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疏遠的青梅竹馬變得很恐怖

第二十二話 露營

第一卷 疏遠的青梅竹馬變得很恐怖  第二十二話 露營   就這樣兩家人的例行活動復活了。

 「哎呀~好久不見了呢~愛沙醬。」

 「啊!叔叔好~」

 「久疏問候…」

 露營的日子一下子就到了,好像是媽媽一產生這個念頭就和高西媽媽聯絡了,然後就是看兩邊父親的時間安排好就好了。

 順帶一提比起我和愛沙的關係,兩家的父母之間的關係好好的多,就那種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能給我安排好家庭教師工作這樣。

 「那出發吧?」

 愛沙家已經開著車在家門口等我們了,開車的叔叔朝我揮了揮手。

 「啊,你是去那邊的車哦。」

 「哈?」

 為什麼?

 「我們家的車,後面裝滿了行李坐不了了。」

 「額,我怎麼不知道的?」

 「哎呀管那麼多幹嘛,去就行了。」

 不是吧….我家的車和高西家的車都不是那麼大。

 理所應當似的三個人擠在了一起。

 「所以,為什麼我是中間…」

 「不好意思啊,車比較小。」

 「不會不會,這完全….不如說打擾你們家很抱歉。」

 比較小個的愛美坐在中間不是挺好的麼…

 在我這麼想的時候愛沙開口了。

 「康貴會暈車的吧?」

 「啊,啊~懂了。」

 我很容易暈車,看著前面的話就比較沒那麼容易暈車這回事吧。

 但是愛沙,居然記得啊。

 「謝謝。」

 「嗯。」

 「中途會休息的啦,如果覺得擠的話就忍忍吧。」

 「啊,不好意思,謝謝。」

 在叔叔說完之後我們就出發了。

 ^^^^^^^^^^^^^^^^^^^^^^^^^^^^^^

 「愛美?」

 「……」

 出發之後五分鐘都不到就睡著了的愛美。

 「哎呀哎呀,是不是因為康貴在旁邊就變得很安心的原因呢~」

 雖然阿姨這麼說,但是在別人父母前面被靠著睡覺有點那個…緊張。

 「不用擔心的啦,康貴的話就娶走我家的女兒吧!這樣的開玩笑的啦。」

 就連叔叔也這麼說弄得我更加坐立不安。

 愛沙不知道為什麼緊緊的拽著我的袖子,不用擔心啦,我不會拿走愛美的啦。

 ^^^^^^^^^^^^^^^^

 「到啦~!」

 在進入山路之後就醒過來的愛美衝了出去。

 「還好麼?」

 「還好…」

 雖然曲折的山路讓愛美興致高漲,但是對於我只有負面影響了。

 「不好意思啊,康貴君。」

 「不會不會,我家的車的話絕對比這更離譜。」

 剛才不知道為什麼父親他像是來了興致一樣開始了飆車,如果坐那個的話絕對要死的。

 「康貴~!稍微休息一下然後過來幫我拿行李出來啊!」

 「知道了。」

 男生只有三個人,要好好出力了。

 ^^^^^^^^^

 「為什麼,我一個人….」

 「要幫忙麼…?」

 「不行哦~愛沙醬要準備料理那邊呢~」

 來到露營場首先要做的事那一定是搭帳篷了。因為有兩家人所以自然有兩個帳篷,正常考慮應該是各家各搭各的才對吧為什麼我父親和愛沙的父親兩個人一起搭一個,而我是一個人….

 「康貴!情況還好麼?」

 興致很高的父親朝我搭話了。

 「好像還要點時間。」

 「也是啊,不過我們這邊還好啦,不用擔心。」

 「我倒希望你擔心我這邊….」

 結果沒有任何人幫助的情況下搭好了帳篷,好累….

 搭帳篷兩個人比起一個人來說效率要更加高,一個人沒辦法同時固定帳篷的四個角,所以花了父親他們兩倍以上的時間,結果….

