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第一卷  第六章  「……好大間啊。」

 馬奇西亞商會相當巨大。

 在這個世界我還是頭一次看到五層樓的建築。

 我懷著這樣的想法走進了商會。

 一走進商會就看到入口附近的豪華窗口,有著「王都連絡船 窗口」字樣的看板。

 除非是貴族家臣或公會高層,否則就必須支付三百萬基魯才能搭乘。

 正因為是這種船的賣票口才會如此豪華的吧。

 像我這樣的F級冒險者適合出現在這種地方嗎?

 我這麼想,對站在窗口的男性開口詢問。

 「我想搭船。」

 「請問有介紹信嗎?」

 「沒有。」

 「這樣的話就是一般座位。需要三百萬基魯,請問您準備好費用了嗎?」

 窗口處的男性如此詢問。

 對應態度相當好。

 即使對方只是個平凡無奇的冒險者,依然會這樣好好應對,應該是馬奇西亞商會對從業人員教導有方吧。

 只是從對方的表情看來似乎不認為我能買得起船票。

 的確,一般來說,誰都不會覺得連防具都沒穿的冒險者有辦法拿得出三百萬基魯吧?

 總之,直接拿給對方看會比較快吧。

 「這樣就可以了吧?」

 語畢我便拿出了三枚白金幣。

 男性隨即行了個九十度的鞠躬禮,同時這麼說。

 「當然。敢問您是哪位有名的冒險者嗎?」

 「不,就只是個沒沒無聞的冒險者。」

 「您真是愛說笑。請問您想搭什麼時候的船?」

 我真的就是個沒沒無聞的冒險者啊。

 階級也還是公會最低的F級。

 如果之前好好接下狩獵軍隊槍鼠的委託,好像光靠那個就可以升上E級。

 沒差,公會的階級有必要的時候再來提升就好了。

 到現在為止,就算是F級也完全沒有什麼困擾。

 「我想搭能夠最快抵達王都的那一艘。」

 「最快抵達的船……有艘在大約三十分鐘後就會出港的船,如果不立刻搭乘就來不及了。請問這艘可以嗎?」

 「嗯,就這艘吧。」

 雖說我其實也想稍微逛一下這處港口,不過更希望能夠儘早抵達王都。

 這都是因為不先轉職就什麼都做不到的緣故。

 現在的我光是面對一群軍隊槍鼠的攻擊都會弄得傷痕累累。不過轉職之後,那種程度的敵人一發魔法就能全部消滅。

 轉職前跟轉職後就是有這麼大的差異。

 唉,不知道這個世界為什麼會把連新手都能打得倒的怪物歸入C級。

 話雖如此,我其實已經找出了弱小怪物會被當成強敵看待的理由。

 單純就是這個世界的人們不懂得該如何戰鬥,所以才會連弱小的怪物都打不贏。

 既不知道有「自我治療」,也不懂該如何打出重擊,這樣當然不可能好好戰鬥。

 即使這樣人們還是活得下去,因為這個世界的怪物實在是太弱了。

 ……和平是件好事呢。

 不過A級、B級的怪物中或許還是會有真的很強的敵人吧。

 「請讓我為您帶路。因為船不久後即將出港,請加快腳步。」

 當我還在思考著怪物的事時,負責引路的人已經來帶我了。

 需要花上三百萬基魯才能搭的船,待遇果然不同凡響。

 「大約十分鐘後就會出航,祝您旅途愉快。」

 將我帶到船上的艙房後,引路人就離開了。

 桌子上放有關於抵達王都為止的旅途之說明。

 根據說明,船大約只要三小時航程就可以抵達王都。

 似乎是因為使用了古代文明的遺產「渡水石」,使得這艘船能夠具備普通船隻無法達到的高速與穩定性。

 古代文明的遺產——這個詞讓人興奮不已耶。

 「稍微去見識一下好了。」

 「渡水石」似乎放置在乘客能夠看得到的地方。

 反正在抵達王都之前也沒事可做,就過去看看吧。

 懷著這種想法的我,上到船的甲板。

 隨即看到巨大的桅杆上固定著一個相當大,像魔石的東西。

 所謂的魔石是隻有部分怪物才擁有,含有大量魔力的石頭。

 由於製作附魔裝備之類物品時會用到,所以在崩壞平衡online裡是可以賣到高價的道具。

 不過我其實並不清楚渡水石到底是不是由魔石構成的。

 話說回來,重要的古代文明遺產放在那種看起來就沒有多少防備的地方,真的沒問題嗎?

