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章 傳說中的怪物

第二卷  第三章 傳說中的怪物  “哦——?這孩子就是傳言中那位俘獲了眾多貴族公子的美少女千金?”

 提爾提一邊說著一邊死死盯著膽怯的蕾妮。地點是庫蘭雷特侯爵家的別宅,提爾提的研究室。這裡聚集了包括我在內的尤菲、伊利亞、蕾妮以及主人提爾提。

 將蕾妮保護在離宮之後,我們為了檢查蕾妮的身體而來到了庫蘭雷特侯爵家的別宅。借用提爾提的智慧。

 順帶一提,讓提爾提檢查蕾妮的身體這件事已經得到了父王他們的同意。提爾提身為問題兒童的另一方面,在藥學和醫學以及我所提倡的魔學等方面有著自己的理解。父王也知道這些,所以很簡單就下了許可。

 “給我等等,提爾提。蕾妮是很纖細的女孩,不要太嚇到人家了。”

 “好的好的。話說體內有魔石的人還真少呢,沒想到真的存在。”

 提爾提一副吃驚的樣子觀察蕾妮。被身份比自己高的人盯著,蕾妮可憐地縮起了身子。這時提爾提的表情改變了。

 “……嗯,原來如此。不說的話就沒有違和感。好久沒感受過罪惡感了。”

 “果然你也會受到影響啊……旁若無人的你居然會有罪惡感。”

 我跟提爾提說明了蕾妮的魔石擁有魅惑的力量。就連人格有問題的提爾提都對蕾妮產生了人情。再次佩服起蕾妮力量的強大。

 “雖然並非不存在干涉精神的魔法,但我還不知道什麼魔法能這麼明確誘導人的感情,要使用出來也很困難。畢竟被魅惑了還察覺不到這點太厲害了。”

 “精神干涉是你擅長的領域呢。”

 提爾提擅長的魔法是暗屬性魔法。光暗與四大屬性同屬於基礎屬性,但與四大屬性的魔法比起來,更難用肉眼看到效果。

 光是治癒,促進成長,強化力量。暗是安定精神,抑制活動,或是束縛之類的。雖然它們的性質完全相反,但同樣都是干涉看不到的領域。

 尤菲當然也能使用光暗魔法。但她說不能使用像蕾妮那樣的,讓人對自己產生好意的魔法。也就是說,蕾妮的魔法不是現存的魔法,非常特殊。

 “這個魅惑是無意識發動的?”

 “是、是的。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使用這個力量……”

 “哦?那就是本能發動的了。越來越像魔石的魔法了。”

 “像魔石的魔法?”

 對於提爾提的話,尤菲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歪著頭。看到這一反應,提爾提豎起食指。

 “魔石魔法是固有的,並且與魔物的生態有著很強的聯繫。換句話說,就是與其本能有關。然後在生存本能和防衛本能發生反應的時候,就是魔石最能發揮力量的時候。很像是不得不生存在殘酷環境的魔物的力量。”

 “像蕾妮這樣的,讓其他人對自己抱有好意,與防衛本能相近呢。”

 “……原來如此,這樣一說就能理解了。”

 可以推測,在本人感到強大壓力的時候,蕾妮的魔法就會發動。所以她的魅惑是防衛本能為了保護自己而起反應,隨之發動了魔法。

 尤菲似乎也能接受這個說法,不停點頭。

 “如果處於安定的環境下,說不定蕾妮也不會發動魅惑了,但她原本是平民,還沒有習慣貴族社會吧?被收養的地方也是貴族,積累了相當大的壓力也不奇怪……”

 “這是……”

 雖然蕾妮有些難以啟齒,不過可以把這當成是默認了。雖然沒有直接威脅到生命,但她本人感受到的負擔應該相當大。

 魔石對蕾妮的精神狀態起反應,在防衛本能下發動了魅惑。雖然不想責備西亞男爵,但時機實在是太糟糕,根本是個笑不出來的狀況。一個搞不好國家就會被顛覆。

 “這樣的話,在離宮收留蕾妮是正解呢。在那裡,只有最低限度的人際交往,而且也不要求貴族千金的舉止,對吧?”

 “是啊……”

 將蕾妮收留在離宮的時候,同時也對西亞男爵說了緣由。西亞男爵那驚訝且痛苦的表情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說到這是為了蕾妮的時候,他深深地低下了頭。

 “雖然我知道父親、義母,以及西亞男爵家的大家都是好人……”

 西亞男爵在蕾妮的母親行蹤不明後,作為冒險者立下了顯赫功績,被賜予了男爵的地位。同時迎娶了子爵家的么女。

 對於從被孤兒院收留到西亞男爵家的蕾妮來說,應該不知道怎麼與西亞男爵夫人相處吧。但是,聽說西亞男爵夫人的人格很好,非常溫柔地迎接了蕾妮進自己家。

 蕾妮瞭解了自己的力量後,非常在意這份好意是不是因為魅惑的原因。所以不知道該如何與自己的親生父親——西亞男爵相處。西亞男爵也肝腸寸斷,將蕾妮託付給了我。

 如此這般,我希望能儘早解決蕾妮控制魔石的問題。這也是為了她自己的身心安定。

 “……說起來,安妮絲大人。”

 “什麼?”

 “這難道說……是‘那個’?”

 “……果然提爾提也想到了同樣的事啊?”

 我和提爾提不禁面面相覷。在知道蕾妮體內有魔石之後,我想到了一件事。但因為沒有確證,所以就沒說出口。

 但是,如果提爾提跟我有同樣的見解的話,我的擔憂就有可能是真的。我皺了皺眉頭,提爾提則是興致盎然地盯著蕾妮的臉。

 “那個……?”

 “如果你是如我們預想般的存在,那就太諷刺了。”

 “請問兩位想到什麼了?”

