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終章 見識一下成長後的『影之實力者』吧!

第四卷  終章 見識一下成長後的『影之實力者』吧!   在潔白的走廊之中,西野明正奔跑於此。

 在這代表著獸潮到來的警鐘聲裡,他就像是要遠離這片戰場一般向著研究樓的深處前進著。

 在他的雙手之中,抱著一個白色的箱子。

 「哈,哈……該死!」

 他在一扇白色的門扉之前停了下來,一邊調整著急促的氣息一邊口出惡言。

 「『同盟』的老鼠……還真敢做啊,沒想到竟然是要擄走茜呢。」

 他一邊像是在發洩內心的憎恨一般嘟囔著,一邊打開了門鎖。

 房間之內是一片純白的病房。

 在病床之上坐著一位銀色頭髮的少女。

 「還有意識嗎?我應該有給你使用了鎮靜劑才對啊……」

 銀色頭髮的少女——夏目可愛的歪了歪她的小腦袋。

 「是我用的量不夠嗎?嘛算了。反正你也什麼都不懂的吧。」

 夏目再一次歪了歪她的小腦袋,用有些不可思議的視線凝視著西野明手中抱著的那個白色箱子。

 「……你很在意這個箱子嗎?這是用來改造你的。你可是要成為超越那個『初始的騎士』的最強騎士的啊。」

 打開了白色的箱子之後,夏目有些吃驚的瞪大了眼睛。

 在那之中存放著的,是一個被冷凍保存起來的首級。

 在那個有著黑色肌膚以及如同燃燒著一般的赤發的首級之上,纏繞著可怕的黑色魔力。

 「下了一跳對吧?這是從觀測到異常魔力的地點回收的一個首級。布魯托爾就是吃了這個才進化成了擁有前所未有強大力量的上位種。」

 西野明臉上浮現出扭曲的笑容向夏目接近了過去。

 「這個首級之中隱藏著無與倫比的魔力。而那種魔力的質量,與以往的那些魔力完全不同。沒錯……它與你所擁有的魔力的性質極其相似。」

 他抓住了夏目的胳膊並取出了一根粗大的似乎是注射器的東西。

 「就像吞噬了這個首級後進化的布魯托爾一樣,如果能讓你和這個首級融合的話最強的騎士就會誕生了。那麼,開始吧。讓你成為最強的——」

 就在那時,啪咻的一聲像是空氣被撕裂一般的聲音響了起來,血跡在西野明的白衣之上蔓延了開來。

 「為,為什——」

 啪咻,啪咻的聲音持續不斷的響了起來。

 西野明的身體躍動著血沫也隨之四散飛舞,一股硝煙的味道擴散了開來。

 「什……怎,怎麼會……」

 一邊這樣說著,他跪倒在了地上。

 在他身後,一個拿著槍的人影正站在那裡。

 嘎達,嘎達,高跟鞋的聲音響起,那個人影將槍口對準了夏目。

 「不,不要……」

 啪咻,伴隨這一聲下去槍身也隨之一跳。

 夏目的眉間開了一個黑黑的洞,就這麼直接癱倒在了床上。

 ——當場死亡。

 「為什麼……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崩潰了的西野明用微弱的聲音如此說道。

 人影這次將槍口對準了他。

 兩人的視線交織在了一起。

 在這一瞬間,寂靜支配了這片區域。

 「直接就那樣死去……至少,要比痛苦的死去好一些。」

 那個人影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將首級與注射器回收了起來。

 「庫庫……庫……是嗎……」

 血跡擴散到了白色的地板之上。

 西野明感受到了血液與體溫的流失。

 「直接死去,嗎……」

 身為研究者的他,終於理解了那句話的正確性。

 「沒想到,竟然會在這種地方……」

 明明才剛入手了能讓研究得以前進的材料。

 明明這樣一來應該能夠製造出超越『初始的騎士』的最強騎士了。他還以為這一次總算能夠將其完全控制了。

 他將手向著虛空伸了出去。那隻手已經被他自己的血染成了一片赤紅。

 就在他的意識逐漸變得淡薄之時,他突然看向了病床的方向。

 「哈……?」

 在那裡,一位有著銀色秀髮的少女突然站了起來。

 他還以為是自己失血過多產生幻覺了。

 那個女孩確實應該是被槍擊穿了眉間才對。

 但是少女卻伸展了一下身子站了起來,一瞬之間換上了黑色的衣裝。

 「哈?」

 他再度懷疑起了自己的眼睛。

 少女一瞬之間就變成了一身漆黑緊身衣的打扮。

 然後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大袋子,向裡面裝起了東西。

 「我,我的相機……」

 在那之中有著他那本該是丟失了的照相機在。

 少女又將筆記本電腦裝進了袋子裡,然後緊接著將房間之中的點起紛紛裝了進去。

 袋子不斷膨脹變得巨大化了起來。

 那個泛著黑光的袋子伸縮自如,是一種他從未見過的不可思議的素材。

 「這個,還有這個……好的,這樣一來這個房間就結束了。之後只要將那個首級回收。」

 夏目用有些拙劣的日語如此說道。

 「你,你能說話嗎。」

 「很流利。」

 她用一點也不流利的日語說道。

 「數據在哪?我要刪除。」

 「在我的研究室裡……隨你的便吧。瀏覽記錄上有被篡改的痕跡。第二隻老鼠就是你嗎……」

 少女露出了一個甜美的微笑,從他的身邊穿行而過。

 「在最後就告訴我吧……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我等乃是Shadow Garden。潛伏於影,狩獵陰影之人……」

 少女喃喃細語的說著,靜靜的離開了。

 「Shadow……Garden嗎……」

 是個沒聽說過的組織。

 是海外的組織嗎。又或者說,是絕對不會出現在明面之上的暗之——

 不管怎麼說,在這個世界上是存在著超出西野明想象的組織的。

 「還以為只差一點點了……沒想到,還很遠嗎……」

 就在他這麼呢喃著,將視線投向少女消失的門扉那邊時——她突然又從那裡露出了頭來。

 「你,知道叛逆的墮天使嗎?」

 少女突然如此問道。

 「叛逆的墮天使……?不知道……」

 「那就算了。見到了的話絕對要殺掉。記住了。」

 這麼說了之後,這一次少女真的離開了。

 叛逆的墮天使。是與Shadow Garden敵對的組織嗎。

 到底是什麼人……考慮到這一點之後,西野明的生命終於走到了盡頭。

 騎士們聚集在了據點的防壁之上,與魔獸的戰鬥開始了。

 魔獸用它們那尖銳的爪子刺入了牆壁之中,像是想要用奔跑一樣的方式從那裡翻越過來。至於想要阻止它們的騎士那邊的情況,則是不斷的積累著疲勞簡直已經開始能看出絕望之色了。