 要是桅杆斷掉,渡水石就會掉下來吧。

 藏進防禦嚴密的船艙之類場所不是比較安全嗎?

 「請問有什麼可以為您服務嗎?」

 一名船員跟我攀談。

 似乎是因為我獨自一人眺望著古代遺產,讓他感到好奇的樣子。

 「關於安全方面,我有點在意。為什麼要把渡水石放在那種看起來很沒防備的位置?」

 「啊,原來是這件事嗎。其實常有人問起,據我所知,渡水石如果不放在那個位置就無法順利運作。」

 原來如此。

 看來古代文明的遺產並不是很容易運用。

 但桅杆是用非常粗的木頭製成的,應該不需要擔心會遭到破壞吧。

 「謝謝你告訴我。」

 向船員道謝後,我打算從甲板返回艙房。

 回房的途中,我注意到放在甲板上的桌子四周有幾個浮現失望神情的人。

 身穿看似昂貴服飾的少女,另外還有兩個像她部下的女性。

 「還是失敗……」

 「會不會是時間太早的關係?」

 「不該是這樣的啊。書上明明就記載著需要在下午五點到七點的時間內進行藥的調合。」

 從談話的內容來研判,她們似乎打算調合藥品。

 產生這種想法的我,將視線轉到桌子上。

 桌上凌亂地擺放著多半是藥品素材的藥草等。

 紅色的精靈花、活力莓果、綠色的珊瑚……

 「是淡綠色的精靈藥嗎……」

 在BBO中,這種藥是解任務時偶爾會需要用到的道具。

 因為材料包含綠色珊瑚,而且又需要在特定時段製作的藥就只有這一種,所以我很快就想到了。

 這種藥的調合難度並不高,就算放著讓她們自己處理也會成功吧。

 邊想著這種事邊往艙房走的我,聽到來自背後的說話聲。

 ◇

 「那邊那位冒險者,你剛才說什麼?」

 「……你在問我嗎?」

 我轉過身,發現少女已經面對著我。

 看來剛才的自言自語被她聽到了。

 「我說的是淡綠色精靈藥,難道我說錯了嗎?」

 插圖p006

 聽到我這句話,少女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的答覆,似乎超出她的預料。

 「啊,知道淡綠色精靈藥的人竟然就在身邊……」

 少女這麼說的時候,神色十分複雜。

 最貼切的形容,應該就是「彷彿在期待著什麼的表情」。

 「莫非你連調合方法都知道?」

 「嗯,知道啊。只要湊齊材料,製作本身並不困難。」

 「你是傳說藥師之類的嗎?在我看來就只是個冒險者。」

 「沒錯,我的確只是個冒險者,不過也知道藥的調合法。」

 ……淡綠色精靈藥,記得應該是用來治療某種病的藥品吧。

 雖然這種藥在遊戲裡並不是很受重視……在這個世界是十分貴重的嗎?

 「幫我製作這種藥,酬勞你想要多少都沒問題。」

 想要多少酬勞都沒問題……這還真是誇張。

 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我就趁機開個高價吧。

 在交涉時想要獲得好成果的訣竅在於先開個不合理的價格給對方。

 「不含材料,一瓶一千萬基魯怎麼樣?」

 這個世界的一基魯大概相當於日幣一圓。

 也就是說,我剛才等於是幫十分簡單就能調合出的藥品,定了一千萬日幣的售價。

 然而……

 「……這點錢就可以了嗎?」

 少女以吃驚的表情如此回答。

 我本來是打算敲竹槓的,但對方卻表示很便宜。

 這人到底多有錢啊?

 「嗯,一千萬就好。」

 早知道就開個更誇張的價格了。

 想著這種事的我開始確認起桌上的物品。

 「不過材料不夠呢。」

 剛才之所以會失敗,應該單純只是因為在材料不足的狀態下就開始調合的關係吧?

 她們似乎不是很清楚製作方法,所以也無可厚非就是了。

 「如果能夠告訴我少了什麼,我會想辦法找來。」

 「聖樹葉片。」

 聖樹葉片。

 雖然是在這個世界也不時可以聽到名字的植物,記得應該是被視為超高級品吧。

 不管再怎麼有錢,除非正好帶著,否則這東西多半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弄到手的。

 雖然我原本是這麼想的。

 「莉希亞,你去拿聖樹葉片過來。」

 「遵命。」

 少女的部下(似乎叫做莉希亞)如此應聲,朝船內走去。

 看來對這個少女來說,弄到聖樹樹葉好像易如反掌。

 她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我叫做米娜·馬奇西亞。請問貴姓大名?」

 ……難道這個似乎叫做米娜的少女能夠讀取他人的心思嗎?

