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話 過夜

第一卷  第十話 過夜  「「我吃飽了!!」」

 緣佳親手做的漢堡排非常美味,讓我和妹妹非常滿足。

 上面加了煎雞蛋的漢堡排,配上米飯和味噌湯,還有黃油煮胡蘿蔔和土豆沙拉做裝點,營養均衡也考慮得很周到。能用臨時找來的材料做出這樣的美味,緣佳的廚藝真的是棒到了讓人感動的程度。

 「粗茶淡飯,不成敬意。」

 看到我們把盤子吃得乾乾淨淨,緣佳也滿足地露出微笑。

 「我來收拾,緣佳你去休息吧。」

 我把要洗的東西拿到水槽旁邊。

 「別放在心上啦。我又不是不喜歡洗碗。」

 「可是剛才你做飯的時候我什麼忙都幫不上,至少讓我做一點事情吧。」

 「那,我們一起洗好不好。」說著,緣佳也走到廚房裡。

 她穿著圍裙,頭髮綁成馬尾辮,站在我的身旁。

 「我來洗碗,希墨來擦碗。」

 「瞭解。」

 「……總覺得,和平常不太一樣呢。」

 「什麼不一樣啊?」

 「我現在正在對班幹部發號施令。」

 「我倒是發現了緣佳意想不到地很有居家氣息。」

 「我很喜歡做家務啊,因為周圍乾淨了,心情也會跟著變好。」

 「而且你做飯的時候好像很熟練,連菜譜都不看就一下子做好了。」

 「因為我都習慣了。家常菜這種東西,做幾次就會記下來。」

 「哈啊~有坂緣佳真的是毫無弱點啊。」

 雖然明白其實並不是,但我的女朋友真的是什麼事都能做得到。

 「……總是對人家的弱點發動攻擊的壞男人在說什麼呢。」

 「我嗎?我攻擊哪裡了?」

 現在我雖然在跟緣佳聊天,但其實耳朵都可以感受到她的氣息了,忍耐得很辛苦。

 「戀愛。」

 緣佳微微轉過頭,馬尾辮一抖,我看到了她白皙的脖頸。

 「噯噯,希墨君會和緣佳姐姐結婚嗎?」

 然後我的妹妹突然問出了超高速直球一樣的問題。

 「什麼——啊!?」

 動搖之下,碟子從緣佳手中滑落——

 我立刻做出反應,在碟子摔到地上之前把它接住了。

 「不愧是希墨君,抓得好準。」

 「映,不準說奇怪的話。我們還只是高中生啊!」

 「新娘子。我,是希墨的新娘子……呀」

 緣佳妄想著未來的圖景,臉紅起來了。

 「但是如果緣佳姐姐真的變成了映的姐姐,映會很開心喔!因為每天都可以吃到好吃的。」

 「我,我會變成小映的姐姐嗎!?我會有妹妹!?」

 某人在我身旁就像是目睹了世紀大發現一樣,非常興奮。

 「就算我們結了婚,也不會跟你一起住的。」

 話說回來要是自然而然地寄生在新婚夫婦家裡,以後還要怎麼辦啊我的妹妹。再說這樣我們就很難親熱了。

 「哎好狡猾!映也想要跟緣佳姐姐住在一起!」

 「不可以任性。」

 「希墨君,就那麼想要獨佔緣佳姐姐嗎?」

 妹妹提出了天真無邪的問題。

 回答當然是肯定的。

 「嗯。緣佳是隻屬於我一個人的女朋友。我不打算把她讓給任何人。」

 「希希希、希墨。那那不就是求、求求、求婚——……」

 緣佳像是痙攣一樣地,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唔,對了! 緣佳姐姐,今天住在這裡吧! 三個人一起睡!」

 「「咦!?」」

 「就這樣決定了! 好棒! 哇——!」

 「不準擅自做決定!」

 我慌忙試圖阻止暴走的妹妹。

 「雨還很大,緣佳姐姐回去肯定也不容易啊。而且今天爸爸和媽媽都不在。」

 「哎?」「啊,笨蛋!」

 明明都跟她約好要對這件事保密,結果妹妹就這樣一下子把事實抖出來了。唉,現在這些義務教育課程教出來的小孩子啊!

