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間章 颯爽的暴徒殺手登場!

第四卷  間章 颯爽的暴徒殺手登場! 櫻坂高中的二年級學生、西野茜有一個討厭的同學。

 那個學生有著黑色頭髮黑色眼瞳以及平凡的容貌,總是看起來很困的眼睛之下有著黑眼圈。

 他的名字叫做影野實。他正是茜討厭的同班同學,最糟的是還和她坐在相鄰的座位。

 影野實正如名字所說的那樣、是一個平日裡就像影子般存在感稀薄的學生。

 成績中下、運動中下、不參加社團活動,朋友很少只能算是有說過話這種程度的熟人。

 是個隨處可見的,極其平凡而又不起眼的學生。

 茜也不是從最開始就討厭他的。雖然也說不上是喜歡,但也是打算將其當做普通的同班同學來接觸的。

 但是、在與他接觸了一段時間之後,出現了一件令她無論如何也不能原諒的事。

 那就是每天早上的問候。

 影野實和西野茜,每天早上都是在校門恰好將要關閉的時間到校的。

 他們總是在幾乎同一時間經過校門,並在那裡打個招呼。

 「早上好,影野君。」

 茜今天也向在校門處遇到的討厭的影野打了招呼。

 「早上好,西村桑。」

 影野也一如既往的以平淡的聲音給出了回應。

 才不是西村,是西野啊!!

 茜在內心吶喊著,表面上卻仍舊保持著微笑前往了鞋櫃。

 和他同班已經三個月了,這樣的事情每天早上都在持續著。

 最初的一個月想著什麼時候肯定會注意到的,所以什麼也沒有說、但是面對都已經過了黃金週還依然將名字搞錯的影野,茜終於還是向他指正了。

 那個時候的對話即使是現在也依稀還記得。

 「那個、影野君。我的名字,不叫西村啊。」

 「誒?」

 影野的眼睛吧嗒吧嗒的眨著,用有些不可思議的視線看向茜的臉觀察了起來。

 「阿嘞,不是西村嗎?」

 「嗯,我的名字是……」

 「啊、等等。我想起來了。你姑且也是擁有名字的角色呢。」

 「擁有名字的角色?」

 聽到了無法理解的詞彙茜歪了歪頭。

 「啊、只是我的自說自話而已。我可是有好好地記住重要人物的名字的。但是也有會不小心搞錯的時候呢。」

 「沒事啦,誰都有搞錯的時候。」

 看著坦率的低下頭來的影野,茜露出了微笑。

 但是那笑容在他說出下一句之後便凍結了。

 「對不起,西谷桑。」

 在那一瞬間,茜在一股想要一個右直拳打在這個不知在開什麼玩笑的男人臉上的衝動驅使之下,狠狠的攥緊了拳頭。

 「……是西野呦。」

 「……誒?」

 「我的名字是西野。」

 在沉默的氛圍之中,兩人互相凝視著對方。

 那一整天茜都沒有再和影野說一句話。

 ——第二天早上。

 兩人像往常一樣在校門口見面了。

 經過了一個晚上茜也稍微從憤怒中冷靜了下來。說到底影野也並沒有惡意,只是因為名字弄錯就對他發火總覺得有些過頭了。

 所以茜還是打算忘掉昨天的事,率先向他打起了招呼。

 「早上好,影野君。」

 「早上好,西村桑。」

 這不是變回老樣子了嗎!!

