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戀人什麼的,絕對不行!

第一卷  第一章 戀人什麼的,絕對不行!  第一次被他人告白,其對象是位可以被稱作superdarling(*理想戀人)的女孩子。

 「不不不……不行的吧,不行……」

 放學後,為了不被別人發現的我跑到了屋頂上,抱著腦袋。放學後恰到好處的喧囂氛圍,將我逐步推向自我空間。

 然而,不遂人願的是,那個比天空中耀眼的太陽還要閃耀的女孩,在我身邊不斷地彰顯著她的存在感。

 「為什麼不行呢?你也沒有其他喜歡的人吧?」

 「雖然是這樣啦!話說真唯你為什麼跟過來了啊!」

 「因為你的回答太模稜兩可了。這麼下去,我會晚上睡不著覺的。這可就麻煩了。」

 「啊—真是的……」

 僅僅被那張端正的臉龐盯著,我就緊張起來了,腦袋也變得只有平常一半的運轉程度。

 本想作為朋友慢慢習慣相處的,結果卻有種被先發制人的炸彈擊中了的感覺。

 「說起來,‘喜歡上你了’這種話……是不是太快了?我們兩人不久前才說上話哦……?」

 「是這樣沒錯。」

 真唯任由風吹拂著垂下來的金色長髮,身體靠近欄杆。

 「是你接受了我第一次流露出來的軟弱,對吧?一回到家,我的腦海裡就會浮現出你的面容,心臟也止不住怦怦直跳。當我察覺到那是在我整個人生中非常有衝擊性的事件之時……就意識到了。我喜歡你。」

 「太誇張了啦……」

 面對陶醉在自己言語裡的真唯,我無奈地反駁道。

 「看到王塚真唯消沉的樣子,無論是誰都會去安慰的……」

 「但是,是你。那個時候,在我面前的,是你。」

 強烈的視線簡直要把我貫穿。

 就像突然被抱住一樣胸口喘不過氣來。

 「這不就像雛鳥效應一樣嗎……還有,僅憑這一次就告白了,再怎麼說也太隨意了吧……」

 自己被如此直球的好感所擊中,在逐漸意識到這個事實的同時,我的臉頰也開始發燙。

 為了掩飾害羞我轉過頭去,結果好像被真唯誤會了。

 「果然,是兩情相悅嗎。」

 「不對!我是作為朋友而言!作為朋友喜歡你的!」

 竟然將這個真唯直接稱呼為你……而且不久前也。

 我也不由自主地說出了相當令人難為情的話,可是比起真唯的回覆,這都不算什麼。

 「搞錯了哦玲奈子。你是作為戀人喜歡我的。」

 「你這種莫名自信滿滿的地方,要是和你成為敵人可真是麻煩至極哦!?」

 作為一個普通小市民的我,一步步的和真唯拉開了距離。

 快要被洗腦了。振作點!

 「這麼不情願,是因為我也是女孩子嗎?」

 「那個……我不清楚。」

 如果對方是身材修長的混血模特真唯的話,我覺得即使是在女性之間,也會有不少孩子覺得沒關係吧。有錢、溫柔又親切。如果說全年級最漂亮的人是真唯,那麼包括男生在內,全年級最帥氣的人也一定是真唯。甚至連運動神經也那麼超常,真的,說是superdarling(*理想戀人)毫不為過……

 不對,先不說我自己喜不喜歡。

 「好像也沒有心跳加速呢。」

 「不對!說了不行就是不行啊!」

 還有,不要那樣一臉無防備地偷看別人的臉呀!會心跳加速的!

 我為了擺脫她那引人深陷的動人心魄的美貌,再次轉過臉去。

 「那個呢,我想要好朋友。怎麼說呢,比如能一起渡過學校生活的好朋友。」

 沒錯,這就是我理想的學園生活。當然,也許總有一日也會希望有戀人的吧,但不是現在。

 和真唯一起去各種各樣的地方遊玩,偶爾在家裡一起打遊戲。那樣一定很開心。我想要度過那樣的每一天。

 可是,真唯卻很意外的樣子。

 「什麼?這不是敢做這些事嗎?」

 「不是敢不敢的問題吧! 說起來好朋友是不能向上兼容成為戀人的啊!兩者完全是不同的東西!」

 「可是啊,玲奈子。明明喜歡的人向自己告白,自己卻對她說成為朋友更好,這不是很彆扭的性癖嗎?你喜歡這種沒有交往卻發生肉體關係的行為嗎?這有點……不誠實吧?」

 跟這傢伙簡直是雞同鴨講!

 「笨蛋!為什麼會變成我喜歡上你了的話題啊!」

 「這世上會有不喜歡我的人嗎?」

 「啊啊笨蛋啊!大笨蛋!王塚真唯!」

 這女的在搞什麼啊。

 昨天的我,是打算如何與這傢伙好好交往下去的?已經完全搞不懂了。

 「好好聽我說啦!高中生活才剛開始對吧。要是,我和真唯馬上就分手了的話,然後就各自到了其他的圈子……怎麼說,你看,彼此都會討厭的吧!所以說戀人是不穩定的關係,我拒絕!」

 真唯像哄哭鬧的小孩子一樣,溫柔地微笑道。

 「原來如此,你的不安我也能理解。那樣的話,退一步的朋友關係會比較好。雖然是個令人憐愛的想法,但是沒關係。我們是不會分手的。」

 我可沒有你那麼自信啊!

 「現實怎麼可能會這麼順利,就算真唯是再好的人……也會有喜歡的心情突然就冷淡下來,這種事情發生的吧。」

 「這是經驗嗎?」

 我嚇了一跳。

 面對著像銜著一支薔薇一樣,銜著一縷隨風飄動的金髮,無畏微笑著的真唯,我僵硬地轉過臉。撅著嘴嘟囔道。

 「……雖然是沒有過。」

 甘織玲奈子。單身時間=年齡。

 正當我誠實坦白的時候,真唯「呵呵」地笑了。

 咔嚓。

 「雖然沒有!這世間一般都是這樣吧!高一就開始交往,之後的三年裡也能一直恩恩愛愛,這種事根本聞所未聞!況且真唯又怎麼樣呢!」

 真唯把手放在自己胸前,用對神起誓的新娘一般真摯的眼瞳宣告道。

 「當然,我也沒有和任何人交往過。」

 「看吧!果然!果然!」

 「因為我已經決定了,能成為我戀人的,至始至終也只有一個人。」

 「你這套都是紙上談兵!」

 不要一邊緊抱自己的身體一邊臉頰變紅啊,真是的。

 我肩膀顫抖地喘著大氣,看向真唯。

 「不管到了哪裡,我們都像平行線一樣……」

 「是啊。我相信我們絕不會分手,而你卻堅稱反正一定會分開的,固執地認為一直作為好友才是最棒的。」

 「雖然語言的選擇有點不恰當,不過,也是。」

 真唯稍許沉默了。

 實際上,被她告白,我也只會感到困擾。

 因為,我在小團體裡連正常交流都做不到,和這樣的我作為戀人交往?絕對不行的吧。人生又不是隻有一個喜歡的人。約會是什麼,能吃嗎?——我是這種想法的人啊。以真唯作為交往對象難度也太高了吧。

 在這點上,如果做朋友的話,我還是很希望的。放學後繞路去咖啡館呀,一起去哪裡玩呀、享受共同的愛好。就算是我也是有過朋友的。那份快樂我十分清楚。

 雖然被中學的朋友當成了連接器……

 不管怎麼說!總之,希望真唯也能明白。

 我們之間並不是戀人關係,而是應該成為好朋友,這樣的關係。

 六月的微風,拂動著真唯的金髮。她按住如光線一般的長髮,開口道。

 「那麼,採取折衷方案吧。」

 「……這是什麼啊。」

 真唯似乎對未知的關係沒有感到任何不安,她帶著美麗的微笑,提案道。

 「我期望著戀人的關係,而你期望著好友的關係。然而,想要實現這兩者,都需要雙方的共同的努力。」

 「這個嘛,是的。」

 「要是我現在說‘不行,成為不了戀人的話,我們就連朋友也做不了。在學校也不會和你搭話’,你會感到為難吧?」

 「欸,這……」

 胸中的悸動越發激烈。彷彿感覺到世界正在腳下崩壞。

 也,也就是說,我被拋棄了……?

