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第8章 偽裝

第141話

web版第8章 偽裝  第141話

譯者:颯君CONAN

一一一一一一

「你們沒有女兒?」

  聽到他們愕然的回答,我疑惑地反問道。於是,他們驚呆似的大叫著。

「那又怎麼樣。不行嗎!這樣有錯嗎!我們是沒有孩子!所以怎麼了!」

  男人暴躁了。

  刑警他們陸續進來房間,我就出來了。

  我跟久芳刑警說希望他可以確認實情,不久後他回來搖搖頭說。

「真的沒有這號人物。而且我們也發現疑似那套房子主人的屍體。房主是以老夫婦的名義,而那對老夫婦是有孩子,不過年紀完全對不上」

  這樣一來,湯朝究竟是什麼人?

  那張照片是湯朝直接給我的。而照片裡的人物就是剛剛逮捕的夫妻。

  她究竟是為了什麼才假扮成犯罪者的女兒接近我。

  而且嚴格地來說,是我這邊先接觸的她。

  明明是這樣,她是怎麼單方面給我傳達虛假的信息?

  實在是沒辦法理解。

  更何況就因為那虛假的信息,這邊才逮捕到引起嚴重犯罪的一夥人。

  探查器上顯示的湯朝跟他們的姓是一樣也是問題所在。

  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湯朝結希梛到底是什麼人?

  而目的又是什麼?

  疑問完全沒有得到解答。

「您現在所撥打的號碼已停機……」

  我連忙打了電話,然後不由得笑了出來。

  連手機號碼也是假的嗎?

  她肯定是用的是別人的手機吧。

  以防萬一,我拜託久芳刑警調查一下,估計也是沒用就是了。

  而且[探查器]也沒有出現住所。

  答案就在[讀檔]嗎?

  只要[讀檔]應該就可以追查下去吧。雖然還是有些疑惑的地方。

  除了讀檔以外還有什麼方法?

  攻略情報上寫著她所說的一切都有可能成為線索。

  [讀檔]依舊是最終手段。

  總之我還是先思考一下。

  她的言行舉止中有什麼可疑之處。

  對了,我是覺得有一件事情挺古怪的。

  那個OO車站明明沒有任何意義,可她一直都在強調著那個車站。

  第一次遇見她的時候,她也是在OO車站蹲著哭泣。

  湯朝說過她與父母最後一次見面是在OO車站,所以就在那裡等著。

  然而,這樣的緣由打從一開始就不復存在。

  換句話說,OO車站對於湯朝來說不具備任何的意義。

  難不成她等著的人是我?

  那句話是對我說的?

  查出一切後再來那個車站,這樣的一種挑釁?

  我有點毛骨悚然。

  應該就是這樣吧?

  那我得會會她才行。

  我立馬來到OO車站。

  走到湯朝當初哭泣的地方。然而我沒看見湯朝。

「實力還是挺不錯的嘛」

  可就是在這時。

  我聽見從後面傳來一道聲音。回過頭一看,那是仍舊穿著校服的湯朝。

  當然,從她說什麼實力開始,我就已經確信她不是平凡的女高中生。

「實力還挺不錯?也就是說之前都是在試探我?」

「只是簡單打個招呼而已,不要這麼生氣。畢竟直接進入主題也挺掃興的,可以說是為了讓你猜到我的真面目而準備的餘興吧?」

  既然是這樣,這女人的真面目就只有一個。

  能夠堂堂正正地對我說實力什麼的,除了是玩家之外別無可能。

「難道說」

「從情況來看,我也是攻略對象對吧?我就猜到應該會有這種事……。嘛,既然這樣你就只能幫幫我了吧?對吧?」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役的玩家會出現。

  不過她說的都是玩家才知道的事情。

「你是玩家嗎?」

「沒錯,我是玩家。這遊戲還有許多不明的地方,你只要把這件事也當做其中之一不就不就好了?」

「可是我聽說這遊戲裡的玩家就只有我一個」

  前任玩家是這樣說的,冰上的師傅。

「我說過還有許多不明的地方吧?變化要素無時不刻都存在著。所以為了攻略,我覺得你還是幫幫我比較好。畢竟要攻略我就得追著我跑。如果硬是無視我,之後我要是死了你怕是會後悔哦?」

  也就是說要是想攻略她,我不僅要追著她還是守著她?

  雖然這脅迫讓人驚呆,不過既然她是攻略對象,我也確實是沒辦法無視。

  總之,我稍微開始反抗一下。

「究竟要我幫你什麼啊」

「嘛,小小的復仇?」

「復仇?」

「我沒有時間了。所以你立刻做出決定,別嘰嘰喳喳的。來還是不來?」

  回答是yes。

  別無他法。

  目前來看,觀察這個女人也是攻略之一。

  畢竟在目前的局面裡,我完全就是「乙方」。

「嘛,我應該是跟著去吧」

「那你抓住我的肩膀」

「肩膀?」

「對。然後就可以開始了」

「你想使用某種道具嗎?」

「對啊,所以你快點抓住!。沒時間了」

  果然這傢伙是其他遊戲世界的玩家嗎?

  要解決的事情是那邊遊戲的事情?

  我已經搞不懂來龍去脈了,總之只能跟著去。

  當我抓住她的肩膀,世界立馬變成一片白色。

  就好像是[讀檔]的時候一樣。

*

  世界變得鮮明之後,立刻出現了一條信息。

[由於道具的使用說明,存檔的時間點已固定為此時。但是以後還是可自由存檔。]

  這條信息真讓人傻眼。

  我可沒聽說過什麼使用說明。是說這也不是我使用的道具,所以也是當然吧?