 想要這樣大喊的茜,用鐵壁般的微笑強行壓制住了自己。

 茜無論如何也無法原諒的,是影野就好像昨天的事沒有發生過似的,依然像往常一樣這件事。

 他仍舊像往常一樣將茜稱為西村,然後依舊是像往常一樣沒有看向茜這邊。

 在打招呼的時候,說話的時候,他的視線本應好好地看著茜的,但卻總是像是看向不同的地方一樣望著遠方。

 她對於這點非常討厭。

 茜真正討厭的並不是被叫錯名字這件事。

 而是他的視線並沒有看向茜這件事。

 從意識到這點時開始,茜已經完全討厭起影野來了。

 在那之後,茜就極力的做到不與影野扯上關係。

 每天早上見面的時候互相打招呼,只是這樣而已。不管再怎麼被叫錯名字也不去訂正。

 作為雖然就在旁邊但是幾乎沒有對話。也只有在上課時必須得互相交談時,才會進行最低限度的對話。

 其實本來是想要完全無視的,但是因為茜這邊的情況想要儘可能的避免引人注目。

 沒錯,西野茜這個人非常的顯眼。

 茜是一個有著美麗黑髮的清純美少女,那個容姿無論在男女之間都會引起莫大的注目。

 而且、茜雖然還是現役女子高中生卻有作為女演員在活躍著。

 當然同班同學也知道茜是女演員這件事。若是注意到了茜和影野關係不好的話,說不定會有什麼謠言傳出去。想要儘可能的避免那種情況發生。

 茜從小就作為童星活躍著。但是在進入中學的時候,曾經因為一件醜聞一時之間停止了活動。

 自從那次事件以後,茜就像是戴上了假面一樣。

 為了不被教師討厭而成為優等生,為了不被學生們討厭而成為受歡迎的人,就這樣為了不被任何人怨恨而周旋著。

 因此、就算是討厭的影野也為了不被他討厭,以及為了不被周圍的人察覺,她便一直這麼做著直到今天。

 茜並沒有參加社團活動。

 平時的話上課一結束馬上就會回家,但是那一天有補習。茜因為工作的緣故不能上課的日子有很多,這樣一來就不得不接受補課來攢夠出席天數才行。

 那一天由於還有著各種各樣的瑣事,等到茜走出學校的時候太陽已經落下了。

 「手機的電池用完了……」

 走出校門的她不由得嘆了口氣。

 雖然平時茜都會打電話給自己的專屬司機,但很不巧的是現在手機沒電了。

 從這裡走路到茜的家大概需要花上30分鐘。並不是不能走回去的距離。

 太陽落下後初夏的氣溫也意外的十分舒適,於是茜便決定走路回去。

 仔細想想,她也已經很久沒有從學校走路回過家了。在小學的時候的集體放學應該就是最後一次了吧。

 從中學開始,因為家裡的方針她就每天都由司機開車接送了。

 所以說,她對於久違的自己走著放學回家感到十分開心,就算是走在有些黯淡的街道上也並沒有感到不安。

 但是也正因如此,連警戒心也一併忘記了。

 突然之間,一輛漆黑的小貨車停在了她的身旁,從上面下來了一個大個頭的男子。

 等她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

 「——誒?」

 男子那粗壯的手臂纏繞在了茜的脖子之上。

 「啊……」

 猶豫被對方緊緊的勒住,僅僅數秒她就失去了意識。

 她最後看到的,是一個向這邊趕來的十分眼熟的黑髮少年的身影。

 「……唔。」

 茜睜開了眼睛,發現眼前是一間昏暗的倉庫。

 茜的雙手雙腳都被束縛了起來,嘴裡則被塞了堵塞物。

 她的意識還不太清楚。自己確實應該是被一個從黑色貨車上下來的男人緊緊勒住了脖子……最後,總覺得看到了誰的身影。

 「唔!唔唔!」

 雖然想要呼救而呻吟了起來,但是因為堵塞物的緣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也發不出太大的聲音來。

 「哦。恢復意識了嗎。」

 就在這時,從身後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茜立馬停止了動作。

 「老實一點啊。你也不想被弄疼吧。」

 那個男人,是個身高應該有190cm的彪形大漢。而且不只是個頭大而已,全身都佈滿了厚實的肌肉這點就算隔著衣服也能夠明白。

 然後在他的身後還有另一個男人。應該是他的共犯吧。

 「放心吧。已經給小姑娘的家裡送去了恐嚇信。只要付了錢,就會四肢健全的把你送回去的。」

 大漢的臉上浮現出了兇狠的笑容。

 「這可不行啊。西野財團的大小姐竟然一個人走在夜路上。這不是會被壞男人抓走的嗎。」

 一邊像是嘲諷一般的說著,男人一邊走到了倒在那裡的茜的身旁。

 「唔唔唔!」

 不要過來!

 即使想要這麼喊,也無法說出話語。

 茜像是在地上爬行一般想要遠離大漢。

 「哦。沒有用的大小姐。」

 男人抓住了茜那纖細的腿,一使勁將她拉了回來。

 然後,將茜的下巴抬了起來靠近觀察起了她那端正的容貌。

 「不愧是有在做著女演員的人啊這不是有張相當漂亮的臉嗎。」

 「唔!唔唔唔!!」

 茜拼命搖頭抵抗了起來。

 她的臉頰,被男子一巴掌扇了上去。

 「——!!」

 「別給我再抵抗了。」

 血的味道在茜的口中擴散了開來。眼角溢出的淚水落了下來。

 「說起來啊、小姑娘,之前好像也有被誘拐過吧。」

 砰的一下。

 茜的動作停止了。

 「我記得應該是在小姑娘上中學的時候吧?那個時候似乎是跟蹤狂乾的呢。」

 想要忘卻的記憶在茜的腦海中復甦了過來。她的身體啪嗒啪嗒的顫抖了起來。

 「也不是不能理解跟蹤狂的心情呢。害怕成這樣到底是怎麼了、小姑娘?」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沒用的,誰也不會來哦。」

 拼命扭動著身體的茜,被大漢那粗壯的手臂摁住了。

 ——救救我!

