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有誰規定了班級裡的氛圍是不能可視化的?

第二卷  第一章 有誰規定了班級裡的氛圍是不能可視化的? 放學後。還是在老地方的“M會議室”。

 在店內最內部,都快成我們開會的專用座的座位上,我抱著腦袋苦苦思索著。

 「可惡啊,別說確定方案了,就連議題本身都沒能好好討論!萬惡的勝沼那傢伙,難道和戀愛喜劇有仇嗎……!」

 「……這樣啊,發生了這種事啊」

 上野原環抱著手臂,皺著眉頭一言不發。

 還好我小心謹慎,這次還是在班裡提前進行了一下確認。這要是在截止日前的話可就陷入僵局了啊。

 坐在對面的上野原輕聲說了句「嗯」後拿起果汁(大杯)喝了一口。

 「說到底啊,勝沼同學她究竟是看不順眼什麼呢?而且又為什麼要妨礙活動呢?」

 「根據情報來看的話是因為『區區沒考好試的失敗組,裝什麼領頭人,看得真不順眼』這一點。與其說是針對班級活動,倒不如說只是不想讓我掌握主導權吧」

 據說她總是和小團體裡的人這麼說的,這個情報應該是沒錯。

 「這樣啊……也就是說是為了反抗耕平吧」

 上野原像是在思考什麼一樣摸了摸嘴唇,又搖了搖頭。

 「但還有件事情更加出人意料,沒想到居然就因為勝沼她們的幾句反對意見就改變了班級裡的氣氛。明明之前還是很有戀愛喜劇的感覺的啊……」

 「要吵架的話那還不如不選,大概是這樣的感覺?而且如果因為在那個時候站出來而被勝沼他們盯上了的話也挺麻煩的吧」

 「班裡人都沒有克服麻煩事的氣概,是這個意思吧……?看來是我因為“上野原青梅竹馬化事件”成功了,就過分相信他們了吧……」

 「畢竟這可不是光靠知道班級成員的適應性和什麼非適應性的人數就能解決的事情。班級裡的氛圍和人的影響力什麼的可都是看不到的啊」

 「是這樣的嗎……」

 不管“主要角色”們的戀愛喜劇適應性有多高,如果所處環境太不安定的話,也就沒辦法體現出他們的適應性了。

 ——果然還是有必要進行“環境整備”的嗎。

 「……沒辦法。現在就只能重新審視下“計劃”的基礎了」

 「基礎……?」

 「是啊」

 我取出手機,在RINE上快速輸入了起來。

 「多虧了某位幫手,開發中的“新兵器”也能趕上了。只要能用上那個就可以更加有效率地的行動了」

 「嗯……誒,幫手?除了我之外,還有別人也知道計劃嗎?」

 上野原咬著吸管,眼睛中逐漸失去神采。

 啊,糟了,居然更加在意那件事嗎。

 「嗯——該說是不知道計劃,或者說只是個顧問……」

 「是學校裡的人嗎?」

 「嘛,差不多吧」

 「……為什麼不告訴我?」

 上野原眯起了眼睛,顯得有些驚訝。

 還不是因為如果說了的話可能……不,是絕對會生氣的。

 用餘光看了眼RINE上傳來的回覆,只能乾咳幾聲接著說下去。

 「啊,抱歉,今天就先解散吧。等東西做好了我再聯繫你吧」

 「哦」

 上野原咬著吸管將視線看向窗外,用不帶感情的語調說道。

 「順便一提……那個新兵器是什麼?難道那個也不能說?」

 「因為有著各種各樣的功能,打算等做好了再仔細說明的。不過嘛……」

 至少還是得說個名字吧。

 雖然還沒有正式命名,但根據其出處的話——。

 「繼朋友筆記和景點筆記之後,新一款戀愛喜劇實現兵器。

 其名為——“Q-U-L”!」

 「…………嗚哇好土」

 「什麼!?」

 明明我還覺得蠻合適的!?

