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疏遠的青梅竹馬變得很恐怖

第三話 愛沙的想法

第一卷 疏遠的青梅竹馬變得很恐怖  第三話 愛沙的想法  「第一回!康貴哥哥的學習大會~!開始~!」

 「要學習的是你這傢伙才對吧?」

 應該是知道的吧。

 在眼前興致過分高漲的生物是高西愛美,愛沙的妹妹。

 對於我來說就像是自己的妹妹一樣對待,我覺得她也是將我當作哥哥來仰慕著。

 倒不如說比起普通的兄妹,肢體接觸還要更多…

 這個習慣就算年齡增長了也沒有改變,在剛才就證明了。

 「主要很久沒見了嘛!真的啊,姐姐她可以在學校見到你就不說了,我可是很寂寞啊~!」

 仰頭淚眼朦朦的看著我的愛美,真不愧是愛沙的妹妹啊,也是一個美少女。如果和我一個年齡的話我應該就被秒殺了。

 但是我怎麼說呢,比起說是習慣了,不如說沒辦法用那樣的目光去看她,如果讓她繼續成長下去的話我感覺就會很危險了。

 但是一想到愛沙的恐怖,我絕對不會去想著出手的。

 「明明好不容易進到一所學校裡,完全見不到姐姐和康貴哥哥,學習也跟不上….」

 我摸摸垂頭喪氣的愛美的頭。

 「嘛~不過本來能進去也是奇蹟了啊。」

 雖然有著和姐姐一樣的標緻的面孔,但是學習沒有辦法和姐姐一樣好呢。

 但與之相對的運動神經比愛沙要好,甚至於比她年長的,作為男生的我都難分高下。在外出玩的時候比起愛沙,和愛美的時間會更多,可能這也是為什麼愛美會讓我感到很懷念的原因吧。

 雖然學習也不是不行,比平均水平高一些,但是來到這種全部人在一定程度上都擅長學習的地方,肯定會變得吃力的吧。

 「嘛~不過康貴哥哥來教我的話就沒有什麼問題了呢。」

 「沒有想過請教你姐姐麼?」

 「姐姐的話,那個…實在是太嚴格了…」

 看向遠方的愛美。

 不過總覺得自己能體會到,應該說是被冷淡的對待了的原因吧。

 「比起那些,康貴哥!有好好的作為我姐姐的對象麼?」

 「你姐姐的對象?」

 「總覺得那個啊,明明好不容易到了一個班,卻完全沒有和我說關於康貴哥哥的話題。」

 啊啊…愛美還是認為我們是關係很好的青梅竹馬吧。

 「因為我們最近沒有說過什麼話嘛。」

 「那可不行啊!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姐姐才一直心情不好!」

 我倒是覺得那應該是其他的理由就是了…和我這種男生,見到都是急忙避開。

 而這樣情況下要我去搭話之類的,絕對會在班裡面傳出我這種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的傳言。