 「灰谷團長!已經撐不下去了,魔獸實在是太多了!!」

 聽到騎士們那悲鳴一般的聲音,身為騎士團長的灰谷沒能給出回應。

 「怎麼回事……這麼多的魔獸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

 灰谷的手中劍光一閃,感到膽怯的魔獸隨即就被踢了下去。

 然而,在那下方還有著彷彿要延伸到地平線彼端的大量魔獸正在蠢蠢欲動著。

 這個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那真的是讓人完全無法當做普通獸潮那種程度的魔獸。

 魔獸們彷彿被什麼東西附身了一般將據點的內部當做了目標。

 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全都非常的異常。

 「至少如果有她在的話……不,就算有她在……」

 灰谷沒有在此之上繼續說些什麼。

 雖說現在是在戰鬥之中,但是還是有可能會被人聽到。

 就算假設,現在又作為這個據點最強戰力的西野茜在,大概也沒法這麼一大群魔獸吧。

 考慮到這一點時,灰谷意識到了自己對於這場戰鬥的結局已經放棄了。

 在前方等待著他們的,是絕對無法抗拒的敗北。

 「——讓居民們為了避難而轉移吧。」

 「灰谷團長!但是那是——」

 「我們所能做到的就只有爭取時間了。」

 「是要捨棄這個據點嗎!」

 「沒錯。」

 從說出這句話的灰谷的眼神來看,他似乎已經做好覺悟了。

 「我等並非是白白浪費生命的在戰鬥。而是為了能夠拯救更多的生命而去戰鬥。」

 「團長……」

 「將騎士團分為兩部分。一半帶著居民們從地下通道前往避難。另一半留在這裡爭取時間。」

 「明,明白。」

 「你去只會避難。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灰谷討厭徒勞之事。

 無論是徒勞的戰鬥,還是白白的死去,他都認為是沒有價值的。

 但是隻要那是有意義的,他就願意拼上性命為之而戰。

 此刻的他為了爭取更多的哪怕一秒,已經下定了要戰鬥到生命最後一刻的決心了。

 然而真正的絕望,甚至足以摧毀這種覺悟。

 那是伴隨著一陣如同雷鳴般的呻吟聲開始的。

 周圍響起的那陣恐怖的轟鳴聲,讓所有人的意識都被奪去了。

 然後下一個瞬間,伴隨著巨大的魔力,一匹魔獸出現了。

 「布,布魯托爾……」

 在這所有行動都停止下來的戰場之上,一名顫抖著的騎士的聲音迴響了起來。

 它那異常發達的真紅之牙和利爪從黑暗之中浮現而出。

 那匹魔獸就如同童話世界中出現的惡魔一般,勾起了人們那出於本能的恐懼。

 然後以一種彷彿要將人類遠遠甩開的敏捷,布魯托爾飛身躍起揮動起了它的利爪。

 那正可謂是,絕望的一擊。

 「什……防壁被。」

 布魯托爾的爪子,僅僅憑藉著一擊就在防壁之上刻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縫。

 防壁若是倒塌了的話據點就會失去防守,瞬間就會被蹂躪。

 無論是誰都預想到了這個最壞的未來。

 追擊之爪在黑暗的夜色之中種種的揮舞了下來。

 「不,住手!」

 那聲叫喊並沒有足以阻止布魯托爾的力量。

 至少本應是這樣才對。

 然而布魯托爾的那隻真紅之爪,卻在夜空之中維持著揮舞時的姿態不自然的靜止在了那裡。

 難道說是人們的願望實現了嗎。

 不,並沒有那種事。

 人們很快的注意到了那把貫穿了布魯托爾的黑刀的存在。

 那把利刃從背後貫穿了魔獸的巨大身軀,刀尖之上滴下了幾滴黑色的血液。

 痛苦的呻吟聲,從布魯托爾的最終溢出。

 然後,緩緩地。

 它那巨大的軀體漂浮在了空中。

 一點點,一點點的,漆黑之刃將布魯托爾舉了起來。