 我一邊這麼想,一邊自我介紹。

 「我叫艾爾特,是個冒險者。話說回來,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讓我很在意,你為什麼會相信像我這樣的陌生人?」

 趁著自我介紹的機會,試著問起了在意的事。

 換成我的話,要是有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冒險者說出「製作藥品的材料需要超高級品」之類的話,肯定絕對不會相信對方吧。

 不過少女卻若無其事地做出了回答。

 「聽聲音就可以知道對方有沒有在說謊。如果連這種程度的事都做不到就無法勝任商會會長的工作。」

 原來米娜是商會會長啊。

 ……嗯?米娜·馬奇西亞?

 記得辦理搭乘這艘船的手續時,那間格外壯觀的商會應該就叫做馬奇西亞。

 「……難道說,辦理搭乘手續的商會就是……」

 我的這句話,讓米娜露出了彷彿在說「何必問這種理所當然的事」的表情。

 「王都連絡船全都是由我們馬奇西亞商會受王國委託而行駛的喔。」

 ……原來她是地位超高的人物啊。

 調合失敗的話,就算直接被扔進大海也怨不得人吧。

 「啊,就算失敗也不會跟你要求材料費之類的喔。畢竟你答應制作的開價也不高,我就當成賭一次看看。」

 可能是因為看到我眉頭深鎖而有所領悟了吧,米娜說完之後指向桌上的材料。

 「……也不會把我丟進海里餵魚之類的嗎?」

 「怎麼可能呢。所以儘管放心調合吧。」

 看來就算失敗也不會變成魚的飼料了。

 就在我想著這種事的時候,莉希亞回到了甲板上。

 「米娜小姐,我把聖樹葉片拿過來了。」

 「辛苦你了。這樣材料就夠了嗎?」

 米娜邊這麼說邊將聖樹葉片放到桌上。

 這下子,材料就湊齊了。

 調合時需要用到的器具,看起來也似乎都是相當高級的物品。

 「是啊,我現在可以開始調合了嗎?」

 「當然囉。不快點的話,能夠調合的時間就會結束了。」

 的確,製作「淡綠色精靈藥」有時段的限制。

 動作太慢就得等到明天才能做出藥品了。

 「我就馬上開始了。」

 我一說完就開始製作藥品。

 配方本身其實並不難。

 將材料陸續切碎、火烤、研磨、熬煮。

 我依照自己記得的配方,依序對材料進行各種加工處理。

 開始加工之後十幾分鍾。

 「做好囉。」

 我手中握著一小瓶發出淡綠色光輝的藥品。

 完成了。

 「……可以讓我確認一下嗎?」

 米娜以迫不及待的神情如此詢問。

 「當然了。」

 對於我交付的藥品,米娜以緊張的表情觀察。

 先是聞了聞味道,然後對著光觀看,接著輕輕搖晃。

 就這樣,在確認過藥品真的已經完成後……米娜抱緊著小瓶。

 「終於、終於拿到這個藥了……」

 「米娜小姐……」

 米娜在說話時依然將小瓶擁在胸前,眼眶泛著淚光。

 她的兩名部下也似乎非常欣喜。

 看起來,她們之所以尋求「淡綠色精靈藥」,似乎有相當深刻的理由。

 沉浸在喜悅中一段時間後。

 米娜再次轉身面向我。

 「真的非常感激你。先交付酬勞吧。」

 米娜說完之後就將白金幣交給了我。

 但數量明顯多出不少。

 原本說好的報酬應該是一千萬基魯——也就是十枚白金幣——不過我拿到的白金幣卻有二十枚。

 「總覺得好像多了點?」

 「沒有呀。艾爾特你調合的分量大概有兩瓶吧。」

 原來如此,因為做出兩瓶藥所以是兩千萬基魯嗎。

 要是一次做出十瓶不知會怎樣——雖然我有點在意,不過太貪心是會有危險的。或許這種程度剛剛好吧。

 「其實要我再多付一些也無妨,不過契約就是契約。所以就給你這個作為補償吧。」

 這麼說完之後,米娜在發出金色光輝的小卡片上寫下我的名字,並且在簽了名再交給我。

 小卡片上畫有也刻在船身上的徽章。

 這多半就是馬奇西亞商會的徽章吧。

 「這個是?」

 「和馬奇西亞商會建立友好關係的證明。造訪馬奇西亞商會的時候,拿這張卡片給人看就會有好事喔。即使不是馬奇西亞商會,在王都其他大商會也都能夠成為足以獲取信任的證明。」

