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疏遠的青梅竹馬變得很恐怖

第十話 考試後

第一卷 疏遠的青梅竹馬變得很恐怖  第十話 考試後   被學校有名的高西姐妹糾纏的事件,在下一週並沒有產生多大的騷動。

 難道是認為說像我這樣的路人和她們兩人就算走在一起也不會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麼?

 還是說因為是考試前所以沒有心思去理會…

 這樣子和曉人說了之後,他目瞪口呆的回答我。

 「你這傢伙…。全部都是高西同學她幫你將騷動緩和下來的結果啊。」

 「誒?是這樣的麼?」

 「你真的是….所以我才說她對你不是那種態度啊。」

 「唔…」

 沒有辦法否定。

 因為那個時候愛沙真的令我感到非常意外。

 不過也不是意外啦,因為平常對大家都是那種態度,現在也依舊被人包圍著。

 在回家的路上也是,批評愛美也是在幫助我…

 「她很認真的對大家說了,只是在做她妹妹的家庭教師,而且父母間的關係很好這一事實也有好好的告知了大家。」

 「原來是這樣啊….」

 「因為是偶像說的話呀,大家知道不是有害蟲粘上了偶像和勝利女神的話就不會那麼去在意了嘛。」

 我決定下次去愛沙家的時候要送禮給愛沙。(把你送給她吧——yaeshiro)