 那簡直就像是一個可憐的祭品一般。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漆黑之刃飄舞了起來。

 遲了一瞬之後,布魯托爾被一刀兩斷,黑色的血雨也隨之傾瀉而下。

 在那裡,有一個舉著漆黑之刃的人佇立著。

 「那,那傢伙是……漆黑之騎士……是漆黑之騎士!」

 「只,只是一擊就將那個布魯托爾……」

 伴隨著那聲顫抖的話語嘈雜的聲音一點點的擴散了開來。

 「他,他要加入戰鬥嗎……」

 漆黑之騎士將那把刀水平舉起,與那些蠢蠢欲動的魔獸們正面相對起來。

 四周切切實實的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

 無論是誰都在注視著漆黑之騎士舉手投足之間的一舉一動。

 他們都有一種要發生什麼了的預感。

 不過到底將會發生什麼他們卻沒有一點頭緒。

 但是根據漆黑之騎士周身所纏繞的那種氣場,無論是誰都感覺到了有某種超乎常理的東西存在。

 所有人都動彈不得。

 只有空氣在為之顫動著。

 無數的光芒聚集在了那把與大地保持平行的舉起的漆黑之刃上。

 那些光芒一邊描繪出了螺旋的形狀一邊閃耀著青紫色的光輝收束在了刀刃的前端。

 在那裡,嶄新的青紫色利刃誕生了。

 那青紫色的利刃沿著與大地保持平行的方向伸展了開來。

 就這麼不知何時休止的伸展了下去。

 緊接著漆黑之騎士深深的垂下了腰來,拉動了那把利刃。

 「I am……」

 宛若迴盪於深淵之中一般的低沉聲音在四周迴響了起來。

 驚人的魔力收束在了刀刃之上——

 「……atomic sword」

 那把利刃就這麼橫掃而出。

 那道閃光將夜晚的黑暗一刀兩斷,立於它前方的一切都被切裂了開來。

 在其之後漂浮著紫青色的餘暉,使得刀刃的軌跡得以浮現,就這麼被銘刻在了四周。

 放眼望去,所有的一切都被切斷了。

 魔獸也好,樹木也好,房屋也好,這所有的一切都被水平的切開了。

 「這樣的事……這樣的事真的是能做得到的嗎……」

 那簡直就像是神明將世界氛圍上下兩部分一樣,所有人都被這超乎想象的力量所壓倒了。

 「那是……那是什麼啊。」

 灰谷如此低語道。

 做出了這種事的漆黑之騎士這個存在,完全無法將他當成是作為同類的人類。

 漆黑的長外套隨著夜風飛舞著,漆黑之騎士緩緩地走了過來。

 啪嗒,啪嗒,啪嗒,伴隨著長筒靴的聲音,他朝著據點走了過來。

 「噫……」

 對於反射性的轉身逃走的騎士,灰谷並沒有打算加以斥責。

 畢竟就算想要抵抗也只是徒勞而已。

 「……把門打開。」

 灰谷如此說道。

 「團,團長,你認真的嗎!要,要是讓那種傢伙進來的話我們……」

 「沒用的。我們無能為力。」

 「團長……」

 「想要阻止他這種事,我們根本做不到。既然如此的話,那麼就賭在這份僅有的可能性上好了。至少他也幫我們阻止了獸潮。」

 灰谷一邊這麼說著一邊跳下了牆壁,親手打開了大門。

 漆黑之騎士毫不猶豫的踏入了據點之中。

 騎士們爭先恐後的為他讓開了道路。

 沒有任何人能阻止他的前進。

 就像是將這一點當做是理所當然一般,他就這麼繼續前進著。

 這便是這個世界上的強者,這一點所有人都理解到了。

 「等……」

 灰谷是打算向漆黑之騎士搭話的。

 但是卻沒有發出聲來。

 灰谷意識到了自己是在害怕著。

 「請,請等一下……你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在彌賽亞……」

 灰谷拼命的擠出了一句有些嘶啞的話語。

 他還以為會被無視。又或者對方可能壓根就沒有聽見。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漆黑之騎士停下了腳步低聲呢喃了起來。