 伊利亞代表蕾妮向我們提問。我不知道怎麼回答而閉上了嘴巴,提爾提則是在自己常用的工作桌中拉出抽屜,取出鑰匙。

 “真是非常懷念的事了。居然能夠目睹還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東西,真是非常不可思議。等我拿個東西出來。”

 提爾提一邊這麼說著,一邊拿著鑰匙離開了房間,這時大家的視線就集中到了我身上。

 “安妮絲大人?”

 “……說實話,這是難以相信的事哦?”

 “一直都是如此。”

 “被你這麼一說,我耳朵也開始疼了!”

 伊利亞一邊捂著眉間一邊吐槽,我調整了呼吸後環視三人。

 “——大家知道‘吸血鬼’的傳說嗎?”

 “吸血鬼?”

 只有蕾妮露出了疑問的表情。尤菲和伊利亞則臉色大變。也許是察覺到只有自己不知道,蕾妮依次看向我們的臉。

 “所謂吸血鬼,就是吸食人類鮮血的傳說中的怪物。”

 ——傳說中,那個怪物或是絕世美男或是傾城美女。

 擁有任何人都不能無視的美貌,將陷入戀河的人們化為俘虜。那個怪物喜好吸食人類的鮮血,被吸血鬼吸食血液的人也同樣會變為吸血鬼。

 “魅惑人類,增加同胞,混入黑夜,向人腐臭。吸血鬼的怪物傳說也是為了讓孩子聽話的恐怖故事之一。”

 “……說起來,公主大人曾經非常熱心地調查吸血鬼的傳承呢。”

 伊利亞雙手拍了一下,就像是在說“想起來了”一樣。

 沒錯,我偶然間知道了吸血鬼的傳說。“難道這個世界有吸血鬼?!”——我大為興奮然後去調查了。就像是前世流傳的吸血鬼一樣,我曾經對這件事越查越興奮。

 “我是那個‘吸血鬼’嗎?”

 “嗯……可以這麼說,也可以不這麼說吧。”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請問是怎麼回事?”

 “——吸血鬼的傳說不僅僅只是故事,是有其原型的。”

 回答尤菲的提問的不是我,而是回到房間來的提爾提。她手上拿著一本舊書。

 “提爾提,這是?”

 “這是‘禁書’。”

 “禁書?!”

 尤菲難以置信地看著提爾提。蕾妮聽到尤菲的口氣一下子變了,因此膽怯地看向我。

 “那個,禁書是……?”

 (插圖)

 “禁書是帕雷迪亞王國管制的違法書籍。由於記載著不好的思想和技術,所以成了管制對象。一旦知道持有禁書就會被處罰。”

 聽到我的說明後,蕾妮看著提爾提拿著的書嚇了一跳。似乎也知道為什麼尤菲會有這種反應了。

 “可以拿著這種東西嗎?!”

 “當然不可以啊。一被發現馬上就會被沒收。”

 被蕾妮吐槽的提爾提毫不在意地將禁書放在桌子上。帕雷迪亞王國是精靈信仰根深蒂固的國家,不符合國家思想的書籍都會由魔法省主導管制。

 “說到底,這本書還是安妮絲大人的。”

 “……安妮絲大人的?”

 “雖然不是能放聲說出來的事,禁書在一部分愛好者中有著交易。交易內容基本都是禁書,一旦被發現就要上繳國家,因此報酬也很可觀。”

 “還有金錢以外的目的嘛?”

 尤菲一副複雜的表情向我問道。提爾提誇張地聳了下肩,代替我回答了這個問題。

 “當然啊,純粹為了知識而尋求禁書的人可是絡繹不絕。”

 “被國家禁止的書為什麼……”

 “因為被列為禁書的書籍中,有很多是包含藥學和醫學的書。”

 “藥學和醫學?”

 尤菲一臉驚訝地皺起眉頭。而同時,蕾妮則是露出了複雜的表情,似乎對這說法能夠接受。伊利亞不可思議地看著蕾妮。

 “蕾妮大人有頭緒嗎?”

 “誒、啊、是的。……對於平民來說,生了重病或是受傷的時候,要向貴族支付高額金錢,請求他們施加治癒魔法。但是,這筆錢不是簡簡單單就能支付的。而支付不起的平民就只能依靠藥物了,基本上大部分的藥都沒有魔法有效。但既然不依靠魔法也能依靠藥物治療的話……自然就有人尋求禁書了。”

 “原來是這樣。”

 治癒魔法是貴族的特權。使用魔法的人只要想就能夠漫天要價。所以大多數情況下平民都不能輕易支付這筆金錢。

 要求支付過分金額的貴族絡繹不絕,這也是平民和貴族之間出現鴻溝的原因之一。而這一點一直不能消除,直到現在依然如此。

 “所以就會有黑市出現。我在冒險者時代也進出過好幾次。”

 “您做什麼啊……”

 “因為有些潛入調查的委託啊。而且以國家的權限難以應對黑市。”

 要說的話,就像是帕雷迪亞王國的暗部一樣。而貴族和平民之間的鴻溝也是黑市存在的原因,難以下手改善。現狀是國家也不得不默認其存在。

 “當然,被當做是違法的事,但如果要連根拔起的話,國家的存在方式也會跟著改變。……有不少平民都渴求著治癒魔法哦,尤菲。”

 “……這。”

 “而且我們沒有權利。雖然可以讓父王做些什麼,但無法直接改變什麼。”

 決定國家政策和存在方式的,是位於國家中樞,擁有相應立場的貴族的職責。就算我是王女,也不能改變這個系統。我只能儘量把握狀況,把認為有效果的提案交給父王。

 這時,提爾提拍了拍手讓大家的注意轉移到她身上,改變了這沉重的氣氛。她的臉上露出對此話題完全不感興趣的表情。

 “迴歸正題吧。現在該說這孩子的魔石的事吧?”

 “……是呢。這本禁書跟吸血鬼有關嗎?”

 “沒錯。而且也是讓我和安妮絲大人完成魔藥的契機。”

 “魔藥?”

 尤菲為了確認看向我,我也點了點頭。

 “吸血鬼的傳說中有著其原型。這是被稱為吸血鬼的某個魔法使的研究資料。”

 “魔法使?”

