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序章 有誰規定了第二卷就會開始戀愛喜劇的?

第二卷  序章 有誰規定了第二卷就會開始戀愛喜劇的? 網譯版 轉自 -茅野禎丞-微博

 圖源:@-茅野禎丞-

 翻譯:@-茅野禎丞-

 改圖:@-茅野禎丞-

 參與校對潤色人員:@-茅野禎丞-、Nakiri、nuno、平淡是真、晚來天欲雪、A、隨風追風、馬一銘、頭頂發涼、白島、gun、Kirito in Sora、傑、你是我的劫、真杯、啊!、問我得失有幾多

 「嗨——上野原!」

 ——星期天的早晨。五月難得的晴空之下。

 我將摩托停到停車場後,向著站在『峽國市立圖書館』門牌前的“青梅竹馬”——上野原彩乃走去。

 上野原注意到我之後,將手機放到了包裡後,轉身看了過來。

 「抱歉,路上有些堵,來晚了。等很久了嗎?」

 「倒也沒有等太久」

 上野原一邊面不改色地說著,一邊將頭髮撩向後方。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肯定還是提前15分鐘就來了吧。畢竟能趕上集合時間的公交也就只有那一班車。不愧是“傲嬌”角色。

 「外面很熱的吧。明明到裡面等也沒關係的……還是老樣子遵守禮節呢」

 「在裡面的等的話,找起來也挺麻煩的。在這裡等就能一下子就看到了」

 不想要浪費時間,她的聲音中似乎有著這層含義,卻又故意用不含感情的語調回複道。好啦好啦,知道你是傲嬌了啦。

 一陣風吹來,上野原的頭髮也隨風飄起。

 她今天在穿著的簡約的T恤上披著一件薄外套,揹著一個略大的手提袋。下身穿著讓人聯想到藍天的水藍色寬腳褲。整個一身外出專用的服裝。

 「……嗯。很合身哦」

 「就算誇我也不會有什麼好處的」

 「是真心話啦。你也知道我在該夸人的時候從不吝嗇話語的吧」

 「是啦是啦」

 上野原一邊玩弄著髮梢一邊隨口附和道。不愧是傲j(以下省略)。

 我無奈的聳了下肩,轉向了圖書館。

 「那差不多該進去了。而且還得先佔個座位吧」

 「我已經提起預定好單間了。還是單間比較方便吧」

 上野原輕輕抬起頭看了我一眼說道。

 「嗯,的確是……在不會被其他人看到的地方更能冷靜下來。雖說我就算被其他人看到了也沒關係」

 「笨蛋。這種事情當然不行了」

 上野原一臉嫌棄地搖了搖頭。別害羞啊,你這個ao(全略)。

 「那麼——進門吧」

 「嗯」

 ——休息日的圖書館。

 我們兩人穿著與平時不同的私服,瞞著大家聚在圖書館。

 在只有兩人的密室中——

 「——好,今天也要為了“戀愛喜劇實現計劃”的準備工作打起精神哦!」

 「喂,你又這樣突然鬧騰起來。所以說只能訂單間啦」

 ◆

 峽國市立圖書館位於城市的東側,是一座現代風的設施,在休息日的時候除了市民,還會有許多學生來這裡自習。

 雖然說會有學生來,但我們學校——峽國西高校,通稱峽西的學生一人也沒有。不僅是因為距離很遠,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在車站邊新建的縣立圖書館又大又新,所以一般都會去那邊。