 「時間已至……黑暗之門被打開,世界將會向著新的領域前進……」

 在場的任何人都無法理解那句話的含義。

 但是他的話語之中卻有著一種讓所有人都能接受的深邃。

 恐怕漆黑之騎士他知曉著所有的一切。

 日本會變成這樣的理由也好,魔獸到底是從何而來也好,他知曉著這所有的一切,並將目光投向了位於遙遠前方的世界。

 正因如此才沒有任何人能夠理解他的話語。

 「你是……你到底是什麼人……」

 灰谷向著遠去的漆黑之騎士的背影如此問道。

 「吾之名為Shadow——潛伏於影,狩獵陰影之人。」

 「潛伏於影,狩獵陰影……」

 能夠理解那番話語的日子大概總有一天會到來吧。

 灰谷一邊如此想到,一邊目送著他離去的背影。

 我以那副身上穿著隨風飄蕩的漆黑長外套的姿態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那真可謂是緩緩地,毫不慌張的,充分營造出了強者之感的退場方式。

 「呼呼呼……決定了呢!」

 他們現在肯定已經在為這個突然出現並以壓倒性的力量殲滅了魔獸的『影之實力者』而感到戰慄了吧。

 然後他們將會持續的去思考我所留下的那端謎一樣的話語所包含的意義。

 「影之實力者將會永遠的存活下去。沒錯,在他們的內心之中呢……」

 就在我站在屋頂之上偷偷觀察著狀況的時候,我從背後感知到了一股十分熟悉的氣息。

 「貝塔嗎……」

 切換到Shadow模式之後我如此說到。

 「是我。我來遲了。」

 她也以Shadow Garden的模式單膝跪了下來。

 而且不知為何她在說著日語。

 為什麼。

 「你,你已經掌握日語了嗎……」

 「使得。多虧了Shadow大人您已經很流利了。」

 雖然並不是很流利,但是似乎是已經能夠進行溝通了。

 這個語尾經常使用「desu」的生硬的說話方式總覺得和什麼人很像……是誰呢。(當然是銀髮美少女精靈醬啊快想起來啊Shadow大人)

 至少感覺身邊應該並沒有這樣的人,嘛算了。

 但是啊貝塔竟然這麼快就能說日語了還真是意料之外啊。

 「所以說……那個行李是什麼?」

 她的背上揹著一個史萊姆製成的大袋子。

 簡直就像是將禮物塞滿到極限的聖誕老人一般。

 「我收集了之前提到的東西。這樣一來就能變得更強了。」

 「之前提到東西……?」

 雖然根本就不存在什麼之前提到的東西,不過這應該還是一直以來的那種節奏吧。

 「有很多知識。Shadow大人您以前說過的。所有的知識都是有著共同點的。正如您所說的那樣!和暗號的結構是共通的!日語我已經搞懂了!其他還有許多共通之處!知識是共通的!好厲害!」

