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5 想住普通的家

第一卷  5 想住普通的家   明天是假日。

 我在辦公室裡聽到米莉雅跟莫里的對話。

 「米莉雅小妹,你明天不是休假嗎?跟我一起去吃飯嘛。我們很久沒有同一天休假了,很難得啊。我知道有一家餐廳很不錯喔。」

 聽莫里這麼說,米莉雅困擾地笑著說:

 「呃……我……我明天有事……對不起。」

 我整理著桌上的文件,同時思考著明天要做什麼。

 「羅藍先生,你住哪呢?是住在東町嗎?」

 米莉雅來到我的桌子旁,如此對我問道。

 東町是鎮上住宅較多、相對較安靜的區域。

 「住哪……?我每天都住在旅店啊。」

 「什麼~!?真、真是富有耶……」

 「這樣算很富有嗎?」

 「是啊。普通的人都是住在自己的家,而且都是住在適合通勤去職場上班的距離內。」

 我受到震撼,忍不住重複了她的話。

 「你說──『普通的人都是住在自己的家,而且都是住在適合通勤去職場上班的距離內』是嗎!?」

 我在深山裡有個家,但經常一出門就是好幾個月,大多的時間都不在家。所以那個地方與其說是我家,不如說是休息所比較適當。

 仔細想想,我並沒有固定的職場。

 我沒有職場,只有下手對象。

 為了進行事前調查,我總是住在目標對象的所在地附近。

 然後觀察目標早上幾點起床、早餐吃什麼、做什麼樣的工作、何時回家、下班後是否會繞道去其他地方、去幾次廁所、什麼時候跟女人上床、有什麼樣的性癖好,以及目標跟家人、朋友、戀人等人際關係的狀況如何……等等。

 查清楚目標的一切之後,將其行動模式徹底輸入腦中。

 這麼做,為的是儘可能地將「我所意料之外的狀況」減到最少。

 畢竟,我可不想因為過度相信自己的力量而招致失敗。

 在戰場上也是一樣,膽小的人總是比勇敢的人還要長壽。

 所以,對我來說,「總是住在同一個地方」是不曾考慮過的選項。

 「既然有了固定的職場,在職場附近定居,確實是合理的選擇。但是……」

 「羅藍先生,每天都住旅店的話,住宿費豈不是會花掉你大部分的薪水嗎?啊,你該不會過著三餐不繼的生活吧?那可不行喔,不好好吃飯的話可是會沒有力氣的。」

 「這丫頭還真是囉嗦。」

 「咦?剛才是不是有聽到女人的聲音呢?」

 「不,我並沒有聽到。」

 不例外地,萊拉縮在桌腳旁。剛才聽到的應該是她的嘀咕吧。

 「的確……有個家確實比較像『普通』吧。」

 「不是『像』,普通來說本來就是這樣。」

 那麼,下次去找個家吧。

 「啊。要是你不介意的話,我帶你去鎮上到處逛逛、找找空房子吧♪我是在這鎮上長大的,很熟悉這裡喔。」

 「這樣啊。那就麻煩你了。」

 「但願能找到配得上本宮的住處。」

 萊拉又小聲地嘀咕道。

 於是,我跟米莉雅約定明天碰面的時間跟地點。眼角餘光瞥到莫里一臉不是滋味的表情。

 對了,米莉雅剛才不是說她明天有事嗎?這樣真的好嗎?