 ◆

 和上野原分開後,我又折返回學校。是為了準備和常葉的“繞遠路事件IV”。

 【譯註:序章中提到的繞遠路事件(IV)是上上週就發生過了的,不知道這裡是筆誤還是少了個括號就算新的了w】

 停車場擠滿了剛結束社團活動的人,我把自行車停好後就直接走向了社團大樓。

 峽西的籃球社是常打入全國大賽的強隊,所以經常訓練到放學時間的最後一刻。因此很難和清裡與鳥澤這幾位主要角色的放學時間對上,只能像這樣單獨進行一同下學的事件。

 平常的話都是裝作偶然在停車場碰到 的……今天稍微主動一些,就直接去社團室碰面吧。

 最近經常和常葉一塊兒吃中飯,或者在休息時間一起運動,可以說是和他之間已經能夠十分自然的做出這一類“日常事件”。那麼差不多也可以不用偶然做藉口,直接邀約也可以了吧。

 正當我邁著輕鬆的步伐想著這種事情的時候,在社團大樓的拐角附近看到了一個人影。

 哦,那個背影應該是常葉——。

 「——的感覺。稍微有點擔心啊」

 「————」

 「抱歉啊——。謝謝你總是陪我到這麼晚」

 嗯?誰啊?是在和誰說話嗎?

 兩人在社團大樓前的空地上談話。雖然能看到常葉的背影,但對方卻剛好被建築物的陰影擋住了,很難看清。

 我停下了腳步開始思考起來。

 是直接過去找他搭話呢,還是等他們說完呢。

 而且也有些在意談話內容……。

 「那麼——社團活動辛苦了!明天見啦!」

 ……正當我還在思考的時候,常葉結束了對話,朝我這個方向跑了過來。

 啊,已經不是再多做思考的時候了。就普通地搭話吧。

 「喲,常葉。辛苦啦」

 「哇哇哇。咦,班長?」

 或許是因為速度太快,常葉在地面上滑了幾步才停下來。

 接著按著胸口喘了口氣,轉了過來。

 「喔——,嚇死我了。怎麼,也剛準備回家嗎?」

 「是啊,學習了一會兒後都要放學了。想補充點糖分,用空的話要不順路去個粗點心店?」

 「OK!那我要買Butamen!」

 【譯註:『ブタメン』(Butamen)一種杯型泡麵,類似合味道那種類型】

 常葉笑著同意了。

 啊,能夠毫無阻礙的進行繞遠路事件真的太好了。再次感受到了與“摯友角色”間的關係有多重要……。

 常葉全然不顧我在內心的感慨,再次邁開了步伐。

 嗯,對了。稍微試著打聽一下吧。

 「對了,說起來啊,剛才好像看到你和誰在聊天?是社團裡的人嘛?」

 「嗯?啊這個——……」

 常葉顯得稍微有些難開口,但還是回答道。

 「稍微有些事情啦。就找朋友商量了一下——」

 「這樣啊……?」

 朋友,嗎。

 這麼難開口,是不方便說對方的名字?還是不方便說商量的事情呢?

 哈?不會是因為社團的女經理(美少女排行榜第23名的美人系加認真系的那個三班女生還蠻可疑的)說被跟蹤狂尾行了就說了「那我來假裝你的戀人吧?」,結果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成為真的戀人了,之類的戀愛喜劇吧……!?

 可惡的狐狸精,才不會把我家的常葉交給這種連個名字都沒出來過的角色!至少也給我準備個“過去設定”重新來過!

 我還在心中憤憤不平的時候,常葉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嘛——別擔心!不是什麼超級煩惱的事情啦!謝謝你為我擔心啦!」

 「……嗯,噢噢」

 不好,反倒讓他操心了。

 真是個純粹的好人啊,常葉。這人太好讓人不禁擔心會不會被什麼壞蟲子盯上啊。

 「對了,班長」

 常葉像是想到了什麼說道。

 「剛剛步夢那事真的對不起啊——。居然來妨礙舉手表決……」

 ……姆。這次是這個話題了嗎?

