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尾聲

第二卷  尾聲   「辛苦啦——!」

 小香穗高舉起玻璃杯說道,乾杯的聲音迴響著。

 這裡,是學校附近的咖啡廳。我們在結業式後的路途中。

 我們,指的是我和小香穗、紫陽花,然後還有真唯、紗月,一共五人。真唯圈子全員到齊!太棒啦——!

 小香穗一邊喝著奶油蘇打,一邊笑嘻嘻地搖晃著身子。

 「哎呀,明天開始就是暑假了呢!」

 「紗月的話,有什麼打算嗎?」

 「這樣啊,我想要痛痛快快地看次書吧。拿著書去冷水浴,一整天都能沉浸在鉛字當中噢。」

 「在浴室裡看書的話,書真的不會受傷嗎?」

 「那個要怪溼氣吧。我把窗戶打開就好了,並且那裡也放有書架,所以沒問題的喲。」

 「原、原來如此啊。那紗月家的浴室可真不一般呀——」

 坐在座位角落的我,終於抓住了插話的時機,還附加上了笑容。真唯也點頭附和:「原來如此。」

 「確實琴家的浴室相當地有情趣呢。畢竟紗月就非常講究這些。但話說回來——為什麼玲奈子會知道那個呢?」

 「誒?」

 真唯微笑著不解地歪著腦袋,眼睛微微地張開著,總感覺她沒有在笑…

 「玲、玲奈子……?」

 紫陽花也愕然地盯著我。

 這、這個……。我一瞬間變得臉色蒼白。

 我、又不小心搞砸了什麼嗎…………?(說了不該說的話)