 「總之!哥哥你有好好的作為姐姐的對象的義務!不是做過要一直一起到結婚的約定嘛?!」

 「真是懷念啊~」

 這是一種很常見的青梅竹馬的例子,原來也做過這樣的約定啊,不過嘛,還在意這種約定的也就只有愛美吧。

 「好啦,差不多要開始學習了。」

 在繼續說下去將事實告訴愛美的話有可能會對愛美造成打擊吧。

 雖然這是遲早要說的事,不過現在儘可能的拖一下好了。

 「真的是!完全沒有認真在聽吧?總之!!要好好的考慮姐姐啊!」

 「知道啦,只要愛美好好加油學習啊。」

 「啊!這話可是你說的啊?我可是隻要想也是能做到的啊!」

 「我知道哦。」

 為了能跟我們一起有多拼命的學習也好,那有多累我也知道。

 「哼哼,這還差不多。」

 「為什麼你要一副自豪的樣子啊?」

 「誒嘿嘿~」

 輕輕的敲了下頭後便開心的笑了起來,從以前就是這種感覺呢,愛美。

 「開始了哦,開始是數學對吧?」

 「請你多多指教~!」

 當作打工也可以賺錢,也挺好的。

 希望這個在努力學習的孩子能不要辜負我的教導哦。

 高西愛沙正在一臉懵逼。

 「為什麼那傢伙會在我家…」

 咚咚咚的心跳都沒法隱藏起來了。

 「現在這個狀況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會這樣啊….!」

 這一下子也太意外了!媽媽也好,愛美也好,知道的還瞞著我…。絕對是。

 總覺得她們現在心裡一定在笑。

 「唔~!好火大!」

 將自己的怒火遷到一直抱著的玩具熊身上,在床上抱著滾來滾去。

 越是去想康貴的事情就越是火大。

 現在的話一定在隔壁房間和愛美卿卿我我。明明和我對上眼的時候一句話都不肯和我說,愛美抱著他都允許。

 明明對我就一句話都不肯說!!!!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啊….」

 再說了原本康貴就是隻屬於我的才對。

 然後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愛美也和我們一起玩了,回過神來全都給愛美搶走了。

 不對,其實這大概是我自己固執的這麼想罷了,其實應該是沒有這種事的,但是我就是感覺有什麼被搶走了,讓我火大,那種感覺揮之不去。

 「這都是,我自作自受麼…」

 康貴雖然溫柔的對我搭話,但我卻賭氣的耍著脾氣,可能是做的過分了一點,但我之後真的很後悔,一點都不想承認那是我做的事….

 「哈…」

 不對,但是結局卻是那傢伙最近開始躲著我了!好不容易和愛美有了年級的隔閡,雖然只是,一年而已,但是我也覺得終於只屬於我一個人了….

 嘛…我也沒有做什麼不好的事情啊,只是那傢伙每次和我搭話的時候我都會緊張的不知道怎麼辦,表情僵住了而已。我是這麼覺得的,然後我也…沒有用特別不好的態度啊。

 沒有吧?大概是。

 「果然明明是一個班的,那傢伙對我愛理不理是不對的!」

 已經和玩具熊說話說累了….

 我當然也知道啊,自己的原因才變成現在這個狀況。

 但是一旦承認的話,會覺得一切都結束了,結果那傢伙都來我家了我也沒能和他說上話。

 「還有一點啊….就能像愛美一樣變的坦率了。」

 自己的性格自己是最清楚的。我當然知道那是不會實現的願望。

 但是如果做到了,如果做到了的話,那傢伙會好好的看著我麼….?

 「被那傢伙以外的人喜歡上一點意義都沒有啊….」

 感覺到康貴被愛美搶走了的那時開始,我就決定要變的能好好的看著康貴,拜自己的努力所賜,最近已經被的經常被人搭話了,康貴以外的男性。

 「難道說…不喜歡麼…」

 不可能有這樣的事!我比誰都更清楚那傢伙的事。

 拼死努力把自己氣質提升了,髮型也是那傢伙的喜歡類型才對….!臉雖然沒有辦法改變,但應該….應該不是那傢伙討厭的樣子才對!

 明明就是…

 「哈…」

 在我這樣想的時候,愛美也開心的獨佔著康貴吧。

 啊啊啊,好火大。那傢伙一點和愛美粘在一塊,鼻子伸的長長的(應該是動漫裡面那種很牛逼的時候鼻子就變長那樣吧…)——yaeshiro

 然後愛美也一定是,一定在緊緊的抱著康貴,然後大概是,故意用歐派去碰他誘惑他。

 「明明歐派的話我的更有料….」

 像這樣屆不到的愛只能和小熊說說,然後一如既往的在床上打滾。

 「真好啊…愛美。」

 現在這樣也是少數的,那傢伙的“禮物”吧。

第四話 班級的偶像和勝利的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