 這裡的話遇到熟人的幾率更低,而且還可以申請能使用投影儀的小型會議室,休息日的時候經常會將這裡作為會議室。

 不過,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這裡有很多今天的調查內容中所需要的資料。

 「——嘿咻。總之把所有的都搬過來了」

 順手把門關上,將夾在腋下的一摞『峽國市地域廣報志』重重的放到了桌上。

 接著隨手拿出一冊翻了起來。

 「在哪一頁來著……有了。就這個」

 翻開書本,把書遞給已經在吃零食的上野原。

 「……『西區·清掃活動報告』?」

 「沒錯。打算今天整理一下這個的實績數據」

 上野原一口氣喝完了盒裝的草莓牛奶後,說著「這樣啊」點了點頭。

 「大概意思懂了。是為了下一次的『地域清掃志願活動』而做調查吧」

 「噢噢,不愧是名共犯。戀愛喜劇中重要的事件都牢牢記著呢」

 「雖然不知道有什麼重要的,但最近的事件也就這一個了吧」

 ——每年六月末都會舉校進行的活動。

 就是『地域清掃志願活動』。

 活動的主旨在於,由全校學生來在峽西周邊撿垃圾來為地區做出貢獻。是一場會耗費整個下午來舉行的學校活動。

 「讓人不禁想問真的有必要為了這樣的活動來犧牲上課時間嗎?而且馬上就要入梅了吧」

 「畢竟校歷安排上只有這段時間有空。表面上是為了地區做出貢獻,但其實不過是為了討好周邊居民罷了。畢竟社團活動的噪音還有學園祭的交通管制什麼的,也給他們添了不少麻煩吧。所以相對的,就要讓我們幹冒雨撿垃圾這種髒活吧」

 「那還是這個內幕要更髒一些」

 「峽西之所以能成為祭典學校,還是因為在背後有做出這種事情吧。為了增加支持的人而操控輿論,不打好基礎還怎麼搞戀愛喜劇」

 「我是越來越不懂戀愛喜劇了……」

 上野原用手扶著額頭嘆了口氣。

 看來還是學習不到位啊,真是的。趕快把我推薦的那幾本輕小說都讀了吧。

 「但還是要撿垃圾的吧?這是要怎麼和“計劃”聯繫起來?」

 上野原一邊聽著,一邊把迷你最中(日式糕點)送入口中。消耗速度還是一如既往的嚇人啊,這都第幾個了啊。還好我買的是實惠的大包裝版。

 「如果只是普通的清掃活動的話的確很難產生聯繫,但峽西的活動稍微有些不同。因為根據主導這次活動的學生會的意向,會舉行以收集到的垃圾的量來決勝負的班級對抗賽」

 該說是很符合慶典學校吧,我們學校一遇到這種活動就會加入一些能鬧騰起來的環節。這次的『地域清掃志願活動』也是沒能躲過。

 「各個班級可以在賽前申請希望負責的街區,互相比較在規定時間內能撿多少垃圾。前幾名的班級還會有一些獎品,有種學園祭或者體育祭的前哨戰的感覺。據說每年都玩的還蠻熱鬧的」

 畢竟剛開學這段時間也沒有其他的班級對抗活動嘛,而且也剛好可以用來放鬆放鬆。

 「當然,學園祭和體育祭就不用多說了,都是戀愛喜劇中極其重要的事件。既然在經歷學園祭和體育祭之前能有這樣類似的活動,當然要好好拿來利用一下了」

 「嗯——……也就說想作為練習場來嘗試一下的意思了?」

 「對對」

 我點了點頭,在腦中浮現了種種幻想。

 「像是全班為了勝利齊心協力進行戰鬥,在這之中和“友人角色”加深了友情,又緊接著與“女主角”的關係急速拉近!這不正是戀愛喜劇的王道展開嗎!」

 「話雖如此,但我是不認為撿個垃圾就能做到這個程度」

 「而且說不定還會有為了保護被垃圾絆倒的“女主角”而發生幸運色狼事件,也有可能發生因為踩到水窪而變得溼噠噠的幸運透透事件!」

 「這是不可能的。另外這個想法簡直太低俗了」

 「嘛,再怎麼說也太可能發生像某戀愛喜劇裡一樣,把尾行偶像女主角的跟蹤狂扁一頓的劇情展開……」

 「啊,這個只要耕平自己站出來就可以實現了哦!?」

 「“主人公”才不會當跟蹤狂的啊!?」

 都和你說了我是在法律允許的範圍進行調查的!

