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瀨名紫陽花的故事 第四章 我的心意,會好好傳達給你的

第三卷  瀨名紫陽花的故事 第四章 我的心意,會好好傳達給你的  高中一年級的夏天在逐漸流逝。

 一成不變的每一天裡,只有時間多得出奇。

 瀨名紫陽花提早完成了暑假作業,增加了一些平時覺得麻煩而不會嘗試去做的菜樣,還獨自通關了放置已久的,有難度的動作遊戲。

 規規矩矩地度過時間。

 打那以來,沒有和玲奈子聯繫過。

 突然哭出來的自己實在是過於羞恥,現在回想起來仍會想要苦悶地扭動身體。

 開學後自己究竟能否冷靜的和她碰面呢……。

 但是也沒必要杞人憂天。也不能因為這點事就不去上學,所謂船到橋頭自然直,如此想著就幾乎要放棄了。

 已經整理好心情了……我想。大概。

 果然,時間是解決一切的萬能藥。

 是因為做好覺悟了吧。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日子流逝的很緩慢。

 每一天都宛如曲終人散般安詳。

 那是暑假臨近結束的某一天。

 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將茫然眺望著窗外的紫陽花拉回了現實。

 “會長,會長~”

 “誒?”

 地點是家庭餐廳,包括自己在內共四名女高中生聚在一桌。

 她們是中學時代的朋友,現在都各自升上了其他高中。自己因要照顧弟弟而一直沒有答應出去玩的邀請,可她們卻不厭其煩的來邀請了自己很多次。她們都很有耐性,自己對她們感激不盡。

 “會長你怎麼樣?高中生活過得很好吧?”

 坐在我旁邊的女孩子一副“肯定如此”的樣子點著頭。

 “完全沒法想象會長落單的樣子”

 紫陽花有些困擾的笑了。

 “都已經畢業了,我不是會長啦—”

 她們面面相覷。

 “就算你那麼說,可會長就是會長啊”

 “那要叫什麼呢。小……紫?”

 “好違和—!”

 其中一人拍著手笑了。

 “誒—,有那麼違和嗎—?”

 紫陽花從中學二年級開始擔任學生會長,之後就一直被大家叫做“會長”。即便是現在,同一個中學升上來的還都叫紫陽花“會長”。

 她們親密無間的熱烈談論起了往事。

 “會長果然人氣爆棚啊”

 “我們這屆的偶像……莫不說,是傳說級的?”

 “貌似畢業之後也被口口相傳啊。瀨名會長的英勇事蹟!”

 “啊哈哈……”

 紫陽花露出了乾涸的笑容,將插在冰鎮紅茶中的吸管含在嘴裡。

 她們三個所說的“紫陽花是多麼美好的人物啊!”之評價包含著大量誇張成分,如果一 一吐槽的話就沒完沒了了。

 “會長那屆學生會,真的很厲害呢”

 “大家都信賴著學生會。不管有什麼困難都會去問會長呢”

 “說起來因為體育館的使用日程而吵起來那時也是—”

 別人會覺得麻煩而不想做的事,對紫陽花來說完全算不上辛苦,事情僅此而已。完全沒什麼大不了的。

 明明自己只是像那樣每天埋頭工作著而已,但回過神來就已經被拜託去做各種工作了,這還是相當出乎預料的。

 “吶吶,會長在高中也進學生會了嗎?”

 “嗯~”

 蘆谷高中的學生會選舉將在暑假結束後舉行,屆時會開始招募額外的成員……自己只知道這一情報。

 不知為何,身旁的女孩子笑著回答道。

 “進了對吧。瀨名會長不進學生會也太浪費了吧。常言道,物盡其用人盡其才嘛”

 “但是呢—。我現在還有些煩惱”

 她們被嚇了一跳。

 “是這樣啊!?”

 “是參加社團活動了嗎?”

 “有關家人嗎?”

 “不是那回事啦—”

 只是不知不覺的想著,中學時代就已經在學生會做了很久了所以算了吧。如果要比那時更努力的話,大概很多事會出現問題的吧。

 看到態度曖昧的紫陽花,坐在對面的少女激動不已。

 “啊,我知道了!是交到男朋友了!”

 聽到她的話,其他兩人笑了出來。

 “會長有男朋友了!?”

