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章 阻止蘿茲·奧利雅納結婚!

第四卷  一章 阻止蘿茲·奧利雅納結婚!   我來到了作為藝術之都的奧利雅納王國的王都。

 這裡因其統一制式的白牆搭紅頂的美麗城鎮而聞名遐邇,不過由於冬天降下的積雪覆蓋著房頂的緣故,眼下所見就只是一片白茫茫的而已。

 儘管奧利雅納王國的王都乃是備受人們青睞的觀光勝地,此刻卻完全沒有觀光客的身影。畢竟不曉得何時會開始打仗。

 居民們所處的氛圍也變得有些的緊張。

 根據傳聞,都艾姆打算通過與蘿茲前輩結婚來取得王位繼承權。

 實在是不可原諒。

 必須得說服蘿茲前輩才行。

 基於以上原因,我準備突破處於戒嚴狀態之下的王城正門。

 「門衛們啊,儘管對吾之音速刮目相看吧……」

 今天乃是晴天。

 來往的行人相當的多。

 門衛也盯得死死的。

 此刻正是我磨練已久的縮地發揮作用之時——!!

 「暗……希德桑,好久不見了。」

 就在這時,一陣令人懷念的叫聲把我喊住了。

 「哎呀,是艾普西隆嗎。真是好巧啊。」

 我一個急剎車後停了下來回頭一看,在那裡的是頭髮與雙眸尤如清泉一般的精靈美女,艾普西隆。

 這麼說來她好像有說過她作為鋼琴家受到了奧利雅納王國邀請呢。

 「很榮幸能見到您。希德桑也是為那樁事而來的嗎?」

 艾普西隆的視線所看向的正是王城。

 她所指的應該是婚禮上彈奏鋼琴這件事吧。用那樁事的這種說法還挺酷的。

 「啊啊、我也是為了那樁事呢。」

 我也用嚴肅的神情如此說道。

 既然都是與結婚有關的話那就是一樣的了。

 「果然,是這樣啊……。如果不嫌棄的話,要不要與我同行?」

 「跟艾普西隆你嗎?」

 「自稱是我的弟子的話就可以從正門進入了。」

 「吼吼。」

 總覺得好像挺有趣的,而且就算中途溜出去了應該也沒事吧。

 「好,那就一起走吧。」

 就這樣,我作為鋼琴家西隆的弟子進城了。

 託艾普西隆的福,得以靠著刷臉成功進城的我,目光被那豪華絢麗兼且富藝術氣息的裝飾所吸引了。

 「不愧是藝術之國啊。」

 「這裡可是有世界第一瑰麗之城的美譽呢。」

 在有著高挑天花板的走廊之下與艾普西隆並肩而行,擦肩而過的人們紛紛向這邊施禮。

 「這個國家內只要在藝術上得到認可,那麼無關人種身份不管是誰都會備受尊敬。」

 「呼姆呼姆。」

 「我會在這裡備受尊敬都是拜主上所賜的。畢竟我的老師是主上您呢。」

 艾普西隆將臉靠了過來喃喃細語的說道,同時還順勢拐住了我的胳膊。

 根據我的測量,她的胸圍史萊姆率乃是99%。

 還是老樣子呢。

 艾普西隆的身體憑藉著史萊姆每天都在更新。

 靠著墊史萊姆增加了胸圍與臀圍,通過束緊來腰圍,就連腿也通過墊在下面拔高了,實在是令人驚異的史萊姆整形身體。

 「呼呼呼,怎麼了嗎。」

 艾普西隆抬起眼仰視而來的那張臉上寫滿了微笑。

 「我在想不愧是艾普西隆你啊。」

 為了維繫那副身體,究竟需要何等緻密的魔力操控,這一點我是我十分清楚的。

 「嘛。」

 艾普西隆很是高興地抱住了我的手臂同時壓低聲音說道。

 「目標正處於監視下放任自由。」

 「……呼姆。」

 目標是指什麼啊。

 「對方還未察覺到我們的潛入。見機——」

 就在這時,我們被一個豪華的集團搭起了話來。

 「哦,這不是西隆大人嗎。今天按照預定是打算在午宴時演奏對吧。」

 「是這樣呢,都艾姆公爵。我打算在今天披露我的新曲。」

 艾普西隆習慣性地與對方打起了招呼。公爵的身後還跟著大量隨從。

 他就是蘿茲前輩那個可恨的未婚夫吧。

 「那還真是令人期待啊。西隆大人您的樂曲不管哪首都是既前衛又美妙呢。」

 畢竟是不存在於這個世界的音樂家所創作的曲子,自然是十分前衛的啊。

 「雖然我是希望能讓蘿茲大人也能聽一聽,不過她今天也不會出席嗎。」

 「誒,她似乎是身體狀況欠佳的樣子。在婚禮前還是打算讓她保重身體。話說回來,這位是?」

 都艾姆的關注落在我身上。

 「他是我的弟子。」

 「西隆大人有了弟子這件事我還是第一次知道。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不過請問他取得進城的許可了嗎。」

 「作為我的弟子應該沒有必要得到許可的吧。」

 「這是因為最近修改了規定。畢竟聽到了有外人打算入侵到城裡的傳聞,所以慎重起見還是加強了警備。」

 「既然如此,那就取得許可之後再來吧。」

 艾普西隆用眼色表示了「對不起」向我謝罪。

 這種事也是在所難免的啦,我也像是這樣說著一般點了點頭。

 「沒有那種必要。只要讓他彈奏一曲就行了。西隆大人的弟子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大家也都在意的很呢。」

