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真唯什麼的,果然不行!(※並不是不行)

第一卷  第四章 真唯什麼的,果然不行!(※並不是不行)  週一從早上起就是陰天,我的心情也開始變得沉悶。

 雖說是六月的最後一週,但卻因為難以和真唯見面而變得更加鬱悶了。

 ……畢竟之前發生了那樣的事。

 在盥洗室洗臉時,我想起了真唯觸碰我身體的手指的觸感,以及我扇她的側臉時,手掌的疼痛感。

 可惡,我得去道歉。

 就算原因在於真唯,也不能動手啊。而且真唯是模特,臉蛋也是做生意的工具。

 但明明身體差點就任她擺佈了,卻還要道歉,實在是太屈辱了……!

 至少要化妝到"戰鬥模式",使用了很多之前收到的試用品,比平時更細緻地整理了妝容。打理好頭髮,我出發去學校。

 但是,明明自己那麼有幹勁,真唯卻從早上開始就不在,我有點洩氣。

 ……是工作還很忙吧。

 午休時,和平時的成員一起拼起桌子吃午餐。我心不在焉地啃著甜麵包。

 看到攤開自制便當的紫陽花同學,心裡有點忐忑不安……。因為紫陽花同學剛回去,我就立刻和真唯激烈糾纏了……。

 雖然紗月同學說話比平時還少,但小香穗就像吸取了她的能量一樣精神十足。

 「小香穗遇到了什麼好事嗎?」

 「嘿嘿嘿,小紫陽花察覺到了嗎?今天啊,放學後啊。呵呵」

 「啊,總覺得戀愛話題的味道很濃啊」

 「現在還先保密!」

 聽著兩個人的對話,我不知不覺間將自己和真唯代入進去了。

 我和真唯還能回到這樣關係好的狀態嗎?

 ……雖然不知道會如何,但是我想回到以前那樣的關係。

 以前是什麼狀態?圈子的朋友?摯友?還是……?

 話說回來,腦袋這麼亂的狀態下,我能好好道歉嗎……。

 對一切都感到不安。我對自己的人間力沒有信心了!

 正當我為那種事煩惱時。

 「喂,甘織。」

 趁著我獨處的時機,紗月同學向我搭話了。

 「放學後能陪我一下嗎?」

 誒,真少見。

 今天我沒心情出去玩……但如果被邀請的話,我是不會拒絕的……。

 胃咯吱咯吱地疼起來了。

 可是,紗月同學並沒有露出特別想要邀請朋友去玩的眼神。就像是沒有感情的,玻璃球一樣的眼睛。

 「關於王塚真唯,我有話要說」

 「誒?」

 紗月同學一直保持著神秘的態度,在我的心中留下了黑色的斑點。

 「放學後,在屋頂等著」

 那是應該只有我們才知道的秘密場所。

 誒……紗月同學知道些什麼嗎!?

 屋頂並沒有上鎖。明明只有我和真唯才有鑰匙的……。

 我在感到緊張的同時緩慢轉動著門把手。

 戰戰兢兢地窺視著屋頂,迎接我的只有陰沉的天空。

 ……還沒來嗎?

 「你知道嗎?這裡的鑰匙是以前的老鑰匙,所以可以隨便製作備用鑰匙」

 不知從哪裡傳來了聲音,我環視著屋頂。

 這時,紗月同學從供水塔的背後慢慢地露臉。長長的黑髮和彷彿厭世般的眼神帶著魔女的氣息,彷彿從黑暗中出現。

 「為什麼要藏起來……」

 「會被人看到你和我在一起,我不想被誤解。」

 「會有什麼誤解?」

 「……不知道」

 紗月同學生硬地將話語拋出。

 雖然平時還很社交性地聊天,但現在紗月同學的態度我覺得怎麼看都不像是朋友……。

 誒,我被紗月同學討厭了嗎?我要被欺負了嗎?

 開始發抖了。

 「話、話說回來,為什麼指定這裡呢?」

 因為太看不透對方的意圖,所以不由得欠身哈腰用起敬語了。

 紗月同學好像沒有興趣似的,朝著低柵欄走去。

 「自殺未遂」

 我被這句話嚇了一跳。

 「朋友和戀人的決勝」

 「那個」

 「游泳池的咖啡館、台場Plaza、酒店避雨」

 「你是怎麼知道的!?」

 難道是千里眼?紗月同學真的是魔女嗎?

 紗月同學突然笑著回過頭來。長髮被風吹得搖動的那瞬間、讓我想起了站在屋頂上的真唯。

 像這樣兩人獨處時,就更加有實感了。紗月同學是一個即使站在真唯身邊也不會遜色的美人。

 「誰知道呢,你覺得這是為什麼呢?」

 在那一碰手指就會被切傷,像刀具一般強烈的美貌面前,我驚呆了。

 「難、難道、是我的跟蹤狂……」

 「你沒被那傢伙的自作多情給傳染吧?沒事吧?」

 「那麼,是王塚同學的跟蹤狂嗎?」

 紗月同學像是對人生感到絕望一樣嘆氣道。

 「昨天,王塚真唯來到我家,把什麼都說了」

 「全都說了!?」

 「還是哭著說的呢」

 「哭著說!?」

 真唯哭了……。

 「哭了呢,那傢伙。雖然只會給我看見。」

 紗月就像會讀心一樣接上我想的內容。好可怕。

 「託她的福,我今天睡眠不足……。都怪那傢伙……」

 紗月同學的眼睛一動不動,隱約感覺到殺意般的氣場。雖然想反射性地道歉,但是在這裡道歉的話,感覺就像火上澆油一樣……。

 「那、那個……那個人為什麼要那樣做?」

 「應該是想讓誰聽一下吧。她已經脆弱到稍微戳一下就好像要碎掉了」

 「為什麼……」

 我低聲唸叨著,然後突然意識到。

 誒,等一下啊。

 「全部……那個,是‘全部’,嗎?」

 「我不就是這麼說的嗎?」

 我大驚失色。

 也就是說真唯做過的色色的事,紗月同學全都聽了嗎?

