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序章

第二卷  序章  網譯版 轉自 百合食譜研究社

 掃圖:妖精桑

 翻譯:葉櫻、搖曳薏米

 校對:妖精桑

 嵌字:青い柚、天使霏霏

 被騙了,被騙了,被騙了……。

 我——毫無特點的高一學生·甘織玲奈子——正不停地發抖。

 這裡是派對現場,位於某個一般民眾不會輕易涉足的酒店內。會場內到處都是一身筆挺西裝的男性與穿著晚禮服的淑女,對我來說簡直是人間地獄……。

 黑色的禮服穿在我身上給人感覺就像是在玩cosplay,我的心情宛如在茫茫太平洋中隻身一人乘著一葉扁舟隨波逐流的漂流者一般,無比惶恐不安。

 視野漸漸收窄,聲音也在離我遠去。我的等級還不足以應付客場作戰。好想吐。

 周圍那些在長桌旁圍成一圈的貴族們,一定在討論什麼股票、外匯之類的話題。雖然我一點也聽不懂,但肯定沒錯。

 這時,不知何處響起了一陣“哇~”的歡呼聲。

 歡呼聲引發的騷動如颱風般迅速席捲了整個會場。颱風的中心伴隨著四周無數的溢美之辭,向我緩緩靠近。

 隨著人群左右分開,一名金髮美女出現了。

 她身上那一襲如同用緋色的紅寶石織就的鮮紅禮服令人眼前一亮,衣著品味與身邊的其他女性涇渭分明,整個人從頭到腳都洋溢著高貴的氣質。

 那高挺的鼻樑、豐潤甜美的雙唇,以及閃耀著太陽般光輝的眼眸,將在場的所有人都迷得神魂顛倒,不能自拔。

 在萬眾矚目之下,金髮美女——王冢真唯在我跟前停下了腳步。

 「如何?玩得開心嗎?」

 在她綻放微笑的瞬間,滿溢而出的親切之情彷彿能融化堅冰。與之相對,我則是一臉快要死了的表情。

 「快殺了我,讓我死吧……」

 「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獨特啊」

 真唯以手掩面,高雅地輕笑出聲。我的慘狀有這麼滑稽嗎?

 「……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我用自己都快聽不清的聲音碎碎念道。

 「當然是我邀請你來的呀,你不是也欣然應允了嗎」

 「真的嗎?你沒有篡改我的記憶吧?」

 我勉強喚起早已停滯的大腦,重溫之前的記憶。

 事情的開頭應該是這樣的,真唯向我提出「先前給你添了不少麻煩,為了表達我的歉意,能否讓我招待你一餐飯呢?」

 我一開始認為,這種程度應該沒什麼問題,就隨口答應了……不對,等等。

 緊接著我回過味來了,仔細向她確認「你應該不會帶我去什麼奇怪的地方吧?」。看來自從我們成為『玲真好友』後,我對真唯的瞭解程度又上了一個台階。

 順帶一提,『玲真好友』指的是我和真唯的新型關係。最終要成為什麼關係,正是畢業前的三年內,經過我們不斷嘗試不斷探索後,才會決定的事情。

 扯遠了。真唯告訴我,是酒店裡的自助餐。

 她還說了,因為還算是有點檔次的酒店,希望我能換上晚禮服。我雖然稍感害羞,但還是表示「好吧好吧,反正就是真唯的興趣吧,真拿你沒辦法啊」就答應了下來。

 結果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按字面意思全盤接受真唯的說辭,我真是太天真了……。我怎麼就一點也學不乖呢……。

 啊啊真是的,我為什麼要遭這種罪……。我的人生究竟是從哪裡開始跑偏的……?中學嗎?還是小學?難不成是幼兒園……?

