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四章 在幻想日本潛行於影!

第四卷  四章 在幻想日本潛行於影! 「這裡是哪裡?」

 我有些呆然的嘟囔道。

 被黑洞吸入消失在黑暗之中什麼的肯定酷斃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跳入其中之後,竟然來到了一座謎之荒廢都市。

 「嘛,嘛反正靠著衝刺應該能回去的吧。話說回來總感覺這裡有些印象……」

 產生這種想法之後,再次環視了一圈我才注意到了。

 這裡的地面是產生了裂痕的柏油路,一旁立有著纏繞著爬山虎的電線杆,然後在道路之畔喊排列著半毀了的住宅。

 名牌之上寫有著『田中』這個姓氏。

 「該不會是……日本?」

 我對著這些事物一點一點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倒塌了的房子,被之物所侵蝕的混凝土,以及生鏽了的轎車——

 「——就是日本,毫無疑問。」

 不知為何竟然回到日本了。

 而且還是我所生活過的城市。

 從日本轉生到了那邊那個世界的我難道還和這裡有著什麼牽絆嗎。

 「總而言之,我回來了呢。」

 不過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啊。

 這種情況相當的不尋常。附近完全沒有人類的氣息,這樣自然會讓人聯想到是發生了什麼大災害吧。

 這還真是令人在意啊……

 「——嗯?」

 突然感覺到背後有人的氣息我便回過了頭去。

 然後在那裡的是。

 「Shadow大人啊啊啊!好痛!?」

 貝塔在那裡落了下來。

 一屁股摔倒在地的她,看到了周圍的景象之後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Shadow大人!您沒事就好——誒,這裡是哪!?」

 明明不用連貝塔也一起跟來的。

 啊,不過我想到了一間不錯的事。

 她當然是不會知道關於日本的事情的,也就是說現在正是進行『影之實力者』表演的好機會。

 「這裡是什麼地方,你知道嗎?」

 「……誒!?這,這裡……我不清楚。」

 她稍微思索了一下,然後便有些不甘心的低下了頭來。

 「這裡是另一個世界……是在一個叫做地球的世界之中的,名叫日本的國家。」

 「竟,竟然已經將這個世界和這個國家的名字都調查清楚了嗎……!」

 「只是將通過視覺獲取的信息進行了整理分析而已——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不愧是Shadow大人……!」