 這也是無可避免的套路了呢。

 既然如此那好吧。畢竟我是稍稍會彈一點鋼琴那種類型的龍套啊。

 一聽說西隆的弟子出現了,大堂裡轉眼間變得人山人海。

 西隆乃是在奧利雅納王國家喻戶曉的世界最頂級的鋼琴家。

 數年之前,當時還默默無聞的她所發表的樂曲,震撼了整個音樂界。那前無古人的新穎感與藝術性之高,還有老練的演奏技術,有關音樂會的話題都被她所獨佔著。

 現時在藝術界中最具勢力的,就要數文學界的夏目和音樂界的西隆這兩人了。

 既然那位西隆有了弟子,那麼會受人矚目也是理所當然的。

 在奧利雅納王國,有才華的音樂家必然受人矚目。即使還未登上台面,想要要成為贊助者的貴族們也會很快的收到風聲。

 僱用有名音樂家,在奧利雅納王國乃是貴族地位的象徵。

 正因如此,看到了站在鋼琴前的那位黑髮黑瞳的少年,無論是誰誰都不由得歪了歪頭感到不解。

 在場的人誰都不認識他。

 能夠才華橫溢到成為西隆的弟子的話,必然會在哪裡走漏風聲才對。

 「剛才我看到了抱住胳膊的一幕啊……竟然能被那對胸部夾住……」

 「羨慕死我,不對豈有此理……那位西隆大人,若是被什麼底細不明的男人……」

 「不,她還很年輕。也難免會誤入歧途。所以這裡應該由我們來引導……」

 那種欺騙不諳政治的藝術家,想要佔便宜的傢伙在這裡經常會出現。

 看向西隆弟子的視線,此時已經充滿了敵意。

 在這股異常的氛圍中,少年的手指彈下琴鍵。

 「『月光』嗎……」

 可是,為什麼會選這首呢。

 她明明還發表過好幾首比『月光』獲得更高評價的樂曲。

 然而——

 「何等的優美……」

 在場的某人忍不住呢喃道。

 那是一段清澈而又通透的音韻。

 每每彈奏,在那之中的累贅就像被削減掉了一般。他的音之中,唯有他容許之物才能得以存在。

 彷彿被演奏所吸引了一般,聽眾們不由得閉上了雙眸。

 於是乎,月光在此揮灑了開來。

 演奏結束之後眾人紛紛從席位上站起,一時之間掌聲雷動。

 呼呼呼,看到了吧。

 這就是『月光』匠人的實力啊。我可是通過假想訓練使得就連『假想演奏月光』都達到大師級了哦。

 我對聽眾行了一禮,回到了啪嗒啪嗒啪嗒啪嗒使出超高速爆音拍手的艾普西隆的身邊。

 「嗚嗚……!實在是令我感動到淚如泉湧!! 能夠拜見令世界都為之著迷的『月光』之神髓的這一瞬間,想必會令這些聽眾畢生難忘吧!」

 嗯嗯,艾普西隆她還是老樣子呢。

 她不論何時,都是反應極大抄熱氣氛的一把好手呢。

 「真是尤如月光傾注而下一般的美妙演奏啊。對懷疑您一事還請容我致歉。這位年輕的音樂家可否請教您的尊姓大名。」

 都艾姆問出了這句及多餘的話。

 「因為他尚在修行中,等到能夠獨當一面的時後定會告知與您。」

 「可是,大家都對他十分關注呢。」

 說起來,奧利雅納王國是有這『贊助人』這種制度的。

 「我還在修行之中……」

 「他本人也是這麼說的。」

 「真是遺憾。演奏真的非常精彩。」

 都艾姆向這邊行了一禮。

 忽然之間,我對都艾姆那鼓鼓的口袋感到了十分在意,就在他不經意間以超高速的動作竊取了過來。

