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話 說實話很害怕,但是

第一卷  第七話 說實話很害怕,但是  班級對抗球技大賽當天。

 體育館被一張網分成兩半,一半是籃球的場地,另一半則是排球。戰況漸漸變得灼熱,淘汰賽也進入激烈階段,半決賽名單已經出爐了。

 我當完籃球裁判後想要休息一會兒,結果剛好看到結束乒乓球比賽的緣佳。

 「喔,你真的來參加了啊。了不起了不起。有贏過一場嗎?」

 結果她一下子露出鬧彆扭的表情,穿過熱鬧的體育館對我說。

 「發球老是成功不了。乒乓球太小了。」

 「辛苦啦。你已經很努力了。」

 「這樣就沒什麼可抱怨了吧?班幹部同學。」

 「說起來你沒有跟宮宮在一起嗎?」

 「那孩子一直留到了決戰,現在還在球桌旁邊。她打得真的好厲害,就像忍者一樣敏捷呢。」

 緣佳的感想很有趣。我一邊笑,一邊打量此刻她這副穿著運動服的模樣。

 「……很奇怪嗎?」

 「不,反倒是因為太新鮮了,讓我被萌了一下。」

 我坦率地回答說。

 運動服的面料很有彈性,所以比其他衣服更貼身,這樣更凸顯出了緣佳的身體曲線。

 胸口繃得很緊,屁股和大腿也好像很勉強才能被布料容納。雖然在美術準備室玩遊戲時摟過她的腰,但這一刻看到的纖細感覺真的讓我吃了一驚(當然得對緣佳保密)。這身運動服的尺寸正好合適,所以一下子就顯示出了緣佳遠過於常人的優美身形。

