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章 兩個人之間的秘密太多了,已經不行了!

第二卷  第二章 兩個人之間的秘密太多了,已經不行了!   人總會有絕不能被他人得知的弱點。

 對我來說,那就是過去曾是陰暗角色這件事。

 因為現在小圈子裡的各位都是好孩子,即使知道了我曾經是陰角,大概也不會看不起我……。可是我會對自己與身邊的人的差距感到痛心,對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混跡其中的自己感到痛苦,所以還是打算把這個秘密帶到墳墓裡去。

 但在現實情況下,想隱瞞秘密是很困難的。要說為何,人只要活著,只要沒法抹去過往,那生活中總會出現這麼一個人,一個熟知你過去的人。

 所以——

 「吶吶,姐姐,真唯前輩或者紫陽花前輩怎麼沒來玩呀?」

 「哎——?才剛剛來玩過,不會這麼頻繁的啦」

 晚上,我放學回到家,正躺在起居室的沙發上玩掌機。妹妹探頭過來問道。

 「姐姐,你還好嗎?」

 「嗯,你指什麼?」

 「就是……那不會是一種欺負陰角的方式吧……?」

 「才不是啊!?」

 你這傢伙說了什麼啊!

 我猛地坐起身來。妹妹仍然用飽含溫暖的視線看著我。

 「姐姐作為陰角居然能和真唯前輩交往啊結婚啊什麼的,我越想越覺得這是不可能的。我果然是在做夢吧」

 「不是啊!這是現實!不對我們才不會結婚!」

 正因為父母今天都會晚歸,所以我們才會在起居室裡光明正大地聊著真唯的話題。

 「聽好了,這些話絕對不能和爸爸媽媽說哦!還有我是陰角這件事是瞞著學校的同學們的,你也不能說出去哦!?」

 「這我當然知道了」

 妹妹伸手過來捏著我大腿上的肉。

 住手!你不能因為自己是體育社團的就跑來捏我的!

 「我可不會因為嫉妒姐姐好不容易到來的春天而口無遮攔的哦」

 「你這傢伙……」

 是這個嗎,這就是真唯和紗月心裡對彼此懷有的感情嗎。嗯,難怪她們那麼不坦率。

 成功讓我的感情變得脆弱後(陰謀得逞?),妹妹把雙手交叉放在後腦勺上。

 「哎呀——我突然好想吃甜甜圈啊——。吶吶,我們去買甜甜圈吧。我有一家心宜的甜甜圈店哦——」

 「誒——好麻煩啊,我們不是說好今天的晚飯靠便利店解決嗎」

 妹妹把母親給她的2000日元晚餐費搖得嘩嘩作響。

 「如果不吃甜甜圈,說不定我會隨口說出什麼奇怪的單詞哦,真令人困擾啊——陰角陰角」

 「殺了你哦你這混蛋!」

 而且她想去的甜甜圈店遠在四站之外。在不遠的未來,說不定我真的會開始策劃一個完全犯罪計劃。

 隨意換了件T恤後,我和妹妹來到了Queen Donuts。

 「太好了——最喜歡姐姐了——」

 「是是」

 話雖如此,說著說著我自己也想吃甜甜圈了,總覺得是輸了……。

 Queen Donuts是近年來迅速擴張開來的快餐店。店裡不光有甜口的甜甜圈,還販賣著許多類似於夾菜麵包的甜甜圈。雖然會讓人懷疑“那不就成了麵包店嗎”,但味道還是很可口。

 而且制服十分醒目。

 清一色輕飄飄的圍裙,彷彿就像是來自愛麗絲夢遊仙境。雖然我之前沒有來過,但因為到處都能見到制服的圖片,所以還留有清晰的印象。

 一走進店內,目光立刻被陳列在櫃檯裡的五顏六色的甜甜圈吸引了。

 「哇——看不過來了——」

 雖然妹妹滿眼放光,表現得和所有第一次到店的客人一樣,但我和她可不同。畢竟我在電車裡已經把菜單好好研究了一遍。

 「哇,不得了了。姐姐,你看你看,那個店員小姐超漂亮的」

 「哦——不過美女我在學校見得多了」

 「真唯前輩和紫陽花前輩該不會從事著出租朋友的工作吧?」

 「我才不會每個月花一萬日元請她們來當我的朋友啊!」

 啊——真是的,現在不要和我說話!我正在煩惱該點什麼甜甜圈呢。

 我一邊排隊,一邊在腦海裡反覆模擬點單的過程。

 這是為了不讓店員多等哪怕一分一秒,這樣的強迫觀念應該不是陰角獨有的吧。只是人之常情對吧?……沒錯吧?

 正當我感到不安的時候,隊伍排到我了。

 「歡迎光臨,請問是堂食還是外帶?」

 「啊,呃」

 店員小姐熱情地接待了我,我頓時手忙腳亂,正要指向櫃檯內的甜甜圈。

 就在這時。

 「哈?」

 因為聽到了面前響起的呆呆的聲音,我抬起頭來。

 櫃檯對面站著一位黑髮的漂亮姐姐。這不是——

 「…………誒,紗月?」

 我和紗月都驚得合不攏嘴,愣愣的看著對方。

 「……哇制服真的好可愛啊」

 「…………」

 啊。

 我剛才好像說了什麼蠢話。

 「甘織」

 紗月穿著即使下跪拜託她也不會穿的可愛制服,低聲叫著我的名字。雖然看起來完全是在cosplay,但卻莫名讓人覺得合適,說實話,這純粹是因為紗月是個規格外的美少女。

 「啊,這個,那個」

 同時我還感受到有旁人的氣息,看了看身邊,歪著頭一臉問號的妹妹就站在那裡。

 為什麼妹妹會出現在這裡!?對了,我原本就是和妹妹一起來甜甜圈店的!碰見紗月實在出乎我意料,讓我短暫失去了記憶。

 「哎?原來姐姐認識這個漂亮的店員小姐嗎!?」

 「該說是同班同學,嗎……」

 「不對吧,甘織」

 紗月手裡拿著食品夾,清晰地表明瞭我們的關係。

 「是妹妹吧,初次見面。我是琴紗月,正在和甘織玲奈子交往」

 「正在交往!?」

 妹妹滿面駭然地看向我。

 她雙唇不住地顫抖。我上次見到她這副表情還是初中的時候。當時恰逢修學旅行前夕,我因為沒有朋友,打算把自己弄出感冒來翹掉這次活動,便把自己泡在滿是冰水的浴缸裡。當時妹妹的表情就和現在一模一樣……。

