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比起夏日的甲子園,冬日的被爐更會有魔物出現』

短篇  『比起夏日的甲子園,冬日的被爐更會有魔物出現』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花開花落花未眠、Andromeda(LK&TSDM ID:愛麗絲·莉澤)

 翻譯:最強蛋糕

 「睡在這種地方可是會感冒的。」

 冬日的某一天。外出辦完事後回到公寓,房間正中央放置著的被爐旁邊,露出了一個熟悉的白銀色的頭。走近一看,那傢伙正蓋著被爐的被褥,只是剛好將臉露出,像是很舒服的樣子,發出淡淡的呼吸聲。

 「喂,叫你起來啊——希耶絲塔。」

 我彎下腰,捏了捏那張放鬆得攤成一團的臉。

 「……嗯——」

 隨後,希耶絲塔像是貓一般扭了扭身子……然後揉著眼睛,慢吞吞地爬了起來。她的背上正披著厚實的坎肩。

 「到早上了嗎?」

 「中午了。」

 我輕輕敲了一下希耶絲塔的頭,同時身體縮進被爐之中。好暖和。

 「希耶絲塔,今天的工作是什麼?」

 「嗯——正月休假。」

 往日那份冷靜成熟的氣質不知丟到了何處。希耶絲塔小小地打了聲呵欠,將臉貼在桌子上。

 「這個藉口我已經聽膩了。」

 「你這樣不也是並不打算拿出幹勁工作麼。」

 暴露了麼。不對,這可不是我的錯。錯的是這傢伙。這個被爐。一旦踏入其中,是很難再離開的……好暖和。好暖和。

 「……不過肚子有點餓了。」

 真是失誤。在我拿出勇氣出門的時候,要是順便買些零食回來就好了。

 「要不要訂披薩?」

 「我想吃壽司。」

 「明明什麼工作都沒做?」

 這個名偵探,真會戳人痛處。確實,考慮到心中的罪惡感的話,披薩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喂……對,我要下單。」

 希耶絲塔立馬就撥出了外賣電話。

 「對。請將混合味披薩送到這個電話號碼所綁定的地址中的……被爐來。」

 「不要麻煩人家直接送到被爐來啊。」

 ……嘛,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心情。畢竟到玄關去的話會很冷啊。

 「說是三十分鐘左右送到。」

 結束通話後,希耶絲塔伸了伸懶腰。

 「肚子好餓。助手,蜜柑。」

 「我可不是柑橘類啊,是人類。」

 「助手,未完。(譯註:蜜柑與未完均讀作みかん)」

 「不要中斷他人的人生啊。」

 真是的,拿她沒辦法。我奮力拖著沉重的身子爬了起來,進入廚房,把蜜柑放在籃子裡。順便拿上垃圾簍、紙巾、電視遙控器、茶壺,將它們放在被爐周圍、手能夠到的位置。

 「你真是個天才。這樣一來,我一生都不用離開這個地方了。」

 「是啊,這就是人類有史以來一直在追求著的理想鄉啊。」

 我蓋著被爐,打開電視。其中正在播放的是一部警察題材的系列電視劇的重播。我和希耶絲塔呆呆地看著電視,同時一邊喝茶,一邊將蜜柑塞入口中。和平的時間。就好像和“人造人”戰鬥的日子是幻覺一般。不過,偶爾迎來這樣的日常也不錯。

 「要不要玩點遊戲。」

 很快,似乎是看膩了電視,希耶絲塔……並沒有離開被窩,而是像只烏龜一樣蓋著被爐,摸索著想要拿出那個所謂的遊戲。不知道希耶絲塔的廢人化會進行到哪個地步……

 「就是這個。」

 之後,蓋著被爐返回的希耶絲塔手中拿著的是——

 「人生遊戲?」

 中間有著一個大大的輪盤、看起來像是雙六一樣的桌遊。根據搖出的點數前進相應的格數,並依據停留的格子來觸發事件……這樣的遊戲。

 「稍微有點不一樣。這並不是人生,而是偵探遊戲——『成為偵探吧』。」

 「粗製濫造的臭味感滿溢而出啊。」

 「好啦好啦,總之來試玩一下吧。」

 希耶絲塔這麼說著,動作麻利地進行著遊戲佈置。

 「雖然基本規則和慣例中的那種遊戲一樣,不過這個『成為偵探吧』裡,玩家們將以成為名偵探為目標。」

 「這遊戲理念完全沒有絲毫的共通感啊。」

 不過,再怎麼抱怨下去也是無法讓遊戲開始的。我在希耶絲塔的催促下,轉動起輪盤。得出的點數是2……我將棋子往前移動了兩格。而在停下的格子出所寫著的是——

 「讓我看看這是什麼。“錄用考試落榜。放棄了成為偵探的道路,決定作為助手活下去。”……這怎麼在第一回合就被終結了偵探之路啊!」

 難道在序盤就沒了勝算嗎?一點都不好玩……

 「沒事的。因為這個遊戲的勝利,取決於最後所賺取到的金錢量。即使無法成為偵探,只要作為助手的同時賺到了錢就沒有問題。」

 「為什麼在遊戲裡也能遭遇有點奇怪的境地啊……」

 「那麼,接下來輪到我。」

 希耶絲塔無視了我的嘆息,轉動輪盤。得出的點數是7,希耶絲塔的棋子越過了我。

 「我看看,“作為名偵探迅速大活躍,收穫了足以支持一生的財富。獲得一億美元”麼。」

 「這個遊戲平衡好奇怪啊…」

 想著自己應該已經輸了,我再次轉動輪盤,移動棋子。

 「這次是什麼?“雖然沒能成為偵探,但卻作為支援役嶄露頭角。每回合從偵探玩家處獲得一千美元”……換算成月入十萬円的話,感覺有點少啊。」

 「比現實還高,不是挺好的麼。」

 「現實比這還少才更是問題吧。」

 「那麼接下來又輪到我了。」

 拋下了我和希耶絲塔之間的僱傭關係問題,遊戲繼續。

 「前進八格,“與能夠從身心上支持自己偵探業務的搭檔邂逅,並結婚。將一半財產交給對方”……麼……這樣啊。」

 希耶絲塔眨了兩下眼,沒有看我一眼,只是默默地交出了紙幣。

 「……啊——這樣就滿足條件了。繼續繼續。」

 我回避了剛才格子裡所寫的某個詞彙,平靜地將手伸向輪盤。隨後前進的格數為——

 「偵探和助手間的相性極佳。兩人生下了孩……啊!我手滑了!」

 下一瞬間,伴隨著“嗙當”聲,『成為偵探吧』從被爐上摔落下來。令人悲傷的、感動的犧牲。

 「……你是笨蛋嗎。」

 在被爐之中。希耶絲塔伸出腳掌,用力踢在盤坐著的我的小腿上。

 我正想要駁斥一句「太不講理了」,看向了希耶絲塔的臉。或許是她在被爐裡待太久了。

 那張看似在生氣的側顏,看上去微微有些泛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