 腦內一瞬思考了下該如何答覆,但總之還是先微笑一下讓他安心下來吧。

 「嘛,勝沼的想法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啦。反正這件事也不是非得今天定下來的」

 「噢,那就好」

 常葉安心地拍了下胸。

 「步夢本來是個很努力的人啊——雖然可能做了些無用功吧」

 ……嗯?

 什麼?很努力的人?那個勝沼嗎?這個情報,我的朋友筆記上可沒有啊!

 「只是很容易意氣用事,本身其實不是個壞人。所以請你不要太討厭她。我也會多和她談談的」

 這麼說著,常葉臉上露出的笑容卻充滿了擔心的神色。

 哈——……常葉也好,清裡也好,為什麼這些老好人都能這麼自然地為其他人說好話啊……真的是太佩服了。

 至少也要讓他不再擔心吧,我懷著尊敬的想法,果斷地回答道。

 「沒問題的。雖然多少會有些生氣,但還不至於討厭她的」

 畢竟只是利害關係不一致,對她個人並沒有什麼意見。嘛,雖然再怎麼樣也無法把她當做清裡那樣的“女主角”來對待就是了。

 「不過……果然是從很久以前就和勝沼做朋友了啊,真的很瞭解她嘛」

 「……,才不是那樣啦——」

 不知道為什麼,常葉猶豫了一陣才開口笑著說道。

 嗯?怎麼了嗎……?

 「那麼差不多開出發了吧——」

 立馬就轉換到了平時的語氣,邁開腳步走了出去。

 現在這個氣氛變得不太適合深挖剛才那個話題了啊。沒辦法了。

 我在腦內將這個事情記下筆記,追著常葉跑了過去。

 ——另外,想去的粗點心店因為臨時有事關店了。

 稍微放鬆警惕就出事了!

 ◆

 ——過了幾天的放學後。市立圖書館的租借會議室。

 早到了一步,我便默默開始準備起會議要用的東西。

 「久等了」

 嘎吱一聲,門打開了,上野原走了進來。

 「噢,選這麼遠的地方真是抱歉啊。因為今天需要用到這個東西」

 我拍了拍接好線的投影儀。

 「騎自行車也不是太遠。來的路上也沒有上坡,至少比回程路要輕鬆多了」

 說著便坐到了椅子上,從包中取出了毛巾。撩起了後發,開始擦汗。

 畢竟今天天氣很熱啊。留了長髮的女生在這個時期真的蠻辛苦的。

 「給,這是慰問品」

 「……嗯,謝了」

 把提前買好的冷凍運動飲料遞了過去。

 上野原接過飲料瓶後,將瓶子貼在了臉上,輕輕呼出了一口氣。

 「然後呢,那個名字很土的秘密兵器完成了是吧?」

 「雖然沒錯,但才不土氣啊!」

 我站起身,按下了牆壁上的開關將室內的燈光關閉了。

 「那麼就事不宜遲,進行發表——不過在這之前。現在時機不錯,就先整理一下當前的計劃吧」

 一邊說著我操作起電腦,把資料用投影儀放了出來。

 「那麼我們的“戀愛喜劇實現計劃”中的第一階段『選定登場人物』環節就和以前說明過的一樣。目前在這個階段的進展良好,而且班級裡的“主要角色”都已經選定完成了」

 以清裡同學為首,常葉和鳥澤,再加上作為旁觀者的上野原組成的主要角色團體——通稱“朋友圈”,已經組建完成了。在班級裡也形成了「那四個人關係還挺好的」的認識,可以說作為一個小團體已經有一定程度的存在感了吧。

 「第一階段要等到全校學生的“戀愛喜劇適應性”都判定完之後才算結束。現在的話剛結束一年級學生的判定,正準備開始調查高年級的學生」

 高年級學生的數據收集難度要比收集同年級的難度高很多,估計還要花更多時間。等到秋季,學校活動比較密集的時候,應該就收集得差不多了。

 「另外,隨著第一階段的進行,也差不多可以準備進入第二階段——『增加登場人物的好感度』環節了。在這個環節中,要同歸對挑選出來的“登場人物”安排各種“事件”來加深彼此之間感情」