 話說回來,這事不是那樣的啊……。

 「誒,什麼情況,姐姐在劈……?啊,不對,那個,原、原來是這樣啊哈哈——!」

 妹妹小心地把說了一半的『劈腿』吞了回去。別這樣啊,這不是顯得越來越像真的了嗎。

 「先、先不說這個了!那個,點單,我要點單!」

 妹妹看起來仍然欲言又止,我指著菜單,強行打斷了對話。

 這下子回到家肯定會被妹妹逮著問個不停……。似乎要被逼著承擔起說明責任了……。一想到這個,我的胃裡就像灌了鉛一樣沉重。

 而且在回家之前還得折騰一番。

 「甘織,我還有15分鐘就下班了,你能等我一會兒嗎」

 「啊?」

 紗月臉上掛著一副營業式的笑容。

 眼睛裡卻沒有絲毫笑意。

 「你會等我嗎?」

 「好吧」

 我不知道紗月找我到底所為何事,只是隱約感覺到一股壓力——即使現在溜了也會被紗月追到家裡去。屆時在紗月與妹妹兩大勢力的夾擊之下,甘織玲奈子勢力恐將屍骨無存。那還不如一個一個來比較好……。

 「就是怎麼回事,妹妹啊……你就先回家自己吃吧……」

 「可以是可以,姐姐,回來後我也有話要和你說」

 我頓時有種心裡的前襟被妹妹緊緊揪住了的感覺。

 這下誤會可就大了……

 不對,再怎麼說這都得怪紗月吧!?對吧,紗月!喂!

 妹妹提著外帶的甜甜圈回家了。

 我坐在店裡的堂食區域,雙眼無神地看著手機,一邊把剛出爐的甜甜圈往嘴裡塞。

 即使是獨自一人,我也是不怎麼會被他人注意到的那類人。不如說單獨在外吃飯更讓我安心。這家店遠近聞名的甜甜圈脆脆的很好吃。

 15分鐘後,我看到紗月從櫃檯後面離開了,便收拾好托盤,繞道前往商店的後門。

 紗月正在後門外倒垃圾。旁邊還有兩位一起打工的姐姐,貌似正在閒聊。氣氛令人感到難以介入。

 正當我遠遠躲起來探頭查看時,紗月發現了我,「哎呀」了一聲。

 「甘織,抱歉。還有一些收尾工作,再稍微等一等」

 「啊,是小琴的朋友——?」

 「哎——女高中生?哇,真可愛!」

 「欸嘿……嘿嘿嘿……」

 因為不習慣被人吹捧,我不禁發出了奇怪的笑聲。

 啊,紗月回到店裡去了!我被留在兩位陌生的姐姐中間了。

 「小琴她來工作才剛滿一個月,就已經變得很可靠了呢」

 「不論什麼都學得很快,好厲害啊——」

 「吶,你和她在學校裡是朋友吧?小琴是怎樣的人呢?是不是一本正經拼命努力,還擔任班長之類的?」

 「啊,我懂我懂。看起來就很擅長管事吧——」

 「不是那個,呃,是、是啊!是個頭腦聰明、值得信賴的朋友!」

 實際上在教室裡她一直在看文庫本,也不想和任何人扯上關係就是了!

 看樣子,紗月在打工地點下了一番功夫同別人交流。一股親近感油然而生……!

 「不知道小琴她有沒有男朋友呢。這麼漂亮一個人,應該是有的吧——」

 「肯定是擔任學生會長的帥氣前輩,或者是青梅竹馬之類的」

 「很般配呢——!」

 穿制服的姐姐們開心地笑作一團。

 那孩子可沒有男朋友,女朋友倒是有一個。而且青梅竹馬也不是帥哥,而是個容姿出眾的美女。

 但我卻沒有這麼說,只是不斷重複施展我唯一的技能——『親切的微笑』。畢竟笑容是萬能的魔法。(不是這個意思)

 就在姐姐們逗我玩的時候,換上便服的紗月回來了。

 「那我就先走了,你們辛苦了」

 『好的,你也辛苦了』

 紗月認真低頭行過禮後,才來到了我身邊。真有禮貌。

 「那走吧,甘織」

 「嗯、嗯」

 我們並排踏上夜路。紗月邁步向車站走去。

 那麼……既然不知道紗月為何把我留下來,那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排雷了。必須得弄清楚紗月的雷點是什麼,安全區又在哪裡。

 我可是擁有通關上級掃雷的的實力,考驗我的時刻到了。

 「那個——……紗月正在打工呢」

 「…………」

 第一步就踩雷了!?

 紗月扶著額,微微搖了搖頭。

 「被誰看到不好,偏偏被你看到了」

 啊嗚啊嗚,請你明察呀。今天是妹妹偶然說要去Queen Donuts,才會把我拉過來的……。

 「沒、沒關係的。我們學校沒有禁止學生打工,不會違反校規的!也沒有觸犯法律!」

 「你這是在安慰我嗎,真是厲害啊」

 總覺得這話不像是在誇我。

 「你口風緊嗎?」

 「那、那當然了!紗月不希望我說出去的話,我絕不會跟任何人說的!」

 即使嚴重到違反校規或是觸犯法律,抑或是發生了更重大的事件,我也認為還是要遵循本人的意願。

 我不知道紗月是基於什麼理由才開始打工的,但既然她不希望這件事被別人知道,我就不會大嘴巴隨處亂說。

 畢竟我身上也藏著秘密,我們已經是同病相憐的夥伴了!

 「就是這樣,紗月。我沒問題的,你就放心好了,相信我甘織玲奈子吧」

 即使我緊緊握著拳頭傾情相告,紗月卻絲毫不為所動。

 「不要,我做不到」

 「為啥啊——!?」

 「……因為我性格惡劣,不會輕易信任他人」

 「才、才沒有這回事呢!紗月的性格很好的!」

 「…………」

 「對不起」

 「莫非你認為道歉了就不會惹人生氣了嗎……」

 這種傷口上撒鹽的行為,讓她關於性格的言論說服力倍增。

 「可我們姑且還算是戀人啊……」

 「這兩件事有什麼關係?」

 「啊!?可你當初不是出於信任才和我締結了戀人契約嗎……」

 「因為那傢伙只把你當作是她的『命中註定』,我也沒得選吧。只是兩人之間的關係發生了改變而已,你可不會連人品都煥然一新,也不會變成守口如瓶的大好人」

 說得太對了!

 「是啊……。我又不是紫陽花和小香穗那樣的好孩子……」

 「香穗她啊……」

 紗月的聲調突然降低了。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看待那孩子的,但她可沒有你所想的那麼好……。不過還算是個有趣的孩子」

 「哎,是這樣嗎?啊,說來紗月確實和小香穗關係很好」

 「關係好……。嗯,就算是吧。只不過是暗地裡被她利用罷了」

 利用!?紗月利用了小香穗,不對,是反過來的!?

