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話 想要秘密地,剋制地卿卿我我

第一卷  第一話 想要秘密地,剋制地卿卿我我

男女之間存在純潔的友誼,多麼大的謊言。

證據就是,最初提倡這種說法的人根本就沒有在歷史上留下名字。

能說出這種傻話的時候,要麼是很受歡迎的女性想要安撫自己的追求者,要麼就是沒辦法踏出下一步的男性在強壓自己的渴望。當然反過來也成立。

我要說的是,這種理論至少對瀨名希墨這個男生是不能通用的。

我的心意已經強到了沒辦法再相信這種無根據的說法,也不能用它來矇騙自己內心的程度。因為認真,我為此非常煩惱,最後還是決定表白自己的真情。

一開始完全沒有想到會喜歡上她。

最初或許只是個偶然,可我的心意是真的。

「我喜歡你。請和我交往吧。」

高中一年級的最後一天,我向有坂緣佳告白了。

在迫不及待就綻放滿樹的櫻花下,迎來了一生僅有一次的決勝場面。

「瀨名你,喜歡我?」

有坂愣住了,這已經超過了驚訝的等級。

我把她叫到了教學樓後面的大櫻花樹下。儘管貼心地指定了學校裡很有名的告白聖地,她好像還是完全沒有明白現在的情況。

兩個人不般配,這是我一開始就知道的。

誰看到都覺得很漂亮又很優秀的有坂緣佳,和平凡又不起眼的瀨名希墨之間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唯一的共同之處也就僅僅是在同一個班而已。

「這是說,瀨名想要和我成為戀人關係,對不對?」

有坂的聲音在顫抖。

「沒有對不對,是真的。我真的想做你的男朋友。發自內心地想。」

我鼓起勇氣說出的傾慕之情,好像根本就沒有傳入她的心裡。

當然,這個告白完全是我自己獨斷的行為。有坂怎樣感覺是她的自由。我也很清楚,戀人這種特別的關係並不是有坂所喜歡的。

有坂緣佳非常漂亮,太受歡迎了,因為這個反作用,她有點不信任別人。

無論何時無論何地都會吸引別人關心,這樣的日常生活裡,每一個『他人』都可能成為壓力的來源。尤其是,以前也有人被她的美貌吸引然後去告白,結果都被冷冰冰地擊沉。這種光景我見過好幾次。

多虧了有坂緣佳這種毫不留情的應對方式,現在再也沒有人向她告白了。

到最後,這樣漂亮的女生會喜歡上的幸運之人究竟是誰呢?

說老實話,我自己都想象不來有坂她答應我的那幅畫面。

貿然地踏上這種挑戰,我果然很愚蠢吧。

簡直就是豪賭,運氣不好的話,到畢業那天她都再不會跟我講話了。

可是發自內心的喜歡是不講道理的。

如果冷靜下來,我根本就不可能正面地對那個有坂告白。

「男朋友,女朋友……」

有坂好像要捂住自己的大叫一樣地用手掩著嘴,接著朝後跌跌撞撞地退了兩步。

她的反應有點奇怪。

「有、有坂……?」

「瀨名,你是認真的嗎?如果我答應的話,那我們就要變成戀人了!」

「嗯。你不在身邊的時候我也想跟你聯絡,還想要和你去約會。」

「那,跟我做H的事情呢?」

突然出現這個跳過了一大段過程的問題,我的緊張瞬間都被打消了。

「要說沒有興趣是騙人的。」

我當即認真地回答道。

要是在這個關頭畏縮,或者害羞地露出傻笑,就會讓她覺得很噁心。我可是認真的。

「太老實了!」

「還不是因為有坂你這樣問我!?」

「可是,我,我也沒有想到你會這麼直接地回答出來嘛!」

有坂抱緊她自己的身體,擺出防衛一樣的架勢。

她的身體曲線非常有魅力,很難相信居然是和我同樣的年紀。精緻勻稱的手足,纖細的腰,這些反而被豐滿的胸部和臀部強調出來,破壞力已經到了兇惡的程度,不論男女都會被這樣充滿女性感覺的線條給迷住。