 上野原一臉不屑的喝著果汁,我也因為習慣了被她懟而很快就冷靜了下來。最近也逐漸習慣和她的對話方式了。

 「咳咳。那麼想要最大限度的利用這種比賽事件,果然還是要親自參與進去爭奪優勝啊。像這次的活動,決勝的關鍵就在於撿到的垃圾的量——也就是說,能否分到垃圾比較多的街區」

 像是涵蓋了美術館之類有保潔人員打掃的街區,與公園和河川之類自由活動區域比較多的街區比起來,能夠收集到的垃圾的量明顯有著很大差距。所以要選的話一定要選後者。

 順便一提按照往年的成績的話,河川邊的街區最有人氣也總是蟬聯優勝。與此相反的西部街區則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沒人氣區域。

 「喔,原來如此。所以才說這些是事前的資料收集嗎」

 說著拍了拍地域廣報志堆起的小山。

 這個“共犯者”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優秀啊。理解得這麼快真是太好了。

 「自治會自己進行的清掃活動報告應該是最接近實際情況的數據了。再參考市政府的官方網站上公佈出來的垃圾收集量來計算出『垃圾潛在數值』,以此來找出最合適的街區」

 「嗯,從方法上來看沒什麼問題,但太較真了噁心」

 「還是老樣子的懟人法啊,你這小“傲嬌”——」

 「這副自以為用一句話就論破了別人的表情真的看了就火大」

 上野原嫌棄的皺了下眉,拿起似乎從自動販賣機買的盒裝草莓牛奶吸了起來。話說日式點心配牛奶啊,就不能再考慮下組合嗎……。

 「那就開始吧。輸入用的表格發給你了,用手機輸入就行了」

 「這倒也沒什麼……但問題是要怎麼才能抽中想要的街區」

 「嗯?是擔心和其他班撞上嗎?」

 既然是自行填志願,那麼自然也有可能和其他班撞上。那個時候就會採取抽選來決定哪個班來負責,落選的話就會轉向去選第二和第三志願。

 「嘛,再怎麼說要操控學生會的抽選系統還是不太可能的……只能提前蒐集其他班的情報,儘量選一些不會重複的街區」

 所以才要進行垃圾量的調查。只有個大概的印象還是不太可靠,以數值為基礎再進行驗證的話說不定就能找到不為人知的寶藏街區。

 上野原也保持了一陣沉默進行思考,然後緩緩開口說道。

 「比起這一點,我更擔心你們班能不能做到一心一德。畢竟是以班級為單位進行行動,在提出志願前還得先在班級統一一下的吧」

 「是啊……還有這件事啊」

 雖然是最不穩的一環,不過。

 「話雖如此啦,但班上大部分人還是都接受了我的吧。再不濟,只要投票選的話就能通過啦」

 在之前的“上野原青梅竹馬化事件”時的班上人的反應,再根據對我的印象調查來看,認同我的人少說也超過半數了吧。

 「……嗯,也是」

 上野原雖然這麼說著,但依舊是一副在思考什麼的樣子。

 難道其他還有什麼問題嗎……哦,對了。

 「還是有些在意勝沼團體的行動?」

 以戀愛喜劇適應性E的勝沼步夢為中心的勝沼團體。

 都開學過去好一會兒了,還是沒能和那幫人建立比較良好的關係。畢竟我可是被其中的中心人物的勝沼盯上了啊。

 還是想盡可能不和她產生對立啊,雖然之前的“事件”之後就沒有來騷擾和妨礙了,但她依舊是一大風險要素啊。

 「勝沼同學……不是她。不,你說的對,這點也很關鍵」

 不知為何,上野原先否定了一遍之後又改口點了點頭。

 嗯?