 “是啊,而且還是絕世天才狂氣的產物。”

 提爾提露出笑容,一臉憐愛地撫摸著禁書。這幅樣子讓包括我在內的全員都嚇了一跳。確實這是提爾提會喜歡的研究資料。這個詛咒收集家真是的……。

 “那個魔法使的目的是追求魔法的真理。雖然跟我方法不一樣,但不可思議的是,那個魔法使最後跟我有著類似的想法。”

 “跟安妮絲大人類似?”

 對於尤菲的提問,提爾提接著我繼續說明。

 “安妮絲大人的魔藥是以魔石為素材,目的是讓魔物的力量寄宿與身上。剛剛也提到過了,魔石的力量與本能以及魔物的生態有著很強的聯繫。魔藥就是經過調和,不讓身體受到太大負擔的強化藥。”

 “吸血鬼原型的那位魔法使也有類似的想法?”

 “這裡就是我和那個魔法使想法不同的地方,或者該說是分歧吧。讓魔石的力量寄宿在身上這點一樣。——但這個魔法使,選擇了讓自己變成魔物。”

 尤菲和蕾妮一起倒吸了一口氣。沒錯,打算利用魔法的力量這個想法跟我一樣。但區別是改變自身存在以獲得魔石力量這點。

 “當時看的資料斷斷續續的,我認為應該是失敗了。所以才選擇了魔藥這條道路,不過現在蕾妮出現了,我開始想其實該不會是成功了吧。”

 “為什麼會想到把自己變成魔物啊……?”

 尤菲驚恐地小聲嘟噥。而這答案當然存在。

 “那個魔法使追求的不止如此。”

 “……請問,是什麼?”

 因為與自己有關,所以蕾妮緊張地率先提問。我調整了一下呼吸,靜靜答道:

 “——長生不老。”stand pow!er

 房間內的空氣一瞬間沉寂下來。蕾妮一副沒有現實感的樣子呆在原地,尤菲則是一副不能理解在說什麼的表情。

 “為了追求魔法的真理,那個魔法使的時間不夠。所以那個魔法使的研究專注於某個方面。為了探究真理,為了獲得永遠的時間。”

 “……不可能。即使能用魔法維持精神和肉體,但不能修復衰老。”

 尤菲用生硬的聲音否定,沒錯,雖然我和提爾提也參考了這本書,但也是因此認為這個研究最後失敗了。

 就算魔法能治療重傷,能讓精神安定,也不能違抗時間的流逝。即使能延緩衰老,長生不老也只是夢。

 “確實不能停止衰老。但其執著和瘋狂讓某個禁忌的方法誕生了。——那就是‘從他人那裡奪取’。”

 “……奪取?”

 “衰老的話就從年輕人那裡奪取,使用其他人的生命補充自己的生命。不夠的話就奪取。……至此那個魔法使似乎是成功了。這就是吸血鬼傳說的原型,那個魔法使執著和瘋狂的產物。”

 蕾妮害怕地抱緊自己的身體,尤菲的臉上劃過一道汗水,嘴唇顫抖著。

 “……從其他人那裡奪取生命,實現了長生不老,變成了這樣的魔物?”

 “雖然跟真正的長生不老差得遠了。”

 “而且吸血鬼的傳說流傳開來跟這個書寫這份研究資料的時期一致,不過至今仍未確認過吸血鬼實際存在。”

 所以我和提爾提才認為這個實驗到途中為之都是成功的,但最後也許被討伐了。因為這明顯是不討伐就會有危險的魔物。

 “目的是長生不老這點很危險,而且那個魔法使用的手段問題也很大。”

 “從其他人那裡奪取嗎?”

 “沒錯沒錯。……在吸血鬼的傳說中,被吸血鬼吸食鮮血的人也會變為吸血鬼,對吧?”

 “難道說……”

 “就是這個難道。……我和提爾提認為這是洗腦。”

 “洗、洗腦……?”

 尤菲似乎察覺到什麼的樣子,表情變得嚴肅起來,蕾妮被尤菲的變化嚇到。

 “這是為了本體出事時的預備。大量準備繼承了自己思想的存在,讓他們成為追求魔法真理的執念結晶。所以那個魔法使可以從其他人那裡奪取,畢竟那跟‘自己’沒有區別。不知他們是同一化了,還是讓他們信奉本體。總之吸血鬼增加了同族,而這其實是為自己方便改變了其他人的人格。”

 我如此斷言後,大家的視線自然而然地集中到了蕾妮身上。蕾妮臉色發青,不停顫抖。

 “那個魔法使的目的是追求魔法的真理,而且不是用自己的手實現也沒關係。對人們進行跟自己一樣的處理,延續自己的生命。即便本體有什麼情況發生也有預備。”

 “……歪門邪道。”

 伊利亞一臉唾棄地說道。我真的也是這麼認為的。

 “回到魔石的話題吧。能夠實現這種荒唐無稽的魔法,我想就只有魔石了。極端一點來說,魔石是為了使用固有魔法而特化的精靈石亞種。為了達到長生不老,魔石擁有的能夠替換人意志的力量。將這魔石埋入身體的話確實會變成魔物——追求魔法的真理,接近長生不老的人型魔物。”

 我入手這個資料後,發現了原本用法曖昧不清的魔石的有效利用法。那就是魔藥,並且我現在也在受魔藥的幫助。雖然我認為魔藥也跟那個魔法使的用法一樣,是個不封印的話就很糟糕的東西。

 “……我是吸血鬼嗎?”

 蕾妮輕輕吐出這句話,血氣盡失。伊利亞不留痕跡地支撐著似乎隨時會倒下的蕾妮。

 “可能性很高。不過,認為是子孫說不定更準呢。因為吸血鬼只不過是人被賦予魔石後發生變質的存在,與人類非常接近。本人不知道這事,一直繼承著魔石也並非不可思議的事。”

 “畢竟是‘無論怎樣都要活下去!’,這樣詛咒的幾何體呢。”

 “這不是該笑的事,提爾提!”

