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13.晚會與您共舞

web版  13.晚會與您共舞

明月皎潔之夜。帕雷迪亞王國城,宴會的一角,盛裝打扮的人們露出和穏的笑容開心地交談著。

今天的宴會由國王親自主導,因有重大發表而發出了邀請函。參加的人也都是在國家擔任重要職務的有實力的貴族們。

“聽說今天有重大發表……”

“那個傳言的事?”

“是阿爾加魯特王子和尤菲莉亞公爵千金的廢除婚約一事嗎……”

“那麼,今天陛下要正式講此事?”

“僅僅這件事就召開這麼大的宴會嗎……”

每個人都在開宴的時間之前交談收集信息。為了把握國王在這次宴會上的意圖。

這時會場內出現了小小的喧囂。因為他們被進入會場的人物吸引了。

是尤菲莉亞。她在父親古蘭斯的陪同下走進了會場。她的行為舉止吸引了人們的目光,甚至讓人以為廢除婚約只不過是個傳聞而已。

“尤菲莉亞大小姐也出席嗎。”

“但是,阿爾加魯特大人不在啊?”

“那麼,果然那個傳聞……”

人們七嘴八舌地說出自己的推測。尤菲莉亞不發一言,只是在古蘭斯的陪同下走著。每個人的目光都追隨著她,並詢問她的情況。

這時響起了鈴聲讓大家的視線集中到了搖鈴的管家身上,他漂亮地行了一禮後抬起了頭。

“國王陛下、安妮絲菲亞王女殿下入場。”

門慢慢地被打開了。國王奧爾凡斯緩緩走了出來,他後面跟著的安妮絲菲亞也隨之出現。

知道平常的安妮絲菲亞的人們大概吃了一驚吧。她擺出自然嚴肅的表情,毫不吝惜地暴露出原本擁有的美貌.。

頭髮光彩照人,健康的肌膚彷彿被擦亮了一般,甚至能讓人感覺到色氣。身著的禮服雖然穩重,但絕不會沒有個性到被周圍埋沒。

正是穩重綻放的高嶺之花。知道安妮絲菲亞的每一個人都發出了讚歎並被奪去了目光。集中的視線和細微的騷動讓安妮絲菲亞微微睜大了一點眼睛,接著露出穩重的笑容。

接著奧爾凡斯和安妮絲菲亞被管家帶領到了上座前。奧爾凡斯站在能夠俯視所有參會者的位置上後嚴肅地開始了講話。

“參加此次宴會的親愛的臣民們啊。朕在這美好的日子必須向爾等傳達一件事,想必會讓諸位驚訝。請靜聽。”

全場一下子變得寂靜。人們為了不聽漏國王發表的內容都集中起了精神。

“也許已經有人聽說了吧,朕要說的是近日、在貴族學院召開的迎接學生們的畢業的宴會的事。”

來了嗎。會場內的所有人都微微繃緊了身體,同時心想,果然奧爾凡斯要對大家說的事就是那件婚約廢除騷動的事啊。

“祝福的宴會沒想到迎來了不期望的結局。朕的兒子、阿爾加魯特向婚約者尤菲莉亞宣告了放棄婚約一事。突然的事件讓大家非常震驚和不安,對此吾等王族一同進行了深刻的反省。”

奧爾凡斯雖然沒有低下頭,但敏銳的人們可以察覺到他緊繃的表情帶著一絲苦澀。其實他的悔恨已經到了想要低下頭的程度了吧。

然而,這個痛苦也是一瞬間的事。他立刻變回緊繃的表情,剛剛的苦澀消失無蹤。

“關於這個廢除婚約的事,其實之前就有試探過阿爾加魯特。然而,我可以明確表示這不是傳言中的以阿爾加魯特與尤菲莉亞的失和為開端的。關於這件事……安妮絲菲亞,你來說明。”

“是,陛下,請允許我發言。”

“嗯,說吧。”

在奧爾凡斯的催促下,站在一步之後的安妮絲菲亞行了一禮後請求發言的許可。奧爾凡斯同意之後,安妮絲菲亞站在與奧爾凡斯並排的地方,環視會場。

“各位,大家好。我是在親愛的陛下的要求下進行說明的安妮絲菲亞。這次廢除婚約,是在我的強烈要求下試探阿爾加魯特,打算與他進行協商為開端的。”

會場再次喧嚷起來。每個人都心想,那個安妮絲菲亞為何?不在社交界露面,幾乎沒有盡到王族的責任。偶爾會為了討伐魔物衝出去,會製作不可思議的發明,人們評價她為怪人。

而這樣的安妮絲菲亞為何會對尤菲莉亞與阿爾加魯特的婚約多嘴呢。認為不自然的人們有很多。因此集中到安妮絲菲亞身上的視線帶著驚訝。

“正如大家所知,我正在進行著名為魔學的新技術的研究。在這過程中,我偶然與擅長魔法的尤菲莉亞在魔學方面獲得了加深理解的機會。以此為契機,我甚至向她傳達了共同研究的願望。”