 「的確勝沼那人有很高的可能性會搗亂吧,還是有必要盯著的」

 「嗯……」

 「但就算說是班裡最大的團體,也不過就10人左右。就算他們所有人都反對的話也沒什麼影響吧」

 如果能全班一致同意的話就再好不過了,但在現在想要實現這個還是有些困難。

 上野原依舊一言不發,用手擋著嘴巴低著頭。

 「——說到底在集體行動上會有什麼反響還是未知數。也不知道在班上能有多少影響力。而且讓班裡的氛圍變差也沒什麼好處——」

 上野原一邊輕聲嘀咕,一邊有節奏的點著頭。

 啊,是認真思考模式。雖然很在意她究竟在思考什麼,但就算問了也只會說個結論……畢竟這種時候說的話都不太會出錯,倒也就算了啦……

 總之應該是有什麼需要擔心的事情吧,還是小心謹慎點比較好。

 「好啦。不管怎麼說,到提出志願的截止日期前還有不少時間,就在下一次的班會上提一下看看反響吧。你說怎麼樣?」

 「嗯。這樣應該可以」

 上野原點了點頭。

 好嘞,那麼當下的方針就確定下來了。

 「那麼就開始工作吧。畢竟租的這個會議室也有時間限制,手腳麻利點開幹吧」

 「啊,我先去便利店買點零食」

 「就連大包裝都沒撐住嗎……!」

 ◆

 次日,到了下一週的星期一。

 我還是在老時間來到學校,開始為課程做準備。

 能夠聽到班級裡各處傳來的談笑聲。已經感受不到剛開學時候的那種間隔感,也逐漸有『homeroom』的感覺了。

 「哦早啊,班長」

 「嗯,喲,常葉」

 結束晨練來到班級的“摯友角色”——常葉英治拍了下我的肩膀,打了聲招呼。

 「啊——餓死了。吃飯吃飯——」

 「喂,居然一大早就吃炸豬排的嗎……?」

 常葉打開來的早飯便當盒裡裝著雞蛋和塞得滿滿的炸豬排。知道你喜歡吃肉啦,但作為早飯來說分量也太多了吧。

 「這個是昨天剩下來的!老媽把這些都帶回家裡了啦」

 「噢——,記得是在餐飲店工作來著吧?」

 回憶著腦內的“朋友筆記”中記載的情報,回答道。應該是在上上週觸發的“繞遠路事件(IV)”的時候提了一句吧。我的數據可是不會出錯的。

 「對對。嘛——昨天倒不是工作,應該說是從親戚舉行的“無盡”裡剩下的吧」

 「這樣啊……?」

 順便一提,『無盡』是指,關係好的朋友或者同事聚在一起定期召開的酒會,也被可以說是酒席吧。有的時候也會在每個月都一同攢錢,存夠了就一起去旅行。據說是其他地方沒有的詞,可以算是我們山梨縣獨有的文化。

 不過,家庭聚會嗎。雖然感覺放在如今顯得有些少見,但常葉家是比較偏鄉下的,大概還留有這種風俗吧。

 「不管怎麼說你還是趕緊吃吧。這個量如果不抓緊吃的話,恐怕要來不及了」

 「吧唧——吧唧——」

 我話還沒說完,常葉就已經開始橫掃便當了。

 「啊,班長要吃嗎?」

 說著,常葉用筷子夾起一塊炸豬排遞了出來。

 「好意我領了。還有,男人之間就別搞互相餵食了」

 「誒,但之前不是一起去拉麵店換著吃了嗎?」

 「才不是一回事啦,餵食和換著吃完全就是天差地別好嗎」

 種類可是不一樣的啊。如果做了這種事情,可是會有腐爛的女生纏上來的。會被傳出常X長這種話來的。不過,班裡倒是沒有美少女腐女!

 看常葉吃炸豬排吃得這麼香,我都有些饞了,就拿出用來提神的口香糖吃了一片後再喝了一口茶。

 「——抱歉,給我也來一塊」

 「嗯……早啊,鳥澤」

 從身邊經過,取了一塊口香糖的人正是“有能帥哥型角色”——鳥澤翔。

 顯得有些困的樣子擦了擦眼睛,看來又通宵了?

