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序章

第三卷  序章  網譯版 轉自 百度貼吧

 翻譯:比良坂初音

 好難過,好想逃,想要回家。

 我——平平無奇的高一學生,甘織玲奈子正坐在椅子上等候著時機。

 這,這裡也太不適合我了吧……!

 環顧周圍,到處都能看到閃閃發光的,看上去像是業界人士們的人們走動著。他們一定正忙於討論著那足以肩負起日本未來的重要服裝有關話題吧。

 雖然也能零星看到年輕人,但他們無論哪個看上去都像是來自另一個世界般光鮮亮麗。我這樣僅是稍作打扮的黃毛丫頭,在這周圍的壓力之下就像是深海魚般快要被擠扁了……。不,說不定只是我沒有注意到而已,實際上已經有兩三個內臟被擠扁了……?

 暑假正盛,這裡是涉谷。一場時裝秀的會場大廳。

 然而, 今天我可不是被騙過來的。

 暑假在作業遊戲遊戲作業遊戲遊戲遊戲中消耗著,這令我產生了危機感。

 不,雖然這樣的人生也很美妙,但我可是因小小的憧憬而決定了成為一名陽角的。要是懶懶散散地度過暑假的話,總感覺精神上會完全迴歸高中出道前的家裡蹲狀態,這實在是不妙啊。

 不管怎麼說在這三個月時間裡,我內心煎熬著但也一路堅持下來了。暑假結束後從1級重開,或是地獄般的又可以重玩一回Don!(注:出自太鼓達人)之類的,還是饒了我吧。

 話雖如此,但對於在屋裡吹著空調足不出戶的我來說,怎麼可能那麼巧會有事件發生……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收到了友人的邀請。

 我便滿懷感謝的飛奔而來,事情正是如此。

 周圍的座位漸漸坐滿了。

 我再次沉迷於之前為了抹去存在感,與景色融為一體而瀏覽了無數次的小冊子。

 服裝品牌Q R。

 那裡的展台能看到一位金髮的女性。

 那位秀麗的美女一頭金髮編成辮子,胸前裝飾著胸花,毅然決然的挺直脊背直視著前方。她就是王塚真唯。

 我和她是彼此展示了真實自我的“玲真好友”。

 而且——。

 這時,燈光突然消失,世界陷入黑暗之中。

 照明打向舞台,緩緩浮現。

 而後開始播放起迴響在體內深處般的重低音,開始前那火辣辣的緊張感,以及有什麼有什麼不得了之事要發生了的強烈預感使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舞台上。

 彷彿要撕裂我那平凡的日常般,模特們陸續登場於T台。

 嗚哇……臉好小,腿好長……。

 和我年紀相仿的年輕人也好,比我年長許多的人們也罷,都像是在舞動,在滑行一般輕快地走著。

 雖然在時裝秀上著裝才是主角,但果然無論如何還是會被模特們吸引住目光。

 不,唉,這也是無可奈何啊……。畢竟那種在街上偶然能看到一兩位,並且令人感慨好一陣“那個人身材好好啊!”的女性,這裡可是聚集了這麼多啊……。我的認知都要崩壞了。

 雖然我完全不懂服裝如何就是了!