 那是個小盒子。

 打開一看——噢,哼哼,是隻戒指耶都艾姆桑。

 那毫無疑問是結婚戒指。

 反正也用不上了,就讓我賣給當鋪有效利用吧。

 我在艾普西隆的史萊姆胸部的遮掩之下回收了戒指,因為他也怪可憐的所以就只把盒子歸還給到了艾姆的口袋之中。

 雖然發生一些小插曲,但是作為艾普西隆弟子得到了認可的我還是來到了城內的音樂室中。

 「需要紅茶嗎?」

 「暫時不用。」

 雖然我在一邊打著協助艾普西隆練習的幌子一邊找尋著脫身的時機,但由於女僕們常常跟在身邊所以實在是頗有難度。

 而且若是用高速移動突然消失的話也會惹人懷疑……

 「西隆大人,機會難得,我想要在城裡轉轉看。」

 「說起來,你是第一次來城內呢。為了今後還是預先熟悉一下也比較好呢。」

 我打算就這樣靠著與艾普西隆的即興表演成功脫身——

 「既然如此,就由我來帶路吧。」

 ——由於女僕的亂入未能成功。

 「那個,我一個人去也沒問題。」

 「怎麼能放著西隆大人的弟子大人一個人啊。」

 面帶著一副如同綻放的花朵般的笑容,一位茜色頭髮的女僕湊了過來。

 「來吧,請讓我來帶路。」

 「瑪格麗特她可是個負責蘿茲大人房間的老手哦。」

 那位茜色頭髮的女僕似乎是叫瑪格麗特的樣子。

 「請多關照。」

 瑪格麗特桑緊緊的向我這邊靠近了過來。

 嘛,只要在途中裝作走散甩開她就好了。

 關於蘿茲前輩的事我也想問問她。

 「……那就拜託你了。」

 「路上小心啊。」

 感受到一股殺氣之後我回頭一看,發現艾普西隆正在笑嘻嘻的看向著瑪格麗特桑。

 「這裡就是奧利雅納城引以為傲的花園」

 我被帶到了一片十分美麗的花園。

 在儘管冬天卻依舊分外溫暖的這個地方,五彩繽紛的花卉爭相盛開。

 「這裡是靠著地下的古遺物來保持恆溫的哦。」

 「吼。」

 堆積在王城的白雪與豔麗的花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就連對花沒什麼興趣的我也覺得十分美麗。

 「那,那個!剛剛那場演奏,我真的非常感動!」

 瑪格麗特小姐回過頭來仰視著我如此說道。

 「哪裡哪裡,你太抬舉我了。」

 「弟子大人您的話肯定馬上就能成為一流的鋼琴家的!那真是一場比我至今為止聽過的所有『月光』都要更加精湛的演奏!」

 「哈哈哈,我還差得遠呢。」

 「沒這回事!是西隆大人她太嚴格了!」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啊!明明有著如此出色的實力實在是太可惜了。」

 「哎呀-誰知道呢。」

 「我偷偷聽到了,貌似那位巴羅頓伯爵看上您了哦!只要成為伯爵所聘用的鋼琴家,竟然能夠享有一億澤尼打底的年薪呦!?」

 「誒,一億澤尼!?不如說還是年薪制?」

 瑪格麗特小姐面帶如同綻放的花朵一般的笑容連連點頭。

 「另外納利金侯爵也對您盛讚有加。雖說年薪七千萬澤尼比巴羅頓伯爵差了點,但由於侯爵舉辦的音樂會上有大多數音樂界的重要人物出席,因此想要收穫名聲的話那就是拿利堅侯爵了呢!」