 「……會,會很為難……」

 看到膽怯地皺起眉頭的我,真唯忽然亂了手腳。

 「對,對不起。剛才是開玩笑的。當然,雖然可能不合你的利益,但我從未想過要傷害你。」

 「這樣啊……沒,沒什麼。只是有點害怕而已……?」

 「嗯,是啊。那什麼,怎麼說呢。對方因無法成為戀人而拒絕我,我卻不得不一直溫柔以待。這種痛苦,也希望你能明白呢。」

 雖然不是非常理解,但我想一定非常悲傷吧。

 「……所以,折衷方案是?」

 對著氣魄受挫的我,真唯以毫不懷疑的堅信著這是對我們二人來說都無比美妙的方案的態度點頭道。

 「那就是——」

 真唯提案的決勝內容,真是出人意料。

 『一天做摯友。一天做戀人。就像這樣,交替著嘗試看看吧——』然後,『在這之上,戀人和摯友之間我們到底適合哪種關係呢,來決一勝負吧』。

 回到家的我,一邊泡在浴池裡,一邊出神地望著天花板。

 我從以前開始,就有想事情的時候,悶在浴池裡的習慣。浸泡在溫熱的水裡,我用手輕輕地、晃動著最近莫名其妙膨脹起來的、一隻手已經握不下的胸部。

 「怎麼會這樣……」

 不是說體型的問題。

 說起來從剛才開始,真唯的微笑就一直在我眼瞳深處灼燒著。

 那個女王大人一樣的形象真是狡猾。而且臉靠得那麼近,反而留下更加多餘的印象。

 昨天才成為朋友,今天就被告白了。

 然後——

 「是戀人,還是摯友,嗎……」

 初夏,在晴空萬里的屋頂上,真唯這樣說道。

 「戀人之日裡,我會讓你知道戀人的美妙之處。在這種情況下你還是無論如何都不行的話,我也只能乖乖放棄了。畢竟是我魅力不足才失去你的呀。」

 摯友之日則相反。由我來向真唯展示朋友的美妙之處。

 體驗版的戀人和體驗版的摯友活動交互進行,讓對方覺得『果然還是這邊的關係比較好』的一方獲勝。

 最終我們以雙方達成一致的關係,度過之後的學園生活。

 就是這樣的遊戲了。

 「變成不得了的事情了啊……」

 我潛入水中,嘴巴咕嚕咕嚕地吐著泡泡。

 體驗版本的期限是整個六月。也就是說,一個月的決戰。

 我絕不想承認戀人關係,所以我是不能輸的,可是……

 要改變真唯的想法,我覺得是相當困難的。

 但是,如果在最初就放棄,可就沒法開始了。

 我也是下定決心『要改變』了的,這樣的話,現在也應該能和真唯一決勝負了。

 好,鼓起幹勁來了。

 「再也不會再變回孤身一人了!我要取得勝利,過上最棒的學園生活!」

 一個人泡著溫泉,卻「誒誒哦」喊起來為自己加油鼓勵的我,被妹妹聽到後以「我還以為姐姐終於變成正經人了……」的憐憫眼光看待了,但是,不要氣餒啊!

 就這樣,我與真唯之間持續一個月的戰鬥拉開了帷幕。

 ***

 關於一天裡到底是朋友還是戀人,『那好,為了方便理解,就根據我的髮型來變化吧』這樣決定了。

 紮起頭髮的時候做朋友。頭髮放下的話就做戀人。

 這看起來就像是在玩對人保密的秘密遊戲一樣,老實說我有點興奮起來了。

 於是如此,在開戰後的第三天。也就是六月第一週的午休時間。

 到中庭的自動販賣機來買一包果汁的我,一臉不耐煩地把跟著的真唯拉進了沒什麼人的女廁裡。

 「呵呵。你就這麼想和我二人獨處嗎?」

 「不是啦!不對雖說如此,但不是你說的那個意思!」

 確認廁所裡沒有其他人之後,我壓低聲音對真唯怒吼道。

 「差不多也該把頭髮紮起來了吧真唯!為什麼連續三天都放下來了!?」

 「呼呼」,真唯拂了拂劉海,在寒磣的女廁的背景上彷彿有百合綻開。

 「一點也沒有睡亂,不放下來的話有些可惜了,於是我決定讓它自然披著了。」

 真唯像出演護髮素廣告的年輕女演員一樣用手背拂動頭髮,讓它隨風飄揚起來。瀟灑漂浮的金髮被光反射得閃閃發光。

 「這樣的話,不就不能分出勝負了嗎!」

 「那倒也是。」

 真唯把長髮纏在手指上點點頭。

 「可是話雖如此,我們在此之前已經當了兩個月的朋友了。要是不把戀人之日也稍微疊加一點的話,不覺得這賬有點不符嗎?」

 一邊這麼說著,真唯一邊把手放在我的腰上。嗚誒!?

 「等,等等!?」

 「可以的吧?今天可是作為戀人行動的日子啊。」

 「在,在學校裡……被人發現的話,該怎麼辦……!」

 「我不介意啊。」

 放在腰上的手光是輕輕一碰,身體就會有敏感的反應。女高中生之間的身體接觸就像打招呼一樣,可真唯的觸碰卻完全不同。

 從那雙手清楚傳達過來的感情,要說是什麼的話,就是情慾一樣的東西翻湧過來了……不是鬧著玩的,是來真的,像是在這麼訴說。

 「我,我介意……手勢,太下流了……」

 她用手指有力地撫摸著我的腰,然後順著腰線慢慢下滑,到臀部附近的時候,我把眼前這個美人的細腕狠狠地甩落下去。

 「拉拉扯扯的,這算什麼……真唯原來是這樣的傢伙嗎?話說,你就那麼喜歡我嗎?」

 然而,我為了牽制而打出的攻擊,卻被漂亮的接住了。

 「嗯,喜歡啊。」

 直球。

 這傢伙……真是的,這傢伙……這樣說,我肯定會害羞的啊……

 真唯沒有僵住,而是撫摸著我的背後。

 晴朗璀璨的笑容,就如同金毛獵犬一樣。像是隨著味道跟過來一樣。

 「我到底有哪點好了……完全不能理解啊……」

 「原來如此。看似是想讓對方覺得自己沒有自信,實際上,是想要從我這裡獲得稱讚與愛的話語,是這種計謀嗎。儘管說了不情願做戀人,這不是有著相當巧妙的策略嘛。」

 「不是啦!我是百分百認真的發言—!別把別人說得跟纏人精似的啊!」

 我進一步掙開真唯的手腕。怎麼變得跟動作片一樣了。

 「那個呢,你這樣的地方是不行的!就是因為你一直都這樣子!」

 「嚯?」

 「一直都自信滿滿的!擺出一副好像一切都如自己所料的樣子!要是你認為只要強硬一點我就乖乖束手就擒的話,可就大錯特錯了!」

 在這三天裡我學到的是,對真唯用曖昧的言語是完全行不通的。

 如果不願意卻沒有把不願意說出口,真唯就會不斷做出對自己有利的行為。

 我的呼聲,是對真唯攻略的一環。

 小團體裡對大家察言觀色,在適當的時機適當的附和。到昨天為止還一直注意著不要引人注目、不要被他人認為得意忘形的玲奈子,是沒辦法和真唯正面交鋒的!