 哈—,能感受到我的暑假在不斷充實呢……。

 可是。

 儘管時裝秀一直在進行,真唯卻遲遲沒有出場。

 難不成是我在不知不覺間失去了意識,而真唯在這期間已經出場了嗎——在我滿懷不安的如此揣摩之時。

 一個女孩子登場了。

 那是一位我本應十分熟悉——但是,卻又初次看到的少女。

 她全身光彩奪目,柔和的直視著前方並走上前來。

 那每一步都能讓人聯想起她至今為止的過去,以及從今往後充滿前途的未來。我連緊張都拋卻腦後,只是大張嘴巴注視著她。

 她的步伐,同優雅的遨遊于海洋中的人魚很是相似。

 此時的我,感覺就像是正透過潛水艇的窗口窺視那不同於人的,幻想般的存在一樣。

 橫跨T台的少女,她的視線,指尖,乃至那髮梢,她的一切,都將人們深深吸引,也令我折服了。

 目送著真唯轉身走去的背影,我像是回過神來了般深深嘆了口氣。

 仿若窺見了非此世之存在的神秘一樣,我的心砰砰直跳,一段時間都難以平復。

 時裝秀結束後,會場再次明亮起來。

 真唯貌似是服裝品牌Q R的王牌。這究竟有著怎樣的價值對我來說不算明瞭。但一定是同我遙不可及的吧。

 我像是通關了一個遊戲並看過了結局一般,暫時癱在椅子上動彈不得。

 哎呀—……。

 我在開學典禮上,還真是和很了不得的人搭話了啊……。

 啊,她那樣的,本就會受歡迎的……。是看到了學校裡的真唯就自以為了解她的我的問題才對。如果我先了解的是作為模特的真唯,那說不定這三年裡就只會遠遠眺望著她,內心痛苦的度日吧。

 如果那樣的話,嘛,也好吧……。

 走,回去吧……。

 正當我如此想著而起身之時,真唯走了過來。

 “呀,看上去很開心呢”

 噫。

 剛才一直走在T台上的美少女登場了,我的心臟劇烈跳動起來。

 哇是王塚真唯小姐本唯耶……。我,是您的粉絲!今天能和您說上話無比光榮!嗚哇我已經死而無憾了!

 差一點就邊流下感動的淚水,邊脫口而出些粉絲身份自曝的台詞了。我拼死把持住自己。

 “太,太厲害了!太漂亮了!”

 結果,只能做出些小學生水平的感想……我的詞彙量啊!

 然而僅此而已,真唯便露出了放心下來的笑容。

 “是嗎,那就好。哎呀,被玲奈子看著還真是讓人緊張不已啊”

 真唯所說的緊張,一定是指構成完美演出所必須的要素之類的東西吧。那和大腦一片空白,什麼也說不出的我所感覺到的緊張大概不是同一概念吧……。

 “話說,演出才剛結束,模特就來會場這裡沒問題嗎?”

 真唯的頭髮仍保持著編起來的狀態,臉上也仍是時裝展用的那閃閃發光的妝容。

 “啊啊,今天Q R舉辦的這場走秀,只是一場面向媒體和買家的展覽而已”

 “原來如此”

 雖然我一頭霧水不過還是點了點頭。特意讓模特來為自己做解說總感覺有些過意不去……。

 於是真唯微微一笑。

 “也就是說,今天招待相關人士也是我的工作哦”

 “原,原來如此!”

 面對真唯和善的笑容,我頻頻的點頭。

 啊啊真是的,心跳不已了啦!

 這樣啊。這就是所謂的玩樂隊的男朋友平時令人無可奈何,而一登台就會看上去無比帥氣的法則嗎!這傢伙,可是和在我的膝枕上扭來扭去的女人是同一個人哦。完全看不出來啊!

 在我一個人手忙腳亂之時,真唯那姣好無缺的臉龐靠近了過來。

 “怎麼了,玲奈子。你的臉紅得很呢,想必是再次迷上我了吧”

 “我,我根本就沒有迷上你!更不存在什麼再不再次的!”

 “這樣?真遺憾。如果咱們兩個獨處的話,還真想聽聽你的心跳聲來核對下答案呢”

 “庫……”

 在真唯面前,我無論如何都沒法坦誠心聲。

 說到底這個人究竟為什麼會喜歡我啊……?雖然真唯她說我是“命運之人”,但實際上只是我中了倍率70倍的彩票而已吧?

 讓真唯來說的話就會是“即便如此中獎的也是你”了,所以我也只能畢恭畢敬的接受這份幸運了……就因為會變成這樣,我才要反抗啊!

 “哎,哎呀……先不提有沒有重新迷上你什麼的……我,我可是覺得真唯好厲害啊……。姑且,比起之前,或許有點喜歡你了……”

 我這臨近極限的讓步令真唯露出了笑容。

 “真是的,你還真頑固啊”

 “才,才沒有!剛才我可是……有努力直率些了……”

 “……是呢。我很高興哦”

 還,還請不要這樣在耳邊竊竊私語……。我不由得害羞起來低下了頭。

 這樣沒問題吧,在周圍的人們看來不會是“啥啊那倆女的在那裡打情罵俏呢?”吧……。不沒關係的。因為我和真唯只是關係和睦的好友而已!