 ……這張小卡片能夠成為信用證明啊。

 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或許會是最需要的物品之一吧。

 畢竟身為F級又在王都沒有任何熟人的我,簡直毫無信用可言。

 「謝謝你。」

 「我才要向你道謝呢。要是沒有你……」

 我與米娜如此交談並接下了和馬奇西亞商會友好的證明。

 這時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於是轉頭看向海的方向。

 在海面上可以看到宛如豆子般大小的點。

 因為距離太遠,從現在的所在位置無法確認,不過根據我的預感,這是怪物的襲擊。

 「我說啊,總覺得似乎有怪物正準備發動攻擊,是我多心了嗎?」

 「怪物?」

 「是啊,越來越近了。」

 我這麼說完之後,集中精神注視浮在海面上的豆子。

 那顆豆子,看來正逐漸變大。

 「這艘船能夠承受出沒於航道附近所有怪物的攻擊,就算有怪物來襲也不用擔心。」

 似乎是艘非常堅固的船。

 但不知為何,就是有種討厭的預感。

 「……好吧。為了以防萬一就確認一下吧。」

 或許是注意到我臉上的緊張表情了吧,米娜說完這句話之後就吸了一口氣。

 「船員們,請確認在那裡的東西是什麼!」

 「遵、遵命!」

 米娜一聲令下,在甲板上的所有船員陸續取出望遠鏡,朝著豆子的方向看去。

 她的權力還真是驚人。

 就在我想著這種事的時候……嚇得臉色蒼白的船員發出了喊叫聲。

 「那是海龍!正朝這邊衝過來!」

 「怎麼會!這個海域不可能出現海龍吧!離它們的棲息地足足有五百公里遠喔!」

 ——海龍。

 是C級的野狼之類敵人,完全無法與之相提並論的強大水棲怪物。

 雖然名字中有龍而且也長有翅膀,不過並不具備飛行能力。

 它就只是利用翅膀抓住水自由自在地遊動,並且以名為「槍腕」的銳利觸手使出刺擊。

 要是讓在和軍隊槍鼠的戰鬥,把等級提升到五級的我這種新手,被海龍的槍腕之類攻擊命中,只要一擊就會死。

 「不過這艘船的話,應該很安全吧?」

 我懷著些微期待,如此詢問米娜。

 從他們的反應來看,我早已察覺到自己不該這麼想。

 才剛覺得世界很和平就碰上這種事,看來我的運氣還真是糟……

 「……這艘船是配合出沒於航道鄰近海域的怪物所設計的,沒有考慮到海龍。」

 這樣的話……情況應該很不妙吧。

 不管我再怎麼習慣戰鬥,以現在這種程度的能力值,絕對不可能勝過海龍。

 首先,在海中游動的海龍就已經遠遠超出劍的攻擊範圍了。

 「馬上召集看來具備戰鬥能力的人!其他人都回到船艙避難!」

 米娜雖然臉上也一片蒼白,不過還是下達了確實的指示。

 面對現在這種狀況,除了這麼做之外,也沒有其他選擇了吧。

 就在這段期間內,海龍依然繼續朝船逼近。

 隨著海龍越來越靠近,我也看出了它注視的方向。

 「……不太妙,它的目標似乎是桅杆。」

 「桅杆……難道是渡水石!?」

 「應該沒錯。那個現在純粹就是靠桅杆的木材在支撐的吧?要是海龍認真起來,不用一分鐘就能把桅杆打斷。」

 海龍的槍腕非常堅硬而又銳利。

 金屬或許還好,單純以木頭製成的桅杆根本擋不住海龍的攻擊。

 「這、這樣的話該怎麼辦才好!?」

 「還能怎麼辦,就只能想辦法先打倒它。」

 我邊這麼說邊環顧聚集過來的人們。