 計劃當中的這個第二階段可謂是鬼門關。

 現在還是以“放學事件”和“繞遠路事件”為主,但今後要多多利用像『地域清掃志願活動』和學園祭之類的全校規模活動來作為“戀愛喜劇事件”發揮作用。

 然後便是和登場人物之間加深感情,逐漸發展出“故事”。

 「第三階段還是遙不可及,就先暫時省略了。這就是當前的現狀了,有什麼要提問的地方嗎?」

 「有必要每一次都搞得這麼認真嗎?你不害臊嗎?」

 「好,沒問題是吧。那就接著進行下去了」

 華麗得無視了上野原那裝作提問的懟人台詞,切換到下一張幻燈片。

 「那麼作為第二階段的一環,本來打算將『地域清掃志願活動』作為“事件”好好利用一下的……但因為我們身處的環境,也就是班級氛圍,出現了會讓計劃無法順利進行的風險」

 說著,我切換到了下一張幻燈片。在這上面顯示了一張金字塔形的圖。

 「這個顯示的是作為戀愛喜劇基礎的周邊環境的模式圖——我將此稱為『戀愛喜劇環境三層模型』,但實行計劃的前提條件是要讓這個金字塔處於不會被動搖的狀態」

 在這個金字塔上,最下層是『學校環境』,中間層是『班級環境』,最上層是『團體環境』。越下層的部分,其影響的規模也越大。

 「最下層的是我們的基盤。我們學校的活動有很多,學生會也十分積極,也還得到了教師和PTA的允許,可以說是理想中最佳的環境了。最上層的『團體環境』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我用激光筆在幻燈片上畫著圈講道。

 「現在問題就出在中間層的『班級環境』上。如果不能調整好這一點,像這次的要以班級為單位行動的事件就會很難再觸發」

 尤其是,我接著說下去。

 「體育祭和學園祭之類在戀愛喜劇中超級重要的事件一般都是要整個班級一同行動的。要是還像這次一樣出狀況的話可就完蛋了」

 像是經典的壁畫塗鴉的素材收集、舞台表演、跳蚤市場、出小攤子之類的。各種各樣的活動都是班級對抗形式的。

 地域清掃志願活動不過是前哨戰罷了,就算失敗了也不過就掉幾滴眼淚。但是啊,要是有哪部戀愛喜劇敢把學園祭和體育祭這樣的活動搞得不溫不火的話,都沒有資格稱之為戀愛喜劇了。

 「所以——」

 我讓背後的幻燈片觸發了一個動畫。

 「我們現在應該最優先解決的事情。那正是,對班級環境的再調整——也就是說,要創造出『適合進行戀愛喜劇的班級』!」

 啪的一聲,在幻燈片的中央出現了巨大的文字——『構築出最適合戀愛喜劇的班級』。

 「四班本身的性質就對實現戀愛喜劇極其不利。剛好借這個機會,好好把它修正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上野原舉起了手。總不會又要懟我了吧。

 「說吧,上野原同學」

 「構築出最適合戀愛喜劇的班級什麼的,性質不太戀愛喜劇什麼的,說實話過於模糊不太懂什麼意思。具體來說要做些什麼事情,才能夠改善過來呢?」

 不愧是隻聽道理的傢伙。我就知道你會這麼問了。

 「你說的沒錯。班級的性質……也就是『氛圍』或者說『氣氛』,他人的影響力和話語權什麼的都無法用肉眼看到。在一頭霧水的狀態下介入的話,就連有沒有效果都不知道。那麼要如何是好呢——」