 「今天也忙到早上了?最近有些頻繁嘛」

 「畢竟曲子還沒寫完啊……還差兩首」

 「是為下次的Live寫的?」

 「也是為了社團活動。因為新歌突然火了,就被拜託了」

 鳥澤用他那倦怠的帥哥嗓夾帶著哈欠回答道。

 就在上一週,作詞作曲演奏演唱全由鳥澤一人負責的新曲MV在YuuTube公開後,上傳不到一天就有了一萬多的播放數。順便一提,評論區全是在說「帥哥」。所以說帥哥也會有帥哥的煩惱。

 「總之加油吧。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事情儘管說。像是打譜面之類的比較麻煩的事情就交給我好了」

 「喔——」

 鳥澤晃晃悠悠地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嗯——疲憊成那樣的樣子也還蠻少見的。應該沒有在勉強自己吧……。

 「鳥噗嗤的話噗嗤沒事,有些吧唧吧唧擔心啊」

 「是啊」

 之後送他瓶眠O打破吧。

 【譯註:眠眠打破,一種減少睡意的精力藥劑】

 就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

 「——早啊,長坂君!」

 從身後傳來了銀鈴般清澈的聲音。

 我的“計劃”中的“女主角”——清裡芽衣登場了。

 「早啊,清裡同學。」

 「芽衣噗嗤。早吧唧上吧唧啊!」

 「常葉君也早啊。今天一大早就在吃分量這麼足的便當啊」

 清裡露出了一如既往的天使笑容。

 「長坂君在嚼口香糖?是沒睡好嗎」

 「倒也不是,看著常葉吃得這麼香。就也想吃點什麼,就先拿這個來將就一下了」

 「啊哈哈,這樣子啊。啊,我帶了餅乾哦,要吃嗎?」

 「誒,真的可以嗎?」

 「嗯,一塊100日元哦!」

 「好貴!?」

 而且還剛好是付得起的價格,真是惡劣啊!