 「呀~我家的愛沙真的。如果康貴不能娶走的話就煩惱了啊~」

 「哪有哪有,我家的康貴才是更加煩惱啊。」

 「哈哈哈!」

 「喂!別喝了,趕緊工作啊!」

 兩位父親已經開始休息了。

 不過嘛~還是將BBQ要用的火生起來了,就,也還好吧~嗯。

 「康貴,火沒有問題吧?」

 「嗯。」

 父親二人組只是將火生好之後就撒手不管了,在搭好帳篷後就由我來看火了,愛沙也將準備好的食材搬過來了。

 意外的是愛美竟然這麼認真準備了料理,但是感覺一旦大意的話就會說出「康貴哥哥!我之前動畫裡看到過蟬也能吃誒」這樣的話,所以不敢放任她自由活動,我可不想要燒烤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就全部交給你了哦~康貴。」

 「醉了的話就給我老老實實的。」

 我將烤腸和肉片這些不需要特別處理的東西排列在網上。

 愛沙則是將魚放上了網上,愛美也在準備著咖喱的材料。

 「誒,交給愛美可以麼?」

 「大概….?」

 雖然說母親和高西母親也在,但是這兩個人很喜歡搞事情,還是祈禱不要在咖喱裡面看到蟬吧。

 「哦,愛美,抓到了麼~」

 「誒嘿嘿!厲害吧?你看!」

 看向叔叔和愛美。

 「誒?!」

 「蛇…」

 「沒有事的啦!這個大概是沒有毒的啦!」

 「大概的話就不好了吧!」

 「哈哈哈,沒事啦沒事啦,這個是錦蛇,沒有毒的。」

 叔叔笑著接過愛美手上的蛇玩了起來。

 「噢,可以吃。」

 「饒了我吧….」

 在看到愛美父親沒見過的一面之後終於開始了午飯。

 「攀巖體驗?」

 在吃過午飯之後在露營地裡散起了步,看到了令人在意的文字。

 「就是那個變成了奧運會項目的攀巖?」

 「啊….好像是吧?」

 只是好像不是這種人工的牆壁,而是那種真實的峭壁。

 「玩吧?」

 愛美基本上只要是活動身體項目都很喜歡,已經開始躍躍欲試了。

 「反正難的有機會就玩玩唄。」

 「是啊。」

 我們懷著試一試也無妨的心情報了名。

 在聽完說明之後,將租借的護具穿在身上後開始挑戰攀巖。

 「啊!意外的挺有趣的誒!」

 「額…好難啊這個…」

 在教練簡單示範了一下之後,本來覺得很簡單,結果自己上的時候意外的很難。已經不知道掉下去多少次了。

 「真不愧是愛美…」

 「應該沒有受傷吧…」

 往上看,在幾乎是平行的牆壁上愛美像是在平地一樣敏捷的活動著,但是為什麼是倒過來的呢….

 「整個人倒過來在動….」

 「嘛….愛美嘛…」

 不只是我們,還有其他參加者也看呆了。

 結果愛美幾乎爬完了整個牆,拿著獎狀和一大堆的零食高高興興的回來了。

 「真的好厲害啊…」

 「誒嘿嘿~晚上一起吃的時候吃吧?」

 在接過愛美手上的戰利品的時候感到了不對。

 「誒?」

 「怎麼了?康貴。」

 好像很擔心似的看過來的愛沙,不過這大概不是我這樣。

 「手臂,好痛。」

 平常沒有怎麼鍛鍊的情況下一下子運動過度的影響出來了。

 「誒?真的麼~?」

 愛美平常就有著鍛鍊所以不能比吧,然後客觀來說,這種時候最難受的應該是愛沙。

 看向愛沙….