 下班回家的路上,我提出如此疑問。萊拉告訴了我答案。

 「汝若有聽見他們的對話,應該明白意思吧。說『有事』只是藉故拒絕,是善意的謊言。」

 「原來如此。這麼說的話,就能夠安然無事地拒絕對方,是嗎?」

 「然也。這是女子該懂的禮節。」

 萊拉說道。

 看來當女生也挺辛苦的。

 翌日。

 我和萊拉一起前往約定碰面的地點──冒險者公會。米莉雅已經先到了。

 「抱歉,我來晚了。」

 「不會,是我太早到了。你很準時,時間剛好呢。啊,是小貓耶!是羅藍先生養的嗎?」

 「是。我想讓它跟著看看我們的新家。」

 「那真是一件好事。」

 米莉雅伸手要摸萊拉,但萊拉卻不識趣地將臉別過去,躲到我的身後。

 雖然米莉雅似乎很想摸她,但萊拉看來不打算賞臉。

 今天,米莉雅會帶領我到鎮上到處看看,同時介紹幾處空屋給我。

 「我們這一家一直都住在這個鎮上,因此大概都知道鎮上有幾處空屋以及屋主的身分。話說,你想住什麼樣的地方呢?」

 「這我已經想好了。我要住『普通的家』。」

 「呃……我本來就不打算介紹豪宅給你,這你可以儘管放心。」

 「本宮要安靜的地方。」

 「知道了!……咦?羅藍先生,剛才說話的是你嗎?」

 「是。是我說的。」

 其實是萊拉說的,但是就先當作是我說的吧。

 「嗯?嗯嗯嗯?」米莉雅不解地歪著頭。

 「嗯,算了。」

 米莉雅帶我們去看的第一間房子,是位於住宅區東町的獨棟房屋。

 「我家就在這附近,走路不到十分鐘喔~而且,這間房子不久前才剛整理過。如果你住這裡的話,以後說不定可以跟我一、一起通勤……嘿嘿嘿。」

 周圍到處都是民宅。雖然沒有庭院,但房屋本身很乾淨。

 大致看過一遍之後,萊拉搖了搖頭。看來魔王大人不滿意。

 「麻煩你帶我們去看下一間。」

 「嗚嗚嗚……好吧……」

 米莉雅走在前方帶路,口中還不斷嘀咕著說「我覺得那間很好啊。真的是挺好的呢……」

 接下來要去看的房子似乎是在城鎮的郊外。

 遠看就能輕易地猜到,那棟房子應該就是我們的目的地。因為它周遭完全沒有其他建築物。

 庭院許久無人整理,雜草叢生,完全遮蓋住地面。

 「這裡的屋主好像是個冒險者,不過這棟房子從很久、很久以前就沒人住了。畢竟冒險者最後行蹤不明也不是什麼稀有的事,那個人恐怕已經……」

 冒險者長年行蹤不明,即使不是公會的職員也不難想像其下場。

 這間房子比剛才住宅區裡的那一間還要大一些。

 周遭幾乎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條小河。

 風靜靜地吹來,令人心曠神恰,有時候還聽得到小河的潺潺流聲。

 美中不足的是房屋相當老舊,而且離鎮上挺遠的。

 萊拉正在扭動她的尾巴。

 我最近發現,這似乎是她心情好的時候習慣做出的動作。

 「稍微看看裡面吧。」

 米莉雅將手伸向門的那一瞬間,我馬上察覺到險惡的氣息。

 萊拉似乎也察覺了,豎起了貓耳。

 這氣息是……不死系的魔物。

 「米莉雅小姐,你還是在這裡等吧。」

 「咦?是沒問題,可是……」

 聽說公會的職員大多都當過冒險者,但不是所有人都這樣。

 米莉雅很明顯是外行人。

 我拉了門一下,門似乎沒上鎖,「嘰」一聲地打開了。

 說不定曾經有盜賊之類的住過這裡。

 裡面比外頭看起來還要寬敞。

 光線從窗外照進室內,因此有些房間還算明亮。不過這樣一來,暗處反而顯得更加黑暗。

 「愛卿,是從這房間傳出來的。」

 「嗯。」

 最裡面的那扇門內正不斷噴出像是瘴氣的東西。

 「在這種環境下,一般人類早就發瘋了……愛卿果然有兩下子。」

 「我只是『普通』而已。」

 「普通才有鬼。」

 進入房間內一看,有個像是人體上半身的東西正浮在空中。

 身體是半透明的。

 臉部與人類相似,有一顆深檸檬色的眼睛。

 這是一種人稱黑暗等離子的魔物。

 「呣喔喔喔喔喔喔喔!」

 這種敵人會吸收生氣,相當棘手。

 我對付過幾次,以魔法為主進行戰鬥較能夠快速解決它。

 但是……這裡可是我們的新家。

 我可不想讓新家被魔法波及而遭受破壞。

 「愛卿有何打算?」

 「看著吧。」

 我將魔力凝聚於左手,讓魔力包覆手肘以下的部分。

 「喔……竟然能如此靈巧地運用魔力。」

 「呣啊喔喔喔喔!」

 黑暗等離子敏捷地撲了過來。

 「哼!」

 唰!