 「昨天買了新書把零花錢用完了啦。這可是這個月最後的奢侈了」

 「噢噢,這樣啊……那我稍微氪個金也行……」

 「啊哈哈,開玩笑的啦!不過想要捐款的話,想捐多少都可以哦」

 清裡笑了笑,開始翻起了書包。

 從當中取出了一盒餅乾,裡面是三片餅乾一袋的分包裝樣式。

 「給,拿一塊吧。剛買來的,還很新鮮哦!」

 「餅乾哪有什麼新鮮啦。話說根本不止一塊嘛,真的可以嗎?」

 「嗯,反正我一個人也吃不完一盒。本來就打算拿學校裡來分著吃的」

 不要客氣啦,清裡歪了歪腦袋,雙手託著餅乾盒遞了過來。

 啊,這個姿勢,好二次元好可愛……愛了……。

 我道了聲謝之後拿了一包,立馬撕開了包裝。

 清裡再一次露出了笑容後收起了盒子,回到了座位上。

 真的,今天的清裡同學也是十分自然地演繹著“女主角”這一角色呢。總是微笑著,又很會照顧人。

 能夠在對話的時候不讓對方產生顧慮,這一點真的很厲害。而且她對班級裡的所有人都能這麼做。

 比如說——。

 ——和位於阿宅團體中心的男生聊天的時候。

 「啊,清裡同學。早啊早啊——」

 「早上好,穴山君。這是之前借的漫畫,還給你哦!」

 「噢噢,感覺怎麼樣?在最近的戰鬥漫畫裡,這本可是我最推薦的」

 「嗯,超有意思的!像是在地獄的戰鬥太有感覺了,看得我都顫抖了!我超喜歡那個留辮子的角色的——」

 「很懂嘛!那麼那麼,我下次把同一本雜誌上連載的最喜歡的那本拿來——」

 ——和作為運動部的領袖的女生聊天的時候。

 「芽衣。你們社團的網球都跑到我們社團的門口來了。要好好收拾啊」

 「啊,泉!是你幫忙撿起來的吧,太感謝了!大概是從筐子裡掉出來的吧?」

 「塞得那麼滿肯定會掉出來的啦。真是粗心啊」

 「畢竟現在是隻想跑一趟的年紀啦。畢竟網球場很遠的啦」

 「那是什麼年紀啦」

 ——和身為輕浮人集團的氛圍製造者的男生聊天的時候。

 「喔,是芽衣醬!今天也是一大早就很可愛呢!」

 「井出君也是一大早就很帥呢!」

 「不是不是,我平常也都這樣的吧?難不成注意到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了嗎?」

 「是換了髮蠟吧!造型也很不錯哦,Good job!」

 「真的嗎!?厲害啊,果然芽衣醬是真的懂行啊」

 「啊哈哈,那當然能看出來啦。只要認真看,一眼就能看出來啦!」

 ——大概是這樣的感覺。

 這就已經和大家都搞好關係,能夠和全班都那麼自然地接觸的人也就只有清裡同學一人了。而且也不會因此就裝腔作勢,就更讓人對她有好感了。

 「小芽衣啊——。不管到哪裡都能很快就融入進去呢——」

 坐在邊上的常葉停下了筷子,感嘆地說道。

 是啊。

 她不管面對怎麼樣的人,不管處於怎麼樣的人群當中,都能夠很快得融入進去。

 或許也正是因此吧——有著這樣的外貌和能力,但卻莫名的不太顯眼。

 或許是因為她不管在哪裡都很合群,以至於在不知不覺間,對清裡同學的印象都模糊了起來。

 打比方來說的話,就好像明明就在那裡,但平常從來不會注意到的『空氣』一樣——。

 「——喂,您能讓個道嗎? 前輩」

 突然從身邊傳來了刺耳的聲音。

 ……真是的。

 這個展開有種既視感啊。

 「……呦,勝沼。早啊」

 「切,您沒聽清啊?擋路了」

 故意咋了下舌後抱起手臂,以一副叱責人的姿勢俯視著我。

 燙了大波浪的金色長髮。畫得很濃的妝面。故意穿崩的凌亂制服,以及沒品又不體貼的語氣——。

 戀愛喜劇適應性E。“非適應性人物”的首領——勝沼步夢出現了。

 我不由得嘆了口氣。

 明明這一陣子都挺安分的,怎麼就又開始了呢。每次都是在差不多時候出現,說實話有些都有些膩味了啊。

 「就算你說我擋路啊……這裡是我的座位啊」

 「哈?那又怎麼樣?我有話要和英治說,快滾開」

 這可還真是臉皮極厚啊!

 「啊——我都這麼客氣了還這個樣子。話說為什麼我在班裡都還要說敬語?真是沒勁」

 整句話幾乎都是能吐槽的地方,這個混蛋。

 這次說的實在是太扯了,我正打算回嘴說幾句的時候,常葉顯得有些困擾地打斷了我。

 「步夢啊,我都說你這樣的態度不太好了吧」

 「什麼嘛!英治你怎麼每次都當這傢伙的夥伴!」

 「所——以——說——啊,就不要分什麼敵人什麼夥伴啦,昨天不是也說過了嗎」

 「好啦好啦。我剛好要到老師那裡去拿東西」

 我再次嘆了口氣,站起了身。

 這種時候我說什麼都只會有反效果,只有起身離開才不會引發矛盾。

 勝沼又再次“切”的一聲咋了下舌,直接坐到了我的桌子上了。

 喂,我都退了一步了,至少坐到椅子上吧。

 「那麼常葉,待會兒見啦」

 「快滾啦,你個混蛋重考生。都聞到魷魚味了」

 「魷……!」

 可以說是最低級的挑釁話語了!至少說是處男之類的詞,還能勉強算是在戀愛喜劇的範疇當中。

 又被降低對話能力了啊,我一邊讓有些發暈的腦袋清醒過來,一邊走向教室的出口。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感覺剛才的吵架比起一開始的時候稍微收斂了一點。

 ◆

 “——那麼就說到這次的『地域清掃志願活動』”

