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作戰與混沌

第一卷  第五章 作戰與混沌   ♥

 作戰一。

 『喝得爛醉的三十歲女人很可怕大作戰』

 這個……真的很可怕。

 歲數一大把的女人喝酒喝到忘我,不像樣也該有個程度。只要露出喝酒喝到軟綿綿醉醺醺的醜態,就算是百年的熱戀也一定會冷卻掉。

 所以說。

 巧君來給美羽當家庭教師的某一天,我實施了作戰計劃。

 趁著他們在房間裡的時候——猛灌。

 之前才打開的,那瓶還剩了一半左右的高級紅酒,被我直接對著嘴喝掉了。

 咕嘟,咕嘟,咕嘟。

 味道已經不重要了。高級紅酒特有的柔和口感和果香味也根本感覺不到。我就用這種最差勁的喝法,把瓶子裡剩下的酒全部喝乾了。

 等巧君從二樓下來時,瓶子已經空空如也——

 我也,徹底喝醉了。

 「綾子阿姨,打擾你了,美羽說她想要一點喝的——哎!?」

 巧君好像是下來拿飲料,他打開起居室的門,立刻發出驚呼聲。

 恐怕,是因為看到趴在桌子上一副屍體模樣的我。

 「啊~……巧、巧君……?」

 就算拼命想要撐起身體,但其實根本就使不出勁來。

 身體輕飄飄的,眼前好像什麼都在旋轉。

 啊——……。

 看來,真的已經是醉到不行了。

 話說回來……比醉感覺更強烈的是不舒服。因為用那種好像一輩子都沒喝過酒一樣的勢頭攝取了大量酒精,感覺胃正在迷一樣地蠕動著。

 「你、你沒事吧?」

 「……一、一點都,沒事喔~。我、我、我喝醉了嘛!」

 「之前剩下的那些紅酒……你一個人喝完了嗎?」

 「嗯,喝完了。喝醉了!」

 不管是感覺還是身體狀況都糟糕到極點,就算如此還是得想辦法驅動朦朧的頭腦,拼死地裝出醉態來。

 要演成那種喝酒喝到爛醉的可怕女人。

 「綾子阿姨……你到底在幹什麼啊?」

 「……其實一直都沒告訴過你,我,經常會一個人喝酒喔。一個人很沒有樣子地,喝到爛醉為止喔……」

 「哎? 不對……綾子阿姨,其實你不經常喝酒吧?」

 「我喝啊!雖然一直都瞞著你,但我其實喝酒很多的!在各種居酒屋一家接一家地喝!而且還會用大啤酒杯灌伏特加!」

 「……我覺得伏特加還是用烈酒杯來喝會比較好。」

 「還會給龍舌蘭酒里加荔枝!」

 「……龍舌蘭里加的是青檸*吧?」

 [*注:荔枝(raichi)和青檸(raimu)在日語的第一個音節相同。]

 「我也很喜歡庶民風格的高爾夫球酒!」

 「……那個一般叫做高球酒。」

 糟糕了!

 本來想裝出一副酒鬼模樣,但是我其實根本不懂酒!

 「總、總總、總之我這個人就是經常喝酒! 變成社會人之後,一直是靠酒來對抗工作壓力的。下班之後經常到處去找酒喝,喝一晚上到早晨才回家也是家常便飯,還曾經醉得太厲害被別人帶回家——」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綾子阿姨。」