 我現在正在幫蕾妮說話!別打擾我啊!

 “無論什麼樣的力量,根據用法的不同,有可能是藥也有可能是毒。而且既然確認了蕾妮的存在,就不能斷定不存在其他吸血鬼。所以必須考慮對策。就連王族都會被魅惑,如果其他國家也有吸血鬼的話就非常糟糕了。”

 “安妮絲大人說得對。蕾妮如果能夠控制自己的力量的話,反而會成為價值。雖然還是會受到監視。”

 我和提爾提說到這裡後,蕾妮的臉色也好了許多。如果蕾妮能夠控制這個力量,準確來說價值無可估量。毫無疑問是國家必須保護及監視的重要人物。

 “嘛,雖然是件長久的事。不過我們有安妮絲大人,有利用魔石力量的實績。在輔佐蕾妮今後的生活上,我們是最合適的。”

 “……是,請多多關照。”

 蕾妮帶著決意,擺出嚴肅的表情後,深深地低下了頭。蕾妮控制自己的力量,不僅是對她自己,對我們也很有價值。

 “那就儘快開始實驗吧。”

 “實驗?”

 “你不能控制擅自發動的力量吧?那就試著以自己的意志使用力量是最快的。”

 提爾提滿臉笑容,將手放在蕾妮的肩膀上催促蕾妮。提爾提的樣子讓蕾妮的表情一下子抽搐了。

 “但、但是……我要怎麼使用魔石的力量……”

 困惑的蕾妮交互看著我和提爾提。提爾提對著蕾妮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沒什麼啊,只要普通地使用魔法就行了哦。你會用魔法吧?”

 “嗯,那個……我不擅長魔法……”

 “那我來給你講解,好了好了!開始吧!”

 “誒?!”

 蕾妮被提爾提硬拉著手站了起來,非常慌張。再怎麼說不阻止可不行。在實驗開始前要向蕾妮確認。

 “等一下,提爾提。必須向蕾妮確認。”

 “確認?”

 “要讓魔石啟動的話,有可能會使魔法暴走哦?必須要讓尤菲和伊利亞離遠點。還有萬一蕾妮出現什麼變化怎麼辦?”

 蕾妮是擁有魔石的前所未聞的存在,無論發生什麼都不奇怪。有可能因為啟動魔石的影響,讓精神都變成魔物。提爾提眯著眼睛看著主張應當慎重的我。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事情不容拖延了吧?實際上也沒有選擇了吧?”

 “這……雖然是這樣。但是,本人下決心也要時間……”

 “——不,我沒事,安妮絲大人。我做。”

 意外的是蕾妮打斷了我。雖然表情還顯得有些怯弱,但還是下定決心看向我。

 “……提爾提大人說得對。我如果不能控制力量的話就是死路一條吧?無論哪條路,都不能不進行嘗試。那麼這就沒問題了。雖然如果發生什麼情況會給大家添麻煩就是了……”

 “……我就是為此而在的。真的可以吧?”

 “是。”

 蕾妮對我的最後確認點點頭。既然她決定了,那我再阻止就顯得不解風情了,因此什麼都沒說。

 確認蕾妮同意後,提爾提繞到蕾妮背後,把手放在蕾妮的背後。提爾提用視線向我確認,我點頭回應。

 “以防萬一,尤菲和伊利亞先離遠一些。”

 “是。”

 “我知道了。”

 考慮到蕾妮力量暴走的時候,先讓尤菲和伊利亞拉開一些距離。確認到兩人遠離後,提爾提開始了引導。

 “聽好了?操作魔力所必要的是感知體內的魔力,然後習慣魔力的操作。魔力是由體內能保存的量所決定的。然後剩餘的魔力會隨著呼吸和體液一起排出。安妮絲大人,蕾妮的魔石位於心臟吧?”

 “嗯。我調查的時候,在心臟部位感覺到了不平常的異物。”

 聽到我的回答後,提爾提饒有興趣地撫摸著蕾妮的背後。提爾提手指的感觸讓蕾妮陣陣發抖,同時繃緊了表情。

 “……原來如此,確實有個像是魔石的東西。雖然似乎成了魔力的通道,但魔石並沒有活性化呢。由於是無意識發動的,魔力積蓄在魔石之中,因此就處於非活性化的狀態嗎?”

 “您、您能明白嗎?”

 “只要初診的話隱隱約約能明白魔力的流動。我也需要管理自己的身體,由於需要安妮絲大人幫我診察,所以我就記住了這個感覺。”

 雖然魔力量有所不同,但這個世界的人都擁有魔力。如果能抓住魔力在自己體內流動的感覺,直接接觸對方身體也能隱約明白對方魔力的流動。我也因此確認蕾妮的魔石。

 “首先深呼吸。配合吸進體內的氣息,將意識集中在腹部。如果集中意識努力感知魔力的話,你會發現魔力魔力會積蓄在腹部。”

 蕾妮閉上眼睛,按提爾提的指示反覆深呼吸。不知第幾次深呼吸後,提爾提向蕾妮說道:

 “如果感覺到魔力積蓄在腹部的話就大大吐一口氣。將積蓄的魔力配合氣息吐出來。能感覺到魔力的流動的話就記住這個感覺。然後這次讓魔力流遍全身。從腹部到胸部,從胸部到手部。從手部到腳部,然後回到腹部。”

 蕾妮緩緩吐出氣息。然後再次深吸一口氣。看到蕾妮重複了好幾次深呼吸後,提爾提將手放在蕾妮的肩膀上。

 “就是這樣。能夠意識到魔力的流動了呢。現在讓魔力停留在心臟。然後魔力是不是溶在心臟那裡了?”