 “無論被誰告白都不會點頭的會長有緋聞了!?”

 “吶,是個怎麼樣的人?”

 “誒,誒”

 紫陽花的臉紅了起來。

 “不,不是的。男朋友什麼的,還沒”

 三個人不理會擺著手的紫陽花,再次自顧自地熱烈討論起來。

 “要是會長交到了男朋友,得在中學聯絡網傳開才行啊……”

 “感覺這附近一帶會舉行個失戀派對……”

 “我們也去參加吧……”

 “不,不是那樣的……”

 只是她們說的很誇張而已。自己在中學被告白的次數沒那麼多……也就是比別人稍微多一點吧。

 “但是,你有在意的人吧?”

 “因為,你看,臉紅了。會長好可愛~!”

 “誒誒—……?”

 一把手放到臉上,她們就露出了竊笑。

 “不,不是那樣的……。怎麼說好呢,但是,我不會向她表白的,吧?”

 “誒,為什麼!?”

 “沒事的,會長那麼漂亮,不管什麼樣的人都會一下淪陷的啦!”

 不,也不是那回事……。

 紫陽花皺起眉頭笑了。

 “因為我們,不太合規矩的”

 三人一臉察覺到了什麼的樣子。

 她們互相交換眼神,小聲討論著。

 “那難不成是……”

 “和學校的老師……”

 “婚外情……”

 “誒,誒?”

 在紫陽花驚慌失措的期間,她們團結一致了。

 “我們想要支持會長……但還是覺得不行啊,那種的”

 “是啊,會長會變得不幸的……”

 “還是不要和那種不負責任的人交往會比較好!畢竟你本來看上去就很適合和年長男性談那種糜爛的戀愛了,會長!”

 “說,說了不是啦!”

 雖然明確否定了這點,但三人已經不再過問了。而是神色認真的商討著,得單獨和紫陽花的男朋友來場四方面談以好好判斷才行。

 紫陽花“呼”的舒了口氣,看向窗外。

 不要交往比較好,嗎。

 感覺到被突然切中要害,紫陽花的心中想起了一位少女。

 沒事的。我知道的。

 早就意識到自己原本就不適合談戀愛。因為總是光在意別人。

 如果自己不插足進去的話,就不會發生額外的爭執。

 就能一如既往地和大家在一起了。

 (我已經決定應該那麼做了)

 在和玲奈子一起從離家出走之旅歸來的那天,在那個車站,我認真地下定了決心。

 這次一定要做個好孩子。

 對話的間歇,紫陽花露出笑容說道。

 “沒關係的,大家,謝謝你們為我擔心”

 紫陽花如此說罷,她們終於認可了,繼而轉向了下一個話題。

 不久後到了時間,紫陽花她們離了席。

 和老朋友一起的近況報告會滿是快樂,既不會感到悲傷也不會感到痛苦,時間轉瞬即逝。

 事情發生在回家的路上。

 走出家庭餐廳後,一股悶熱的暑氣撲面而來。但最近的不快指數已經下降到可以忍受的程度了。今年的秋天或許會來的比往年早。抬頭仰望太陽高懸的天空,紫陽花如此想到。

 正走向車站時,其中一人發現了什麼而抬高了聲音。

 “咦,那裡怎麼那麼多人。吶,吶,像不像在拍攝什麼?”

 不自覺地走進去看了下,看來像是在拍外景。這附近從以前起就經常被選做街拍的地點,時不時能像這樣看到藝人。

 朋友們唧唧喳喳的興奮了起來。

 “騙人,難不成那是”

 “誒誒—!?那不是王塚真唯嗎!?”

 紫陽花瞠目結舌。

 出現在那裡的是,被工作人員和遊客團團包圍的,自己的同班同學。

 不……現在的她看上去並不像在學校時那樣。站在那裡的是,一位出色而獨立的模特,王塚真唯。似乎是在休息,她向周圍的人露出了笑容。

 朋友們在我身後說道。

 “嗚哇—……果然,真人好厲害啊”

 “該說是氣場不同嗎,她果然很別具一格啊”

 “要是我有王塚真唯的長相就好了—”

 她們如此說完後,便一同放聲歡笑。

 啊啊真的好漂亮啊,紫陽花也這麼想。

 如果是再前一段時間的話,自己也毫無疑問會加入身為自己朋友的真唯的圈子中吧。

 但是,紫陽花已然知曉。

 自己是無法變得像她那樣的。

 自己只是為真唯及玲奈子她們所生活的世界獻上祝福的,天使丘比特而已。

 從某處,傳來了聲音。

 ——真的嗎?