 「不許用H的眼神看我。」

 對青春期男生來說這個要求太沒道理了。

 「……瀨名,你不是要去參加籃球比賽嗎?」

 「之後。要等到跟B組打的時候。他們有很多人都是籃球部現役成員,所以真的要考驗一下實力。但是我當了那麼久裁判,跑都跑累了。」我提起脖子上掛著的哨子給她看。

 「真沒體力呢。」

 「再沒有也比緣佳強。」

 眼下這場籃球賽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也就是說,很快就要到我上場了。

 「墨墨,緣緣。」

 宮宮邁著小碎步跑過來,她一下子就從人群中發現了我們兩人。順帶一提宮宮的運動服也是買了過大的尺碼,每當她走路,長長的袖子就會一抖一抖的。

 「……看來你們兩個關係很好啊,緣緣。」我也學著宮宮用暱稱叫她。

 「那只是宮內同學擅自起的暱稱啦。」

 「但是,她是個好孩子對吧?」

 「我覺得,跟她對話的時候很輕鬆。」

 說實話我本來煩惱了相當一段時間,不過看來拜託宮宮來照顧緣佳是對的。

 要擴大緣佳的交友關係,第一步究竟該選擇誰,我想不到比宮宮更好的人選。

 雖然緣佳最初看到這個嬌小,卻又染著金髮戴著耳釘的少女時愣了一下,但是宮宮特有的那種軟綿綿的氣質和態度好像一點點化解了她的警戒心。

 宮內雛花也是一個交流技能相當強的孩子。

 如果說朝姬同學的溝通交流能力體現在技巧上,那麼宮宮就是以力場而見長。

 「宮宮,辛苦了。決賽怎麼樣啊?」

 「當然是優勝了~」

 「恭喜! 來,有坂也祝賀一下人家嘛。」

 緣佳極其自然地躲到我的背後,但我又把她推到前邊來。

 「恭喜你。」

 「謝謝!被緣緣誇獎了好高興~」

 「要是有坂也能坦率到這個程度就好了啊」我在兩人身旁自言自語地說。

 「有意見的話就不要再盯著人家的臉看。」

 「為什麼你唯獨就是這種攻擊性的情感才會清楚地表現出來啊。」

 「——,墨墨和緣緣關係很好呢」宮宮以旁觀者的身份發表了看法。

 「這是錯覺!」

 緣佳當即表示了否定。但要是這樣過敏,反而會顯得更奇怪啊。

 果然,宮宮對我送來了好像頗有含義的視線,而且只是對我。

 哨子響起來,這一場籃球賽結束了。

 「好了,我也去輕輕地熱一下身吧。」

 「要幫忙嗎~」宮宮如往常一樣半開玩笑地說,結果引得緣佳臉色猛地一變。

 這種時刻是最麻煩的。

 如果讓宮宮幫我做熱身的拉伸,緣佳就會吃醋。可是就算我直接拜託緣佳,她應該也不會坦率地答應。

 「啊。還是說,讓緣緣來幫忙會比較開心呢~?」

 宮宮似乎是看穿了我的煩惱,她故意這樣說道。

 「——宮、宮內同學,你打乒乓球那麼久已經很累了吧。我來幫你按摩。」

 想不到這個時候,緣佳居然主動對宮宮表示了關心。

 「那,我也給緣緣按摩!」

 宮宮立刻提起了興趣。結果到頭來,我還是要一個人做拉伸運動。

 「首先是從緣緣開始!我會好好地扶著你,直到你變得軟綿綿為止!」

 宮宮的手一點點朝緣佳逼近,手勢看上去很可疑。

 「我不需要啦!」

 「好啦好啦,不要客氣。緣緣的胸部這麼大,肩膀肯定平時很僵硬吧?按一按會很輕鬆的~」

 說完,宮宮發揮了被緣佳評價為忍者級別的機敏,繞到她身後,開始揉她的肩膀。

 「嗚哇,真的是硬邦邦呢的。」

 緣佳發出了不成聲音的呻吟聲。雖然她試著努力抑制,但聲音還是會漏出來。看來按摩的效果的確拔群。

 「~~~,嗯~~~」

 「嘿呀嘿呀。這裡比較有效果嗎~還是說這裡!」

 宮宮換上了迷之反派人物的語氣,依舊不斷地揉著她的肩膀。

 我則是在一旁開始準備做拉伸運動。退出籃球部之後很久都沒有打比賽了。手上的感覺退化了很多,可能投籃都未必能投進去。

 七村肯定會抓住一切機會傳球給我,所以想要悠哉地當稻草人是不現實的。

 「那接下來坐在地上做體前屈喔~,來,用力伸腿!」

 緣佳在宮宮的金手指下變得癱軟,現在幾乎是任其擺佈。

 「嗚哇,緣緣的身體好柔軟。」

 宮宮在緣佳的背上一推,緣佳的身體就直接貼上了地板。

 「太意外了。我本來以為你絕對是硬得要死。」

 「瀨名,你剛才說了什麼?」

 「沒有,我說你的柔軟性之高實在是讓人羨慕。」

 「……緣緣經常會對墨墨露出很可愛的表情呢~」

 宮宮在一旁觀察我們的對話,然後自言自語地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宮內同學,這是嚴重的錯覺。」