 “……是。確實胸部好像有什麼東西……就像堤壩一樣擋住了。”

 “好,就是這個感覺。不要著急,然後試著有意識地注入並解開魔力。”

 按提爾提說的,蕾妮保持一定的節奏呼吸並操作魔力。由於集中意識而閉上了眼睛,房間內安靜到能清晰地聽到蕾妮的呼吸聲。

 在蕾妮保持了一會兒這個狀態後,突然我背後像是被靜電電到一樣。同時蕾妮身邊的氛圍改變了。至今為之一直在蕾妮身上隱約感受到的什麼東西,現在變得明顯。

 蕾妮的氣息就像旋渦一樣集中,然後沉澱。這時蕾妮大大吐出一口氣後緩緩睜開眼睛。我看到蕾妮的眼瞳後吃了一驚。

 “蕾妮,你的眼睛——”

 “眼睛……?”

 蕾妮用帶著熱意的視線看向我。她的眼瞳不是灰色,而是染成了純紅。變化後的虹膜中搖曳著妖豔的光芒。

 “這是……什麼……?誒?牙齒……”

 “牙齒?”

 蕾妮呆呆地張開嘴巴。可以看到犬齒明顯變尖了。越來越像吸血鬼了,我不禁跑到蕾妮旁邊。

 “蕾妮,讓魔力平靜下來。然後放出。”

 “我來引導。蕾妮,跟著我的魔力的誘導。”

 “是……”

 蕾妮閉著眼睛,緩緩吐出氣息。我握著蕾妮的手,提爾提則是在背後將手放在蕾妮的雙肩上。不知過了多久,蕾妮的魔力平靜下來後。同時蕾妮再次睜開眼睛。

 之前眼瞳中的妖豔光芒消失了,但瞳色仍然是純紅。

 “眼睛的顏色變了……視野有什麼變化?”

 “不、沒什麼特別的。但是,眼睛有違和感……”

 “違和感?”

 “是、是的。該怎麼說呢,好像魔力更容易流通了……”

 “……是魔眼嗎?如果要施加魅惑的話這是常見手段呢……”

 有的魔物會將魔力注入眼睛,使用固有魔法。像這種以眼睛為媒介使用特殊力量,我稱之為魔眼。說不定是因為蕾妮讓魔石活性化使得眼睛也出現了變化。

 “還有,牙齒和指甲也同樣呢。注入魔力的話,似乎會讓它們像尖牙利爪一樣變長變硬。”

 “呼姆……肉體的變化呢。真讓人感興趣的力量,我想不到什麼魔法能發揮同樣的效果。雖然有讓魔力覆蓋身體的魔法,但並非讓身體變化。”

 提爾提一副饒有興趣的樣子說著。但沒有走到蕾妮的正面。說不定是聽到魔眼後有所警戒。

 “蕾妮,魅惑怎麼樣?能不能有意抑制住?”

 “是,該怎麼說呢……至今為止一直有種喘不過氣,模模糊糊的感覺。但現在似乎意識非常明確,隱約能明白力量的使用方法。如果不是停止流動,而是壓制在最低限度的話……”

 “果然。”

 “果然?”

 提爾提一臉滿足地嘆了口氣,這讓我產生了疑問。為什麼“果然”啊?也許是察覺到了我的疑問,提爾提一副得意的樣子說道:

 “蕾妮無意識洩露出來的力量是無法控制的力量,那麼讓這力量流動一次就行了。只要讓這力量正常流動一次,之後也許就能控制了。畢竟魔石是理所當然存在於蕾妮體內的,非活性化狀態反而還不健康,大概。”

 “……原來如此。”

 這麼一說確實如此。魔石對於魔物來說是身體的一部分,就像器官一樣。而沒有正常工作的話就會讓身體不健康。

 這是蕾妮第一次讓魔力流過魔石,將其控制,可以說是回到了正常狀態。蕾妮也說了讓魔力流過魔石,感到了喘不過氣之類的感覺。說不定這個假說沒有錯。

 “尤菲、伊利亞。似乎沒問題了,過來吧。”

 “是。”

 我許可之後,尤菲和伊利亞快步走來。

 尤菲到我的旁邊,伊利亞則是到蕾妮的旁邊,窺視著蕾妮的臉。

 “蕾妮大人,沒事嗎?”

 “是,我沒事。……那個,看到我,感覺上有沒有什麼變化?”

 蕾妮帶著些許期待的表情向伊利亞問去。也許是因為抓住了控制魅惑的感覺,聲音顯得有些高興。

 但是,被問到的伊利亞的反應顯得有些猶豫。但還是緊緊盯著蕾妮的臉,同時左右搖頭。

 “……不,沒什麼特別的感覺。眼睛顏色的改變是能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程度嗎?”

 “誒……?”

 伊利亞的回答應該不是蕾妮期待的答案吧。提爾提移動到僵在原地的蕾妮前面,盯著蕾妮的眼睛仔細觀察,然後點了點頭開始說道:

 “沒問題。現在的你沒有在做什麼的感覺。……這樣的話,魅惑大概不是操縱感情,更像是刷新認識呢。”

 “刷新……?”

 “從蛋中孵出的小雞會將最先看到的東西認識為母親吧?說不定,對上視線會給對方以一種保護‘那是自己該保護的對象’的認識。這大概就是你的魅惑的系統吧。”

 “刷新認識嗎?說不定確實如此。由於現在魔石得到了控制,不會讓認識繼續更新呢。”

 我以拳擊掌表示理解提爾提的假說。

 蕾妮眼睛顏色變化的原因,我認為是因為刷新對方認識的魔眼發生了變化。就像是“四目相交就會陷入戀河”這種,類似刷新對方認識一般。

 “但這樣的話,其他人不應該會庇護蕾妮大人嗎?學生們對蕾妮大人抱有負面感情不是很奇怪嗎?”

 “因為這只不過是認識,並非操作感情。認識和感情不一致很常見,它們差別越大就越容易出現扭曲。而這扭曲會讓人不自覺地產生壓力,結果就反轉為對蕾妮的負面感情。”

 對於伊利亞的疑問,提爾提欣喜地回答了自己的假說。真是如魚得水一般。

 本以為魅惑是更為複雜的東西,不過如果是這麼簡單的構造的話,就能夠說明學院中扭曲的關係了。

 “……熱烈討論雖然也不過。但蕾妮好像有些累了,休息一下吧?”