 「是嗎。」

 真唯以手扶顎。那雙眼瞳彷彿在說,為什麼這個庶民會因為壽司裡的米飯被剩下了就會生氣呢。

 「可是,就算你這麼說。我無論什麼事都是按自己想法來的啊……」

 「……」

 說出了絕句啊。

 喔,王塚真唯……

 就連尖銳的帶刺的拒絕之鎧也毫無作用,真唯優雅地拍了拍腦袋道。

 「因為我是不會放棄的,所以玲奈子還是放棄吧。」

 第三次,我把她的手拂開。

 「啊啊,感覺已經,在決定是好友還是戀人之前,最好把真唯這種覺得不論做什麼都能順利進行的想法,給破壞掉才行……」

 真唯貌似很意外地看著我,臉上的表情緩和起來。

 「這不是,相當粗暴的措辭嗎。你要好好地履行身為戀人的責任。還是說你能對最愛的女性說出那樣的話嗎?」

 「大概不會說的吧……啊,你已經不想要和我成為戀人了嗎?」

 「不,反而更喜歡你了。」

 「為啥呀!」

 對著抱頭鬱悶的我,真唯噗嗤笑了。

 「對不管什麼都如願以償的我來說,有一件不如意的事情,真是愉快吶。而且,和你在一起後,我好像越來越任性了。從今以後也請更多地批評我哦,玲奈子。」

 「別做會被罵的事啊!」

 因為被髮火而露出開心表情的真唯,真是意義不明!

 結束了戀人之間的親密對話(諷刺),我回到了教室。

 「歡迎回來—」同一團體的孩子,瀨名紫陽花同學向我打招呼道。

 「這裡有個給玲奈子的問題。有錢沒顏值的人,和貧窮的帥哥,你會選擇和誰交往呢?」

 「誒,誒誒?」

 我以為她只是老樣子隨便找了個桌上攤開的雜誌上的問題問我,沒想到她卻抬頭對著我笑道。

 「雖然好像有被這麼問過,老實說和有錢還是沒錢其實沒什麼關係吧。還是溫柔體貼的人最好呢。」

 被那天使一樣的笑容照耀著,我和真唯爭辯之後亂糟糟的心情都被淨化了。

 「啊,不過比起孩子氣的人,還是踏實冷靜的人比較好吧?」

 「啊啊,你有兩個小弟弟來著……」

 「對對,唔,真是壞小子啊,可讓人頭痛了。雖說也蠻可愛的。」

 這麼說著的紫陽花同學正是,像小小的妖精一樣可愛。

 天使羽毛一般捲起卷的劉海是其特徵。紫陽花周身散發出的蓬鬆氣氛,彷彿只要置身於此就能將班級氣氛緩和的花束一般。

 真唯團隊裡最有良知的人,笑容可愛,對誰都溫柔以待……

 有種『大家理想中的女孩子』的感覺。

 正因為如此,要是被紫陽花同學討厭就全完了。好可怕。

 「紫陽花同學,真的很治癒呢。和紫陽花同學交往的人,一定很幸福吧……」

 「誒—?就算突然被誇獎我也只能露出笑容哦?」

 在嗤嗤微笑的同時,還收到了她雙手比V的手勢。

 可,好可愛……天使……

 如果不是真唯而是紫陽花同學向我告白的話,我可能也會有點煩惱了。但是不行,紫陽花同學是大家的天使,所以我不能一個人獨佔她。

 我和紫陽花同學,正一起談論最近流行的電視劇(※就算是交流障礙,只有兩個人的話我還是能好好說話的!只有一點點的話!),這時真唯還有文學系美人的紗月同學、妹系美少女小香穗回來了。

 驟然間喧鬧起來。

 「喂喂,聽我說聽我說,最近小真去了酒店的會員制游泳池!厲害吧?很棒吧!呀—真好啊泳池!泳池泳池!」

 「香穗,你就這麼喜歡泳池嗎。難道不是隻是在羨慕真唯嗎。」

 「一碼歸一碼—!紗月醬就不羨慕嗎?豪華的溫水泳池!躺椅!在吧檯,小真出眾的泳裝造型—!」

 「……比起嫉妒,不如說單純的火大呢。也太適合了。」

 被香穗醬和紗月同學夾在中間的真唯,微笑著說「就這麼適合嗎?」。這副堂堂正正的姿態,確實是女王的威嚴。

 王塚真唯、瀨名紫陽花、琴紗月、小柳香穗……還有甘織玲奈子。每當這五人——真唯團體聚集在一起,教室的一角就像藏滿水晶的洞穴一樣耀眼。

 實在是太過壓倒性的光芒。在這裡,周圍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都紛紛朝這邊看來。

 真唯是中心人物就不用說了,其他的成員無論是誰都是不會遜色的存在。當然,除了我以外!

 周圍人的顏值在急速上升著,僅僅這樣,就是在傳播幸福了。

 雖然我並非像真唯那樣喜歡同性,但如果是可愛孩子擺著可愛姿態,可愛雙重疊加的話,光是看著就覺得很幸福的吧。

 在我消除自身存在感之後,作為團體氣氛活躍者的香穗發出了「喂哎」的聲音。

 「那就今天吧!放學後,去看衣服吧!夏服!正好大家都到齊了!」

 「不要。我很忙的。」

 「啊啦啦。紗月同學,你有什麼事嗎?」

 「自主學習。」

 紫陽花同學「哇」地感嘆著,香穗則「唔誒」地擺出苦臉。

 「別這樣嘛—!紗月周身散發著高學歷大學生的氣質,不用學習也沒關係的啦!去嘛—去嘛~」

 「煩死了……」

 「好過分!」

 真唯眯著眼睛「哈哈哈」地笑著。

 「就算你這麼努力,下次考試會贏的還會是我哦。」

 「你……你這傢伙……!」

 我在心中同情著散發殺意波動的紗月同學。

 「挺好的—,我也想去看看洋服—。那個,玲奈是怎樣想的呢?」

 「欸?我,我…」

 紫陽花同學突然將話題轉移到這邊,我瞬間大腦當機了。一邊東張西望一邊舉起手。

 「當,噹噹噹,當然會陪大家一起去的啊!」

 「誒,玲奈,剛剛聲音好像在抖呀?」

 「沒沒沒什麼。」

 我揮舞雙手假裝平靜,臉上掛著笑容。

 『被別人邀請去玩的時候,不可以拒絕。』

 這是,在我心中不成文的規矩。

 就算和這個團體在放學後也一起行動,令我的人間力乾涸見底、最後在中途倒下了。

 我也不能表現出一丁點厭惡的態度。

 為了不再重蹈覆轍。

 真唯臉上浮現出冰凍般的笑容,接下了話茬。

 「嗯,既然這樣的話大家就一起去吧,雖然我想這麼說。」

 真唯以「紗月還要學習」為理由,就這麼把紗月同學排除了出去。

 紗月同學發出「誒」的一聲。如果大家都去的話她也是想去的……

 真唯瞄了我一眼。

 嗯?

 「很遺憾,今天我也已經有約了。所以,逛街還是等下次吧。」

 像往常一樣,真唯擅自地決定了。

 大家都已經習慣了,說著「這樣啊—」就接受了,但只有我注意到了。

 真唯她向我伸出了援手。

 若無其事、卻強而有力的溫柔。

 因為那份關懷而鬆了口氣的我,心情有些複雜。這是因為真唯喜歡我才表現出的溫柔,所以我無法原諒自己的內心……

 不,但是,要是作為朋友這麼幫我的話還挺開心的……?是,是啊,很普通,很普通的。嗯,那就沒事了。謝謝你真唯!結束矛盾了!