 該怎麼說呢……看起來不是很強的樣子。

 雖然能力值肯定都比我高,但沒有看來像能跟海龍對決而且還可以獲勝的人。

 聽從召集而趕過來的人們,臉上的表情也是這麼訴說著。

 要是剛好也有厲害的冒險者同船,那就輕鬆多了。

 不幸中的大幸是,海龍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緊盯著船的桅杆。

 原則上,怪物會以移動中的物體為目標。

 違背這個原則時,表示怪物的目標基於某種理由而固定。

 以這次的情況來說,目標就是船的桅杆。

 對於普通的帆船來說,桅杆是用來裝設讓船能夠受風力推送而前進的帆,不過這艘船則是裝著堪稱心臟的渡水石。

 一旦桅杆被打斷,這艘船就既無法前進也無法後退,只能坐以待斃了吧。

 如果這裡不是海龍的棲息地,那包含目標的固定在內,應該都是某人的陰謀吧。

 主謀者的意圖多半是弄沉這艘船。

 可能的話,希望能由船長之類的人來指揮戰鬥……遺憾的是現在似乎不適合這麼做。

 沒辦法了,就由我來指揮吧。

 「有哪位能夠進行遠距離攻擊的嗎?」

 聽到我這句話,有五位男性舉起了手。

 根據他們所拿的武器來研判,應該有三個是魔法師,另外兩個則是弓箭手。

 在沒有一般冒險者搭乘的船隻上,能夠聚集到這些人應該已經是非常好的結果了吧。

 魔法師跟弓箭手的火力,全都遠遠凌駕於新手之上。

 有這麼多人的話,五分多鐘就能解決掉海龍了吧。

 如果目標沒有固定,可能就還得費上一番工夫。即使說用來弄沉船的詭計反而救了我們,應該也不為過吧。

 不過桅杆也撐不到五分鐘,所以要說得救還太早了呢。

 「只要持續攻擊,應該五分鐘左右就能打倒海龍了吧。請問哪位有把握從海龍的攻擊下守住桅杆五分鐘?」

 沒有任何人舉手。

 這些人應該都擁有劍士之類比較像樣的職業吧。

 好好教導的話,面對海龍要撐五分鐘其實應該不難,遺憾的是現在沒有時間傳授如何與海龍交戰的方法了。

 「沒辦法了,就由我來吧。」

 我邊說邊爬上桅杆附近的立足點。

 幸好渡水石裝設在桅杆上相當低的位置,而且下方還有個可以穩定站立的地方。

 以石頭或桅杆根部為目標的攻擊,我想不至於還會位在劍的攻擊範圍外吧。

 「……艾爾特先生,面對海龍你還真的想要爭取時間嗎?對方可是幾乎沒有討伐記錄的A級怪物喔?」

 原來海龍還沒有討伐記錄嗎……

 也是,畢竟強度達到野狼之類怪物完全無法望其項背的地步嘛。

 不過……

 「若只想爭取時間,就算是我也還是有辦法的。拜託大家在這段期間內儘量攻擊,在我死之前打倒海龍。」

 老實說,可以的話我也不想跟這種敵人交手。

 只要一有閃失馬上就會死。

 假使有其他人願意挺身戰鬥,我也很想就此開溜,全部交給對方負責。

 但與其坐視船遭到攻擊,選擇戰鬥存活下來的可能性或許還比較高。

 雖說敵人很強,終究是單槍匹馬。

 如果是應付強敵攻擊的訓練,我在崩壞平衡online中已經累積了無數經驗。

 只要沒有失誤就不至於會死在海龍手上。

 我決定賭這個可能性。

 「進入射程囉!請開始攻擊!」

 「知……知道了!」

 雖然大家都因為恐怖而在發抖,不過還是確實地發動了攻擊。

 魔法、利箭接二連三命中海龍。

 大家的攻擊雖緩慢但也紮實地削減著海龍的體力。

 五分鐘左右就能打倒海龍的事前估計,多半沒錯吧?