 “機會難得,本想和你去哪裡逛逛再回去的,不過這之後還有幾個採訪呢。難得見一面的說……真遺憾”

 “啊,這樣啊。總感覺真唯你暑假很忙啊……”

 “……嗯,算是吧。真是抱歉。明明都在我們的結婚典禮上發誓過絕對會讓你幸福的,卻還讓你感到寂寞了”

 看來她是忙過頭乃至都看到幻覺了。真可憐。

 “嘛,可以發個短信之類的……偶爾的話,通通電話也可以,哦”

 “我抱—”

 “咕誒”

 大庭廣眾的別抱過來啊!

 不過,也是,雖然我也知道女孩子之間的擁抱不會有誰在意的就是了!但我很羞恥啊!味道好好聞!

 “好,玲奈子成分輕微補給完成。這樣一來就能再稍稍努力了”

 “那,那可真是太好了……”

 “順帶一提如果之後咱們去行政書士協會那把婚前協議辦了的話,我會更有幹勁兒的,如何?”

 “才不是如何什麼的好吧?”

 回家後查了才知道,在歐美,貌似每四對夫妻中就會有一對制定婚前協議的樣子。可我是日本人……。

 “說起來,今天不能回去太晚的。不,雖然就算沒事也不會去辦婚前協議就是了”

 “是嗎。你明天要去紫陽花家玩呢”

 ……為啥你會知道……?

 總感覺真唯的笑容中摻雜了某些無法捉摸之物。不,這是我在胡思亂想吧!?

 “是,是這樣沒錯啦……”

 “嗯。要和紫陽花好好相處哦。雖然很遺憾,但我明天也有工作所以不能去玩”

 “呃,嗯……”

 誒?不是你還打算來的嗎?當然我不會說出來。

 “太遺憾了。哎呀實屬遺憾啊”

 真唯有因為嫉妒紫陽花同學而襲擊我的前科。看上去坐擁一切的真唯,為什麼偏偏要對我……。

 不,倒不如說,正因如此才會對得不到的東西感到興奮嗎……?搞不懂。

 我繃直身體,看向真唯。

 “下,下次,再一起玩吧……”

 “嗯……說好了”

 真唯露出了開朗的笑容。

 “那就這樣。我也要走了。說了些多餘的話真是不好意思。不用在意我,和紫陽花好好玩吧。她是我重要的朋友。你們兩個能友好相處我也很高興”

 嗚。

 正因為我清楚真唯對我抱有何種程度的慾望,所以每當看到她抽身退出的態度時, 就總覺得心裡有些刺痛……。

 這就像是,看到女兒因顧慮到身為母親的我的錢包而微笑著說“我不餓,不要緊的”,並點了最便宜的素湯麵一樣……。

 我所能做到的,充其量也就是拼盡全力為真唯加油而已了。

 “我,我才是,謝謝你今天邀請我來。工作,要加油哦!”

 我緊緊握住她的手並如此說罷,真唯便露出了耀眼的笑容。

 “為了讓你能時刻看到我美麗的樣子,我會加油的。謝謝你能來。”

 留下如夢似幻般的美麗笑臉後,真唯離開了。

 哈—。不知是否因為好久不見,又見到了她了不起的一面,心臟劇烈跳動難以平復。

 這不就好像,我喜歡真唯一樣嗎………………怎麼可能!

 好險好險。不要再做這種像是為了試膽而單腳站在屋頂邊緣一樣的行為了。

 因為總有一天真的會受到無法挽回的重傷的。

 就在這時。

 “你和模特,聊得很親密嘛”

 不知何時——一位金髮的女性站在我旁邊。

 她的長髮,一高一低梳成兩個馬尾。或許是對著裝沒什麼講究,她身著簡樸的白襯衫和緊身迷你裙。

 這位女性彷彿一直深居於研究所的科學家般,給人一種超然之感。

 身高,比我還要嬌小許多。看上去差不多二十歲上下。但是,她一定是位名流吧……。總感覺她在這裡也處事不驚的樣子……。

 “那,那個……”

 儘管被不認識的人搭話令我很是動搖,但我仍點頭道。

 “是,是的,那個,我們是同班同學”

 “這樣。你們關係好到什麼程度呢?”

