 「……」

 在我準備回答,正要開口的時候——。

 ——嗡嗡嗡、嗡嗡嗡。

 「……啊抱歉」

 屏幕朝下放在桌上的手機開始震動了起來。

 RINE……不是對,這個震動模式是……緊急短信?

 我立馬拿起手機打開信息進行確認。

 寄件人是『上野原彩乃』

 內容是——。

 『貫徹自我』

 緊急……嗎?

 毫無前後文,十分唐突的內容。

 而且不用多說,這就是我作為“主人公”所堅持的方針。

 「長坂君?誰發來的消息?」

 「……啊,不。稍微有些事」

 我矇混著回答道,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好好想想。

 既然勝沼她,是會以類似戀愛喜劇角色的行動原理來做出行動的話。那我們之間或許還有相互理解的可能性。

 另外那傢伙的極低戀愛喜劇適應性還會給集體戀愛喜劇適應性帶來極大的負面影響。

 那麼——。

 只要能夠讓她不再擔心……讓相互對立失去意義,那就不需要維持現狀也能完美解決問題了。

 這樣,這個方法才是……對任何人而言都是最佳的解決辦法吧?

 「——謝謝你告訴了我這麼多。我現在很明白勝沼在擔心什麼了」

 「那」

 「但是,我覺得把一切都交給清裡是不對的。我會自己好好想想怎麼做才是最好的。說不定會有完美的解決方案」

 「……這樣啊」

 清裡一瞬間失去了話語後回答道,接著向四處張望看去。

 然後在看向窗外的方向後,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窗外有什麼嗎?

 我也望向窗外,但只能在窗外看到撐傘的人群,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我想說的就這些。抱歉佔用你的時間啦」

 「欸,啊,沒什麼」

 清裡說完便一口氣喝完了剩下的咖啡站起了身。

 「那我差不多回去了。天都已經黑了」

 背上書包,清裡還是準備回去了。

 看著清裡將依舊溼漉的雨傘拿起的身姿,我突然想到。

 「啊,清裡」

 「嗯?」

 「這次這件事,我姑且還算是當事人……但清裡不一樣吧?但是又為什麼會這麼主動地做出行動呢?」

 清裡自始至終都在替他人著想。這一點,在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從入學考試的時候起,一直是這樣。

 為什麼會那麼替他人著想,其原由和原動力究竟是什麼?

 清裡聽了我的話後突然停了下來,轉過了身。隨著她的這個動作,掛在右耳上的頭髮也落回了原位。

 然後用和以往不一樣的強硬語氣說道。

 「看到即將要受傷的人,我不能就這樣放著不管」

 接著又再一次將頭髮撩向了右耳,回過了身去。

 「果然……不能就這樣,放著不管」

 ◆

 「——以上就是我新獲得的情報。再和其他情報結合來看,這個傢伙應該沒有出錯的吧」

 我回家後,在自己房間裡靠在椅背上,和上野原通過電話交流著。

 『……這樣啊。才過了一天,還真是令人發惡的調查力啊』

 「就不能老老實實誇我厲害嗎」

 用發惡這詞,總感覺還是在懟我。

 『順便問一下,這些都是訪問調查的調查結果嗎?』

 「是啊。是某位知曉內情的人提供的情報。雖然是偶然的產物,但果然偶爾也會走運的嘛」

 當然,是從清裡那裡聽來的這一點還是暫且不提。清裡在回去的時候又提醒說了「我今天說的這些話,要對常葉君他們保密哦」。

 『那麼……耕平接下里打算怎麼做?要聽從那位知情人的意見嗎?』

 「嗯,啊」

 我決定直接說出結論。

 「倒不如說這次讓我看到了能夠相互理解的可能性,打算更加積極得探索和解的途徑。如果能夠成功的話,就能一下子改善集體戀愛喜劇適應性,還說不定能將清掃活動以我理想中的形式來轉化成事件」