 「……等一下。難道說」

 上野原露出了彷彿明白了什麼的表情。

 「很簡單。想要看到不可視的東西的話,只要用數值就行了」

 我笑了一聲,準備揭露“新兵器”的真面目,

 「這就是,能夠將班級的性質進行數值化,並且以此來計算出集體中的戀愛喜劇適應性的新武器

 『集體戀愛喜劇適應性測驗題組』,通稱“Q-U-L”!」

 和我腦補的“鏘鏘”特效音一同,幻燈片上也顯示了出來。

 上野原帶著有些呆滯的表情看著屏幕。

 哼哼,對我惡魔創意說不出話了吧。

 「正式名稱是『Questionnaire Utilities of Lovecomedy』,取頭字母命名為“Q-U-L”。算是心理測試題中的一類,把從“朋友筆記”上的行動數據和問卷調查取得的數據輸入後經過分析,一下子就可以知道班級是否適合進行戀愛喜劇了」

 順便一提,與我個人原創的戀愛喜劇適應性判定不同,這個是以極其專業的心理測試題目為基礎魔改一番後得到的。因此比起以往的都要更具專業性。

 「具體的計算方程式和圖表化的程序都設計了專用的計算頁面,現在可以很簡單地就進行分析處理。而且啊,最厲害的還是能夠試算出需要改善什麼地方就能提高數值哦!」

 唯一的問題就在於,目前還是剛製作出來的beta測試版,還沒法檢驗是否可靠。不過有幫手的理論支持,最後的結果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吧。

 「簡直就是最強大的測定工具,不過實際成果如何的話……嗯?」

 一不留神就又一個人講起來了,回過神來看向上野原,發現她難得露出了極其不滿的表情盯著我。

 啊咧,怎麼感覺有不好的預感?

 「……請問,怎麼了嗎?」

 「我說啊。能不能不要在背地裡和別人的母親串通一氣?」

 「噗呼——!為什麼會暴露!?」

 我明明都這麼隱蔽了啊!?

 上野原深深地嘆了口氣,撐起了頭轉頭看向另了一邊。

 「那個人真的是……我就在想怎麼最近莫名的情緒高漲……」

 「畢、畢竟,那可是真正的專業人士啊!之前稍微聊了幾句之後還蠻投機的……」

 和上野原(媽)老師是在上一次的上野原(女兒)青梅竹馬化事件時結識的,之後拿點心盒作為謝禮去研究室拜訪的時候,稍微聊了下班級裡的話題。

 試著問了一下「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用來測定集體的特性的呢——」,結果對方說著「有這種東西的哦」提供了原型,我也因此十分激動地和她談論了起來,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成了不用上野原(女兒)當理由都能聊起來的關係了……

 「別擔心!不喜歡女兒而是喜歡母親之類的,是絕對不會出現的啦!」

 「就算是玩笑話也討厭。實在是太噁心了」

 「什、什麼!你這沒禮貌的傢伙!你丫是瞧不起媽媽屬性的戀愛喜劇嗎!?」

 「一直都是隻瞧不起耕平一個人而已」

 「原來我always都在被瞧不起嗎!?」

 ◆

 我們兩人就這樣吵了一會兒,直到都沒力氣再吵的時候終於回到了之前的話題上。

 「——總之就是說。只要有了這個東西,就能夠靠數值來了解班級的狀況了。OK?」

 「是啦是啦。那麼測出來四班是什麼結果?」

 上野原喝了一口終於融化了的運動飲料,開口問道。

 「唔姆。和普通的戀愛喜劇適應性一樣,評分從A~E,到B以上就算合格。然後,我們班的集體戀愛喜劇適應性是——」

 一按,把總結了分析結果的圖表顯示到了屏幕上。

 「是C。“-”是指更偏向D的C」

 用激光筆在適應性數值的地方畫了個圈,接著看向分析結果的地方。

 「就像圖一上面顯示的一樣,適應性數值由這五個項目的綜合評價來計算得出。我們班在『開放性』『積極性』『統一性』上評分不太行,也就『親密性』和『協調性』還算比較良好」

 將比較繁瑣的數值總結起來的話,差不多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算太差,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有著一定的協調性,但內部團體都十分封閉,容易受氛圍影響隨波逐流』。