 就在我眼前浮現出走馬燈的時候,其他人還在絡繹不絕地走上前來,向真唯寒暄客套。

 無論是像演員一樣前凸後翹的美女,還是身著溢價嚴重的西裝的大腹便便的大叔,都排著隊向真唯低頭問候。

 這不是電視上的畫面,而是真真切切發生在身邊的現實。

 因為來打招呼的人實在是太多了,真唯又好死不死偏偏誤以為我會感到無聊,轉頭向我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不好意思,我的同伴還在等我」

 快停下,不要把話題轉到我身上。索性永遠把我忘在一邊就好了。

 「哎呀,是王冢小姐的朋友嗎?請務必向我們介紹一下」

 在塗著烈焰紅唇的美女充滿壓迫力的微笑注視下,我快要癱軟成一灘泥了。

 真唯悄然把手放在我背後。只要她向別人介紹說『這是我的同學』,我明明會有2%左右的可能性會接著客套『大、大家好』。

 才沒有這種好事呢。

 「這位是甘織玲奈子,是(·)我(·)的(·)未(·)婚(·)妻(·)」

 才怪啦——!

 這個話題太勁爆了吧!我發出無聲的吶喊。

 那位美女不愧是久經沙場的社交人士,半掩著嘴露出優雅的微笑說道「哎呀,原來如此」,既不會無動於衷,也沒有太過驚詫。

 「那就祝你玩得盡興哦,甘織小姐」

 「嗯」

 在我腦袋一片空白的時候,周圍的人群漸漸散去。看來真唯的寒暄終於結束了。她“呼”地嘆了一口氣。

 「終於能和你獨處了,玲奈子」

 柔順的長髮徑直披在她身後,猶如銀河一般閃閃發亮。

 「怎麼樣?如果有想吃的東西,我去幫你拿一點吧」

 「我一粒米都咽不下去」

 「怎麼回事,噢,你身體不舒服嗎?如果你沒有食慾的話,跟我說一聲就好了。真是抱歉」

 「半個小時前我就餓得肚子咕咕叫了!」

 我高聲叫道,然後感受到四周的視線像針一樣扎過來。

 包含著『這個鄉下姑娘在幹什麼呢』『真是粗俗』『究竟是誰把這麼卑賤的傢伙帶到這裡來的?』『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場合』等各種意義的眼神全都彙集到我身上。(個人感受)

 不行了。若是繼續待在這裡,甘織玲奈子這個人就要報廢了。

 僅僅是參與到班上的陽光角色團體的話題裡就會耗盡能量,落得逃去屋頂避難的下場,我就是這樣的人。

 在這個如同熱帶草原一般的會場內,聚集了一眾終極形態的陽光角色。難道有人會認為只能抱著桉樹啃樹葉的我能夠生存下來嗎?

 我用力抓住真唯的手臂。

 「嗯?怎麼了?」

 「好了乖乖跟我來!」

 真唯把手裡盛著橘子汁的玻璃杯放回小圓桌上,聳了聳肩。這個像是太受歡迎的女孩子為了迎合戀人的小小任性而讓步的動作,意外地惹得我心頭火起。

 在反覆多次避開眾人的耳目後,我們最終來到了乾淨寬敞的女廁所。

 而且還是兩個女高中生擠在同一個隔間裡。安靜、狹小、昏暗。令人心情平靜……。

 不對不對現在可不是悠閒度日的時候。我壓抑著氣息怒吼道:

 「王冢真唯——!」

 「你帶我來這種地方,究竟是想做什麼呢?」

 快住口!別再說這種惹人害羞的話了!