 貝塔的雙眼閃閃發光了起來。呼呼呼,還真是相當令人樂在其中呢。

 「那麼,為什麼Shadow大人您要來這個地球呢?」

 「大地在對我低於著去更進一步的閃耀。」

 就算被人問了為什麼要這麼做,我也只是順勢就跳進洞裡的所以不可能給出什麼回答。

 「您還,並沒有滿足嗎……打算追尋更高的目標,就是這麼回事吧!何等令人尊敬的精神啊……!!」

 「沒錯沒錯,就是這種感覺。」

 一直保持Shadow模式讓我有些累了所以就變回普通的感覺了。

 「首先就先來換衣服吧。」

 「換衣服?」

 「我們的服裝在這個世界好像相當顯眼的樣子。就先去那個田中桑的家換一下吧。」

 雖然在這附近沒有感覺到人的氣息,但是若是被看到穿著這身衣服的話,恐怕會被誤會成是cosplayer吧。

 「塔納卡桑是什麼啊?」

 「是住在那戶人家的居民。看了上面的名牌就能明白了。」

 「難道說……已經連這裡的文字都已經理解了嗎……?」

 「啊,這個世界的文字模式我已經大致理解了。只要將其中的規律解讀出來就可以了。實際上是相當簡單的工作。」

 貝塔感動的像是在發抖一般身體不住的搖曳了起來。

 「太,太厲害了……要將規律解讀出來,那是何等的困難……而Shadow大人卻能如此坦然的做到……」

 呼呼呼,盡情尊敬我吧。日語我可是從前世起就掌握的相當完美了。

 「那麼我們走吧。」

 於是,我就這麼帶著以超高的速度記錄著什麼的貝塔前往了田中桑的家。

 半毀了的田中桑的家中相當的荒涼。裡面的食物全都腐爛掉了,沒有能拿來吃的東西。

 總而言之還是現在房間之中物色了一下,用看上去狀態還不錯的衣服適當的裝扮了一下。

 我穿上了風衣牛仔褲還有運動鞋。因為現在的季節是秋天所以剛剛好。

 然後貝塔的話則是。

 「那個,Shadow大人。給您添麻煩了非常抱歉。」

 這麼說著的她,這已經是不知第幾次披露了。

 「這樣的話可以嗎……?」

 「……貝塔,那個是叫做學校泳裝的東西。」

 藏青色的布料,白皙的肌膚,顯露出來的肉體。

 從門後出現的貝塔看上去十分得意的樣子。

 「泳裝……?但是這可是使用了伸縮性十分出眾,便於活動的功能很強的材料啊。」

 「這應該不具備防寒性吧。」

 「關於那一點的話就靠魔力來……」

 「重新去選。」

 「嗚……」

 貝塔的肩膀耷拉下來走出了房間。

 所以就說了最初由我選的那件衣服不就好了嗎。但是貝塔她卻一邊說著「非常感謝」一邊露出了相當微妙的表情。所以我便在說了「那就選你想穿的好了!」之後離開了。

 然後出現的結果就是這樣。

 我嘆了口氣再度開始了對於這個房子的探查。

 嘛這樣也好吧。

 反正這也不是什麼需要急著趕路的旅行所以就慢慢來好了。

 作為原日本人我也很在意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如果沒有發生人類滅絕之類的事就好了……

 總而言之現在想要先弄到水和食物,以及情報呢。

 我唰啦唰啦的在瓦礫之中探索了起來,試著將找到的電子終端的電源打開結果當然是不能用了。紙媒也因為經歷了風雨而風化變得基本無法看懂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能夠辨別出文字的報紙碎片結果上面寫著『日本崩壞──』這樣的字眼。

 如果是日本經濟崩壞的話,我還能夠理解,難道真的是日本崩壞嗎。

 是在暗喻什麼嗎,還是正如字面意思那樣呢——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感覺會很糟糕呢。

 結束了室內探索的我離開了走廊打開了下一扇門。

 在那裡,稍微感到了有些驚訝。

 「我就覺得好像有血的味道,原來是這樣啊……」

 在那個房間之中倒著三具已經化為白骨的屍體。

 雖然血和體液都已經完全乾燥了,但是還殘留著些許的味道。這應該是死後又經過了幾年吧。

 血跡不僅存在於地板之上,也有一些散落在了牆上。骨頭碎裂了開來,其中也有幾根不見了。

 能夠看得出並不是正常的死亡。

 「就算是作為他殺來說也有些太過獵奇了呢……」

 是復仇嗎,是獵奇殺手嗎,還是說……

 我將被打碎了的骨頭排列在了一起,努力的想要將其恢復成原本的樣子。

 「這裡的話就這樣,然後……」

 想要完全將其復原是不可能的。不過只是將幾個零件組合在一起還是做得到的。

 這麼做了之後浮現在我眼前的就是牙齒的形狀。

 破碎了的大腿骨上清晰的留下了牙齒的形狀。

 那並不是來屬於人類的齒痕。而是來自於更加鋒利的牙齒,更大的嘴巴……

 「大型犬嗎?不對,是在這之上的……」

 如果是獅子的話大小說不定還比較接近。但是獅子的話並沒有棲息在日本,若是將之考慮成是從動物園逃出來的那也太過罕見了。

 嗯。

 會是熊乾的嗎?