 這是怎麼回事……。

 「就算你再怎麼好奇,這事我也不打算告訴任何人。到此為止吧」

 「這樣啊……」

 小香穗身上的謎團越來越濃了。一直以來都是以開朗可愛的吉祥物形象示人的小香穗,究竟對紗月做了什麼……。

 「誒,那該不會和紫陽花之間也發生過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吧?」

 我提心吊膽地問道。

 紗月突然眯起雙眼。

 「……你不會說出去吧?」

 「誒!?!?!?」

 誠然,人品像紫陽花這麼優秀的人,即使心裡藏著一兩個黑暗的秘密也毫不奇怪。不如說一個都沒有才不正常。

 比如每個夜晚都在街上徘徊,帶著一臉壞笑給野貓披上狗皮玩偶什麼的……應該會藏著類似的黑暗面。如果不這麼做,如此善良的人是無法在人類社會里維持平衡的。

 但是,我才不想聽紫陽花的黑暗秘密!騙人的,還是有點想聽的!抱歉,我非常感興趣!我想知道有關紫陽花的一切!

 「不、不會說!」

 「哦……」

 紗月垂下眼簾。

 這件事有這麼難以啟齒嗎。

 我默默地往下腹注入力量。

 「瀨名呢」

 「嗯」

 「我在午休的時候,經常獨自去食堂,攤開便當一個人吃午飯」

 「嗯、嗯」

 「她經常在不知不覺間坐到我身邊,總是說著你們今天做了什麼、近來電視上又放了什麼節目之類的無聊話題。而且還挺樂在其中的」

 紗月完全是用講述怪談的口吻在說這件事。

 「…………然後呢」

 我嚥了咽口水。

 紗月的眉頭皺成了一團。

 「而且她應該是在和你們一起吃完午飯之後才過來的,按理說肚子已經飽了。但是為了不讓我擔心,還是帶著飯糰和點心麵包過來,一直在假裝和我一起吃午餐」

 聽到這裡,我心裡的紫陽花發出了『欸嘿嘿』的羞澀笑聲。

 我叫了起來:

 「這不就是個頂尖的的超級好孩子嗎」

 「是啊」

 連自認為性格惡劣的紗月都認可了。

 「到底怎麼做才會誕生出這樣的人呢,我完全沒法理解」

 紗月臉上寫滿了苦不堪言。

 在稱讚別人的時候會有人擺出這麼一張臉嗎?

 「如果連瀨名都無法信任的話,只能認為是人性上有缺陷了吧……」

 「太厲害了……」

 能讓紗月都敞開心扉的人性。

 紫陽花的黑暗面究竟在何處呢……?莫非不存在?這世上真的存在沒有黑暗面的人類嗎?不過紫陽花本來就不是人類,而是天使。

 「和紫陽花一比,我的可信度就跟順手牽羊的慣犯差不多了……」

 「比起那個,你還是稍微有一點的……」

 在我用沙啞的聲音說完後,紗月接了一句安慰。

 「不過,算了」

 走在前頭的紗月雖然略帶尷尬,但還是說了一句話。

 這話對於不可信任的我來說,實在是太過危險。

 「你聽說過『※一不做二不休』這句話嗎?」

 ※注:直譯是“吃了有毒的菜餚索性整盤都吃掉”

 妹妹啊。姐姐和你出門本來是為了吃到可口的甜甜圈,到頭來嘴裡卻要被灌入毒藥了啊。

 從車站出來後,我們走了很長的夜路才終於到達目的地。

 「就是這裡」

 該怎麼說才好呢。

 一言以蔽之,就是『老舊公寓』。

 一幢兩層的建築,外牆上四處都是的塗料脫落的痕跡。室外的鐵製樓梯鏽跡斑斑。地上丟著幾輛積滿灰塵的自行車,車輪早已消失無蹤。

 在一樓從前往後數第二間的門上掛著『琴』的銘牌。

 我愣在了那裡。紗月把鑰匙插進旋鈕上的鎖眼裡,轉了幾圈後,打開了關不緊的房門,說了聲『我回來了』就徑直走了進去。

 那個……。

 「怎麼了?」

 「啊,沒什麼」

 紗月站在玄關,回過頭來,露出了邀請漢澤爾與格萊特進入糖果屋的魔女似的笑容。

 「不用客氣。我們不是正在交往嗎」

 「打、打擾了……」

 我若無其事地踏入了副本。一陣不祥的預感刺激著我的皮膚。

 紗月穿過狹窄的走廊,打開拉門,點亮房間裡的電燈,伸出一隻手示意道:

 「來,請進吧,這是我的房間」

 「那個……」

 「雖然我家很小,但請你慢慢享受吧。這可不是謙虛哦」

 「為什麼要事先加上這麼一句!?」

 「甘織的表情太僵硬了,想讓你緩和一下的……」

 「如果你在不明意圖的情況下,一個勁地聽到危險台詞,你也會變成這樣啊!」

 「是嗎,說不定是呢」

 紗月把書包放在房間一角,拼起矮桌擺在房間正中,又遞給我一個坐墊。

 在只有我房間一半大小的和室裡,擺放著舊衣櫥、小書架、穿衣鏡和電風扇等物品。這就是紗月的房間……。

 我戰戰兢兢地跪坐到坐墊上。

 「然後呢,如何?」

 「你、你指的是什麼?」

 「看了我的房間後,有何感想?」

 「……真是另有一番風味呢」

 儘管我回答得非常認真,但這好像不是紗月想要的答案。

 「很小吧」

 「那個……」

 「沒關係,這不過是事實罷了」

 說得彷彿要吐了一樣。

 紗月想展示給我看的,就是這個嗎。

 為了刺激我的罪惡感,從而封口,就是這樣的策略嗎?即使她不做到這個地步,我也不會說出去的。

 我再次體會到我有多麼不受信任,心裡一陣苦澀。也許我們還不能算是朋友,但也還是同一個圈子的夥伴啊……。

 「聽我說,紗月。我——」

 我認為不論你是出於什麼原因才去打工都沒關係,看到了紗月的另一面,我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但正當我準備說出口的時候。

 「啊——!」

 聽到了像剛換上的日光燈一樣明朗的聲音。

 嗒嗒嗒嗒,有什麼人一通小跑過來了。房間裡出現了一位黑髮美女,長得很像把長髮燙卷之後的紗月。

 「什麼什麼!?是朋友嗎!?小紗月你原來有朋友的嗎!?」

 「還是有的」

 「哇——!小紗月居然會帶朋友回家!今天要煮紅豆飯了嗎!?」

 「不對,話不是這麼說的吧……」

 我一眼就看出了高挑美女的真面目。

 略微上翹的細長眼睛,天生的黑色瞳仁,漂亮纖長的下睫毛。總的來說,臉型簡直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是紗月的姐姐。