 騙人的吧。

 就連紗月同學也尷尬地移開了視線。

 「……沒,沒關係,你不用那麼在意。不管你有什麼興趣,那都是個人的自由。兩人都是女性所以不行什麼的,我也不會有那種偏見的」

 「不是那樣的問題!不是這樣的!我是、那個、因為無法拒絕所以……」

 「我想也是這樣的呢」

 「誒?」

 「那傢伙說了,說自己傷害了你」

 「……真唯」

 我小聲念著名字,紗月同學好像吃了一驚似的挑起眉毛看著我。

 但是,之後又嘆氣了。

 「她說,你被不喜歡的女人逼著一定很害怕吧。還說自己一直自命不凡,相信只要是人類就都會喜歡自己……不過我是覺得她這麼想很蠢。」

 「……」

 聽到受傷的真唯的獨白,胸口很痛。

 都是因為我沒有坦率地表明好感。

 所以傷害了真唯。

 「我聽著王塚真唯的話,一直有個疑問。」

 停頓一下後,紗月同學眯起眼睛對著我。

 「憑什麼是甘織?」

 清風拂過。厚重的雲朵緩緩飄走,夕陽映射了進來。

 紗月同學立起原本交叉在一起的手臂,託著臉,目不轉睛地盯著我。

 雖然我自己也一直在想,但是再次被別人這麼提起,內心還是會感到陣陣刺痛。

 紗月同學的眼睛,就像是將人的本性暴露在日光下的一面鏡子。

 「甘織很不起眼,總是窺探他人的臉色,成績、運動神經、臉、身材也都很平庸。門第和生來就具有的東西也並不是特別優秀」

 被直白地說得一文不值。

 紗月同學一定一直都是這麼想的吧。因為和真唯是同個圈子,所以她才會接納我,但這並不代表她認同我。

 「嗯」

 但是,倒不如說更輕鬆了。

 「我知道」

 這是當然的。

 真唯和紫陽花同學對我很溫柔,而紗月同學對我普通呢。因為我,最開始就是與圈子不符的人啊。

 我認同了,但紗月同學還是厭惡似的皺起了眉頭。

 「那傢伙的話,還有更好的對象可以任意挑選才是。即使是藝人的熟人也是要多少有多少。即使是同班女生,也有瀨名紫陽花之類的。」

 「還有紗月同學?」

 「……別在這提到我」

 「啊,對不起。」

 好像踩雷了。紗月同學向我逼近一步。

 強硬的話語像針一樣,紮在我的脖子上。

 「我呢,雖然不知道那傢伙是怎麼想的,但覺得她是朋友,也很尊敬她。在比誰都近的距離看著她,那傢伙也意外地很努力的」

 「……」

 「所以,知道那傢伙和無聊的人在交往,感覺很失望,想問『為什麼?』。所以我問了,憑什麼是甘織呢?然後」

 總覺得我能猜出,那時真唯說了些什麼。她一定是像春風一樣溫柔地微笑著回答的吧。

 「因為『感受到了命運』」

 真唯說過。相遇不是命運,而是命運的相遇。

 眼前(像仁王一樣)張開雙腿站立著的紗月同學還是一如既往的讓我感到壓力山大。

 儘管如此,我還是有話想說出來。

 「實際上,我也是這麼想的。真唯和我什麼的,絕對不般配」。

 「我想也是呢」

 紗月同學也點了點頭。

 被那種毫無意外的反應,我不由得提高了音量。

 「誒?」

 「我又不是笨蛋,在一起這麼久了,肯定會知道的。甘織有自知之明,所以一直在當縮頭烏龜。明明誰都不會吃掉你的」

 實際上,現在就感覺要被吃掉了,但是不能說。

 我害怕地問道。

 「那個,我和真唯在一起,紗月同學果然不喜歡嗎?」

 「……什麼啊,果然什麼的」

 聽完後,我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哪裡搞砸了嗎?

 「和我的心情沒有關係吧。我沒有閒工夫去幹涉別人的戀愛道路。但是,王塚真唯或許是個值得我與之同行的人,所以如果抱著隨便玩玩的心態交往並傷害她的話,我還是會生氣的」

 紗月同學繼續說道。

 「只不過,甘織做不到那種事的吧,畢竟也不是那種機靈的性格」

 「紗月同學,你很瞭解我呢……」

 難道是會說出『興趣是觀察人類』那種類型的人……?