 香穗樂在其中地應和道。

 「什麼情況!?什麼情況!?小紗!」

 「沒什麼大不了的。只不過是邀請了甘織到我家來玩而已。」

 「是嗎?」

 注意到真唯視線的逼迫,紗月輕撫著頭髮,滿不在乎地說道。

 「這又沒什麼,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吧。不過就是招待朋友到家裡做客罷了。」

 我感覺腦袋一陣暈眩。

 我和紗月之間的契約已經結束了。

 戀人關係使人受到拘束,每一天彷彿都令人心跳加快到難以喘息。

 但是,扮演貞淑賢惠的妻子的紗月真的太可愛了,和紗月一起相處的那段時間,比起什麼都要快樂。

 所以,宛如夢境一般的戀人時光結束了,不斷想著我們又回到了最初圈子的關係的我,

 聽了紗月的那句話後——

 「紗、紗、紗月~~~~~……!」

 「誒,怎麼,玲奈子怎麼哭了!?」

 「玲奈子!?」

 「怎、怎麼了,你……?」

 我抽了抽鼻涕。

 我費盡心思努力的兩個星期沒有白費。

 「因、因為……紗月剛才,朋友,說了朋友啊啊啊~~……!」

 「就這點小事?」

 「是非常重要的事嘛~~~」

 不要那樣啊。淚水一滴一滴地溢出。止不住地決堤了。

 想必我讓周圍的氣氛都冷場了吧。小香穗緊緊地抱住我的一隻胳膊,另外一隻被紫陽花抱住了。

 「我也、我也和玲奈子是好朋友呢!」

 「嗯、嗯。我、我也……是朋友吧!?」

 「小香穗,紫陽花~……」

 太暖心了……。大家、太暖心了啦……。

 眼淚愈發地止不住。

 啊啊,母親、父親、妹妹,我是真的融入了這個圈子呀……。大家對於這樣的我如此溫柔……。就像在做夢一樣……。

 「真是麻煩的傢伙……」

 紗月的眼神很冷漠……。

 但是,她說了我們是朋友……是朋友……嘿嘿嘿……。

 「怎麼還邊哭邊笑眯眯地……」

 「很有趣吧,玲奈子她。」

 真唯用手託著下巴,露出了大人風範的笑容。

 「畢竟是我的推。」

 「你這人的興趣,從以前開始我就不明白。」

 「我喜歡的類型自始至終都一樣哦。我啊,就是喜歡美的事物。」

 「眼淚和鼻涕都混在一起了,那……」

 「也很美吧?」

 看著為此大聲吵鬧的我,真唯出神地露出微笑。對於搞不懂真唯的興趣這件事,我完全感同身受。

 啊,紗月抽了張紙巾遞給我……。

 好溫柔……朋友……

 「你這副丟臉的模樣真的很引人注目。」

 「咿呀……」

 「啊,這個,我的也給你吧」

 「那個我也、我也有。」

 從紫陽花和香穗那裡也得到了紙巾,我的手上現在有三張……。見證友誼的紙巾……。

 「比起那個,怎麼回事啊,今天根本說不上是我的迴歸圈子的慶祝吧。」

 「那肯定的,這種小事還要挨個慶祝也太傻了。如果真要這樣,今後你每次離開這個圈子又回來時,不就都要慶祝一下。」

 「……才沒那回事吶。」

 「我的話,一週開一次都可以呢。很期待。」

 「我才不要做那種事!」

 像是把骨頭扔給正在狂吠的狗一般,真唯在有些生氣的紗月面前,突然地將細長的包裝盒伸出。

 「……這啥?」

 「生日快樂,紗月。」

 紗月眨了眨眼。

 「……哦是啊。因為太忙了,完全給忘記了。」

 「這樣的話,短時間裡,你就是姐姐輩了呢。」

 「是的呢。但是因為是長輩就擺架子這種事,毫無意義,還是算了吧。」

 收下禮物後的紗月轉向我們時,我們也各自將包裝盒拿了出來。

 「紗月,給。祝你生日快樂呀。」

 「謝謝你,瀨名。能得到你的祝福,我感到很開心。」

 「作為朋友的紗月同學!這是你的朋友玲奈子送的禮物喲!我們之間友情的見證!」

 「好煩……」

 「過分了!」

 最後,香穗笑容滿面地豎起大拇指。

 「不管怎麼說,能趕上今天這個日子真是太好了!我一直都在擔心啊!」

 小香穗急著言歸於好的原因就是這個。

 無論如何都想在紗月生日這一天,大家一起慶祝。好不容易,第一次和圈子裡認識的人過紀念日什麼的。

 「……你們啊,然後」

 「就是!這樣!」

 小香穗又豎起另一個拇指,就像在做手指相撲一樣。

 「……謝謝大家了。」

 「小紗在害羞欸!好可愛!我可以拍張照嗎!?」

 「絕對不行噢。」

 「好的,那我拍了!」

 「把你手機撕了喲,連同你一起。」

 「連同我嗎!?」

 氛圍熱鬧了起來。

 只要有紗月的吐槽在,感覺圈子就這樣緊緊合攏著。

 啊不,其實是件好事……。果然紗月是我們之中無可或缺的存在啊。

 呼呼,朋友……。

 不知不覺間表情緩和了起來。現在大概已經不會回到原來的模式了。

 在我飄飄欲仙的同時,聽到了一旁真唯對紗月的小聲私語:「和那個時候不一樣,現在我們的周圍真的有很多朋友了。不會再是孤單一人了,紗月。」

 紗月也心平氣和地點了點頭。

 「是的……可能真的,是這樣呢。」

 桌子上整齊擺放的四個禮物,彷彿也支撐著真唯的話語。

 嗯……是呀。我也是這麼認為。

 對於真唯,我已經沒什麼必要再對自己說什麼了。只不過,我還是一直都希望紗月能稍微放鬆一些。

 金黃色的鎖鏈過於結實,將紗月的身體緊緊地束縛著。

 但,我認為紗月應該早就擁有解開那個鎖鏈的鑰匙。

 「話說起來」

 然後紗月將話題一轉,從揹包裡拿出什麼東西。

 「真唯,我也有要給你的東西喲。」

 「是嗎?什麼東西呀?獎盃之類的嗎?」

 「……什麼鬼?」

 「想了想現在收到能讓我感到開心的東西,自然就想起那個了。」

 「……我也提前考慮到了你的生日哦。給你。」

 紗月抽出像吸管一樣捲起的紙張。

 啊,是考試的成績。

 「這個是?」

 「還請你過目一下。」

 真唯的目光降落在上面的數字上,接著一愣。

 「……誒?」

 「你啊,不管不顧地沉浸在遊戲的練習裡了吧。我說過的喲,我會盡全力地打敗你的哦。」

 紗月兩手交叉著托住下巴,微微一笑。

 「第一次打敗真唯,獲勝了呢。」

續‧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