 「啊….這個….比想象中還要嚴重….」

 如我所想的一樣愛沙的手臂根本抬不起來,之前有著腎上腺素分泌導致沒有感覺得很明顯。

 「還好麼?」

 「嗯….不對….好像還挺不好的….」

 只好將手借給走路都走不穩的愛沙一起走回了帳篷。

 ^^^^^^^^^^^^^^^^^

 就算是夏天山裡面還是涼颼颼的。

 聽到的蟬鳴也和平常有了不一樣的體會,比起說是吵鬧,不如說是感受到夏天的風情,特別是在入夜之後。

 「所以,這要怎麼辦呢?」

 兩位父親早早的就喝醉了倒在了比較大的帳篷裡。

 「兩人變成那樣的話暫時也起不來了呢,這邊的帳篷就我們用好了,你們就去用那個帳篷吧。」

 「哈….?」

 「哦對了,先說一聲,如果對愛沙她們出手的話就要好好負起責任哦….?」

 「需要注意的是這個麼!」

 在我呆滯的時候母親她們就回到了那邊的帳篷。

 「嗯?怎麼了康貴?」

 「那個…我們….好像要用一個帳篷了。」

 「誒….?」

 愛沙呆在了原地。也是啊,雖然說是睡在睡袋裡面但是在這麼一個狹小的帳篷裡和男生一起的話也會討厭的吧。

 「我還是在找媽媽說一次好了。」

 「不用不用,沒有關係的。」

 想著讓還醒著的母親和我換一個帳篷,這個時候愛沙拉住了我。

 「沒有關係麼?」

 「嗯,而且,愛美…」

 「啊~…」

 看到愛美拿著零食的袋子兩眼發光的看著我們,我和愛沙也只好妥協了。

 ^^^^^^^^^^^^^^^^

 在愛美的提議下我們三個人擠在了這個小小的帳篷裡。

 「好期待呀~康貴哥哥,姐姐!」

 「是啊。」

 「嗯…」

 久違的露營讓愛美在第一天就興致高漲,因為之前在車上睡過覺,現在一副要玩到天亮的樣子,不過也有可能玩著玩著就睡著了,至少以前是會這樣的。

 「啊,革命?!」

 「誒?」

 「哼哼~我就知道姐姐經常會把強的卡留在手裡~」

 「我也革命你。」

 「誒誒誒誒誒誒誒?!!康貴哥哥!太狡猾了!」

 「這怎麼能叫狡猾呢?謝咯~」

 「唔~!」

 「啊,這樣的話我也來個革命吧。」

 「誒誒誒?!」

 「哼哼~」

 愛美輸了的話就會換下一個遊戲,換句話說愛美基本一直在贏,自己喜歡的東西真的好強啊愛美。

 「唔唔~那接下來是這個!」

 「在那之前,差不多要準備睡覺了吧?」

 「誒?要睡的麼?」

 「雖然還不睡也沒關係,但是愛美你要是突然變困的話就立刻睡著了吧?」

 「呀哈哈~」

 看來愛沙也想著同樣的事情。

 愛美的話真的會上一秒還是活蹦亂跳的,下一秒就倒下睡著了,再怎麼說這個年紀也不會…雖然這麼想,不過愛沙都那麼說了那就這麼辦吧。

 「這個,愛美的牙刷。」

 「謝謝~!」

 「毛巾拿了麼?」

 「知道啦~」

 感覺看出來平時兩人的樣子了,但這樣最近也在我面前表現出來更加讓我感到有家族的感覺。

 「康貴準備好了麼?」

 「啊,嗯。」

 在那之後父母他們沒有出來的跡象。那邊的帳篷比較寬也比較舒服,兩位父親一大早就開車應該挺累的吧….不對,我家的倒挺開心的。不過該困還是會困的吧。

 「那走吧。」

 不好的是距離洗澡的地方有著一段不遠也不近的距離,我開著手電筒跟上了兩人。

 ^^^^^^^^^^^^^^^^^^

 「誰都不在誒。」

 一邊這麼說著一邊蹦蹦跳跳的愛美,真的是什麼都能讓她開心啊。

 露營地的浴場是為數不多有燈的設施,到了晚上自然會有一堆蟲子聚集過來,但是對於愛美來說那好像讓她更開心。

 「再怎麼說這也有點難受啊…」

 「如果康貴也變的和愛美那樣我就難辦了啊。」

 這麼說完後愛沙開始洗起了臉。

 雖然平時愛沙是一副不化妝的印象,但也並不是不化妝,這是問過秋津之後知道的,這應該不算隱私吧。

 不過攀巖之後就洗過了澡,畫沒畫妝也沒法知道啊…

 「怎麼了?」

 「沒事。」

 雖然很詫異的看著我,但愛沙沒有多問還是繼續洗著臉。

 我也準備刷牙,然後一下子又感受到肌肉痠痛。

 「刷牙都刷不了麼…」

 「康貴….難道說…」

 「大概愛沙你也是同一種情況吧。」

 比起我來說愛沙的影響更大,已經露出了絕望的表情。

 「嗯~?嗯~嗯嗯~嗯?」

 愛美一邊刷著牙一邊詢問我們「怎麼了麼?」

 「那個,因為肌肉痠痛,大概愛沙要花很多時間才能刷好牙。」

 「嗯~!」

 「先漱個口好不好?」

 愛美好像拼命的要說著什麼,急忙忙的漱了個口。

 「康貴哥哥幫姐姐刷牙不就好了麼?」

 你再說什麼啊…

 「姐姐!姐姐!」

 呆滯的時候愛美就拉起了愛沙說悄悄話。

 然後聽到了愛沙小聲的說了句「真的麼….?」可以確定的是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愛沙,雖然不知道愛美對你說了什麼但是…….」

 「康貴,能拜託你幫我一下麼…」

 真的麼?