 雖然我一時間並沒有想到會是其他的什麼動物乾的,不過這應該毫無疑問乃是肉食動物所犯下的罪行吧。

 這個家裡的住戶,就是在這裡被野獸襲擊吃掉的。

 「那個,Shadow大人……」

 「嗯?」

 「雖然幾次三番打擾您實在是非常抱歉,不過您看這件衣服怎麼樣?」

 從門後登場的貝塔一瞬之間看向了這邊的白骨屍體,但是立即便轉了過來。

 看來對於她來說還是衣服的披露優先級更高呢。

 「貝塔……那件衣服是在哪裡找到的。」

 她又穿上了一件奇裝異服。

 「那個。這是在一間應該是寢室的房間的床下,像是被藏起來一般保存著的。」

 那就是藏起來的吧。

 「貝塔呦,那件衣服……不是應該在日常生活中穿的東西。」

 「但是,這個和史萊姆緊身衣一樣特別貼合身體啊?」

 「露出的間隙也太多了吧……那就是所為的束縛裝呢。」

 它有著富有光澤的黑色質地,貼合身體的形狀,而且表面積非常的小,每次都會有肉體露出。可以說是稍微動一下就會露出的程度了。

 那毫無疑問乃是夜晚的服飾。

 「束縛裝?」

 「沒錯。這是用於相當特殊的用途的衣服。」

 「是這樣嗎……明明很可愛的。」

 貝塔失望的垂下了肩來。

 「在同樣的地方還找到了這樣的面具和鞭子……」

 她戴上了那個透著黑光的假面然後令鞭子啪啪作響起來。

 「我認為這個的主人是用這個面具隱藏真面目來進行戰鬥的。就和我們一樣呢。但是這個這個鞭子的話實在是太過脆弱,到底能否將其應用於實戰之中我對此深表懷疑。」

 她再一次令鞭子發出了啪啪的響聲,一邊設想著如何進行戰鬥一邊噗嚕噗嚕的搖晃著身體。

 「貝塔呦,那個鞭子是為了討伐非常弱小的生物而製作出來的武器。就是那種彷彿是為了被打才誕生在這個世界的脆弱的豬……」

 「地球上竟然有那種類型的豬啊……真是非常令人感興趣呢。」

 貝塔呼姆呼姆的點了點頭,眼中放出了光芒。

 「但是啊,真不愧是Shadow大人!已經連有著特殊用途的衣服都瞭解了嗎。這才過了不到一小時而已啊!」

 「唔……嗯。還,還好吧。」

 「太厲害了!我也會為了能夠早點理解而努力的。」

 「……那你就加油吧。」

 「是!」

 貝塔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話說回來啊貝塔。為什麼你喲特意選擇露出度很高的衣服啊。」

 「因為啦,畢竟好不容易才……」

 好不容易是指什麼啊。

 是說好不容易遇到了新的材質嗎,是指新的設計嗎,還是說是新的功能,亦或是這些全部都是。

 「請選擇普通的衣服,普通的衣服好嗎。」

 「……是。」

 貝塔啪嗒啪嗒的回到了房間之中。

 結果,在發生了各種各樣的事情之後在我們離開田中家的時候已經是一小時以後了。

 「那麼,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呢。」

 換好衣服出門之後貝塔如此問道。

 她身上穿著的服裝是稍微大一點的針織衫,牛仔褲,運動鞋,以及遮住了頭髮和耳朵的帽子。我以這樣才能更加便於行動而讓她接受了。

 接著我換了一個容量三十公升的揹包裝了空瓶子背在了身上。

 「總而言之我們先去河裡打點水吧。然後我想要收集一下這個世界的情報。」

 這裡真的是我所知道的那個日本嗎,如果真是如此的話為何會變成一個如此荒涼的地方。

 「我贊成。這個世界好像有很多讓人感興趣的技術呢。」

 因此我們就先為了確保水分而出發吧。

 飯的話只要讓身體節省著運轉的話就算一個月以上不吃也能活動。貝塔那邊大概也沒有問題。

 但是沒有水的話就很難受了。雖然我並沒有刻意去忍耐過,不過我的話應該十天左右不喝水的話就會到達極限了吧。

 「這根柱子是為了什麼而立在這裡的呢……雖然能夠看出材質乃是混凝土,不過為何要等距的排列在這裡呢。是被用於什麼宗教儀式的嗎。」

 一邊行走一邊四處張望的貝塔的視線停在了電線杆上。她的手上拿著筆和筆記本,以驚人的速度寫了起來。

 「呼呼呼。你可以注意一下那個柱子上連著的黑線。從其截面之上能夠看到金屬。由此推測的話,這應該是用來將電力供應給各個家庭的線。」

 「聽您這麼一說好像確實如此呢,那個黑色的線是有被連接到各個家裡。也就是說這個世界有在對於電力進行高度的利用呢。僅憑這一點點的線索竟然就能夠抵達真相……」

 「呼呼呼……」

 「但是……這樣的話為什麼不埋在地下呢?」

 「嗯?啊,那個,關於這點的話。」

 不知道啊。

 「成,成本之類的問題,或,或者說維護方面的問題,對了,地震,如果地震了的話不是就會相當困擾了嗎?」

 「如果地震了的話這些杆子不會倒嗎?」

 「但,但是,那些杆子做的很堅固呢。」

 貝塔呼姆呼姆的點了點頭。

 「說的也是呢,埋在地下的話需要相當程度的時間,想要廉價的四處鋪設的話說不定確實用這個方法比較好呢。」

 「是吧是吧。」

 「但是啊,這個技術如此發達的日本為何會荒廢了呢。這裡也完全沒有乾旱或是洪澇的跡象。自然災害的可能性也很低。」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疑問呢……不過,我已經大概有了頭緒。」