 緣佳的臉上立刻沒有了剛才的那種高興表情,取而代之的是非常僵硬的神態。

 「抱歉,我也是被映這麼一說才想起來的,並不是要瞞著你。」

 「啊,嗯……我、我知道的。」

 「你肯定也很為難吧。父母會擔心,所以不能在外面過夜。」

 我極力試圖以現實的理由否決妹妹提出的誇張主意。

 因為喜歡的女生就睡在同一個屋簷下,這樣我絕對會失眠的!

 「……那個,我父母現在都在美國出差,所以不用在意啦。姐姐也跟往常一樣在大學的研究室裡過夜,所以沒關係,的。」

 太坦率了!我們家女朋友為什麼會這麼坦率啊!真的不拒絕嗎?這種關頭就算拒絕我也不會有意見的啊。

 「哇~決定了!好棒!」

 我則不理會歡呼雀躍的妹妹,繼續詢問緣佳的真實想法。

 「真的,沒關係嗎?」

 「都洗過澡了,我也不想在回去的路上淋溼。所以,嗯……就是這樣。」

 緣佳的嘴裡始終沒有說出NO這兩個字。

 快來人,快來人給我一顆備用的心臟啊,不然我可能就要爆炸了。

 ◇◇◇

 妹妹始終不肯改變三個人一起睡的打算,所以我只好在用作客房的和室裡鋪了三個人的被褥。緣佳本來提出要幫忙,但我硬是讓她去陪妹妹了。

 而後,我也終於能泡在浴缸裡,讓頭腦冷卻下來。

 冷靜地想想看,這是三個人一起睡覺。

 並不是只有我們倆。

 躺成川字形,一邊聊天加深關係,一邊熬夜到稍晚一點的時間。雖然不尋常,但也沒有什麼出格的。只要睡著了,再醒來就會到早上。

 「只不過是這種事情而已嘛! 啊哈哈!」

 我一邊大聲重複這種積極又緩和的說法,一邊不停地衝冷水澡。

 煩惱退散!

 等自己的身心都涼下來再回到客廳,結果看到緣佳跟映正在一起看電視的綜藝節目。

 「你們兩個關係真好啊。」

 「因為緣佳姐姐很溫柔嘛。」

 妹妹緊緊抱著緣佳不肯放開。可惡,小學女生什麼都不用顧慮,真好啊。

 「你在嫉妒小映嗎?」

 女朋友好像看透了我的想法,開始捉弄我。

 「這傢伙很喜歡抱著別人的。就跟子泣爺爺*一樣死活不肯鬆手,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注:子泣きじじい,德島縣傳說的一種妖怪,外表是長著老人面孔,不停哭泣的嬰兒。如果有過路人把它抱起,它就會緊抓著人,身體越來越重,直到壓死受害者。]

