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疏遠的青梅竹馬變得很恐怖

第十五話 和曉人的打賭

第一卷 疏遠的青梅竹馬變得很恐怖  第十五話 和曉人的打賭  「吶,康貴同學喲~」

 「幹嘛?」

 曉人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的時候我就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考試也結束了,接下來就只剩下暑假了啊,你這傢伙和高西同學有沒有什麼活動呀~?」

 在說什麼玩意這傢伙。

 「那個表情的話就說明不是什麼都沒有對吧?」

 為什麼暴露了呢….

 「嘛,不過我也明白你沒有任何進展就是了。」

 「進展什麼的,那些事….」

 和愛沙的關係也確實從感覺很恐怖的陌生人變成了說的上話的關係,但也只是說的上話,沒有在此基礎上更近一步。

 但是原本也是青梅竹馬的關係,這樣一看完全沒有修補好我們的關係。

 「那麼在車站前目擊到的情報是?」

 「嗯?」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有人以為在那麼明顯的地方不會暴露吧?」

 這個…確實有想過會被誰看到就是了。

 「嘛,不過看上去也能看的出來只是一個幫忙拿行李的,所以就沒有成為什麼傳言吧。」

 我對於愛沙也就是幫忙拿行李的人,沒有在此以上,也沒有未滿,只是一個拿行李的罷了,只是很少見到愛沙會在我面前露出那種表情。現在也是在被同班同學的包圍下愛沙面露微笑和他們談論著。

 單純只是買東西很開心,應該會這樣對我說吧。

 「哈…」

 「幹嘛啊?」

 「不是,只是覺得你病的不輕。」

 莫名其妙的。

 「好了,之前的那件事,還記得吧?」

 「…….」

 想起來以後感到和比愛沙約定時更加害怕。

 「你這傢伙,只有這次那麼努力的學習,太卑鄙了啊!」

 「學習怎麼能叫卑鄙呢?這是實力啊。」

 只是隨口一說的情況下答應的,我以為曉人還是會取得一如既往的點數,這傢伙原本就是沒有什麼幹勁,如果真想的話當然能取得不錯的成績,但是真的沒有想到他會在這個時間點拿出那麼多的幹勁。

 但是特意取得勝利到底是要我幹什麼呢?當我意識到我上當了時候已經晚了。

 「所以,你要我幹什麼?」

 「也沒有什麼,只是希望你能稍微陪陪我罷了。」

 「陪陪你?」

 「對方是兩人組嘛,所以我這邊也希望再多一個男生。」

 「所以,今天你要拉我去哪裡啊?」

 「說話方式很過分啊,只是單純的出去玩罷了。」

 雖然不是不相信曉人的為人,但是一旦和女生有關係時就是另一種方向的很相信他了。

 「你這傢伙也在所以不會去奇怪的地方啦,只是普普通通的去打打保齡球和唱唱k罷了,很健全的啦。」

 「那如果是不健全的話….算了當我沒問。」

 「就著這樣,嘛,不過今天的兩個人都很可愛,你也只要好好期待就好啦。」

 「但是習慣了高西姐妹的你可能滿足不了吧」,曉人嘴貧的補上了這麼一句。

 但那不是肯定的麼,和那兩人比的話可太殘酷了。

 「呀吼~曉人君。」

 「對不起呀~等很久了麼?」

 「沒有沒有,我們也才剛剛到而已啦,介紹一下,這位是康貴。」

 順著曉人的介紹我點了點頭示意。

 一邊是金色捲髮,穿著清涼背心的,好像是叫亞美小姐的樣子。

 感覺稍微有點難相處啊。

 另一邊是黑色長髮的傳統美女,這位應該是叫做栞小姐的樣子。穿著連衣裙給人的感覺很好,雖然說連衣裙也能隱藏一些恐怖的武器,不過這一位可能可以相處的來。

 「你這傢伙完全沒有看女生的眼光,如果你對高西姐妹以外的人出手的話我就收回這句話。」

 用著只有我聽得見的聲音這麼說著的曉人的表情異常認真。

 在那之後立刻就開始了現充的日常,決定了要玩保齡球和唱k的話,也還是沒有困難的順利進行了。

 「你這傢伙不是意外的很行嘛?」

 「因為之前被愛美經常帶來玩嘛。」

 「啊~畢竟是那個吵鬧的孩子嘛。」

 雖然感覺真的玩的很愉快,但是黑頭髮的栞小姐好像沒有注意到似的常常和我發生身體接觸,這讓我有點困擾。

 「好啦,差不多該回家咯。」

 「誒~?這就要回去了麼?」

 曉人提出差不多該回去後,栞小姐一副依依不捨的樣子抱著曉人的手臂。我突然明白了曉人的話的意思。

 「那就下次,雖然我是這麼想的,如果我一個人也可以的話也可以繼續哦。」

 看來曉人是察覺到了我已經累了的樣子。

 「誒~?康貴君你要走了麼?」

 「嗯….」

 鬆開曉人的手後就對著我這邊不斷暗送秋波的栞小姐,對我伸出援手的是隻是看上去是個辣妹的亞美小姐。

 「嘛~嘛~,有曉人君陪我們不也可以麼?」

 「嗯….嘛,沒辦法,康貴君,你下次要和我們再一起玩哦!」

 被亞美小姐拉開了的栞小姐終於肯鬆開我。

 得救了。

 在回去的時候,曉人又用只有我聽得見的聲音對我說。

 「高西姐妹有多好終於理解了吧?」

 沒有聽我的回覆曉人就回到了她們那邊。

 只留下我一人思考這句話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