 這句話是真的。

 「什……您這是已經查明原因了嗎!」

 「啊。」

 一邊這麼說著,我一邊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微笑。

 雖然是有頭緒了不過其實還並不能確定呢。

 雖然因為要是弄錯了的話會很羞恥這等原因我是不會說出來的,不過原因恐怕就在於漂浮於空氣之中的這些魔力吧。

 就我所知的範圍內,這裡的魔力應該就只有在我前世的最後所看到的那兩道光而已才對。但是現在這裡的魔力卻滿溢而出。

 也就是說——在日本發生了什麼和莫利有關的事件。

 因為這等緣故環境發生了各種各樣的變化然後引起了什麼恐慌吧。

 應該就是這種感覺吧。

 「在那邊有水的味道。」

 貝塔的鼻子輕輕動了動。

 「確實呢。」

 自己所出身的城鎮裡的河川在哪裡我當然是知道的。

 然後當我們好不容易到達之後,我發現那裡的河水比自己記憶中的要清澈很多。這果然也是人類不在了的緣故吧。

 「看上去好像能喝呢。」

 我們開始分頭向空瓶子裡裝起了水來。

 這雖然是生水,不過我們科室擁有著用魔力鍛煉出來的胃所以自然是沒有問題。

 「這裡也有魚在失誤的話也不成問題。要來嚐嚐嗎?」

 「待會再說吧。等餓了的話再去抓吧。」

 「說的也是呢。天上還有鳥在,好像也還有其他的食物。」

 「確實呢。」

 我背起了裝入了瓶子的揹包。

 「那個揹包,還是讓我來背吧。」

 「不不不,我來背吧。行李應該由男人來拿,這個國家看起來似乎是有著這樣的文化呢。」

 「原來如此……竟然連文化都已經瞭解了,不愧是您。」

 「那是自然。那麼,下一個目的地的話……」

 「我想要去公共建築物看一看。這樣的話也能夠看到這裡那些高度發展的技術和資料。」

 「嗯,既然如此的話那就去圖書館或是……對了,就去西野大學吧!」

 那是位於山頂之上的由西野財閥的極度有錢的傢伙建造的豪華過頭的高科技大學。那裡是大少爺大小姐專用的可以說是庶民的敵人。我明明有發過誓總有一天要用撬棍將這裡所有的窗戶打碎的,結果還沒能實現就轉生了。

 「那個,您所說的那個xiyedaxue是?」

 「根據可靠的情報顯示,那裡似乎是由惡毒的有錢人浪費了大量錢財所建造的過於豪華的研究機構的樣子。肯定也有做過非法的人體試驗吧。」

 「不管是在那個世界都會有邪惡存在呢。」

 「有光存在就會有黑暗相伴,世界總是這樣的……」

 「實在是深刻的話語……」

 因為以上緣故我們就出發了。

 途中雖然也順道去了一趟我家,不過那裡已經完全崩壞了。實在是令人悲傷。

 不過父親母親還有我家的狗約翰因為工作調動的緣故都在美國所以應該沒問題吧。

 天色已經晚了。

 茜色的秋空分外的美麗。

 嗯,如果全力衝刺的話應該馬上就能到達大學那邊了吧,不過貝塔看上去很開心的在觀光著,我也很開心的為她解說著,所以這也是沒辦法的呢。

 嘛只要在今天之內能夠到達就沒問題了。

 「雖然是經過多方觀察才明白的……」

 走著走著,貝塔突然面帶滿臉認真的表情開口說道。

 「怎麼了。」

 「這個日本的文字總感覺有些眼熟。」

 「眼熟嗎……?」

 身為異世界住民的貝塔是不可能會知道日本的文字……啊!

 這麼說來我以前作為暗號交付給她們的文字應該是日語吧。

 難不成她們將其解讀了嗎!?

 不,冷靜的考慮一下的話那應該是不可能的。

 不過只是十五歲的精靈而已應該不可能做得到那種事吧。應該只是覺得形狀像似或是感覺有印象這種程度而已吧……

 「是,是你的心理作用吧。」

 「是這樣嗎……唔嗯。」

 說不定有些不妙啊。

 若是貝塔理解了這個世界的文字的話,那麼『影之睿智』的出處就全都會暴露了。

 像是巧克力、紙幣、銀行以及文學之類的這些東西,我之前可是告訴了貝塔她們這些全都是由我所獨自開發的技術的。

 有必要趕緊回到原來的世界……啊。

 就在那時,我猛地一驚。

 ——應該怎麼回去啊?

 「Shadow大人,您怎麼了嗎?總覺得好像流了些冷汗……」

 「只,只只,只是對於體溫調節的鍛鍊而已。」

 因為當時在場的氛圍而選擇裝酷的離開結果演變成十分不得了的事情了!