 「呼姆呼姆,一億澤尼啊……」

 睡不定將來認真的走一下音樂家路線也不錯。

 白天是音樂家,夜晚是『影之實力者』,不是挺好的嗎。

 不過這樣一來『月光』以外的曲子也得練習一下才行呢。

 「還、還有,那個、我的老家也很推薦!」

 「老家?」

 「沒錯!!年薪雖然只有五千萬打底,但我絕對會說服父親給出七千萬!」

 「給的出嗎。」

 「是,給的出來!!我也會手把手的來輔助您的,請問意下如何?」

 「嗯?」

 瑪格麗特桑握住了我的手藏到了花園的蔭處。

 緊接著,她壓低了聲音在我的耳邊說話。

 「只在這裡告訴您哦,我和巴羅頓伯爵跟納利金侯爵都很有交情,也受老家那邊的信賴。只要交給我辦,一切都會順利哦。」

 「嗯唔唔?」

 瑪格麗特桑將我的手抱在了胸前。

 史萊姆率,0%。

 「那麼,要怎麼辦。當然,我很推薦我的老家哦。隨時都能在你的身邊,我來好好的輔助您的。」

 瑪格麗特桑抬頭仰視著我,輕輕的歪了歪頭。

 「啊,可是西隆大人她……」

 「西隆大人是想要獨佔可愛的弟子。剛剛可是一臉可怕的樣子瞪著我啊。」

 「嗯,唔。」

 「不用擔心,請交給我吧。我會竭盡全力支援你的,好嗎?」

 原來如此,這就是奧利雅納王國呢。

 「說起來,瑪格麗特桑你是蘿茲公主的女僕對吧。」

 輕輕一溜,我從瑪格麗特桑的拘束中抽出手。

 現在的我還沒有打算走上音樂家路線。

 「咦?啊嘞,是怎麼做到的……!?」

 「蘿茲公主她大概會在哪裡啊。」

 「您很在意蘿茲大人嗎。」

 瑪格麗特桑的臉頰鼓了起來。

 「嘛,畢竟她是流言蜚語的中心呢。」

 「我啊,很討厭蘿茲大人。」

 「啊,這樣啊。」

 「蘿茲大人在前往米德嘉爾王國之前,我曾做過她的貼身女僕。雖然她稍微有點怪,但是既溫柔又聰慧,大家都很喜歡蘿茲大人。不過,正因為這樣受到背叛的感覺才會如此強烈。」

 「受到背叛?」

 「都是因為那個人的錯,奧利雅納王國變的一團糟了……現在無論是誰,都已經不再認可她是公主了。」

 「原來如此。」

 「剛剛那些是秘密哦。」

 瑪格麗特桑再度露出瞭如同盛開的花朵般的笑容。

 「所以說,你是想要知道蘿茲大人的房間在哪對吧。」

 「嗯。」

 「那是……秘密。」

 「說的也是呢。」

 我當然並沒有認為她會那麼簡單的告訴我。

 「怎麼可能會說出來啊。不過……不過不過,只是一點點的話……弟子大人你是特別的……吶。」

 瑪格麗特小姐握住了我的手,凝視起了我的雙眸。

 臉龐湊的越來越近。到了能夠感受到彼此呼息的距離之後,瑪格麗特小姐小聲呢喃道。

 「蘿茲大人的房間在那座高塔最上層。這是我們之間守秘密哦。」

 十分輕易地就透露出來了。

 秘密共享可是欺詐技巧中的一種。想要簡單地獲取信用時很推薦這個。

 「非常感謝。」

 「請不要告訴別人哦。只有您……只有弟子大人您……是特別的哦。」

 而且營造出那種特別感的演出也十分完美。

 「啊、那個,還請務必蒞臨我的老家一趟。」

 「我會積極考慮妥善處理的。」

 「喂,那邊的在幹什麼呢!!」

 順著怒吼聲回過頭,發現一名氣憤的衛兵正在瞪著我們。

 牽手對望著的我們毫無疑問對他來說是相當礙眼的。

 「那邊的可疑男子,給我過來一下!」

 「他、他是西隆大人的弟子大人——!」

 「我沒在問你!!喂,我不是說了讓你過來嗎!!」

