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瀨名紫陽花的故事 第二章 開玩笑的,好好笑

第三卷  瀨名紫陽花的故事 第二章 開玩笑的,好好笑  第一次和玲奈子交談,是在開學典禮後的第二天。她把摺疊傘借給了在車站避雨的我。

 真是個開朗積極的可愛女孩子啊,當時的我如此想到。

 她一定在中學就有很多朋友,因為升上了沒有熟人的高中,所以鼓足了幹勁要交很多朋友吧。

 紫陽花完全深陷於這種想法中,並藉助換座位後成了前後桌這一偶然,和玲奈子成為了朋友。

 我覺得我們關係還算不錯。

 雖然有很多人可以聊天,但高中以後去其家裡玩的,玲奈子還是第一人。

 ——這是,在讓我將她視作特別的朋友嗎?

 感覺就宛如小學女生互相發誓“我們永遠是親友哦”般的秘密關係一樣,這對現在仍舊追著週日放映的魔法少女作品的我來說,有些怦然心動。

 緊接著,就是那次告白。

 “——紫陽花同學是我的天使!從今往後,我也會永遠最喜歡你的!”

 自那以後過了一段時間,如今我好好認識到了。玲奈子別無他意,也並非是為了讓我心動才口出此言的。只是單純不想被誤解而毫無保留的表露了自己的真心而已。

 雖說如此,但暫時只要看到玲奈子的臉,就會回想起她那時的話語,就會臉頰發紅無法保持冷靜。

 “……真是個奇怪的孩子”

 紫陽花躺在被子裡注視著玲奈子的側臉。

 難以入睡,便放棄般的起了身。

 去了衛生間後,紫陽花沒有回到被窩,而是坐在了窗邊的椅子上。

 (又是跟著我一起離家出走旅行,又是不惜流淚也非要平攤費用……)

 自己之所以用平時不會顯露的強硬態度說要幫玲奈子付旅行費用,是因為覺得這樣她就會簡單退讓了。

 玲奈子很溫柔,而且還有著在學校不會主動上前的弱氣一面,所以本打算多少強硬一些也要讓她接受自己的說法的。自己很是狡猾,所以打了這樣的算盤。

 然而,玲奈子卻輕鬆超出了紫陽花的預想之外。

 她不怕那麼胡來會使關係惡化,變得險峻嗎。

 無論是關係多麼好的朋友,因一次小吵架而絕交的事也是常有的。和許多人或深或淺有過交流的紫陽花,已經看過無數次這種事了。

 玲奈子的言行,看上去都是那麼的靠不住,其中甚至有很多讓陪著她的自己都很不安。

 “……至今為止,我還沒遇到過這樣的孩子”

 和邊顧慮著周圍的平衡,邊逐一觀察別人臉色的自己不一樣。

 她的率真總是令自己非常擔心……以及,稍微有些,羨慕。

 (這次是碰巧圓滿解決了,還算好……碰巧……)

 不,已經注意到了。

 玲奈子的那點,並非偶然。

 她也並非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才付諸行動的吧。即便如此,玲奈子還是筆直地把手伸向了自己所期望的未來。

 因為有所行動,才能實現。事情僅此而已。

 和從一開始就放棄而在盆栽中避而不出的自己不同。完全不同。

 (……也,是啊。所以小玲奈她才很厲害。越是瞭解小玲奈,就越會覺得,自己真是比不上她啊……)

 隔著睡衣按住胸口。

 被小玲奈所撫摸過的地方,還有種麻痺而發熱的感覺。

 總感覺有些難受,於是我深深呼了口氣。

 “為什麼,我會有這種心情”

 紫陽花仰望著夜空。

 被雲層所籠罩的朧月,宛若現在自己的內心一般,只是在放出朦朧的光芒。

 你若感到幸福,我便也很幸福。——即便,我自己不曾幸福。

 這句話很矛盾。但明明不是謊話的。究竟從何時起,為什麼我會像在排解心中的苦悶般不斷重複這句話呢。或許是在告誡自己吧。

 (因為,如果那便是事實的話……我就,沒有什麼必要離家出走了。如果一直忍耐住的話就好了。然而……為什麼我……為什麼)

 紫陽花邊想著很快就在自己身邊熟睡的重要朋友。

 邊小聲的,向月亮詢問道。

 “……我睡不著,這是為什麼呢……感到,心跳不已啊”

 那低聲細語的答案,無論是月亮,還是紫陽花自己,都並不知曉。

第三章 一直都保持這樣,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