 「我才不會這麼說」

 「你怎麼知道我想什麼?好可怕!」

 但是,我也漸漸地瞭解紗月同學了。

 紗月同學又漂亮個子又高,雖然表情生硬,乍一看很難接近……但是,總覺得在關心我。

 「……難道紗月同學,並沒有生氣嗎?」

 「我很生氣呀。因為無聊的戀愛話題而削減了睡眠時間和學習時間」

 「這個,只是為了發洩鬱悶和憤怒嗎?」

 「一半是。你不是明白了嗎?」

 我終於明白了,自己應該以怎樣的心情站在這。

 並不是說現在可能會被從屋頂推下去。

 像和朋友發牢騷一樣,這種態度就行了……吧。

 這樣啊,那麼……我也想問問紗月同學。

 「但是,我不知道。想和真唯變成什麼樣,想和真唯做什麼……因為不知道,結果敷衍了事的心態可能傷害了真唯」

 「明明是自己的事卻不明白。不是笨蛋嗎……雖然我想這麼說」

 被紗月同學擊中了痛處,我轉移了視線。

 「……我懂的,有時候自己的事情連自己都弄不明白」

 「紗月同學也有嗎?」

 「肯定會有的啊。畢竟還是高中一年生」

 非常客觀的意見……

 「因為紗月同學很乾脆,從指尖到一根頭髮的動作,感覺一切都是在紗月同學自己的支配之下的……」

 「雖然這是理想的情況,但我也是人類。又不是王塚真唯」

 「真唯也是人啊?!」

 「不,那傢伙的種族是:王塚真唯。」

 這,有點印象……。感覺我之前也這樣想過……。

 看著一臉嚴肅的紗月同學,我突然覺得有些親近。在對於真唯的看法上,我和紗月同學可能會有同樣的感受吧。我是普通人,紗月同學則是普通人最強的朋友,像這樣的定位……。

 然後,如果紗月同學說「我是真唯的朋友」,那一定不是敵人。

 那樣的話。

 「那個,紗月同學。果然還是對不起」

 「那是為什麼道歉?」

 「我傷害了紗月同學珍惜的朋友」

 「唔……」

 紗月同學雖然皺著臉,但是和之前的不高興不同,總覺得有點在遮羞。

 「我也必須向真唯道歉。打了她很抱歉。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原諒我……但是,想要像這樣,好好地和好」

 「……是嗎」

 「所以,紗月同學,如果知道真唯在哪的話,能告訴我嗎?」

 紗月同學把被屋頂的風吹亂的頭髮摁住。

 在陰沉的天空下,給人一種魔女印象的女性已經不在了,站在那裡的,毫無疑問是我和在一起兩個月的,擔心朋友的紗月同學。

 「甘織,感覺變了呢」

 「是,是嗎?」

 「以前應該更自卑的吧。我不是說我討厭你……現在,有點像真唯。因為自己想要那樣就死纏爛打的類型」

 「誒,不要啊!?」

 直接叫出聲了。

 紗月同學第一次在那裡露出了笑容。這是一個看到別人鬧得焦頭爛額,反倒高興的,壞心眼的笑容。

 「放心吧。在圈子的時候,甘織還是和平時一樣毫無存在感。不過沒想到我倆會像這樣對話。今天我本來也打算單方面說完話,把甘織弄哭,然後無可奈何地面對圈子崩潰的結局。」

 「這樣的啊」

 話說回來,是揹負著這麼悲壯的決心把我叫出來的啊……。

 嗯?但是,那就是說,想給傷害真唯的我一個下馬威吧?

 因為真唯很傷心,所以紗月同學才會追問造成這個原因的我的真意,如果不滿意,就懲罰我,應該是這麼想的吧?

 「咦,紗月同學,原來你這麼喜歡真唯啊!」

 「……」

 「對不起」

 感覺到必須要道歉的氣氛,我低頭道歉了。

 「我不知道現在那傢伙在哪裡,但我知道她想做什麼。」

 「那就是說」

 紗月同學暫時閉上了嘴

 是相當難說出口的事嗎?

 「那傢伙呢」

 一陣長久的沉默之後,像打開地獄之門一樣,她慢慢說了起來。

 「大致說完後,就拜託我『來抱(推倒)我吧』」

 ……。

 「誒!?」

 「嗯……」

 嗯個鬼啊。

 「『我傷害了玲奈子。我想知道被不喜歡的人抱的心情。所以我沒什麼喜歡感覺的紗月,你來抱我吧。因為你喜歡我吧?』」

 紗月同學恐怕會把真唯說的每一句話都背誦下來。

 「然後呢……」

 「『雖然至今為止我被你多次愚弄,但被愚弄到這種程度的還是第一次』我這樣說了,然後今天早上五點半把她從家裡趕出去了。」

 好想問,紗月同學,你實際上是怎麼看待真唯的……非常想問……。

 但是,有種問了之後就會被從屋頂上推下去的感覺……。現在真唯不在,不能保證這次也會掛在樹上。不能用生命來交換這個答案……。

 「辛苦你了……」

 不由得說出了慰勞的話。

 還有,知道了真唯沒有被紗月同學抱,我非常安心,這是為什麼呢!我不知道!

 「實際上,如果那時把她身心都侵犯到遍體鱗傷的話,我肚子裡的怨氣會不會減少呢……那個,甘織你怎麼想?」

 「你就算問我……」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也不太清楚呢……」

 「是啊……」

 不,不是該共鳴的時候吧。

 「也就是說真唯現在是」

 「是啊。應該是在尋找“能抱(推倒)自己的人”吧?」

 「怎麼會這樣……」

 我愕然了,那麼真唯現在,可能正在某個人的懷裡。

 「為,為什麼沒有阻止她呢,紗月同學?」

 抓住紗月同學的手。

 「如果那個笨蛋已經笨成那樣了,那就只能說已經無計可施了吧。」

 她一邊吃驚地看著我,一邊甩開被抓住的手。

 啊咧……紗月同學,剛才手在顫抖嗎?

 「話說,如果任性到連朋友的忠告都不聽,那就看看會墮落到多深算了。……電話也不接,短信也不回。」

 看著紗月同學緊繃的側臉,我閉上了嘴。

 紗月同學也一定後悔沒能阻止她吧。

 把我叫出來的一半是洩憤。那還有一半是……

 想要拜託我去阻止真唯吧?

 自己的心情自己也不知道。

 也許真的是那樣。那麼。

 「紗月同學,我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去阻止真唯,是我的自由的吧。」

 「……是啊,那是你的自由呢。但是,可以嗎?你不是被那傢伙傷害了嗎?」

 「那個,嘛,嗯。」

 不僅在自己的房間裡被襲擊了,還被妹妹目擊了。真是沒想到啊……。

 但是。

 我的回答,很簡單。

 「因為是朋友嘛。會傷害到對方,也會被對方所傷害,一定是這樣的吧」

 這就是我理想中的摯友形象。

 我笑著這樣說道,紗月同學既不生氣也不笑,閉上了雙眼。

 「那傢伙很任性的哦,誰的話都不聽哦」。

 也許是吧,我也被強吻了一頓。

 所以。

 「——等到那時,我再扇她一巴掌來阻止她。」

 紗月瞪圓了眼睛。

 「原來如此……那樣的話,應該沒問題了吧」

 我正要出去時,「甘織」的聲音傳了過來。

 「雖然不知道那傢伙到哪去了,但那個笨蛋就拜託你了。去告訴那傢伙,她並不是如她自己想象中那樣優秀的女人」

 「嗯」

 我笑著比了個V字。

 「一定會告訴她的!謝謝!」

 然後,我跑了起來。

 從樓頂飛奔而出,踏著樓梯啪嗒啪嗒地跑下去。

 在旁人看來,會覺得很青春吧。但其實只是去抓自暴自棄的真唯而已。

 但如果捕獲對象是真唯的話,那確實是個大事件。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對方是在這個蘆高裡誰都抓不到的戀之女王。

