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疏遠的青梅竹馬變得很恐怖

第二十四話 照看和女僕服

第一卷 疏遠的青梅竹馬變得很恐怖  第二十四話 照看和女僕服   「不是吧…」

 躺在床上,看著手上的體溫計,上面的數字超過了三十八。

 「這應該…是我最近太累了吧…」

 大腦朦朦朧朧的回想起了昨天的事,愛美的表現十分亮眼,明明是臨時幫忙的人卻能穩定的打出*掃壘安打*,後半場也作為投手大放光彩。

 同時也深刻的體會到了愛美和愛沙的人氣。

 要出場的愛美自然有不少人為愛美應援,但坐在觀眾席上的愛沙也受到了相同程度的注目。

 「沒有傳染給她們就好了啊….」

 愛美今天也要作為外援出場,今天好像是足球部來著….範圍也太廣了吧。

 今天應該是父母回家的日子,先拜託他們給我帶一點飲料之類的回來吧。

 在發送完消息之後,我就沉沉的睡過去了。

 ^^^^^^^^^^^^^^^^

 「誒….?」

 額頭上貼了個降熱貼,這我也沒貼過啊….

 「回到了麼…」

 但是如果是母親他們回到的話應該是會吵吵鬧鬧的把我叫醒才對….難道我發的燒那麼嚴重?不過現在倒是感覺好多了。

 「啊呀,起來了呢。」

 「誒?」

 進入到房間裡的是愛沙。不對不對,為什麼愛沙在這裡?看向手機確認自己應該是和父母聯絡的啊。

 【沒事吧~?媽媽明天才回去所以就拜託愛沙醬了~】

 不是吧….

 「幹嘛?」

 「沒事,不好意思了,特意讓你….」

 「康貴現在越和我客氣我也會越不自在的。」

 「啊~…」

 「所以不要在意了。」

 那這樣的我就不去在意了吧,但是還有讓我更在意的事情。

 「為什麼是女僕服呢?」

 「額….這個是…那個….愛美說這樣能讓你快點好起來….才這樣….」

 愛沙紅著臉,害羞的別開了視線,嗯,感覺已經要被治好了。

 「啊,康貴哥哥!起來了啊?沒事吧?」

 「嗯嗯,….愛美也來了的嘛?」

 「欸嘿嘿~」

 以黑色為基調帶有皺邊點綴一點白色的髮圈已經白色圍裙的正統女僕服。愛美還是和平時一樣元氣滿滿讓我有點擔心會不會把裙子掀起來。

 「可愛吧~?」

 「嘛….確實。」

 「聽到了嘛?!太好了呢姐姐!」

 「那個…我…謝謝!!」

 像是堅持不下去了一樣愛沙跑出了房間。

 「沒有事吧?那樣子…」

 「沒事沒事~!只是去做料理下樓啦!比起這個康貴哥哥感覺怎麼樣啦?」

 「啊,感覺身體輕鬆了不少,就是有點想擦汗了吧。」

 「那我來幫你擦!」

 「額…不是….」

 沒來的及阻止愛美就把我衣服脫了。

 「有什麼感覺不好的地方嘛?主人~?」

 「總感覺你說的怪怪的….不對等下!我自己來擦就好了!」

 「不行的!還沒有完全康復所以康貴哥哥最好不要亂動~!」

 帶著病確實感覺身體用不上力,而且愛美拿出全力的情況下根本阻止不了。結果愛美已經幫我擦完整個上半身了。

 ^^^^^^^^^^^^^^

 下樓之後看到女僕服的愛沙站在廚房。女僕服做料理….怎麼說呢,在一如既往的地方穿著和平時不一樣的衣服的反差感很新鮮呢….蠻好的。

 「幹嘛呀?」

 「….沒事。」

 「是麼?那就在那坐好等著。」

 愛沙只說了這些後便繼續料理。

 「為什麼愛美也坐下了啊!」

 「被發現啦~」

 「愛美去準備飲料。」

 「好~」

 「真的是….明明是愛美說要這麼做的。」

 想著愛沙在做什麼料理準備偷瞄的時候被拿飲料回來的愛美遮住了眼睛。

 「還不能知道哦~」

 「好好好,知道啦……」

 「就好好期待等著吧。」

 這麼說完之後愛美也走向了廚房。

 那就老老實實的等吧,然而也沒等多久菜就端上來了。

 「這個是….」

 「蛋包飯哦!現在就要加上好吃的魔法了哦!姐姐來!」

 愛沙拿著番茄醬瞪著我走了過來。

 「唔….真的要做這個麼….?」

 「有女僕服和蛋包飯誒!要做的事不是肯定就這一件了嘛!」

 「嗚嗚…」

 一臉糾結的愛沙漸漸靠近我。

 「從現在開始….那個….要施加變好吃….的魔法了。」

 愛沙的聲音到最後幾乎聽不見了。

 難道說真的要….