 「有嗎~?可是我覺得緣緣對墨墨總有種特別的感覺」說著,宮宮又開始用視線瞄我。

 「那是因為瀨名是神崎老師手中的小兵,而且總是來妨礙我啦。」

 緣佳用對外的那種冷淡聲音再次表示否定。

 「但是,去年的球技大會被緣緣翹掉了呢。今年為什麼會好好地參加?」

 「只是為了打發時間而已。順帶還想看一下瀨名出醜的模樣。」

 「喂,太過分了。」

 這可不是該對臨上場的人講的話。

 「瀨名。該上場了。女生們,拜託你們好好加油啊!」

 球場上的七村把號碼布扔給我。

 「那我走了。」

 「墨墨,七七,加油喔~。來,緣緣也來一起加油吧。」

 宮宮對我比出V字手勢。

 「……有坂。幫我拿一下。」

 我脫掉運動服上衣交給緣佳。

 「為什麼啊?」

 緣佳有點困惑。

 「把剩下的比賽看完。用你自己的眼睛看看我到底會不會出醜吧。」

 我說完,便戴上號碼布加入了比賽。

 從出場隊員的實力來看,我們A組對陣強敵B組的這場半決賽,實質上決定了優勝的得主。

 就連結束了露天項目的學生們也湧到體育館裡,想要看看這引人注目的一戰。

 「「七村君——,加油!」」

 其他班級的女生尖叫著為七村加油,七村則是朝她們揮了揮手。

 「你真從容啊,對方可是有三個籃球部成員呢。」

 這種比賽是十分鐘五人制的迷你形式,此時我們和對手已經面對面地站在了球場中線上。

 七村平日的隊友,也就是B組的這些籃球部成員們表露出了強烈的敵意,準備要給他一點顏色看看。對籃球部王牌來說,這種敵意也是一種讚譽。

 我們A組的成員有我和七村,還有其他身體靈巧的同學,戰力上並不輸給對方。士氣也是。這多虧了朝姬同學在編隊時的精心安排。

 「有我們倆搭檔就沒問題。」

 「別小瞧空白期帶來的影響啊。我光是控球和傳球就要拼盡全力了」我擔心地說。

 「對手肯定覺得只要能盯住我就能贏。他們的防線都集中在我身上,所以我當誘餌的時候就是你得分的機會。」

 「但是今天早上電視裡的占卜說,我可能會因為強行運動而受傷,所以還是小心為妙……」

 「瀨名啊,你至少要把以前的籃球鞋穿來好不好!」

 「所以就別為難只穿了室內鞋的我啦。」

 大家今天都穿著室內鞋,只有籃球部的成員們全都穿上了高科技的專用籃球鞋。

 「有坂不是也在看著你嗎。瀨名你要是不好好努力,出風頭的機會就要被我搶光了。」

 「我真的開始尊敬你這種自信了。」

 「——去年的人情,我要趁著這次機會還給你。」

 「區區小事不用那麼在意啦。」

 七村跟我的閒聊消解了比賽之前我的緊張。

 我往舞台上看了看,視線正好跟抱著運動服的緣佳相撞。

 「 (加 油 啊) 」,她的嘴在動,不過沒有發出聲音。

 看來我也是個廉價的男生。

 僅僅如此,力量就自然地湧了出來。

 比賽開始了。

 七村跳起來搶到球后,準確地傳給了我。

 「太突然了吧!」

 球到手之後,我則是立刻運球進入敵陣。

 不出預料,對方三個人盯緊了七村展開防線,很明顯B組的目的就是絕不讓他得分。

 有才能的人會受到世間的阻礙,這是常理。

 剩餘的兩個人則是死守在籃板下。

 是的,和社團活動不一樣,球技大賽這種等級的比賽裡,遠距離的投籃基本不會成功。

 所以他們才沒有警戒從遠處發起的進攻。

 「——但我就是要試一試。」

 我沒有傳球,而是在三分線上突然進入投籃的姿勢。

 球的重量,指尖的觸感,籃筐和自己的距離。膝蓋,手肘,最後視線又回到手腕上。

 籃球在高空中劃出一道弧線,最後落入網中。簡直就像是被吸進去一樣。

 先發制人的三分球。

 體育館瞬間沸騰起來。

 對手們全都變了臉色。雖然打得沒你們好,而且中途就退部了,但我也有我能做到的事情。小瞧我是你們的自由,不過判斷錯誤可是要吃虧的啊。

 「幹得漂亮,瀨名。」

 七村伸出拳頭,跟我的拳頭碰在一起。

 「這還只是第一次。重要的是接下來的啦。」

 「Foo~~,瀨名真是個禁慾主義者~~」七村對我開起玩笑來。

 攻防轉換的速度令人目不暇接,比賽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

 我們的戰術很簡單。防禦的時候在各自的範圍內阻擋對手。進攻時首先把球傳給七村。如果無法得手,就由我這個原籃球部成員在三分線投籃。投籃失敗時所有人都要想辦法重新控球,不丟掉一個進攻的機會。在七村打破對方防線之前,我們會讓球一直在自己這邊傳遞。