 尤菲清了清嗓子,然後向我們提議。尤菲的話讓蕾妮一副抱歉的樣子縮了起來。因為蕾妮一直處於緊張狀態,所以尤菲的話非常正確。

 “也是呢。我讓女僕準備茶水,大家休息一下吧。”

 * * *

 (……安妮絲大人和提爾提都很厲害啊)

 在我的提議下,大家開始了休息。我看著這些,突然想到了這點。

 察覺到蕾妮魔石的存在,更進一步解明瞭力量的構造,提出解決方法。是我無論如何都實現不了的。

 “?尤菲?怎麼了?”

 “不,沒什麼。”

 “是嗎……?”

 我躲著擔心我的安妮絲大人,然後輕輕嘆了口氣。

 我感覺安妮絲大人似乎有意讓我遠離關於廢除婚約的事。所以,安妮絲大人決定參加蕾妮的謁見時,我感覺到了一種被遠離的疏遠感。

 我從事件起到現在,也有自己的想法。但是,那終究是我努力不足導致的結果。我沒有責備任何人的想法。

 我處於不得不這麼做的立場,即使沒有蕾妮這種誰都想不到的原因,我也沒能和阿爾加魯特大人處好關係。

 不僅僅是蕾妮魅惑的原因,我也有能做到,並且必須做到的事,而正因為沒能做到,才導致了現在的結果。所以,我想至少挽回自己的失敗。

 為此我能做到什麼?我得到了安妮絲大人助手的立場,但說到助手,提爾提才更像助手。

 (……雖然提爾提並沒有錯)

 不知為什麼,我看到安妮絲大人和提爾提熱烈討論的時候會有些痛苦。

 我不禁撫摸了一下胸口,想消去這份感情,但並不順利。

 “——我說,尤菲莉亞大人?”

 “……?!什、什麼事?”

 突然從近處傳來了聲音,我抬起頭,就看到盯著我的提爾提。她盯著我,不發一語。

 “呼嗯……?”

 “那個……”

 “稍微陪我一起去把禁書放回書庫。”

 “誒?”

 “安妮絲大人,稍微借一下她。”

 “什麼?”

 提爾提唐突的宣言讓我呆住了。在我還沒反應過來阻止的時候,提爾提就向安妮絲大人搭話了。而安妮絲大人則是一臉“你在說什麼啊?”的表情。

 “突然搞什麼?”

 “有什麼嘛。我只是想和尤菲莉亞大人單獨說點話。只是去把書放回書庫,很快回來。”

 “……不是,正因為是你所以才不能相信。”

 “不行嗎?”

 “該說不行嗎……尤菲?”

 安妮絲大人一臉困惑地問我。說實話,我也因為突然被拋來話題而不知如何作答。

 “好啦好啦——。就算是我,偶爾也會有些想交流的對象啦。”

 “……越來越可疑了。”

 “什麼,沒有保護者的話,單獨談話都不行嗎?”

 “唔姆姆姆——”

 被這麼一說,安妮絲大人就回不了話了,我也一樣。

 “……安妮絲大人,沒事的。稍微去一下。”

 “尤菲……”

 “我又不會吃了她。好了,走吧?”

 在提爾提的邀請下,我和她兩人離開了房間。

 走在走廊的時候,提爾提一直沉默不語。我也只能一直跟在她後面,走著走著就到了一個像是書庫的房間。

 “姑且先說一下。這裡的事要保密哦?”

 “還有其他禁書嗎?”

 “是啊。就這樣,請進?”

 “……失禮了。”

 我順著邀請走進了房間,書庫的書香讓鼻子一陣陣瘙癢。我並不討厭這個氣味。從小就喜歡讀書,書香給我一種特別親近的感覺。我走進去後,提爾提也跟著進來,並鎖上了門。

 關上門後,書庫內變得昏暗,接著提爾提小聲念著什麼,隨後就出現了淡淡的照明。離宮使用的照明燈在這裡也有使用,我不禁有些感動。

 “這個書架,書的位置是固定的呢。”

 雖然書庫並不寬,但還是放了好幾個書架。這裡勾起了我的興趣,我在書庫內四處觀察。

 提爾提就在這時候將書放回書架。大概那裡就是原本放書的地方吧,書和書之間的間隙剛好能放下一本書。

 “——那麼,說吧?尤菲莉亞大人,您應該有什麼事想對我說吧?”

 “誒?”

 “從剛剛起就一直用不尋常的視線看向我,難道是我的錯覺?”

 “……察覺到了嗎?”

 既然提爾提察覺到了,那麼安妮絲大人也察覺到了吧?

 我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提爾提看著我突然笑了起來。

 “沒事的,大概就只有我,還有伊利亞察覺到吧。安妮絲大人雖然對朝向自己的惡意很敏感,但對於好意卻很遲鈍呢。”

 “……哈。”

 “——嫉妒了?”

 嫉妒。被提爾提這麼一說,我不禁皺起了眉頭閉緊了嘴巴。一直盤踞在我心中,讓我喘不過氣的感情是嫉妒嗎?

 “誒、沒有自覺嗎?……該怎麼說呢,教養真是好的大小姐。”

 提爾提呆呆地嘆了口氣。說起來,從見到這位不像是侯爵千金的大小姐開始就一直有這種感情。她從以前開始就跟安妮絲大人認識,互相理解,而這個距離感是自己所沒有的。

 擁有自己所沒有的東西,與安妮絲大人距離很近。如果說這是嫉妒的感情就能接受了。同時,我也對自己懷有這種沉重的感情而感到羞愧。

 “啊,真是的。沒想到會這麼純粹……我明明只是想稍微欺負一下而已。”

 “……非常抱歉。”

 “別道歉啊,我反而頭疼了。”

 胡亂撓著自己頭髮的提爾提咋了一下舌。想到是自己讓她有了這種態度,我感到非常抱歉地縮起了肩膀。

 “……說起來,尤菲利亞大人,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請問?”

 “有多認真?”