 那是從自己體內傳出的,本已封存了的思念。

 我。

 把手放在感到刺痛的胸口之上,緊接著。

 便和真唯四目相對。

 “啊”

 被那碧藍色的瞳孔所注視著,突然感到無法呼吸。

 一瞬間,她那明亮的聲音在腦海中清晰地復甦。

 “——我喜歡玲奈子”

 如此說的真唯,她那過於動人的表情閃閃發著光——。

 紫陽花被吸引住了。

 “啪—”的一聲,宛如煙花綻放於夜空中。

 那一天,那個夜晚,本已捨棄於廟會之上的這份心意,開始有所動搖。

 對將自己喜歡玲奈子這件事告訴了我的真唯,其實。

 ——其實我。

 回過神來,紫陽花已經邁進了圈子中。

 這次一定不會藉助任何人的力量,而是依靠自己。

 “小真唯”

 圍觀人群喧囂起來。看到紫陽花的身影,有誰風傳道“那個人也是模特嗎?”。還“好可愛~”的極力誇讚著。朋友們“等,等下會長”的阻止紫陽花。可是那一切,都沒有傳入紫陽花的耳中。

 真唯看到同班同學,便露出了更為燦爛的微笑。

 “呀啊,紫陽花。真巧啊。你能來和我打招呼我很開心”

 “小真唯,我”

 紫陽花的表情就像是被訓斥過的小孩子一樣。

 看到紫陽花這樣,真唯微微歪了歪頭,而後輕輕露出微笑。

 “說吧,紫陽花”

 一大群人在旁看著,但她們的世界中卻只有彼此。

 “我”

 面對靜靜等待的真唯。

 紫陽花懇切地說出了。

 那一天沒能說出的話。

 “我也……喜歡,小玲奈”

 擠出這一絲話後,紫陽花頓感全身脫力了。

 真唯稍稍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抬頭看向天空。

 紫陽花也隨著她抬起頭,看向那開始摻雜著一抹紅霞的廣闊蔚藍。

 真唯開口問道。

 “紫陽花,之後有時間嗎?”

 “……啊,嗯,今天沒有安排”

 “是嗎”

 真唯露出嬌豔的微笑,向紫陽花發出邀請。

 “那,可以陪我一會兒嗎?”

 安穩的謝幕聲中,開始混入了一種異樣的聲響。

 對於在眾目睽睽之下采取大膽行動的自己,紫陽花多少有些後悔與緊張。

 夕陽西下之後,紫陽花和真唯乘坐電車來到了都內的水族館。

 紫陽花緊緊握著門票,跟在真唯身後。走在宛如隧道般的黑暗中的自己,就像是迷路的少女一樣。

 對朋友們直截了當的說“我要和小真唯去玩”時,不出所料被嘰嘰喳喳問了個不停。

 “會長和王塚真唯認識嗎!?”

 “說起來你們都是蘆谷高中的!”

 “那個,我們也可以一起去嗎!?”

 真唯以一個微笑推脫掉了她們的話。

 “抱歉。我們兩個有重要的話要說。稍微借下她嘍。紫陽花是我重要的朋友。今後也要拜託你們關照她了”

 被如此拜託後,就沒人死纏爛打了。

 拐過轉角,視野一下子開闊了。

 眼前是一片寬廣的海洋。

 稍微走在前面的真唯,在水槽前停下了腳步。

 “我偶爾呢,會一個人來水族館的”

 “這樣啊”

 “啊啊,因為周圍很昏暗。所以不會有人去看別人的臉。感覺能在真正意義上一個人獨處,很能靜下心來”

 紫陽花並排站在了真唯身旁。

 “……感覺,我或許有點懂”

 真唯對紫陽花露出了笑容。

 “如何,要牽手嗎?”