 「開放性是什麼意思?其他幾個倒還可以理解」

 「這個條目是表示朋友或者小團體間的關係性,能夠沒有隔閡地和其他人進行交流的話就算開放,相反如果只和特定的人群交流的話就算封閉類型。」

 四班的話,雖然小團體內部都能夠積極地溝通交流,但幾乎沒有團體與團體之間的交流。也就是說是隻和特定人群溝通的閉鎖狀態。

 五月初的時候還能夠相互交流的,結果現在各個小團體都定型之後就再也沒有交流了。唯一的例外也就我們“朋友圈”的幾個成員了。

 「再加上『積極性』和『統一性』的數值不太行,每一次的行動都會被場上的氣氛限制住。也因此當時對我的印象調查數據沒能派上用場」

 之前之所以會被勝沼得逞,也是因為這兩點。

 因為上一次“上野原青梅竹馬化事件”的時候勝沼沒有其他反應,而讓當時班上的氛圍被我掌控,最後才能成功的吧,感覺這麼想比較妥當吧。

 「最後結合起來,就獲得了“不適合戀愛喜劇的班級”這一評價」

 「……原來如此。不過的確像這樣數值化後就好理解多了」

 上野原點了點頭表示認可。

 噢噢,難得不諷刺幾句就承認了啊!

