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章 作戰與意圖

第二卷  第五章 作戰與意圖  一個工作日的下午——

 大學的課上完之後,我和聰也約好在車站附近的咖啡館碰面。

 發出邀請的人是我,不過地點是聰也決定的。

 「這個……先給你吧。」

 落了座,點了兩杯咖啡之後,我把一個信封遞給對面的聰也。

 「這是什麼啊?」

 「之前我感冒倒在床上的那天……聰也你不是替我去了預約的餐館嗎?」

 上週本應去的約會——按照預定計劃,最後一環是在可以觀賞夜景的餐廳裡用晚餐。那個餐館還是聰也告訴我的,一家氛圍很好的意大利餐館。雖然還算不上高級餐館,但也有全套晚餐菜單,而且好像很受職場女性的歡迎。

 但是就如同大家所知,約會因為我的發燒感冒而延期了。

 至於預約好的餐館,當天早上我聯繫了聰也,請他帶著女朋友替我們赴了約。

 「裡面裝著兩人份的晚餐費用,收下吧。」

 「欸……不,這個我不能收啊,為什麼要給我?」

 「你既然替我去了餐館,那我當然就要把餐費給你了啊。畢竟多虧了你我才沒有給那個餐館添麻煩。

 「不不不,這件事你就別放在心上啦。我和小凜也享受了一次很棒的晚餐,所以巧你一點都不用在意。」

 「話是那麼說……可是餐費很貴吧?」

 「是有點貴……嗯,那這樣好了,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收下一半的錢好了。要把這麼多錢全收下真的很有心理負擔啊。」

 聰也從信封裡拿出一半的錢,把剩下的還給了我。我覺得再堅持下去反而不好,於是就拿回了信封。

 「巧啊,你可真是個一板一眼的人。我還以為今天你找我來又是商量約會的事情,想不到原來是為了這個。」

 他用很無語似的口吻說。

 「延期的約會,是改到了這個週末對吧?」

 「嗯。」

 我和綾子阿姨後來聯繫了幾次,把再次約會的時間定在了週末。

 「但是,這次……大概不需要商量約會計劃了吧。因為綾子阿姨在電話裡一個勁地對我說『不要勉強自己』,說了好多回。」

 從決定好日期之後開始,綾子阿姨說得最多的就是這句話。

 『巧君,你聽我說……你為我這麼努力,我真的很開心……但是千萬要記得不能太逼自己,要是再發燒感冒一次可就糟糕了……總之一定不能勉強。』

 『租車是要花錢的,太可惜了,開我的車就可以了呀,要不然乾脆我來開車吧……』

 我繃得太緊以至於病倒這件事,好像讓綾子阿姨相當掛念。

 唉,實在是太丟人了。

 本來是想讓人家開心的,結果沒想到卻淨讓人家擔心。

 「是嗎,不過我也挺能理解綾子阿姨的心情。巧你越努力,人家反而越覺得需要為你操心。」

 「……簡直是太沒面子了。本來是想要努力展現一下自己的男子氣概,結果反而被綾子阿姨當做兒子一樣關心了那麼多。」

 綾子阿姨到底是怎麼看待我的呢?

 討厭——我想,大概是不至於。

 雖然也不能斷言說這不是我自以為是——不過我相信,綾子阿姨恐怕是不會嫌棄我的。

 甚至,她應該對我抱有一種近乎於好意的感情。

 但是這種好意的對象到底是『作為兒子的我』,還是『作為成年男子的我』,我也不知道。

 又或許——綾子阿姨自己也不知道。

 也許這兩方面根本就沒有明確的界限,曖昧含糊,就像是色彩樹裡的臨界點一樣——

 「好啦好啦,別在意啦。這一次我也有一點責任。推薦了一個看起來那麼成熟的約會方案,結果讓你有了很大的心理負擔。」

 ——所以說。聰也又繼續說道。

 「這回呢——我請來了一位特別顧問。」

 「顧,顧問……?」

 「嗯,而且還是這個世界上同時最瞭解巧和綾子阿姨的人物。」

 「…………」

 「本來我以為今天你又是來商量約會方案的,所以已經把人家叫來了。這也就是為什麼今天要在這個咖啡館見面——啊,好像已經來了。」

 聰也開始朝咖啡館入口揮手。

 這個世界上,同時最瞭解我和綾子阿姨的人物?

 那是誰啊?