 巧苦笑著,打斷了我的長篇大論。

 「其實,綾子阿姨是到了最近才重新開始喝酒的吧?」

 「……」

 「以前你不是說過嗎?因為女兒還很小,所以公司去喝酒的時候你也全都謝絕掉了。」

 「這個……」

 「後來在我們家有一次吃晚飯,我爸爸給你敬酒,你也鄭重地回絕說『如果夜裡美羽發生什麼事,我又不能開車,那就麻煩了』。」

 「…………」

 的確是這樣——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喝過酒。

 因為美羽要是晚上發燒或者受傷,我卻不能開車送她去醫院,那就太糟了。

 我們居住的小城市,不管幹什麼都得有車。歌枕家又只有我和美羽,真有萬一,我是唯一能開車的人。

 所以我才極力地避免喝酒。

 重新開始喝酒,也是在美羽考完高中之後——

 「你、你記得真清楚啊,這些事情……」

 「當然了。」

 巧君回答說。

 「因為我一直都在看著綾子阿姨。」

 「……」

 本來被酒精烘熱的臉頰,感覺好像變得更燙了。

 「雖、雖然……是有一段時間沒有喝酒,呃,所以——啊嗚」

 我不敢直視他的面孔,像是逃一樣地想要站起身,結果卻一陣眼花失去了平衡。醉意越來越嚴重了。

 「沒、沒事吧!?」

 巧君立馬抱住我的肩膀,扶住了我。

 「綾子阿姨你好像喝得很醉了,說話也支離破碎的……」

 本來是想要裝作酒鬼的模樣,結果看來是全被巧君當作喝醉酒之後的胡話了。

 這種好像很安心,又好像有點複雜的心情……。

 「高級紅酒人人都想要獨佔的想法我也能理解,但是那種奇怪的喝法可不行啊。」

 「……好、好的。」

 被二十歲的男孩子批評教育了。嗚嗚……本來不該是這樣的!你以為到底是因為誰,我才會做出這種奇怪的事情啊!

 「還是先把你送回房間去吧。」

 「哎……沒、沒事的!我一個人可以走……」

 我逞強地想要甩開他的手,結果腳底下又一軟,還是被巧君扶起來了。

 「咦、咦……?啊嗚……好、好像不行……討厭,怎、怎麼會這樣。」

 「……失禮了。」

 巧君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似地小聲說完——。

 然後把我抱了起來。

 一隻手摟著我的肩膀,另一隻手在我的膝蓋底下。

 也就是一般所說的,公主抱——

 「哎、哎、哎哎~~!? 你、你在做什麼呀巧君!?」

 「對不起……因為太危險了,不能放著綾子阿姨不管。」

 「就算這樣……」

 好、好害羞!

 這把年紀了還被人公主抱!

 「……我、我是不是,很重?」

 「一點都不,甚至都可以說太輕了。」

 巧君說著,真的很輕鬆地就舉起了我。

 「那我現在要把你送回房間去了。」

 「……好」

 我已經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能點頭。

 本來應該是要表現出一副爛醉的醜態……到底是為什麼,最後反而變成我見識到巧君的可靠與體貼了啊。

 『喝得爛醉的三十歲女人很可怕大作戰』——大失敗。

 作戰二

 『花錢如流水的三十歲女人很可怕大作戰』

 這個……真的是很可怕。

 到處蒐羅名牌,去高級餐廳吃午飯和晚飯,根本沒有金錢觀念的女人,我想一定不會有男人會喜歡。

 話說回來,就算站在女性的立場上,我也會對那種人嗤之以鼻。

 像狼森女士那樣自己開創了公司的精英女強人,她不管怎麼揮霍自己賺來的錢都是自由,不過像我這樣的工薪族要是以不符合身份的方式花錢,在別人眼裡一定就是一副很可笑的模樣了。

 只要發現我其實是個虛榮心很強又很浪費的人,巧君肯定也會感覺失望的。

 所以說。

 為了裝成花錢不眨眼的女人,我開始在網上瀏覽那些本來沒什麼興趣的名牌商品,並且打算隨便買一個——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但是到最後一刻,心裡卻產生了極其強烈的糾結。

 「……嗚~~,啊~~……」

 我坐在起居室的沙發上,一個人不停地呻吟著。

 手機就在手裡。

 屏幕上是購物網站的結算畫面,只要再點一下就算是買下來了……但經過了三十分鐘也沒有點下去。

 「哎~~,嗚哇~~……這、這就要二十萬……?這種看起來好像也裝不了多少東西的包……就要,二十萬……?」

 想要先買一個那種誰都知道的大名牌出的包包,但是價格差點沒讓我的眼珠飛出來。

 好貴。

 哪怕是最便宜的那一類也相當貴。

 不,這不可能吧。

 一個包就要二十萬日元。

 雖然動用存款的話也不是買不起……但我們家絕不能算是富裕。

 美羽才剛剛升上高中,今後還有很多要花錢的地方。不管怎麼樣我都想讓她去上大學,而且如果有機會,最好還是不要申請助學貸款。所以其實最近正打算開始攢錢,明明是關鍵的時間點——

 這樣浪費錢,以後還怎麼辦啊?