不知何時起,人們的視線在站在高座上的安妮絲菲亞與站在最前方的尤菲莉亞之間來來回回。

“然而,也許也有人知道了,我的弟弟阿爾加魯特與我拉開了距離,我放棄王位繼承權,這全是為了將阿爾加魯特推上王位,不出現多餘的爭端。因此,我是隔了很多人進行的交涉……”

“在這過程中阿爾加魯特出現了誤解,與尤菲莉亞的關係變得不好。在這多種原因下造成了此次事件的結果,我希望大家瞭解。既然說出了口就不能取消。而且這也是他們本人的希望而決定的事。朕重新宣言一次。”

奧爾凡斯與安妮絲菲亞交換,再次取得主導權。

“第一,我藉此場合正式宣言阿爾加魯特與尤菲莉亞的婚約廢除。”

會場的貴族們騷動起來。國王親自宣言廢除婚約,尤菲莉亞低下頭藏住眼睛。

“第二、接受安妮絲菲亞的要求,尤菲莉亞正式成為協助魔學研究的助手。只有學籍留在學校,畢業內定,會比同期更早畢業。”

尤菲莉亞參與了魔學。這在某種意義上是個巨大的衝擊。

雖然安妮絲菲亞研究的魔學非常不可思議,但基本上那些製作方法和研究內容都沒有公開。可以說是王族,甚至是安妮絲菲亞獨佔。

這時,王國屈指可數的強力貴族,本人也有極高資質的尤菲莉亞正式成為了助手。想要深究其意的人絡繹不絕。

“接下來是第三,這也可以說是正題。我宣佈從今天起安妮絲菲亞·文·帕雷迪亞恢復王位繼承權。今後,安妮絲菲亞保留第二順位的繼承權。”

會場的喧鬧聲比以往更大了。恢復王位繼承權,從小時候就放棄繼承權的安妮絲菲亞再次開拓了通往王位的道路,這一宣言讓所有人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尤菲莉亞,到這來。”

“失禮了、陛下。”

尤菲莉亞在奧爾凡斯的催促下行了一禮後走到上座邊上。對奧爾凡斯伸出的手道謝後站在了他的旁邊。

“廢除與阿爾加魯特的婚約真是非常遺憾。但是,招募了對國家有巨大貢獻的尤菲莉亞,朕判斷安妮絲菲亞希望恢復繼承權。雖然第一順位還是阿爾加魯特沒變,但今後也會重新審視安妮絲菲亞作為王族的責任,希望大家能關注她能不能做出與之相符的舉止。這次因為王家的事把瑪澤塔公爵家捲了進來,這也是對瑪澤塔公爵家的彌補,同時這也表示會將瑪澤塔公爵家作為朕親愛的家臣來重用。”

不知是第幾次的喧囂。奧爾凡斯舉起一隻手製止了喧鬧的會場。

“以這三個宣言作為朕的問候。這個宴會是安妮絲菲亞恢復繼承權,以及為今後帕雷迪亞王國的繁榮的宴會。大家,好好享受!”

* * *

隨著父親的宣言演奏聲響了起來,正式的宴會開始了。

宴會開始後貴族們輪番來問候。我忙於應對這些貴族客人們。一邊貼著笑容的假面笑眯眯地笑著,一邊“呼呼”、“啊啦啊啦”地一句話帶過。

有為了接近而接近過來的人,有明顯藏著可疑神色向我搭話的人,有奇怪我到底做了什麼而向我搭話的人,甚至還有探究我到底想幹啥、一點也不隱藏敵意的人。

感覺自己的怒氣條在不斷上升。哈——,所以至今為止才避開社交界的。我不需要阿諛奉承和挖苦,我會加倍奉還的。太麻煩了,好想把大家當成保齡球瓶……!

“安妮絲大人,表情變得險惡了哦。”

站在旁邊的尤菲小聲提醒我。在尤菲的指責下,我重新戴上笑容的假面,露出笑容。

尤菲從宴會開始就一直在我身邊。也有許多人向尤菲打招呼。大部分都是,關於婚約雖然感到很心痛,但恭喜晉升。呵,到底有沒有真心認為是晉升呢。

我的要求糾纏在內的廢除婚約一事,沒有人對此高高在上地說出討厭的話。也是,大概因為我就在旁邊吧。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也不想從尤菲身邊離開了啊……)

這時,演奏的曲子發生了變化。這也是從問候場變為舞蹈場的信號。不由得憂鬱地嘆了口氣。終於來了嗎,舞蹈的時間……。

不過,沒有會來邀請我的人吧。可以的話希望沒有人來邀請我,就讓我成為牆壁上的花吧……。

“安妮絲菲亞公主,能請與我共舞一曲嗎?”