 雖然對替我擔心而提了意見的清裡很抱歉,但只要不能消除對立,就無法取勝。

 那麼,對我而言的王道就是要為了理想而付出行動。

 『……嗯,這樣啊。那看來是我做了多餘的事吧。耕.平.好.厲.害』

 「為什麼是棒讀?」

 為什麼要那麼高興的懟人啊。

 「我突然想起來了,別亂發短信啊。要是引發狼男現象可就不好了啊」

 『……雖然是正論,但被耕平這麼說就會有點氣人啊』

 是啦是啦,抱歉啊。

 我喝了一口水後,換了個話題。

 「不過話說回來啊,果然這世上還真的有青梅竹馬啊。還以為是都市傳說呢」

 『那當然會有了。倒不如說沒有青梅竹馬的人才比較少見吧?』

 「不是不是,是說戀愛喜劇型的青梅竹馬。簡單來說就是和上野原一樣的“傲嬌青梅竹馬”。還真不可思議,一這麼想,突然就不怎麼討厭她了」

 不是,準確來說是應該是傲暴吧。毫無嬌的要素。

 『……唔。和我一樣,嗎』

 「啊,不是,上野原的只是設定而已啦!」

 『——』

 ……啊咧?這次怎麼不懟我了?

 『勝沼同學的這件事……可能,還是不要全盤相信來展開行動的比較好』

 隔了一會兒,上野原接著說道。

 「欸,為什麼?」

 『這事情太過於通順了。雖然的確在道理上能講通……但感覺有些太美化了』

 美化……?