 「哼哼,是吧是吧。說實話超辛苦的。讀的參考論文可是難理解到都讓人懷疑是不是用日語寫的了」

 「為了戀愛喜劇做到這個程度,腦子是真的有病」

 你就非要用懟人來收尾嗎——

 上野原依舊一臉不在乎地喝著飲料。

 「順便問下,如果是E的話是怎麼樣的呢?」

 「班級裡就算發什麼都無所謂,對學校裡的活動也毫無幹勁經常翹課,總是僅憑藉當場的氛圍來決定事情,每個人之間的行動都十分散亂」

 「……」

 「不僅如此,而且還會發生霸凌,同班同學之間互相攻擊……」

 「……學級崩壞嗎?」

 【譯註:學級崩壊是指教學秩序混亂,學生不聽從老師的指導擅自行動,就連上課也不能正常進行的狀態】

 正是如此。嘛,再怎麼說峽西也不會落到這個地步的吧。

 「總而言之,現在的任務就在於要把C-上升到B級別」

 「這樣啊。那具體打算怎麼做?」

 「唔姆。那接著就進行介入方案的商討環節吧」

 我點擊幻燈片切到了下一個畫面。

 「圖二上顯示的是,什麼人對哪一條產生了怎麼樣的印象」

 「噢……」

 上野原露出了很感興趣的表情,感嘆道。

 「穴山駿、小泉碧、井出政成——就是這幾個人導致了扣分?」

 「準確來說,是因為是他們所處的團體的傾向導致的,嘛,你要那麼想也沒關係」

 接著,我繼續說道。

 「將這幾個擁有較大影響力的人,認定為戀愛喜劇中的重要人物——“次要角色”,並將其作為介入點來思考對策」

 「……次要角色?」

 上野原歪了歪腦袋。

 喔,說起啦這個詞還是第一次提到吧。

 「這一類角色雖然和“主線劇情”關係不大,但在其他地方有所活躍,或者能夠炒熱氣氛」

 「說成路人角色的話,那感覺大部分人都是路人了吧?」

 「不一樣的,“次要角色”和路人角色的待遇完全不一樣。電影裡也會出來一些不錯的配角的吧?你就想成和那些角色差不多的定位就行了」

 在戀愛喜劇故事中的話,龍O虎中有名字的班級同學可以說是最典型的角色了。同一個作者的話,那位綽號叫做2D的男人也很符合。不過那位都已經是大學生了就是了。

 【譯註:後面那位可能是指《青春紀行》中的佐藤隆哉(綽號:二次元君)】

 「哦……不是指群演而是另外那一類的啊」

 原來如此,上野原點了點頭。

 既然明白了,那就回到之前的話題吧。

 「就和圖上顯示的一樣,穴山率領的“阿宅團體“為『開放性』帶來了負面影響。那群人是屬於『封閉的內在導向類型』,主要特徵就是不會和自己團體以外的人交流」

 團體內部關係很好,和孤狼或者陰角之類性質完全不一樣。

 「下一個以小泉同學為首的“運動部團體”則是在『積極性』上帶來了極大的負面影響。他們這一類叫做『漠不關心的中立類型』,本身就對班級裡的事情沒有太大興趣」

 運動部這幫人雖然不像阿宅團體的人那樣聚在一起,但規模也不小。所以在決定班級的決策時有著極大的影響力。

 「首先就以這兩個團體為中心展開行動吧。目前的首要目標是要減少他們帶來的負面影響」

 「哦……」

 我把激光筆放到桌上,繼續講道。

 「另外打算在介入的時候讓“朋友圈”的人也幫下忙。如果是我們的成員的話在各個方面都還算比較吃得開,也比較方便觸發“事件”」

 我和阿宅團體那群人的親和度還算比較高,常葉在運動部也很受歡迎。鳥澤則能夠以半獨立的立場在班上有著一定的話語權。作為連接各個團體間的紐帶來說正合適。

 「嘛說實話,把清裡同學放在正中央的星狀結構是最有效率的」

 「嗯」

 剛好在喝運動飲料的上野原,聽了我這話後保持著喝水的姿勢愣住了。

 清裡可以算是通配符,不管是和誰在什麼地方都能夠迅速打好關係,讓她成為班級的中心是最好辦,同樣也是效果最好的。

 「但是這麼做的話,會演變成各個團體爭奪她的局面。現在就已經忙不過來了,不能再給自己添麻煩了」

 「……嘛,也是吧。我覺得現在這樣就挺好」

 上野原逐漸從完全靜止狀態中重新開機了。

 感覺是很少見的舉動啊……。像是突然死機了的機器人一樣。

 「說起來,這個人呢?為什麼畫的是虛線?」

 「井出啊。這人是輕浮系的,性質上來說的話屬於『追隨他人的跟風類型』。是會跟上當場的氣氛並進一步擴大的類型。簡單來說就是氣氛組啦」

 只要能讓這種類型的人朝著好的方向努力的話,就可以炒熱氣氛,雖說現在不過是跟著場上最強勢的人搗亂罷了。

 「和其他團體不一樣的是,這幫人沒什麼獨立性,只能間接性地產生印象,所以是虛線」

 「說起來……這個人是那個吧。在勝沼團體裡的高中出道的那個——」

 上野原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樣,猛地抬起了頭。

 「關鍵的勝沼同學怎麼不在圖上啊?」

 「其實是這樣的」

 說著,我切到了下一張幻燈片——將勝沼團體了進去的版本。

 「……嗚哇」

 上野原看著圖片皺了皺眉,發出了感嘆聲。

 「對所有項目都有負面影響?」

 「是啊……」

 我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勝沼是『具有攻擊性的排外類型』,也就是說會直接將看不順眼的傢伙排除掉。雖然對不同項目的影響各異吧,但基本都是負面影響。而且要排除這個負面影響還十分的艱難」