 她在心中這樣喊道,就在那一瞬間。

 啪啦一聲。

 倉庫裡響起了玻璃破碎的聲音。

 「是誰!!」

 倉庫的窗戶碎了。

 月光灑了進來,照射在一名站在破碎的玻璃渣上的男人身上。

 那個男人穿著一套黑色運動衫運動褲組成的套裝,腳上蹬著黑色的工作靴,然後臉也被黑色的頭套遮住了。

 這個全身黑色的可疑人物,乍一看簡直就和綁架犯的同夥沒兩樣。

 咔嗒、咔嗒、咔嗒。

 他的長靴踩出聲響、慢慢地走了過來。

 「你是什麼人!!」

 大漢大聲喊道。

 「我嗎——?我只是個……颯爽的暴徒殺手罷了。」

 他停下了腳步,調整了一下頭套的位置。似乎是搞錯了頭套開口位置的樣子。

 「少在那開玩笑了!」

 大漢大叫的同時,從背後偷偷靠近的共犯男子朝著暴徒殺手揮下了球棒。

 那完全就是突如其來的一擊——但是、他卻像是背後長了眼睛般的躲了開來。

 「——什!?」

 「月光之下可是有影子在呢——真是外行啊。」

 一邊這麼說著,他一邊轉過身來打出了拳頭。

 因為黑色的衣服與昏暗的室內的緣故,對方几乎看不到他的拳頭。

 鈍重的聲音響起,共犯的男子膝蓋一軟身體崩落倒下。然後、他就變得一動也不動了。

 「精準地打擊了下顎嗎。你這傢伙……是經驗者嗎。」

 大漢將手從茜那裡放開站了起來。咔嚓咔嚓的令脖頸發出聲響,緊緊盯著暴徒殺手。

 「不過、真是遺憾呢。我原來可是軍人啊。」

 大漢拔出匕首擺好了架勢。

 「原軍人啊……原來如此、正好呢。我一直都想和軍人打一次試試呢。」

 這麼說著,暴徒殺手也彎下腰來擺好了架勢。那個姿勢也十分像模像樣。

 兩個男人就這麼在這片淺薄的黑暗之中互相盯視著對方。

 一點點慢慢拉近著距離,然後——

 「死吧!」

 先動手的是大漢。

 大漢向前踏出半步然後揮出了匕首。

 正因為是原軍人,那個動作有著不符合那巨大身軀的俊敏與緊湊。

 面對那把瞄準了自己喉嚨的匕首,暴徒殺手用右臂做出了防禦。

 然後、鐺的一聲。響起了一道非常響亮的聲音。

 「什麼!?」

 頭暴徒殺手用那條右臂擋住了匕首。

 不,仔細一看,他的右臂之上似乎架著什麼東西。他架在那裡的那個黑色的是……是撬棍。

 那根撬棍就像是旋棍一般被架在那裡。

 「竟、竟然是撬棍——!?」

 「撬棍可是很好的啊。結實又不容易壞。哪裡都有賣的,運送起來也很方便,即使被警察盤問了撬棍的話也很容易找藉口糊弄過去……大概吧。而且最重要的是——撬棍還能拿來當旋棍用。」

 「什麼!?」

 下一個瞬間,暴徒殺手用手臂回擊了過去。

 撬棍描繪出了一道弧線,打向了大漢的手臂。

 匕首從男子手中飛了出去。

 「該死。」

 緊接著,撬棍向著大漢迫近而去。

 大漢也立即舉起拳頭展開了迎擊。

 撬棍打在厚實的肌肉上,拳頭則是掠過了頭套。

 兩人就這樣在灑落著月光的倉庫之中,用撬棍與拳頭展開了交鋒。

 「哼。這點不利條件正好啊」

 將暴徒殺手打飛了出去,大漢如此說道。

 「你確實很強。也習慣了實戰。但是、你有一個很大的弱點。你的身高頂多也只有170吧。體重也大概在60左右吧。而我這邊可是194和115呢。體格上可是有著根本上的不同呢。就算有撬棍,我只要護住頭部就可以了。但是、你卻不同。只要吃了我一記攻擊就結束了。」