「哼、這樣啊。原來瀨名你對我有興趣啊。」有坂的聲音雖然沒有底氣,但總算是保持住了平時的要強感覺。

「先聲明一下,我喜歡的可是你的內裡,這一點你不要誤會。」

「你可真奇怪。」

「為什麼這麼說啊。」

「我的性格絕對不適合戀愛,跟我在一起也只會很辛苦喔。」

「有坂,你以前交過男朋友嗎?」

「怎、怎麼可能有交過啊! 笨蛋!」

遭到了斷然的否定。

「那你不跟人交往一下就不會明白。畢竟在男生看來啊,喜歡的女生就算有缺點也會全部變成萌點的。」

「真是的,你怎麼能一臉淡然地說出這麼害羞的話……」

一陣和風吹過。

有坂長長的頭髮被風撩起來,櫻花瓣跟著翩翩起舞。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片淡紅的緣故,她的臉頰看起來也微微泛起紅暈。

豔麗的長髮一直伸到腰際,新雪般的白皙肌膚好像從內側透著光一樣。

小巧且清純的面孔,標誌的五官。優美的頜部線條。修長豐潤的睫毛為她的眼睛勾邊,被這雙大眼睛盯著看,整個人似乎都會被吸入她的瞳孔裡。

果然,有坂緣佳是個完美的女孩子。

「因為我可是在決定告白的時候就下了決心。」

「下了決心?」

「哪怕是最差的情況,也就是被你討厭,我也想讓你知道我的心意。」

「我,我根本沒有討厭瀨名呀。」

有坂的模樣顯得很笨拙。或許這是她以自己的方式,盡力對當了一年同班同學的我展現出的溫情。

「這樣啊……」

剛才那句話,大概就是『讓我們今後也當好朋友』的意思了吧。

看來是不行了。我感覺到一種消沉黯淡的感情湧出來。

不知道該用什麼靈機一動的妙語來填補此時的沉默。有坂也一言不發。我開始覺得自己或許該老老實實地離開時,突然從她口中聽到一句完全想不到的台詞。

「——因為,我還是第一次被自己喜歡的人告白。」

……我沒有,沒有聽錯吧?