 我竟然把回去的方法這件事給忘了。

 「Shadow大人,您的身體好像在顫抖……」

 「只,只只,只是通過讓身體震動來產生聲波的實驗而已。」

 「不愧是Shadow大人,時刻沒有忘記保持一顆上進心……!」

 冷,冷靜下來。

 我們是因為進入了一個黑色的洞才來到這個世界的,所以只要再一次進入黑色的洞應該就能回到原本的世界了。

 沒問題的,總會有辦法的。

 總而言之先去尋找強大的魔力的話……就在我這麼想到的時候,一陣風突然從身旁通過。

 「嗯,這個味道是……」

 那是一股早已聞慣了的味道——濃厚的屍臭味。

 那是一股比起在田中桑家所聞到的還要更濃厚幾倍似的味道。

 「那股氣味的發源地,是那棟建築物嗎。」

 「這裡是——醫院嗎。」

 「醫院……是巨大的診療所嗎。難道說這裡用魔力進行治療的技術並不發達嗎。」

 「看起來是這樣呢。」

 說到底這個世界原本可是沒有魔力的。

 「這股屍臭味好像是從樓上傳來的呢」

 「確實如此呢。」

 「我們去看看吧……」

 「是。」

 「來跳進去吧。」

 在醫院之中能夠感覺得到魔力的跡象。

 說不定能找到關於那個黑洞的線索。

 綜上所述,我們兩人一同躍起十分靈動的入場了。打破了上面的玻璃成功的從捷徑進入了其中。

 室內很暗沒有開燈,但是對我們來說就算在黑暗中行動也不成問題。

 「這裡是病房呢。」

 「發現了血跡。」

 「也有爭鬥的痕跡呢。」

 「但是沒有找到屍體。」

 這種時候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會倒在附近呢。這是對於被盜賊襲擊了的受害者來說常有的模式。留了這麼多血的話是不可能走的了多遠的。

 我們打開了門來到了走廊之上。

 「Bingo。」

 那些屍體渾身是血的散落在了走廊之上。

 貝塔沒有絲毫遲疑的對屍體進行起了觸摸與觀察。

 「似乎是被野獸啃食了呢。」

 「呼姆呼姆。」

 因為會把手弄髒而且氣味沾到衣服上也會非常麻煩所以就交給貝塔好了。

 從腐敗的程度來看應該是在死後一週以內吧。

 啊,她是使用了史萊姆來做手套。

 史萊姆手套嗎,我都沒有想到這種使用方法。

 真是聰明啊……

 「這些肯定就是這個世界的人了吧。一共有三個人,兩名男性一名女性。都是成年人。」

 貝塔將還帶有著頭髮的三具頭蓋骨排列在一起如此說道。

 「考慮到氣溫與溼度的話,應該是在死後第五天左右吧。」

 「也就是說,在天之前,這裡有活著的人在。」

 「說不定可以期待一下有其他的倖存者呢。」

 就在這時。

 在醫院的所屬地內感覺到了有什麼東西在動的氣息。

 「貝塔。」

 「誒……?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呢。」

 雖然稍微遲了片刻不過貝塔也注意到了。

 那股氣息就在下面的樓層。

 「去看看吧。」

 綜上所述,我們衝刺著向著樓下移動而去,確保了那些生物的所在。

 那是一些黑色的野獸。

 兩匹由我來應對一匹交給貝塔來對付。

 就這麼從後方拉住了它們的腳令它們倒了下來。

 「這就是造成哪些殘害的犯人嗎?」

 「恐怕就是這樣了呢。」

 我們開始觀察起了那些暴走著的野獸。

 「似乎和在奧利雅納王國搞破壞的魔物很像呢。」

 「啊,確實。」

 這麼說來,確實覺得它們和那些和蝙蝠一同被召喚出來的黑色魔物很像。

 體毛是黑色的,眼睛是赤紅的。不過魔力量和那個相比卻要差很多。

 可以說就像是獅子或是熊一樣的生物。雖然很少不過確實擁有著魔力,普通人是很難處理的。

 但是對於我們來說——

 「——好弱。」

 「很弱呢。」

 貝塔一腳踩在了狂暴的野獸的頭上,就這麼令其粉碎葬送了它的生命。

 鮮血飛濺開來,我將野獸當做盾牌避了開來。

 「啊,非常抱歉。」

 「沒什麼。」

 我將自己用雙手抓著的那頭野獸直接一擊打死。

 嘛考慮到牙齒的大小這方面的話,襲擊了田中家的生物應該毫無疑問就是這傢伙了吧。

 果然,是因為在日本發現了魔力的緣故使得環境發生了變化嗎。

 是動物的力量升級了嗎?