 「啊是嗎,我明白了。」

 雖然沒有聽太懂,不過貝塔的日語還有很多不足這一點我已經明白了。

 「然後,關於那個計劃怎麼樣了?」

 雖然也根本沒有什麼那個計劃,不過姑且還是先換一個話題好了。

 關於這部分已經是要順著節奏走了。她也會配合著我,真可謂是默契十足。

 「全部都準備好了。那個也找到了。」

 「是嗎……全都準備好了。」

 「將門扉打開。那個首級就在那邊。」

 「是嗎……首級在那邊嗎……」

 順著貝塔所指的方向探尋了一下氣息之後,我發現了兩股令人在意的魔力。

 她似乎是為了我找到了下一個事件呢。

 貝塔呦,幹得不錯。

 一個人影正走在黑暗的地下道之中,

 那個人影的手上抱著頭顱,同時不斷的注意著身後一次次的轉過頭來觀察。

 然後她在地下道的邊上所放置的一個大型行李箱前停了下來。

 「這樣一來……這樣一來終於可以結束了。」

 那是一道屬於女性的聲音。

 她取出了手電筒來將其點亮,然後將行李箱打開了。

 行李箱中有一名少女正抱著膝蓋在沉睡著。

 那位有著一頭黑色長髮,身穿騎士團制服的美麗少女,正是西野茜。

 「全都是你的錯呦……會變成現在這樣也好,今後會發生的那些事也好,全都是你的錯。」

 那名女性人影向著西野茜如此說道。

 緊接著她將頭顱放了下來,從懷中拿出了那個注射器一樣的東西。

 ——就在那時。

 「果然,你就是犯人呢。」

 地下道中迴響起了少年的聲音。

 「誰……!?」

 女性人影回過了頭來,將手電筒照相了那邊。

 一名少年的身影從黑暗之中浮現而出。那是一位黑髮黑瞳,隨處可見的平凡少年。

 「實君……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你是以為我已經死了對嗎——悠香醫生?」

 「……」

 女性的表情變得十分僵硬。

 穿著一身白衣的她正是據點裡的醫師悠香醫生。

 「是醫生你下達了將我殺掉的指示呢。」

 「……是啊,真虧你能知道呢。」

 「將大猩……冴島殺死的也是?」

 「是我。」

 她淡淡的肯定道。

 「我就覺得很奇怪呢。我明明沒有被盯上的理由。就算有的話,那也只能是醫生你是犯人的這種情況了。」

 「……看來他們失敗了呢。」

 「是呢。拜此所賜,我才活了下來。醫生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呢。」

 「……你想知道嗎?」

 悠香醫生的臉上浮現出了冷冷的微笑。

 緊接著她從那件白衣服中拿出了一把手槍,將槍口對準了實。

 「就是因為有這個你才能殺了冴島啊」

 「是呢。要殺了他是很簡單的。只要疏忽大意的話騎士也只是普通人而已呢。就像這樣……bang。」

 她就這麼扣下了扳機射出了子彈。

 子彈崩到了實的腳邊一時間火花四濺。

 「你好像不怎麼驚訝呢。還是說因為太過膽怯而變得動彈不得了呢。」

 看著一動不動的實,她有些意外的如此說道。

 「為什麼,要殺了他。」

 「冴島他是我們的內應。因為事情已經辦完所以就處分掉了。」

 她面露妖異的笑容如此說道。

 「我們……?」

 「我們是『同盟』的間諜。」

 「原來如此。你們的目的就是這個據點嗎。」

 「是呢……那就是『同盟』的目的。不過,我真正的目的卻與此不同。」

 她緊緊地握起了拳頭。

 「——是要復仇啊。」

 「復仇?」

 「是啊……你知道這孩子的真面目嗎?」

 悠香醫生一邊俯視著抱著膝蓋沉睡著的茜一邊如此說道。

 「這孩子啊,可是一個殺死了無數人的壞孩子啊。」

 「誒。」

 看著平淡的回應的少年,悠香醫生的表情變得可怕了起來。

 「看來你不相信呢。你是認為我在說謊對嗎。」

 「啊,不。並不是那個意思……」

 「好啊,那就讓我來告訴你吧。這孩子所犯下的屠殺的全部經過……」

 「額,嘛,如果你願意告訴我的話。」

 她面帶可怕的表情,嘴角扭曲著訴說了起來。

 「我曾經在『阿爾卡迪亞』生活過。和丈夫兩人一起,度過著雖然嚴峻但卻十分幸福的每一天。我的丈夫作為研究者在進行著關於覺醒者的研究。和那個西野明一起呢……」

 「原來如此。」

 「在與西野明的研究之中我的丈夫令這個世界上第一個『騎士』誕生了。有著一頭黑髮與赤紅色眼瞳的那名少女被稱為是『初始的騎士』。」

 她一邊俯視著西野茜一邊如此說道。

 「如果我的記憶正確的話。似乎是聽說『初始的騎士』乃是金色頭髮的吧。」

 「一開始是黑色頭髮的呢。但是對於她的力量西野明並沒有感到滿足。於是他為了追尋更加強大的力量而對禁斷的研究出手了。作為結果,她的頭髮就變成了金色。」

 「呼姆……」

 「她獲得了巨大的力量。但是,那股力量很快就變得無法控制了。我丈夫他無數次的想要阻止西野明但都只是徒勞而已……然後便發生了那個事件。」

 她低下了頭來,嘴唇不住地顫抖著。

 「哪一天,暴走了的『初始的騎士』開始虐殺起了阿爾卡迪亞的人們。丈夫他也死在了我的懷中。從那以後我便開始追蹤西野明與『初始的騎士』。花了數年時間才找到的那兩人,竟然還在進行著實驗啊……他們可是破壞了阿爾卡迪亞,殺害了我的丈夫啊,實在是不可原諒對吧。」