 「那、那個,初次見面,姐姐。一直以來承蒙紗月關照了」

 雖然胸口還是有些苦悶,但我還是急忙低頭行禮。

 姐姐露出了和藹可親的笑容。

 「哎——!?小紗月好像和你很處的來呢,真的是太難得了。你看小紗月總是這個樣子吧?所以我一直都擔心她在學校會不會被人欺負啊。小紗月很老實,但有時候也會小心眼。啊啊不過她真的是個很乖的孩子哦」

 她的話匣子一打開就停不下來了。

 我一點接話的餘地都找不到,就被一大串話語淹沒了。

 而且還說了老實又小心眼,是說誰呢?在說我嗎?

 紗月“哈~”地嘆了口氣。

 「你真的好煩啊……」

 「誒——才不煩呢,一點兒也不煩。啊~啊,如果有時間的話我真想聽聽小紗月在學校的情況啊。因為姐姐最喜歡小紗月了,姐姐呢,姐姐。呵呵呵,說起來前陣子小紗月還碰到了這樣的事」

 紗月把姐姐推開,慢慢搖了搖頭。

 「聽我說,甘織。這不是姐姐,而是媽媽」

 「媽!?」

 騙人的吧,看上去明明這麼年輕……。

 難道美女的遺傳基因還附帶抗衰老的功效……?

 我震驚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紗月媽媽“欸嘿嘿”地笑了。

 「誒——我還想再多聽一會兒“姐姐”呢。紗月這個小氣鬼——」

 「別說了,媽媽……」

 紗月像是打滿整場剛剛下台的拳擊手一樣累得筋疲力盡。

 「誒,是真的嗎……?你的媽媽好可愛啊……」

 「好了甘織,不用再誇她了。不要向野狗投食」

 「小紗月太過分了!」

 紗月媽媽“呣”地鼓起了雙頰。

 由於她的臉和女兒實在太過相似,我的大腦都快要出現bug了。長大成人、磨平了稜角的紗月就是這個樣子的嗎?說不定平行世界裡的紗月就是這樣的呢……?從來沒有遇到過真唯的紗月。

 「話說媽媽,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是的,不用上。不過等會還要和客人碰面,晚點還要出門」

 「是嗎……失算了啊……」

 好吧,嗯……。看來家人厚著臉皮來摻和的話,真的很煩人啊……。

 當妹妹想要在真唯和紫陽花來玩時摻上一腳的時候,我也會煩惱該怎麼辦才好。我懂的,紗月。

 「啊,我差不多該去準備了。那個,小甘織」

 「啊,是」

 紗月媽媽握緊我的手。手上傳來了成熟的氣味。

 「小紗月就拜託你了。這孩子雖然身為女孩子完全不會撒嬌,但真的是個好孩子。前幾天還在我生日的時候送了我親手織的襪子。好像她是借了編織物的書來看,還請朋友教她,又通過不斷練習才完成的」

 「媽媽!」

 「呵呵呵,好嚇人好嚇人。那你們慢慢聊吧!」

 然後紗月媽媽就這麼走掉了。紗月剛才的發言比在學校一整天說的話還要多。

 我和紗月被留在了房間裡,同時留下的還有難以忍受的沉默……。

 作為最後那個話題的小小反抗,紗月低聲說道:

 「我的媽媽就是那樣」

 「嗯、嗯」

 「你不要誤會。雖然看起來不太聰明,畢竟是個僅憑一己之力把我撫養長大的女人。不,說不定真的是個笨蛋……」

 雖然在我看來不是個笨蛋,但是她看上去真的特別開心……。

 「紗月就因為這樣才會去打工」

 「別說了,不要見過了我媽媽,就自以為能瞭解我」

 「啊,好吧」

 我只是想說,你打工純粹是為了補貼家用吧,真了不起啊……。

 紗月不希望別人用這樣的眼光看她嗎……。

 可是,紗月好像改變了主意似的,搖了搖頭。

 「……不過,也對。在相親結婚裡,這就是重要事項了。性格、工作都瞭解後,接下來就是家世了吧」

 「……這就是你說的『一不做二不休』嗎?」

 「沒錯。雖然我不是有意隱瞞,但是閉口不言也讓我感到噁心」

 紗月的眼裡失去了光澤。

 「因為在打工的地方被你看到了丟人的樣子,所以我才把你帶到家裡。本來我打算在稍微使壞之後,再送你去車站的」

 「嗯、嗯」

 「但是卻陰差陽錯被你看到了這個地步。我已經完蛋了」

 紗月無力地癱坐在地。

 好、好難堪啊……被媽媽暴露了在家裡的形象……。

 我的感性也讓我感受到了同等程度的羞恥。

 「沒、沒關係的紗月……。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我無法相信你……。反正明天就會傳得全校皆知了吧……。說我在媽媽的生日那天為了防寒保暖送了她一雙毛線襪……」

 「這不是件好事嗎!?」

 「明明在各路男女面前表現得無比冷淡,回到家卻是個只對媽媽溫柔的母控。我今後就要活在這樣的罵名中了……」

 「只不過是在盡孝吧……!」

 紗月完全沉陷在鬱悶中了。

 這、這就是紗月媽媽說的老實而怯懦的一面嗎……!?

 但實際上,紗月在學校裡被當作是相當帥氣的美女呢……。這樣的美女表現出孝順的一面,只會因為反差萌而成為加分項吧……。

 怎、怎麼辦啊。

 是不是該提出『啊,已經很晚了,我該回家了。明天見!』呢?

 不要總是把逃跑當作是優先選項,甘織玲奈子!這樣下去,紗月的高中三年就要變成孤零零一個人了!