 「……嗚嗚~,啊~~。還、還是算了吧……」

 煩惱一番之後,我在確認訂單的畫面選了取消。

 『花錢如流水的三十歲女人很可怕大作戰』——自主斷念。

 作戰三

 『……說實話其實真的很不想用這個大作戰』

 這個作戰——可以稱作是背水一搏了。

 對我而言也可以說是——要抱著捨身的覺悟才能實行的作戰。

 迄今為止的兩次作戰計劃在某些方面都可以說是演技過剩……酒鬼,浪費的女人,我要演的都是虛偽的自己。

 但是——這次不一樣。

 在作戰三中,我要全力暴露出真實的自己。

 不加掩飾地,開放地,把我的本來面目暴露出來。

 不知道會失去多少東西。

 但是——也只能這樣做了。

 如果要讓巧君看到現實中的我,讓他感到幻滅的話——

 下定決心之後,我做完了各種準備,然後把巧君叫到了家裡來。

 「綾子阿姨,你說想讓我看的東西,是什麼啊——」

 走進家門,打開起居室的門之後,巧君直接愣在了原地。睜大眼睛,張開嘴。

 「閃耀吧,孤高的銀色子彈! Love Kaiser Solitaire!」

 我說了——。

 是的,說出剛才那句台詞的不是別人,是我。

 在起居室正中,丟棄了羞恥心,尊嚴和所有其他一切東西,從丹田中發出聲音。

 擺出動畫角色的動作,全力地喊出她的登場台詞。

 我穿著的衣服——是輕飄飄閃亮亮的,面向幼年女孩的作品中會出現的那種服飾。

 手中拿著變身道具兼武器,一把花裡胡哨的手槍。

 「綾、綾子阿姨……」

 「……呵、呵呵呵……終於被你看到了啊,巧君。」

 我用乾澀的聲音對木然的巧君說道。

 不,與其說是被他看到,其實是我全力露出來給他看的——即便如此,我還是說了下去。

 「這才是……真、真實的我。」

 雖然還穿著Cosplay的衣服,但我已經完全不再有任何掩飾。

 變身成為動畫角色用的能量,在最初的這一次裡,就已經全部消耗殆盡了。

 「雖然一直到現在都瞞著你……其實,我非常非常喜歡電視動畫『Love Kaiser』。喜歡得過頭了……都三十多歲了,還會不停地買玩具和衣服的那種阿宅……。明明,都已經超過三十歲了……」

 強忍著種種糾結和躊躇,我說出了自己的出櫃宣言。

 『Love Kaiser』。

 星期日早上播放的,國民級別的女性兒童向動畫。也就是所謂的變身魔法少女類,主要情節就是手持變身道具的女孩子和壞人戰鬥。現在正在播出的是系列的第十四部作品,以蔬菜和武士為原型的『Love Kaiser Vegetable』。

 我……怎麼說呢,看這個系列到了入迷的程度。

 每週都會把播出的那一集錄下來,然後至少也會看三遍以上。

 「……最開始,其實都是為了美羽。當時剛剛收養她,然後她就像所有普通的女孩一樣喜歡『Love Kaiser』,所以我也就跟著一起看。每週都會兩個人一起看新的一集……」

 十年前——

 收養美羽之後,我希望能儘可能創造和她一起度過的時間,兩個人共同的話題,於是就開始看她說自己很喜歡的『Love Kaiser』系列。

 當時正好是系列的第四作『Love Kaiser Joker』開始播送。

 然後——我沒想到自己卻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結果就是,我看得比她還要入迷。」

 ——哎~最近給小女孩看的動畫片好厲害啊。

 ——跟我小的時候的動畫完全不一樣,那種蠕動的感覺。

 ——……好帥。

 故事情節非常用心,主題也很深刻,簡直不像是以小孩子為播出對象的作品。

 ——……哎? 哎? 騙人。……之前的情節就這樣被推翻了!? 難道說……從第一集開始的那些都是伏筆!? 太,太厲害了! 這樣子,不是隻能把全部的藍光碟都買下來才行了嗎!

 ——哇,好,好厲害!還有面向大人的產品啊!

 之類的。

 總之就是這樣的感覺。本來應該是為了美羽才開始看面向小孩子的動畫片,回過神來,我卻已經痴迷得比美羽還要嚴重了。

 「等到美羽上初中……不,到小學高年級的時候,就跟其他人一樣從這個動畫裡畢業了……。但是我……卻沒能畢業。現在都是我一個人在看。電影也是每年偷偷的去……『Premium Danbai』出的面向大人的玩具也一直在買……」

 我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以黑色為基調,輕飄飄的裙子,還有裝飾得花裡胡哨得變身手槍。