 「不願意麼…」

 我覺得你這種問法很狡猾。

 「因為那個嘛,刷牙不好好刷的話不太好嘛。」

 「雖然是這麼說….」

 不自覺的對著張著嘴看著我的愛沙心動了。

 「這個給你,康貴哥哥。」

 「啊….」

 愛美把沾好牙膏的牙刷遞給了我。

 我沒有幫人刷過牙的經驗啊…….該怎麼做才好…

 「好啦好啦,快點快點!」

 「知道啦。」

 被愛美催促著將牙刷放到了愛沙的嘴裡。

 「嗯.」

 「痛麼?」

 「嗯~嗯」

 愛沙用眼神告訴我沒有事,我便慢慢的將深處的牙齒清理,總覺得這個…有點緊張啊……

 「真的沒事吧?」

 「嗯。」

 雖然感覺說不了話的愛沙有點小孩子的樣子,但是慢慢變得有點臉紅有感覺特別有色氣。

 因為要用手固定住下巴所以距離太近了…

 「好啦!可以啦!」

 「嗯嗯嗯嗯嗯~」

 「先漱口去。」

 為什麼只是刷個牙就這麼心動啊…….

 愛沙漱口的時候愛美偷偷靠過來。

 「怎麼樣?很開心吧~?」

 因為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我決定沉默。

 ^^^^^^^^^^^^^^^^^^

 在回到帳篷之後稍微玩了會遊戲就鑽進了睡袋裡。

 「戀愛話題!戀愛話題!」

 「愛美你知道那個是講什麼的麼?」

 「真失禮啊!」

 為了讓吵鬧起來的愛美睡覺,只好陪著愛美開始了戀愛話題。

 不過到現在我們三個人說這個話題……不對,她們兩個的話可能會有很多能說的…畢竟每天被那樣多的人告白。

 「雖然我們沒有什麼好說的,但是很在意康貴那邊呢。」

 「我也是我也是!」

 「我和你們兩個人不一樣什麼也沒有哦…」

 真的什麼都沒有,嚇人程度什麼都沒有。從初中到現在真的一點都沒有這方面的緣分。

 「真的麼~?康貴哥哥,被我那個班的女生問了聯絡地址的對吧?」

 「誒?!」

 愛沙不知道為什麼像是想要坐起來一樣,在睡袋裡想什麼呢…

 「那個只是因為應援團必要的時候聯絡罷了。」

 「誒~…但是那個,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樣子吧~」

 真的麼?那這樣的話我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第二學期了…這麼一想立刻就被愛沙瞪了….

 「康貴,和莉香子她們關係也挺好的對吧。」

 「莉香子是之前抱著康貴哥哥手臂那個姐姐?」

 「那個是別人。」

 「康貴哥哥…」

 不是,為什麼我被責備了呢?不管是誰也都會被那樣做吧。

 「秋津對誰都能那樣吧?」

 「嗯~…雖然莉香子對誰會去搭話但是那樣肌膚接觸也只有康貴的樣子….」

 那應該是因為愛沙認識我的原因吧。

 「唔….康貴哥哥…果然有很多事….」

 「不是….」

 如果這也叫有很多故事的話那我的進展也太少了。

 就算萬一我喜歡上了秋津也會被那傢伙察覺到之後催促我放棄吧,這樣的話還有什麼意義呢。

 「你們兩個才是,每天被那麼多人告白就沒有一個看得上的麼?」

 「嗯~我有一半都是女孩子呢…」

 愛美的話…也確實,活躍的樣子在男女之間都很吃香。

 「愛沙呢?」

 「我?」

 「不是被很多人告白麼?」

 「姐姐對於沒有興趣的人不會去記住的啦,被告白也會敷衍過去完全不記得的啦~」

 再怎麼說也會記得….不過愛沙嘛~

 「才沒有那種事啊,有好好的拒絕每個人的。」

 「就沒有覺得可以的對方麼?」

 這麼多都沒有的話都已經搞不懂愛沙喜歡的類型了。

 最近在一起的時間變多了之後就算不願意愛沙的魅力還是能傳達過來,稍微不注意就會陷進去….