 面對得意地說著的大漢,暴徒殺手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確實有道理呢。現在的我、只不過面對一個原軍人就已經很棘手了。這就是現實……」

 「要放棄了嗎?」

 「不……那我就稍微拿出點真本事吧。」

 暴徒殺手的姿勢發生了變化。

 「——什麼。」

 「我從撬棍身上看到了的可能性。像是旋棍一樣的形狀、重量、硬度、便攜性,這些全都使它具有著很高的潛力。然後在每晚用它持續毆打,將發出噪音的暴走族們驅散的過程當中,我終於得到了一個結論……」

 「——什麼!難道說你就是那個只用一根撬棍就去與暴走族幹架的戴頭套的狂戰士嗎!?」

 因為那個帶頭套的狂戰士的緣故,附近地區的暴走族都開始變得戴頭盔了,這件事可以說成了相當有名的話題。畢竟戴著頭盔的話,不管什麼時候被打了也沒關係。

 「我在用撬棍持續毆打暴走族的過程中所得出的結論就是……撬棍與其當做旋棍來使用——還不如普通的用來打比較強!!」

 暴徒殺手的撬棍,就這麼向著大漢的面部揮落而下。

 那雖然是重重的一揮速度卻相當的快,就只是單純的暴力而已。

 大漢立即舉起了手臂護住了頭部——一道鈍重的聲音響了起來。

 「咕,胳、胳膊……」

 大漢抱著左臂呻吟了起來。

 「應該斷了吧?這就是撬棍的潛力啊,用這個L字的角來打可是訣竅呢。因為這樣一來衝擊力就會集中起來。只有門外漢才會用尖尖的那端來打人呢。」

 不是那樣而是這樣。他就這麼將撬棍換了個角度解說了起來。

 然後繼續毆打了起來。

 那真的是像流水一樣自然,又是如此理所當然的一頓毆打。從那之中能夠看出毆打過數百名暴走族的冰山一角。

 「嘎!等、等一下……」

 毆打著、毆打著。

 「不,停下、等等……」

 毆打著、毆打著、毆打著。

 「咕……唔哇……」

 毆打著,毆打著,毆打著,毆打著!

 倉庫之中無數次迴響起了那鈍重的聲音。

 那個姿態完美的詮釋了暴力才是力量這句話的含義。

 暴徒殺手持續的用撬棍毆打著,不知何時起大漢已經不再動彈了。

 啪嗒、啪嗒。血從撬棍上滴落下來。

 「不行啊……只是面對原軍人就陷入苦戰是無法到達的……更強的力量……」

 他看向窗外高掛的明月。

 「I need more power……」

 一邊這麼說著一邊苦悶地伸出了手來。

 那樣子看上去、簡直就像是向著怎麼也夠不著的月亮伸出手一般。

 他像是要抗拒這現實一般搖了搖頭,然後轉過了頭來看向了茜。

 緊接著、他撿起了大漢的那把匕首向茜走了過來。

 「唔——唔唔!」

 即使感到了自身危險的茜想要逃走,也根本沒可能逃得掉。匕首就這樣被無情地揮下了。

 「唔?」

 匕首將茜手腳上的拘束切裂開來。

 重獲自由的茜,抬頭仰望著那個帶著頭套拿著撬棍一身黑衣的可疑人物。

 他則是向著茜俯視而去。

 「下次回家路上小心點啊。」

 留下了這樣的話,他就這麼離去了。

 呆然的目送著他離開的背影的茜,過了一陣子才終於意識到了自己被他救了的這件事。

 「颯爽的暴徒殺手……他到底是……」

 他的聲音,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聽過。

 第二天,茜雖然被父母擔心了但還是像往常一樣按時到校了。

 雖然一想起昨天的事即還是會覺得害怕,但同時、一想起時尚暴徒殺手的事,不知為何她的嘴角就露出了微笑。

 「呼呼……颯爽暴徒殺手什麼的也太沒品位了呢。」

 然後穿過了校門之後,今天也遇到了討厭的同班同學。

 「早上好,影野君。」

 「早上好,西野桑。」

 「——誒?」

 出於驚訝,茜不由得停在了那裡。

 那個影野、居然沒有叫錯茜的名字。然後、那個視線總感覺也有看向茜這邊。

 然後,他的聲音。

 「……不會吧。」

 像是要甩開這種愚蠢的想法似的茜搖了搖頭,然後向著影野的背影追了過去。

 「等等!影野君!」

 只是稍微的,想要和他說一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