「等一下。存檔讀檔都不能用了,你究竟是用了什麼道具啊?」

「存檔讀檔?」

「對。這麼重要的事情不應該先說一下再用嗎?」

「我怎麼知道。這是服務器級別的道具,也許是會有這種副作用。說到底,存檔讀檔是什麼?我可沒有這樣的能力?」

「啊?你沒有嗎?」

「嗯。看你說得這麼肯定,應該是玩家獨特的固有能力。我的能力跟這個不一樣」

  真的假的?

  [讀檔][存檔]不是玩家必備的能力?

「那你的能力是什麼?」

「這是秘密。你覺得我會輕易地就說出能力的事情?」

  媽的。

  開局就各種遇到意料之外的事情嗎。

  不小心就說出自己的能力了。

「哎,算了。比起這件事,接下來該怎麼辦?這裡是哪裡?」

  環視周圍也沒發現可疑的地方。OO車站就在我旁邊。不對,OO車站是在旁邊,不過倒也不是沒有古怪之處。

  現在的風景是以前的風景。至少可以確定是大約十年之前的。

  路上的車輛也是一樣。

  全部都是以前的款式。

「這裡是過去。正確地來講是16年前」

「16年前?」

「沒錯」

「不是其他遊戲世界?」

「無可奉告」

  湯朝沒有回答,而是望著周圍。

「比起這件事,我現在要說的是重要的事情,所以你要聽清楚了。很快市內就會發生恐怖襲擊。準確地來說是在眼前發生,也就是這裡。從時間點上沒辦法事先預防這件事的發生。問題就在於發生後」

「什麼?恐怖襲擊?」

「由於恐怖襲擊,市內的中心引發了爆炸……。在那之後,某一個人物迅速且幸運地抓到兇手。在原本的歷史上」

  這就是我這邊遊戲世界的歷史嗎?

  我沒有時間調查這世界的歷史,所以也沒辦法確定這是不是真的。

「那麼我們要做的事情是什麼?我們也要抓到恐怖分子就好了?」

「嘛,差不多是這樣。你就去抓恐怖分子。而我……要達成自己的復仇」

「你從剛才就在說了,具體是什麼復仇」

「曾經有一個女人」

「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是在20XX年被召喚到這狗屎的遊戲世界」

「啊?等一下,那不是跟我差不多嗎」

「她被召喚到這遊戲的時候,時間段跟原來的現實不一樣。總之,那個被召喚的女人適應了這狗屎的遊戲並存活下里。而且心裡還裝著某個攻略對象」

「這樣啊」

  這句話可不能當做沒聽見。

  這不是跟我的狀況完全一樣嗎。

「心裡裝著攻略對象……應該是指愛上他了吧?」

「沒錯」

「然後呢?」

「由於那女人所具備的道具,男人逐漸擴大自己的權利。可是到最後,女人被拋棄了」

「被拋棄了?她是用道具的能力幫到男人嗎?就只是從危險當中拯救他,只有這樣?」

「沒錯,因為那個女人很純真」

「難道說」

「是啊。明知道被人拋棄了,女人到最後依然還是不肯放棄,就是這麼愚蠢的女人的復仇。她最後悔的就是現在。沒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次發生的事件明明是唯一可以復仇的機會,然而她卻又去救他,因此那個愚蠢的女人又回到現在這個時間段」

「所以你剛剛說的……抓到恐怖分子的人物就是指你?」

「我說的是一個女人吧?為什麼會覺得是我?」

「不是,你這提示也太明顯了」

「我說的是恩人的事情。所以有復仇的理由」

「你想改變過去?」

「沒錯,剛剛我是說無可奉告,不過其實這裡不是你那邊遊戲的世界。不會造成任何影響,所以你儘管發揮」

「嗯~」

  所以在她復仇的時候出現的恐怖分子就由我來對付是嗎。

「我不能直接相信那個女人的事情吧?畢竟我現在只是聽到這件事情而已……」

「那跟現在卵關係沒有!如果你不想幫忙,那我現在就死在這裡!這樣好嗎?既然你都已經跟上來了,你就沒有任何的選擇權!」

  該死。

  攻略對象的性命嗎。這威脅是真的到位。

  既然沒辦法自由行動,姑且只能服從她了。

  搞不好她就是攻略對象,如果是這樣那我的性命在剩餘時間結束之前就已經得說再見了。

  現在只能服從她了。

「所以你要是想攻略,那就阻止恐怖分子!五分鐘後就開始了」

  湯朝說完轉身就跑。

「等一下,你要去哪裡啊!」

「你跟著我還怎麼阻止恐怖分子。所以你自己獨自行動」

  湯朝這樣說完之後就跑開了,不一會兒就不見她人。

  16年前的世界,而且還有恐怖分子?

  當然,這是她自個說的,我也沒辦法百分百相信這裡就是16年前。

  砰!

  然而,恐怖襲擊似乎是真的。

  街道立馬發生了爆炸。汽車被炸到在天空翻轉,撞上大樓。

  眼前是一片慘不忍睹的狀況。

  整條道路都被爆炸捲入其中。汽車行駛的公路與街道都陸續沿著路線發生爆炸,現場被煙霧所包圍。

  悲鳴以及慘叫。

  眼前簡直就像是一場地獄。

  這種規模究竟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