 衛兵面紅耳赤的發起了火來。

 「被叫到了,我稍微去一趟。請等我一下。」

 「真是抱歉。如果發生什麼事了還請務必告訴我。我啊,特別討厭那個人。」

 「是這樣啊。」

 「他總是從遠處膩歪歪的的盯過來看,很噁心啊。」

 瑪格麗特小姐打從心底感到嫌惡地瞪向著衛兵。

 「叫你趕快過來!!」

 「馬上就來。」

 我一路小跑的來到衛兵那邊。

 「來這邊。」

 「是是。」

 在衛兵的帶領下,我被押著來到了一處建築的後方。

 「知道俺是誰嗎?俺是衛兵的凱文啊。」

 他在自我介紹的同時一把揪住了我的前襟。

 「幸會,凱賓先生。」

 「少瞧不起人啊。你這傢伙,你好像是個音樂家來著。身份倒是不錯嘛。」

 「非常抱歉。」

 凱文桑似乎相當生氣的樣子。

 「俺們可是保衛著這個國家啊。就算被說成是野蠻的魔劍士也還是拼上性命的在做著。倒是你們這些傢伙被女人侍候著可真是安逸啊。」

 「非常抱歉。」

 是在抱怨啊。

 對於這種人就要一邊在腦中想著其他事一邊道歉。

 「喂,儘管來啊音樂家!用你那自豪的音樂來擱倒我這個野蠻的魔劍士看看啊!」

 「非常抱歉。」

 地點也已經知道了了,差不多也該去見見蘿茲前輩了。

 「哈,真是沒用!! 明白了吧,音樂家是贏不了魔劍士的!藝術這玩意就是個屁!」

 「非常抱歉。」

 這裡從瑪格麗特小姐那邊看來也是個死角,就以迷路為由從這裡脫身好了。

 「你不要再接近瑪格麗特醬了!!俺和瑪格麗特醬可是彼此相愛著的啊!」

 「對非常抱……嗯?」

 「怎麼,你有什麼意見嗎!?」

 「你們彼此相愛……?」

 「噢!!瑪格麗特醬跟俺可是互相許下過愛之言的同伴啊!」

 「總是被膩歪歪的盯看著,瑪格麗特小姐她……」

 「俺們可是在那個花園每天彼此相望確認著愛意啊!俺一注視過去,瑪格麗特醬就會羞澀地撇開目光!不過因為很在意俺所以還是會會偷偷的瞅過來看向這邊!啊啊,如同花朵一般可愛的瑪格麗特醬啊……!」

 「就只是彼此相望而已?」

 「真正的愛是不需要言語的!」

 「有說過話嗎?」

 「剛才就說過吧!雖然才只是第一次,但是肯定是因為俺的男子氣概而感到陶醉了吧!」

 「嗯,唔……」

 「喂,你有什麼意見嗎?」

 「我認為這是並不侷限於常識的形式自由的愛,妙不可言。這才是真正的愛呢。」

 「你這不是挺明白事理的嘛。別再接近她了!俺會去跟瑪格麗特醬說你逃走了!!」

 謝謝你了凱文,多虧你我才終於得以自由行動了。

 「噫、噫,祝你幸福~。」

 我發出了很有出龍套感的悲鳴聲,然後便動身準備前去蘿茲前輩那裡了。

 蘿茲坐在窗邊無精打采的仰望著天空。那片灰濛濛的冬日的天空,就彷彿映照出了她此刻的心境一般。

 蘿茲以答應與都艾姆結婚為代價換取了母親的平安無事。

 這樣一來就能保護的了母親了。但是這樣的話,還能守護的了奧利雅納王國嗎。

 Shadow Garden肯定會展開行動的。不管出於怎樣的理由,違抗了上司的蘿茲都一定會被打上背叛者的烙印吧。

 同時迪亞波羅斯教團也會展開行動。他們似乎是有著什麼企圖。

 奧利雅納王國就這麼成為了供這兩個組織進行衝突的舞台。

 但是現在的蘿茲就只是一隻籠中鳥。出了仰望著這片灰濛濛的天空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希德君……」