 這些都是在『PreDan』買的。

 『PreDan』——有名的玩具製造商『Danbai』創建的,面向大人的購物網站『Premium Danbai』的略稱。

 這個網站的商品大多數是高價格且高品質的動畫或者特攝周邊,然後我是這個網站的重度用戶。

 買名牌包包會猶豫好長時間的我,面對這些周邊時卻毫不能保護住錢包。

 「……怎麼樣,巧君? 這才是……真正的我喔? 都年紀一大把了還沉迷在給小女孩看的動畫片裡,還在房間裡偷偷地玩Cosplay,這樣的女人……才是真正的我。」

 我說了。

 把自己隱藏起來的那一面,全都暴露出來了。

 雖然因為羞恥和空虛的緣故,眼淚都要流出來……但是,這就夠了。

 只要讓巧君覺得我是個很讓人害怕的女人,他心中就會迎來幻滅。

 三十多歲的女人,居然還在沉迷幼兒向動畫——

 「……那個,」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巧君開口了。

 看著我的Cosplay裝扮,帶著苦笑說道。

 「這是水雞島燈弓變身成『Love Kaiser Solitaire』之後的衣服對吧?」

 「……哎?」

 「經過了十年,到現在她還是這樣有人氣啊,好像還會定期地發售新周邊,然後去年的暑期檔電影裡還作為驚喜的特別嘉賓出演了。」

 「就、就是啊!去年的暑期檔電影裡燈燈也出場了!上映之前什麼信息都沒有,完全就是驚喜,首映那天電影館裡歡呼不斷呢!我當時嚇了一跳,還哭出來了!而且聲優也親自——咦………?」

 我興奮地接著他說了一長串,中途才突然反應過來。

 然後不由得盯著巧君的臉。

 「你、你為什麼會知道啊,知道燈燈的事情,還有這個衣服的事情。」

 「不為什麼,因為我也每週在看『Love Kaiser』。」

 「哎?哎哎?」

 巧君不理會震驚的我,繼續說道。

 「再要說的話……我也知道綾子阿姨喜歡『Love Kaiser』這回事。」

 「……哎哎!?」

 他知道!?

 知道我這種難以啟齒的興趣嗎!?

 「為、為為、為什麼啊……?」

 「因為美羽一直在跟我發牢騷,說你偷偷地買周邊,在房間裡Cosplay,而且還一直想拉她去看電影或者參加活動,很煩人什麼的。」

 美、美羽~~!

 為什麼要把媽媽害羞的那些事情暴露給鄰居家啊!?

 「不過,我其實也從很久之前就算是宅了,也喜歡漫畫或者動畫之類的……最開始是心想,既然綾子阿姨喜歡這個動畫,那我也看一看吧……結果一直看下去就覺得很有趣,變成系列的粉絲了。」

 巧君撓了撓臉頰,不好意思似地笑了。

 巧君原來是知道的。

 理所當然一樣地知道,知道我拼命隱瞞的興趣。

 不止如此——他還對此表示了理解。

 沒有輕蔑,沒有偏見,嘗試著去喜歡我喜歡的東西。

 「『Love Kaiser』很有趣啊。一開始我只覺得它是給小孩子看的,所以心裡也有點瞧不起,但沒想到主題意外地很深刻,而且還有相當嚴肅的場景……但是,就算那樣,最後還是會有一個兒童向作品那樣的結局,我覺得這算是它的優點吧。」

 「對、對啊! 就是這樣! 保持住兒童向作品這個性質是很重要的呢! 一方面要考慮玩具製造商的意見,一方面要顧慮教育委員會,在這些麻煩的限制中還要最大限度地保持情節的刺激,實在是太厲害了!」