 嗚嗚,我陷入了苦惱。

 「那、那個,聽我說!」

 「……什麼……?」

 紗月宛如被水打溼了的長毛貓,抬起頭來。

 「我、我、我呢」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說出這件事。

 只是紗月都因為被看到了絕對不想暴露的一面而滿身瘡痍,我卻好端端的一根汗毛也沒掉,總感覺非常對不起她。

 笨拙的我不會飛翔,只能盡力和對方跌到同一個高度。

 如果能給紗月一點安慰就好了,我告訴她:

 「我呢!在高中初次亮相之前,一直是個陰暗角色!」

 說了,我說出來了。

 我絕不想被任何人知道的只有這件事。這是我初中時代的事,我連真唯都沒有告訴過。

 但我卻不由自主地,單獨向紗月和盤托出了準備帶入墳墓裡的秘密。

 我害怕得不敢去看紗月的反應。

 聽完我用盡全力的話語後——

 紗月微微抬起頭,說道:

 「哦」

 「反應好冷淡!?」

 我驚呆了。

 紗月雙眼無神地小聲說道:

 「不是,只不過……我的感想只有『原來如此』而已」

 「原來如此!?我高中的初次亮相明明取得了巨大成功,你卻對我說『原來如此』,這算什麼!?」

 「因為你時不時舉止可疑,還總是把自己貶得一文不值,自我評價極度低下。眼神經常四處遊移,還會一個人滿臉幸福地看著手機」

 「別說了!不要再分析了!」

 「我還想反過來問你,難道你以為挑明瞭以後會得到『哎,我還以為你本性是陽光角色來著!』的答覆嗎?這太奇怪了吧。即使是瀨名聽了都會露出苦笑呢」

 在接連不斷的打擊下,我已經灰心喪氣了。

 「我明明一直在努力的!」

 我站起身來,淚流滿面,無比苦惱。

 「我為了改變自己,一直努力至今……。然而,過去總是在背後纏著我不放——!」

 「啊,等等」

 我把紗月的聲音拋在身後,從公寓飛奔而出。

 就如同那天我忍耐到極限、不假思索地逃往屋頂一樣。

 我悶著頭在夜色下狂奔。

 然後,我迷路了。

 我四處張望著……這是什麼地方……。

 手機沒電了,周邊一片昏暗,沒有任何人和車輛經過。不過即使有人經過,要我上前去問路我也是做不到的……。

 身上開始變冷了,心裡也越來越慌。我好像來到了一塊稻田邊上……。

 撐不下去了。我就要死在這裡了。

 早知如此,我如果對真唯稍微溫柔一點……就好了……。

 我在路邊坐下,出神地仰望天空。

 天空中飄著一層雲,明亮的月光透過雲層,暈開成一圈模糊的光斑。

 我總是憧憬著這般美好的東西。

 對我來說,那些都是別人所擁有的,而不是我的所有物。

 譬如在INS上看到的小學同學的身影,又或是班裡如太陽般散發著燦爛光芒的女孩——王冢真唯。

 如果只是遠遠觀望,肯定不會像現在這麼痛苦。

 但我卻不滿足,自己也想成為那樣的人。

 就像在太陽的光輝下閃耀的月亮。

 「找、找到你了……」

 我抬起頭來。

 看到了——

 長髮在腦後紮成一束的紗月,上氣不接下氣地站在那裡。

 「誒……」

 我眨巴著眼睛,抬頭看著她。

 「紗月……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大致能猜到你會去的地方」

 那雙眼睛彷彿能看透我的內心。紗月眼角一垂,立刻嘆了口氣。

 「……雖然我很想這麼說,其實我完全沒有頭緒,只是普通地四處搜尋找到這裡的。來,這個給你」

 「啊,是我的錢包」

 「落下了錢包,就沒法坐電車回去了吧」

 直到錢包被塞到手裡,我才意識到自己之前完全沒考慮過錢包的事情。

 我真是無可救藥。

 都這麼晚了,還讓紗月特意出來找我。

 「嗚嗚,紗月……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我縮成一團,做好了被臭罵一頓的心理準備。

 「算了吧,沒什麼」

 紗月淡淡地答道。

 「這種情況我已經習慣了」

 紗月拘謹地向我伸出一隻手。

 我在自己和紗月的手之間來回看了許久,才提心吊膽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紗月握住我的手,把我拉了起來。

 她的手不同於之前的冰涼,而是微微滲出汗水,帶著些許暖意。她真的為了找我而四處奔走了啊。

 「你真的是個笨蛋呢」

 「嗯……對不起」

 這是為什麼呢,雖然紗月的態度始終如一,我卻從中感受到了無盡的溫柔。

 我們就這麼牽著手,啟程前行。

 天空中的雲不知何時散去了,懸浮在半空中的月亮照亮了我們腳邊的道路。

 「我媽媽平時都在晚上上班」

 「嗯」

 「所以早上回家時經常爛醉如泥,老是需要我照顧她。而且不僅僅是母親……總有光長個子不長腦子的女人跑來我家裡借住」

 「這樣啊」

 「對」

 想說的話堵在心裡說不出口,這時,紗月握緊了牽在一起的手。

 「為什麼?」

 「誒?」

 問題太短沒說清楚,紗月用平坦的聲音再次問道:

 「為什麼想成為陽光角色呢?」

 她應該不是出於感興趣才問的,只是為了不冷場才隨口一說吧。

 「呃……該怎麼說呢,因為我很羨慕」

 「……那你是羨慕什麼呢?」

 「身邊總是親友環繞,熱鬧非凡,放學後會一起去便利店買零食,順便還能交到戀人……這些一個人無法體會的樂趣,我總是心懷嚮往……」

 都是剛才獨自在黑暗中迷失了方向的緣故,讓我現在對能和他人對話感到安心。

 我滔滔不絕地對紗月說著無關緊要的事情。

 「噢……」

 她的反應還是很冷淡,但我覺得這樣就好。

 我也不是想讓她理解才說出來的。

 「我並不是厭惡每天過著回到家與遊戲為伴的生活,不如說我還樂在其中……但是,這些遊戲什麼時候都能玩……所以才想過一種不一樣的生活……」

 我磕磕絆絆地說道。

 居然得到了讓我說這麼多話的機會,總覺得很奢侈……。畢竟我是個胸懷超出能耐的願望、划著小船出海的愚蠢之人。

 明明是自己選擇的道路,結果卻因為達到了極限而逃走,真是糟透了。

 「哦」

 紗月波瀾不驚地微微點頭。

 「這對你來說,是重要的事呢」

 「嗯、嗯……」

 「這樣的話,謝謝你告訴我」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感覺……。

 這個害羞的、瘙癢的心情。

 如果現在是大白天,大概我會顧不上胸口的疼痛,也想把心臟取出來撓一撓吧。可是現在只有天空中的月亮和紗月在看著我。

 既然她跟我說“謝謝你告訴我”,我也不禁得意忘形地想告訴她“說出來真是太好了”。

 這感覺,就像是和紗月共享了什麼似的。

 大概,一定是,共享了某種重要的東西。

 「到了」

 「哎,啊,這裡不是車站!是紗月的家!」

 「你身上很冷吧。即使是七月,手還這麼冰涼。我會燒水給你泡澡的,今晚就在我家住下來吧」

 「誒?再怎麼說那不太好……」

 話說到一半,我想起來了。

 今天妹妹還在家裡等我呢。

 誤會我和真唯交往後又劈腿紗月、用鬼一樣的眼神瞪著我的妹妹。

 要回家奉陪的話也太麻煩了……。嗚嗚……。

 「如果你要和家人聯絡,就用我的手機吧」

 「……好」

 我決定聽從紗月的安排了。

 回想起今天剛到這個家門口的情景,當時的我絕對想不到晚上還會在這裡留宿。我們心與心的距離,是不是稍微縮短了一點呢。

 我再度拜訪了紗月的家。雖然公寓有一定年頭了,房間也並不寬敞,但仔細一看,窗簾上點綴著刺繡,廚房裡各式各樣的調味品也被整理得井井有條。滿滿的生活感中隱約透露出華麗。