 她咬緊了牙關如此說道。

 「西野明已經處理掉了。接下來就以『初始的騎士』作為結束……你應該已經明白了吧,這孩子就是『初始的騎士』啊。」

 悠香醫生再一次向著抱著膝蓋沉睡著的茜俯視而去。

 「……你要,殺掉她嗎。」

 「光是殺了她可是遠遠不夠的。明明做了那麼多事,這孩子卻想要將其忘掉呢。那種事我絕對無法允許。所以我要讓她回想起來……」

 悠香醫生將注射器的針管抵在了茜的脖頸之上,然後向著實瞪視而去。

 「不要動。你知道西野明在這孩子身上做了什麼實驗嗎?那傢伙一點點,一點點的注入了精製的魔獸體液並以此打造了『初始的騎士』。這孩子是將魔獸與人類混雜在一起製作出來的怪物。如果注入那個布魯托爾的體液的話……會如何呢。」

 這麼說了之後她刺入了注射器並將體液注入了進去。

 就在那個瞬間,茜的眼睛睜了開來。

 她那纖細的身體痙攣了起來,黃金的魔力從中溢了出來。

 站起身來的少女的頭髮閃耀起了金色的光輝。

 「沒錯……那就是你的真面目。」

 嘴角扭曲著嗤笑了起來的悠香醫生望向了茜那如同玻璃球一般的瞳孔。

 那是一種失去了感情的,無機質的視線。

 然後,茜很自然的伸出了右臂。

 那隻右臂就像是被吸引了過去一般,貫穿了悠香醫生的心臟。

 她並沒有做出抵抗。

 就這麼向著茜的身上倒了下去,在她的耳邊低語道。

 「……這就是我的復仇。」

 她用自己那染滿了鮮血的嘴唇發出了嗤笑之聲。

 「啊……啊……啊。」

 茜的瞳孔動搖了起來。

 她顫抖著看向了那根被染上赤紅之色的右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用那隻染上鮮血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腦袋。

 那是一陣無比悲傷的呼喊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緊接著金黃色的粒子擴散了開來,爆發而出吞噬了四周。

 那就像是在看著一個遙遠的世界一般。西野茜如此想到。

 然而這並不是發生於遙遠世界的事情,這一點她是知道的。

 貫穿了肉體的右臂所傳來的觸感,癱軟的倒了過來的悠香醫生的身姿,這些全都在痛切的提醒著她這是現實。

 她想起來了,在久遠的過去也發生過同樣的事。

 那個時候到底怎麼樣了呢。

 自己殺了多少人呢。

 那些忘卻了的記憶,伴隨著右臂之上傳來的觸感一同復甦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銘刻於心底的那端記憶,是絕對不會消失的。

 將街道破壞,將人們殺死,無法控制魔力與內心的衝動,她就這麼毀掉了阿爾卡迪亞。

 那個時候也是,像在看著一個遠處的世界一般。

 所以說,她明白接下來將要發生什麼。

 能夠感覺得到魔力正在暴走著。

 好痛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金色的魔力像是要將周圍盡數吞噬一般的爆發了。

 黑髮的少年也被捲入其中並被吹飛了出去。

 「啊……啊……」

 魔力暴走平息之後,周圍以圓頂狀的形式被破壞了。

 瓦礫高高的堆積了起來,頭頂之上開了一個洞所以能夠看到上方的星空。

 哪裡都找不到黑髮少年的身影。

 茜僵直在了那裡。

 雖然內心之中在哭泣著,臉上的表情卻一點也沒有變化。那實在是非常的痛苦。

 就在那時——背後出現了響動聲。

 回頭看去之後,發現在高高堆起的瓦礫之上有著一位身著漆黑長外套的男子在。

 ——是漆黑之騎士。

 他以那輪懸掛於夜空之上的明月為背景拔出了那把漆黑的刀刃。

 「真是個適合用來斬斷過去的,不錯的夜晚呢……」

 一邊這麼說著,他一邊將那把漆黑之刃向著天空舉了起來。

 清風在兩人之間吹拂而過。

 「——來吧。」

 然後,漆黑之騎士在夜空之中飛舞了起來。

 ——不要過來!

 即使在內心深處如此吶喊著,茜的肉體依舊會擅自做出行動。

 黃金的魔力從全身噴湧而出,她就這麼飛了起來。

 飄落而下的漆黑與飛翔的黃金交織在了一起。

 然後——黃金貫穿了黑暗。

 又一次,殺了人。

 看著那隻貫穿了漆黑之騎士的右臂,茜的內心充滿了近乎於放棄的感情。

 沾染在她那溼潤的右臂之上的事黑色的液體。

 那是漆黑之騎士的血液——不,不對。

 「——是殘像哦。」

 從背後傳來了聲音。

 回頭看去之後,發現漆黑之騎士正平靜的佇立在那裡。

 那個瞬間,她的右臂明明應該是確實的貫穿了漆黑之騎士才對。但是此刻的他卻無傷的站在那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茜的肉體為了狩獵漆黑之騎士而奔跑了起來。