 “好像約會一樣呢”

 “呵呵,藝人王塚真唯秘密約會。震驚,她的戀人竟是同班美少女,就像這種感覺吧”

 這種說法很有趣,一直緊張著的紫陽花也有些忍俊不禁。

 真唯把手伸了過來。如同將其包覆住一般握住了紫陽花小小的手。很溫暖。

 牽著手遊覽館內,讓紫陽花產生了一種彷彿同真唯縮短了心與心之間的距離一樣的錯覺。

 “我配不上小真唯的”

 “玲奈子也經常這麼說啊”

 “也許,大家都會這麼想吧”

 紫陽花笑了。她的笑容中彷彿有著某種輕鬆與釋然。

 “工作中的小真唯非常漂亮,如果被這樣的人告白的話,無論是誰都會喜歡上你的”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兩人佇立在格外巨大的水槽前。

 映在亞克力玻璃之上的兩位少女牽著手,看上去很親密。

 “小玲奈是個好孩子呢”

 “是啊”

 “小真唯會讓小玲奈幸福嗎”

 一條大魚悠然橫穿眼前而過。

 真唯沒有就那樣接受紫陽花的話。

 “當然我是非常想那麼做的,但她似乎想要依靠自身的力量獲得幸福”

 “依靠自身的力量”

 “沒錯。她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雖然我堅持說由我來帶給她幸福,但目前的戰況也就五五開吧”

 “真厲害啊,小玲奈。好強”

 能和那個王塚真唯相抗衡的人,在蘆谷之外也沒幾個吧。

 “紫陽花”

 “嗯”

 “我喜歡你”

 這還真是讓人嚇了一跳。

 “小真唯你,誒誒,不是那種意思吧……?”

 “當然了,是作為朋友的喜歡”

 “也,也是呢。我有點慌張了……。我還想,是不是下次就要和小玲奈搶小真唯了呢……”

 真唯撲哧一笑。也許她是知道會如此還故意嚇紫陽花的。

 “所以呢,我也想實現你的願望。因為我喜歡你”

 “那,但是”

 紫陽花的雙眸搖曳著。

 “我也喜歡小真唯哦”

 “原來如此,我們是兩情相悅啊”

 “……呵呵,那我就很開心了”

 紫陽花向真唯傳達著感謝。

 這份本來只會就此封存的思念,因為有真唯在,才能得以傾訴。因此,堵塞在胸口的疼痛得以減輕,紫陽花的痛苦也有所緩和了。到達這種程度的話,就能一直忍耐下去了吧。

 全部都是多虧了真唯。

 所以,紫陽花只想向真唯道聲謝,僅此而已。

 明明是這樣的。

 真唯露出了微笑。

 “但是,不要緊的,紫陽花”

 她那比大海還要深邃的瞳孔注視著紫陽花。

 “你很溫柔,所以可能是在對我有所顧慮吧。但是,沒有必要那樣的。你應該傳達出你的那份思念”

 “……但是,如果那麼做的話”

 “我不會為難的”

 真唯斷言道。

 “看著紫陽花每天懷揣著無法傳達的思念而痛苦,才更讓我無法忍受。玲奈子也一定和我是同樣的心情”

 她的手稍微用了些力。

 “你說不會為難是為什麼”

 “要問為什麼的話”

 真唯笑了。

 “那是因為,玲奈子最後一定會選擇我的”

 紫陽花“啊啊”的抬頭看向真唯。

 紫陽花甚至覺得,自己至今為止或許對真唯一無所知。

 真帥啊,小真唯。

 人心善變,一天前說過的喜歡並不牢靠。所以真唯會感到不安。會因為知道玲奈子和紫陽花一起出去旅行而慌忙追上來。在聽說兩人住在同一件房時,還會慌張成那樣。

 真唯和自己一樣,只是一個陷入愛河中的小女孩而已。

 可她現在挺著胸膛。

 只為了讓紫陽花安心,就毫不猶豫的斷言了。

 自己和玲奈子的未來不會改變。

 所以,你應該去做你想做的事。

 雖然有些拐彎抹角,但卻比起任何人都更有真唯風格的,為紫陽花鼓了勁兒。

 嚥下軟弱與迷惘。只為了眼前苦惱著的朋友。

 她那高尚的姿態,在紫陽花看來,無比美麗。

 “我,沒有勝算吧”

 紫陽花露出了笑容。

 “玲奈子她很溫柔,所以多少會有些迷茫吧。但是沒關係的。被紫陽花告白她一定會很高興的。倒不如說,我對你做了不好的事”

 “不管我怎麼使出全力,都無法傳達到嗎?”