 剛才都沒有注意到啊。看得出……住起來會很舒適。

 我立刻借了紗月的手機給家裡打電話。呃,原來都這個點了……。家人當然非常擔心,但我還是堅持住了下來。

 「哈~……明天去學校前,還得回家一趟換一身衣服……」

 「隨便找個藉口,直接穿著運動衫上學如何?我會借給你穿的」

 「穿著借來的紗月的運動衫,一起從紗月家裡出發上學……」

 我默默想像著這樣的情景。腦子裡的真唯大叫著『哦哦哦哦哦——』氣得要死。

 「這實在是很不妙啊!?」

 「是嗎?我倒是無所謂……哼哼哼……」

 「嗚哇,一副要做壞事的表情……」

 雖然我希望紗月不要為了給真唯來個突然襲擊而利用我,但我們這段關係本來就是由此開始的……。

 「洗澡水燒好了。內褲我也有買好囤著的,你拿去用吧」

 「哎,那多不好意思啊」

 「3條一共980日元,那就是326日元。零頭我就給你抹去好了」

 「原來要收費的啊!?不過,比真唯好多了!」

 比起買什麼都願意結賬的女人,紗月這樣拎得清的人作為交往對象才比較輕鬆。不對,交往不是指的那個意思!

 「那我先去洗澡了」

 「嗯」

 知會過換上了家居服的紗月後,我來到了更衣間。

 把脫下來的衣服放進洗衣籃後,我進入了浴室。浴缸是不鏽鋼的。但即使我把開關按得啪啪作響,燈也不亮。

 「咦」

 是燈絲燒了嗎……。

 果然建築年限一長就會這樣……。

 用熱水擦洗過身子後,我戰戰兢兢地踏入浴缸。好暖和啊……可是,總覺得有點放不下心。

 嗚嗚,光靠窗外透進來的月光往前摸索,確實是前路未卜啊。

 「浴巾我給你放在這兒了。喂,我說甘織,你怎麼黑燈瞎火的就進去了」

 我正抱著膝蓋泡在浴缸裡,前來查看情況的紗月吃了一驚。

 「咦?電燈不是不亮嗎……?」

 「啊啊……是這樣啊,抱歉,稍等一下」

 更衣間傳來了一陣吱呀吱呀的聲音,發生什麼了?

 接著,浴室的門被打開了,紗月走了進來。

 「你怎麼沒穿衣服啊!?」

 「機會難得」

 「不是啊我怎麼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和那個女人在酒店裡一起泡澡了吧。這樣一來,比分就變成一比一了」

 「什麼情況?迷路到最後,難道我闖入了根據一生中和玲奈子一起入浴的次數計算價值的異世界了嗎!?」

 「你好吵啊,太擠了……你再往那邊靠一靠」

 「無論是我這麼吵還是浴缸太擠了原因都在於紗月啊」

 因為浴室一片漆黑,紗月的裸體也只是隱約可見,所以我總算撿了一條命。如果這裡被燈光照得一片鋥亮,那我就要落得永遠面壁的下場了。

 因為浴缸容不下兩個人,紗月坐到了浴缸的邊緣上,交疊起雙腿。

 「甘織,把腿挪開一點」

 「什麼?啊,好的」

 我剛彎起雙腿。

 浴室裡一下子就被水裡浮起的光照亮了。

 彷彿施了魔法一般,如夢如幻,璀璨奪目。

 「這是什麼……?」

 「特製的浴缸燈。不過,可不僅如此哦」

 紗月又打開了淋浴前的間接照明開關。

 瞬間,浴室的牆上浮現出花朵的圖案。

 藍色、紅色、白色,大朵的各色花朵。

 好厲害。好厲害好厲害。

 「這牆貼還不錯吧。還有這個,這下就完成了」

 紗月把小箱子整個倒過來,大量花瓣飄進了浴缸裡。

 嗚哇,太棒了。這就是花瓣澡吧。好香啊!

 貼在牆上的銀蓮花在視線範圍內盛開著。泡在浴缸裡猶如置身於花田中,就好像是出現在小說的場景中。

 「好漂亮啊!紗月!」

 「呵呵,漂亮吧?」

 我的視線順勢轉到了紗月身上,那個瞬間,我立刻就後悔了。

 「嗚哇,好漂亮……」

 「嗯?」

 我的目光再也挪不動了。

 「怎麼了?」

 紗月的長髮被髮夾挽到腦後,只留下一束從肩頭垂下,貼在皮膚上。水滴像清晨的露水一樣從白皙的肌膚上滑落,為肌膚增添了水潤的光澤。

 全身連一絲贅肉都沒有。那份美貌本就似研磨如鏡的刀劍般鋒銳,如今在兩種間接照明的燈光下,更顯光彩奪目。

 如果把她作為美術館的壓軸展品,一定能在沿路觀賞過眾多藝術品的參觀者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她的美就是這麼別具一格。

 「噢,原來你這麼中意我家的浴室啊?」

 「啊,嗯,算是吧,嗯……」

 我好不容易挪開視線,沉入浴缸裡,直到水沒過嘴角。

 「你看,我這裡還有浴室專用的閱讀支架哦,是我DIY的。不錯吧?」

 「啊,嗯……」

 不好不好,我差點就忘了。

 我眼前這個人,是擁有比起王冢真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端正容顏、蘆谷高中女子組中的頂級精英——琴紗月。

 本來像我這樣的人,別說一起洗澡了,就連正經和她說幾句話都難以奢求。

 她那風華絕代的樣子令人言語盡失,我不由得又多看了一眼。

 因為精心佈置的浴室得到了稱讚,紗月看起來心情甚佳。

 「對了,甘織。我來幫你擦洗身子吧」

 「呼誒!?為啥!?」

 「就算是一起洗過澡,僅僅是泡在水裡的話,還欠缺了點火候,不足以給那傢伙致命一擊。怎麼,你在害羞嗎?」

 「當然會害羞啊!」

 「那你待著別動就好」

 「What!?」

 紗月跳進了浴缸裡。

 以這浴缸的尺寸連伸直腿都難。想要兩個人都泡進來,非得緊緊貼在一起不可。

 而且紗月還是面向我進來的。

 就像把形狀不同的積木拼在一起,紗月修長的雙腿擠進了我的腿間,這個觸感,觸感啊!