 “什麼程度”

 來了個相當難回答的問題。

 客觀來講的話,是已經接吻了的關係!雖說如此,但也不可能說出來。

 “呃……並非只是我單方面視她為朋友,我在某種程度上堅信她也一定很重視我……我們是朋友”

 這就已經是,我對最好朋友的評價了。

 “那麼,你已經被抱過了嗎?”(注:日語中“抱”有做不可描述之事的含義。)

 “誒!?”

 這人咋回事!?有在聽我說話嗎!?

 為了隨時都能出逃我擺出了欠身哈腰的姿勢。然而,金髮雙馬尾女性的表情仍波瀾不驚。

 “那個模特給人的感覺,大概從六月開始就大幅變化了。就像是從肆意燃燒的硃紅,轉變為帶有溫潤的品紅一樣 。突然改變可是會讓模特的特質發生變化的。所以,我想盡可能知道原因。那麼,是你被抱過了?還是你抱過她了?”

 “哪,哪個都不是!”

 話說前半段,她說的哪國話?(注:前半段用了大量外來語)

 “嘛,也罷”

 她邊擺弄著雙馬尾,邊回過頭來。

 然後遞出了一張紙片。

 “那個”

 “說到底,不管是哪一邊都好。我只是想知道她變化的原因而已。你是她的朋友對吧。有什麼為難的事就聯繫我吧?我一天還是會休息15分鐘的。時機正好的話,就會接你的電話”

 “96分之1的幾率!”

 那是一張名片。我收下後她好像滿足了,很快便離開了。

 那位金髮雙馬尾小姐究竟是怎麼回事……。好像動畫裡的角色啊……。

 或許是因為她那強加於人的樣子,或許是那強烈的個性吧……。

 真不愧是時裝展。簡直就是以個性為賣點的會場。聚集在這裡的有個性的人真是形形色色……我這樣想著,而後看向名片。

 太過時髦了讀不懂!

 上面寫的好像是什麼什麼商務的什麼什麼主管,完全看不到漢字。這名片太有個性了。甚至寫的都不是日語。

 離開會場後,我千辛萬苦的解讀了其上的手寫體字母。

 呃,呃……。

 到達涉谷站後走向月台。我邊等著電車,邊不忘死死盯著名片。在電車裡我很幸運的找到了座位,於是我用旁人聽不到的聲音在座位上嘟嘟囔囔道。

 “Renée Ohduka……liu yin,wang zhong……?”

 ……嗯?

 我打開之前塞進包裡,因反覆讀過而皺皺巴巴的宣傳冊。

 其上印刷著她側臉的照片。

 王塚琉音。服裝品牌Q R的CEO兼首席設計師。

 也就是說。

 ——那不就是真唯的母親嗎!?

 我險些在電車中大叫起來。

 “我回來了—……”一回到家,就看到玄關散落著很多雙鞋子。

 無論哪種都既可愛又閃閃發亮。

 嗚,我的陽角雷達有很強的反應……這應該是妹妹的朋友來了……!

 我躡手躡腳的走向自己的房間。

 妹妹從以前起就經常招待些可愛的朋友來我家,讓我臉面無光……。不過拜她所賜,我變得很擅長隱藏自己的氣息。我已經對此上癮了,指(在自己家)無聲地走路。

 然而在經過妹妹房間時,很不巧門開了。

 “啊,姐姐”

 “嘅”

 至今為止每當有朋友來時,妹妹碰到我總是一副趕野狗一般“離我們遠點”的樣子。(在某種程度上我一直很受傷的)不過最近我卻逐漸認識到。擺脫家裡蹲的身份後,說不定我也開始有些接近普通人了。

 不,還是別自虐了。我已經是集妹妹的尊敬於一身的超級陽角姐姐了。在家裡的地位也已經躋身頂級。存在感嘛,就宛如太陽一般。

 於是,身著便裝的妹妹,從頭到腳打量著捂著眼睛的我。

 “咦?你有去哪嗎?”