 在放學前的小班會上。我走上講台提出話題。

 已經提前和老師打過招呼了,所以班主任的十島老師已經離開了。也因此,現在班級裡的氣氛十分輕鬆。

 「我想也有不少人已經知道了吧,這次的活動是班級對抗形式的。要以撿到的垃圾的量來定勝負」

 「簡直就像實力至上主義一樣啊。不會輸了的就要被退學吧」

 坐在靠牆一列前面的,班級中的阿宅團體頭頭——穴山駿朝他身邊的阿宅朋友吐槽道。悄咪咪聊天的樣子,顯得十分融洽。

 嗯嗯,這個氣氛不錯哦。

 我也接過他的話茬接著說下去。

 「但實際是比較輕鬆的比賽啦,贏了的話能從學生會那裡獲得一點獎品,就算輸了也不會有什麼懲罰」

 「比賽怎麼可以是輕鬆的呢?」

 突然從靠窗邊的座位傳來了聲音。說話的人正是體育系運動部中的中心人物——小泉碧同學。

 不過緊接著就傳來了「小泉,是你太熱血了啊」「畢竟泉可是就連上體育課都十分較真的——」之類的話語。

 很好很好,就保持這個氣氛接著說下去吧。

 「我說啊,撿垃圾這種事情也太無聊了吧?也就町內會的那些老頭老太會做這種事了吧?」

 緊接著從教室中央傳來了十分輕浮的聲音。開口說話的是班級裡輕浮系男生中的氣氛組第一人,井出政成。

 「順便一提,如果優勝的獎品會由學生會的超漂亮學姐親手送出。要不井出你來當我們班的代表?」

 「誒,真的假的?我差點都忘了,其實我對志願者活動可是很感興趣的」

 井出挑了一下留長來的劉海,把輕浮度拉滿後回答道。

 周圍立馬響起了「這不明顯是衝著前輩去的嗎」「這都第幾個了?」之類吐槽的聲音。

 唔姆,還是老樣子很好對付呢,不錯不錯。這種類型的角色意外的在戀愛喜劇中得分很高哦。這個很可以有。

 不一會兒,同學們就和自己關係好的人聊天聊得火熱了起來。現在教室中的氣氛也極其積極,感覺是沒什麼問題了。

 ——好,看來是時候了。那就準備切入正題吧。

 「那麼說到正題,學生會要求我們每個班都提出各自希望負責的街區。聽說大部分想要贏的隊伍每年都會選擇河岸邊的街區」

 順便一提,河岸邊的垃圾潛在數是最高的。根據多年的數據來看,應該是不會錯的。

 「但是也因此會有很多班都搶這個位置……就我個人而言,更加推薦選擇一些不為人知的優秀地點比較好」

 班級裡的人聽了這話之後開始唧唧喳喳討論了起來。哼,不錯不錯,可別被嚇到了哦。

 根據我和上野原之前調查的結果,發現了一處沒什麼人氣但卻有著極高的垃圾潛在數值,而且還會在清掃活動的前幾天舉辦活動的完美街區。在這個地方舉辦這一類的活動實屬罕見,據說也是今年的特殊情況,應該不會有人能實現預料到的吧。

 把秘密地點選做第一志願的話肯定能夠選上的,而且憑這個地方的垃圾量也足夠去爭取優勝。

 「那麼,關於這個街區啊——」

 正當我還在賣關子,準備慢悠悠地揭露結果的時候——。

 就在這時。

 「——哈。真他媽提不起勁」

 傳來了一聲極其不高興的聲音,教室裡也瞬間安靜了下來。

 大家一同將視線轉向了說話的人。

 「我說,說到底啊。為什麼要強制讓我們當志願者啊?」

 ——啊啊,可惡。

 居然在這個節點出來搗亂啊,勝沼!