 「紗紗紗紗紗月!」

 「哎,什麼。你臉色都變了,怎麼了」

 紗月伸出手,拿起淋浴前的容器,倒了少許在手上。

 「這個是泡在浴缸裡也能用的沐浴露。我來幫你洗,乖乖待著別動」

 「不行!使不得啊!」

 「你從剛才開始怎麼了嘛」

 紗月皺起眉頭,唇瓣彎成下弦月。

 「來吧,反正你喜歡這樣吧。讓妻子替你擦洗身子什麼的,心情很好吧,親愛的」

 「這能算心情好嗎!」

 真是的,真是的!

 這下子心情不是完全變成桃色的了嘛!?

 為啥紗月一點想法都沒有呢!?她只把這個當作是一般的身體接觸而已嗎!?

 紗月把沐浴露打起泡泡,從我的右手開始塗抹。

 「是是,老實待著哦」

 紗月用雙手緊緊箍著我的手臂,開始來來回回地擦洗。咿,連每一根手指都仔細地清洗到指尖。紗月用她那柔弱無骨的纖細手指,把我的手指、把手指……

 而且紗月洗著洗著還出了神,水滴順著她低垂的眼簾流到了睫毛上,閃耀著光芒,讓我有了一種正在被絕世美女服務的感覺。如果這是在夢裡,那真是最棒的夢境。但這是在現實中,帶給我的只有無窮無盡的精神負擔。

 我快撐不住了。這才洗到右手手指就已經變得這麼奇怪了,如果全身都被這麼愛撫一遍,那結束的時候我就要因為快感神經被燒斷而變成廢人了。

 「那、那個,我說,紗月……」

 「說~什~麼」

 來來回回擦拭,咕啾咕啾咕啾。

 「現在紗月在做的這個」

 「嗯」

 我鼓起勇氣,閉上雙眼,傾盡全力叫到:

 「我、我覺得非常色氣啊!」

 「嗯。………………嗯?」

 紗月終於看了過來。我們在極近的距離對上了視線。紗月的眼神迅速變得銳利,雙頰也以同樣的速度染上了玫紅,直抵耳畔。

 「色、色氣……等等,你在想象什麼呢?」

 「不是,你看嘛!」

 這可不能怪我哦!?不能算到我頭上吧!?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

 「不是的!這只不過是在幫你擦洗身子吧!?類似擦背這樣的!」

 「完——全沒有一丁點兒相似啊!性的味道很濃郁嘛!」

 「性、性…………」

 紗月結結巴巴地說道。

 「停、停一下甘織……你真的對這方面……雖然我說過擁有什麼興趣愛好是個人的自由,但請你不要把看到的一切都聯想到那方面去……」

 「才不是呢!是紗月太色了!啊,我想起來了!你之前借給我的書也是那樣的!我居然在電車裡翻開來看了!?」

 「看書在哪裡都可以看嘛。這種事情還要我來教你……。啊」

 紗月像是恍然大悟一般,臉色更加難看了。眼裡也漸漸變得溼潤了。

 「這麼說來,那本書裡也許是有一點關於那方面的描述」

 「有好多呢!開篇的40頁全都是性行為啊!?而且還是大姐姐和小女孩之間特別激烈的那種!紗月到底是用什麼眼光看待我的!?」

 「不、不是那樣的!你不要光是盯著那裡不放,把整本書都好好讀一遍啊,整本書!那是整個故事不可或缺的一幕!」

 「啊——真是的,我先出去了哦!?再繼續被這麼色色地洗下去,腦子就要變得奇怪了!」

 「給、給我等等,甘織!從根本上來說,我們都是女孩子,這事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我手忙腳亂地想要站起身。

 扶著浴缸的手因為沾滿了沐浴露搓出的泡泡打滑了。

 「泡泡——」

 「喂,甘織——」

 我一個倒栽蔥朝著浴缸裡摔下去了!太冒失了!

 “嘩啦”一聲,一時間水花四濺,花瓣飛舞。

 噗哈……疼疼疼……。

 等等,咦,並不疼?

 我被某個柔軟的東西接住了,逃過一劫。呼,得救了。

 「……甘織……」

 我腦袋上傳來了冰冷的聲音。

 「誒?」

 指縫好像夾住了什麼東西。和喇叭的音量旋鈕差不多大的、摸上去感覺怪怪的東西。

 難道,這個、這個是……。

 接住我的臉、被我的手猛地抓住的,是紗月的胸部。

 「那、那個……」

 肌膚緊貼在一起的狀態下,我慢慢像上方的紗月看去。

 紗月她……用剛剛殺掉了三個人似的表情盯著我。

 好可怕……。

 「對、對不起……」

 「……別說了,快起來」

 「可、可是!紗月的胸部既柔軟、又暖和,手感很好呢!謝謝你!」

 這下變成了剛剛殺掉一百人的表情,於是我閉上了嘴。

 「那、那我就起來了……」

 膝蓋慢慢用力,我抬起上半身。

 手從胸部拿開的瞬間,紗月微微皺眉。

 「嗯~……」

 「………………」

 色色的聲音……。

 那個紗月……那個總是都帶著冷淡的表情閱讀文庫本、大家憧憬的冰山美人紗月……竟然……

 「喂,甘織……快一點」

 「好、好的,現在馬上!」

 這次我終於慌慌張張地閃開了。為了不讓心跳聲傳出來,我捂著胸口,瑟縮著從浴缸裡出來了。在準備走出浴室的時候,我偷偷回頭看了一眼。

 「…………甘織」

 「什、什麼事!?」

 「好好、用淋浴把泡泡、洗乾淨」

 「對!?說得也是啊!」

 我按照紗月的吩咐清洗乾淨後離開了浴室。可即便是淋過溫水,發燙的身體也絲毫沒有冷卻。

 穿著新拆封的內褲和借來的上下兩件式睡衣,我躺在客人用的被褥裡。

 現在是在紗月的房間裡。在那之後,我們沒有過多交流,各自做好就寢的準備後,就睡下了。

 紗月的被褥並排鋪在我的旁邊。她背對我躺著……可是。

 我、我睡不著……。

 明明正蜷縮在心愛的被窩裡,心卻無法放鬆下來。

 即使閉上雙眼,紗月的裸體也會浮現在我眼皮內側!