 「難道說,這就是Shadow大人您說過的脆弱的豬嗎?」

 「不,那種脆弱的豬比這個還弱。」

 「比這還弱……到底是怎麼在生存競爭中活下來的吶。」

 「真是不可思議呢。」

 「是很不可思議啊。」

 「哎呀。」

 下一個瞬間,我用史萊姆做成了劍向著背後揮砍而去,將襲擊而來的野獸集中斬殺了。

 「真是漂亮。」

 一邊這麼說著,貝塔也製作出了劍揮了下去。

 她雖然講從正面而來的野獸一刀兩斷了,但是不知從什麼地方,那些黑色的魔物又陸陸續續的集中了過來。

 「這裡似乎是那些野獸的巢穴呢。」

 「說的沒錯呢。應該是在日落的同時開始活動的吧。」

 所以之前魔力的反應才會那麼小。

 於是乎,我們開始處理起了這些不斷襲來的野獸們。

 各種各樣的類型加起來合計有五十匹左右。

 我們為了不讓血沾到衣服上一邊用史萊姆做出了盾一邊展開著戰鬥。

 「雖然覺得應該不會是這樣才對……不過難不成在日本這種魔物乃是君臨於生態系統的上層的嗎。」

 「……有可能呢。」

 不使用魔力的話想要打倒魔物是很困難的。

 即使依靠普通攻擊傷到了它魔物也會立即再生。

 如果是這種程度的魔物的話要是用機關槍打上上千發說不定是能夠令其無法再生被打倒的。與其以此為目標的話還不如邀請同伴一同將其討伐更有效率。

 在那邊的世界處理強大的魔物使魔劍士的工作,弱小的魔物則是由普通的士兵們通過用魔力將劍增強加以應對。

 這種野獸雖然在那邊只能算是弱小魔物的類別,不過在莫利並沒有發展起來的這個世界的話就算能夠成為生態系統的頂點也並不奇怪吧。

 「Shadow大人,您應該已經注意到了吧——」

 「嗯?」

 「有人的氣息靠近了。」

 哦,似乎是有什麼人進入了醫院的樣子呢。

 「要嘗試進行接觸嗎?」

 「說的也是呢,我們就一邊保持著高度的柔軟性一邊隨機應變的加以應對吧。」

 西野茜與四位同伴一起來到了市內的廢棄醫院。

 她是一位有著一頭黑髮的美麗清秀的少女,那雙染上赤紅色澤的眼瞳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就是在探索這裡的時候那三人的聯絡斷了對吧。」

 「似乎就是這裡了呢。」

 五天之前,由於這座廢棄醫院中棲息著『魔獸』,三名『騎士』前來進行了調查。

 這座廢棄醫院距離作為她們據點的西野大學很近。如果放著不管的話說不定巢穴將會擴大最終變得無法處理。

 但是他們卻沒有回來。

 茜提出了要去救他們的請求卻遭到了上面的反對。由於對一週前發生的另外的事件的調查,使得據點中騎士的數量十分不足。因此廢棄醫院這邊就被推遲了。

 她也知道那三人存活著的可能性很低。

 但是,要拋棄一起戰鬥的同伴什麼的茜是做不到的。

 「調查就那麼重要嗎,比人的性命還……」

 茜的視線變得險峻了起來。

 堅決的表示反對的乃是正在對魔力進行研究的她的哥哥。

 「茜小姐……」

 「抱歉,我們快去吧。」

 總而言之,眼下確認三人的生死乃是最優先的事項。

 雖然也想更早一點來救助他們,但是白天的時候監視的實在是太嚴了只能等到晚上行動了。

 她的哥哥應該也沒有想到茜會在夜晚行動吧。

 畢竟夜晚乃是屬於魔獸的世界……

 「做好戰鬥的準備。這裡有那些傢伙在。」

 一進入醫院的入口,一股強烈的屍臭味就飄了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全員都拔出了武器。