呸,來了啊……。雖然真正的目標大概是尤菲吧。畢竟在這裡,跳過我去邀請尤菲不太禮貌,所以就首先邀請我了吧。

那麼,邀請我跳舞的祭品到底是哪位呢。我貼著笑容假面,轉頭看向對方。

“好的,非常樂……意。”

我的句尾不由得失速,浮現出笑容的嘴角似乎要痙攣了。

泛著空色的銀髮,雖然身材瘦長,但沒給人不健康的印象。只有外表是美男子的貴公子大人的冰藍色的眼瞳一直注視著我。他的外表能讓周圍的大小姐止不住讚美。

我非常瞭解“這傢伙”的事。皮膚一下子起了雞皮疙瘩。為什麼“魔法省的頭號精英”會來邀請我跳舞啊!

“哎呀,沃爾泰伯爵公子大人。非常感謝您的邀請。”

“叫我蘭格就行了哦,公主大人。”

“……那麼蘭格閣下。”

這個不共戴天的仇敵!我一邊在內心咒罵,一邊努力保持笑容。

蘭格·沃爾泰。魔法省的精英魔法使貴族。生於擅長魔法的家族,是優秀魔法使輩出的沃爾泰家下任當家。並且與我同年。雖然我不需要這樣的共同點。

正因為是魔法使精英輩出的家族,他尊重能使用魔法的人,看不起不能使用的人。真的就像是模版一樣的精英。而且也是把我的魔學貶斥得一文不值的一人。不可原諒……不論過了多少年只有你這傢伙……只有你這傢伙無法原諒……!

“那麼,請來一曲。”

“真是讓我倍感榮幸。”

居然還一臉平靜說出這樣的話呢。既然被邀請了就只能跳舞了。

雖然想狠狠踩一下他的腳,但這對教我舞蹈的尤菲就太抱歉了。我臉上貼著笑容,將精神集中在舞蹈上,儘量不去意識手上的觸感。即使隔著手套果然也很討厭啊。

“……沒想到您居然恢復了王位繼承權啊。”

蘭格以只有我能聽到的聲音向我說話。對此我雖然面帶笑容,但視線冰冷地看了回去。

“只不過是第二位,預備的而已。應該不會坐到王座上吧。”

“到底有多少真心話呢。我已經聽說了阿爾加魯特王子的事。原來如此,我也不是不明白陛下的考量。”

“是啊,一切如陛下所願。”

“不過,拉攏尤菲莉亞小姐是不是有些做過了?”

……啊,這樣啊,這才是真正目標嗎?目標不是我而是尤菲?雖然早就知道了。

“既然廢除了與阿爾加魯特王子的婚約,那麼我是不是也有機會呢。”

“那要看尤菲是怎麼想的了。”

“是啊,雖然是件很遺憾的事,不過我希望她能以此為契機拓展一下視野呢。讓她的才能腐爛掉實在是太可惜了。”

“沒錯,所以我才拜託她請務必在我手下研究魔學。”

“魔學嗎?”

……喂,我知道你想用鼻子嘲笑,你這腐爛帥哥。

他說他不喜歡“魔法仿造品”。真的是從以前開始就非常難纏。

“她的才能是奇蹟。我衷心祈禱她的才能不會腐爛。不,事到如今也不該對您說這樣的話了。畢竟是那位魔學第一人呢。”

“非常感謝您為尤菲著想。我也非常期待她的未來,您能守望就是我們的幸福。”

“是啊,我也想接近她啊。”

誰會讓你這樣的劣根性腐爛了的典型精英思考貴族接近尤菲啊!

蘭格很討厭魔學。他認為魔法是世界賜予的尊貴之人使用的奇蹟,正因為能使用魔法才成為貴族,並且使用魔法這件事本身就有價值。

所以他看不起身為王族卻無法使用魔法的我。我發表魔學後就更把我視為眼中釘。他認為把魔物的素材加工為疑似的魔法是一種褻瀆的技術。

因此我跟這傢伙水火不容。但如果跟尤菲扯上關係就另當別論了。尤菲是非常優秀的魔法使,並且還是公爵家的女兒。瑪澤塔公爵家發言力很高。

如果是想留下優秀魔法使的他們,毫無疑問會盯上尤菲。雖然伯爵家比起公爵家多少有些不相稱,但加上蘭格自身的功績的話,令人火大的也許就配得上尤菲了。

……不過,如果尤菲說可以的話我也沒辦法多嘴就是了。她已經到我身邊,絕對不會讓她被奪走的。於我而言,她說不定會成為我的妹妹,現在明顯就是像個妹妹一樣。作為姐姐要好好保護她!