 「女孩這樣很正常呀。我也會緊緊抱著布娃娃呢。」

 「只是抱著布娃娃嗎?」

 「——。那個時候是獎勵啦。是特別的!」

 緣佳回想起保健室裡的擁抱,然後對我反駁說。

 「下一次會是什麼時候呢~?」

 既然她都這樣說了,那我也得還擊才行。

 我忍著內心的動搖,竭盡所能逞強地裝出一副平靜的樣子,坐在沙發的另一邊。

 緣佳平時看來是不怎麼看電視,現在映正在給她說明各種東西。

 我聽著兩人嘰嘰喳喳的對話,突然想起自己還是第一次見到緣佳說了這麼多話。

 她不再表現出班裡那種讓人難以接近的冰冷,而是展現出溫柔的,和妹妹在一起的大姐姐的模樣。而且看不出一點勉強或者僵硬,態度非常自然。

 「緣佳。如果映說那麼多話讓你很煩,你無視她也沒關係的。」

 「沒事啦,和小映聊天很有趣的。」

 「欸嘿嘿,被表揚了~」小學四年級的妹妹露出一副得意的神情。

 「只不過是客套地誇一句,尾巴就翹起來了。」

 我用她聽不到的聲音小聲嘟囔。

 「希墨,有時候你對小映太冷淡了吧?」

 「兄妹一般都是這樣的啊。緣佳也不是一直都跟姐姐關係很好的吧?」

 「因為我姐姐是個很隨心所欲的人,她有時候根本都不理我。所以,我有點羨慕小映。」

 「羨慕?」

 「嗯,因為不管嘴上怎麼說,希墨還是一直在陪著她。哪怕有時候很壞心眼,但也絕不會不理小映。今天我來這裡玩,才知道為什麼希墨很擅長照顧別人。」

 「我畢竟跟妹妹差了七歲,一個不留神,誰知道她會搞出什麼名堂。父母也不是隨時隨地都能看著她,所以我自然就得管這傢伙了。都已經變成了習慣。」

 「總之,希墨是個好哥哥。」

 緣佳充滿感慨地說道。

 「謝謝。而且今天你一直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呢。」

 「……說起來,真的是這樣。」

 原來你都沒發現嗎。

 「可能是因為在這裡感覺就會很放鬆,大概是多虧有小映在吧。」

 妹妹早都看電視入了迷,根本沒聽到緣佳在說什麼。

 「我其實經常是一個人過夜的,所以這麼熱鬧,感覺很新鮮。」

 「原來你不是討厭熱鬧的環境啊。」

 「這種熱鬧我就很喜歡。」

 「那,緣佳,你閒的時候,不管那一天來玩都沒關係。」

 「……真的?」

 「雖然沒辦法很隆重地招待,但是映很粘你,我也覺得和你在一起很開心。」

 在我說完之前,緣佳就握住了我的手。

 我也默默地緊握住她的。

 窗外,雨還是下個不停。

 ◇◇◇

 小學生的就寢時間很早。

 我的妹妹就算升上小學四年級,依舊是跟熬夜無緣的健康寶寶,鐘錶的短針走到九點的時候,她就困得不行了。

 「映,睡覺之前要好好刷牙啊。」

 「好~」

 我把映帶到洗手間的時候,她的聲音裡已經有了睡意。

 「緣佳用這個吧。」然後,我又把預備的牙刷遞給身旁的女朋友。

 「謝謝。」

 刷牙的時候三個人並排站著,感覺有點奇怪。

 走到客房,映首先撲進排在一起的被褥裡。

 「映要睡最中間!」

 「不準亂撲,你把灰塵都揚起來了。」

 「不要嘛,映要玩枕頭大戰~」映表現出一副不滿的模樣。

 「那種東西等你參加移動教室或者修學旅行的時候,跟同學一起去玩吧。高中生才沒空陪你。」

 我給她蓋上被子,讓她老老實實地躺著。

 「緣佳睡在最裡面。我睡在靠門的地方就好。如果有什麼事你就直接把我叫起來。」

 「好,那我要關燈了。」

 客房籠罩在黑暗種。

 我也立刻鑽進被窩,終於放鬆了身體。

 映和緣佳則是說起悄悄話來。

 身旁就是女生們的夜話,但我不打算不解風情地插進去。

 身體剛一接觸軟綿綿的被子,緊張的感覺就消退了。接著睡意立刻湧上來,大概是我心中太過糾結,精神早已經疲憊不堪。

 還好是這樣。

 有妹妹充當防波堤,我也不至於在睡覺的時候考慮某些別的可疑行為。