她剛才好像說我是「自己喜歡的人」。

「啊,有坂,你剛才說什麼?」

「不行——我不行了!怎麼能忍得住嘛!」

她突然大聲喊道,接著又扭頭朝向櫻花樹那邊。嬌小的肩膀一直顫抖著。

「怎麼了,有坂?你為什麼發抖啊?」

「騙人的吧!?瀨名竟然喜歡我!真的有這麼好的事情嗎!?如果是做夢的話,我就不想醒來了!」

有坂緣佳發出喜悅的尖叫聲,連雙腳都在地上跺個不停。

簡直就像聖誕節早晨收到中意禮物的小女孩一樣,她全身都在表達著這樣的喜悅。

「你好激動啊。」

「這都是因為誰啊!你要負起責任來!」

「咦,為什麼反而對我生氣了!?」

有坂緣佳在喜悅中靈巧地對我生氣起來,一點都看不見平時那種冰山美人的感覺。

她看著我,表情堪稱是幸福到了極點。

就算用雙手按住自己泛紅的臉頰往上推,也掩蓋不了瞳孔中閃耀的興奮光芒。

「我,我們是兩相情願啊!怎麼可能不開心!」

「原來你是感覺開心嗎……」

「為什麼瀨名還是這麼平靜啊?你不高興嗎?」

「因為有坂你的反應太超乎預料了,我錯過了開心的時機。」

超脫現實的發展反而讓我冷靜了下來。我可沒有心跳加速啊。

「真沒趣! 只有我一個人這樣不是像傻瓜一樣嗎。我可是非常非常緊張呢,現在也還是很緊張!」

那雙眼睛望著我喜極而泣,像寶石一樣閃閃發光。

這就是所謂分享喜悅的幸福場面了吧。

為什麼我卻被情緒非常激動,而且還被和自己心意相通的她突然地說教了一通呢?有點沒進入狀況,不過深呼吸一口氣,確定眼前看到的就是現實之後——

「……真的沒關係嗎?我要是解放開真正的感情,可是會像狗一樣圍著你轉呢。」

我得意地預測道。

「這樣有點討厭啊。而且要是暴露給別人的話真的很害羞,還很麻煩。」

有坂也稍微恢復了一點鎮定。

然而再重新面對彼此,我們兩個卻立刻而且同時逃開了視線。

「然後,有坂的心意我基本上是知道了。」

「什麼叫『基本上』啊?」

「也就是我很明白你對我抱有好感了。不過……」

「不過?」

「我還沒有聽到告白的回答。」

「太開心了,結果我完全忘掉了。……不可以省略嗎?」

「不可以。因為這是超級重要的部分啊。」

這可是不能退讓的。

「真、真不體貼。」

「因為最開始就嬌慣對方,到頭來肯定沒有好結果嘛!」

「……可是我非~常地緊張啊。」

有坂連耳朵根都已經紅透了,而且還好幾次輕輕咬住下唇。她想說出最重要的那句話,可是發不出聲音來。

「有坂,要不要試著深呼吸一下?」

「嗯,稍等一下喔」,然後她用力地吸氣吐氣兩次。其間雄偉的胸部起伏劇烈。

「安定下來了嗎?」

「真虧你能說完告白的話呢,瀨名。」

「謝謝你的誇獎,我也想快點誇你。」

「你少裝出一副遊刃有餘的模樣了,不就是比我先說完而已!」

「你也太擅長掩蓋害羞了吧!明明這可是必勝的告白啊!」

到了這個時候她還在掙扎。不要害羞到擺出一副吵架的模樣好不好,這樣真的太可愛了,我會不由自主就原諒你的。

「你、你以為我暗戀你多久了啊!?足有半年哦!再多等我一下又不會怎麼樣!」

「……那麼久之前你就開始喜歡我了啊。我當時以為你是完全不把我當男生看。」

衝擊性的事實。我們互相暗戀的時期其實相當長啊。

「都、都是因為你在夏天開始前就一直泡在美術準備室裡。明明沒有理由,卻跟男孩子共處一室,我真的好緊張。」

美術準備室孤零零地呆在校舍的角落處,那裡也是受到老師默認的,只屬於她的秘密基地。

除過上課時,有坂緣佳都會躲在那裡。於是我為了能和她說話就每天都去露臉。不管什麼時候去那裡玩,有坂都擺出一副不高興的模樣,原來那其實是緊張啊。

「要說緊張,我也是一樣的。」

「畢竟你居然會毫不退縮地每天都來,瀨、瀨名你是有多喜歡人家呀。」

有坂拼死地逞強,試著維持自己的優勢地位。

「當然是很喜歡了。所以我現在才會跟你告白。」

「別再乘勝追擊了!這樣我會更緊張!」

「我的愛居然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嗎。」

拒絕的告白次數多到數不清的美少女竟然露出了狼狽的模樣,這一幕真的太寶貴了。

「因為——只有瀨名你對我是特別的。」

有坂擠出聲音,向我揭開了事實真相。

「……所以,因為是你叫我,我才來的。」

她扭扭捏捏地說。看來有坂她一開始就明白了我叫她到這裡來的意味。

「有坂緣佳同學,請告訴我你的回答吧。」

我慢慢地,催她向決定性的瞬間前進。

「……瀨名。」

「嗯。」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瀨名,後面的留到下一次!」

「咦,下一次?有坂?!有坂——!!」

在我困惑的時候,她已經跑遠,離開教學樓背後了。

「下一次……下一次就是新學期了啊。」

我茫然地站在原地,忽然好像感到了別的視線。

看看周圍,再抬頭看教學樓裡,誰都不在。是我的錯覺嗎。

櫻花縱情綻放的春日,因為我的告白,有坂知道我們原來是互相暗戀,並且非常非常高興。

但是,我卻沒得到明確的回答就迎來了春假。

◇◇◇

我在死一般的沉悶中度過春假的日子。

從有坂的反應來看,要說喜歡或是討厭,她毫無疑問是喜歡我的。

那,為什麼又要推遲迴答的時間呢?!