 「……我這邊也差不多該進入對方的射程了。」

 我邊這麼說邊舉劍擺出架勢。

 下個瞬間,銳利的槍腕就朝著我——不,位於我背後的桅杆刺了過來。

 槍腕具有我只要稍微被擦到就可能會變成碎塊的質量、威力,而且還十分鋒利。

 我朝著如此厲害的槍腕揮出了手中的劍。

 即使加上重擊修正,憑我的劍也無法給予海龍多少傷害。

 然而我手中的劍還是成功彈開了海龍的槍腕。

 ——重擊反擊。

 除了需要滿足普通的重擊條件之外,還得正確配合敵人的攻擊時機,所以相當困難。取而代之的是,也可以獲得比重擊強上十倍左右的格擋力修正。

 所以就算遇到在一般情況下甚至連格擋都辦不到的超高威力攻擊,依然可藉由重擊反擊使之無效。

 「嘿喲。」

 我同樣以重擊反擊彈開了第二發槍腕。

 即使發動了重擊反擊,威力還是強到讓我感到手發麻的地步。

 面對具備如此強大威力的攻擊,要是隻有劍砍中卻沒成功發動重擊反擊,我的手大概就會當場折斷,劍也會脫手吧。

 也就是說不允許任何失敗。

 一般來說就算是BBO裡的高手,想要確實發動重擊反擊也是不可能的。

 不過現在的狀況,有著許多讓我能夠輕易使出這招的條件。

 畢竟敵人只打算攻擊桅杆,而海龍的槍腕又是直線,很容易判斷軌道。

 「真厲害……」

 「用劍彈開了海龍的所有攻擊!?那個冒險者到底是什麼人啊!?」

 「……沒看過那張臉。高階級冒險者的長相我應該全都記得才是……」

 ……總覺得我好像正受到眾人矚目。

 即使海龍的攻擊全都朝向桅杆,假如突然打偏還是會有危險,希望除了戰鬥人員之外的其他人都躲回艙房裡。

 而且……

 「不要以為我全都彈得開啊!只要桅杆不被打壞就等於贏了!」

 我在說話的同時閃躲槍腕。

 從我身旁掠過的槍腕插中了桅杆。

 槍腕共有兩條。

 根據時機與角度不同,勢必會碰上難以造成重擊反擊的情況。

 插圖p007

 即使如此,只要我出劍,大概還有八成機率能夠發動吧。

 萬一碰上剩下的兩成機率,在那個瞬間就確定沒救了。

 所以除了有把握確實能夠打出重擊反擊的攻擊之外,我都不會採取行動。

 因為只要能在桅杆斷掉之前打倒海龍就沒問題了。

 ……船的修理就交給米娜去傷腦筋吧。

 「還好桅杆夠粗。」

 因為有「可以閃躲攻擊」的這個選項,碰上比較難應付的攻擊時大可不必冒險硬拼。

 再加上敵人又不會以我為目標,所以要閃躲也很容易。

 「不要停止攻擊!確實造成傷害了!打得到的話拜託順便攻擊眼睛!」

 可能是為了持續進行攻擊吧,海龍沒有發揮優秀的機動力,始終停在定點。

 這樣一來我方的攻擊就不可能失手。

 體力遭到削減的海龍,攻勢逐漸轉弱了。

 然後……

 「怪物變弱了!」

 海龍終於因為承受過多傷害而失去了平衡。

 這樣一來,海龍應該就無法繼續鎖定桅杆攻擊了吧。

 接下來應該交給遠距離攻擊小隊處理就可以了。

 我一邊這麼想,一邊開口對周圍發佈指示。

 「戰鬥人員以外的人,拜託在艙房或其他地方躲好!跟先前不一樣,隨時都有可能會被失去準頭的攻擊打中喔!遠距離攻擊手由我來保護,請大家集中到一個地方!」

 聽到我這段話,來到甲板上的人們陸續退回船艙。

 遠距離攻擊手也都聚集到了我能夠保護得到的範圍內。

 碰上攸關自身性命安危的狀況時,人的行動總是特別快。

 「唔喔。」

