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碇泊船

第三卷  碇泊船 網譯版 轉自 bgm.tv

 翻譯:flankoi

 她說,自己感情的週轉率極佳。

 與我相互凝視的那副表情,與自打相識起就時常掛在臉上的清爽笑容,有著些許不同。

 在她如水般瀲灩的臉頰上,毫無遮掩地泛起了一抹紅暈。

 「週轉率?」   我壓抑著悄然湧上心頭的些微困窘,如此問道。   她提及的這個詞語,似乎有些疏離於日常生活。

 「對。除此之外,或許也可以說是通脫,豁達,對事情不太懂得計較。」   彼此的聲音是那麼的接近,而她的神色,也漸漸變得陰沉嚴肅。

 如同西斜的落日拉長了遠處的陰影,朝自己緩緩逼近。

 「憤怒或悲傷的感情不會長久持續,或者說,沒辦法長久持續。與某個人發生誤解,鬧起矛盾時當然會很傷心,非常非常傷心。但用不了多久,就不會再為此感到難過了。一定是感情的蒸發速度比一般人更快吧。生起氣來也是一樣,我哪怕對一個人再怎麼生氣,也沒辦法超過三十分鐘。」   她將如同自我介紹般鄭重的話語,向我拋灑而至。

 三十分鐘,可能確實短了一些。

 換作是我,只要願意,對人動怒一年兩年都不成問題。

 只是事到如今,就連那樣的憤怒也早已風化成塵,消散得不知所蹤。

 「就好像我的日夜交替都比別人更快一樣,還有大家也經常說我走路很快。」

 「這個……真的跟你說的事情有關麼。」

 或許只是性子比較毛躁而已吧。不過,能做到如此不為過去所擾,倒也確實令人有些羨慕。

 畢竟,我是那種能夠將悔恨的情感原封不動地在心中保存很久的人。

 兩人之間甚至沒有桌子加以阻隔,離得很近,非常,非常近,近到只要她稍稍壓低身子,兩人就會交疊在一起的程度。

 她將手臂撐在地板上的樣子,讓我幾乎能聽到皮膚之下的骨骼相互摩擦的聲音。  「所以,明明不久之前還在追求著另一個人,可現在我的眼中,卻滿滿的都是沙彌香學姐的身影。」   誠如所言,她那對茶褐色的雙瞳正牢牢地盯在我身上。面對這幾乎與示愛別無二致的神情,我只得勉強應付。

 心中的某種不知該稱為矜持還是自尊心的東西告訴我,此時此刻身為學姐,決不能率先繳械。

 「你這個叫花心。」   我懂的,畢竟在這一點上我也是過來人。儘管身為當事者,如此言之鑿鑿確實有那麼點傲慢的味道。

 「這……從結果來看可能確實是這樣啦,但被你這麼一講……真是讓我無地自容啊。」

 在無法推諉,也無法錯開視線的距離之下,言語在彼此之間直來直往,毫無阻隔,聲音也在這一過程中逐漸升溫,令人幾乎就要忘記呼吸。

 「可是這也沒辦法啊,畢竟你對我而言,實在是太、太……不一般。」   這詞彙量,到考試時該怎麼辦啊。連對我的稱呼方式都無法統一,看得出來她確實內心動搖得很厲害。

 「要說哪裡最不一般嘛,就是……臉,顏值實在是太高了。」

 「……多謝。」   她突然毫不含蓄地對我加以盛讚,緊接著似乎又立刻難為情得不行,像是要用眼皮遮住羞得發紅的鼻尖一般緊緊閉上了眼睛。在我看來,她這副羞臊難耐的模樣也著實可愛。

 「我能理解。」   長相是一個人極為關鍵的部分。比起尚未對人有什麼深入瞭解就妄言其內在,這樣的評價反倒顯得更為真誠。所以我這句答覆,也是為了回應她的那份真誠。

 她望向我的眼神,依然是那樣直率坦然。

 從與她相遇那天起,直至今日。

 這雖然令我感到十分榮幸,但與此同時——

 「你說你的感情無法長久持續,其中也包括開心的事嗎?」   也包括,對某個人的喜愛之情嗎?   對我的疑問,她淡然地給予瞭解答。

 「或許是吧。」   之所以能夠回答得如此傷感且摻雜著絲絲寂寥,是因為心中對此已有頭緒嗎。

 籠罩她的影子,變得愈發陰沉。

 「正因為擔心難以長久,所以才要趁現在,立刻說出來。」   終於她的整個人,都與我的影子融為了一體。

 如果我們是星星,恐怕早已接近到會因彼此而崩毀的程度。

 在與平時截然不同的距離之下,我凝視著她。  她的面容和聲音,正洋溢著從相識至今從未見過的蘊熱,將我層層覆蓋。

 「因為此時此刻,我是真的喜歡你啊。」

 時隔多年,我終於再一次與人相遇。

 並在大學二年級過半之際,收到了來自這個女生的告白。

透明的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