 我沉浸在一種忘我的狂熱中。

 然後,巧君又把目光轉向了我手中的手槍型玩具。

 「這個……是『Love Kaiser Solitaire』的變身道具吧。我記得這應該是隻在『PreDan』出售的,而且價格超級高……」

 「……嗯,這個不是播送時發售的玩具……而是過了好幾年之後面向大朋友們發售的……差不多要花五萬日元左右……」

 「五萬……」

 「但、但是喔,它的質量可是很對得起這個價格的!細節的處理很到位,簡直就像是從原作中直接拿出來的一樣!而且你看,按這裡的話,就會直接播放聲優的聲音!」

 ——『我的王牌是——逆轉!』

 「嗚哇,好帥! 這是……那個,第三十六話的那個名台詞啊!」

 「對! 就是那句第三十六話的名台詞! 除了這個還收錄了好多作品裡其他的名台詞喔! 還有,只要按下這個,就可以播放主題歌跟插曲!」

 「原來如此,所以五萬日元的售價……確實是值得的。」

 「很值對不對!」

 「綾子阿姨最喜歡的果然是水雞島燈弓嗎?」

 「這個嘛……。中間是變過很多次,但最後還是主推等等。畢竟『Love Kaiser Joker』本身已經是傑作中的傑作了,『Love Kaiser之間相互廝殺直到最後一人』這種設定,現在這個時代肯定是不可能再有了。好像就算是十年前,出品人也跟各方面搏鬥了好一番呢。幾乎每週都要有誰死掉的殺戮世界觀裡,水雞島燈弓變身的『Love Kaiser Solitaire』雖然是所謂的副Kaiser位置……但總而言之就是渾身上下都很帥氣!」

 「是很帥啊,最初是那種冷冰冰又很有孤狼的感覺,但是漸漸地表現出珍惜同伴的熱心腸……然後到中期。」

 「對,中期那段惡墮的壯烈場面! 雖然都已經被猛地推到了地獄最深處,但還是拼命地掙扎著想要回到光明的世界中,簡直是太崇高了!」

 「啊,真的,真的是又帥氣,又崇高。嗚哇,怎麼辦啊,聊起來這些,我又想再刷一遍『Love Kaiser Joker』了。」

 「去刷去刷! 我買了盒裝的藍光完全版喔!馬上就可以借給……不,我也一起跟你看! 再家裡辦一場上映會吧!」

 「可、可以嗎?」

 「當然了! 居然可以和巧君一起看,我真的好開心! 對了! 今年的暑期檔電影也一起去看好不好! 以前我一個阿姨獨自去真的非常非常難為情……但是跟巧君在一起就能放心了!」

 「好的!我也很想和綾子阿姨一起去!」

 「那就約好了喔,約好了! 我記住巧君說的話了!」

 後來我們又聊了很久關於『Love Kaiser』的話題,超過二十歲變成社會人之後迷上的動畫……有關這種興趣,我還從未跟誰聊這麼久。所以感覺非常非常開心。

 到了夏天絕對要兩個人一起去看電影,熱切地和巧君立下約定,目送他出門之後——我陷入了深深的後悔之中。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我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抱著頭沉入了深深的失落中。

 為什麼啊?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才會變成這種結局?

 本來應該是想辦法讓他討厭自己,結果回過神來卻許下了約會的承諾?

 而且感覺好像還是我主動邀請他的。

 「嗚、嗚嗚……都是巧君不好啦……因為,他說他喜歡Love Kaiser……聽他那樣說,我當然會覺得很開心嘛! 本來一直都沒有把這個興趣暴露出來的……」

 沒想到,居然能得到他的理解。

 本以為會讓他大跌眼鏡的私密興趣,想不到居然是我們共同的愛好——

 「明明美羽一直都只會把我當傻瓜……」

 「因為確實很傻啊。」

 回過神來。

 才發現已經從學校回來的美羽,此時正站在起居室門口。

 可能她已經習慣了我癱倒在沙發上的失落模樣,這次連吐槽都沒有,只是用一臉無語的表情俯視著我。

 「畢竟我媽媽居然會沉迷幼兒向動畫,而且每年都去看電影,還買了一大堆周邊。」

 「美、美羽……」

 「雖然我覺得興趣是個人的自由,但是媽媽你能不能別再想著拉我去看了,沒有興趣的東西真的就是沒有興趣的啦。」

 「可、可是……沒有辦法呀? 我一個人去看『Love Kaiser』的電影或者去參加活動……就太輕浮了! 雖然每次都努力擺出一副『我只是為了女兒來領贈品的,有什麼問題?』的表情,但是那樣也是有極限的! 如果有人能陪我一起去,我就會安心好多!」

 「那,以後你跟巧哥哥一起去不就行了嗎?」

 「這、這個……」

 我說不出話來,什麼都說不上來了。

 美羽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看來好像進行得不是很成功呢,招惹巧哥哥討厭大作戰。」

 然後這樣說道。

 我還是什麼都說不出來。

 的確如此,作戰進行到現在,全部都是大失敗。

 本來是希望讓巧君看到我很沒樣子的一面並且就此放棄,但是根本就沒成功過。

 反而感覺彼此的好感度還向上蹭蹭漲了不少。

 「但、但是,這個作戰才剛剛開始!我的缺點肯定是要多少有多少的,從下一次開始就可以讓他的好感度一下子降——」

 「媽媽,」

 美羽打斷我,說道。

 而且是帶著一種超過無語,甚至可以稱作是生氣的語調。

 「你打算逃避到什麼時候去呢?」

 「哎……」

 我愣住了。

 我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算了,沒關係。既然媽媽是這副態度,那我也有我的打算。」