 「咿!」

 隊形才剛重新整理好,槍腕就朝著某位魔法師刺了過去。

 雖然魔法師因為恐懼而發出驚叫,不過我成功地彈開了槍腕。

 「多……多謝救命之恩。」

 「不,這是我的職責,放心攻擊吧。」

 當我們交談的時候,遠距離攻擊手們也還是穩定地削減著海龍所剩無幾的體力。

 畢竟船上儲備著大量的箭,即使是昂貴的恢復魔力用藥水,同樣有著米娜無庸匱乏地提供支援。

 就這樣……

 「結束了。」

 戰鬥開始剛好滿五分鐘的時候。

 海龍終於一動也不動了。

 「打倒海龍了!」

 「就算離開艙房也沒問題了!獲勝囉!」

 聽到這些話,原本躲在艙房裡的乘客們,帶著大喜過望的反應來到甲板上。

 「太好啦!得救囉!」

 「撿回一條命啦!」

 「為那個神秘的超級劍術高手,以及魔法師、弓箭手乾杯!」

 面對這樣的氣氛……我偷偷地找了個地方躲起來。

 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我很可能會被推舉為討伐海龍的功臣。

 畢竟這艘船上的乘客都是公會、貴族社會的重要人物。

 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最需要害怕的事就是過於引人注目。

 這是因為在王都轉職時,必要以上的關注只會造成妨礙。

 之所以會這麼想,是因為我在這個世界還完全沒聽說過有人在王都大教會轉職的事。

 所以就算是王都的教會,多半也沒提供轉職吧。

 不過只要知道咒語,靠我自己在王都大教會就可以轉職。

 所以我打算趁夜深人靜時偷偷潛入大教會完成這個程序。

 原本是這麼想的……

 「哎呀,原來你躲在這種地方啊。」

 不過卻被米娜發現了。

 唉,對於全船船員都聽命於她的米娜來說,當然不可能找不到我了。

 「是啊,為了不讓自己變成討伐海龍的功臣。基於個人的苦衷,我希望能儘量不要引人注目。」

 「這樣就不能給你報酬了喔。沒有理由的話,我也不能隨便動用商會的財產。」

 「……不需要什麼報酬啦。畢竟船也受到損害,我只想保住自己的命。」

 更不如說,我之前就先靠簡單的調合撈到了兩千萬基魯。

 以報酬而言已經太多,甚至多到讓我覺得過意不去的地步了。

 「性命獲得保護的,其實是這艘船上的所有人啊。不過,既然你不想引人注目,那也不好強人所難。就當成欠你一份人情吧。想要什麼東西隨時可以到馬奇西亞商會來。即使是『現在缺錢用,給我一億基魯當生活費』這種事也無所謂喔。」

 該怎麼說呢,總覺得賣了個人情給非常不得了的人物耶。

 「原來艾爾特你這麼厲害啊。因為帶著那種粗製濫造的武器,所以我原本以為你不會很強。」

 「……什麼叫粗製濫造,這可是花了我十五萬基魯啊!」

 實在太失禮了。

 這好歹也是在伊利亞能買到的劍中最貴的一把啊。

 「這價格聽來就像給E級冒險者拿的武器呢。高階級的冒險者實在不該拿這種東西。」

 「沒那回事,我還是F級喔。」

 「不會吧!?」

 「真的啊。」

 我邊說邊遞出了公會卡。

 看過公會卡之後,米娜露出傻眼的表情。

 「你先前當成據點的公會真的沒有識人之明呢。我在公會也有熟人,會跟對方說一聲,請他們儘早幫你升到適合的階級。而且目睹剛才那場戰鬥的人物之中也有公會高層,要升上B級應該不難吧。」