 「瀨名君,交給你了!」

 隊友傳來的球再次到我的手上。

 我按照計劃,毫不猶豫地投出三分球。

 球再一次穿過籃網,連續兩次拿到了三分。

 比分一下子變成了0比6。

 B組現在開始警戒我的三分球了。同時,七村面對的壓力也稍稍減緩了一點。他發揮自己如同野獸一般的速度甩開別人。其他三個隊友也沒有放過機會,一旦身邊無人就會從七村手中接過傳球,接著衝刺到籃網下。哪怕對手要強行阻攔,我的隊友們也能憑著優秀的身體能力順利得分。

 而當對方的注意力在七村身上過於集中,我就又得到了機會。

 不斷地把傳過來的球從三分線外投出去。

 七村負責內場,我負責外場。

 我們A組很快就找到了良好的攻擊節奏感,一步一步地拿到分數。

 「花了那麼多時間留下來練習三分球,總算有了成果啊,瀨名。」

 「畢竟我還沒亮出這一手就退部了,所以他們全都不知道呢。」

 一年前我之所以跟七村成為朋友,就是因為會一起留下來練習。

 知道我的三分球技能的人,只有七村。

 七村雖然是個大嘴巴,但他付出了與實力相等的汗水,並且比誰都更懂得努力的勞累。所以就算我籃球打得不好,他也從不取笑我。

 『只要你能引開對方的防線,我就可以發動進攻,反過來也是。』

 我們秘密練習出來的組合戰術,想不到時隔一年真的有了亮相的那一天。

 ◇◇◇

 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自己完全不曾見過的那一面。

 希墨用漂亮的姿勢,不斷從遠處發動投籃。

 他投出去的球就像是被吸引住一樣穿過了籃筐。籃網發出小小的聲音,隨後被全場的歡呼聲淹沒。

 那個不起眼的希墨在投籃時,所有人都會屏住呼吸。他成功命中時,所有人都會發出歡呼。

 「墨墨,又投中了!」

 我也完全投入到比賽的戰況中,甚至注意不到身旁宮內同學的叫喊。

 「……你知道瀨名他,為什麼會退出籃球部嗎?」

 我鮮少地自己主動向宮內同學問道。

 「墨墨啊,是為了保護七七才主動離開的。」

 「告訴我詳情。」

 「七七的籃球打得比別人好很多,而且偏偏又是那種不在乎別人的個性,比賽經常變成他一個人的表演。所以初中的時候和隊友發生過很多爭吵。到了高中,他以一年級的身份突然加入校隊,所以也和前輩們衝突過。每一次過來勸架的人,就是墨墨。」

 「很有瀨名的風格。」

 「對。因為有墨墨的支持,七七也明白了團隊合作的重要性,成了大家公認的王牌。但是,夏季大賽前的練習賽裡出了一次事。」

 「出事?」

 「練習賽的對手是另一個學校,裡面有一個人是七七初中時的隊友。可能是因為想要報復以前的事情,比賽的時候,他用明顯的野蠻動作害得七七受傷了。墨墨生氣地表示抗議,他又打了墨墨。」