 「為什麼這麼說?」

 「光勝沼一人帶來的負面影響就很大了。因為比其他團體還要強勢,哪怕只有一個人都足夠礙事了」

 我靠倒在椅子上,嘆了口氣。

 「這傢伙的適應性之低令人髮指,從發言水平到行動能力全是最底端的E級別。想要改變她可以說是難上加難。而且對她輕易地介入只會帶來負面效果的」

 半吊子的說教不僅不能起作用,甚至還會被反殺的吧。被帶到這傢伙的領域的話,只會發展成血肉模糊的死鬥吧。

 「所以先把這傢伙的事情放之後再說吧。就只能一邊介入其他的團體一邊思考如何讓這傢伙改心,或者摸索出一條能夠緩解對立關係的和解之路吧」

 「但也不能就這麼放著不管吧。很有可能會在今後妨礙計劃的」

 上野原用右手蓋住嘴巴,用老樣子的『思考姿勢』說道。

 「總之現在就以在她們看不到的地方展開行動為第一原則。不管要觸發什麼事件,只要她不在就不會來礙事了」

 「只能避開她了嗎。不管怎麼做都有很高的風險啊……」

 上野原輕聲說著,露出了一臉為難的表情。

 「話說……既然她是唯一的問題的話,就不能想辦法切斷她和其他人的聯繫嗎?」

 像是想到了什麼辦法似的,上野原抬起了頭。

 「就比如說,想個辦法陷害她讓她自掘墳墓,通過不好的風評來斷開——」

 「不行,這一類的方法都絕對不準」

 我堅定地斷言道。

 或許是因為沒想到會被否定,上野原停頓了一下。

 「……為什麼?我覺得還挺合理的」

 「那也只是理論上行得通。但是,這一類的做法和計劃的理念相悖。就算她再怎麼是阻礙,當做敵人來攻擊排除掉的手段是絕對不行的」

 我直視著顯得有些無法接受的上野原的眼睛說道。

 「的確,像是什麼地位爭奪,什麼勝者組敗者組也是戀愛喜劇故事中的一大王道劇情。但是啊,我所追求的是“明快歡樂而又帶有點微苦的戀愛&喜劇”,而不是那一類寫實系的“故事”」

 那些事情也就在輕小說中還允許存在,如果在現實中攻擊他人或者搞什麼霸凌的話可就一點都不有趣,簡直就是狗屎了。

 ……這種事情,我早在自己的“過去故事”中感受過了啊。

 「在我的計劃中,沒有一個人是需要排除掉的敵人。說到底,戀愛喜劇故事好就好在不用區分敵人自己人,難道不是嗎?」

 也就是說。

 「我所想的『最適合進行戀愛喜劇的班級』。其中有著充滿個性的同班同學,人與人之間都能輕鬆地相互交流,在校園活動上能夠團結一致玩個痛快,為勝利高興,為敗北後悔,就算有時會有吵架有時會有淚水,但最後也一定能夠相視而笑——我想讓班級變成這樣,讓大家都能體驗到這一切」

 說完,我深吸一口氣。

 「所以說,將她排除這個方法是絕對不行的。還是想其他方法吧」

 上野原保持著沉默看著我。依舊面無表情,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是不是我的語氣太重了。

 「不過啊……上野原的擔心也沒錯。就算放著也不會解決問題。在展開行動的同時也會思考解決方案的,在想出辦法之前就先盡全力避開她吧」

 「……如果這樣能行的話,倒也沒什麼」

 上野原盯著我的眼睛看了一會兒,像是放棄了一樣嘆了口氣。

 「……嘛,反正也不是我能做決定的事情。既然你決定要這麼做的話,那就這樣吧」

 「抱歉啊。否決了你的提議」

 「沒什麼。早就知道耕平是戀愛喜劇笨蛋了」

 而且,上野原說著移開了視線輕聲說道。

 「幫助你這樣的“主犯”才是我——“共犯者”的職責吧」

 真是的,她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一口氣喝完了運動飲料。

 ——真是個靠譜的夥伴啊。

 能讓上野原成為“共犯者”,真的太好了。

 我也高興了起來,突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拍了下手。

 「對了!雖然和計劃無關,要不要下次出去吃蛋糕?是我在景點筆記的調查時發現的,不過稍微有點遠就是了」

 「……誒?」

 上野原呆呆地睜大了眼睛。

 「啊咧,不喜歡嗎?」

 「啊,不是。嗯,嘛,如果是你請客的話,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上野原顯得有些不平靜地捏弄著頭髮。

 嗯?我只是想表達下感謝之情而已……懂了,

 「我知道了!你是因為突然碰到戀愛喜劇風的邀請就感到拘束了吧!?別擔心,這可不是什麼“事件”,就算不漲好感度也沒關係的」

 「你個超級大笨蛋」

 「為啥啊!?」

 還以為是因為她討厭戀愛喜劇我還幫她找台階下……搞不懂啊。

舞台後 誤解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