 「拜託不要這麼做。沒多少經驗而成為高階級冒險者肯定不會有好下場。」

 「你看起來不像缺乏經驗……好吧,既然艾爾特你不希望這樣的話,那也不好勉強,應該有什麼苦衷吧?」

 剛才的戰鬥讓我瞭解到這個世界的人們所擁有的技能、能力等,跟崩壞平衡online並沒有太大差異,單純只是戰鬥技術差勁到令人絕望的程度而已。

 所以像剛才這種「只要一直髮動技能削減敵人的體力就好」之類狀況,這個世界的居民也還是能發揮出技能應有的威力。

 雖然削減體力還是需要一些技巧,不過差異不至於像運用重擊、心理戰的近距離肉搏戰那麼明顯。

 在這個世界不論技術再怎麼好,能力不夠強,有些事就是不可能辦得到。

 比如說這次的戰鬥,即使海龍就只是停在原地什麼都不做,憑我的攻擊力大概花上十小時也還是沒辦法磨光它的體力吧。

 所以我不該在還是新手的狀態下升上高階級。

 「話說回來,剛才你用的劍術是哪個流派的?看起來幾乎沒有不必要的動作,跟我到現在為止看過的任何一派劍術都不一樣。」

 「……我自創的。」

 在BBO中也是有的所謂「比較有效率的動作」的流派。

 相較於普通的多人網路遊戲,VRMMO在行動方面的自由度更高,所以動作也更能表現出個性。

 我先前運用的劍術,正是聚集BBO裡許多厲害玩家所創造出的流派。

 ……雖然話是這麼說,不過因為動作細節會隨玩家不同而有所差異,流派的動作也有不少是我首先想出來的,所以稱為自創應該也不算過分吧。

 而且又是不可能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流派。

 「你說自創……簡直就是怪物呢。今後你多半會成為這個國家無人不知的頂尖劍士吧。能夠趁現在就先和你打好關係還真是幸運呢。」

 「雖然我覺得應該不會變成那樣。總之就期待今後的發展吧。」

 「真讓人期待。」

 就在我們談著這些話的期間,船也已經來到了王都附近。

 雖然天色已經變得相當暗,但不愧是王都,燈火相當多,即使到了這個時間依然可以看得見外面的景色。

 在街景之中——。

 「教會!」

 在市區外側,可以看到我想去的王都大教會。

 教會牆上刻著我在BBO裡也看過的「職業之神吉亞斯」的徽章。

 雖然外觀看來相當老舊,而且也完全沒有燈火,似乎就只是受到周邊建築物的燈火照耀,這點讓我相當在意。總之最重要的是「職業之神吉亞斯的王都大教會」真的存在。

 只要有這個場所就有辦法轉職。

 「我還在奇怪你怎麼突然大叫,難道是因為有教會而感到高興的關係?……看不出來你懷有這麼虔誠的信仰呢。」

 「……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

 「教會相關人士中也有我認識的人,要是有想去的地方就跟我說一聲,或許可以幫你安排喔。」

 這個提案真是太棒了。

 畢竟王都大教會應該沒有那麼容易就能潛入,如果能獲得官方允許進入當然比較好。

 「不好意思這麼快就要麻煩你……可以讓我進去那個地方嗎?」

 在說話的同時,我伸手指向職業之神吉亞斯的王都大教會。

 對於我的行動,米娜的反應是露出訝異的神色。

 「那裡不是王都大教會,而是在幾十年前就已經被棄之不顧的舊教會,現在只是普通的廢墟喔。真正的大教會在那邊。」

 米娜邊說話邊指向位於王都正中央附近,一棟巨大而豪華的建築物。

 但那裡沒有職業之神吉亞斯的徽章。

 感覺就算去那個教會也不能夠轉職。

 「擅自闖入那處廢墟會惹上麻煩嗎?」

 「我還以為你是虔誠的信徒,原來只是單純喜歡廢墟而已嗎?……假使是那處廢墟,就算你隨便闖進去也不會有人有意見。雖然可能已經有流浪漢之類的住在裡面,但應該沒有哪個流浪漢能夠勝得過你,所以不必太過擔心。即使是最糟糕的情況,最多也不過就是盜賊的根據地吧。」

 原來如此。

 既然似乎對王都瞭若指掌的米娜都這麼說了,就算擅自進入老舊的王都大教會,應該也不會造成什麼問題吧。

 相較於突破教會安排的警備網,在沒有被寄居該地的流浪漢發現的情況下成功潛入應該簡單許多。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事。我就試著在不被流浪者發現的狀態下偷偷潛入吧。」

 「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想進入那處廢墟,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忙安排護衛喔。」

 「護衛我就心領了。」

 「多半也只會成為累贅吧。即使是我能找到的最強護衛,應該也絕對比不上你。」

 我之所以推辭,其實只是不想讓人看到自己轉職的場面……這次的海龍戰似乎讓米娜過於高估了我的實力。

 現在就先讓她這麼想,等完成轉職後再來化解誤會吧。

 我有種莫名的預感,覺得自己會跟米娜深交。

 就在這樣的會話之中,船繼續航向王都。

 「在許多方面都受到你非常多的照顧,有什麼事隨時可以來找我。」

 「嗯,到時就拜託你幫忙了。」

 遭到海龍襲擊之後大約一小時。

 我平安地下船,抵達了王都。

 考慮到要是被公會相關人士等人物發現,我還是新手的事就有可能曝光,引起騷動,所以我向米娜尋求協助,讓她安排我在船內躲到其他人都下船為止。

 拜米娜之賜,我才能夠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離開船。

 「這裡就是王都嗎……」

 不愧是首都,有著伊利亞等市鎮無法相提並論的活力。

 街道上的行人也非常多……不過還是無法跟日本的大都市之類的媲美就是了。

 我如此思考著並走進王都某間旅館,辦好了住宿的手續。

 雖說我也希望能夠儘早轉職,不過考慮到廢墟內或許已經有流浪者居住的可能性,似乎不該在這種即將入夜的時間過去那裡。

 我聽說人們在凌晨三點前後最不容易維持集中力。

 那應該就是最適合潛入廢墟的時間了吧。

 在那之前,我就先讓身體休息一陣子,好好睡個覺吧。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