 “很遺憾。在朋友看來,紫陽花的確很有魅力。但是,不得不說你選錯對象了”

 每每和真唯交談,心情都變得越發輕鬆。

 回想起來,說不定真唯在廟會上,也是想這樣說的吧。自己喜歡玲奈子。所以,你可以放心去表白。

 若是那樣的話,那這是多麼,多麼笨拙的話語啊。

 不像無論什麼都能做好的真唯的風格。

 但那正是,真唯以自己的話語直面紫陽花的證據也說不定。

 Image

 這樣啊。

 我可以傳達的啊。向玲奈子,傳達這份思念。

 東跑西竄,被感情所擺佈,還做了很多不像自己風格的事,即便如此仍努力將其抑制,而後本以為終於可以放棄了的,這份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思念。

 感覺它好像一下融入了身體,成為了我的一部分。

 “那個……。我,很害怕”

 “啊啊”

 “所以我告訴自己,一直保持現在這樣就好”

 “我懂”

 “因為這就是我所希望的,因為我就應該保持這樣,所以我一直壓抑著”

 但是,已經無法封閉住不斷膨脹的感情了。

 總有一天,心中的水槽會破裂開來的吧。

 真唯放開牽著的手,抱住紫陽花的肩膀。

 “所謂活著,就是要改變。根據環境的變化,以及不同的相遇,人類會無止境的變化下去。經過漫長的歲月,遨遊在海洋中的魚兒甚至可以變成翱翔於空中的小鳥。如果放棄變化的話,人類就無法成為何物”

 “即便如此呢”

 紫陽花看上去很痛苦的捂住了胸口。

 “我一定,無論何時,都想做小玲奈的天使”

 “你在說什麼呢,紫陽花”

 真唯側著頭,靠了過來。

 感受到她的體溫。

 “On n'aqu'une vie。人生只有一次。既然生為女孩子,就該談一場戀愛”

 真唯低聲細語道。

 “以及,你從一開始就一直都只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哦”

 紫陽花的視野模糊了。

 “感覺……我好像,被告白了一樣……”

 “……是呢,我好像比你先一步鼓起了勇氣”

 真唯如此說著笑了。

 對於她感到緊張這一事實,紫陽花莫名感到有些奇怪。

 “小真唯,真是,謝謝你了”

 “不客氣。紫陽花才是……謝謝你,聽我講話”

 水槽前,兩個影子重疊合一。

 “如果當感到難過或是悲傷的時候。互相支持彼此的就是戀人。那麼,無論面對何種困境,都堅信自己能夠重新振作起來,並能夠同我一起走下去的。就是對我來說的朋友”

 真唯好像有些害羞。

 “雖然不可能會有這種萬一,但即便鼓勵你會對未來的我產生不利,我也仍會這麼做。如果打那種算盤而讓朋友後悔的話,那我就不是王塚真唯了”

 紫陽花也用手摟住了真唯的後背。

 真唯如此為自己著想,這令我感到有些得意。

 無論今後發生什麼,和真唯的友情都會持續下去的吧。因為不管彼此怎麼改變,喜歡上同一名少女並互訴衷腸的這個瞬間,都是永恆的。

 所以,已經不要緊了。

 紫陽花離開真唯身邊。用食指擦去眼淚。

 而後露出了微笑。

 “小真唯,要看著哦”

 “啊啊,如果你如此希望的話”

 大口地深呼吸,然後。

 紫陽花撥通了電話。

 電話接通了。

 “啊……那個,小玲奈?現在,方便嗎?呃……嗯,那個啊……”

 決定說些任性的話。

 “之後,能見個面嗎?嗯,嗯……稍微一會兒就好……嗯,謝謝”

 將地點定在了玲奈子家附近的公園後,掛斷了電話。

 紫陽花頭暈眼花,快要倒下,真唯支撐住了她纖細的身體。

 真唯表情柔和的對她笑著。

 “做得很好,紫陽花”

 “嗯……有點緊張了”

 兩個人相視而笑,宛若友好的共同遨遊在水槽中的魚兒們一樣。

 而後,彷彿要掙脫種種重力一般,紫陽花邁出了步伐。

 邁出,那輕快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