 總之,先回到教室了,那麼,該去哪裡呢?我對真唯的生活範圍一無所知。

 「啊,小玲奈。你回來了啊」

 班裡只剩下紫陽花同學了。

 沒有別人,真少見。

 「啊,嗯,我回來了。怎麼了?紫陽花同學,有事要留下嗎?」

 「不是那樣的。其他的人也很快就回去了,但因為小玲奈的包還在這,所以就擅自等你了。」

 「誒….紫陽花同學一直在等我……!?」

 會有這樣的事嗎?明明不是生日!

 紫陽花同學拿著書包靠近了我。

 「那,就今天怎樣?真唯好像請假了,要像之前說的那樣來我家玩嗎?」

 「誒?可以嗎!?」

 被天使邀請到家裡了。這就像我和紫陽花同學已經成為了摯友一樣……。感覺我的人生在這一瞬間得到了回報……。

 那天,在SNS上看到小學時代朋友的近況而產生危機感的我,已經不復存在了……。在這裡的是,高中出道成功,完全成為現充陽光角色的甘織玲奈子!

 不知從何處傳來了喇叭聲,我踉踉蹌蹌地走近紫陽花同學。

 ——但停下來了。真唯憂鬱的表情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啊,對不起』這樣說著的真唯,就像頭上被潑了冷水一樣。如果她以那種表情,現在也在哪和不認識的人待在一塊的話。

 「對,對不起,紫陽花同學,我」

 「啊,有事嗎?」

 「那個,那個……」

 膝蓋發抖了。紫陽花同學的表情突然變得模糊,看不清了。

 是的,果然我必須拒絕。我必須去尋找真唯。能阻止真唯的只有我。

 但是,糟了,頭暈了。

 連男孩子的邀請想拒絕都弄得頭暈目眩,更別說對方是大天使紫陽花同學了。只有這個人,絕對不想成為被她討厭的對象。

 「想去……但是……」

 我擠出笑顏,輕輕搖了搖頭。

 「小玲奈?」

 嗚嗚,胸口好痛。

 這不是完全沒能跨越嗎,心靈創傷!

 我真想現在就蹲在這,一頭倒在地上。但是那樣的話,就找不到真唯了。我……。

 總算抬起了頭。在天旋地轉的視野中,紫陽花同學似乎擔心地問道。

 「沒事嗎?是覺得哪裡不舒服嗎……」

 「嗚嗚……對不起……。下次,再約我吧……」

 「小玲奈哭了!?」

 哭了……。我都沒注意到。

 但是,為了擺脫天使紫陽花同學的誘惑,至少要有這程度的覺悟。

 「這樣啊,小玲奈很忙啊」

 聽到垂頭喪氣的聲音,我感到頭痛欲絕。

 不……但是,對了。

 如果不能在這裡果斷地拒絕,也就意味著我不相信紫陽花同學吧?

 因為我一直無法擺脫中學時期的回憶,所以會感到不安。說不定會被排擠的……怎麼可能會。紫陽花同學可能是任性而易怒的人,但她絕不是會做那種事情的人。

 小惡魔般性格惡劣的墮天使紫陽花同學,只是我的妄想!

 所以,也要好好傳達我的心情。

 我到底有多想和紫陽花同學一起玩這份心情!

 我回想真唯的行動。那傢伙喜歡的心情,有好好傳達給我,是在家裡被緊緊抱住之後。

 為了將言語無法傳達的思念,傳達給紫陽花同學。

 我拭去眼淚,然後像她對弟弟做的那樣抓住紫陽花同學的手。

 「那個啊!」

 「誒,什、什麼?」

 雙手握住紫陽花同學的手。

 我宣告了。

 「我,喜歡紫陽花同學……最喜歡你了!」

 「誒誒?」

 近在咫尺的紫陽花同學的臉,變得像蘋果一樣紅了。

 「所以,對不起……真的,真的對不起!我也想和紫陽花同學在一起!但是,只有今天不行!」

 「小,小玲奈……?」

 握著手進一步逼近。

 彷彿這就是今生的別離。為了傳達心意。

 我一邊凝視,一邊訴說著。

 「拜託了,紫陽花同學,請你理解……。我也想去紫陽花同學家……我最喜歡紫陽花同學了!」

 「誒,誒誒誒……!?」

 「其實,每天都想和紫陽花同學一起玩啊!因為我最喜歡紫陽花同學了!但是,今天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對不起!我絕對會補償你的!因為紫陽花同學是我最重要的人!」

