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序章

第六卷  序章  台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音無

 掃圖:擼管娘

 錄入:kid

 修圖:零食

 東軍。

 他們所處的戰場,唯有慘絕人寰一詞足以形容。

 屍體、屍體、屍體……無以計數的大量屍體堆積成山。

 其中將近9成以上──皆為大魔帝軍的屍體。

 「那就是……S級勇者的力量嗎……」

 喀啷。

 白狼騎士團的其中一名成員,垂下了握著劍的手。

 他的目光緊盯著延展於眼前的光景。

 有些獸人士兵被悽慘地大卸八塊。

 有些獸人士兵的皮膚被燒成焦炭,身體飄散出縷縷白煙。

 還有一些獸人士兵的身軀刺滿了冰之碎片,令人不忍直視。

 而這些,全是在戰鬥中使固有技能覺醒的高雄聖所為。

 【WIND(FIRE)】

 【WIND(BLIZZARD)】

 將另外兩種屬性效果,附加於原有的風能力之上。

 這種固有技能被稱為複合屬性。不僅如此,這項技能的效果範圍還獲得了進一步提升,並且在戰場上橫掃肆虐。

 技能持有者高雄聖「呼」地輕嘆一口氣,一臉雲淡風輕地調整呼吸。

 妹妹高雄樹則佇立於她的身旁。

 樹凝視著敬愛的姊姊側臉。她看得出來──聖已十分疲倦。

 即便是聖,也在戰鬥中消耗了不少體力。不過從其他人眼裡看來,恐怕都認為聖還遊刃有餘吧。

 畢竟她臉上並未顯露出一絲倦怠感。除了從以前便一直伴隨她左右的妹妹以外,沒有人能察覺那細微的變化。於是樹開口了。

 「真不愧是姊姊。」

 樹只能如往常般漾起笑容,一如既往地道出讚賞的話語。

 不──除此之外還需要其他言語嗎?

 歷經這場戰爭後,樹對姊姊的敬意又加深了。

 △

 起初,高雄姊妹參與的東軍不斷節節敗退。

 他們就這麼被逼退至南方的挪德平原。

 就在此時,神聖聯合的援軍抵達了。

 對方是作為後備軍,守候於東軍戰場西南方的烏爾薩軍隊。

 與魔戰騎士團率領的烏爾薩軍匯合之後,東軍總算稍稍推進了戰線。然而……

 就在此時──大魔帝竟在前線現身了。

 東軍的戰況一口氣急轉直下。

 紫色與金色交織而成的生物軀體,簡直有如一座堡壘。

 那讓人毛骨悚然的輪廓,與魔界食蟲花不相上下。

 如軟糖般零星點綴於身體表面的柔軟部位,閃爍著藍白色的光芒。

 令人不禁聯想到蟹腳的器官,於身體各處兇猛蠢動著。

 那模樣──

 既像角、又像手臂,猶如雙腳一般,也好比一對翅膀。

 又或者以上皆是。

 在那不祥的巨大軀體中心,能看見一個人影。

 然而不知為何,無論怎麼看,那都只是個『黑影』。

 那道黑影十分模糊不清,無法辨識出他的實體。

 黑影看似與巨大的身軀融合成了一體。

 那就是大魔帝的核心──他的本體嗎?

 大魔帝默不作聲。

 他只是不斷提升生產魔物的速度,持續增加自己的軍隊人數。

 魔物從那如蛹一般柔軟的部位接連誕生。

 那部位先是像嘴巴一樣張開──緊接著再如激烈嘔吐般將魔物團塊吐出。使人不禁聯想到捕魚時,自漁網流瀉至甲板上的海產。

 剛出生且包覆著黏液的魔物們站起身子。

 它們從屍體身上卸下防具。

 接著同樣奪走屍體的武器,並加入陣列之中。

 無論打倒多少魔物,它們的數量始終不見減少。

 儘管高雄姊妹與白狼騎士團奮力戰鬥,依舊沒能推進戰線。

 光是死命防守就已竭盡全力。

 只不過──那當下他們仍然能夠與敵軍分庭抗禮。

 這都得多虧高雄聖的貢獻。

 被她用固有技能殺害的敵軍數量,壓倒性勝過其他人。

 然而若想轉守為攻,還是欠缺了『臨門一腳』。

 大魔帝軍不間斷地持續生產出生龍活虎的新鮮魔物。

 另一方面,我軍的疲憊感卻隨著時間不停累積。

 萬一大魔帝在這種狀況下親自站上最前線,事態會如何發展?