 「香穗明天也有小測,回家複習比較好。紗月也加油吧。就算未來永遠也贏不了我,持之以恆地努力也很了不起哦。」

 「為什麼我和這傢伙會關係這麼好呢……」

 「嘛嘛……」

 紫陽花同學在中間斡旋。

 雖然在旁人看來兩人之間關係十分險惡,但其實紗月同學和真唯在高中入學前就是朋友了,關係好到可以拌嘴的程度。

 與其說是拌嘴,不如說是紗月同學單方面對真唯咬住不放嗎……最初我還提心吊膽的。但事到如今,這已經成為固定演出了——就這麼接受了。

 「真是的……行吧,反正你從以前開始就是這種傢伙了。」

 紗月同學以像是等待紫陽花同學的仲裁結果一樣的態度,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一邊抱怨真唯別太得意忘形了,一邊觀察適時打破狀態的時機是紗月同學平時的風格。

 「啊哈哈……那,今天就這麼解散了吧。」

 像是結束既定流程一樣,我插嘴道。

 「那就下次吧,一定哦!」香穗也笑著說。

 真唯做的決定就像這樣——沒有任何人感到不滿,變成大家都同意的氣氛,真是不可思議。這就是所謂的克里斯瑪型嗎(注:*Charisma,克里斯瑪一詞源自《新約·哥林多後書》,意指神授的能力,是追隨者用來形容諸如摩西、耶穌之類具有非凡號召力的天才人物的用語,具有它的人即具有支配的力量,而被支配者就會產生對它完全效忠和獻身的情感)。

 「啊,話說回來。」

 香穗再次引起話題。

 「最近,小真和玲奈,發生過什麼嗎?好像關係變好了?」

 「誒!?」

 糟了。小香穗太敏銳了,嚇了我一跳。

 「沒,沒那回事吧!我們關係很普通!」

 「這種否定的方式很傷人啊。」

 「誒,啊,對不起!」

 在我馬上低下頭看向真唯時,發現她正在笑。唔,我被戲弄了!

 「看吧,就像這樣!眼神交流有些色情!」

 色,色情……!?

 我不知如何回應小香穗的指摘才是正確答案,心中忐忑不安。

 紗月同學在小香穗頭上「啪」地輕輕敲了一下。

 「甘織會覺得困擾吧。你呀,對真唯的事情太沒辨別能力了。」

 「沒—辦法的吧?我可是小真推!瞧,推的代表色也——」

 說著,小香穗把髮夾的絲帶展示給我們看。她就像在偶像握手會上時不時會混進來的,像偶像一樣可愛的女孩子。

 然而,看見以真唯的頭髮為印象的黃色絲帶時,紗月同學皺起了眉頭。

 「這傢伙,是隻有臉好看的自大混蛋喲。」

 「誒誒—?真唯是很好的孩子哦。對吧?」

 「紫陽花可真瞭解我呢。」

 比起和真唯 「吶—」地相互微笑的紫陽花同學,我還是更贊同紗月同學的話。

 是這樣啊,這個團體裡瞭解真唯本性的,只有紗月同學一個人啊……之前我都不知道……

 知道了關係好五人組的另一面,我有些驚訝。然後突然被誰從背後抱住了。

 「咻誒!?」

 「但是呀,確實呢。」

 耳邊感受到真唯的吐息,汗毛倒立。

 就這麼在人前!?對了,剛才她說過我不介意!

 把手從身體僵住的我的背後繞到腹部,真唯笑著說道。

 「最近,玲奈子是我的推。」

 對於公主大人嚇得我一激靈的發言,紫陽花同學笑了,紗月同學鹽應對(注:*偶像宅相關。原意是「握完手以後就跟吃了一嘴鹹鹽一樣的感覺」,後被髮展成「反應不夠好,比如笑都懶得笑一個,也不把你說的話接下去,態度不積極的回應」)。小香穗則說著「為什麼—!?」驚訝著追問真唯,腦袋被她粗暴得搖來搖去。

 真是一如既往的風景,不同以往的只有我而已。我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捂住胸口,卻突然被小香穗指了出來。

 「玲奈親,臉好紅!」

 嗚。

 真是,為什麼……好像開心地笑著的真唯,在偷偷瞥向這邊。

 我又不是紗月同學,為什麼這傢伙,會喜歡上我呢……

 明明我既不像紫陽花同學那樣是對誰都溫柔的天使,也不像紗月同學那樣成熟帥氣,更不像小香穗那樣是無防備的天然被愛角色。

 真的是,無法理解。也許實際上是陽光角色的惡作劇,說不定我被騙了。

 又或者說,是真唯的腦子哪裡出問題了。

 「怎麼回事!」

 「有什麼事嗎?」

 「這種情況下找你肯定有事吧!還問什麼「有事」!而且要和我一起出去玩,這種事情甚至還完全沒有和我提過!?「

 「是啊。感謝你能來。」

 面對浮現出彷彿能封殺所有言論的聰慧笑容並表示感謝的真唯,我握住拳頭低吼著。

 反正一旦被邀請了就無法拒絕的人是我。

 況且,能獲得喜悅的話,我也會很高興,所以不會再說更加逞強的話了……

 「說,說起來,我聽到的應該是‘去咖啡館嗎?’,是這樣沒錯吧!?」

 「啊啊。我覺得沒有什麼能比這更回應你的期待了。」

 傾拿茶杯的真唯,居然穿著泳衣。

 那也是應該的。

 因為這裡是,位於赤坂的超高級酒店裡的健身泳池。

 「怎麼回事啊!」

 我的叫聲再次響徹四方。

 有種彷彿突然遭到了欺騙的心情。放學後,被真唯邀請的我:誒,有事找我嗎……「那,就去咖啡館吧……」就這麼隨口一說。

 雖然和五人團體共同外出相比,更能好地控制mp消耗量,但是和真唯二人獨處的話還是有些緊張。

 而且(雖然是體驗版),還是和戀人初次課後約會的紀念日。

 所以,就像在淺灘做熱身運動一樣,先去沒什麼約會感覺的地方,我就提議要不要去附近的咖啡館。

 真唯露出了公主大人一樣的笑容說著「咖啡館啊。既然如此,我知道個好地方哦。想著一定要帶你去的」,然後牽起了我的手。

 我們就這麼走去車站,乘上電車。

 就算不特意繞遠路,在放學回家時順路去不是也可以嘛……雖然這麼想,但確實,作為名人的真唯,不太可能去有蘆之谷學生在的咖啡館。

 所以那也沒辦法了,就好好陪著她吧——嘛,畢竟我們現在是戀人,我這麼想道。

 雖然那麼想過……

 「這裡喲」,被帶到的地方是,非常豪華的酒店。

 我被嚇到腿軟只能被拖著摩擦在地板上面走,真唯則若無其事地筆直前進。用專用卡片劃開電梯,目的地是VIP套層。

 穿著制服的真唯走在電影裡由黑衣人引領總統走過的走廊裡。而且完全沒有違和感。只有充斥著違和感的我一直在破壞氣氛。

 之後在前台領取了泳裝的真唯換上衣服,和還穿著制服的我,就這樣在泳池的咖啡館喝茶……就是這麼回事。

 「重新回顧一下過程,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

 傍晚的室內泳池有華麗的貴婦呀、公司社長一樣的人、或者身材很好的外國人之類的……

 「全都是‘種族:真唯’那樣的客人……」

 不過,明明是泳池的咖啡館,坐椅卻是鬆軟的沙發,真厲害呀……明明會被弄溼的……

 「這裡的刺玫果茶,能滋潤游泳後的身體。」

 我看了看菜單,上面沒有標出價格,

 「誒……請問價格是……?不是一杯兩千日元之類的嗎……?」

 「泳池的會員可以無償使用設施內的東西。這次給你也辦了會員證,希望你一個人的時候也要來哦。」

 「胃穿孔了!」

 因為在氣勢洶洶地吐槽,所以突然迎面目擊之前,一直都未曾注意過真唯的泳裝姿態。

 唔……

 真唯穿著一套緋紅色的比基尼。

 身材苗條,哪裡都很纖細。沒有一絲一毫的贅肉,就連肉體上也貫徹真唯的每一分意志一樣,呈現出完美的姿態。

 而且,看著這樣泳裝的姿態,就像小時候買的人偶一樣……

 「就不說像不像日本人了,甚至都脫離現實了……要是她擁有著像精靈一樣有著尖耳朵反而讓人安心……」

 為什麼要換衣服啊!雖然我這麼想,但是這種身材會換衣服也是沒辦法的……也太適合泳裝了。

 喝了一口真唯推薦的刺玫果茶。嗚哇,確實好喝……這種東西外行是享受不來的吧,雖然有著這種先入為主的想法,但是既清爽又好喝,放學路上有賣的話一定會買很多的。不對,肯定很貴吧!