 「你這傢伙,真是一點也不瞭解我……。難道你不明白我為什麼這麼火大嗎!?」

 真唯託著下巴,沉思了幾秒鐘。

 「長桌上擺著的菜餚大多是意大利菜。因為之前也吃過意大利麵,我還以為你會喜歡意大利菜呢,看來是我想岔了……」

 「這種事情怎——樣都無所謂啦!沒錯我就是喜歡意大利菜啊!無論是意麵、披薩還是蛤蜊都喜歡!」

 「噢,是嗎。看來我還是挺了解你的嘛」

 「那個認識實在是錯得離譜!」

 雖然身處狹小的空間內,我還是大幅揮動手臂,想要用全身的動作來控訴真唯的不講理。

 「我呢!本來以為只是和真唯一起出去吃餐飯而已!誰知道你會帶我來這樣的派對呢!?」

 「我本來也只是打算來吃點東西的哦?」

 「用人話講不通啊!」

 我捂著臉。真想馬上回家躲進被子裡哭一場。

 真唯露出遠比剛才認真的表情說道:

 「看起來,我好像又弄錯了」

 「……真唯」

 看到她這個樣子,我心裡繃著的一根弦好像被切斷了。

 「不是……那個,嗯……」

 「因為這裡的主廚以水平高而聞名於世,所以想帶你來品嚐一下的……這樣啊,如果你不開心的話,那就沒有意義了」

 「……你這份心意,我就心懷感激地收下了」

 真唯淒涼地笑了笑,我的胸口感到一陣刺痛。

 很遺憾,甘織玲奈子骨子裡是個陰暗角色,一旦出現在這樣華麗的場合,甚至連存在本身都會瀕臨破滅。

 這是我個人的問題……並不是真唯的過錯。

 真唯僅僅是沒有了解到我的這一面而已。但她畢竟是懷著純粹的意願想取悅我的……。

 「……這原本是個什麼派對來著?」

 「我記得是向母親公司提供資金的贊助商每個季節定期舉辦的集會,並沒有什麼特定的目的」

 「這世界上真的存在沒有目的的派對啊……」

 平淡每一天它不香嗎……。

 「我們家一年365天都會收到各式各樣的邀請函,所以我沒想到帶你一起來派對會是這麼沒有常識的行為」

 「王冢真唯,真厲害啊……」

 聽完我就只剩這個感想了。

 我再度認識到我們身處不同的世界,認知中理所應當的事情是相互錯開的。所以即使我繼續鬧彆扭,該怎麼說呢,也不會有結果。

 我稍稍低下頭。

 「對不起。雖然很抱歉,但我先回去了。既然現場有許多真唯的熟人,那你就留下來慢慢享受……」

 真唯緊緊抓住我的手腕,把我拉進懷裡。

 「你在說什麼。我怎麼會讓你一個人先回去呢」

 「不、不是的……我不是在顧慮什麼,只是希望能解開大家關於未婚妻的誤會……」

 真唯半眯著眼盯著我,面無表情地說道:

 「因為你是我的戀人,那和未婚妻也沒什麼不同吧?我本來就打算要和初次交往的人發展到結婚的」

 真唯“嘩啦”一下撩起金色的長髮。因為她的衣著打扮不同往常,即使平時看慣了她這個動作,我還是不爭氣地心跳加速了。可惡,真唯的禮服打扮,殺傷力太高了吧。

 我與真唯之間的決勝,至今仍未停止。

 紮起頭髮的時候是朋友,放下來的時候是戀人,我原本打算要讓這條規則作廢,但如今真唯好像仍在堅持執行。看來她是樂在其中了。

 但我記得我應該已經堅決否定過了,說我們現在不是戀人,而是朋友。很遺憾,對真唯來說收效甚微。

 順便一提,現在真唯的長髮是放下的狀態,簡直放得不能再放了。

 「即便如此,向他人這麼介紹我還是……有點不對……」

 我雙手握拳反駁道。

 「……因為」

 垂下眼簾的真唯的聲音裡,突然帶上了幾分嫵媚。

 僅僅是聽到這個聲音,我的心就不可抑制地狂跳起來。可惡……太色氣了……。

 「如果不這麼說的話,你(·)就(·)會(·)被(·)別(·)人(·)的(·)花(·)言(·)巧(·)語(·)撩(·)走(·)了(·)」

 真唯那端正得過分的臉龐向我靠了過來,我不由得偏過頭去。

 「怎、怎……怎麼可能呢。咱可是鄉下來的姑娘,卑賤的平民」

 聽我說完,真唯用鼻尖摩挲著我露出的側頸。咿。

 「在我眼中,你就是灰姑娘」

 在我露出的肩膀處,傳來了“啾”的略帶溼氣的聲音。她好像直接在我的肌膚上親了一口。嗚嗚。

 「今天的你格外美麗」

 「不是有句俗話說人靠衣裝馬靠鞍……」

 「非常適合你」

 真唯居然對我說這些……

 魚尾裙的晚禮服嚴絲合縫地貼合著真唯的身體,完美襯托出她的曲線。在真唯與這件禮服之間,真唯始終是主角,而禮服則是讓真唯自身的美更加熠熠生輝。就類似戒指上的寶石與底座的關係。與整個人就像是被衣服穿著的我有著天壤之別。

 如果是在沒有旁人的二人世界,我恐怕會一直看著真唯看到入迷吧。而這般衣著華美無人能敵的人物,如今竟然埋首於我的胸前,這是何等不合常理的光景……。

 「等、等一下……真唯……」

 「像這樣肌膚相親的時候,我越來越堅信,你就是我的『命中註定』」

 「怎、怎麼會呢……我只是碰巧在真唯心情低落的時候,成為了你傾訴的對象而已……。那種事情,就算不是我也」

 「我說過的吧?並不是碰巧,我相信那就是命運。什麼就算不是你,這樣的假設是沒有意義的。因為當時出現在我身邊的就是你。」

 真唯頭髮上的香味一個勁地往我鼻腔裡鑽。

 我曾聽說過,費洛蒙真正反映的其實是氣味的契合度。如果你發覺自己喜歡對方的體香,說明你的基因在渴求著對方。若這個說法是真實的,那我的DNA已經完全拜倒在王冢真唯的石榴裙下,真令人困擾。

 喂,你有沒有搞錯啊DNA!我們可都是女性啊!

 「我、我知道了。好了好了,都說我已經知道真唯的心意了!」

 「既然如此,丟下我一個人回去是不是太壞心眼了呢?」

 「誰、誰讓你向別人介紹說我是你的未婚妻……!」

 嬉鬧間,真唯把我推到隔間的牆壁上,讓我無法活動自如。我連把手繞到真唯身後抱著她都做不到,進入了字面意義上束手無策的狀態。只有心率還在不斷上升。

 然後,在隔間的門外,洗手檯附近傳來了說話聲。

 「聽我說聽我說,你看見了嗎?王冢前輩今天來了哦」

 「嗯!真是稀奇,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她本人了。她果然很漂亮啊,臉這麼小,腿又那麼長,真的是世界級別的水準!」

 從對話的內容來看,應該是和真唯同為模特的後輩們。

 「還有,聽說王冢前輩竟然帶婚約者來了!」

 「誒——!?真的嗎!?會是怎樣的人呢!」

 「我沒見到,不過想來應該是像克里斯·埃文斯或者布拉德·皮特那樣的人吧?」

 「哇——真的很搭~~」

 我的腦海中冒出一個巨大的“抱歉”。

 我是甘織玲奈子,是個相貌平凡、成績中庸、運動神經稍遜常人的人。

 「……你聽,真唯,像我這樣的人,果然……」

 但是真唯好像完全沒把外野的意見和我自虐的發言放在心上。

 她只是用雙手捧起我的臉頰——

 然後吻了過來。

 唔—、唔唔唔唔!

