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疏遠的青梅竹馬變得很恐怖

第十七話 泳池約會

第一卷 疏遠的青梅竹馬變得很恐怖  第十七話 泳池約會 在買泳裝的時候就和愛沙約定好一起去泳池的這一天,不知道為什麼我不是在集合地,而是被迫來到高西家。

 「姐姐就拜託你了哦。」

 「知道啦。」

 雖然原本和愛沙約定好在車站等待,但是愛美突然的聯絡讓我來到了高西家。

 「姐姐也是!快一點啦!」

 「…知道了啦……」

 到了真的要約會的日子愛沙卻有點退縮了,雖然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啦。

 和單單拿行李不一樣,今天的這個的話,按理說也算是真正那種約會……我覺得。

 說實話,我覺得被愛美叫過來真的幫大忙了。

 但是愛沙還是一副沒法下定決心的樣子,就算在門口也一直躲在愛美的背後沒有出來的意思。

 「吶,果然愛美你也一起來吧…」

 「在說什麼呢?我要一起去也是去海邊!今天可是隻有姐姐和康貴哥哥的約會啊。」

 「約會….」

 愛沙在那不停的唸叨著什麼,臉也慢慢的變紅。

 這樣我也會不好意思的啊,你別這樣。

 「好啦!如果不快點去的話時間可就浪費了哦。」

 啪的一下,很快啊,愛沙就被推出了玄關。

 和從頭看到尾的我對上目光之後,立刻變成了平時那副惡狠狠地眼神盯著我看。

 「….幹嘛啊?」

 「沒事….」

 雖然說臉很紅的原因並沒有那麼嚇人,不過愛沙就保持這樣的話我也能比較輕鬆。

 「走吧?」

 「嗯…」

 在愛美元氣滿滿的揮手告別下,不安的一天開始了。

 ☆ ☆ ☆

 坐電車和巴士大概花了一個小時左右。

 位於郊外的大型水上游樂園,這個時期的話室內和室外都有著可遊玩的設施,是一個值得遊玩一天的地方。

 「票呢?」

 「帶著啦。」

 路上,雖然只是簡單幾句對話,但也算是有在聊天吧……不過嘛,真的只是很簡單的對話罷了。

 「那,就在那邊會合吧。」

 「嗯…」

 這麼說完後就各自進了更衣室。

 「不過,沒有問題麼….?今天….」

 現在完全理解為什麼能和愛沙對話的時候愛美一定在場了。

 之前那次也是,雙方都因為愛美的建議得到了幫助,約會才能順利的進行。但是今天至少我這邊是沒有像之前那樣被教導如何順利進行約會的,看愛沙的樣子好像也是沒有被愛美建議什麼。

 「完全不知道怎麼辦啊…」

 抱怨也沒什麼用,男生換衣服一下子就換好了,所以我決定開始準備救生圈,結果弄著弄著,就不知道到底是我等愛沙還是愛沙等我了,因為實在不會用自動充氣機,只好自己慢慢的吹氣進去。

 「….好累….」

 雖然說在出去外面之前就已經一身的汗了,但是總算是弄好了一個游泳圈,可以去泳池裡面了。

 走過消毒的水池之後,將一身的汗在沐浴間洗掉,這樣總算好受一點了。

 「這樣看來愛沙應該是比我要快了…」

 一邊不爽的盯著這個讓我耗費如此多時間的救生圈,一邊走向約定好集合的地方。

 ☆ ☆

 「愛沙在…那裡麼….」

 約定好的地方是一個沙灘為主題的,帶有波浪的泳池。

 因為是休息時間應該說人都不會聚集在這裡,但是隻有一個角落裡微妙的聚集了很多人,所以我大概猜到了。

 「愛….」

 靠近了準備搭話的時候察覺到了樣子不對勁。

 「喂喂~一個人的話要不和我們一起玩唄?」

 「既然都來玩了不如就一起開心一點玩唄?」

 看到的是被有著小麥色皮膚的肌肉男二人組搭話的愛沙。

 該怎麼說呢,像這樣很像動漫裡面的搭訕的搭訕還是第一次遇見呢。

 「那個….我在等人。」

 「別用這種藉口嘛,怎麼可能會有男生換衣服比女生還慢呢?」(男生就不能換衣服久一點麼?!氣抖冷!——yaeshiro)