 我懷著疑問投去視線——然後就明白了。

 「啊,yahoo~」

 對方也看到了我,並且朝我揮手。那是我相當瞭解的一個人。

 綾子阿姨的女兒——歌枕美羽。

 「好久不見了,聰也學長。你還是很帥呢。」

 「謝謝,美羽你也依舊是美少女啊。」

 「啊哈哈,謝謝~」

 美羽隨便地和聰也打完招呼,接著又轉向我。

 「你好呀巧哥哥。久違了一上午呢。」

 「美羽……」

 啊,原來如此。

 的確,這個少女確實算是這世上同時最瞭解我和綾子阿姨的人了。難怪聰也會把她邀請來當特別顧問。

 可是。然而。

 「那我先去買個喝的再來喔!」

 美羽走到櫃檯去之後。

 「……喂。」

 我探出身子,小聲向桌子另一邊問道。

 「聰也,你……你為什麼把美羽給叫來了啊?」

 「還能有什麼為什麼,因為她最合適啊。你想要攻略綾子阿姨,肯定是先請教她這個女兒的意見,才會比較快吧?」

 聰也輕描淡寫地說。

 「我都反過來想要問你了。巧,你為什麼——就沒想過要拜託美羽呢?」

 「這,這個……」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我嘆著氣說。

 「……因為感覺很尷尬啊。」

 「尷尬?」

 「那個……你肯定也會覺得很害羞吧? 對喜歡的人的女兒說……『我想要跟你媽媽交往,該怎麼做比較好啊』之類的。」

 「…………」

 「而且……如果所有一切都很順利——我和綾子阿姨交往,最後結婚了……美羽就會成為我法律上的女兒啊?要是現在就開始事事依賴美羽,等到最後我變成繼父的時候還有什麼威信可言。」

 「……啊哈哈。原來如此,原來是因為巧在這些奇怪的地方有不能退讓的矜持。」

 聰也看起來簡直就是一副啞然失笑的模樣。

 我自己——其實也覺得這麼說很丟人。連能不能交往都還不知道,卻已經開始考慮起結婚後的情形,而且還自顧自地感到不安。

 麥子還沒播種已經開始想著賣了錢該買什麼,這個如意算盤打得太早了。

 可是。

 我必須得考慮。

 因為我喜歡的女性有對她無比重要的女兒。

 考慮如何跟對方的孩子在將來相處,我認為這是作為喜歡單身母親的男性所應有的,最基本的禮節。

 「你們兩個,到底在講什麼悄悄話啊。」

 美羽買完飲料回來,然後坐在我的身邊。

 「不過,我大概也能猜到就是了。」

 她端著一杯加了大量奶油的焦糖瑪奇朵,喝了一口,然後很無奈似地說。

 「反正就是巧哥哥不願意找我幫忙對不對。」

 「……」

 「哎呀呀,果然說中了。」

 我的心思被一語道破,什麼都說不出來,結果美羽又露骨地嘆了一口氣。

 「巧哥哥你不想依靠我的心情我也能理解啦,所以到今天為止,我也都沒有多巧哥哥特別說過什麼。」

 但是——美羽又繼續說道。

 而且還是帶著同情加憐憫的眼神。

 「約會當天因為感冒倒在床上起不來……簡直是太遜了,太遜了。我覺得,這下子我再也不能袖手旁觀了。」

 「……那還真是多謝好意了。」

 因為被狠狠地戳到痛處,我只好移開眼神抱怨地這樣說。

 「那,既然已經決定要拜託美羽來幫忙,現在就快點開始作戰會議吧。關於這週末的約會。」

 聰也「啪」地一拍手,算是結束了上面的話題,開始了正式討論。

 「前一回的計劃當然也還可以用……但是兆頭不好,所以還是避開它吧。我覺得這回還是得從零開始考慮。」

 「……有道理。」

 我點了點頭。雖然就這樣浪費掉聰也制定的計劃感覺很對不起他……但我真的有心理陰影了。

 一方面是因為就像聰也剛才說的,兆頭不好;另一個原因則是,這個方案的內容已經被綾子阿姨知道了一部分。而且最最重要地——綾子阿姨還反覆叮囑過我『不要勉強自己』。

 我心裡實在是很複雜,又很感謝她,又很難為情……總之,我也贊成重新制定計劃的方針。

 「美羽有什麼好主意嗎?」

 「嗯,我想想看喔。」

 美羽用手扶著下巴考慮了一會兒,然後說。

 「學長和巧哥哥想的方案我也聽過了……說實話,我覺得那個不太適合媽媽。啊啊,不是說聰也學長的計劃不好,要是面對普通的成熟女性,作為約會方案肯定會很棒……但是我們家的媽媽,並不是普通的那種三十多歲的女性。」