 甚至都沒察覺到我不在家嗎!?

 庫……。還真敢對這天選之子的我如此說話……呢!

 “那個,稍微,去了趟涉谷”

 站著說話的我們,引起了房間中其他人的注意。

 “啊,是傳聞中的姐姐。打擾您了”

 “騙人,真假?好可愛~”

 嗚哇—,是陽角—!

 其中一個是留著齊頸短髮的運動系女孩。另一個女孩則肌膚白皙,頭髮徹底染成明亮的顏色。無論哪個都是相當的美少女。

 明明對方比我年紀小,可我卻緊張的繃緊身子。

 沒想到在家裡還會遭遇這種事……要是暫時在客廳那裡磨蹭一會就好了……。對不起我不是太陽什麼的,只是陰影裡的小石子而已……!

 然而既然已經被打招呼了,事到如今也不能選擇無視了。這個世界既沒有讀檔機能,也不會在進入客廳時就自動存檔……。

 “你,你們好。我家妹妹承蒙照顧了”

 我擠出僅存的一點交流力,竭力露出了笑容。

 要大大方方的……。這裡是我家,我的領域……會最大限度給予我力量的聖地……。

 對,說到底對方年紀比我小。只要從容不迫的對待她們,幾秒內應該還不會被識破偽裝……。

 這時,髮色明亮的女孩子快步走過來,然後緊緊地抓住了我的手臂。

 啥!?

 “吶吶~,姐姐也來和我們一起聊天嘛”

 她露出和藹可親,撒嬌般的笑容,從下方窺視著我。

 噫……這副像是自知自己在班上最為可愛的,自信滿滿的微笑……真可怕……。

 我被拽進了開著空調的房間裡。我的偽裝已經像是隻帶了單側的口罩般搖搖欲墜了。

 “之前我們一直在聊姐姐呢”

 “是,是這樣啊—”

 在我身旁,髮色明亮的美少女正緊緊貼過來。

 我的兩臂汗淋淋的,好光滑……年下吹彈可破的肌膚……。

 “等下星來你夠了。姐姐她,都嚇到了”

 “誒誒—,才沒那回事。對吧,姐姐。姐姐你,和那個王塚真唯是朋友對吧”

 “誒?啊啊,嗯”

 僅用兩個聲音按鈕(“嗯”和“是這樣啊”)勉強維持對話的我感到鬆了口氣。這個孩子並非對我感興趣,而是想要打聽真唯的事。

 這也理所當然。這麼可愛的孩子,怎麼可能會對我感興趣。

 “哇,果然是這樣~”

 髮色明亮的女孩喜形於色,又將身體靠近了過來。

 “第一眼見到時我就在想呢~姐姐你啊,又是美女,身材又苗條,而且還很有氣場呢”

 “誒!?不是,誒!?”

 這孩子的眼睛沒問題嗎?冷不防地說什麼呢……。

 “吶吶,也和我做朋友嘛~我們來互相留個聯繫方式吧?”

 “等,等下妹……”

 我求助般的看向妹妹,可那裡是出乎我預料之外的光景。

 妹妹她滿臉得意。

 “哎呀,也沒辦法呢!誰叫我姐姐她是,那個王塚真唯的,獨一無二的親友,呢!”

 這傢伙!不愧是我妹妹!?

 現在,我非常能夠感覺到血緣關係的存在了!這個狐假虎威的家系!

 你這傢伙,難不成在中學到處說的嗎……?

 “獨一無二的親友,不,哪有……”

 這說到底也是個目標,雖然總有一天應該會實現的……。

 我的臉色一暗淡下來,後輩們閃閃發光的眼睛頓時也蒙上了烏雲。

 不妙。

 “—嘛!正是如此哦!”

 “果然,不愧是你!”