“那麼,我就失禮了。衷心祝願您能榮華富貴。”

“謝謝,蘭格大人。”

雖然隔著手套,但一想到跟這個男人手牽手跳舞就讓我覺得害怕。

啊,不行了。在這樣的狀態下沒法繼續跳舞。忍著渾身疲憊向侍者打了招呼後走到了陽台上。

外面的風涼絲絲的非常舒服。但心情真是糟透了,沒公開對我七嘴八舌指手畫腳還好,我剛開始發表魔學時更過分。

“……無法使用魔法我自己也不樂意啊。能使用的話就會普通地去使用啊。”

我很想使用魔法。一旦知道魔法的存在就無法放棄這個夢想。

如果不能用通常的方法使用,那就用新方法。即使破壞既存的概念,我也想擁有魔法這一奇蹟。只要有魔法就能讓人展露笑容。同時自己也能因此歡笑。我希望得到能使大家幸福的力量。

但是現實很嚴峻。現在確實能使用魔法了。但許多人不會接受打破既存概念的事。不知何時起我的想法發生了轉變——不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同時如果有人因此受益就好了。

在這個世界上能理解我的人在少數。那麼為了那少數人就好。僅僅如此,我就決定使用我自己的魔法。

“……如果能專心研究就好了啊。”

不想成為女王。不想要王位繼承權。不想跟看不起魔學的人交談和跳舞。心臟滲出一陣陣痛楚,越來越火大起來……。

“果然把所有人作成保齡球瓶……”

“啊,安妮絲大人,您在這裡啊。”

“噫——”

突然傳來的尤菲的聲音讓我肩膀抖了一下。回過頭去就看到尤菲。

她移動到背靠在陽台邊上的我旁邊。

“您在這裡休息嗎。”

“跳了一首歌就不行了。”

“那位……是魔法省的沃爾泰伯爵的公子吧?”

“沒錯,那傢伙從以前就厭惡我。”

“……是這樣啊。”

那麼為什麼最先邀請您?尤菲歪歪頭表示疑問。

那只是來試探我能不能把尤菲從我身邊拉走——剛要開口時就閉上了嘴。

並沒有什麼好說的——換成了這句。

“尤菲不去跳舞嗎?”

“……很不好意思,都教了安妮絲大人那麼多舞蹈,但是……”

“嗯?”

“……接觸男性,讓我有些痛苦。”

“啊——……”

是啊。尤菲被阿爾君狠狠傷害過了。雖然過了好幾天,但也還是最近的事。因此跟男性跳舞,似乎讓她比想象中的還要痛苦。

我漸漸察覺到她的手在微微顫抖。看到這樣子的尤菲,我抓起她的手。

“跳舞吧,尤菲!”

“誒?跟安妮絲大人嗎?”

“這裡人很少,有誰要責備就隨他們去吧。你並非討厭跳舞吧?那果然就太浪費了。”

“……浪費嗎?”

聽到我的話後尤菲眨了眨眼,接著輕輕笑了起來。然後回握住我的手。

我將這個動作認為是同意,開始領導尤菲跳起舞來。雖然跟教我時是相反的角色,但卻互相配合得很好。對此不知為何感覺很好笑,我和尤菲互相望著對方笑了起來。

“真是滑稽呢,兩個女人一起跳舞。”

“只要開心就好了吧?”

“被父親們看到肯定會呆住吧。”

“呆就呆吧!不愉快的舞蹈有什麼價值!”

我們踏著舞步轉著圈。最終音樂停止了。在切換到下首曲子前沉默了一瞬間。

“我偶爾會這樣想,如果那天沒有被安妮絲大人帶出去的話會怎麼樣。”

“嗯。”

“一定會哭泣,崩潰,討厭一切……不知如何是好,也許會壞掉吧。”

“嗯。”

“聽到您說讓我幸福,說實話讓我很開心。感謝您給無論做什麼都失敗的我一個機會,安妮絲大人。”

“嗯。”

“從今往後也請多多關照了。”

從今往後也多多關照。牽著的手緊緊地互握著。

我的魔法,是使得某人歡笑的魔法。如果能使大家都歡笑的話,小時候的夢想就改變了形式。小時候的夢想,在長大後漸漸變得冰冷、狹隘。

觸手可及的範圍很狹小,我不再夢想自己的手有多長。

所以我才強烈地希望,願這牽著的手不會鬆開。

這就是我期望的幸福。

在無聊的晚會結束後就有時間了吧。

去探知不知道的事。

去見識沒見過的事。

將無形的東西賦予形狀。只要我們憧憬的話,無論什麼都做得到。

畢竟我們的將來是自由的!

“從今往後也要跟上來哦,尤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