 那並不是一觸即分的輕吻,而是飽含愛意的深吻,連溼滑的舌頭都伸了進來。

 唔、唔……唔唔……。

 本來她的愛意就已經盈滿了我的身心,這樣一來更是讓我全身都失去了力氣。好舒服……是這樣嗎,我已經弄不清了。我只知道,我的思緒正在被真唯填得滿滿當當的。

 一段時間後,連曾在廁所裡的人的氣息都已消失不見,那塗著比平時更濃烈色彩的明媚雙唇才從我唇上分開。

 「……嗚嗚」

 我小聲呻吟著。竟然就在這薄薄一層隔板分出來的廁所隔間內……。

 我抬起手正想用手背擦擦嘴角,驀然間想起我也化了妝。一時間不知道雙手該擺在哪裡,只好扭扭捏捏地放在大腿前。我仍然能感受到唇齒間的熱量。

 「啊——,玲奈子,你真可愛」

 真唯用不會弄亂髮型的力度,將手指伸進我的髮間來回撫摸。我只是低著頭任她動作。

 看吧,像這樣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的時候,氣氛就會有點尷尬。

 畢竟我還有點呼吸不暢,胸口也像是堵住了似的。

 不能光是沉浸在享樂中。

 果然,戀人什麼的……絕對不行!

 在那之後,我們一同翹掉了派對。真唯送我回家,我終於踏上了歸途。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坐上加長轎車。

 轎車在我家門前停下,仍然穿著晚禮服的真唯向我揮手告別。

 「那就明天學校再見了」

 「是是,再見。……記得把頭髮紮起再來學校哦」

 真唯輕輕一笑,什麼也沒說就離開了。喂,你的保證呢!

 真是的……我打開門走進玄關,正巧碰見妹妹剛泡完澡出來,只圍著一條浴巾就在家裡遊蕩。

 「你也是,不要這副打扮就在家裡閒逛」

 我已經許久未見妹妹的半裸打扮了。因為她是運動社團的,所以腰間緊實有致,身材很好,一看就是個派對生物。當然比起剛剛見過面的真唯,她也只不過是甘織家的小女兒罷了……。

 另一邊,妹妹驚得嘴都合不攏了,呆呆地看著我。

 「姐姐才是……你這身衣服是怎麼回事」

 「誒?」

 我急忙環顧自身。要說我穿著什麼衣服……。

 沒錯,正是會讓人驚歎『咦,這個人是誰?』的高級晚禮服。

 「啊,不是的,這是因為……」

 因為我想盡快回到家裡,所以連衣服也沒換就讓真唯送我回來了……!太、太大意了!

 我慌慌張張地回答道:

 「因為真唯,那個,邀請我去派對」

 「派對!?」

 就和我帶回了她最喜歡的蛋糕作為伴手禮的時候一樣,妹妹的眼睛正在閃閃發光。

 啊,這、這個是……。

 我印象中之前也享受過這個待遇,這個令人心情愉悅的……尊敬的眼神……!

 明明我的心早已疲憊不堪,但是嘴上卻像換了個人似的喋喋不休。

 「嗯、嗯,差不多吧……現場來了很多人。是向真唯的公司提供資金的贊助商舉辦的派對。我也受到了邀請,所以才穿著這身衣服」

 「那是什麼……好、好厲害……」

 「食物是自助的,桌上擺滿了由知名主廚烹製的意大利菜。那個,怎麼說呢……真的很棒」

 「噢噢噢噢!」

 不過我連一口都沒嚐到就是了!

 我絕口不提在會場裡難過得臉色鐵青、至今仍然半死不活的事,模仿著貴婦人的動作,一步一扭地向餐桌挪過去。

 「媽——媽,今天吃的是什麼菜呢——?」

 「咦,姐姐,你不是剛在酒店吃過嗎?」

 果然家裡的菜味道才是最棒的!