 「什麼意思?」

 『青梅竹馬這點姑且不論,她的行動動機也太純粹了。作為直接和勝沼接觸過的人看來,說實話實在不覺得她會是因為想要保護和幫助常葉君這種理由就做出行動的類型』

 這可還真是,說的有夠直白的啊……。

 「至今為止都隱藏了起來,但其實她的本性其實是那樣的。會不會是這樣呢?」

 『我也不至於說她壞得那麼徹底,而且也不好說她就完全沒有這種想法……但我覺得這就是她的本性。如果本性是善良的話,那平常的所作所為也會更加稍微好一點的吧』

 「是這樣的嗎……?」

 對主人公以外的人都鹽對應的青梅竹馬角色可是有很多的啊,而且她的一系列行為只要這麼想也都能說得通。難道是因為我滿腦子戀愛喜劇的緣故嗎。

 『但是除了我的印象之外就沒有其他證據了,要一概而論來進行否定的話也比較危險……』

 上野原在電話那頭嘀嘀咕咕地進入了思考模式。

 我靜靜的等待上野原整理完思緒。

 『……順便問下,有從常葉君那裡聽到什麼嗎?』

 「沒,在我正準備找他聊的時候突然獲得了這個情報。現在還沒有其他新消息」

 『那能去找他本人問一下嗎?他作為當事人肯定是最瞭解情況的,也可能知道更早之前發生了什麼』

 「啊,這——」

 正準備說下去,突然想起在清裡在回去前說的話。

 ——步夢她最近每天都等常葉君社團活動結束。可能是一起回去了吧。

 「……不,這個暫且不行。現在常葉身邊有勝沼盯著。根據情報,現在都會一直等到常葉社團活動結束」

 『這可還……也不是沒這個可能啊』

 上野原苦悶地說道。

 嘛,畢竟她之前就因為那傢伙的監視網而被刁難了啊。

 「至少在學校是沒機會和他聊天了。只能等休息日了」

 大不了還能用電話和RINE,但這種話題還是對面調查最合適了。還是有不少額外的情報能夠從表情和語調上獲得的。

 『那就先暫緩到週末?』

 「和常葉相關的就只能這樣了。但是在這之前還有選擇負責街區的截止日……現在這樣下去恐怕還是會吵起來」

 現在還得為了改善狀況而做出行動。

 得想辦法在別的方面進行接觸啊……。

 「……就先試著找井出進行對面調查吧。打聽一下她在小團體內時給人的印象」

 需要知道她對自己人是如何表現的話,最好的方法還是去問同一個團體裡的人。

 井出的話用誘導詢w……咳咳,老老實實說出來的可能性還蠻高的,而且也比直接去問核心成員要好的多。

 上野原輕聲答應了一聲後,接著開口說道。

 『要進行調查也不是不行……能約到嗎?』

 「等他社團活動結束的話還有可能。剛好還有學生會的調查工作可以用來當做偽裝」

 雖然本來是準備用來接觸鳥澤的就是了。還好有接外包工作啊。

 『不會暴露給勝沼同學嗎?要是被告密,或者被發現在進行調查的話就麻煩了啊』

 「當然也會想辦法封口的,而且也會選擇勝沼的行動被限制住的時候才行動。簡單來說就是隻要選擇常葉的回家時間來進行調查就行了」

 輕音樂部的話會因為聯繫場地的限制,每週只有一次會練習到完全放學時間。只要選擇這個點的話還是有機會實現的。

 『……嗯,OK』

 在稍微思考一會兒,上野原也發出了許可。

 「好,那我就按照這個方案行動了。順便問下上野原你那邊進展如何了?」

 『我差不多已經快確定關係者的所在地了。常葉君的前女友好像上的是峽國商業高中』

 「喔,NICE!」

 能夠知道所在地可太好了。要是能從相反的立場得到驗證的話就能讓情報的信賴度大幅上升了。

 『和熟人見面的時候順便打聽情況。運氣好的話可能就能直接進行對面調查了』

 ……欸?