 我不知道這個問題的意義,呆呆地看著提爾提。

 “那個,請問是什麼?”

 “就是有沒有打算認真當安妮絲大人的助手。”

 這個問題讓我有一種心臟被握住的感覺。我一瞬間無法正常呼吸,從嘴角漏出顫抖的聲音。

 為什麼會問這種問題呢——雖然想這麼問,但終究發不出聲音。腦中浮現出安妮絲大人和提爾提親密地議論的樣子,我就什麼都說不出來……。

 “別露出這種表情啊……啊、真是的。該怎麼說呢。這是難應付的孩子。我並不打算對這件事說三道四哦?畢竟我明白安妮絲大人想讓你做助手的心情。”

 “誒?”

 “說實話我並沒有興趣,你被阿爾加魯特王子廢除婚約是因為蕾妮吧?騷動的原因也明白了,你的汙名也通過討伐龍而恢復了一定程度吧?那麼特地當個助手還有意義嗎?”

 “……這。”

 “安妮絲大人之所以讓你當助手,是想讓你恢復名譽吧?而這個目的已經達成,騷動原因的蕾妮的謎團也得到了解明。被蕾妮矇蔽雙眼的貴族公子們在知道原因後,也可以通過再教育而改善。那麼你也沒有繼續當助手的理由了吧?如果說還不足以挽回名譽的話,但這也是時間問題。畢竟是那個規格外。”

 “……所以,為什麼會這麼問呢?”

 “——如果以半吊子的心態跟著安妮絲大人的話,絕對會後悔的。”

 提爾提淡淡說出的話語,讓我有種全身被絞住的感覺,一動也動不了。看到這樣的我,提爾提哼了一下。

 “才不是為了你——我並不打算這麼說。倒不如說這是為了安妮絲大人。”

 “安妮絲大人……?”

 “畢竟安妮絲大人似乎很喜歡你呢。……所以,如果只是以半吊子的心態跟在後面的話,還是不做為好。”

 提爾提甩甩手對我這麼說。但是,我一句話都說不出,就連指尖都動不了,只能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

 跟在後面,半吊子。這就是……這就是我感到的無力感嗎。因為我不能像提爾提那樣跟安妮絲大人討論。

 “所以,別一副要哭出來的表情啊……如果真的打算當助手我不會阻止你。不過,這樣就好嗎?——我只是確認。”

 “好不好是指……?”

 “你在安妮絲大人身邊就會明白吧?那傢伙基本上是個異端。現在陛下在還沒什麼問題,但如果阿爾加魯特王子成為國王的話,國內還有安妮絲大人的容身之處嗎?”

 提爾提說出的話似乎狠狠打了我的腦袋一拳。

 “阿爾加魯特王子非常討厭安妮絲大人。說不定不能像至今為止一樣蝸居在離宮之中。就算當個臣子,被賜予一個邊境的領地是最和平的了吧?你還能陪著她嗎?”

 確實陛下退位後,阿爾加魯特大人成為國王的話……與阿爾加魯特大人關係不好的安妮絲大人大概會失去王都的容身之處。

 所以說不定會離開王都,移居到邊境之地。這是非常有可能的未來。而被問到我能不能與她一起,我卻不能立刻回答。

 (……我想做什麼呢?)

 如果單純順著我的願望回答的話,我想與安妮絲大人一同前行。想要守望她,想要支持她。但我實現這個願望究竟是不是好事……?

 “說句嚴厲的……你除了當安妮絲大人的助手以外還有可選的道路。與有可能站在安妮絲大人一邊的貴族結婚,在阿爾加魯特王子即位後支援安妮絲大人,不也是也有這樣的道路嗎?”

 “……是呢。”

 “啊,真是的。本來想欺負一下怎麼變成人生諮詢了。你想怎麼做都不關我事啊……就算是我也跟安妮絲大人有孽緣啊。我不想看到相處時間那麼長,為數不多的朋友的表情蒙上陰影。所以如果你半吊子的話我會很困擾的。畢竟你很被珍重啊。一旦發生你發生什麼事,安妮絲大人又會鬧出騷動哦?”

 提爾提哼了一下這麼斷言道。這話讓停下腳步停滯不前的我有了一種非常抱歉的感情,因此我垂下視線。

 “提爾提跟安妮絲大人關係真好呢。”

 “只不過是互相不顧忌而已,並不是關係好。”

 “但是……”

 “沒什麼但是的。——因為,我和安妮絲大人有個絕對不相容的地方。”

 “……不相容的地方?”

 她們兩人之間有這種地方嗎?我不禁一臉疑惑地看向提爾提,結果這讓我嚇了一跳。

 感情似乎從提爾提的表情中消失了。在燈光的照明下給人一種面無表情的印象,這讓我的喉嚨不禁發出聲音。

 “因為,我非常討厭魔法。”

 “……魔法?”

 “從小時候起就一直折磨我,讓我的人生偏離正軌的才能。而貴族卻把這詛咒的力量宣傳為美好的東西,所以我很討厭這樣的貴族。魔法什麼的,乾脆廢除就好了。所以我對於安妮絲大人憧憬魔法這一點,討厭到,甚至想吐。”

 提爾提露出淡淡的笑容。這個聲音明顯是認真的。

 “對於安妮絲大人追求魔學的事也好,製作魔道具的事也好,我都覺得很愉快。所以我才會幫助她。但是,我們的心情是恰恰相反的。把魔法通過魔道具的形式交給平民,我希望能因此破壞現今魔法的存在形式。但安妮絲大人則是純粹地喜歡魔法。打心底憧憬,像孩子一樣眼睛閃閃發光,相信著魔法的美好之處。——就算自己並沒有被賜予魔法的才能。你說像不像笨蛋一樣?”

 唾棄一般的口吻,但聲音聽起來卻很溫柔。提爾提不協調的態度吸引了我。

 她應該是真的憎恨魔法吧,討厭安妮絲大人也是真的。即使如此還是將安妮絲大人稱呼為友人,幫助她實現夢想。即使其中的願望跟安妮絲大人不一樣也沒關係。

 “如果看到我和安妮絲大人的距離覺得煩惱的話,那就請好好思考一下吧,你想做的事到底是什麼。我是因為有趣才幫忙的,但並不打算接近她的願望。你想支持她的話是不錯,但並非輕鬆的道路哦?”