 「那麼,玲奈子不換衣服嗎?」

 差點噴出來了。

 「會員的話可以從數百種泳裝裡免費租借喲。怎麼樣?要不要一起,稍微遊一會兒?」

 「我,我是來咖啡館的!不可能游泳的吧!」

 「比起普通的咖啡館,你不覺得配備泳池的咖啡館更能滿足需求嗎?」

 「那個,請停止像芝士漢堡咖喱一樣的想法!」(注:意思是把兩個不相關的事物組合到一起)

 確實,在這個地方比起泳裝還是制服更違和。我當然也會對這件事感到害羞。

 可是比起這個……在這樣的真唯的泳裝姿態面前,我是不可能脫衣服的吧!

 「這樣啊,嘛,雖然我本來就沒想游泳。」

 「明明都換掉衣服了。」

 「因為要浸水的話,就得把頭髮紮起來不是嗎?這樣的話,和你的約會時間,就會像泡沫一樣融化掉了。」

 「……啊,是有這個規則來著。」

 原來如此。頭髮放下的時候就做戀人,紮起來的時候就做朋友……但話說回來,執行得也太徹底了吧。

 真唯拿起時尚的茶杯,享受著香氣出神地微笑著。

 「所以呢,現在暫且享受這一刻吧。只有我與你的時間。」

 「……嘛,嗯。」

 聽著啪嗒啪嗒的水聲。咖啡館裡的時間緩緩流逝著,我好像誤入了與驚濤般的學校完全不同的世界。

 然而這也,完全討厭不起來。泳裝姿態的真唯如夢幻般美麗,讓人目不轉睛。

 努力也好,疲憊也罷,這些東西全都被刺玫果茶吸收,像砂糖一樣融化掉了。

 雖然不甘心,但這裡確實令人平靜。不愧是真唯自信滿滿推薦的『好地方』。

 我雙手把茶杯包起來,輕聲說出一句話。

 「……總覺得,謝謝你了。」

 「嗯?怎麼了,從草叢間突然伸出棒子(注:「突然」的意思)。真可愛呀,玲奈子。」

 「笨,笨蛋。」

 我用茶杯遮住嘴巴,嘟囔道。

 「怎麼說呢,我確實覺得這樣比較好,我一個人的話絕對不會來這種地方……所以,謝謝你帶我來……就是這種感謝」

 「呵呵呵」

 「笑得也太誇張了吧……」

 「雖說是託了場地的福,但如果能讓玲奈子高興的話,作為戀人是我的無上光榮」

 「是、是……真是謝謝了。只是在說你的品位最棒,真是的」

 雖然有點後悔,但現在還是乖乖的讓她心情變好吧……。

 我心不在焉地看著游泳池。不僅寬敞,而且水清澈透明,這裡似乎夜裡會被燈光所點綴。

 ……如果和真唯的關係比現在更親密的話,我也能穿上泳衣,和她一起游泳嗎。

 總覺得這是非常誘人……的想法。

 「那明天見」

 「嗯,明天見。但是,真的不用送嗎?明明到半路都可以在一起」

 「可以的啦,到這裡就已經足夠了」

 赤坂站的檢票口前。真唯貌似還打算呼叫專車來接我,但果然我還是沒法任性到這種程度。因為她已經為我出了很多錢了。

 「是嗎……。那麼,就在這裡道別了」

 以我拙劣的察言觀色的能力都可以看出真唯是多麼難捨難分。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在學校被稱為superdarling(*理想戀人)的她露出這種寂寞憂鬱的表情。

 「話說,無論如何明天都要把頭髮紮起來。別得意過頭了,好好變成摯友模式」

 「啊,是啊。雖然還略感不足,但今天玩得很開心」

 突然,真唯輕佻地摸了下我的頭。我感覺到她觸摸我的手在發燙。

 雖然為了不妨礙通行,我站在了角落處,但也有被人看到的可能性。

 尤其真唯是個十分引人注目的傢伙。

 「不,那個……」

 她柔軟的手指在我的下顎處徘徊著。

 那隻手指像把玩寶石一樣在我喉嚨上滑動,讓我有種像是被擊中了要害的感覺。

 真唯的臉在慢慢向我靠近。這是先讓獵物動彈不得,然後再殺死它們的方法。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真唯也許就是個天生的獵人吧。

 但是我把手掌擋在了嘴和嘴之間,凝視著真唯。

 「……我不是那種和交往了一週的對象就能接吻的隨便的女人」

 我竭盡全力地去虛張聲勢,真唯微笑著眯起了眼睛。

 下個瞬間,她牢牢地攥住了我的手腕,防禦也被剝掉了。

 「咿」

 真唯把嘴唇湊近我毫無遮擋的嘴……。

 等、等一下,等下,怎麼能,真唯——。

 眼看就要觸碰到了,她卻突然停了下來。

 「……誒?」

 「強人所難不是我的興趣。今天就這樣忍耐一下吧」

 我的鼻頭被她順勢「啾」地吻了一下。

 一直僵硬著身體,動彈不得的我,聽到那個唇音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

 我慌忙地後退,用雙手捂住嘴巴。什,什,什……。

 剛剛,嘴唇「啾」了一下,就在剛剛!

 「玲奈子真的好可愛」

 不,不是這樣的。我並不是因為被她吻了而感到驚慌失措。還只是區區鼻子而已。

 不是那樣的,只是原以為成功將軍了真唯,卻沒想到緊接著又被她回擊了,所以有點嚇到而已!真是的!

 「不是這樣……總之,不是這樣的」

 在真唯一對一全力的好意下,我感覺自己就像在游泳池裡的小鴨子。真唯實在是過於強大,我漸漸沒有拒絕的自信了。

 鼻頭好像在發燒一樣。

 「總之!下次絕對要是摯友模式!我會讓你知道它的好處的!」

 像要散放熱量一樣我用粗暴的聲音瞪著真唯。果然真唯看起來很開心。

 「我會翹首以盼的。玲奈子為我考慮的約會路線嗎。作為朋友真是感到無上榮幸。」

 「又不是約會!不對,就算是摯友之間也會開玩笑說約會這種話!啊,女孩子真是麻煩啊!」

 「那麼就做戀人不就可以了嗎?切換兩種形態很麻煩的吧?」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做摯友!就要做!」

 真唯聳了聳肩。結果到最後,我變得像個撒嬌的孩子。在不知不覺中……。

 「呵呵,那麼玲奈子。今天真是謝謝了。我期待著下次哦」

 「行了行了!電車要來了,我走了!再見!」

 「再見。……我喜歡你,玲奈子。下次我會吻在嘴唇上的。」

 真唯用手指戳了戳我的鼻頭,然後離開了。被留下來的我,臉一定變得很紅了吧。

 啊,真是的,那傢伙!那傢伙!