 「不,不是,真的沒問題嗎?對方可是個危險人物啊?」

 『沒事,也不要一直和危險人物待在一起,只要能邀出一個人就可以了。雖然也還得看那個前女友的類型,但事後會好好斷絕和她的聯繫的』

 「但是——」

 『而且是和很強壯的男生一起去。不會一個人逞強的』

 畢竟之前吃了苦頭,上野原說道。

 ……啊,熟人是男的啊。還以為是女生呢。

 『總而言之,放學後的會議可以暫時取消嗎?也不一定一次就能解決』

 「嗯,喔」

 是田徑部時期的朋友嗎?說是去見面,是打算一邊喝咖啡一邊聊天嗎?也總不可能是去對方學校見面……。

 『很有可能不能立馬接緊急電話,一定要小心意外事件。也別勉強自己』

 「嗯,喔」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啊?』

 「在聽在聽。你也別吃太多蛋糕了哦」

 『……不是,對話完全沒合上啊』

 ◆

 輕音樂部的社團房間在藝術樓的二樓。但這裡主要是用來存放器材,每天的練習場地都會變來變去。

 今天是和吹奏樂部交換了練習場地,是在白虎會館進行練習。

 「——好嘞!那今天就到此結束吧!」

 在三年級的部長說完話後,同時傳來了「辛苦了!」的聲音。雖然不像運動部那樣整齊如一,但也依舊是有著連帶感的氣氛。社團活動中的態度,合格。

 看向剛結束演奏的舞台,井出在忙著整理音響和放大器。可能是因為才加入沒多久,還沒不夠格上台進行演奏。

 ——看來現在不適合上去搭話。

 那就在他收拾完之前和鳥澤聊聊天等吧。

 這麼決定後,我挺起靠在牆上的身子,朝著在舞台上收拾吉他的鳥澤走去。

 「辛苦啦,鳥澤」

 「……嗯?真難得啊」

 將吉他從肩膀上取下,鳥澤回答道。

 單手拂去額頭的汗珠,一邊整理凌亂的頭髮,這個動作莫名的色氣。這個池面是在給誰福利啊喂。

 「有什麼事?」

 「不,倒也沒有要緊事。因為工作順路過來看看」

 「喔」

 鳥澤一臉無所謂的回答道,拿起裝了飲料的塑料瓶喝了起來。

 「啊,這個是禮物。大家一起分了吃吧」

 說著,把準備好的『餡甜甜圈』遞了過去。不用多說,當然也為了防止弄髒手還準備了包裝紙。

 「這樣啊,費心了。話說為什麼選的這個?」

 「抱歉啊,預算內給所有人都買一份的話就只有這個了」

 最近預算用得很厲害,想要省點錢就只能選這個了。熟人價格真是太好了。

 鳥澤稍微苦笑了一下,拿出了一個甜甜圈後遞給了部長。

 「進羽,禮物。說是讓大家分了吃」

 「欸,真的嗎?真是難得啊。謝啦」

 相應的,周圍也傳來了「謝謝!」的感謝聲。

 噢——果然還蠻正經的啊。雖說是第一次來練習場地,有不少外表比較華麗的人,但也不全是輕浮的人啊。不錯不錯,筆記筆記。

 鳥澤一口吃下去了之後,又重新開始整理吉他了。

 「所以你又是因為學生會的事情在跑腿?是被拿捏住什麼把柄了嗎?」

 「不是啦,倒也不是什麼把柄。只是在有空的時候幫個忙而已」

 「啊,是為了在需要的時候利用學生會嗎。的確如果真的加進去了的話可就被束縛住了啊」

 「……不不不,啊哈哈」

 啊,這人還是那麼敏銳啊。

 鳥澤輕輕笑了下,啪嗤一聲合上了吉他箱。

 「好。說起來幸同學怎麼樣了?」

 「……哈?」

 啊咧,這個名字是有印象,但從他口中說出來還是有些出乎意料。

 「嗯,不認識嗎?二年級的日野春幸。會答應你的要求的人應該也就只有她了」

 「誒……啊咧,難不成你們認識嗎?」

 「畢竟是我初中時的學生會長啊」

 啊——……這樣啊,前輩也是東中畢業的。話說那人在初中是學生會長嗎。那看來高中也會參選咯?

 「這個——,是啊,她工作很認真……我也就只知道這些了。說實話也不是那麼熟悉」

 「呵。還是老樣子啊」

 簡短地說完,鳥澤便一言不發地背起吉他箱站了起來。

 「嘛,既然沒有改變那就還行。可以期待一下今後了」

 嗯嗯?什麼意思?

 正當我準備仔細詢問一下的時候,從舞台上有人向我搭話道。

 「噢,果然是班長啊。怎麼了,居然還特地拿禮物來」

 單手拿著甜甜圈走過來的正是井出。看來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

 「辛苦啦。這是讓我參觀的謝禮啦。太老氣了還真是抱歉啦」

 「真的嗎,你人超好的!謝啦」

 井出突然擺出了敬禮的姿勢。

 嗯,不過一個零食就這樣了。真好對付啊。

 「說起來啊,鳥澤。剛才那個速彈超牛逼的!也太帥了吧?那個是怎麼做到的?」

 「你連F都彈不好就別想了」

 「欸,真的假的。稍微教教我嘛?就說下有什麼訣竅也行啦」

 「那就等你能把B流暢地彈下來的話就教你。做不到就先好好鍛鍊基礎」

 「真的嗎!?好耶我要加油了!」

 喔,還真有幹勁呢。雖然不知道B是有多難就是了。

 鳥澤淡淡地笑了一聲後說著「那再見」很快就離開了。

 畢竟之後還有樂隊的練習啊……還真老樣子,時間排得很滿呢。

 「辛苦啦!」

 井出向著鳥澤的背影揮著手告別。

 話說回來,這兩人關係還挺不錯的啊。明明在教室裡沒怎麼聊天,這感覺還挺新鮮的。果然是因為社團活動和在班級裡是不一樣的嗎?