 妹妹為我鼓著掌,而我則挺起胸膛。

 甘織家,是個祖祖輩輩延續下來的胡鬧家系嗎?

 後輩們再次歡鬧起來。

 “誒~,好—厲害!難道姐姐前輩也在做模特之類的嗎?”

 “誒?不,這,誰,誰知道呢—?”

 我似有深意般說道,同時露出了笑容,而妹妹則爆笑了。

 “你,你說姐姐她是模特……!怎麼可能,模特什麼的!模特!(笑)不可能不可能!姐姐她不可能是模特!(笑) ※至少以前不可能!(爆笑)”

 (注:這裡捏他了書名,わたしが戀人になれるわけないじゃん、ムリムリ!(※ムリじゃなかった!?))

 幹掉你哦。

 真想讓笑得滿地打滾的妹妹一輩子都笑不出來……。

 我顫抖不已著從包中取出了宣傳冊,炫耀起來。

 “的確模特或許不太可能!但是,今天我可是被真唯招待去看時裝秀了!”

 於是,一直很安靜的短髮女孩“呀”地叫出聲來。怎麼了!?

 “這不是queen rose的時裝秀嗎!誒,你去看了嗎!?姐姐!現場嗎!?”

 “誒,啊,嗯”

 “這也太絕了吧……。吶,等下星來,遙奈,這也太絕了吧!”

 “誒~?雖然不太懂但是好~厲害!”

 “嘛,畢竟是我姐姐嘛!”

 短髮女孩嘭嘭地拍著我的後背,髮色明亮的女孩微笑著,而我妹妹則正洋洋得意。

 “queen rose可是近十年來日本最具代表性的生活裝品牌,在世界上也有很多其愛好者哦!而且它的活躍可不只止於東京都時裝展,現在甚至已參展世界四大時裝展了!”

 對著熱情演說著的她“嗯嗯”地點頭的我,只是想著,原來如此……Q R是讀作queen rose啊。

 “湊你啊,還真是喜歡服裝呢。明明之前說要來遙奈家時,你還沒什麼興趣的樣子呢~”

 “……我,我感興趣的只有服裝,我對王塚真唯又沒什麼興趣。不,王塚真唯的確是queen rose的明星模特,我也算不上討厭……話說回來,星來你才是單純跟風而已吧!”

 “誒~?才沒那回事呢。因為我將來的夢想,是成為模特哦~!”

 好時機。

 看準從兩人的目標中逃離出去的時機,我匆忙站了起來。

 “那,就先這樣,我要回房間了,你們慢慢坐”

 身為王塚真唯的親友,而且還剛剛從時裝秀回來。集中學生們的尊敬於一身的陽角中的陽角,也就是我正打算走出房間,我的頭髮颯爽地飄動著。

 就在這時,髮色明亮的女孩子用嬌滴滴的聲音叫住了我。

 “哎喲?姐—姐。你好像落下什麼了”

 “誒?”

 那是夾在宣傳冊中的一枚紙片。

 “啊,那個是”

 髮色明亮的女孩,短髮女孩,還有我妹妹都看向那裡。

 “在會場,收到的,名片……”

 “——王塚琉音!?”

 髮色明亮的女孩和短髮女孩同時叫出聲來。

 這之後,又很是難熬。

 “queen rose的王塚琉音!?那個世界級的設計師嗎!?”

 “魔法使小巫女的工作,前段時間電視上還放了這個的特輯!”

 我不斷被質問著,胃漸漸痛了起來。最後逃也似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說到底厲害的可是真唯和真唯的母親,而不是我啊……。

 我三下五除二地從外出服換成了居家服。

 雖然也想卸妝,但還是等妹妹的朋友們回去後再說吧。

 我“哈啊“的嘆了口氣,而後又躺倒在床上。

 “累,累死了……”

 說起來,真是做了多餘的事。

 和後輩們熟絡起來,暑假裡她們總來我家玩的話就太糟了,而且我沒說兩句就露出馬腳被嘲笑的話也很討厭……。“王塚前輩是很厲害,可那個人怎麼回事啊笑。只是個跟班的吧笑”之類的……。

 這樣的落差我可忍受不了!