說出「喜歡」這兩個字之後,我們的關係就會可喜可賀地升級成為戀人。

然後我就可以高興得像個傻瓜一樣地度過春假……明明可以這樣的。

「嗚嗚,太打擊人了。」

得不到回答的我陷入了沒有出口的妄想地獄中。

夜裡睡不著覺,這段春假的時間完全成了情緒不安定的極點。

無限地友人以上戀人未滿,上不著邊下不著地的這種關係不知為何,非常能引人妄想,可我又同時陷入疑慮中,為那些根本都沒發生過的事情受傷。就這樣在床上不停地翻來滾去。

「……要是至少跟她交換過聯繫方式就好了啊。」

手機畫面上沒有有坂緣佳的名字,屏幕發出的光是如此地空虛。

現在後悔也沒用了。

她沒跟班裡的任何一個同學交換過聯繫方式。當然我也包括在內。哪怕我總是去她的秘密基地美術準備室露臉,卻還是錯過了機會,結果到今天都不知道她的聯繫方式。

什麼都做不了,只好老老實實地等待春假結束了。

難以想象的苦行啊。

發自真心的戀愛原來會讓人這樣難受嗎。

畢竟我的年齡就等於沒有女朋友的履歷。經驗也缺乏到了極點。

這種時候採取什麼樣的行動會更順利,之類的知識儲備完全是零。連預測的結果都沒有。

讓新手突然不得不突然地積累實戰經驗,這就是戀愛最難辦的地方。

我原本就不是對戀愛抱著強烈憧憬的那種類型。

進入青春期之後,雖然也有淡淡的願望,覺得要是什麼時候能交到女朋友就好了,可是從來沒有那種早一刻也想談戀愛的焦急感。

所以,改變我的人毫無疑問就是有坂緣佳。

戀愛的心情能變成行動力,也能變成侵蝕自己的詛咒。

因為不規則的生活節奏臉色變得很差,毫無意義地在走廊裡徘徊,在浴室發出奇怪的聲音,突發的暴飲暴食,然後是鍛鍊肌肉到汗流浹背的程度,不斷地逼迫自己。等等。

我的舉動相當可疑,甚至讓小學四年級的妹妹都害怕地說「希墨君,有點奇怪」。

另外你要好好地叫我「哥哥」啊。

結果,春假裡除過被朋友叫出去之外,剩餘的時間我都蹲在家裡。

本應很短暫的春假,這一次卻顯得無比漫長。以前從未有過這種感受。

然後是新學年的第一天。

我醒來得比鬧鐘更早,迅速地換上學校的夾克校服後,隨便打好領帶,連早飯都不吃就出了家門。來到學校的時間比平時早得多。

門口貼出了二年級的分班表。看到自己和有坂都在二年級A組裡,我比出了勝利的手勢。

接著第一個到教室裡,靜靜地等著她的出現。

心不在焉地跟逐個走進教室的熟面孔朋友們打了招呼,可是不管過多久,有坂都沒有出現。

終於,今年依舊是我們班主任的神崎紫鶴老師也來了。

有坂緣佳就好像看準這個時機一樣,在最後一刻才走進門。

她走進來之後,教室的空氣立刻隨之一變。

大家悉悉索索地議論著,將視線投往這位美少女。

有坂撩了一下她的長頭髮,以淡然的神情無視掉全方位灌注的豔羨目光。

所有視線中,包含最強烈熱意的當然來自於我。

可是她根本就不肯看我一眼。