 「說不定其實就是不想陪你了,現在說不準在和別人做一些好玩的事情呢~」

 「騙人…」

 喂!為什麼會覺得這麼假的話是真的啊,不要變成死掉一樣的眼神啊!你對我的信用也太低了吧!

 不過從平常看我的目光來看,我覺得我是不會有人搭訕我就是了….

 「好啦,走吧。」

 「等!等下!不要!」

 在男人們準備伸出手拉愛沙走的時候我終於行動了。

 「久等了!」

 「康貴!」

 一瞬間綻放出了讓人心動的笑容的愛沙朝我這跑了過來。

 「不好意思了,這是我的女朋友。」

 對於我這句隨口一說的話愛沙瞪大了雙眼。

 這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有點傷到我的心….能不能不要這樣….臉也非常的紅看來我是要被罵了。

 但是還是希望能理解一下,畢竟這樣的話可以省去很多工夫。

 畢竟曉人是這麼說的。

 「嘖!….看到那樣的表情完全沒辦法出手了嘛。」(寧也是純愛戰士?——yaeshiro)

 「就是啊,竟然讓那麼可愛的孩子等你。」

 好在兩人都不是特別激進的類型,這麼說完之後就離開了。

 太好了,如果兩人繼續糾纏的話我也沒有什麼特別好的辦法了。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看向愛沙之後,愛沙只是臉紅紅的支支吾吾的回答我。

 我的目光再一次被愛沙的泳裝姿態吸引走。

 雖然說選泳衣的時候也有看過,而且也和想象中的一樣非常合適,但是刺激性實在是太強了,特別是比基尼比基尼下面的部分,在買的時候沒有看過實際穿上的樣子,看來比我想象的還要危險啊。

 「幹嘛啊…」

 「沒有….就是覺得挺合適的。」

 「是麼….」

 單單只是說了這句話,愛沙就臉紅的低下了頭。

 考慮到平時那副樣子,根本沒法想到愛沙既然可以這麼….這麼可愛….

 「但是那個…刺激稍微有點大。」

 「那種事情不用說也沒有關係!」

 明明是愛美告訴我要坦率的說出自己的感想的,為什麼被髮火了呢….好難啊。

 「好啦!難的出來玩一次,快點走吧!」

 愛沙像是要甩開之前的話題一樣拉起我的手開始走了起來。

 雖說有那麼一點點小麻煩,但拜這件事所賜,至少我感覺到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僵硬了。