 要是沒讓她們看什麼小冊子就好了!我是多麼愚蠢啊!為了眼前的快感而不知天高地厚!明明只是個原家裡蹲加陰角,而且提到品牌就只知道優衣庫和GU!知恥吧!

 越是依仗人勢,刺向自己的小刀就會越加鋒利……。原來是這種原理嗎……。

 我在床上抱著頭滾來滾去的時候,手機收到了一條短信。

 我淚眼婆娑的看向屏幕。

 會聯絡這種滿心渴望被人認可的膚淺女人的,到底是哪位……?會關心我的人,這世上真的存在嗎……?

 “明天下午一點在車站前見可以嗎?”

 這是瀨名紫陽花——紫陽花同學發來的短信。

 嗚嗚……我的天使……就連字都這麼可愛……。

 我是在高中認識紫陽花同學的,她就像是溫柔化作美少女的樣子走在路上一般的人。

 在我陷入自我厭惡的沼澤中之時,紫陽花同學的短信,太溫暖人心了……。

 可是,像我這種彷彿人類愚蠢的凝聚體般的存在,真的可以佔用我最喜歡的天使紫陽花同學的時間嗎……?

 但是,但是啊。如果在這裡使出裝病這一招“不好意思,我好像患了夏季感冒,明天可能去不了了……”這樣說的話。

 紫陽花同學會發自內心地擔心我的吧。

 然後會被“誒誒,沒事吧!?小玲奈,要保重身體哦!”這樣說。

 那在房間裡握緊PS4的遙控器的我,要以怎樣的表情玩遊戲才好啊?這樣的話我的內心已經崩潰了吧?暑假結束後,絕對會變得不去上學的吧。

 就這樣再也無顏面對紫陽花同學,和家人也沒法好好交流,當然打工什麼的也是不可能的,而後至死都只在屋子裡打遊戲度過……。這就是欺騙天使的懲罰……。

 結束了。我在這天,用盡了全身餘力,回覆了紫陽花同學的短信。

 “完成!”

 字沒問題……。無論有多麼沒精神,只要加上個感嘆號就會看上去精神而積極啊。我也想變成文字。

 在我將內心迴歸虛無從而恢復精神力時,晚飯時間到了。

 卸過妝的我一坐到飯桌前,就看到妹妹格外喜笑顏開的。

 “嘿嘿,姐姐大人,我的炸雞給你一個吧?”

 看來她的自尊心得到了相當的滿足吧。還發出這種諂媚聲。好寒。

 “我,我不要……”

 “誒—?這樣。那個那個,我朋友說想和你互換聯繫方式”

 “妹妹喲……雖說我可能沒什麼說這話的資格……”

 “要,要說什麼呢”

 我靜靜地搖了搖頭。

 “借用別人的功績,來炫耀超出自己實力範圍的東西,過後可是很難過的……”

 “…………咕”

 為人向來清正廉潔的妹妹,很罕見的像是被戳中了痛處般,受到了傷害。

 “竟然被姐姐教育什麼的,奇恥大辱……”

 “這句話是多餘的!”

 ***

 然後到了第二天,七月的尾聲。

 我在午後走出了家門。

 昨天做好了準備,提前兩個小時就鑽進被窩了……。

 為了不打攪紫陽花同學的心情,不給她添麻煩,不被她討厭而努力演練了對話,而後兩個小時流逝……結果,入眠時間還是和往常一樣。咕嗚。

 走在通往車站的道路途中,烈日灼灼,似是要將我的精力燃燒殆盡般。再對人類手下留情些嘛。

 我拖著腿似的乘上了電車。

 我們約好在三站後匯合。那是距離紫陽花同學家最近的車站。

 或許是因為突然吹到了冷氣開得很大的空調,我真的胃痛起來了。

 明明我一直,一直都很期待的。

 由於緊張,手指、腳趾尖都開始發麻了。

 總感覺,原來在上學的日子裡說出的“那今天放學後一起去玩吧”,和暑假裡特地找時間兩個人一起出去玩之間有這麼大的差異啊……。

 果然,還是放棄比較好吧……。像我這種人竟然被叫去紫陽花同學家什麼的,這種重大使命憑我是不可能完成的……。

 要是去了後讓紫陽花同學感到無聊,被像“雖然在學校可以和小玲奈開心交談,但果然私下裡長時間待在一起有點不太行呢w”這樣說然後令她失望的話,感覺好可怕。

 雖然昨天也是這樣,但說到底我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只是竭盡全力讓自己看上去很高大而已……我很怕別人知道自己究竟有多麼膚淺。