 可能是因為收拾得差不多了,井出直接坐在了舞台邊上,將甜甜圈塞進了嘴裡。

 那麼……剛好情勢不錯,就直接進行調查吧。

 「井出練習得怎麼樣?現在還是新人吧?」

 「嗯?真的有夠嗆的。每次都感覺手指要抽筋了。而且手指也總是會被劃破啊。雖然不是骨折,要比練習棒球認真多了」

 「而且也不用剃平頭啊」

 「就是就是,就是啊!」

 井出突然衝我伸出了手指。

 「真想趕緊能流暢地彈下來,來把女孩子的芳心虜獲。雖然拜託了鳥澤來教我,但他超嚴格的。超斯巴達式的」

 畢竟鳥澤在音樂方面是超級較真的啊。雖然我覺得會請鳥澤來教的人也有點問題就是了。

 「初中的時候只要運動好就能很受歡迎,但高中不一樣啊。果然還是得顯眼一些才行」

 「是啊,可能的確是這樣吧」

 話雖如此也並沒有他在初中時就很受歡迎的情報……還真是個悲傷的故事……。

 不過井出的話,男性朋友特別多。而且還算是相當吃得開的。

 在學校裡和其他中學畢業的棒球部關係不錯,也還和看起來沒有什麼關聯的足球部前輩一起吃過午飯。

 光是能和鳥澤以那個距離感進行聊天,就足以說明他有勾搭他人的才能了吧。

 「要是我也能像鳥澤那樣帥的話就不用為了找女朋友這麼辛苦費力了,我可是得超拼命才行的啊」

 「這點我超同意的。……話說,是不是已經有看上的人了呀?」

 突然回想起之前的排球事件,稍微有點興趣地打聽問道。

 「欸!?才、才沒有。又、又不是隻喜歡誰的」

 井出用莫名的感覺做出否定。

 啊,這傢伙怎麼這麼好懂啊……果然是當時偷偷看著的那個女生吧。不過我還蠻喜歡這一點的。再多表現一些出來吧。再多來點戀愛喜劇感吧。

 我佯裝沒有注意到他的馬腳,若無其事地切入主題。

 「哦?是同一組的人吧?比如勝沼?」

 「不,這個就不可能了。步夢她啊,很難當做女生來看的吧」

 井出突然擺出了一本正經的表情立馬回答道。

 還真是過分的說法啊喂。她不是你們那兒的頭頭嗎。

 「原來不是啊。勝沼也還算是漂亮,還以為是你喜歡的類型啊」

 「嗯——確實長得是蠻對胃口的。但該說是待在一起不能省心呢……那傢伙,總是會突然就生氣的啊」

 唔姆……這部分和在外面表現出來的印象是一樣的啊。

 「該說是喜怒無常?心情好的時候還挺普通,不好的時候太糟糕了。在之前還說什麼『別和敗者組玩得那麼開心』」

 被這麼命令的話也太惹人生氣了吧?井出顯得有些不快得歪了歪嘴說道。

 ……好像是相當討厭的樣子啊。

 話說居然還因為打排球那件事去找井出的麻煩了啊……。隨意把他牽扯進事件裡可能是一步壞棋嗎……?

 「明明一開始的時候還蠻合得來的,最近突然就這樣了。上課好無聊、好想去哪裡玩之類的我也還能理解啊。就因為看班長不順眼就想排擠掉什麼,這種事情就不太對了……啊」

 井出露出了“糟糕”的表情,突然閉上了嘴。

 「啊、啊,不是啊,我不是那樣的啊。只是步夢她這麼想,只是她啊!」

 「沒事啦,我知道的啦」

 看到我帶著苦笑揮了揮手。井出才終於安心下來,喘了一口氣。

 井出這人不管是好是壞都可以說是表裡如一,有時就算不如一也是很純粹讓人很難討厭起來。或許正是因此才讓他變得容易與人拉近距離的吧。

 「但是啊。就算心裡覺得她說的不對,也因為她的前輩太可怕了,到最後什麼也說不出來」

 「……前輩?」

 誒,是怎麼聽過的單詞呢。

 這時,井出在朝四周張望了之後,把臉貼了過來。

 「據說她好像和當地很危險的前輩混在一起。而且那人好像還是反社會的暴力份子?」

 「……誒?」

 不是等一下,怎麼會這樣?

 按照清裡的說法,不是常葉的前女友才是……?

 「以前因為練習賽去筱南的時候,看到他們那邊窗戶上都貼滿了膠帶,感覺超危險的。據筱南棒球部的說法,好像是都是那個前輩乾的,而步夢就是和那個前輩有關係」

 「等、等一下!這個是從哪裡聽來的?」

 「欸?步夢自己說的啊」

 「……哈?真的嗎?」

 「真的。之前發飆的時候說了好幾遍。還給我們看了有拍到那個前輩的視頻」

 誒誒……?這是怎麼一回事……?

 全然不顧已經陷入混亂狀態的我,井出接著發出了斥責的聲音。

 「說真的,我覺得,拿那個前輩的名號出來威脅別人也太那個了。但要是真的被她向前輩告密的話也太危險了,如果打起架來搞不好還要退學」

 辛辛苦苦才進的峽西,井出小聲說道。

 「最近會覺得,會不會光是和這種人待在一起就已經很糟糕了?也在說要不要去找老師說一下會比較好……」

 「S、STOP!先不要這麼做!」

 突然,我慌慌張張地制止了他。

 要是問題擴大到那個地步的話,計劃就徹底免談了啊!

 「沒、沒問題的。肯定不會是和那種人是朋友的,肯定」

 「欸,真的嗎?班長知道些什麼嗎?」

 「啊,啊啊……嘛,稍微知道點?」

 「真的嗎——。那這事就是假的了?」

 可這樣的話就又…井出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不是,等一下。一不小心就直接否認了,但真的可以這麼說嗎?都還沒有得到證實……。

 「總、總之。不要沒有證據就去告狀。這可是會引發問題的」

 「嘛,這倒也是。證據啊——」

 井出重複唸叨了幾次後,低下頭舔了一下手上沾著的砂糖。

 「喂——政成!來拿放大器!」

 「啊,好嘞!」

 被遠處的前輩喊到,井出徑直跑了過去。

 ——和上野原擔心的一樣。

 果然勝沼身上,還有著不少不為人知的秘密嗎——?