 我的左手輕易地刺穿黑暗等離子的胸口,開了一個洞。

 「啊啊啊啊……」

 敵人放聲哀號。作為媒介的魔石從他體內掉出後,他的身影便逐漸淡化,最後消失。

 我的手臂仍冒著魔力的殘渣,看起來像熱氣一樣。

 我一停止注入魔力,那陣氣立刻隨之消失。

 「吾等魔族之間,將這種用魔力包覆一部分身體的技巧稱為『魔鎧』。」

 「也不過是用魔力包覆身體而已,幹嘛取這麼誇張的名字?」

 「大概是因為很少人學得會吧。名字誇張一點也是無可厚非的。」

 「想不到不靈巧的魔族意外地多呢。」

 「別胡說,是愛卿不正常。」

 ◆

 對我來說,比起職員的工作,還是戰鬥更能讓我心情平靜。或許是因為習慣吧。

 打倒了黑暗等離子之後,我們繼續把屋內到處看過一遍,然後回去找米莉雅。

 「怎麼樣呢?」

 「我決定住這。這裡很安靜,對我來說正好。」

 「那真是太好了。那麼,我們先回鎮上一趟吧。我可以幫忙搬家喔。」

 「不用了,我沒有行李。」

 「咦?」

 「我們今天就先散會吧。因為我還得打掃房屋、整理庭院。」

 「呃、咦?這麼快就要散會了?我本來想說至少一起吃個午餐……」

 米莉雅口齒不清地低聲嘀咕道。然後,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啪」地拍了手。

 「既、既然這樣,我回去做午餐,帶來給你吃吧!這段時間你就先打掃家裡。」

 不等我回答,米莉雅就迫不及待地跑走了。

 「看來她很中意愛卿呢。」

 「是嗎?不過,我倒是完全沒考慮到午餐的事,那確實是讓我省事不少。」

 我繼續在家裡到處看看。

 這棟房子有四個房間,以及客廳、廚房。

 雖然積了不少塵埃,不過打掃後應該就能使用。

 我觸碰一下萊拉的項圈。

 萊拉全身發光,變回原形。

 大概是因為我離她太近的關係,她一恢復原形,背部就靠在牆上,臉離我特別近。

 「萊拉……來做吧。」

 萊拉眨了幾下眼睛,然後臉頰泛紅,將臉別過一邊去。

 「不、不行啊……就算是到了新家……就算這裡只有本宮跟愛卿兩個人……還、還不知道那丫頭何時會回來呢……」

 「一定會在那之前解決的。」

 我將萊拉的臉轉向自己。

 「……!」

 萊拉閉緊雙眼,嘟起嘴唇。

 「?你負責清掃會用到水的地方,包括廚房、浴室跟廁所。剩下的我來掃。」

 「~~!」

 「快睜開眼睛,快去。別浪費時間。」

 萊拉看起來像是在顫抖。然後,她用力地一把推開我的胸膛。

 「蠢材!去死!」

 萊拉不悅地跺著腳步離去,在走廊上踩出很大的腳步聲。

 「──嗚呀啊啊啊啊!地、地板破了!愛卿、愛卿,還不快來!本、本宮動不了了……」

 「真是個費事的女人。」

 萊拉頭部以外的部位全部陷在地板下。我將她拉起。

 這棟房子到處都很老舊,只能逐步換新了。

 接著,我跟萊拉開始打掃各自負責的地方。然後,米莉雅雙手提著籃子回來了。

 「哇啊~羅藍先生,你打掃得好乾淨喔。」

 「不,並不是我自己一個人掃的。我來向你介紹,她就是幫我打掃的魔族──萊拉。」

 萊拉「哼」一聲地挺著胸,態度相當自大。

 「本宮乃是萊麗拉,叫本宮萊拉即可。這傢伙平常在職場上受汝照顧了。」

 「你、你好……我是米莉雅•麥古芬。是羅藍先生職場上的前輩。」

 幾乎所有魔族都隸屬於魔王軍,因此對人類而言,魔族都是懼怕的對象。

 也難怪米莉雅會害怕。

 「米莉雅小姐,別擔心。雖然她是魔族,但無法使用魔法。」

 「這樣啊,那就好。」

 魔族不同於人類之處,在於巨大的魔力量與魔法技術。

 這兩方面都是魔族遠優於人類。

 米莉雅將便當放在桌上後,萊拉馬上開始吃了起來。

 「哼,還算差強人意。」

 「等、等等,我只有做我跟羅藍先生的份耶!唔唔唔~!」

 米莉雅不悅地鼓著臉頰,對我咬耳朵問道:

 「羅藍先生,這態度不可一世的女人到底是你的什麼人!?」

 「是我在旅行途中認識的。有了交情,就一起行動了。」

 我並沒有說謊。

 其實告訴她萊拉是魔王也無所謂,不過說了她也不會信吧。

 「雖然本宮並不怎麼喜歡……不過味道還算不差。準汝下次繼續帶來。」

 「太神氣了吧!?」

 氣噗噗的米莉雅、不斷捉弄她的萊拉、還有我,三個人一起吃米莉雅帶來的午餐。

 餐點似乎都是米莉雅親手做的。

 即使是我這種毫不在乎食物好壞的人,也很肯定這是很美味的料理。

 「午餐過後,我也來幫忙打掃吧。」

 「免了,人手足夠,汝快回去吧。」

 「我、偏、不!」

 魔王跟身為一般鎮民的米莉雅瞪著彼此。對於知道萊拉真實身分的我來說,這情境有一點好笑。

 「人手愈多愈好。米莉雅小姐,那就拜託你了。」

 「好~!」

 米莉雅似乎相當擅長打掃,她的手法相當俐落而有效率。

 「本宮小姐~你幾乎沒打掃多少嘛~該不會不擅長打掃吧?噗噗~」

 「本宮出身高貴,打掃這種事交給召喚獸去做便可。看著吧──『來自黑暗,吾之朋友。依吾之理、吾之契約,現形吧』!」

 「…………噗噗,這不是什麼事都沒發生嗎?你剛才那是在幹什麼啊?是在模仿別人嗎?咦?好奇怪喔~根本感覺不到任何魔力,連個『魔』字都不見蹤影呢,噗噗~!」

 「可~惡~啊~!膽敢愚弄本宮,這小丫頭……絕不饒恕……!」

 兩個女生互不相讓地鬥嘴。

 她們看起來相當開心。

 大概是因為受到了米莉雅的挑釁,萊拉也打掃得相當勤奮。

 多虧她們,到了傍晚的時候,這棟房子已經變得相當乾淨,外觀看起來跟之前完全不同。

 「啊,不介意的話,要不要來我家吃晚餐呢?」

 我本來打算去食堂打發晚餐的,不過畢竟這房子位於城鎮的郊外,離鎮上有一段距離。

 「本宮可不去。」

 「這樣啊。那麼,羅藍先生,我們走吧。」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受你款待了。」

 「是♪」

 「唔唔唔唔……」萊拉坐在椅子上低吟著,不斷地搖晃椅子,發出喀喀聲響。

 而米莉雅則是一臉爽朗地笑著對萊拉揮揮手,走出屋外。

 「愛卿可別太晚回來。」

 我正在猶豫該不該將萊拉變成貓,不過,維持現在這樣應該沒關係吧。

 畢竟應該不會有其他人來這裡。

 我只回她一句「知道了。」,然後跟著出門。

 「對了,剛才我回家的時候聽我爸說,有傳聞說……那棟房子好像有詭異的魔物出沒……結果還好嗎?雖說這麼問好像太晚,不過我很擔心……」

 「那個剛剛也掃除完了。」

 「掃、掃除……?」

 「是黑暗等離子。似乎是以這個為媒介,棲息在那棟房子裡。」

 我拿出當初魔物作為媒介的魔石,交給米莉雅。

 「黑、黑暗等離子……!?以單人任務來說,對付這樣的魔物,任務等級最少也是B級呢!」

 「是這樣嗎?」

 我一直無法掌握魔物的強弱分類標準。

 只要是曾在戰爭中打倒過的敵人,其習性與弱點我都記得,對付起來完全沒有壓力。

 「你說掃除過了……意思是,你打倒了魔物嗎?呼啊啊啊……」

 米莉雅訝異地張著嘴、眨著眼睛。

 「我記得物理攻擊完全對那種魔物無效。」

 「我用手臂刺穿了他的胸口。」

 「到底是怎麼辦到的……那可是幾乎沒有實體的魔物耶……羅藍先生,你該不會其實是個超厲害的人吧?」

 「不,我是『普通』的人。」