 絕大多數的神聖聯合軍,都強烈地祈求著『拜託,千萬別發生那種事』。

 儘管『現身於前線』,但大魔帝當時仍鎮守於遠處。

 雖然因為體型過於龐大,眾人皆能目睹他的身影。

 不過事實上大魔帝與東軍的距離相距甚遠。

 也因為距離過於遙遠,大魔帝的邪王素幾乎沒給眾人帶來任何影響。

 多虧如此,勇者以外的人也都還能持續奮戰。

 然而一旦大魔帝前進──東軍恐怕會一舉瓦解。

 屆時還有能力戰鬥的人,將只剩下不受邪王素影響的高雄姊妹。

 就在此時──

 女神薇希斯以及金色的S級勇者,乘著魔導馬現身了。

 ▽

 慘不忍睹的魔物屍山延展於眼前。

 戰鬥中,聖橫向展開了如牆壁般的【WIND】,以守護身處後方的同伴。

 然後──

 「呼────……」

 一名仰頭望天的男人,正隻身佇立於最前線。

 男人前方橫躺著大量的魔物屍骸。

 倖存下來的東軍則站在他身後。

 男人形成了一道界線,將他的前方與後方區分成了生與死兩個世界。

 喀啦。

 那名男人──桐原拓鬥歪下頸部,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白狼騎士團的團長索賈特•西葛穆斯,驅馬來到女神身旁。

 他的目光凝視著桐原的背影。

 「那麼……你怎麼看,薇希斯?」

 乘著馬匹的女神,身處於離樹等人較近的位置。

 她毫髮無傷。順帶一提,同樣乘著馬的喵丹也隨侍在女神另一側。由魔導馬換乘白馬的女神輕輕握好韁繩,然後開口了。

 「我認為戰果十分卓越。」

 女神遙望著散發刺鼻臭氣的戰場,接著漾起了一抹微笑。

 「大魔帝撤退,我方也沒有失去任何一位S級勇者。只不過──」

 索賈特眯細雙眸並凝望戰場。

 「對方未免撤退得太乾脆了,是嗎?」

 「大概是察覺到兩名S級勇者的固有技能都進化了,於是才判斷應該儘早撤離吧。」

 「──你好像還心存疑慮呢?」

 這場戰鬥可說是東軍掌握了勝利。然而女神的神情卻十分僵硬。

 耳聞這段對話的樹,再次將視線投向姊姊。

 (大魔帝撤退的時機很不對勁是嗎……姊姊也說過同樣的話……)

 實際上,聖也抱持著與女神相同的感想。

 大魔帝退兵後,高雄姊妹曾有過以下對話。

 『被他逃掉了……怎麼說呢,總覺得有點沒勁。』

 『倒也不像是覺得我們S級勇者的固有技能具備威脅性,所以才撤退的。』

 『咦?不是嗎?我還以為他肯定是嚇得落荒而逃了呢……』

 『在戰鬥途中,對方曾經顯露出動身前進的徵兆。只不過──他卻中途止住了腳步。怎麼說呢……彷佛像是發生了什麼異常事態一樣。』

 『咦,真的假的?我完全沒發現……』

 『這只不過是我的直覺。更重要的問題是──大魔帝這次的目的真的是擊潰東軍嗎?抑或是想藉由主動現身,誘導女神及其他S級勇者脫離南軍呢?』

 『姊姊你真厲害。怎麼說呢,簡直就像軍師一樣。』

 『這只是我的個人觀感,沒有任何根據。』

 憶起這段對話的樹,望向了背對眾人獨自佇立的桐原。

 「……姊姊你剛才說過,大魔帝不是因為害怕S級勇者的固有技能才逃跑的,對吧?」

 「我是說過。」

 「不過我認為……姊姊你的固有技能自不必說──目睹那東西之後,大魔帝果然還是會覺得S級勇者的力量極具威脅性吧?」

 桐原背對著眾人,一個人站在遠處。

 他前方的天空中──

 數匹釋放光芒的金龍,正在天際交錯翱翔著。

 半數魔物的屍體,有一半都已『灰飛煙滅』。

 簡直就像被『削去』了一般。

 應該稱之為能源體嗎?

 金龍們激散出火光,在天空中蟠踞飛翔。

 它們扭動身軀、肆虐沙場,將魔物們一一抹殺。

 那景象足以用單方面的虐殺來形容。

 陸續遭到啃食的獸人兵們只能束手無策地,被金色勇者釋放的金波龍殘忍虐殺。

 如今魔物已被啃食精光,金波龍依舊自由無阻地在天空蠢動著。

 「呿。」

 桐原咋舌一聲。

 「雖然被大魔帝逃掉了──不過,我總算走到了『這步』。」

 他回過頭去,目光緊盯著身後的友軍們。

 「沒有哪個笨蛋,會忘記烙印於他們眼中的這場王之戰(桐原)……接下來,我的王者之路終於可以展開了。沒錯──」

 嗖。

 桐原以誇耀的口吻開口了。

 依然望著身後友軍的桐原,將右手手掌揮向他們。

 「這就是,桐原。」

1.匿跡之人迴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