 ***

 蘆谷高中位於京王線沿線,是一所成績略好、男女同校的公立高中。

 在寬鬆的校風下,老師和學生們每天過得都很悠閒。要說他們有什麼特點,說得好聽一點是彬彬有禮,難聽一點是對他人不感興趣。

 不過,從今年開始,新的特點橫空出世了。

 沒錯,不消贅述,指的就是蘆谷高中的天照大神,王冢真唯。

 自從這位超級巨星入學以後,提到蘆谷高中,人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王冢真唯。

 蘆谷高中的文化遺產,膚白貌美、年少多金、人品高潔的王冢真唯。

 本來,底層人士是無法輕易與這樣的人物搭上話的。但好像也有沒頭沒腦的學生剛入學就主動出擊,說著『我們來做朋友吧!』就攻上去了。

 說的就是我甘織玲奈子!

 這一切行動都是為了度過最棒的高中生活,同時也為了改變中學時陰暗的自己。計劃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除了我的精神比想象中的還要脆弱以外!

 如此一來,由於我自作自受加入了超越我自身能耐的圈子,所以每天都過著精神不斷被削弱的校園生活……就這樣,甘織玲奈子的戰鬥才剛剛開始。(完)

 啊,不過呢(續),今天的我與以往稍有不同。

 「哈~學校裡真令人安心……」

 我趕在所有人來學校之前到達了教室,現在正趴在課桌上癱成一條鹹魚。

 不管怎麼說,歷經昨晚派對的考驗(並沒有成功),我獲得了新生,成為了Neo·甘織玲奈子。對Neo玲奈子來說,學校裡沒有陌生人,都是一群年齡相仿的孩子,和家人也沒什麼差別吧。

 在這種地方,我不可能做出些行跡可疑的舉動。

 正當我細細品味著自己升了一級後帶來的變化的時候,教室的門被打開了,有人來到了門口。

 是周身帶著寒意的黑色長髮少女,琴紗月。

 身為高一學生,紗月擁有足以出演正統懸疑電影的完美容貌,身上帶著一股神秘的陰暗魅力。身高與真唯相近,那挺拔的站姿不禁讓人聯想到美麗的刀具。

 「來得真早啊,甘織」

 「哎?嗯、嗯,那個,偶爾吧」

 為了完成“在沒人發現的情況下悄悄把借來的禮服還回去”這個任務,我第一個來到學校,把禮服放進了真唯的儲物櫃,確實是挺早的……。

 但是對現在的紗月提起真唯絕對會引爆一顆超大的地雷,我不由得支支吾吾起來。

 就像查處超速駕駛的交警一樣,紗月的眼中閃過一道光。

 「是嗎」

 「呃,啊,是的」

 我明明沒做什麼壞事,冷汗卻一個勁地冒出來。

 如果說我是考拉,那眼神銳利的紗月就像是蟒蛇。雖然因為前段時間的事件,我們之間的關係稍微變得融洽了,但是單獨和她對話果然超嚇人的。

 平時紗月在打過招呼之後,通常會來到座位上開始自習,或是翻開一本書來看,無非是這兩種行動模式……。

 但今天她卻不知為何佇立在我的座位前,居高臨下地盯著我……。

 咦,學校的同學們不是應該和家人一樣嗎……?

 我為啥會有一種位於怪物舌尖上的感覺……?

 我放棄了猜測,老實抬起視線詢問她的意圖。

 「您……您有貴幹找我嗎……?」

 「來得正好。我說,甘織」

 紗月卻沒有吐槽我脫口而出的不正常的敬語,只是朝教室外努了努下巴,示意我跟她出去。

 「你現在能陪我一下嗎?」

 咦,這個既視感是怎麼回事。

 屋頂。

 我和紗月並排站在水塔的陰影下,抬頭望著天空。

 「……好熱啊」

 「……您說的是」

 時間進入七月後,酷暑也隨之到來。蟬兒在底下歡快地鳴叫著,彷彿每分每秒都在奪走我的體力。

 難得蘆高為每個教室都配置了完善的製冷設備,為何要特意來到屋頂呢……。

 相較於像狗一樣精疲力竭吐著舌頭的我來說,紗月雖然也在用手扇風,身上卻不見一滴汗。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美少女是不會出汗的”定律……。

 無論如何,和紗月單獨待在一起本來就在不斷削弱我的精神力。在這個狀況下,若是連身體都在持續失水,那我很有可能就此倒地不起。

 趕緊聽她把話說完,然後回到涼爽的教室去吧……!