 「看起來一點都不像……」

 我們邊走邊如此閒聊,最後來到了米莉雅的家。

 到家時,米莉雅的母親剛好準備好晚餐。

 她的母親看起來是個很和善的人。

 「媽媽,這位是羅藍先生,是我職場上的同事。」

 「哎呀呀,晚上好。小女受你照顧了。」

 「不,我才總是受米莉雅小姐照顧。」

 我聽從她們的好意先坐下。等了一下子之後,米莉雅的父親也來了。我們簡單地問候彼此。

 然後,我們開始用餐,同時聊著各種話題。

 包括關於公會的事、冒險者的事,還有我在成為職員之前的旅程。

 米莉雅跟她的父母似乎都沒住過其他城鎮,對於我的話題聽得津津有味。

 「我們住在這普通的城鎮、過著普通的生活,在羅藍先生的眼裡看來,或許顯得枯燥乏味吧。」

 「不,沒那回事。」

 氣氛相當溫暖,甚至讓人覺得心癢癢的。

 「我認為能夠過著這樣的生活,是相當美好的。」

 聽了我脫口而出的真心話,米莉雅的父母先是互看彼此一眼,然後苦笑起來。

 「我們只是到處都有的普通家庭。」她的母親說道。

 原來如此……這就是故事裡會出現的那種『普通家庭』嗎……

 「我們做的是到處都有的普通工作,每天做完工作後回到家、吃飯、睡覺,然後又去工作……我們過的就是如此平凡無奇的每一天啊,羅藍。」

 雖然她父親說這是平凡無奇的每一天,但是在某些區域,這樣的生活其實相當難得。

 不過,戰爭已經結束了。說不定以後這樣的家庭會愈來愈多。

 我如此想著。然後,她的父親繼續說道:

 「找到能夠相互依靠的對象,成為夫妻,有了自己的家庭,然後生兒育女……普通男人的普通人生,不過就是這樣吧。」

 「『普通男人的、普通人生』……!?」

 我將這句話深深地刻在記憶之中。

 這就是──『普通男人的人生』……

 ……多麼有深度的一句話。

 內心湧現一股不可思議的感覺。

 今天我才第一次見識到,原來有這麼溫暖的世界、這麼溫暖的人。

 這就是我所想要的『普通』。

 飯後,米莉雅跟母親起身收拾、清理餐具。我不經意地向她的父親問道:

 「伯父跟伯母真的很恩愛吧。」

 「不過……外遇被抓包的時候,真的很恐怖……」

 他如此說道。眼神像是在凝望遠方。

 「畢竟一有機會就想上床是男人的本性嘛。」

 「一有機會就想上床……也是『普通』的嗎?」

 「嗯。羅藍,你看起來在這方面應該挺搶手的,不是嗎?」

 「我不清楚。」

 這是男人跟男人之間的話題。

 從軍的時候,也曾聽軍中的士兵與士官說過類似的話──『一有機會就想上床』。

 我本來以為那是因為在戰時的特殊環境下性慾會特別旺盛,但根據米莉雅父親的說法,事實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

 這麼說來,這樣才是『普通男人』的行為嗎……

 夜深了,我告辭並離開米莉雅的家。

 「這世上敢讓本宮等這麼久的也只有汝而已!竟敢讓魔王久候,愛卿可真是了不起呢!本宮明明千交代萬交代,要愛卿別太晚回來,愛卿卻──有沒有在聽!?」

 萊拉正在大發雷霆。

 我一回到家,馬上用唇堵住了魔王那張吵鬧的嘴巴。

 「滿意了嗎?」完事後,我向萊拉問道。她靦腆地不斷點頭。

 魔王大人似乎相當樂在其中,在玄關興奮不已。

6 看透一切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