 沒人留在教室裡真是太好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就無法說出真心話了吧。

 「從加入圈子裡的時候起,我就一直覺得紫陽花同學很可愛,上次一起玩的時候也很開心,因為紫陽花同學是我的天使,所以……今後我也會一直、最喜歡你的!」

 將思慕之情,刻進紫陽花同學嬌小的身體裡。

 這是真唯教給我的,就算是完全不考慮對方的任性的好意,也能好好地打動人心。

 紫陽花同學雙眼溼潤,微微點了點頭。

 「嗯、嗯……我也喜歡、小玲奈、呢……?」

 鼻子快要碰在一起的距離。

 紫陽花靜靜地閉上了眼睛。

 然後,塗著剛買來的夏季色彩唇膏的嘴唇,微微撅起。

 ……咦,這個距離是怎麼回事。

 總之我先發出了「那個」的聲音。

 紫陽花同學一下子睜開了眼睛。她那淺色的皮膚泛起了一片紅暈,都紅到耳朵根了。

 「誒?啊,那個,小玲奈?」

 「不,那個……就是這樣而已」

 紫陽花同學很罕見地慌張起來。果然被我這樣的人拒絕了,出乎意料地陷入混亂了吧……。

 不,沒關係。說了要好好傳達自己的心情。應該不會被排擠的吧。嗯,我必須相信紫陽花同學。

 「所以,今天要不也去邀請紗月同學或小香穗吧……」

 「唔,嗯,是,是啊。小玲奈很忙的呢!嗯……我知道的。」

 放開紫陽花同學的手後,她拿出鏡子,拼命地整理頭髮。不愧是紫陽花同學,無論何時做什麼都很可愛的。

 「啊,但是小香穗今天也有事」

 「打工嗎?」

 「不是,是說要去赤坂(東京都港區)。好像是被邀請去高級酒店之類的」。

 怎麼回事。為什麼小香穗會……。

 「嗯……?這難道是……」

 突然意識到,我在翻著包。從錢包裡拿出了真唯擅自幫我辦的會員證,看了看背面。

 「是赤坂!」

 一定是那樣。真唯在那裡。

 在那個只帶我去過一次的有泳池的酒店裡!

 「謝謝你,紫陽花同學!」

 「啊?嗯,嗯」

 再一次握住手,紫陽花同學一邊迷惑著一邊同樣握緊回來。

 紫陽花同學通紅的臉頰放鬆下來,靦腆地笑著。

 「雖然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小玲奈,加油哦」

 「嗯!加油!」

 「結束後……那個,要好好地來我家玩哦?啊,還是說,弟弟不在家的日子會更好呢……?」

 「誒?」

 「不,沒什麼。不,不對吧!不是那樣的吧!」

 手慌腳亂的紫陽花同學,可愛得讓人想馬上抱住她。

 我懷著斷腸的心情向紫陽花同學說再見。

 「再見,明天見!」

 「嗯,明天見。」

 明明拒絕了邀請,心裡卻這麼輕鬆。

 那一定是因為紫陽花同學把我從心理創傷中拯救了出來。

 她果然是引導迷途羔羊的天使啊。

 但是,為什麼呢……有種做了無法挽回的失敗的心情。好像錯過了千載難逢的機會……我不懂呀!

 可惡,真唯!沒能和紫陽花同學一起玩,都是你的錯啊!

 一切都是!從一開始就是呢!

 真唯對紗月同學說「你喜歡我吧?」,要求她抱(推倒)自己。

 結果紗月同學拒絕了,那麼下次一定會選擇能確信的對象。

 選擇那種她自己對對方沒有什麼想法,但是對方喜歡自己的對象。

 如果是這樣的話,紗月同學說過,小香穗曾經向真唯告白過,作為真唯的對象來說確實是最合適的。

 同是女性,還是認識的對象,因此我稍微鬆了一口氣……但如果是不希望的行為,還是一定要阻止的。

 就算晚了也不代表真唯會受傷而死什麼的……但是,果然還是討厭啊!

 在電車裡,從剛才開始就和真唯或小香穗聯繫了,但是沒有反應。

 懷著迫切的心情,我到達了赤坂的酒店。然後——。

 「哈?」

 酒店大廳裡擠滿了蘆之谷高中的學生。

 「哈啊!?」

 到底有多少人呢?不止十、二十多個。差不多一個班左右?穿著制服在如此豪華的酒店裡徘徊的男女,就像修學旅行的學生一樣,讓人感覺非常不協調。男女比例不均等,男生要多出許多,八比二左右吧。學年從一年級到三年級不等。大家手裡都拿著信封,臉上帶著非常緊張的表情。

 在那之中發現了認識的人,用手指著說道。

 「小香穗!果然在啊!」

 「啊?哇,玲奈親也來了啊!?」

 「也來是什麼意思?話說這是什麼聚會?」

 撥開人群來到小香穗的身邊,然後小香穗也大吃一驚。

 「誒,你不知情的但也來這裡了?!多麼偶然啊。」

 「與其說是偶然……那個,可以給我看一下那個信封嗎?」

 從小香穗那借來的信封,裡面寫著的是。

 「這是什麼?」

 小香穗稍微聳了一下肩膀。放眼望向別處,

 那裡是酒店的自動扶梯前,設有會場指示牌,上面用漂亮的毛筆字這樣寫著。

 「王冢真唯▪戀人募集派對會場」

 反覆看來看去。

 「什麼鬼……這個……」

 「也就是說,是試鏡哦!」

 「在戀愛真人秀節目中,我看過這樣的場景……」

 也就是說,在這裡的所有蘆之谷高中學生都是為了成為真唯的戀人而被招待的人……?啊,所以教室裡只剩下紫陽花了嗎?

 不,仔細一看,拿著邀請函的不只是學生。普通的像酒店住宿客人的人也有邀請函……。啊啊,連那樣的爺爺也……?

 「什麼鬼啊,真唯把向自己告白過的人全都邀請了嗎……」

 「好像是這樣呢!真唯的受歡迎程度很厲害呢!」

 小香穗沒有注意到不知不覺中直呼了真唯的我,緊緊握著拳頭。

 腦子有問題的規模吧。為什麼把酒店的會場包場,做到這麼大啊……。明明是一介高中生……。

 但是,原來如此……確實有這麼多人在的話,真唯的願望一定會實現的吧……。

 因被紗月拒絕了,所以下一次是無差別的靠數量取勝吧……。但是,真唯是在五點半被從紗月家趕出來之後,製作了邀請函送給大家的嗎?那傢伙,真的怎麼回事啊……。

 「小香穗……看到這種情景,還是想成為真唯的戀人……?」

 蘆之谷高中的妹妹系美少女並沒有太煩惱,而是豎著搖了搖頭。

 「嗯!因為她是有錢人,又是藝人,長得又好看嘛!」

 真是純粹的慾望。小香穂意外地是腹黑系嗎!?