 每當遭遇挫折的時候,蘿茲的腦海之中總是會浮現出他的面容。

 咚咚——

 窗戶被什麼人敲響了。

 蘿茲向窗外一看——

 「騙人的吧……希德君……」

 在那裡的,正是她所朝思暮想著的少年。

 蘿茲的臉頰微微泛紅就這麼凝視著那位黑髮黑瞳的少年。

 簡直就像是在做夢一樣。她還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對方了。

 「蘿茲前輩……」

 從他的視線之中能夠感受的到一股熱誠。只是視線交織在一起就能感覺得到他那熾熱的感情傳遞了過來。

 肯定,在此刻的這一瞬間,兩人的心中都是抱有著同樣的想法吧。

 她的胸口像是要裂開一般劇烈的鳴動著。

 她多想就這樣緊緊抱住他,然後兩人一起逃走啊。

 但是,那是不行的。

 「……快點進來吧。如果被誰看到了的話就糟了。」

 蘿茲冷淡的像是要將他推開一般開口說道。

 「為什麼……為什麼要做出如此危險的舉動。」

 「我無論如何都想來見前輩你一面。所以我就成為了鋼琴家的弟子潛入了進來。」

 「為了我……」

 眼淚快要忍不住落下了。

 他只是為了來見蘿茲一面,就跨越了國境,成為了著名鋼琴家的弟子,然後潛入了這座王城。

 這毫無疑問必然是一條超乎想象的艱辛道路。

 只是普通的努力一下,是無法成為能夠出入王城的鋼琴家的弟子的。

 「關於結婚的事我想和你談一談。」

 「我,我沒有什麼好說的……」

 正因為愛他,才不得不選擇放手。

 因為他們已經絕對不可能在一起了。因為這樣就只會將他捲入危險之中而已。

 「結婚什麼的是騙人的吧。」

 看到他那懇切的眼神蘿茲心裡就已經明白了。他是希望蘿茲能夠予以否定。

 要和都艾姆結婚這件事是騙人的。真正的打算是要和他結婚。

 「不……不是騙人的。我是,憑藉著我自己的意志,決定要與都艾姆公爵結婚的。」

 她的聲音在顫抖著。

 淚水終於還是從蘿茲的眼中滴落了下來。

 為了不讓自己的淚水被他看到,蘿茲低下了頭來輕輕將其拭去。

 「怎麼會……」

 那簡直,就像是迎來世界末日一般的聲音。

 蘿茲的內心發出了悲鳴。

 不得不去傷害自己所愛之人這件事比什麼都要令她感到痛苦。

 「前輩你那一天,到底是為了什麼才……」

 那一天,蘿茲與他一同許下了愛的誓言。然而到了現在,蘿茲卻背叛了那份誓言。

 「拜託了……請你,忘掉我吧……」

 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自己已經不想要在此之上繼續傷害他了。

 「不要……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希德君……」

 「請找回真正的自己吧!前輩你不是在這個蔑視魔劍士的國家也努力成為魔劍士了嗎。被周圍的人否定,沒有人理解,那應該是很孤獨的才對。但是即便如此前輩你也還是貫徹了自己的生存之道。我也,和前輩你一樣……」