 但是——那個動作瞬間就停了下來。

 不知何時她的四肢之上被纏上鎖鏈,將她的行動束縛住了。

 茜回想起了自己的右臂之上被附著上了黑色液體一事。那是,為了這個才——

 「啊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沒用的……這個黑鎖之牢獄,沒有人能逃得出來。」

 面對噴湧出魔力暴走著的茜,他用冷靜的聲音告誡到。

 嘎達,嘎達,長筒靴的聲音響起,他緩緩地靠近了過來。

 青紫色的魔力集中在了他的漆黑之刃上。

 那實在是強大到令人為之顫抖,而且同時還是那樣的美麗。

 只是這樣,她就被壓倒了。

 自己會在這裡死去,她理解了這一點。

 這樣一來……終於能夠結束了。

 與狂暴的鬧騰著的她的肉體相反,她的內心卻十分的平靜。

 緊接著,漆黑之刃揮落而下,她的視野被青紫色的溫柔光芒所包圍了起來。

 在漸漸淡薄的意識之中,茜聽到了一個令人懷念的聲音。

 「……你倒是小心一點不要再被拐走了啊。」

 青紫色的魔力治癒了茜的這一幕,被貝塔從瓦礫的縫隙之間目睹了。

 「嗚呼呼……這真是最棒了。」

 她做出了一邊用右手的數碼相機拍攝著敬愛的主人,一邊用左手撰寫著Shadow大人戰記這樣驚人的技藝。

 「Shadow大人的雄姿被完美的保存了下來……這個相機,實在是為了我而生的道具。」

 貝塔一邊擦了擦口水,一邊將相機與Shadow大人戰記收了起來。

 然後她向著看上去已經告一段落了的主人搭起了話來。

 「Shadow大人……準備已經完成了。」

 「呼姆,貝塔嗎。」

 她的主人沒有一絲慌張的看了過來。

 「計劃結束了嗎?」

 「嗯?啊,是呢。」

 「我明白了。那就開始吧。」

 貝塔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取出了從瓦礫之中回收的那個頭顱。

 對於『黑薔薇』的解析已經結束了。

 「呼姆……?」

 「大概這樣……再這樣……就沒問題了!」

 這麼說著的貝塔將頭顱向著空中扔了出去,然後用注入了魔力的刀刃貫穿了它。

 於是乎,一股黑暗從被貫穿的頭顱之中溢了出來逐漸擴大成了一個黑洞。

 「哦……雖然不是很明白,不過你做的很好貝塔。」

 「感,感謝您的稱讚!完全沒有問題!」

 突然被表揚了的貝塔變得十分慌亂,因為感動而顫抖了起來。

 「好的。回去吧。馬上回去,現在就立刻回去。」

 「啊,是。」

 「我們走吧貝塔呦,嘿!」

 這樣說了之後,主人他毫不猶豫的就跳進了黑洞之中。

 目送著他的身姿,就在貝塔打算緊隨其後跳入其中的時候,她突然注意到了一件事。

 「這個……放不進去。」

 貝塔的身上揹著一個膨脹的像一座小山一樣的黑色袋子。

 在那之中的是她在日本收集到的各種各樣的道具與資料。

 本來的話應該將這些全都帶回去好好研究一番的……可沒想到這個黑洞竟然這麼小。

 只有足以讓一個人勉強通過的大小。

 而且那個洞還在繼續變小著。恐怕再過幾分鐘就會徹底關閉了吧。

 「唔……好不容易才收集到的……」

 貝塔有些欲哭無淚的打開了黑色的袋子,將裡面的東西啪嗒啪嗒的倒了出來。

 然後物色了一下能夠帶走的樣式較小的物品。

 「這個和……這個不行……完全不行……可以進去……嗯?」

 就在這時,她注意到了那個倒在地上的少女的存在。

 剛剛被她的主人所治癒的那位黃金的少女,此刻已經變回了原本的美麗黑髮,安詳的躺在了地上。

 「……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俯視著這位睡得十分安詳的少女,貝塔的臉上浮現出了惡作劇般的笑容。