就好像我,瀨名希墨變成了透明人一樣,被她完全無視了。

她走向自己的座位時會通過我的身側,就算這樣,有坂也不肯進入我的視線。

那副比以往更加淡然的表情,很明顯就是故意要忽視我的存在。

「到底是為什麼啊?」

有坂的態度讓我很迷惑。太奇怪了。這絕對不對勁。

我坐直身體,儘量試圖觀察有坂的模樣。但是從這邊能看到的也只有她美麗的側影而已。她的睫毛好長啊。

「瀨名同學,請你把頭轉到前面看黑板。你為什麼這麼不安分,是快要憋不住了嗎?」

我被神崎老師用平靜的聲音點了名。

「確實快要出來了。很危險。」

「不可以讓自己露醜,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高二學生了。」

神崎老師冷淡地回應了我的玩笑話,結果全班都笑了。

唯獨有坂一個人沒笑。我是不是被她討厭了啊。

為了緩解心中不安,我決定換一種更積極地方式解讀她的反應。

或許她是在害羞?告白的時候她都已經緊張到沒辦法當場回答我。也難怪告白之後的再會,她會表現得如此僵硬了。

「……就算是這樣,也無視得過了頭吧。」我小聲嘟噥道。

她都不知道這個春假裡,我心中經過了多少糾結。

終於再見面了,結果卻是這樣極端的對待。現在我真的不能否定這種可能性了——或許只是我抱著一廂情願,人家其實完全都沒有放在心上。

我覺得以有坂的性格,她也很可能在春假中冷卻下來,最後對我說「之前的不算數」。

漸漸地,我真的開始感到不安了。

「好了,各位同學,開學典禮即將開始,現在向體育館移動。」

大家都站起來往走廊移動時,我徑直走向有坂的座位。

只有她還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有坂,今年我們也是一個班啊,請多指教。」

先試著用最不會出問題的方式和她打個招呼試試看。

「——我知道的。」

她的聲音依舊冷冰冰。

「咦,什麼?」

「沒什麼。」

「有坂,到底怎麼了?」我的聲音開始發起抖來。

「沒什麼。」

「別說沒什麼,這樣真的有點奇怪啊……」

我繞到有坂的正面,結果她立刻把頭擰向一旁。哪怕是這副裝作漠不關心的冰冷側影也美得讓人著迷,我覺得真是太過分了。

啊啊,我真是對她著了迷。

然而現在的氣氛怎麼都不適合向她尋求那個回答。

回過神來,教室裡只剩下了我們倆。

「大家要出發了。」神崎老師在走廊裡朝我們說。

「對、對不起!馬上就來!」

我立刻回答道。

「……小心不要遲到啊。」神崎老師說完,就再不發話了。

雖然這麼說,但仍然想不到合適的方法。而且我覺得要是錯過這個機會,那就一輩子都不會聽到告白的回答了。

有坂。我向你告白的時候,你不是那麼開心,說原來我們是兩相情願嗎。

當時開心的真的不只是我一個人吧?