 「這算什麼啊,居然使用暴力,太差勁了。」

 我為這些過去的事情湧起了鮮明的憤怒。對了。油畫掉下來的那天,我看到瀨名的嘴角有傷疤。原來那是被人用暴力留下的。

 那天的他依舊和往常一樣,哪怕發生了那樣令人無法釋懷的事件。

 「結果比賽就亂了套,所有人都打起來了。墨墨雖然一次都沒有出手,卻被當作爭執的起因,最後遭到了退部的處分。」

 「太奇怪了吧!瀨名只是為了隊友打抱不平而已!」

 我的聲音大到自己也吃了一驚。

 周圍的女生們全都把視線轉過來,但是我不在乎。不知不覺中,我的目光完全已經是盯著宮內同學了。

 「人家也是這樣覺得。籃球部所有人都抗議過,神崎老師也為墨墨說話。但是因為練習賽有很多觀眾,墨墨的處分沒有辦法撤銷。結果七七對學校很不滿,大吵大鬧地說自己也要退出,好像墨墨又為了安撫他花了很大精力。」

 「……他們兩個明明因此絕交都不奇怪,為什麼還會這麼要好地打籃球啊。」

 球場上的瀨名和那個叫七村的男生展現出了完美的協調性。

 「墨墨好像是最後說『籃球部就交給七村了,連我的份一同好好表現出來吧』。真羨慕男生之間的友情啊,他居然都能說服那個誰的話都聽不進去的七七。結果他們就是這樣又變回了知心的朋友……」

 「瀨名明明不需要為別人的不成熟付出代價的。」

 我沒辦法把這當作是什麼美談。

 簡而言之,就是凡人成為了優秀才能的犧牲品。就算用美麗的友情啊男子氣概之類的辭藻來裝點,我自己就是沒辦法接受。

 為什麼瀨名明明也努力了,卻要因為別人受到損失啊。

 「那就是墨墨的優點呀。人家覺得,為了別人付出到那樣的程度是很棒的。」

 「怎麼可能為了跟自己毫無關係的別人,就要蒙受那麼大的損失啊。」

 ——我開始沒來由地感到生氣。

 因為,那種狀況,完全就是復現出了我跟希墨現在的關係。

 「——原來緣緣也會生氣呢」宮內同學微笑著看著我。

 「我只是看不慣瀨名那種自我犧牲。聽起來就像是在騙人一樣。」

 「但是,人家很喜歡啊。喜歡墨墨這個人。」

 宮內同學突然說出一句非常突兀的話。

 「你沒開玩笑吧?那種人到底有哪點好了。」

 結果我不由得表現出了強烈到不自然的否定態度。

 「因為能在重要關頭出手相助的人,確實很帥氣啊。」

 「可是偏偏要喜歡瀨名這種人,太惡趣味了。絕對還是別這樣比較好!」

 我的話不知不覺變多了。但是說得越多,就越覺得喘不過氣來。

 因為宮內同學她,非常清楚地理解了瀨名希墨這個人的優點。

 「放心放心,不是說要把墨墨給偷走啦。」

 「跟這個又沒有關係。」

 好害怕。要是繼續和宮內同學聊下去,我覺得自己很可能就要說漏嘴了。

 體育館突然被巨大的歡呼聲包裹。

 13比14。

 拉鋸戰進行到現在,A組終於被逆轉了。還有一分的差距,二十三秒的事件。

 「墨墨好像很累了,下一刻就要決出勝負來。」

 宮內同學低聲說道。好像是在徵求我的同意一樣。

 希墨出了好多汗,手支撐在膝蓋上,不停地喘氣。

 這場球技大賽只不過是娛樂活動而已。作為經歷過空白期的男生,他跟現役籃球部成員的對抗已經算是大顯身手了。

 我覺得希墨雖然沒有才能,但他已經很努力了,真的很努力了。

 兩個班的歡呼聲都高漲起來,試圖壓倒對方。

 「希墨君! 就差最後一步了,抬起頭來! 把球投進去!」

 支倉朝姬在比賽中途現身,對希墨喊道。

 「墨墨!加油!」

 宮內同學的小小身體也用盡全力發出吶喊。

 我在這片聲援之中,不知不覺地站起身來。

 「一定要贏,希墨—————————————!!」

 我第一次叫出了他的名字。

第八話 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