 捶胸頓足。今天真的是到最後都任她擺佈。

 如果一直看著她那英姿颯爽的背影,就像我喜歡上她了似的,於是我像削下與蘋果緊密相連在一起的蘋果皮一樣往回走。

 好累啊。最後你來我往的回合制,真是累壞了……。

 做戀人果然會窒息的。

 有時害羞,有時羞恥,過於在意而緊張。

 這樣一點也不開心。

 「……看著吧,真唯。下一次我會向你灌輸摯友的有趣之處的」

 用他人聽不到的聲音小聲嘟囔著,我的幹勁在車站的站台上重新啟動了。

 怎麼可能永遠被真唯的步調牽著鼻子走呢!

 第二天,我用SNS的短信邀請了紮好頭髮的真唯。

 收到這一消息的真唯用充滿期待的光輝閃爍的閃閃發光的眼睛看著我,我努力裝出若無其事的表情,避開她的視線。

 因為沒什麼奇怪的吧。

 像叫摯友到家裡來玩那樣。

 ***

 看到superdarling(*理想戀人)顯然很緊張的樣子,我其實挺開心的。

 「總而言之,這就是我的房間,司空見慣的普通老百姓的房間,請不要客氣。」

 一位超美的女性從開敞著的房門向裡面窺望。像怕生的小女孩一樣的真唯,非常新鮮……。

 「啊。打擾了。嗯,那個怎麼說呢。非常,對,在玲奈子的房間裡感覺像是room(房間)。氣氛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的mood(氣氛)」

 真唯的言行很傻氣,我不禁笑了起來。

 我的房間和雜誌上看到的那種『女孩子』的感覺的房間完全不同,窗簾和地毯都很樸素,就連床上的枕套也很素色。紙巾也沒有貓咪圖案的外盒,完全暴露在外,我本質不就是外表光鮮豔麗,內在空空如也的人嗎……。

 唯一的變化是和女孩子房間不相稱的電視機和隨意放置的遊戲機。鋁合金架子中的遊戲碟就像以偶像握手券為目的的粉絲購買的CD一樣堆積著。

 我聽說,讓別人看自己的房間就和展示自己的腦中所想一樣。那我這個人大部分都是用電子遊戲做的吧。

 「所以說……這就是對遊戲感興趣的甘織玲奈子」

 我扭扭捏捏地作著隔了兩個月的自我介紹。

 如果是真唯的話大概會被勸退吧,我雖然是這樣預想的,但是如果突然被一下子說 『電子遊戲?像男初中生一樣。好遜』這種話,我可就要哭了。

 實際上,真唯沒有被勸退。

 反倒是興致勃勃地來回看著屋裡。

 「嗯,原來如此。真是玲奈子風格的興趣啊。雖然我沒玩過電子遊戲,但是挺感興趣。能讓我看著你玩嗎?」

 不僅如此,還自己主動地想要去理解我的樣子,讓我不由得怦然心動。真唯,強大的傢伙……。

 「好啊,不過……要玩的話兩個人一起玩吧?難得都到我家來了。怎樣?」

 我向至今為止還不知道坐在我房間哪裡好,仍保持站姿的真唯隨手扔去了坐墊。真唯不知所措地坐在我旁邊。

 「但是,正如剛才所說,我可沒有經驗哦」

 讓她手握著手柄。就在那時指尖碰到了她的手,我可沒有特別心動哦。因為現在是摯友。才不會那樣呢。

 「沒關係的、沒關係的,因為是很簡單的遊戲,真唯的話,馬上就能記住了」

 而且,再加上。

 「不用那麼客套的啦。我們是摯友對吧?」

 我微笑著。而且真唯的視線在四處徘徊,「是、是啊」她小聲說著點了點頭。那張臉變得有點紅了。

 嗯,果然今天的真唯有什麼不同。毫無防備,太聽話了。

 不過真唯本來顏值就很高了,受到盛讚後流露出的神情更加凸顯出她的可愛……。我打開電源,硬著頭皮把話題接了下去。

 「那,那就兩個人一起玩殭屍射擊遊戲吧!啊,哪怕只有一次,我真的很想兩個人一起玩遊戲!」

 「你沒有這樣試過麼?」

 「就是沒有啊。因為把朋友交到房間裡也是第一次。還有一個原因是,『新的殭屍遊戲出來了,來我家裡玩吧!』假如這樣說的話,誒、這個女高中生再說些什麼啊……?會產生這樣的感覺對吧……」

 「是這樣嗎?大家不是都會接受麼?」

 「如果是真唯來說的話可能是這樣……對我來說有點難呢……」

 「嗯。不過多虧了這樣,我才能成為玲奈子的第一次,我感到很光榮哦」

 「不要說奇怪的話啊!」

 我作為引領者帶著她使勁地在遊戲裡前進。完全攻守反轉了的真唯被我牽引著,在我的領域裡拼命操控著手柄。

 看到她認真的側臉,我的心一下子變得溫暖起來了。

 這就是、朋友……。兩個人一起打打遊戲,談論談論興趣……。沒有其他阻礙的,與得失無關的關係……。

 啊啊,這個、這個……。我所追求的就是……這個安詳的空間啊……。

 「不是那邊哦,真唯。看,這邊這邊。這裡有彈藥可以撿起來。啊,殭屍從右邊來了!」

 「啊,知道了。交給我吧。嗯,不知道從哪裡傳來了聲音,是不是還有其它剩下的?」

 真唯漸漸地掌握技巧了,雖然讓我有些不甘心,但是除此之外作為在我背後的搭檔真的很可靠。

 我們在電視機前天真無邪地歡聲笑語著,在這之間完全沒有在耍心計,察言觀色之類的。

 啊,果然還是朋友最棒了,在這之上的關係不可能存在。

 游泳池雖說也是個很棒的地方……但是,還是家裡最棒!

 儘管兩個女高中生在射擊殺死了奇怪的殭屍這種事,是不能讓別人看到的場景呢!

 「那個,感覺怎麼樣,第一次玩遊戲」

 我看向旁邊詢問她有什麼樣的感想,而真唯同樣在凝視著我。

 不由得「唔」地一聲。臉,好近。

 比昨天在泳池裡要近得多。在體溫都能感覺到的距離裡,我硬著頭皮說「那麼,下個場地出發!」發出了快活的聲音。不那樣做的話,感覺好像要被什麼東西吞噬掉了一樣。

 「嗯,沒錯」

 真唯乾脆地轉向正面。我如釋重負般鬆了一口氣,甚至嘆了口氣,但是因為不想被人看出我內心的動搖,所以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咔哧咔哧地動著手柄。

 這一天,我非常開心,所以我相信真唯也會抱著同樣的心情和我一樣覺得朋友真棒。

 第二週發生的事件,也就是我的得意忘形所導致的事態!

 * * *

 第二週,星期一,學校。

 我從放下了頭髮的戀人狀態的真唯那裡收到了信息。

 內容是『前幾天第一次玩電子遊戲非常有趣,今天也可以去玩嗎』這樣的信息。

 陷入煩惱,如果把戀人模式的真唯帶回家的話,會發生怎樣的事呢……。

 無法拒絕她的我機械性地回答了『當然可以』之後,就趴在桌子上了。明明都說ok了,但就是沒法變得乾脆。

 在休息時間裡呻吟的時候,紫陽花同學就對我說了「小玲奈,從剛才開始就很煩惱的樣子呢」。

 被蒲公英絨毛一樣的睫毛點綴著的眼睛過於清澈,我只好慌慌張張地掩飾。

 「不,怎麼說呢,只是在煩惱今天要去幹什麼好呢,這樣的」

 這樣的話是不可能表達出意思的,所以我重新組織語言說道。

 「我在煩惱要不要在家裡學習,結果被朋友約出去玩」

 「我的話應該會去玩吧?因為玩了之後再學習也可以」

 紫陽花同學笑嘻嘻地回答,我好像全身被按摩了一樣喜笑顏開。

 是啊,玩吧,那就玩吧!充滿了這樣的心情。紫陽花同學的話就等同於天使的啟示一樣。

 「知道了!那就玩吧!」

 「真好啊。要去玩什麼?」

 面對這樣天真無邪的提問,我保持著笑容沉默了。

 如果和紫陽花同學說實話會怎麼樣?