 「…變的好吃吧~….變得好吃起來吧….嗚嗚嗚…不行了!太害羞了!」

 「姐姐好可愛!」

 「挺可愛的嘛。」

 「吵死了!」

 愛沙一邊施加著變好吃的魔法,一邊在蛋包飯上畫了個愛心。

 「那接下來就是我的服務啦~親愛的主人~啊~」

 「誒……」

 「怎麼會是【誒】呢?!!!!」

 愛美硬是把勺子往我嘴裡塞。

 我只好張開嘴。

 「啊~好吃麼?」

 「嗯…」

 說實話不是很懂吃這方面,但是雞蛋軟軟的,飯也有黃油的香味,大概是很好吃的吧。

 「好啦好啦,姐姐也來!」

 「我就算了吧。」

 「真的麼~?那就全部我來喂咯~」

 「愛美先把自己的那一份吃了。」

 「好吧~」

 終於解放了….

 在這之後相對安分的吃完了蛋包飯。味道怎麼說呢,只要是愛沙的料理果然都挺好吃的吧。

 ^^^^^^^^^^^^^

 在吃完飯之後三個人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只是在客廳安靜的坐著。

 雖然我還是因為兩人穿著女僕服感覺冷靜不下來,但是兩人好像已經習慣了的樣子。

 「康貴,真的已經沒事了麼?」

 「剛才已經量過了體溫嘛,溫度也下來了,已經沒事了,謝謝啦。」

 不過能快速的恢復真的太好了,說起來以前好像也有過三個人相互傳染的事件,傳染到最後那個好像會變得嚴重一點的樣子。

 「這樣的話愛美是不是也會被傳染呢…」

 「誒~現在可還是賽季中啊。」

 以前愛沙要是感冒了愛美一定會被傳染,反過來好像也是這樣。

 「以前不都說了可能會傳染,說是擔心又不肯離遠點。」

 「啊~說起來好像也是誒。」

 小小個的時候愛美對家族以外的人都比較膽怯,所以才會喜歡粘著家人吧…

 「愛沙不也是這樣,說讓愛美一個人好好睡著就是不肯非要一起。」

 「嘿嘿嘿~姐姐也一樣嘛。」

 聽到這愛美笑了起來,愛沙害羞的別開了臉。

 「誒?說到感冒就想起來…誒剛才明明想到了什麼但是又想不起來了….」

 愛美開始思考起來。

 「啊!對了!有紀!」

 「啊~想起來了呢。」

 「好懷念呢…」

 不太記得是幾歲的時候了,真的是很短的一段時間呢,當時有過一個一起玩的青梅竹馬。

 當然除了有紀以外也有其他一起玩的人,但是當時因為是讓怕生的愛美親近的對方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康貴哥哥感冒的時候總感覺怪怪的呢,有紀。」

 「怪怪的?」

 記得有紀很擅長和人打交道,也可能是搬家太多了讓為人處世變得擅長也說不定,可以讓當時的愛美一對一聊天的時候也不害怕的存在。

 「有紀,跑到康貴哥哥的床上睡覺的原因第二天就感冒了呢。」

 「那傢伙還做過這種事啊….」

 在感冒的人身邊睡覺肯定會變成那樣的吧…

 那傢伙有這麼蠢的麼….?

 「現在在做什麼呢他…」

 「我記得媽媽他們還是有聯繫的吧?相互送年賀卡還是有的。」

 「回來之後問問吧。」

 在那之後又冒出了一堆懷念的名字。

 這樣一想意外的原來除了愛美和愛沙還有這麼多人和我一起一起玩過啊,然後也感覺到現在很多已經斷了音信。

 「我們會不會在不遠的未來,也會百年的不能像這樣一起吃放,變得不知道對方在哪裡做著什麼呢~?」

 聽到愛美的話愣住了。

 考慮到中學時候的事,可以說能像現在這樣一起吃飯已經算是奇蹟了吧。

 「就這樣不好好學習的話升學到不同大學的話還真可能會呢。」

 「欸嘿嘿~康貴哥哥教我學習真的太好了呢~是吧?姐姐?」

 「誒?啊,哦哦,….是啊,真的….」

 「愛沙……?」

 看到愛沙發著呆不知道在思考什麼,有點擔心。

 「只是覺得,真的太好了呢。」

 「這,這樣啊。」

 看到抬起頭愛沙的表情,我也再一次感謝這個羈絆沒有就這麼斷掉。

 因為那一瞬間愛沙的表情是那麼的漂亮,那麼的有魅力。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