 在這裡聚集的傢伙,難道都是這樣的嗎?

 「小香穗對不起,你很期待的這個派對吧,但我無論如何都要中止掉……」

 「誒!?」

 真唯也已經到達這個酒店了吧。正要去尋找那個spadari的時候,小香穗抓住了我的手臂。

 「這是什麼啊我會困擾的會困擾的會困擾的!」

 「啊,等等」

 小香穗雖然又小又輕,但是和我不同,運動神經很好,肌肉也很發達,力量也很強。

 話說回來,現在小香穗竟然成了障礙!?

 「小香穗,那種會寫那邊立著的指示牌內容的傢伙也行嗎?」

 「很幽默嘛!」

 「那傢伙是天然而已!」

 「這種地方也很可愛哦!考慮到那樣的臉和性格和資產的話!」

 「嗚唔唔」

 不行啊,靠原家裡蹲的肌肉是不可能把小香穗甩下來的……。

 這樣的話就沒辦法了。只能靠我不擅長的溝通力想辦法了!

 「那個,小香穗,好好聽我說」

 「不要!不聽!」

 「是在這裡試鏡吧?被選為戀人的只有其中一個人。在幾十個人?還是說在大概有一百個人的情況下,小香穗你確信會被選上?」

 「說不定所有人都會被選中哦!」

 「這是最不應該做的事啊?!」

 已經超出劈腿的等級了。

 用手夾著小香穗的兩頰,一邊注視著眼睛一邊訴說著。

 「聽好了!?從這裡被選中一個人,和中止宴會,你要認真考慮哪一個好!」

 「唔,唔嗚?」

 「如果派對中止的話,真唯當然是自由的。那麼,從屬於同一個圈子的小香穗,是有絕對優勢的吧!?」

 「哈啊……確實!」

 小香穗的眼睛閃爍著。

 「你明白我的想法了!?對吧,我想就算是為真唯著想也是中止派對比較好!」

 從臉上放開手,小香穗一直盯著我。

 「什,什麼?」

 「但是,不能免費幫忙啊。有個條件,能回答我的問題嗎」

 「可以是可以……」

 小香穗眯起雙眼,然後嘴角微笑起來,用估值的眼神打量著我。

 「以前就這麼想了」

 「唔」

 我回想起了紗月同學說過的「憑什麼是甘織?」這句話。小香穂的圈子裡為什麼會有玲奈呢?如果被這樣想的話,我也許就無法重新站起來了吧。

 但是,香穂醬看著我的臉。

 詢問了。

 「——玲奈親呀,你也是喜歡真唯的吧?」

 「哈啊!?」

 那方面的質問,完全是預料之外。我睜大了眼睛。

 我做了個叉的手勢,以會在酒店大廳裡發出迴響的大聲說道。

 「怎麼可能!像這樣開派對的那種女人!不可能不可能!」

 小香穗好像對我的反應很滿意。一個人大笑了一陣之後,拍了拍我的肩膀。

 「了~解!那就是,和我是競爭對手吧!接下來一起加油吧,玲奈親!」

 「完全不懂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為啥會變成這樣啊!?」

 我對著揮著手離開的小香穗的背影猛地大聲叫道。

 但是,她笑容滿面地回過頭來,還豎起了大拇指。

 不,不能接受呀……!

 穿著泳衣的王冢真唯,手臂靠在扶手上。懶洋洋的表情發出奇妙的色氣,長腿翹起的樣子確實很優美。被綁起來的長髮,像銀河一樣流向脖子後。

 「……差不多到開始時間了吧?」

 她抬頭看咖啡館裡掛著的時鐘,微微張開嘴唇發出小小的嘆息。

 「真的,對不起,玲奈子……。請原諒只有這樣才能贖罪的我」

 紫水晶色的眼睛裡隱藏著冰一樣的決心,凝視著不在這裡的什麼東西。

 接著——。

 「——那就來道歉啊!」

 彷彿要將空間的上流社會指數一腳踹散一般的怒吼聲響起。

 「哦?」

 真唯抬起頭來,終於看了這邊。

 我用手遮住胸口,臉漲得通紅。

 是的,明明從剛才開始就站在前面,卻完全沒有注意到。

 「……玲奈子?為什麼在這裡?」

 「我找啊找啊,終於找到這裡來了!」

 「話說這身打扮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這是……出示會員證後,被告知我一個人不能穿著制服進入游泳池,所以沒辦法!」

 現在我穿著大膽的條紋比基尼。因為捨不得花時間挑選就隨便拜託了,結果卻把這麼誇張的東西給了我……。絕對不是我的興趣……。

 「原來如此,很適合啊……。先拍張照片吧……。咦,我的手機呢?」

 「不知道啊笨蛋!在儲物櫃之類的地方吧!明明一通亂地打電話找你來著!」

 真唯面帶愁容地微笑了。

 「果然……你生氣了吧?」

 「是啊!?誰叫你讓我費了這麼大勁!?」

 不好,這樣下去的話,說什麼都達不到效果。

 稍微冷卻一下吧。找到了真唯後,不知不覺憤怒的情緒都拋到了天邊。

 也被其他人盯著看了……。我坐在真唯的對面。

 「我聽紗月說了。」

 真唯皺起眉頭。

 「……那是,說到哪裡了?」

 「全部」

 「……是嗎……那傢伙,意外挺多話的……」

 在那之後,真唯一言不發。看起來像是想說點什麼,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這次輪到我嘆氣了。

 「……那個啊,這種事情不要做了,真唯」

 「我拒絕」

 ……真唯一邊交換著翹起來的長腿,一邊盯著這邊看。

 是我不擅長應對的真唯,帶著壓倒陰暗角色的強烈眼神。

 「我傷害了你」

 「所、所以,就應該接受懲罰嗎?當事人說沒關係,就可以了吧……。我也扇了你一巴掌對不起」

 好,好的。能坦率道歉鬆了一口氣,但是真唯卻把臉扭向一邊。

 這、這傢伙!是小孩子嗎!