 我稍微想象了一下。

 『用槍打爆殭屍的頭部。打爆的瞬間腦漿啪地一聲飛濺出來!超爽的哦!』

 紫陽花同學邊抱著胳膊護著胸前,邊俯視著我,眼睛裡沒有光澤,冷冷地說了出尖銳的話。

 「哈?好惡心」

 僅僅只是個妄想而已,差點就要哭了。

 紫陽花同學的人間力指數太高了,從而產生出『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完美的孩子!』,正所謂在看不到的地方會存在黑暗的想法盤踞在我腦裡。我這是得病了麼?

 「嗯……在家裡像這樣無所事事的癱著吧!」

 毫無不猶豫的回答後,紫陽花同學當然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誒~?和朋友一起無所事事的癱著嗎?那是什麼啊,看起來很開心啊」

 不能把手捂著嘴高雅微笑著的天使用血玷汙了。我保守著秘密,之後又再次給真唯回信『今天也請多多關照!』。

 這之前真唯那麼緊張,即使邀請到家裡來也一定沒事的。嗯。

 還能一起玩遊戲,真是期待啊!

 在做戀人的那天我們分別離開教室,之後再在外面會合……該怎麼說,真唯也太講究了。雖然有點不明白這樣做的意義,但還是會有原來如此,是這樣啊的心情。

 如此這般,我們坐上了電車,前往與這裡相隔四站的我家。和真唯兩個人在一起也不會像以前那麼緊張,大概是因為已經親密相處了一週了吧。

 但是,發生了一點意外。我和剛工作完回家的媽媽在家門口突然相遇了。

 糟糕,我停止思考。母親也楞住了,盯著(站在我身後的真唯)看。

 「那個,是我的朋友。」

 真唯悄悄地掩飾了表情,在『完美小姐』的外表低下了頭。就像小香穗忘記寫作業問朋友借來抄的速度一樣快。

 「初次見面,我是王塚真唯。是玲奈子同學的同班同學」

 感覺周身像是飄散著芳香醇美的薔薇的香氣。

 在滿分100分的情況下,自我介紹大概有5000分(因為臉太漂亮了,加了4900分),和我一樣是小市民的媽媽的眼睛都看呆了。

 「那,那個……嗯……好的,請多多關照我家的玲奈子……?」

 真希望不要隨便替我求關照。

 「好的,當然會的」

 真唯用非常文雅的微笑,帶著一副發誓要保護人類和平的地球總統一樣的臉點了點頭,與此同時用視線催促著我。

 啊,是哦。沉浸在突然相遇的我被像吹得煙消雲散一般。

 「對了,那個,真唯是我的朋友,來這裡玩的。話說上週也來過了,不過因為當時媽媽在工作」

 「問候晚了,非常抱歉」

 「不、不不,怎麼會,沒有的事……。誒,玲奈子,這真的是你朋友?不會是偷偷來的王族吧?」

 「該怎麼說」

 今天她放下了頭髮。也就是嚴格來說不是朋友……!

 真唯對我意味深長地微笑著,再一次說「我和玲奈子同學有著非常好的交往」。我說不出話了。

 媽媽當然沒有注意到那句包含意義的發言,雖然她歪著頭,好像在說「我家女兒沒有那麼了不起」,但是我的後頸卻火辣辣的。

 我抱著從加熱的火爐裡出來避難的心情,脫了鞋快步走進去。現在為了不被真唯看到我的表情,想要和她保持距離。

 「媽媽,等下我要和真唯玩遊戲了!不用進房間也可以的!」

 從後面傳來真唯平靜的聲音。

 「那麼,打擾了。媽媽真是漂亮啊,玲奈子」

 不要趁機說什麼『媽媽』啊!好害羞!

 進入房間之後,我的背上還出了一會兒汗。

 「你在想些什麼啊,跟媽媽說那種話!?」

 「你是指什麼?我和你肯定是作為同學相處得很好啊。還是說,玲奈子難道是從別的意思上理解的麼?」

 她微笑著說,簡直就像鐵壁的要塞一樣。

 力量的平衡在動搖……。總覺得,和這樣說的完全不一樣……。

 「好吧,也沒什麼……。原本我是邀請真唯來我房間就沒打算做這種事。我只是想正常地打打遊戲而已」

 「當然了,我也是打算這麼做的。作為摯友真的很開心呢。但是作為戀人一定會更開心的,我是這麼堅信著的。」

 「讓你見識一下吧」這樣說著,真唯用手拂了一下長髮。就像在房間裡散佈著媚藥一樣的真唯的味道,我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敵人好像攻進了我的房間。如果不振作起來的話……。

 「……之前為了讓我疏忽大意,你是在裝模作樣嗎?」

 「沒有,只是單純的緊張」

 「那麼這次也請緊張哦!」

 「雖然很想回應戀人的要求,但是我對經歷過一次的事情基本都能順利解決的了。也有對戀人很有氣勢的時候呢」

 我只好說了「是這樣麼……」。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了。

 雖然比之前坐得稍遠一些,但感覺就像被關在了和肉食獸一樣的牢籠裡。

 真唯帶著玩什麼呢,這樣有神采的表情爬到遊戲機旁邊。

 原以為爬著是和真唯無緣的行為,可是一旦從後面看到她的身姿,被裙子包裹著的小屁股左右搖晃,竟是如此……。我在想些什麼!對方可是同性啊!

 真唯不顧預想之外的動搖,拿著遊戲軟件回頭看。

 「要不要試試玩這個?我覺得今天的我和你,比起合作類遊戲更適合對戰類遊戲」

 她那挑釁般的目光,讓我有點像被昂然的鬥志吞噬一樣莫名的感覺。

 真唯浮現出蠱惑的表情,舔著嘴唇凝視著我。那眼神彷彿在考驗我。真的好下流。

 咕嗚嗚。

 「……好的,我知道了」

 即使成為朋友,我也需要有一次『戰勝真唯』的實績。如果只是在班裡結伴的話怎樣都行,但這不是我所希望的『摯友』。和對方沒有算計的信賴關係必須要繫上。必須要對等。

 還有,我要讓真唯至少說一次『我認輸了』!

 「我知道了!讓我們開始吧!」

 不過,話說那是真唯一次都沒有玩過的遊戲(而且上一週真唯才第一次接觸遊戲),就算她可能很菜雞!我也沒辦法了!誰叫真唯在一週裡把我弄得混亂不堪的!

 沒關係,就算是狩獵新手的勝利也是勝利!

 我剛提起幹勁,真唯就進一步提出了賭注。

 「那樣的話,贏了的一方可以向對方提出任何要求,這樣的如何呢。戀人之間應該會玩這種遊戲吧?」

 「誒,不……」

 我閉上反射性地剛要說「不行」的嘴。

 真唯只是來動搖我的精神的。看她那張笑嘻嘻的臉就知道了。

 如果不在這裡一決勝負,下一次真唯肯定會變得更強,準備更加周全地迎接挑戰吧。

 「好,好啊,來吧」

 「呵呵,這才像話嘛,玲奈子。啊,你真是太讓人喜歡了」

 我一邊撅著嘴唇,一邊把對戰遊戲的光盤插入遊戲機。

 這個遊戲本身很難,雖然我因為完全沒辦法進行下去就放棄了,但即使這樣我也反覆操作進行了一個月左右pvp的排位賽。不可能會輸給連電腦都不懂的真唯。

 「那麼先取得五次勝利的一方就算贏了。要給你練習時間嗎?」

 「那個不用也沒關係。取而代之的是,只要我贏了一次,就算我獲得勝利可以嗎?」

 「我不會讓你的。除非真唯非常幸運才有可能會贏」

 「這樣,真薄情啊。也沒關係。原諒戀人可愛的任性,對我來說也是表示愛情的手段之一」

 真唯自信地笑了。就算我贏了,也不會露出笑容對我說道「玲奈子真厲害啊」的吧!