 雖然大概率會被說「我可不是為了你這傢伙才這麼做的」,但其實不是我的原因,是因為如果傳出了奇怪的傳言的話對於愛沙很不好才是最大的理由。

 但是嘛,再怎麼說還是受到人家幫助了,還是要道謝的。

 「不過話說回來,實際上是怎樣?」

 「什麼?」

 「才不是什麼吧?!和高西姐妹的關係啊?還是說你盯上了哪一個啊?」

 「哪一個都沒有安心好了。」

 「那我出手也可以了?」

 這麼說的話我就要思考一下了,曉人很受歡迎,雖然是不在愛沙那邊那種班級中心團體裡,但也是一個人單獨出道的,這也不能成為扣分的點。

 好像交往了也不是很壞啊。

 「怎麼覺得你在考慮一些很蠢的事啊?」

 「沒有啊,我可是很認真的在考慮啊。」

 「不行啊,這也下去….」

 這麼說完後立刻趴回了自己的桌子。

 不過後半部分先不管,我也需要多花一點時間考慮愛沙的事情了。

 「喂,曉人。」

 「啊?」

 「接下來你還是起床好一點哦。」

 「嗯?哦,對哦,考試哦。」

 很好的回答了我。

 我們不是按照名字順序排列,而是老師喜歡怎麼排就怎麼排,然後曉人的話是不論哪個老師都會早早將他安排好。

 順帶一提這傢伙雖然是這樣一幅態度上課,但是基本都能考的不錯,至少是不會留級的。

 「啊~對了。」

 「嗯?」

 曉人好像是想起什麼一樣看向我。

 「這次的考試,要不我們也來比一比?」

 「幹嘛又來….」

 「有點事想要拜託你嘛,反正你這傢伙也因為要和高西同學比賽比起以前更有準備吧?」

 「那個是…不過也是,條件是?」

 「五科的總成績,輸得要聽從贏的一個願望。」

 「只要你不提什麼亂來的要求就行。」

 「那就決定了。」

 原本我和曉人的成績就沒有差多少,想到這次我的準備,並不是贏不了。

 而且,有想要拜託的事情的話其實只要開口說我也儘量會去做的,反正贏了也就是要我請客吧,也不至於輸了會很慘。

 比起和曉人的勝負,愛美的結果和愛沙的勝負還是讓人頭疼的啊。

 在所有考試結束後,終於到了命運的時刻。

 今天是學習會之後來到了久違的高西家。考試也告一段落了,現在是在進行一個被叫做「辛苦你了」的會,一直到吃飯之前都要承蒙關照了。

 「打擾了~」

 「好的~啊啊是康貴君對吧?就這樣上去房間裡吧。」

 雖然覺得防範意識很差,不過也習慣了。

 畢竟也是熟悉的人的家裡,在聽到回應後登上了一如既往的樓梯,但是前面確實和平時不一樣的景象。

 「啊….」

 「誒….?」

 在上了樓梯後看到的第一間房間就是愛沙的房間,平常門都是關著的所以就覺得和牆壁一樣,但是今天卻沒有關上。

 然後更糟糕的是,好像是喜歡帶著耳機的原因,好像沒有察覺到我來了的事情,好像是這樣。

 「你這傢伙…原本是今天要來的?」

 「確實…是這樣的。」

 好緊張。

 現在的愛沙下面穿的是粉色的條紋的,帶有褶皺的內褲,還有凌亂的T恤。

 仔細看的話T恤下面好像什麼也沒…

 「所以,你要看到什麼時候?」

 「啊,那個,….對不起!」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是我慌慌張張的將門關上,普通來說應該是反過來的吧….?

 但是她好像…生氣了對吧….

 這樣的話在這之後的晚飯…真的覺得好恐怖….

 氣氛好沉重。

 但是必須要前進才行,我立刻走向隔壁愛美的房間。這裡的話和愛沙相反,一直開著的門卻關著。

 為了不重蹈覆轍我還是先敲了門,沒有回應。

 「愛美?」

 「康貴…哥哥?」

 樣子很奇怪。

 「進來了哦。」

 「嗯….」(完了,我單看台詞開始變黃了——yaeshirio)

 聽到沒有活力的聲音後,確認後就立刻進了房間。

 看到了抱著抱枕的愛美和浮腫的眼睛。

 「誒嘿嘿….被看到了。」

 「怎麼了呀?」

 「嗚….康貴哥哥….對不起….」

 「什麼對不起啊?」

 「那個啊…我真的努力過了,…但是,不行啊,嗚嗚…」

 說到這以後便將臉埋在了抱枕裡,肩膀微微顫抖。

 ☆

 「冷靜下來了麼?」

 「嗯…誒嘿嘿….」

 為了安慰愛美對她說「過來這裡」之後,「稍微摸摸」這麼說之後,立刻就收縮成了一個球的樣子。

 「對不起啊…康貴哥哥。」

 「沒有什麼需要道歉的啊….不過你很懊悔吧。」

 「嗯….」

 將手放在她頭上後就這樣再一次將臉埋在抱枕裡。

 「我知道你有努力過的,安心吧。」

 「但是…」

 「再說了,我覺得你沒有飛撲過來還好一點哦?」

 「啊哈哈….」

 突然一下子將目標設定的那麼高,平常在及格線遊蕩的人一下子想要超越那些高位的人只能說有勇無謀。

 「所以,這次多少名呀?」

 「54…」

 「很厲害嘛,這不是有好好努力過了嘛?」

 坦率的誇獎。

 一下子排名提升了100多名,真的有好好努力過了。

 「但是….約定….」

 「我可沒有說過要進入30名以內哦?」

 雖然沒有達到自己設定的目標,但是54名也足夠努力了。

 「嘛,不管結果怎麼樣我都會給你對應你努力的獎勵的。」

 「不可以的….那樣。」

 少見這麼固執的愛美,原本這不服輸的性格就和愛沙很像,自己也不想輸吧。

 「雖然說什麼都聽你的不行,但是我可以擅自給你獎勵對吧?」

 「擅自?」

 「是啊,我想要給你獎勵,我擅自決定的。」

 「這樣啊….如果是你擅自的話就沒有辦法了呢….」

 「沒有辦法呀,雖然愛美你這麼努力了呢?」

 「這樣啊…這樣啊…」(怎麼你這裡這麼會哄傲嬌了呢…——yaeshiro)

 之後雖然還是將臉埋在了抱枕裡一段時間,但是復活之後的愛美又回到了那副天真浪漫的樣子。雖然還是有一點點勉強在笑的樣子,看到決定向下一次考試發起挑戰的愛美,我覺得下一次一定能達成目標。