 ◆

 因為他們正式開始收拾東西了,為了不打擾到他們就先離開白虎會館了。

 一方面是因為說到一半就被打斷了,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還沒給井出封口,我就躲在出入口的陰影處等井出收拾完東西。

 ——總結一下剛才對話的內容,勝沼在小團體裡的舉止和對外表現的沒有差異。不僅如此,似乎還比想象中的更加強勢。

 還是說就算是自己人,也只對常葉特殊對待嗎?但就算如此,對自己人的相處態度也太差了吧。對我這個眼中釘就算了,就連自己人都要搞威脅,實在難以理解。

 不過比起這點,最神秘的還是她和初中的前輩之間的關係。根據清裡的說法,勝沼是那群人的受害人,就算有什麼聯繫,也絕非什麼善意的聯繫。其實已經和好了之後搞好關係了?還是說在受害人的部分與事實有些出入?

 啊啊真是的,突然多了這麼多的情報卻看不出其中有什麼關聯性。

 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還是說還有一個能夠將一切串聯起來的真相被隱藏起來了?完全搞不懂啊。怎麼感覺好像被捲入了一場盛大的懸疑劇情當中。

 為了不被假情報騙到,只能去尋求證據了,因此也只能將一切都調查一通了嗎——。

 「——啊咧,班長?怎麼還在啊?」

 正當我在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井出從外面走了進來。

 「欸,為什麼從外面?」

 「從裡面走的話得繞遠路的吧?我嫌麻煩就抄近路啦,抄近路」

 「啊,這樣啊……」

 仔細一看,井出還依舊穿著室內鞋。

 社團樓以外的建築都有走廊連通,基本上只要穿著室內鞋就能走遍全校。但是每次都得經過校舍,根據場地不同,有時候可能還得繞遠路。

 從藝術樓到出入口的話還是從外面走要快一些,估計是按最近路線直接過來的吧。

 「啊,對了班長,你來的剛好」

 井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樣說道。

 「今天的事情不要和步夢說啊。要是引發了什麼奇怪的誤會可就不好了」

 噢噢,我還想這麼拜託呢。省去給他封口的功夫了呢。

 「啊,當然。也不是什麼可以到處說的事情啊」

 「3Q!說真的啊,不用想東想西就能開開心心地相處就好了啊」

 他稍微尷尬的說完,安心地呼了一口氣。

 的確啊。不說井出,我也不是有多討厭勝沼。只要能夠改善當前的狀況,就能重新變得像一開始那樣關係和睦。

 果然必須儘快找出真相才行啊。

 「對了之後我也有時間,再稍微——」

 正當我這麼開口說道的時候。

 就在這個時候。

 「——喂,你丫在幹什麼啊」

 ——一股惡寒。

 讓我的脊背都凍住了。

 「欸,啊……」

 先發出驚歎聲的是井出。

 ——假的吧。為什麼,在這裡。

 「哈……果然,我就知道會在這裡。

 像你丫這種只有表面功夫的垃圾混蛋,就是會在背後把別人拉下水!」

 會出現勝沼啊——!!

 看向抱著手臂站在出入口前的勝沼,井出慌慌張張地向前搭話道。

 「步、步夢,辛苦啦!為什麼今天」

 「輕浮男閉嘴。果然你丫的是要背叛啊!」

 「不、不是那樣的,是誤會啊,我才不會」

 「煩死了!」

 咚!附近一扇鞋櫃門被勝沼用力踹飛了,井出嚇得繃住了臉呆站在了原地。

 ——怎麼回事!?

 之前已經確認了勝沼在體育館前待機啊。我的背後也時刻留心了啊。

 那又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點出岔子啊!?

 置因為震驚而思考呆滯了的我於一旁,勝沼毫不顧忌地接著說下去。

 「我就知道像你丫這種輕浮男絕對會向敗者組的傢伙搖尾巴的!幸好我找人盯著了!」

 ——!

 將視線看向勝沼,看到她身邊那人似乎正是核心成員的女生——玉幡同學。

 啊可惡!居然連井出都被監視了嗎!?就因為那場排球比賽會做到這個程度嗎!