 我沉浸在這種安穩的感覺裡,不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

 小映和我聊天的時候,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希墨好像也早早就入了睡。

 現在醒著的只有我一個人。

 「總覺得,這一天過得真是刺激。」

 本來如果打算回去,我也是可以回去的。但是,最後還是選擇在這裡過夜。

 我自己都覺得這個決定很大膽。

 在男朋友家裡過夜。這已經明顯飛躍了好幾個台階。

 開始跟希墨交往之後,我淨是這個樣子。自己一個人絕對做不來的事情,現在輕輕鬆鬆就坐到了。雖然覺得害怕,但跟希墨在一起,心中就會產生勇氣。

 「太好了,他們也很喜歡我做的菜。」

 這還是我第一次給自己家以外的人做菜吃,其實當時很緊張。所以看到希墨和小映滿足的表情時,我感覺開心極了。

 彼此之間沒有顧慮,又被深深的愛連在一起的兄妹。

 我覺得小映是個幸福的孩子,因為她有那麼可靠的哥哥。

 「其實感覺嫉妒的人原來是我嗎。」

 小映的睡顏看起來很可愛,身為妹妹,她每天都可以對瀨名希墨撒嬌。

 「真好啊。」

 居然會羨慕男朋友的妹妹,看來我的症狀也相當嚴重了。

 雖然知道自己喜歡他,但我喜歡希墨的程度,好像比自己以為得還要深。

 這還是我第一次對別人抱有如此的傾慕,該拿這種心情怎麼辦才好呢。

 對他的渴求和害羞交織在一起,又感覺安心,又感覺嫉妒,我總是這樣不安定。

 ——如果希墨不在了,我會變成什麼樣呢?

 「我真是個消極的人。」

 想要藉著自嘲來為這種想法踩下剎車。

 但是一回想起今天發生的事情,心中的種種感情反而更加速了。

 以前我一直在逃避跟別人建立關係。

 把除過自己之外的一切都當作敵人,給自己帶來壓力的異物,討厭而且麻煩的存在。

 可是被瀨名希墨這個男孩子告白的時候,我卻無論怎麼樣都不能拒絕他。

 以戀人的身份和希墨度過的時間越多,我就越會想象失去他的時候。

 我害怕向他撒嬌。

 高中生的戀愛不大可能會持續一生。因為害怕受到更多傷害,我不敢在這裡陷得更深。如果他的愛有一天冷卻,我會變成什麼樣呢。

 「我睡不著,希墨。」

 在戀人的家裡感覺很開心,但想到未來又很不安。這些感情讓我過了多久都沒辦法入睡。

 隔著小映的另一邊,我喜歡的人已經睡著了。

 太狡猾了,他都不知道我心裡想了多少東西。

 所以,這只是無眠之夜裡偶然的起意。

 我悄悄地鑽出自己的被子。

 輕手輕腳地,移動到希墨的身邊。

 蹲下來看看他的表情,睡得很熟。

 我輕輕鑽進了他的被子裡,然後小心翼翼地摸著他的手臂,依偎在他身上。

 全身都能感覺到他的體溫,他的氣息,很安心,又很幸福。

 希望這一刻能永遠持續下去。懷著這樣的願望,我也融入了這舒適的感覺中。

 ◇◇◇

 睡的時候越早,醒來的時候也會越早。

 我感覺到身邊有一團什麼東西,非常非常柔軟,而且又很溫暖。

 試著動了一下右手,結果感受到一種噗扭的彈力,手感很好。

 「什麼啊……?」

 挪動睡得昏昏沉沉的頭,往右看。

 眼前就是緣佳的睡顏。

 「——咦,為、為什麼?」

 我好容易才嚥下驚愕的聲音。

 緣佳應該是睡在映的另一邊才對。為什麼現在卻出現在我的身邊啊。這是夢嗎,雖然感覺很懷疑,但耳邊確實能聽到她的呼吸聲。

 緣佳緊緊地貼著我,睡得非常香甜。

 要是我的動作有一個不小心,把她吵醒的話可就糟了。我又慎重地挪動腦袋,看了看妹妹那邊。

 映的睡相很糟糕,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已經佔領了緣佳的被子。

 緣佳是夜裡去上完廁所,然後稀裡糊塗地鑽進了我這邊嗎?