 在那之中很多人都拿著刀具,茜的武器則是一把長刀。

 魔力流轉使得武器之上發出了光輝。

 想要殺死魔獸的話向刀具之中注入魔力的話斬殺起來會更有效率。如果是飛行道具的話在離開身體的瞬間其中的魔力就會擴散開來。

 「我們前進吧。」

 夜晚的魔獸十分強大。只是一匹就擁有著與一名普通騎士相當的戰鬥力。

 所以才要慎重的推進。

 一行人用手電筒照亮了廢棄醫院的走廊,啪嗒,啪嗒,啪嗒的腳步聲迴響在四周。

 它們應該已經注意到茜等人的到來了。

 什麼時候會出現呢——

 「嗯?」

 滴答一聲。

 一滴黏黏的水滴落了下來。

 「什麼啊這是……」

 「小心一點,上面——!」

 那是附著在天花板上的魔獸的體液。

 「唔,嗚啊啊啊啊啊!!」

 落下的魔獸覆蓋在了一名騎士的身上。

 「後面也有!」

 「被,被包圍了!!」

 茜躲開了從黑暗之中飛撲而來的魔獸,然後向其背部揮下了日本刀。

 發出著怪聲的魔獸滿地打起了滾來。

 她就藉此機會回過頭去向著覆蓋那位騎士的魔獸就是一個揮砍。

 「沒事吧!?」

 「肩,肩膀……血,噫……」

 雖然性命沒有大礙不過傷口很深。

 「大家,冷靜下來!!背靠著牆壁在一起據守!!」

 茜將負傷的騎士推到了牆角,一邊守護著他一邊揮動著利刃。

 那些缺乏冷靜的同伴們,也逐漸重新開始了連攜。

 總算是重振旗鼓了。

 「哈啊啊啊啊啊!!」

 茜脫離了眾人的連攜踏出了一步。

 茜的刀刃發出了耀眼的光芒,大量的魔力聚集在了那裡。

 然後——

 「好,好厲害。」

 「不愧是茜小姐……」

 她將匯聚在一起的三匹魔獸一起一刀兩斷從而結束了戰鬥。

 茜甩掉了刀上的血漿,確認了一下被打倒的魔獸。

 全部共有七匹。在那之中,有五匹是被茜打倒了。

 茜為了徹底終結倒下的魔獸向其刺了過去。魔獸的生命力很高,普通的騎士的話如果不多砍幾次的話是無法令其殞命的。

 還差一點就要面臨全滅的危機了。這就是夜晚的魔獸的恐怖之處。

 給予了全部的魔獸最後一擊,茜終於安心的長舒了一口氣。

 「大家,傷勢如何……?」

 「沒,沒問題。」

 「我也是……只是擦傷而已。」

 「手腕被割中了。」

 「肩膀,肩膀啊啊啊……」

 只是一戰而已就產生了如此的消耗。在這種狀態下繼續前進的話非常危險。

 「治療就拜託你們了。」

 「啊,是。」

 「那個,茜小姐你呢?」

 「我去樓上調查一下。」

 這一層的魔獸應該已經被全滅了。

 如果把他們留在這裡的話,茜一個人也可以進行探索。一個人的話就能盡情戰鬥了。

 「這,這怎麼行!!怎麼能讓茜小姐你一個人!!」

 「就是啊,茜小姐你可是救世主啊!」

 「——不要說了。」

 茜用冷冷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的話。

 「我……才不是什麼救世主。」

 「但,但是茜小姐你有著特別的力量……」

 「大家都說您是救世主,相信茜小姐會拯救大家。」

 面對同伴們那些充滿信賴的目光,茜有些難以忍受的移開了視線。

 確實,茜與普通的騎士相比魔力要多得多。

 她也利用那股力量葬送了眾多魔獸,拯救了很多的人。

 但是,除此之外……

 全都是因為哥哥所流傳出去的謠言。他就這麼利用著擁有力量的茜,來操縱內心脆弱的人們。

 自己並沒有能夠拯救世界的力量。

 但是……那種話茜根本說不出口。

 「我會,盡我所能的去做我能做到的事的。」

 茜說出了這樣模稜兩可的話語。

 「我們明白的,正因如此我們才會追隨著茜小姐你。」

 「絕對不會讓你一個人去的。」

 「……我明白了。」

 茜等人帶著受傷的人一同向樓上前進了。

 隨著一步步的前行茜的精神在一點點的被消磨著,最後她因為一股濃厚的血味而停下了腳步。

 「這,這是……」

 在手電筒所照亮的走廊的前方,有著赤紅的血塊在,那玩意一直延續到了走廊的拐角處。

 從顏色與氣味上能夠看得出來。

 這並不是人類的血——而是魔獸的血。

 而且也不是隻有一直而已。而是有著很多隻。

 隨後他們用手電筒照亮了拐角處的位置。

 「噫……」

 同伴像是悲鳴一般倒吸了一口氣。茜也不由得退後了一步。

 那簡直就像是一汪血池一般。

 天花板與牆壁之上到處都沾滿了血,來自於魔獸的肉塊也浮現在了眼前。

 到底有多少隻,多少隻,已經多到數不清的程度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

 「什麼啊,這是……」

 「騙人的吧……」

 要打倒如此多的魔獸,不動員數十名騎士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在這附近有能夠動員這麼多騎士的勢力嗎。

 至少,應該不是茜等人所屬的『彌賽亞』周邊的勢力。(彌賽亞就有救世主的意思,應該是以茜為噱頭起的名字吧,不過感覺彌賽亞更帥一點就翻成這樣了)