 「而且,以這種懲罰的心情交往,對對方也很失禮吧。要談戀愛的話,就好好地,和真正喜歡的人交往吧……」

 「已經不能和真正喜歡的人交往了」

 「……那是」

 是說我。

 真唯的聲音透露著驚人的冷淡。

 我還以為只要能見到真唯,之後一切都會水到渠成,這也許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吧。

 「這樣的話,只能找到能喜歡上的人了吧。連那份希望你也想從我這裡奪取嗎?」

 心裡堵得慌。

 「真唯……」

 突然,回想起了她說過的話。

 『——我希望你也能明白,我這份必須永遠溫柔地對待告白被拒絕的人的痛苦。』

 這時我才第一次意識到,或許我——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讓真唯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真唯用手捂著太陽穴,發出極為平靜的聲音。

 「所以,已經夠了,玲奈。謝謝。和你一起度過的日子很開心。作為 “好朋友”,還請最後一次為,我的下一次戀愛能成功而祈禱吧」

 這一天,真唯把頭髮綁在一起了。

 王冢真唯這個頑固、不讓他人靠近的強大偶像。

 這對真唯來說是朋友的距離。

 「我也衷心祝願你能幸福。有什麼困難隨時告訴我。為了曾經真心愛過的你,就算是從地球的背面也會趕來的」

 「等一下啊。……那麼,我和真唯的決勝呢」

 「怎麼樣都隨便了」

 真唯的眼睛裡閃爍著隨時都會消失的光芒。

 「我和你已經是普通的路人(朋友)了」

 我伸出了手。

 真唯不由得回頭看我。

 「玲奈子——」

 「不要」

 伸出手。

 我解開了真唯綁著的頭髮。

 金光閃閃金髮散散飄下,被水面的光反射照得閃閃發光。

 「……玲奈子?」

 「還沒有結束……。不要隨便決定啊」

 我們的視線終於相交了。

 真唯是個很麻煩的女人,其實我早就知道了。

 但是,我也是認真起來就能做到的女人哦。

 如果不是那樣的話,就不能擔任真唯的『摯友』了。

 「紗月同學說了,王冢真唯不是真唯自己想象中的那樣優秀的女人。我也有同感」

 「就算不是,我也會努力成為出色的人。我才不要被紗月看不起」

 「……明明無法抗拒性慾呢」

 真唯眼神變了。

 她就像是被擊中了要害一樣咬緊牙關。

 「啊!所以我才說,不想再傷害你了!也不想再失敗了!為了那樣,我才想要——」

 我是第一次。

 自己主動親了真唯。

 只是一觸即分,一瞬間的吻。

 明明還有其他客人,卻做了什麼呀,這樣想到。

 但是真唯,只是這樣就呆住了。

 「啊……我才想要,放棄你的……」

 映在她睜大眼睛裡的我,僵硬地笑著。

 雖然想讓你看到更像真唯一樣美麗的笑容,但是真的下不了決心。

 但是,要好好傳達。

 「沒關係,不管失敗多少次都行。我明明說過無論真唯失敗多少次,都絕對會接受你的……。要說不相信對方,真唯不是也一樣嗎?」

 「但是」

 真唯的語氣明顯弱了下來。

 那個spadari被吻了一下就變得老實了,總覺得太可笑了。

 「我的人生每天都充滿了失敗」

 「但是,一上床就好幾次回想起來……被你扇了耳光那個畫面。」

 「那個已經說過了。就是床上的大反省會吧。我每天晚上都這樣的」

 貼著額頭對她說。

 「對不起,我也必須早點說才是。這不公平吧。所以,對不起。我也錯了」

 「錯什麼……?」

 好羞恥啊。

 「其實我……我還挺在意真唯的」

 「……那是?」

 如果是平時的真唯的話,絕對不會說的。

 ……今天,是沒辦法了。你好像虛弱到連嘲笑我都做不到。

 「也就是說,被真唯親吻之後……對真唯有了作為戀愛對象的感情……」

 稍微窺視了一下真唯的情況。

 她紅著臉。

 「是嗎?你不是討厭我了嗎?所以才扇耳光的吧?」

 「那是因為真唯做得太過分了……希望能更好地分清時間和地點」

 「無法相信」

 真唯用手掌捂著臉。

 「我還以為一切都無法挽回了」

 「只是吵過一次架而已……」

 她美妙的聲音在顫抖。

 「更多」

 「誒?」

 「請好好說出來,讓我相信。還要更多的」

 「嗯?」

 真唯一直盯著這邊。

 用像緊緊抓著救命稻草似的、弱氣的視線。

 好,好狡猾。

 「……啊真是的,知道了,真唯」

 被這樣的表情看了拒絕不了。

 真是的。

 「一開始一直被超級美女的真唯嚇到了……。在家裡被擁抱的時候,或許真的只是喜歡我吧,這麼想了」

 回想起這一個月的事情。

 回想起我和真唯既是戀人也是好友的這個六月。

 「然後兩個人去了台場玩得很歡,之後在酒店……被那樣做了。會在意也是理所當然的。我也是第一次發現,每次想到真唯的時候都會心跳不停的……」

 我們為什麼要穿著泳衣互相這麼說呢?