 ☆ ☆ ☆

 被愛沙拉到的地方是這個水上樂園最大的流動泳池。

 在這個室內室外都有設施的水上樂園,在室外有圍繞整個室內設施的流動泳池,所以能夠隨著水流環繞整個設施。

 因為救生圈給愛沙用了,所以我只能將手搭在救生圈的邊緣上,這樣一來就變成了和愛沙近距離對視的窘境。

 「幹嘛?」

 「沒事,對不起。」

 但是我想要將手移開的時候,愛沙又會拉著我的手讓我保持這樣。

 「…因為這個是康貴拿過來的泳圈,一起用不也挺好的麼?」

 「是,是哦…」

 雖然還是很僵硬,但我們的距離也確實在慢慢靠近。

 雖然剛才一下子就緩解了尷尬,但是果然像這樣這麼近的面對面說話感覺還是很緊張。

 「…….」

 「…….」

 雙方的臉都很紅,就這樣沒有說任何話環繞了一週。

 「愛沙….」

 「幹嘛….」

 「水上滑梯,想玩麼?」

 「也不是….沒有興趣。」

 「那,走唄?」

 「嗯….」

 然後又是沒有任何對話,就這樣漂了半圈,向著目的地進發。

 看到周圍的情侶都是這樣的姿勢的時候,感覺同樣狀態的我們的樣子就像浮雕一樣,有一種微妙的心情。

 「哼哼~等下~你剛才偷偷摸了我一下吧?」

 「誒~?我不知道誒~」

 「呀~!剛才絕對摸了我!」

 但是我和愛沙,心之間的距離是絕對和他們不一樣的,不過,這個要說是不是我想的話….

 看向愛沙,一直盯著剛才那對笨蛋情侶的臉變得通紅。

 如果能和這麼可愛的女生接觸的話,作為男生沒有理由不高興,…但是,不可能是現在,也不會是在這裡,我這麼告訴自己。

 為了讓興奮的大腦冷靜下來,我想起了那天愛沙說的話。

 ===

 「我也有一點,想要做一點夏天該做的事了,但是和班裡面的同學也沒有約好…而且和男生一起出去的話總感覺有點那個….嘛,不過康貴的話反正是青梅竹馬,很安全,反正我也想要做一點有夏天的感覺的事,一起去吧….」

 ===

 微妙的想起那副樣子的時候內心會湧上一股奇怪的期待,但是就按照話裡說的那樣接受的話對我更好,絕對不能周圍的氛圍就忘了原本的樣子。

 現在愛沙和我一起只是單純的我很安全,我在內心告誡自己之後,再次看向愛沙。

 「怎麼了?臉很紅哦。」

 「可能是被太陽曬的,那我們去排隊吧。」

 想要糊弄過去,我向著排隊的隊伍開始移動。

 「等!等一下我….」

 不想潛到水裡面的愛沙正在為了從游泳圈裡面出來進行一番苦戰。

 這讓我稍微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我將手遞給了愛沙。

 「謝謝….」

 接過救生圈之後,我再一次將拉起了愛沙的手。

 「那,走吧?」

 「嗯….」

 雖然有點被愛沙反握回來的手的力度感到驚訝,但是很不可思議的沒有了想要鬆開的想法。

 「幹嘛….」

 「沒事」

 背過去的愛沙的臉很紅,但這應該是我第一次確信,那不是生氣的臉紅。

 = = =

 雖說水上滑梯還是需要排隊,但因為遊樂設施眾多的原因,沒有排多久就輪到我們了。

 在室外玩盡興之後,在玩累的我的提案下我們決定進入室內設施休息。

 「原來這裡面是這樣一種感覺啊…」

 「就是啊….」

 在這個洞穴一樣的設施裡面有著接近40度的溫泉。

 「稍微休息一下也挺好的不是麼?」

 「也是。」

 在找到空位之後就坐下了,雖然因為蒸汽的原因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還是能看的出來這個地方應該是給情侶用的。因為周圍幾乎都被情侶們填滿了,我們之間的距離當然也只能貼的很近。

 「吶,如果不靠近一點就沒有位置了…」

 「啊….」

 因為是面向情侶劃分的空間,於是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幾乎已經是碰到對方肩膀的距離,沒有能避開靠近過來的愛沙的空間。

 「嗯….」

 在這種情況下真的希望你別發出這種聲音….

 這個先不說,現在有一種兩個人進到真正的溫泉裡面的錯覺,雖然知道只要轉個頭就能看到是穿著泳裝的,但是如果真的轉過頭去確認的話就會有一種微妙的氣氛,所以我現在變成了一種不知所措的狀態。(日本進溫泉都是光著身子才會有這樣的感覺吧,反正現實也確實都是光的=.=…——yaeshiro)