 美羽臉上有一種很難描述的微妙神情。

 「我不知道媽媽過去的戀愛經驗,不過至少這十年裡她一次都沒有跟別人談過,所以戀愛偏差值就跟初中生差不多。這一回只不過是被邀請約會,她就又臉紅又心跳。要是突然被拉去那種很成熟的氣氛裡,可能媽媽會變得更膽小,畏首畏尾的。」

 「原來如此。這裡是我沒考慮到的一點。我想的說到底也不過是『面向成熟女性』的約會方案——而不是為『綾子阿姨』專門考慮的方案。」

 聰也帶著贊同的表情說。

 然後,美羽又看著我,繼續講道。

 「而且巧哥哥也不習慣那樣的方式,就算硬逼著自己去做,看起來也只會讓人覺得『大學生就別那麼裝成熟了』,很遜。再說,你還確實因為那樣的壓力給病倒了。」

 「這個……」

 好像我還真沒辦法否定。

 心中有多期待約會,相對地,壓力就有多大。

 我只是一個勁地想著,自己必須得成為配得上綾子阿姨的『成熟男性』才行——拼命地勉強自己墊起腳,覺得約會計劃必須非常有成熟感覺才行。

 「所以說啊,巧哥哥。」

 美羽開了口。

 她盯著我,但是語氣卻有點漫不經心。

 「普通地約會就可以了。普通地。」

 「普……普通?」

 「對。普通是最好的。」

 用這種輕描淡寫的口氣很肯定地說完後,美羽又喝了一口焦糖瑪奇朵。

 「與其用那種跟自己不合拍的姿勢墊著腳尖想裝成熟,還不如就原原本本地拼一下。別做什麼多餘的事情,普普通通地,自然地去約會就好了。」

 「……啊可是,這樣感覺不就像是什麼準備都沒做——」

 「不是說什麼準備都不做,而是說普普通通地去做啦。巧哥哥只要像巧哥哥平時那樣表現,就足夠了。」

 美羽說完。

 「確實啊。」

 聰也也表達了贊同。

 「我和巧總是不由自主地想著怎麼樣配合綾子阿姨……但真正要做的或許是反過來才對。如果巧勉強自己裝大人,總會在什麼地方露餡的……所以還不如反過來,把綾子阿姨帶到巧自己的步調裡去。」

 「我的步調……?」

 「主場作戰,這是兵法的基本啊。」

 「對對,聰也學長說的沒錯。再說媽媽根本就對『成熟大人的約會』沒什麼概念,如果巧哥哥和媽媽都要按照自己很生疏的方式去約會,那到底對雙方有什麼好處啊。」

 美羽一口氣說完這些,頓了一下,又接著說道。

 「總之就是不要慌,放手把自己想做的事情都做了就行。根本就不需要擔心——因為世界上再沒有哪個男人會比巧哥哥更為媽媽著想了。所以巧哥哥只需要自然而然地做你想做的,媽媽肯定不可能不開心。」

 「美羽……」

 我感覺胸口有一股暖流散開。

 美羽的建議說到了我心中——而且。

 也許是我的自以為是,但從她的話語中可以感覺到對我的信賴。我覺得心中癢癢的,好像有點開心,又好像有點害羞。

 「……謝謝你。」

 「啊~這種表示就算了,算了啦。」

 她衝我擺擺手,然後又對我伸出另一隻手。

 「嗯?怎麼了?」

 「諮詢費。」

 「……」

 「這個焦糖瑪奇朵的錢,然後我好想吃蛋糕啊。」

 「你可真是見縫就鑽啊。」

 我抱怨著,但還是從錢包裡取出一張千元紙幣。

 「感謝惠顧~」

 美羽很開心地接過千元紙幣,再一次站起身來。

 然後俯視一樣地看著坐在原處的我。

 「先前都說過一次了……媽媽很好騙的,只要巧哥哥一個勁地發起進攻,一下子就可以把媽媽攻略到手了。」

 「……所以說你啊,你怎麼能這樣形容自己的母親呢。」

 「總之就是你們之間什麼障礙都沒有,就算是有,也是媽媽自己創造出來的。全部都是媽媽的……她自己心裡的問題。」

 說到這裡,美羽臉上一直掛著的輕薄笑容突然減淡了,籠蓋上一層陰影。

 她微微向下的眼神中好像出現了一絲悲傷。

 「……如果這次的約會也失敗的話,我還有另一個主意……」

 「主意?」

 「啊……沒有沒有,剛才說的不算。」

 結果她又一下子抬起頭,慌張地擺手說。

 「什麼都還沒開始之前就說失敗的事情可不好呢。真的沒什麼啦,剛才的話巧哥哥就忘掉吧!」

 開玩笑似地說完之後,美羽就逃向櫃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