 很難想象她是出於自己的故意才這麼做的。

 「臉上的表情倒是很幸福嘛。」

 真想盡可能地延長這絕妙的時刻,我心想。緣佳的肌膚很溫暖,雖然用的是家裡的沐浴露,但卻有種不可思議的香味。

 緊接著,她居然把我當作抱枕一樣,全身都纏過來了。

 纖細的手臂搭在我的胸上,柔軟的雙腿則是緊貼著我的下半身。

 如果我現在鑽出被子,肯定會讓她醒來。可是話說回來,這種狀態對男高中生來說也太刺激了。視線稍微往下一點,就能從敞開的領口中一覽無餘地看到她的胸前谷間。

 哇——明明是身體被奪去了自由,但卻感覺非常非常幸福,世界上哪還會再遇上這樣的情況啊,我感覺自己好像離開悟只剩下一步之遙了。

 雨在天還沒亮的時候就停了,從紙推拉門透出的光來看,現在已經到了早上。

 我還沒有膽大到敢在這樣的狀況下睡回籠覺。

 所謂美女陪睡,這種白日夢裡才會有的狀況。因為又興奮又緊張,腦袋裡的睡意早就消失得一乾二淨。

 「嗚嗯~」

 另一邊的妹妹翻了個身,也滾到了我的身旁。

 等等,就算睡相再怎麼差,翻身翻過兩個人睡覺的位置,這也太誇張了吧我的妹妹。更何況現在映還像是無尾熊一樣地抱住了我的胳膊。

 我的退路完全被堵死了。

 戀人+妹妹的三明治狀態。現在我已經沒辦法逃脫了。

 忍了足足三個小時,其中只有一瞬間,緣佳醒了一下。

 她用惺忪的睡眼看著我,看著我臉上那種已經決定隨波逐流的開悟表情。

 「啊~是希墨~」

 接著,如同還是在做夢一樣,一邊發出不成聲音的呻吟,一邊更用力地摟住我。

 大小姐,你的賴床症狀也太嚴重了啊喂!

 大概已經睡糊塗的緣佳這次直接摟住了我的脖子,於是豐滿的胸部不由分說擠向我的臉,柔軟到犯規的感觸直接在我的身上蹭來蹭去。

 她的身體明明很纖細,但為什麼會這麼軟啊。

 好近,太近了,還要更接近嗎!? 太沒有防備了啊有坂緣佳小姐!

 「不行了!我堅持不了了!」

 良心的苛責與興奮已經到達極限,我忍不住跳出了被窩。

 接著一口氣從客房衝到走廊,逃到了客廳裡。

 我還是因為希墨的緊急逃離而醒了過來。

 愣了一會兒之後,從小映的位置判斷出,自己現在身處的地方和本來躺下的地方不一樣,緊接著——就想起了昨夜的行為。

 「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雖然立刻就鑽進棉被裡,但還是感覺好難為情,臉上好像要噴出火來了。

 被子裡還留有他的氣息和溫暖,這種難以言說的感覺又讓我掙扎了好一會兒。

 ◇◇◇

 「早啊,緣佳。」

 「早上好,希墨。」

 我們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地在客廳碰面,一起吃了早飯。

 餐桌上只有映在說個不停,我和緣佳都只是回應她的話。

 等緣佳換上晾乾的校服之後,我把她送到車站。路上,我們之間也沒有什麼像樣的對話。

 但是雨後清晨新鮮的空氣裡兩個人肩並肩地走著,讓我感覺很滿足。

 我想緣佳心裡一定也有同樣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