走廊裡擠成一團的同學們好像已經走遠了。彷彿是看準了這一刻,

「——對不起,讓你等了那麼久。」

她輕輕開口說道。

「咦?」

我們的視線終於碰到一起。

「那個時候我真的太激動了,好像腦袋都轉暈了一樣。」

有坂的目光慌忙地遊移,一看到我的臉就立刻害羞地逃到別的方向。

「後來立刻就開始後悔,真應該當時就給你回答。沒有說出自己的心意原來會那麼難受,我覺得自己真是討厭。所以整個春假……明明是互相喜歡,但我卻過的很難熬。」

有坂微微低垂視線,然後下定了決心。

「我問你喔,那個時候的告白還有效嗎?」

她凝視著我,這次再也沒有移開視線,靜靜等待著我的回應。

「當、當然了! 一直是有效的! 永遠都有效!」

我慌忙回答說。

「那我現在,要好好地告訴你我的回答了。」

有坂微微抬頭望著我,接著完完整整地說出了我一直渴求的回答。

「我也是,一直都喜歡著瀨名。所以,我接受你的告白。請讓我做你的女朋友吧。」

如果說真的有世界第一幸福的瞬間,我覺得,那肯定是和喜歡的女孩子確定交往的那一刻。

可我沒想到自己的人生也會迎來這一瞬間。

未曾體會過的感動包裹著我,讓我一時失去了動作。

「瀨名?」

有坂纖細的手指觸碰著我的手背。可能是因為緊張,她的手冰涼涼的。

另一份體溫讓我終於回過神來。

「——啊」

『咕~~~~』

懸念落地的一瞬間,我的肚子發出了盛大的抗議聲。

我們望著彼此的表情,一同大笑起來。

「等、等一下啦。我鼓起勇氣回答你,結果回應是肚子的聲音?簡直不敢相信!」

有坂捂著肚子笑個不停。

「我、我也沒有辦法啊!我一直牽掛著你的事情,結果沒吃早飯就來學校了!」

「咦~那,你的領帶歪歪扭扭的,也是因為慌忙之中隨便一打就了事?」

被她這麼一說,我才終於發現領口的異樣感。

「真拿你沒辦法」說著,她站起身,朝我的領子伸出手來。

我站著不動,任由她擺佈,兩個人的距離近得不能再近。

「好,完成了,怎麼樣,是不是太緊了?」

有坂以絕妙的分寸非常漂亮地打好了領結。

「完美。」

「這樣啊,那就好。」

「謝、謝謝你。」

「因為我不喜歡邋遢的人嘛。」

「那我以後要全力注意衣著打扮了。」

「這一次是我的責任。領結而已啦,不管多少次都會幫你整理好的。我可是你的女朋友……」

有坂得意地笑著。

咦,這麼可愛的存在太犯規了吧?

「有坂。」

「怎麼了呢?」

「我,真的超級喜歡你啊。」

「禁止這種突然襲擊!尤其是在別人面前,絕對不可以!」

「為什麼,我只是坦率的說出了自己的心聲而已啊?」

「可是我會受不了!啊,我們交往的事情要對其他人都保密喔!說好了!」

「這是沒問題,不過我能問一下理由嗎?」

「因為雖然我很開心,但是也很難為情。而且現在也還是很緊張。這些都是隻屬於我們兩個人的,特別的事情對不對?我覺得在別人面前卿卿我我就好像是笨蛋情侶一樣,才不想那樣,而且也不想讓別人發現。被沒有關係的人說這說那就太難受了。所以,求求你。」

女朋友的請求當然是我不可能拒絕的。

「——不過,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就要充分地像情侶一樣相處。」

「嗯。咦,哎?」

我靠近了一步。

「等、等一下瀨名。太突然了,而且你太積極了!」

「……現在又沒有別人,像情侶一樣也沒關係吧?」

「所、以說,這種突然襲擊是犯規的!」

「但我已經到極限了。」

我輕聲地向她表明了現狀。

「那個,等一下,我也不是沒有這方面的興趣啦!但是我覺得,在做這種事情之前,還是先經過各種正確的步驟比較好——」

我愈發地靠近慌張的有坂。

「瀨名,我,我……」

「——有坂,開學典禮馬上就要開始了。得快點到體育館去才行。遲到的話會很顯眼的。」

說完我就立刻走出教室去。

「沒想到瀨名原來這樣壞心眼!」有坂也追著我來到走廊裡。

「這是春假留下來的反作用,原諒我吧。」

「人家明明都很正式地回答過你了。」

「別鬧彆扭啦。還是說當時我應該直接親你一下才行?真是貪心啊。」

「發情的人是你好不好!」

有坂來到了我的身旁,然後試著想要超過我。

「不可以在走廊裡跑起來。」

「可是我的腿比別人長呀。」

「我知道的。」

「色狼,你是不是光顧著看我的腿了。」

「要那麼說的話,我看的是另外的部分。」

「是、是哪裡啊?」

「保密,說出來的話,你又該害羞了。」

「瀨名真是H。」

「你的讚美之詞我就收下好了。」

我們像是賽跑一樣穿過無人的走廊,急匆匆地朝體育館走去。

我們又回到了能夠愉快談天的狀態。

不過,已經不再是朋友了。我們成為了戀人。

 

第二話 喜歡的心情不停地溢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