 再加上我還回憶起了與真唯一同入浴時的情景,腦子裡氤氳著桃色的蒸汽。

 真是的,所以我才對這些長著漂亮臉蛋的女孩們……。

 這時,紗月翻了個身。哇,我還以為自己的邪念不小心洩露了,嚇我一跳。

 但是紗月的氣息很平穩。

 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我看到了紗月安詳的睡顏。

 讓人不由得心生嘆息。

 真是美得不可方物。能如此毫無顧忌地欣賞美女,實在是機會難得。和我的臉到底有哪裡不一樣呢……。啊,哪都不一樣。

 我到現在仍然無法相信。

 我真的進入了蘆谷高中,遇到了王冢真唯。如果沒有和真唯成為朋友,那終其一生我都沒有機會接觸到這類人群,也不會像這樣在同一個房間裡安眠。

 雖然紗月肯定只把我當作鋪在人生軌道下無數砂石的其中一顆。

 但對我來說,紗月就是天空中閃耀的、永遠無法企及的一道光。

 在今天短短一天內,我見識了各種各樣的紗月。在打工的紗月,念家的紗月,不服輸的紗月,四處找我的紗月,喜歡泡澡的紗月。各式各樣溫柔的紗月。

 對身為陰角的我來說,全力活在當下的人們果然都好厲害。可能是因為她每時每刻都在努力吧,人生經驗和我截然不同。

 僅通過在學校交流的寥寥數語,是無法瞭解到這些事的。

 甘織玲奈子在通往陽角的道路上,才剛剛邁出第一步……。

 如同被涼風拂過,我聽到了低聲細語。

 「……你睡了嗎?」

 我心裡一驚。

 「還、還沒」

 「哦」

 紗月微微睜開眼,注視著我。

 黑暗之中,那寶石似的雙眸閃著光。

 「那床被褥,是真唯為了來過夜留下的」

 「啊,難怪……」

 「怎麼了?」

 「不,沒什麼」

 難怪有真唯的味道,如果說出來感覺我像個變態似的……。

 「真唯經常會來嗎?」

 「小學的時候總往我家跑。但是那傢伙的工作也越來越忙」

 「前段時間也因為工作出國了呢」

 紗月沉默了一會兒,“哈~”地輕輕打了個呵欠。

 她翻了個身,又把臉背過去了。

 「明天還要上學,快睡吧」

 「啊,嗯……晚安」

 「晚安」

 雖然勉強閉上雙眼……但我心中的悸動還無法平息,看來距離睡魔到訪還需要一段時間。

 身邊睡著紗月,被窩裡滿是真唯的味道……唔。

 可是,身邊還一直傳來翻身的聲音。

 ……莫非和我一樣,紗月也因為今天發生的事情留在心裡揮之不去,而難以入眠?

 怎麼可能,我們只不過是因為契約而走到一起的戀人罷了,按照這個想法,我們簡直像是心意相通的朋友一樣。

 ……如果能和紗月成為朋友,那該有多好啊。

 我翻來覆去胡思亂想不知過了多久,開始想上廁所了。

 我悄悄坐起身,用不會吵醒紗月的動作走出了房間。

 解決完問題後,我躡手躡腳地回來了。正當我準備鑽回被窩的時候。

 「對了」

 紗月說道。

 「咦……抱歉,紗月,吵醒你了……?」

 紗月沒有答覆這句話,而是伸手拿起枕邊的手機。

 「忘記拍下作為證據的暗示照片了」

 「誒——……必須要拍嗎?」

 「如果沒有物證,關鍵時刻不就拿不出來了嗎」

 這種關鍵時刻不會到來的啦……。

 「機會難得,這次呢,來拍些大膽一點的吧」

 「大膽一點是什麼……」

 我揉了揉稀鬆的睡眼。手腳都沉沉的抬不起來,現實與夢境的界限變得模糊了。

 「親吻的照片,怎麼樣?」

 這句話我總覺得是從隔壁房間傳過來的。

 「誒——……」

 「來,甘織,把臉轉過來」

 紗月把手機架好,一點點向我這邊挪過來。我感受到了人的體溫。

 看來在完成工作額度前,她多半是不會讓我睡了。

 真拿她沒辦法啊……。

 「真是的,絕對不能流傳出去哦……」

 「我知道的。只要手裡有槍就好了,真的開槍會被抓的」

 「是是……」

 紗月的臉緩緩逼近了我。

 我條件反射地把臉轉向她。

 唇上感受到一陣柔軟。

 紗月的唇微微發涼,宛若她本人。

 蜻蜓點水般地輕觸後,唇與唇分開了。

 紗月一言不發地愣住了。照片好像也沒有拍成功。

 ……咦?

 「……紗月?」

 紗月的臉騰的一下漲得通紅。

 「你、你、你、你……!?」

 「我、我在啊?」

 「你做了什麼!?」

 「說要接吻的不就是紗月嗎」

 因為被吼了,我的腦袋也清醒了一點。

 「一般來說,親吻不是指親臉嗎!?」

 誒,誒……?

 我剛才,做了什麼?

 我和紗月……接吻了?

 「我、我還是第一次啊」

 …………

 搞不好,我做了件不得了的事情?

 就像醒來時發現睡過了重要約定的時刻一樣,心臟怦怦跳個不停。

 「不是,那個!」

 我飛身而起,雙手慌慌張張地亂晃。

 「沒關係的!朋友之間的親吻是不算數的!」

 不是這句!

 「我們不是朋友,而是戀人……。也就是說,是有效的……?」

 怎麼會這樣,我竟然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奪走了紗月一生只有一次的初吻。

 「話說回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拼命道歉。

 如果紗月認為初吻真的很重要的話,我就鑄成了無可挽回的錯誤了。我只能盡我所能向她道歉……。

 不理會驚慌失措的我,紗月靜靜地躺回了被窩。

 「……算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雖然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可你耳朵都紅了啊!」

 「我也經常接吻的,並不是第一次,已經有三億次了吧」

 「這謊話是對誰說的啊!?」

 「那你會負起責任嗎!?」

 「不是,那個是,這個……你、你是什麼意思……?」

 紗月也說不出話了。

 「什、什麼意思都沒有!笨蛋!別說了快去睡覺!」

 紗月叫了起來。從我這裡看過去,她的側臉果然被染得通紅。

 這下我們不僅分享了彼此的秘密,還共同製造了更大的秘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啊啊真是的,根本就睡不著啊~~~~!

第三章 修羅場什麼的,再怎麼竭盡全力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