 「希德君也一樣……?」

 「因為我也有著誰都無法理解的夢想,所以我比任何人都要更加理解前輩的心情。」

 他所說的夢想到底所指何物,蘿茲是明白的。即使不依靠語言兩人也能心意相通。

 因為,他們二人擁有著同一個夢想。希德的夢想即是蘿茲的夢想,蘿茲的夢想也是希德的夢想。

 那個夢想,就是兩人一起白頭偕老。

 居然妄圖與奧利雅納王國的公主白頭偕老,這種事情若是說出來的話實在是會讓人覺得十分愚蠢,那實在是對於一個下級貴族來說絕對無法達成的夢想。

 但是,蘿茲卻絕對無法去否定他的這份念想。

 那邊是兩人彼此相愛著的證明。

 「我理解希德君你的夢想……!就算全世界都否定你,就算只有我一人,我也絕對會理解你的。」

 「但是世間的人們並不會這麼想的。這不是白痴嗎,腦袋有問題吧,快點長大吧……這才是,世間正常的反應吧。」

 「不管什麼人說了什麼話,對我來說希德君的夢想都是比任何事物都要珍貴的東西……!」

 「前輩……」

 蘿茲接受了他那熱切的視線。

 愛是不需要言語的。只要互相凝視著對方就足以傳達一切思念。

 「我們都想要貫徹自己的生存之道。無論有著怎樣的障礙,無論被什麼人所否定,都想要貫徹到底的活下去。但是,現在的前輩,你的生存之道卻歪曲了!」

 「歪,歪曲什麼的,並沒有……」

 蘿茲的聲音有些動搖。

 「前輩你行刺了自己的婚約者,殺死了身為王的父親。為什麼要做出那種事,理由我並不打算過問。但那一定是為了貫徹自己的生存之道,我相信著前輩你是有著那種信念的。」

 「希德君……」

 「但是……為什麼前輩你事到如今卻要扭曲自己的生存之道啊。」

 「那是……」

 「和曾經行刺過一次的婚約者結婚,不就等同於是改變了自己的生存之道嗎!明明一直堅持著將其貫徹至今不是嗎!但是,為什麼……要在這種地方放棄啊!」

 「……唔。」

 蘿茲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就只是緊緊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眼下這樣並不是蘿茲所期望的生存方式這一點,沒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了。

 但是,為了保護重要的東西,就只能做出犧牲了……

 「請你忘掉我吧……!對我來說,只要希德君你能幸福的話就足夠了!!」

 「我絕對不會放棄的,就算要與世界為敵,也絕對不會……」

 「我已經沒有什麼要說的了,請出去吧……」

 蘿茲強行將希德趕出了窗外並將其鎖上。

 緊接著,她背朝著窗戶像是崩潰了一般哭了出來。

 兩人明明是如此的相愛為什麼必須得被拆散呢。與他一同白頭到老的未來為何沒有到來呢。

 蘿茲只能嘆息於這殘酷的現實與命運。

 片刻之後,房間的門被敲響了。

 「好的。」

 蘿茲擦乾眼淚打開了門來。

 「有報告說在這裡聽到了說話的聲音。」

 進來的人是都艾姆公爵。

 「如,如你所見這裡什麼人也沒有。」

 「……哼。」

 都艾姆一把推開了蘿茲在室內探查了起來。

 他窺視了一下床底,打開了壁櫥,最後看了看窗外。

 「確實,沒有任何人在呢。」

 蘿茲長舒了一口氣。

 「所以我不是都說了嗎。」

 「你好像哭了呢。所以才會聽錯的嗎。」

 都艾姆伸出手指撫摸了一下蘿茲那泛紅的眼眸。

 「……唔!不要碰我!」

 蘿茲將都艾姆的手一把推開。

 「這種態度可不好啊。我們可是馬上就要成為夫妻了啊。」

 「只是形式上的夫妻而已。」

 「給我搞清你的立場。」

 都艾姆一巴掌扇在了蘿茲的臉頰之上。

 「……唔。」

 蘿茲則是抬頭瞪向了都艾姆。

 「別忘了蕾娜王妃的生死可是取決於你的態度啊。」

 「……是。」

 蘿茲緊緊咬住嘴唇低下了頭來。

 「這就對了。只要你老老實實的和我結婚我就向你保證蕾娜王妃的生命安全。」

 都艾姆一邊說著一邊摟住了蘿茲的肩膀。

 蘿茲的連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那麼,婚禮上用的禮服似乎是做好了呢。開心嗎。現在就去試一下吧。」

 「……是。」

 蘿茲咬緊了嘴唇,緊貼著都艾姆和他一起走出了房間。

 然後……

 「……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啊。」

 在本應沒有任何人在了的房間之中,出現了一名黑髮黑瞳的少年。

 他擅自的使用了房間裡的茶具,泡好了茶在沙發上放鬆了起來。

 「是將母親作為人質了呢。」

 他翹起二郎腿,將桌子上的點心放入口中。這種做法可以稱得上是在盜竊。

 「這樣的話事情就簡單了呢。哎呀,這個可是高級品啊。國民所交的苛稅竟然被用於這樣的奢侈品,實在是太不像話了。」

 咕嘟咕嘟的喝下了茶水,姆咕姆咕的吃下了點心,他就這麼優雅的結束了這段茶點時間。

 「呼,奧利雅納的國民們啊。就讓我來為你們報這份苛稅之仇吧。」

二章 結婚阻止計劃開始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