 我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最糟糕的展開而焦頭爛額,還被勝沼咬著牙狠狠地盯著。

 「你丫總是總是要來妨礙我……!就這麼想要被擊潰嗎,啊?」

 「等下,你冷靜點!我才沒打算妨礙你……!」

 「閉嘴你個陰垢!」

 可惡,這要怎麼突破啊!?只能向上野原求助了嗎!?

 不行,那傢伙已經出去調查了啊!而且這種時候也沒空拿出手機來操作了啊!

 總、總之要先把對話建立起來……!

 「聽、聽我說啊!我根本不打算對你做些什麼啊!」

 「那你丫為什麼總是對我的人出手!肯定是想把人聚到自己身邊來把我拉下水……!別以為什麼都能如你所願!」

 「不是,我才沒有……!」

 是以為我要去和她爭奪地位了嗎!?我才沒有這種打算……!

 但是勝沼已經完全被熱血衝上了頭,感覺下一秒就要衝上來打人了。

 ——冷靜點,總之先冷靜下來。

 這樣下去之只能空打轉。

 要思考,思考。

 怎麼樣才能抑制住勝沼的憤怒?

 目前取得的情報中有派的上用場的嗎?

 能夠讓勝沼不得不冷靜下來聽我說的情報——。

 ——啊。

 「勝沼!」

 「啊!?」

 「你和常葉是青梅竹馬吧!」

 「…………啥?」

 勝沼像是被鑽了空子一樣突然停了下來。

 好、好耶,行得通!

 果然這條情報是真的!

 「餵你丫的剛才說什麼」

 「所以說你和常葉是青梅竹馬吧。這也不是什麼不能說的」

 這個那個,接下來……。

 「你一直都擔心常葉吧?所以才會對那些試圖帶壞他的人那麼嚴苛的吧」

 「……」

 被劉海遮住了看不見表情,但勝沼依舊默默地聽著。

 好,終於肯閉嘴聽我說下去了!

 「我可以發誓,我一點都不打算對常葉做些不好的事情。倒不如說正相反,我只是想要讓大家都能夠開心地相處。絕對不會做出讓人受傷或者踢人下水之類的事情」

 「…………」

 「當然其中也包括了你。所以不要再對我有敵意——」

 「閉嘴」

 突然迸發而出的語句。然後。

 「才不是什麼青梅竹馬。不要把我和你丫的混為一談啊,你個半吊子混蛋……!」

 ——欸。

 不是……青梅竹馬?

 勝沼用力地一把抓亂了自己的劉海。

 「啊太差勁了,真的太差勁了!什麼啊,搞什麼啊,少他媽在那邊自顧自的下定論說下去了!」

 「不是,欸,等——!」

 勝沼的怒氣又進一步加強,一把抓住了我的領帶。

 「什麼青梅竹馬啊!我和英治才不是這種簡單的關係!別說得好像自己很懂一樣!你個垃圾!」

 咚!我被用力地推開,後背直接撞在了鞋櫃上。

 比起疼痛,令人震驚的事實讓我頭腦一片空白,思考停了下來,說不出一句話。

 即便如此勝沼的怒火依舊沒有的到平息,向著邊上的柱子踹了一腳後才轉身離開。

 看向她的背影,井出急急忙忙地開口搭話道。

 「啊,等下啊,步夢——」

 「煩死人了,你他媽個高中出道自以為是混蛋!你丫這種輕浮男就滾到背地裡噁心人去吧!同是敗者組的互相舔屁眼去吧!」

 「哈!?等,你啊,別突然發飆啊!」

 「閉嘴去死吧!滾遠點!」

 說完勝沼便跑進黑暗中離開了。

 ——啊。

 真的太糟糕了。

 「……啊可惡,什麼啊,真發飆了啊。這女人麻煩死了」

 「……」

 「真的意義不明啊?話說那什麼,那女人也太沉重了」

 井出一點都不隱藏厭煩的態度撓了撓後腦勺。

 「果然不帶這樣的啊,那個垃圾女人。還是班長正經多了」

 井出歪著嘴說出的話在已經呆滯了的我聽來,是那麼的遙遠不可及。

 ——究竟,什麼才是真的,什麼才是假的呢。

 我要怎麼做,才能和那傢伙好好相處啊——?

番外篇 常敗無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