 說完,美羽無視了啞口無言的我,一個人上二樓去了。

 (譯:綾子媽媽你還不打算換掉水雞島燈弓的Cosplay服裝嗎)

 想讀的人可以讀一下,『Love Kaiser』用語解說

 ·『LoveKaiser·Joker』

 國民級的早晨檔動畫節目『LoveKaiser』系列的第四作。雖然也就是所謂的變身魔法少女動畫,但是每個系列的題材都大不相同,所以難以一句話概括。本季正在播送的是系列第十四作『LoveKaiser·Vegetable』。

 Catch Phrase

 『王牌發出冷笑的夜晚,所有一切都將反轉』

 內容——以撲克牌為原型,五十二名LoveKaiser彼此廝殺直到最後一人,王道的戰鬥系故事。富有挑戰意味的作風與細緻的世界觀,讓人大呼過癮的伏筆回收在觀眾中引起話題,博得了邪典作品級別的人氣。開播前被作為女主角宣傳的十三歲少女『LoveKaiser·Kitty(紅心A)』在第一話變身之後立刻死亡的壯絕場面,至今仍是不褪色的傳說。五十二名LoveKaiser中究竟誰才是『原始,亦是終焉』的『Joker』等推理要素,以及「何止是錯過一話就跟不上劇情,錯過一話本命角色可能就要便當」的逆少兒向硬核展開是本作的最大特徵。戰鬥場面的結局雖然多是LoveKaiser們同歸於盡,然而這一伏筆卻直接關係到結局的線索『她們的戰鬥,全都是超越者們的抽鬼牌遊戲』。此外,本作對殘酷且悲慘的嚴肅場面雖然堅持到了偏執的程度,變身道具名,必殺技名等卻因為玩具廠商的意見設定得極具喜劇效果,與情節反差巨大。

 ·LoveKaiser·Solitaire(黑桃Q)

 水雞島燈弓(くいなじまひゆみ)*。

 十四歲。初中二年級學生。變身道具為變身衝鋒手槍『臉紅心跳馬格南』。出場位置即所謂的副Kaiser位。

 身為秘密主義者兼孤獨主義者,對他人時常抱著冷淡的態度,也沒有親密的朋友。雖然是開篇就登場的主要角色之一,卻與其他主要角色沒有過多交集並市場保持距離。往常大多保持理性且冰冷的性格,戰鬥時也會露出好戰的一面。此外偶爾也有很多時候可以從動作中看出她對力量的暴走感到畏懼。

 其真實身份是掌控終末與毀滅的諸惡之根源『Joker』。雖然事實在故事中期就已暴露——但實際上她只不過是被真正的『Joker』洗腦催眠,相信自己才是『Joker』的,極其普通的少女。所謂畏懼力量的暴走,說到底也只是誤會,事實上她是什麼力量都沒有的凡人。知道這一事實後的她,在巨大的恥辱和絕望中暫時脫離了戰線,卻又於現實和冥界融合的世界——愛麗舍與第一話中被自己殺害的LoveKaiser·Kitty再會,並被她給予戰鬥的覺悟與紅心A的力量,覺醒為LoveKaiser·Solitaire-女皇形態。

 戰鬥中使用變身道具『臉紅心跳馬格南』為武器,得意技為利用無限彈藥從遠距離發動的大範圍掃射,接近戰中也能使出華麗的槍鬥術。第六話中軟綿綿蠕動的槍鬥術動作場面被譽為動畫史上的傳說一幕,卻因為在短短一分鐘的段落裡投入了整整一話的預算,導致製作人被老闆罵到幾乎歸西。受該事件影響,她在第七話之後的戰鬥中永遠只會開槍發射光線。

 本篇播送結束後經過十五年依舊擁有巨大的人氣,雖然已經在結局中死亡,卻在每年的節慶檔電影中被安上各種理由復活。

 [*注:水雞島(くいなじま)本來是巖手縣的一個小島,但該角色的名字在小說中被寫作「水雞島島弓燈」,島字出現了兩次,與上圖解說中的名字不一致,尚不能確定是何原因導致這個衝突,我們出於實際地名的寫法,沒有采用小說中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