 只是看到了愛沙的要求如此之高讓我自然的放棄了。

 「「哈…….」」

 「為什麼?」

 想著能不能問道一點能參考的人,結果被兩人白眼了。

 「嘛,康貴暫時是不用擔心了呢….」

 「就是啊,姐姐。」

 「「唉……」」

 兩個人不知為什麼有一次發出了嘆息,就這樣露營的第一天結束了。

 *******************

 這次是兩天一夜的露營,也就是說今天也就是最後一天了。

 「今天是要去哪裡來著?」

 起床之後發現愛沙已經在帳篷外準備好早飯了,我一邊吃著愛沙做給我的早飯,一邊問道。

 「嗯….好像並沒有什麼安排呢。」

 愛沙看著到現在還沒有起床的兩位父親的帳篷回答我。

 母親她們好像早早的就起來去散步了,還發了消息給我們說是不會那麼快回來。

 「昨晚睡得好麼?」

 圍裙版的愛沙一邊做著料理一邊問我。

 「還算好吧。」

 雖然覺得自己會很在意愛沙她們而睡不著覺,但是因為昨天本身就是早起的,再加上攀巖這些事讓身體感受到了恰好的疲憊,自己都沒想到能睡那麼快。

 看來我也不能說愛美什麼啊。

 順帶一提,愛美在那之後硬拉著我們又玩了一會棋盤遊戲,然後不出意外的打起了瞌睡,和愛沙兩個人一起鑽進了睡袋,現在也在幸福的睡著。

 「啊,有消息來了。」

 聽到愛沙這麼說之後我看了下手機,好像是母親她們的信息。

 然後在我確認信息之前,愛美就從帳篷裡飛了出來。

 「洗澡咯~~」

 「洗澡…?」

 不對,比起這個————

 「愛美!把衣服整理好再出來!」

 「哇哇!別推我啊姐姐!啊!」

 剛才好像勉勉強強看到一點,愛美大概下半身穿的只有內褲,應該是在睡袋裡脫掉了吧。

 「看到了?」

 「沒有….」

 「這樣啊,可惜了,明明是粉色的呢。」

 「誒?不是藍色的….啊….」

 被愛沙惡狠狠的盯了,不是,這個,是我的錯麼….?

 「哈~也必須要讓愛美注意一點才行了呢。」

 「這一點就拜託你了。」

 一點插曲過後,我再次確認起了信息的內容。和剛才愛美說的一樣,說是一起去附近一個澡堂的樣子。

 後面還附加了一句因為不是混浴你可不要期待那麼多哦。這不是廢話麼….

 「那就收拾下,然後去澡堂吧,結束了嘛….」

 愛沙自言自語的說著。

 是啊,這樣想的話,總覺得變的有點空虛….

 「暑假也才剛剛開始吧?」

 「還是說康貴你會帶我去哪呢?」

 我對著微笑著歪著頭看著我的愛沙心動了。

 「….你想去哪呢?」

 「誒?真的…?」

 可能這個暑假大部分時間都會成為與愛沙和愛美度過的時間吧,不對,絕對會變成那樣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嘛,現在決定也挺好。

 「康貴哥哥!我也要一起!」

 被從帳篷飛撲出來的愛美抱住了。

 「喂!愛美!」

 「嗯~?姐姐也想要抱麼?」

 愛美掛在我身上對愛沙說著,再怎麼說愛沙也不會這麼做的吧…

 「康貴很困擾的吧?」

 「誒~康貴哥哥,我這樣你會困擾麼?」

 「那個….」

 好難回答…

 「康貴….快點告訴愛美你很困擾。」

 雖然愛沙這麼說,但是要對開心著的愛美這麼說屬實有點猶豫。

 「不說的話…我也會抱上去的哦…」

 「這就有點…」

 這是什麼威脅手段….不過被愛沙抱上來的話我覺得還是不太好。

 最近就連和愛美身體接觸的時候都有點意識到變的有女人味了….

 「所以,你要怎麼選?」

 愛沙一下子貼近了我。

 「知道了啦,愛美,別這樣了。」

 「誒~真的是~」

 愛美不情不願的從我身上下去了。太好了,這樣的話愛沙也就滿足了吧…

 「原來這麼不喜歡我抱上去啊….」

 不知道為什麼像是鬧彆扭一樣撅起了嘴。

 我要怎麼做才對啊……。

第二十三話 照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