 雖然也有可能是我偏心的原因,但是我的確是這麼確信的。

 「康貴,考試的結果是?」

 「啊…….」

 為了慶祝愛美考試的結束,同時也是對她認真學習的獎勵,我們移動到了客廳,於是就被桌子邊上的愛沙搭話了。

 看來好像已經選擇忘記剛才的事件了。

 「我最低的分數是88.康貴你呢?」

 「還是一如既往的厲害啊…看來是我輸了。」

 「吼吼?所以,你最高分是多少呢?」

 「85啦。」

 可能因為是太過在意和愛沙的勝負,就對著單一科目不斷加強,想著多少也能贏過,現在看來只是我自信心過剩罷了。不對,我這一瞬間突然想起來,不論說什麼都要服從這個條件還挺恐怖的……。

 「那麼,要求你做什麼好呢…」

 「唔…」

 一臉期待笑著的愛沙雖然客觀來說很可愛,但是這次真的很恐怖。

 「嘛,這個的話就慢慢考慮好了。」

 「我知道了…」

 「哼哼~」

 始終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樣子的愛沙好像剛才的事情已經完全從腦子裡消去了,雖然這一點讓我安心了,但是一直到現在什麼也不說也很恐怖啊……

 但是我不想自掘墳墓便什麼都沒有說,在這邊發生這些事的時候那邊的飯菜的準備也在進行。

 「所以,愛美你要求了什麼啊?」

 在開始吃飯沒過多久,愛沙就向這邊拋出問題。

 「啊~其實…」

 「不可以說!」

 好像是覺得很丟臉,愛美衝過來捂住我的嘴,急忙說道。

 「誒….?」

 「誒嘿嘿~好像因為稍微大意了的原因….」

 從現在愛美這副不好意思的笑容上,一點也看不出愛美剛才那副樣子。

 但是應該說作為姐妹麼,愛沙雖然露出了一瞬間驚訝的表情但很快就轉變成一幅難過的樣子。

 「這樣啊….」

 「嘛~下次再努力就好了。」

 「這樣啊,不過這次是確實努力過了呢,康貴,我要你和愛美一起出去約會。」(人類迷惑行為——yaeshiro)

 「誒?」

 突然話題轉到我這我沒反應過來。

 「這就是我要求,就這樣就可以了。」

 「誒!不可以啊姐姐!」

 「反正你原本想要拜託康貴的不就是這件事嘛,好好的接受就好。」

 「真的是!不行,給我用在自己的事情上面。」

 還以為是什麼事,如果是要帶愛美出去轉換心情的話完全沒有問題啊。

 「如果只是一起出個門的話不用要求我也會去的啊。」

 「「誒?」」

 誒?為什麼你們兩個人要那麼震驚呢?

 「康貴哥哥你竟然是這種人?!不論是誰都能去約會的麼?!」

 「不是等下,為什麼會變成那樣?」

 說到底到底是從哪裡開始出現約會這個單詞的啊?我和你的關係出個門不叫約會吧?

 「這樣啊,原來康貴和誰都能約會啊…」

 「愛沙你為什麼感覺心情不是很好??我是說被你們兩個人邀請才會啊,不論怎麼說我們都有那麼久的交情。」

 「這,這樣啊…也是啊…」

 太好了,這次好像回答正確了,表情柔和下來了。

 「那就決定等下出門了哦!」

 愛美現在興奮的像是要跳起來,恢復了精神真的太好了。

 「康貴…我呢?」

 「怎麼了?愛沙你也有什麼想拜託的麼?」

 「嗯….那就恭敬不如從命,我勝利的成果就讓你幫我拿東西吧。」

 「啊啊,知道了。」

 如果這樣就滿足了的話不如說我真是得救了。這樣的話考慮之前受到的照顧和剛才的賠禮,我還是去買一點禮品上供比較好。

 「哼哼~我家的女兒們就承蒙你關照了哦。康貴君?」

 「這點小事沒有什麼的。」

 「哎呀哎呀~」

 阿姨好像很開心的看著兩個人。

第十一話 愛美的作戰(愛沙的視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