 即便如此,這場戰鬥我也是不能輸的!

 來吧!Let’s Rock!

 我三勝五敗,所以輸了。

 怎麼會。

 「是我勝利了呢」

 為、為什麼……?一瞬間,我愣住了。

 我瞪著真唯。

 「.…你之前明明說過是第一次玩遊戲的」

 她用堅毅的目光回看了我。

 「我是不會對玲奈子說謊的」

 「因、因為」

 真唯始終保持著微笑。

 她的話一定是真的。因為,如果那樣做的話,即使現在贏了,最後也會失去我的信任。那種事真唯是絕對不會想去做的,這一點我還是知道的。

 雖然我知道,但那到底是為什麼!?

 真唯擺出一副彷彿能聽到「哎嘿」擬聲的表情,既可愛又討人厭。

 「所以說,那時回去的時候買了遊戲機。特訓過了。因為我想給玲奈子驚喜。怎麼樣?嚇了一跳?」

 「竟然從週末到現在就達成目標了,你的才能和執著令我目瞪口呆了!」

 在對戰中,雖然我也覺得自己可能還是練習得太少了!但是,竟然輸給只練習了兩天的傢伙!

 「因為沒有時間去磨練防守技巧。我一直在練習強大的招式和組合。這樣的話一個人也能做到一定程度。玲奈子有點太慎重了。」

 「可惡,完美小姐!你這個站在學校頂點的女人!」

 作為一個遊戲玩家的自信被咔嚓咔嚓地折斷了。

 我趴在地上砰砰地敲著地板,看到了盤腿坐著的真唯那被緊身褲包裹著的膝蓋。有那麼一瞬間我想咬它一口。

 然後傳來了追擊般的聲音。

 「所以,我贏了。不管是什麼樣的要求都會聽的對吧?」

 雖然真唯厚顏無恥地用兩夜速成了,但當她說『練習了兩天』的時候,我還是會感到自己被小瞧了……。

 「唔唔」

 「對吧,玲奈子」

 「因為是這樣約定……」

 但是,不管怎麼說還有那一招……不管怎麼說還有那一招!

 「所以說我可不會聽你亂來的要求哦!?而且我媽媽也在樓下!」

 真唯微微一笑。

 「…………當然了,我知道。這終究只是遊戲的延長而已」

 「剛剛的停頓是什麼!?」

 「如果有機會的話,這種心情想隨時都想擁有」

 「……如果我不阻止的話,你到底打算提出什麼樣的要求」

 真唯露出有些害羞的表情。

 什麼。

 「想讓你懷上孩子,這樣的」

 「你沒有那根棒子吧!」

 十六歲的我。甘織玲奈子。處女。真沒想到自己會有這樣吶喊的一天到來。

 「話說,你是想用懲罰遊戲來決定我這一生麼!?」

 「我想讓你要理解,我是用這種程度的愛來對待你的」

 「騙人!你這是有機可乘的心情吧!?」

 「怎麼樣,你的心開始沸騰了嗎?」

 「我越去理解就越會感到這深淵是多麼的深不可測,恐懼湧上心頭!」

 一邊抱著身體,一邊和真唯保持距離。

 明明是自己的房間卻無處可逃。

 真唯咳嗽了一聲。

 「總而言之我是開玩笑的。我不會用這種遊戲來決定重要的事情。而且我希望你能堅定地按照自己的意志選擇我。反正最終還是會變成那樣。」

 「不要說的像既定事項一樣……」

 一想到必須要打破她的自信,才能成為她的摯友,而不是戀人,就感到疲憊不堪。

 「那你的要求是什麼……」

 「是啊。雖然有無限個」

 「居然有無限個」

 「硬要說的話,當然是這個了吧」

 真唯從包裡拿出了揉成團的白紙。

 你準備了什麼啊。

 真唯似乎幹勁十足地打開那張紙,上面有寫著一手好字。

 宣讀。

 「想抱住玲奈子」

 我半睜著眼,望向彷彿在炫耀勝訴的紙那樣,露出滿足表情的真唯。

 「總覺得,太普通了反而很奇怪……」

 「原來如此。果然這個程度你也覺得不夠嗎?放心吧。我還準備了更加刺激、能讓你也享受的東西。比如把你的胸」

 「啊,抱就好!那樣就行了」

 打算拿出下一張白紙的真唯臉上閃爍著像玻璃球一樣的光彩。

 「真的嗎?是嘛,好高興。雖然是在強迫你做這種情趣一樣的事,但如果你能接受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啊……好……」

 我決定放棄。

 前幾天連鼻頭都被親吻了,如果只是被擁抱的程度的話……。

 「那麼,請張開雙手」

 「好的好的……」

 我帶著無所謂的精神,像稻草人一樣誇張地伸出雙手,真唯一臉認真地來到我的跟前。

 真唯是個五官端正的美人,她就近在眼前,我不禁心撲通撲通跳也是沒辦法的。我是正常的,我不可能是不正常的。

 而且,明明剛才還在開玩笑,現在卻一副很認真的樣子……。認識到自己長相很好擁有這種自覺的美人,真的是個麻煩的存在。

 「那我就失禮了」

 「嗯、嗯……」

 真唯慢慢地,像對待易碎品一樣,抱住了我的身體。

 被不是家人抱著的感覺,是至今為止從未體驗過的未知領域。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是,明明手指和腳尖都緊繃著,但同時又產生鬆弛的滿足感,,真是不可思議的感覺。

 「玲奈子」

 「啊」

 耳邊傳來聲音,讓我想起那是人的身體。而且對方不只是普通人。是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巨大價值的真唯。

 我獨佔了與她無法比擬的寶貴的時間,這種內疚之情爬上了我的背上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我喜歡你,玲奈子」

 「我,我知道了啦……那種事已經……」

 現在這個瞬間,真唯只想著我。

 只感受著我的體溫。

 「我最喜歡你,玲奈子。我想永遠這樣」

 「那個,不覺得太長時間了嗎…?」

 「抱」

 「嗚咕」

 我的上半身緊緊地貼在她身上,擔心自己撲通撲通的心跳會不會這樣傳過去,於是臉變得更熱了。

 不對,再說了也沒做什麼虧心事。不管對方是誰,像這樣被熱烈擁抱的話,當然會心撲通撲通跳了……像這樣,又重複了剛才的辯解。

 總之,性格先不論,真唯是一個非常漂亮,擁有難以置信的美麗的女人,甚至連羨慕她都會覺得愚蠢可笑一樣,就是這樣的存在。

 但是。

 「那、那個我說啊,真唯」

 我無力地發出嘶啞的聲音。「怎麼了?」,真唯的聲音聽起來像是非常沉浸在擁抱著喜歡的少女的場面中。

 所以,這個問題我不得不問。

 「……真唯難不成……你真的是喜歡上我了嗎?」

 肩膀被推了一下。真唯的眼睛注視著我,就像貓吃驚的時候一樣,她的瞳孔微微張開。

 真唯像用水管從正面潑水出來一樣。

 那樣說道。

 「現在你才跟我說這個!?!?!?」

 我那不自覺的發言,讓superdarling(*理想戀人)露出了那受到衝擊一樣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