 我那映照在電車車窗上的身影,看上去莫名的臉色不大好。

 一如既往的淡妝。雖然也有好好打理劉海,但果然還是應該再多花些時間比較好吧。

 在我懊惱不已的期間,電車載著我,到達了目的地。

 下了電車後,我前往月台。心跳不已的穿過檢票口後,等在那裡的是——。

 “啊,小玲奈。這邊這邊”

 紫陽花同學就站在那裡,宛如盛放的一朵花兒。

 “嗚哇—!好可愛—!”

 我不由得叫出聲來。

 “誒,誒誒?”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紫陽花同學穿私服的樣子。

 從那花卉圖案的無袖襯衫中露出的她那纖細而白皙的手臂,看上去很是清爽,那平時絕不會顯露出來的耀眼光芒使我不禁想要頂禮膜拜。

 緊緊束在腰部的長裙也是當下流行的款式,玲瓏的曲線點綴在紫陽花同學纖細的身體上,更增添了她的魅力。

 緊接著那從藍色的涼鞋(或者叫涼拖?)中隱約可見的腳趾上,塗抹著粉色的手指甲油(那是腳指甲油哦玲奈子)【注:這裡玲奈子把日語中兩個外來語單詞弄混了】,那彷彿象徵著因為暑假開始而下定決心打扮一番的,紫陽花同學那坦率的心情一般,實在是過於可愛了。

 太棒了。我贏了。

 “誒,太可愛……不妙……。這個暑假,紫陽花同學身上發生了什麼嗎……?是不是有點可愛過頭了……?”

 不對。紫陽花同學從一開始就異常的可愛無比。

 和真唯時隔許久見到面時,我也這樣想過。我平時在學校,還真是在和一群不得了的人們碰面呢。

 就像是,雖然每天都在吃鮪魚中腹和松板牛肉,但仔細一想的話鮪魚中腹和松板牛肉不是很好吃的嗎?這樣的感覺。

 聽到我顫抖著說出的話後。

 “誒誒?就算你這麼誇我我也只能回你一個笑容而已哦—”

 紫陽花同學笑眯眯的,雙手擺出了V字形。

 她那柔軟的頭髮隨風搖曳,令我感到那就連瀝青路都能使之融化的陽光也柔和了起來。難道紫陽花同學,是應對全球變暖的最終兵器之類的嗎……?

 但是這時,紫陽花同學扭扭捏捏地將手指在胸前交纏,同時移開了視線。

 “那個,但是呢。因為時隔許久才見到小玲奈,所以我也稍微比平時更努力了些……。不會,很奇怪吧?”

 “完全不會!不,倒不如說很奇怪啊!該說是太過可愛了簡直都異常了啊”

 “異常嗎!?”

 “異常啊……。我都以為是自己的眼睛出毛病了。難不成紫陽花同學是隻有我才能看到的精靈嗎?”

 “嗚,嗯,我們快點找個涼快點的地方吧,小玲奈”

 被擔心了……。

 不,但是,嗯。

 一看到紫陽花同學的臉,我的不安就全部煙消雲散了。

 我現在就像在遊樂園排完隊,乘上的過山車即將出發一樣激動不已。

 啊啊,我到底在在意些什麼啊。明明和紫陽花同學在一起是不可能不開心的。

 今天就竭盡全力做我力所能及的事吧!為了讓紫陽花同學也能感到開心!

 我笑著說道。

 “今天就多關照啦,紫陽花同學!”

 “我才是請你多關照,小玲奈”

 我有種自己的暑假終於開始了的預感。

 哈—!今天會成為最棒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