 勝沼用手撐著臉,又翹起腿,吊起了細長的眼睛。

 「響你也是這麼想的吧?」

 「說的沒錯,真的麻煩死了」

 用倦怠的聲音附和的人勝沼身邊最親近的人——玉幡響。

 隨著勝沼的發言,班級各處也傳來了類似的發言。

 「只讓想當志願者的人去做不就好了?」「就算說是有獎品,最多也就果汁吧?有本事按照時薪給錢啊」「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去打工呢」「而且撿垃圾好髒的」「最近那麼熱,要是中暑了怎麼辦?」「我想到了!選個有卡拉OK的街區去消磨時間不就行了?」「我贊成!」

 等下,你們團體的人怎麼都這樣!

 這麼多人的聲音實在無法無視,我也只能在內心乾著急。

 「這個是和應援練習一樣,是全校所有學生都參與的學校活動,不能翹掉的」

 「那這樣吧。去卡拉OK把店裡的垃圾拿出來不就行了嗎?我可真是個天才?」

 勝沼一臉“我的主意不錯吧”的表情看向了小團體的成員們。

 然後那幫人一個個都發出了贊同的聲音。

 從店鋪或者家裡拿來的垃圾當然是違反活動櫃子是行不通的。而且學生會在每個班級安排檢察人員,一下子就會暴露失去資格的。

 「不是,那樣的話會失去資格的——」

 「煩不煩啊!那種事情只要不說出去誰會知道啊!」

 勝沼像是為了蓋過我的聲音一樣超大聲的吼了出來。

 感覺班級中的氛圍出現了一道裂紋。

 ——糟了。這個氣氛可不太妙啊。

 有了不妙的預感,我急忙拍了下手讓大家看過來。

 「好啦,不要吵啦!總之,就先舉手表決吧」

 現在可不是能夠慢悠悠辦事的時候啊。還是趕緊先把方針定下來吧。

 從剛才的反響來看的話,除了勝沼團體之外都沒什麼人反對吧。就讓他們少數服從多數吧!

 「那麼想選有可能獲勝的街區的人,麻煩請舉下手!」

 ——然而。

 「「「…………」」」

 教室裡鴉雀無聲,沒有一人舉手。

 ——誒,為什麼?

 「啊,這個……」

 毫無反應?為什麼都沒有反應?

 看向穴山,只見他縮起了後背,帶著有些與自己無關的表情看著手機。

 彷彿在說「我什麼都沒有說,也不打算再說些什麼」。

 「哈……好冷」

 因為預想之外的展開,正當我呆站著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從窗邊座位傳來了聲音。

 「小,小泉同學?」

 「差不多到社團活動的時間了。我怎麼樣都行,隨便你們決定吧」

 說完就拿起書包站起了身。

 哈?等下,怎麼會變成這樣的!?

 「那個,等」

 「再見」

 根本不打算再聽我多說什麼的樣子,徑直離開了教室。

 像是模仿小泉同學一樣,運動部的人也都起身準備離開了。教室裡一片死寂,剛才的

 熱鬧勁就像是假的一樣。

 「等,大家等一下啊,還沒有確定……」

 「步夢了不得啊!果然卡拉OK的方案真的絕了!」

 井出也站起身,大聲向勝沼搭話道。

 啊可惡,所以說這種好對付的傢伙啊!別那麼快就改變意見啊!

 而勝沼也一臉無所謂得瞥了一眼井出。

 「我只說了理所當然的事情。還有你說話聲音太吵了,煩人」

 「啊,對不住……」

 井出被嗆了一聲後稍微抽了下鼻子,立馬又坐回到了座位上。

 班級裡的氣氛徹底萎靡了下來,只有勝沼團體的人還在嬉笑著。剩下的人也都一個個失去了興趣的樣子,都希望讓我早點結束這個班會。

 常葉看著勝沼的方向,露出了有些困擾的表情。鳥澤則是已經趴在桌上打起了呼嚕。清裡同學也有些尷尬的苦笑著。

 現在已經失去舉手表決的機會了。

 ——可惡啊。

 果然我的現實……是不會讓我就這樣順利得進行戀愛喜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