 對於提爾提說出的話,我找不到任何詞彙來回應。即使如此,我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插畫)

 我有預感,能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對我來說一定是面臨重要的選擇的時候。

 * * *

 從庫蘭雷特侯爵家別宅回到離宮後,我做好睡前的準備,在自己的房間一個人想事情,這時安妮絲大人一臉擔心地來找我。

 “……尤菲,提爾提做了什麼失禮的事?”

 安妮絲大人在擔心我,這讓我有些心疼,但我還是笑著回道:

 “沒事的。”

 “……但是,總感覺沒精神啊?”

 都表現出來了嗎?我不禁把手伸向臉。看到這些,安妮絲大人皺起了眉頭。我這是完全沒隱瞞住呢。我死心地嘆了口氣,重新看向她。

 “……我在考慮接下來的事?”

 “接下來?”

 “蕾妮的事情、一連串騷動的原因也找到了。”

 “嘛,是呢。”

 “嗯。雖然會花些時間,但事情應該會不斷得到解決。……所以,我在想這之後的事。”

 “……是嗎。”

 她擔心的表情柔和了一些。大概她不會想到提爾提對我說“去考慮將來的事!”吧。

 “……我討厭半吊子的自己。”

 “半吊子?哪裡?”

 聽到我的嘟噥,她一臉不可思議地歪著頭。想到一直站著也不好,我拍了拍床邊示意她坐下。她順著我的意圖坐在了旁邊。

 安妮絲大人也做好了睡前準備,平常紮起來的頭髮放了下來。我將視線從安妮絲大人身上移向正面,一點一點地將自己的想法說出口。

 “終於可以回顧至今為止發生的事了。得到您的幫助,名譽也幾乎恢復了。但是……如果我自己不作出改變的話就沒有意義了。”

 “……嗯。”

 “您有恩於我。而且我也想幫助您,想一直看著您。魔學是很出色的學問,我相信魔道具在將來會是個為了人民的發明。所以,我也想為此出一份力……但說實話,現在我認為自己什麼都做不到。”

 我垂下視線,看著自己的手掌,嘟噥著說道。安妮絲大人伸手包裹住我的手。

 “……抱歉。我沒想到你會這麼在意。”

 “我知道您在顧慮我。您不想讓我勉強自己,想給我自由吧?”

 “……嗯。你啊,一直以來都是拼命完成被賦予的任務吧?所以,我想讓你有更多自己的時間,自由的時間……”

 “是。雖然在這離宮的時間還很短,但每天都非常新鮮,每天都很開心。所以這裡真的是個非常舒心的地方……無論用多少語言,都不足以表達我的謝意。”

 這時安妮絲大人用力握住我的手,我也握了回去。

 “這也許是我第一次有了‘想就這樣下去’的想法。但這是不行的。我是瑪澤塔公爵家的女兒,有著身為貴族女兒不得不完成的義務。”

 “……嗯。”

 “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在您身邊完成這個義務,也希望完成的義務能成為您的力量。我為了您能做到什麼,應該做什麼。……雖然我是助手,但我沒有作為助手幫到您什麼,而且提爾提也有豐富的知識。”

 “這是我的錯!太顧慮你了,結果反而白忙活一場……!”

 安妮絲大人慌慌張張地靠了過來,非常抱歉地擠著眉毛。我伸出手指按向她的眉間推了回去。

 “是,我也知道。所以我要更主動地做些事才行。為了能豪不羞恥地站在您身邊。”

 說實話,我還沒能描繪出自己的未來。雖然說了什麼貴族的義務,但我並不打算回家。作為一個千金回到社交界也感覺有些不對。

 眼前全是不確定的事,描繪不出自己的未來圖。但這一定是因為,我窺視到了一些安妮絲大人所見到的世界吧。我察覺到自己仍然站在入口處。

 “……您為什麼這麼喜歡魔法呢?”

 我拋出的問題讓她把視線移向上方,望著天花板思考著什麼。

 “嗯——,被問到為什麼的話,我只能回答因為喜歡吧。理由就是這麼單純,我只是很憧憬,一定是愛上了魔法吧。”

 “即使不能使用嗎?”

 “這……雖然很遺憾。即使如此,我也沒有多討厭現在的自己。我認為有些東西是隻有我才能看到的,也有些東西是隻有我才能創造的。而這不會讓給任何人。”

 一邊說著一邊露出笑容的安妮絲大人,讓我感到非常耀眼。她的眼睛閃閃發光,絲毫不懷疑魔法的美。

 ——我無可救藥地被這幅側顏吸引住了。但是,如果只是遠遠望著的話,似乎會就這樣飛走,所以,我至少。

 “……我也想喜歡上。”

 提爾提將魔法的才能稱為詛咒。所以跟安妮絲大人的願望不相容。對於提爾提來說,魔法是忌諱的東西,那麼對我來說,魔法是什麼?而我還沒有找到這個回答的答案。

 “安妮絲大人。”

 呼喚名字,我能夠許願嗎?希望握著的手不會分開。希望能留在這裡,為了這個任性能夠實現。因為想和您在一起,所以想喜歡上魔法。我魔法的才能,能不能說,在某種意義上就是為了您而存在的呢?

 我將無法說出口的思念封迴心裡,輕輕靠在她的肩上。

 “……今天能睡在這裡嗎?尤菲。”

 也許是把我的舉動當成了撒嬌,安妮絲大人溫柔地對我說道。我輕輕點點頭,心中小聲嘟噥著“對不起”,希望能夠原諒還不能獨自站立的我。

 請稍微等等,安妮絲大人。我一定會追上您的。我也想喜歡上您所喜歡的魔法。希望我的魔法能夠一直是您所憧憬的魔法。雖然是微不足道的願望,但這就是我現在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