 到底,是什麼人為了什麼而……

 考慮到這一點之時,茜終於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難道說,是上位種……」

 「怎麼會,你說上位種……!?」

 「兄長他現在正在調查著的那個事件,據說是有著與上位種扯上關係的可能性的。」

 「……唔。」

 同伴們的表情變得更加僵硬了。

 在這附近沒有能夠做到這種事的勢力。既然如此的話這是非人的存在,是上位種所為的可能性就很高了。

 這個世界上的魔獸並不是只有一個種類而已。

 至少有十個種類的魔獸已經被確認了,在那之中有著被稱為上位種的極為強大的魔獸,拜其所賜已經有許多據點和騎士犧牲了。

 上位種在這個世界可以說就是恐怖的象徵。

 「茜小姐,還,還是早點撤退……」

 「它應該已經不在這附近了。」

 如果它還在的話我們應該早就死了吧,茜在心中如此補充道。

 「調查一下吧。如果真的是上位種的話,就算只有一點也想要得到更多的情報。」

 「啊,是……」

 全體成員都戰戰兢兢的開始了行動。

 「銳利的牙齒被切斷了……騙人的吧,什麼啊這個截面……也做的太漂亮了吧。」

 「似乎是擁有著鋒利的爪子呢。」

 「這,這邊這個好像是被壓垮了……天啊。」

 「力量也很強呢。」

 「變,變成破破爛爛的了……這個被切成了細條。」

 「而且還擁有著極其殘忍的性格。」

 他們得出了最糟糕的情報。

 即使在茜看來,這個上位種的力量也太過異常了。

 所有的魔獸都是被一擊打倒的。

 至今為止,茜也已經打倒過數個上位種了。

 但是與茜所打倒的任何一個上位種相比這個上位種都要更加的強大……

 「布魯托爾(Brutal音譯)……就這麼稱呼這個上位種吧。」

 「『殘忍』嗎。確實十分相稱呢。」

 就在這時。

 「有人……!有人倒在地上!!」

 「誒!?」

 茜不由得提高了聲音。

 他們此前一直認為那三人存活的可能性是相當令人絕望的。

 但是這份希望也很快就破滅了。

 倒在走廊之中的事沒有見過的陌生人。

 「他們是……?」

 「不知道。雖然倒在這裡不過似乎只是暈倒了的樣子。」

 倒在那裡的共有兩人。

 其中一人是一位黑髮的少年。

 身著風衣與牛仔褲,背上揹著揹包。可以說是隨處可見的『難民』的身姿。

 「又有什麼地方的據點崩壞了嗎……」

 「畢竟現在也出現了上位種的事件,確實這麼想比較妥當吧。」

 因為魔獸的襲擊而使得據點崩壞的事件可以說從未斷絕過。

 而倖存下來的人們為了尋求新的據點便會成為難民。

 即使成為了難民,如果能夠使用魔力的話無論到了哪個據點應該都會受歡迎吧。

 但是沒有什麼長處的難民被拒絕接受的情況也並不少見。

 又或者說他們會被要求進行艱苦的勞動。畢竟無論在哪個據點物資都並不是那麼充裕的。

 這名少年到底能否被西野大學所接受呢……、

 「茜,茜小姐!這位少女,頭髮,頭髮是銀髮!」

 「誒!?」

 另一名少女,竟然有著一頭令人驚異的銀色的美麗秀髮。

 茜取下了少女的帽子確認了起來。

 少女的頭髮從髮根處開始,就是美麗的銀髮。

 「難道說,是覺醒者……」

 在騎士之中,有著擁有著極為強大的魔力被稱為『覺醒者』的存在。

 擁有著赤色眼瞳的茜,也是那些覺醒者中的一員。

 作為覺醒者的特徵,就是擁有著強大的魔力以及肉體上的變異。

 茜的話是眼瞳變成了紅色,她的變異算是比較小的了。像這個女孩這樣頭髮被染上顏色的人,在嚴重的情況下肉體都會出現變形。

 「茜小姐,這女孩,她的耳朵好長啊。」

 「不會錯了呢,是覺醒者。」

 少女的雙耳又長又尖,簡直就像是故事中的精靈一樣的變形。

 「覺,覺醒者……」

 好像在害怕著什麼一般,同伴們與她拉開了距離。

 覺醒者的變異甚至會對人格產生影響。

 因為使用強大的魔力屠殺人類而被討伐了的覺醒者也有很多。

 像茜這樣沒有對人格產生影響的覺醒者十分稀少。正因如此茜才會被稱為救世主。

 「沒關係的,她會和這個少年在一起就說明是很安全的。」

 「說,說的也是呢。她肯定是安全的。」

 他們的表情稍微鬆弛了一些。

 人們在恐懼著覺醒者的同時,也在尋求著他們的力量。

 「要把兩個人都帶回去嗎?」

 「當然。」

 「但是,我們據點的情況也並不寬裕。把他放在這裡的話……」

 「我說——」

 一瞬之間,一股熱血衝上了茜的大腦。

 但是很快,同伴們那愁眉苦臉的表情就讓她回過了神來。

 「他可能是那個少女的親人啊。等她醒來了你們打算怎麼告訴她?」

 「說,說的也是呢!要是她因為心情不好而跑掉就麻煩了!」

 「是啊,把他一起帶回去吧!」

 看著故意說起笑來的他們,茜的內心冷靜了下來。

 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

 大家只是為了自己就已經竭盡全力了。

 自己是因為魔力很強才能像這樣保持從容的。她就這麼說服著自己,將那份不快之感敷衍了過去。

 「我們走吧。」

 茜背起了少女,然後將少年交給了同伴。少女那柔軟且溫暖的觸感在她的後背擴散了開來。

 那是一位非常美麗的少女。

 應該還只是高中生吧,茜也曾有過那樣的時期。也有著無法忘懷的,幸福的青春時代。

 即使到了現在當遇到了痛苦的事情,茜還是會回想起當時的情形。想象著他還會像那個時候一樣,前來幫助自己。

 但是他已經絕對不會來幫自己了。

 因為他已經死了。

五章 在久違了的日本暗中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