 太害羞了,無法與真唯對視。

 「還有去國外之前兩個人獨處的時候,與提前回國來找我的時候,大概,一定,應該是很開心吧……嗯,很開心」

 身體很熱,好像要燃燒起來了。

 「所以說,被真唯推倒的時候,肯定在心裡某個地方覺得這樣也沒什麼關係吧……。就算是順水推舟,我心裡應該也沒有那麼後悔,所以就那樣半吊子地接受了真唯,結果讓兩個人都受到傷害了」

 這也好那也罷,都是因為我隱瞞了自己的愛慕之情而造成的後果。

 「對不起,真唯。但是……我好喜歡你,真唯」

 自己試著說了一下,卻被這句話的分量嚇了一跳。

 不是告訴『摯友』,而是第一次告訴『戀人』的我的真心話。

 「那個……這個,我差不多到了極限了,已經可以了嗎……?」

 戰戰兢兢地抬起臉來看臉色。

 然而,真唯還低著頭。

 「玲奈子……我居然傷害了那樣的你。」

 難道僅僅靠這些話語,還無法傳達我的感情嗎!?

 「啊啊真是的!」

 抱著「你給我適可而止」的心情。

 我抓住真唯的手,讓她站起來。

 「那個,真唯。我無法像真唯那樣救助從屋頂上跳下來的人,也不能在天空中飛翔。」

 「誒?」

 「但是,一起淋雨,一起溼透或者一起潛水什麼的還是能做到的。並不是單方面地保護,被保護。這才是真唯所說的『戀人』,也是我所說的『摯友』吧!」

 我拉著真唯的手來到游泳池邊。

 「如果你是王冢真唯的話——那我就是甘織玲奈子!」

 說完後,和真唯一起跳進了游泳池。

 嘩嘩地濺起水花,我們沉入水中。

 真唯的頭髮像風中飛舞的絨毛一樣散開。她在水裡睜開眼睛,驚訝地看著我。

 誰都不會注意到這裡,就不會害羞。

 所以我把手貼在她臉上,親上去了。

 在沒有重力的蒼藍世界裡,我們享受著嘴唇重疊在一起的片刻。

 真唯也把手環繞在我的背後,互相擁抱著,兩個人合為一體。

 維持著這個姿勢,我們浮出水面。

 又能說話了。

 但是一定沒有非說不可的事情了。

 「傳達到了吧……真唯」

 一邊撩起頭髮一邊這樣問道,她也微微頷首。

 「嗯」

 真唯的身體像是對抗著水的涼爽似的變得熱起來。

 溼透的頭髮貼在她身上,使她像穿著金色禮服一樣美麗。

 真唯把頭靠在我的胸口上。

 「你的心情傳達給我了。真的非常感謝你」

 「嗯……太好了」

 ……如果連我的心跳都傳達給真唯的話,那就太令人害羞了。

 不過,真是的,讓我照顧到這份上。

 「……真的是個愛撒嬌的孩子,真唯」

 「呼呼……也許是那樣吧。這就是我所說的「戀人」,然後就是你所說的「摯友」吧」

 「嘛」

 雖然好朋友之間應該不會接吻的……!

 真唯把手掌貼在了我的眼上。我被蒙上了眼睛,看不見前面了。

 「誒,幹什麼」

 「但是,我是王冢真唯」

 我知道。

 「我不能在這裡讓你看到我的眼淚,暫時這樣待一會。」

 「誒……那好吧……」

 那條自己定的規則是什麼鬼……。

 真是個麻煩的傢伙。

 沒辦法啊。誰讓我喜歡上這樣的女人呢。

 「吶,玲奈子」

 「什麼啊」

 「剛才也說過呢。你每晚都會在床上想起討厭的事情」

 「嗯」

 「除我以外的人們好厲害啊……。每日每夜都這樣在床上反思,居然還能活下去。」

 「我現在正好想去死了!?」

 手掌拿開了,光線射進來了。

 我的眼中映照著如同陽光一般燦爛的光輝。

 那是真唯的笑顏。

 「所以你才那麼溫柔,那麼堅強吧」

 「……那是」

 移開視線。

 「犯規……」

 「呵呵」

 嘛,也行吧……。能讓真唯打起精神的話。

 「所以,比賽還是繼續下去吧。雖然只有一週了」

 「知道了。我奉陪到底。」

 真唯爬上了游泳池邊,我也坐在了旁邊。

 我們緊握在一起的雙手用的是戀人之間的握法,只有現在才覺得這個手指的觸感令人心情舒暢。

 我也笑了。

 「一知道自己有了勝機,立刻就打起精神了。真是勢利呢」

 「我很開心。因為命中註定的騎士,就是這樣來迎接公主的啊」

 與這種裝模作樣的台詞很相稱的真唯,為了不讓我看見眼淚而用手掌矇住我眼睛的真唯,無論哪一個都是我喜歡的真唯呢

 ……說實話,我還不太瞭解交往和戀愛什麼的。

 「那麼,這樣就算和好了吧」

 「啊,和好了。我傷害了你。你扇了我一巴掌。就當作彼此彼此,讓它隨風而去吧。」

 「嗯」

 我鬆了一口氣笑了起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安下心來以後,現實性的問題突然出現在眼前。

 「對了!這樣的話,戀活派對也辦不成了吧?聚集過來的人怎麼辦?那麼多人」

 「說明情況後再讓他們回去。跟他們說我已經恢復精神了,所以不需要了」

 「這太過分了吧!?」

 這麼喊後,真唯比誰充滿自信,自顧自地微笑著。

 「你在說什麼?他們一定會高興的。不管怎麼說,最喜歡的本小姐打起精神了。這是當然的吧?」

 這傢伙……。

 真的,無論到哪裡都是比誰都要王冢真唯的女人!

 從游泳池出來的真唯按照我的吩咐,不情不願地在大家面前道歉了。

 之後,不知為何真唯說著「作為道歉,讓我獻上一曲吧」表演了吉他彈唱,把現場的氣氛炒得像在開演唱會一樣熱鬧。

 真唯的歌唱力達到了專業水準,看著在最前列揮舞分發下來的應援棒的小香穗,我用嚇傻的聲音嘟囔著。

 「什麼鬼啊,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