 反正能帶回去的東西也十分有限。

 既然如此應該將最為重要的知識與情報帶回去才對。

 「將當地的生命體帶回去是最好的!」

 貝塔用史萊姆包裹住了黑髮的少女,同時將一些小型道具和數碼相機也收了起來。

 「嘿咻。」

 她將黑色的袋子塞進了洞裡,然後就這麼跳了進去。

 「你說Shadow他回來了?」

 在三越豪華酒店的社長室中,阿爾法聽到了這樣的報告。

 在Shadow他被『黑薔薇』所吞噬了之後,阿爾法便立刻趕到了奧利雅納王國擔任事後處理的指揮工作。

 「Sh,Sh,ShShShSh,Shadow大人嗎!?」

 在一旁工作著的艾普西隆在令身後的椅子重重的倒在地上之後站了起來。

 「冷靜一點,艾普西隆。」

 「但,但是阿爾法大人……」

 「他肯定是有著什麼宏達的目標吧。而且也掌握著回來的方法。所以他會回來這種事你應該是早就知道了吧。」

 「說,說的也是呢……但是,能夠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呢。」

 「所以呢,他現在在哪?」

 阿爾法向佇立在門前的維多利亞如此問道。

 「Shadow大人他匆忙的趕去了米德嘉爾王國。」

 「匆忙……?」

 「米德嘉爾學園的寒假就要結束了,他似乎是在擔心這件事。」

 「這樣啊……也許在學園那邊還有什麼東西在吧。是教團嗎,還是說是魔人呢……」

 「是。現在Shadow大人身邊有澤塔大人在。」(草,自從有了那部劇之後一看到這個詞滿腦子都是歐斯)

 「澤塔嗎?什麼時候回來的。」

 「不清楚。」

 「那孩子,總是不進行報告呢。雖然是很優秀沒錯啦。」

 阿爾法輕輕的嘆了口氣。

 「除此之外,貝塔大人她也回來了。她似乎帶回了一些十分有趣的東西。」

 「是嗎……果然是有著什麼目的的呢。貝塔她現在在哪。」

 「貝塔大人的話——」

 就在維多利亞打算說明的時候房門被打開了,銀色頭髮的少女進入了其中。

 「貝塔,回來了!」

 「你能回來就好……雖然想要這麼說,不過那個是什麼?」

 此刻的貝塔正在滋啦滋啦的拖拽著一個黑色的大袋子。

 「那個,這是數碼相機,這是筆記本電腦,然後這邊是平板電腦……無論哪個都很厲害!這可是一場革命呦!只要有電的話就會變得非常方便呦!」

 貝塔十分得意的將這些電子器械一個一個的拿了出來給大家展示了起來。

 「是嗎……但是啊,我首先最想問的事人型的那個呦。」

 一邊這麼說著,阿爾法一邊指向了那個人型的大塊物體。

 艾普西隆也嗯嗯的點了點頭。

 「那個,這是……」

 貝塔欲言又止,像是感到有些困擾似的歪了歪頭。

 「知識……?樣品?不如說是說明書?我想差不多就是這樣吧。」

 「是人類吧?」

 「因為還沒有好好地進行調查所以還不太清楚,不過我想應該可以將其看作是無限接近於人類的異世界生命體。」

 聽到貝塔那微妙的回答,阿爾法皺起了眉頭。

 「要好好照顧她呦。」

 「誒,我嗎?就把她交給伊塔……」

 「她可是你撿回來的所以這是理所當然的吧。請好好負責到底吧。若是交給那個孩子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

 「確,確實……」

 貝塔的腦袋一下子耷拉了下來。

 「詳細的報告之後再聽吧。關於那邊的事,然後順便還有關於你帶回來的這些東西也是,整理成報告提交上來。」

 「啊,好的,馬上。」

 「之後的話,對了。關於666號的事,她……」

 就這樣,Shadow Garden的幹部會議一直持續到了深夜。

 在一間白色的房間之中,茜甦醒了過來。

 身體的狀況很好。內心也十分平靜。能夠睡一個這樣的好覺,究竟是時隔了多久呢。

 「這裡是……?」

 她看向了房間之中。

 剛開始還以為是大學裡的研究室,但是仔細一看這裡的設備都十分的原始。

 「文字……看不懂。」

 牆壁之上雖然有書寫著一些什麼文字,不過那是一種從未見過的語言。

 「我,我在那個時候……」

 茜回想起了所有的事。

 自己所犯下的罪孽也好,做出了面對死亡的覺悟的瞬間也好,還有在最後包裹住她的溫柔光芒與他的聲音。

 她用那顆平靜下來的心冷靜的接受了這些。

 「……對不起。」

 那是對自己過去所犯下的罪孽所做出的謝罪。

 無論是阿爾卡迪亞的人,還是悠香醫生……都是她親手殺死的。

 雖然造成這一切的契機可能是兄長。但是都是因為自己內心的脆弱才會使受害者增加。她這樣想到。

 她明明一直想要接受自己的過去,卻並沒有能夠接受這些的堅強。

 但是現在的話她已經能夠接受了。

 「是實君……對吧。」

 自己聽到了他的聲音。

 「果然還活著啊。一點也沒變呢……」

 她的眼角流下了一行清淚。

 只要他還活著的話,茜就能變得堅強起來。

 「實君,請再等我一下。我……比起那些被殺死的人,想要去幫助更多的人。所以請再等我一下,直到我的贖罪結束為止……」

 緊接著,金黃色的粒子漂浮在了她的身體四周。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