 「吶,康貴、」

 雖然我們兩人都相互別開臉,沒法看到對方的表情,但大概那副表情,是最近最溫柔的一次吧。

 「怎麼了?」

 「那個啊….我一直,都想和康貴道歉….」

 「道歉?」

 「嗯…我啊,經常會有討厭自己這副性格的時候…」

 「為什麼又說這個…」

 平常的時候,在和我以外的人接觸的時候愛沙的性格是完全沒有問題的我覺得,證據就是在班裡,愛沙是作為中心,周圍聚集著許多人。

 而且也被班裡的同學所尊敬,雖然說沒有和大家的關係特別好,但也是一個非常高人氣的存在。

 「我覺得我大概,是在撒嬌。」

 「撒嬌?」

 「是啊,我一直覺得康貴,就和我的家人一樣。」

 「這個嘛,我們畢竟也是一起長大的。」

 我們之間就好像兄妹一樣,亦或姐弟一樣度過了小的時候。

 「是啊…但是呢,雖然是這麼說,但我們並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對吧。」

 「那是肯定的啊。」

 「我,明明是知道的,這種事,但是我就是相信著康貴不會離開我,就對你撒了許多嬌。」

 撒嬌…麼,如果這麼說的話我大概,在心裡的某處覺得愛沙是特別的,對於愛沙來說應該也是和我一樣這麼認為過來的吧。

 「升學之後,我們之間就有了距離,雖然說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還是覺得,康貴的話絕對不會丟下我的。」

 「這個,我好像也沒有丟掉你吧。」

 「嗯,但是果然,拉開了距離的話,不是兄妹的我們沒有辦法那麼簡單的回到過去。」

 是啊,所以我覺得和愛沙保持距離,我覺得愛沙也覺得這樣,會比較好吧。

 「我啊,擅自覺得,康貴能作為愛美的家庭教師再一次來到我家,會不會又能再一次變成我的家人呢。」

 愛沙的話隱隱約約有些明白。

 但是果然,已經有了隔閡我們,自然的將距離拉近還是太困難了。

 「託愛美的福來到了這裡,再怎麼說我也是姐姐,我覺得我一定要勇敢一點。」

 「哦…」

 愛沙第一次面向了我,我也不由自主的和愛沙對上了眼。

 「我是一個別扭的人,大概就算康貴你對我很溫柔我也會是一副不爽的態度,今後我覺得經常會發生。」

 「確實啊。」

 沒有多想就笑了出來,對著認真說出這些話的愛沙。

 這些事情,現在說已經太晚了吧,你以為我和你有多少年是一起長大的啊。(好酸好酸好酸好酸好酸)

 「哼哼,嗯,但是康貴一定會原諒我的,所以我就能沒有節制的對你撒嬌。」

 「這可真是驚人的宣言啊。」

 「嗯,但是相對的呢。」

 愛沙的臉在不經意間突然靠近,讓我心跳亂了一拍。

 「我也會,去尋找能為康貴做什麼。(讓你妹和康貴在一起XD)

 「做什麼…?」

 「嗯,做點什麼,當然也會注意平時的態度啦….」

 「我知道你不能一下子改變的啦,沒有關係的。」

 「唔…!」

 像小孩子一樣鼓起臉的愛沙,但是卻沒有辦法反駁我。

 「嘛,不用那麼在意也沒有關係啦。」

 「但是….」

 「我今天呢,覺得很高興,愛沙能告訴我自己的想法。」

 「…嗯。」

 如果愛沙期望能變成過去像一家人一樣的話,平常的態度會不會變成以前那個不坦率的愛沙呢。

 「幹嘛啊…」

 「沒事,只是覺得你完全變成了現充啊,和那個時候完全不一樣了。」

 「才沒喲那麼簡單的改變哦。」

 沒有改變的還是會對家人撒嬌這一點麼,這一點沒有變真是太好了。

 「那個啊。」

 「什麼?」

 「今後也請多多指教咯。」(這不是結婚時候說的話嘛~)

 「嗯…」

 不知道為什麼,在我說出的話傳達給愛沙之後,兩人都臉紅了起來,不約而同的離開了溫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