 「那、那個,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

 紗月一語不發。

 是你把我叫出來的吧!?

 「是、是關於……真、真唯的事嗎?」

 只見紗月的臉頰一陣抽搐。

 「對不起」

 由於感知到氣氛已經到了非道歉不可的地步了,我反射性地低下了頭。

 「沒關係。就是這麼回事」

 紗月正在和真唯冷戰。

 因此,她現在和小圈子保持著距離,當然每天見了真唯也是一言不發……。

 從前陣子真唯弄出相親派對那檔子事算起,大概已經持續了一週左右了?距離停戰真是遙遙無期啊……。

 順帶一提,關於兩人為何會陷入冷戰,還要從真唯災難性的粗神經發言說起。

 真唯在陷入自暴自棄的情況下,為了懲罰自己,竟然逼迫紗月『來抱我吧』。

 而理由居然是『因為你喜歡我吧?』。

 紗月登時氣不打一處來,欲將那個昏庸殘暴的spadari(*理想戀人)除之而後快。

 我雖然對風月之事一竅不通,但對於這類尷尬氣氛的敏感程度卻異於常人。

 老實說,我並不知道紗月是不是真的喜歡真唯,但無論喜歡與否,真唯的發言也實在太過王冢真唯。

 在這件事情上,真希望真唯能趕緊道歉,然後和紗月重歸於好……。但遺憾的是,真唯對自己做了壞事沒有一絲一毫的自覺。

 「啊,這麼說來,莫非你是想和真唯重歸於好,但對於老實道歉又感到害羞,所以希望我助你一臂之力!?」

 若是這樣,紗月一方願意主動邁出第一步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更重要的是,能讓兩大名人的爭端偃旗息鼓,我再也不用被夾在中間左右為難了。

 可是。

 「你說的是誰,要向誰,道歉?」

 感受到紗月的黑色長髮輕輕搖曳,我連忙以亡羊補牢的心態再度說道:

 「……是、是真唯要向紗月道歉吧?」

 「沒錯。但是那個笨蛋是不可能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傻事的」

 紗月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所以呢,甘織」

 紗月的俏臉向我緩緩靠近。在這麼近的距離被她從正面盯著,我感覺自己就快被她大大的杏仁眼給囚禁其中了。

 「如果不向那傢伙復仇,我的怨憤就無法平息。單方面被人耍可不符合我的理念」

 「復、復仇什麼的太誇張了」

 紗月就像是選定了目標就一定會抹殺掉的殺手一般,怎麼看都是玩真的。

 我有預感,若是繼續待在這裡,就會被捲入什麼不得了的計劃中,然後我的高中生活就全完了。

 不行,我得逃!

 「抱歉紗月,我突然想起還有點事!」

 一隻手啪地一下拍在牆壁上,擋住了我的去路。難道這就是全世界的少女都滿懷憧憬的——壁咚嗎!原來如此,被壁咚了原來是這個心情啊,嗯嗯。不對,好像只只只只剩下害怕了啊!?

 「但是呢,現在我們先把復仇的事放到一邊」

 說完,紗月露出了蘭花似的充滿毒性的笑容。

 放、放到一邊是怎麼回事……。

 「我說,甘織」

 她吐氣如蘭,在我耳邊輕聲念出我的名字,被那氣息拂過,我就像被貓盯上了的老鼠一樣渾身顫抖。

 「你能和我交往嗎?」

 與其說那是愛的告白,不如說是引誘夏娃墮落的蛇的低語……。

 足足過了五秒鐘,我才從紗月帶給我的震驚中驚醒過來,不再呆呆地盯著她看。

 然後,用盡全身力氣反問道: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