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9.破天荒王女不會突然停下

web版  9.破天荒王女不會突然停下

製作完尤菲的魔劍後,在尤菲的請求下,我好好休息了一頓。

嗚姆姆,我察覺到我被直接請求的話就沒法拒絕了啊。伊利亞雖是我的搭檔,但基本上還是主人和侍從。

我與尤菲是更加對等的關係。身份就是這樣。所以一旦被坦率地請求的話就很難拒絕了。我雖然想進行研究,但被唸了“研究不是你一個人的事”。

因此我把魔劍的調整交給了尤菲和伊利亞,在此期間我好好休息了一頓。休息後,我的頭腦變得非常清醒。雖然心想“睡眠也很重要啊”,但同時感覺浪費了時間,讓我很是苦惱。

“說起來給尤菲的魔劍起個名字比較好吧。”

雖然那是應用了魔劍的技術的武器,但並非魔劍。是結合了魔劍和魔杖機能的新概念武器。同時也是為了尤菲而定製的。

嗯姆姆,名字,名字啊。用於今後的開發名稱?但並非量產品啊。跟尤菲商量商量吧。

雖然我能一個人梳妝打扮,但會被吼“別搶我工作!”,所以還是搖鈴喊了伊利亞過來。只要伊利亞能有空的話就會立刻趕來,如果等一會還沒人來的話,我就決定一個人梳妝打扮。

“早上好,公主大人。”

“早上好,伊利亞。”

只等了幾秒,伊利亞優雅地行了一禮後進來了。伊利亞來不了的情況非常少。聽不到走動的聲音,不知她是一直待機還是能消音移動。這點是伊利亞的謎。

我一邊讓伊利亞幫我梳頭,一邊試著問問尤菲的情況。

“尤菲怎麼樣?劍的情況如何?”

“嗯。她本人也非常中意那把劍。”

“太好了。說起來,給尤菲的劍起個名字比較好吧?雖然沒有量產的打算,不過我認為還是起個名字吧。”

“是啊……我認為跟本人商量比較好。畢竟主要使用的還是尤菲莉亞大人。”

這也是啊。在思考這些的時候梳妝打扮就結束了,我讓伊利亞帶我去尤菲的地方。

自從尤菲拿到劍之後,為了取得各種各樣的數據,她一直在揮劍和使用魔法。我心想,既然都讓我休息了,尤菲也不要太勉強自己了啊。

一到廣場馬上就看到了尤菲的身影。雖然身著便於運動的衣服,但身上的裝飾讓她不辱於大小姐這一身份。

尤菲察覺到我和伊利亞接近後,轉過身行了一禮。我也行了一禮後向尤菲打招呼。

“怎麼樣?還好吧?”

“嗯,非常不錯。剛剛醒來?”

“是啊。好好休息後頭腦也非常清醒了。”

“那真是再好不過了。我寫了魔劍的報告,之後還請您過目。”

“謝謝,幫大忙了!”

使用者的意見非常重要呢!尤菲特別細心,因此大概會把許多細節部分都寫在報告裡,這讓我不由得對讀報告期待起來。

“啊,對了。尤菲,來給這把劍起個名字吧?”

“名字?”

“嗯,雖然這試製品是尤菲專用的。即使現在沒有預定,但將來量產的可能性並非沒有呢。”

“我不拘泥與名字,不過有個名字也許很不錯呢。”

嗯——,那就起個名字吧。該叫啥呢。

畢竟是對應各種屬性的魔劍啊……許多屬性,顏色有許多……虹、說起彩虹的話……。

“rainbow……不,arc-en-ciel來著?”(注:前面英語後面法語,都是彩虹的意思。)

“阿爾肯謝爾?真是不錯的名字呢。”

“誒?啊,嗯?這樣就好?”

“是的。阿爾肯謝爾,這個名字我收下了。”

如果能夠喜歡的話就這樣吧。於是尤菲的魔劍名字就決定是阿爾肯謝爾了!

“怎麼樣?有沒有什麼地方想調整的?”

“是啊,關於機能方面沒有特別想調整的。不過我想確認一下關於刀身的保養有沒有需要注意的地方,畢竟刀身也很特殊。”

“我會把注意點歸納寫好的。如果出現什麼問題要馬上告訴我哦。”

作為試製品還過得去吧。總之,尤菲喜歡就再好不過了,這也是最讓我鬆口氣的地方。

接下來幹啥好呢。

就在思考這件事的時候。我被突然從空中掠過的一道影子吸引過去,就看到一隻白色的鴿子飛來。我不經意間“啊”了一聲。鴿子就這樣飛向我這裡停在了我的手上。

“是信鴿嗎?”

“啊——。是這個時間啊。不去不行呢。”

“……安妮絲大人?”

“尤菲,我有要事必須得出去了,雖然我本打算蹲在家裡的。”

“誒?您要去哪?”

“冒險者公會。”

冒險者公會,這是個不止在帕雷迪亞王國,連在世界各地都有的冒險者的聯合。這個世界的冒險者跟萬事屋類似。小到解決日常發生的瑣事,大到旅行的護衛和現場調查,甚至國家發出懸賞的魔物討伐,無論什麼都做。

最近國家也在援助冒險者公會,在國家無法行動或是行動需要花費時間的時候,就由冒險者公會來著手處理這些事情,這就是國家與冒險者之間的關係。

“為何冒險者公會有信寄來?”

“我登記為冒險者了,而且還是高等級的,我想應該是討伐邀請吧。”

“王族為什麼要登記為冒險者!?而且還是高等級!?”

“在以前整備道路的時候,我想還是登記一下比較好……”

你看嘛,在販賣素材的時候交給冒險者公會會更快,就像是為了賺零花錢而去打工一樣……。

就在我在考慮藉口的時候,尤菲投來了冷淡的視線,伊利亞向我嘆了口氣。

“你,你看嘛,事先行動防患於未然乃是王族的使命吧?”

“為了獨佔素材而去自己狩獵,經由公會批售的話更能賺錢和得到素材。”

“……安妮絲大人。”

啊——,啊——,聽不到聽不到。

說起來冒險者公會那邊到底是啥事呢。特地邀請高等級冒險者,感覺應該是非常麻煩的事件才對。是啥是啥……?

“是……魔物暴走啊。”

魔物的大量出現。然後,它們成群結隊奔來的現象就是魔物暴走。確實這能達到喊高位冒險者出來的程度。

說到底,魔物暴走的原因就是擁有魔石的魔物迅速成長而造成的結果。出現魔物暴走的地方就會有帶名稱的精英魔物。雖然魔物暴走本身也是問題,但可以說真正的問題在那之後。

這樣的話,無論如何都得叫上高等級冒險者了。解決魔物暴走本身,以及討伐使得魔物暴走出現的“原因”。這就是魔物暴走發生時的主要處理方法。

國家的騎士團當然也會動手處理魔物暴走,但無論如何都會慢上一步。這樣的話,一般情況下都是由冒險者先拖住魔物。

“發生了魔物暴走?”

“好像是呢。所以我要稍微去一趟。”

“去一趟……您親自去嗎!?”

尤菲瞪大眼睛表現出驚訝。我知道的,你想說什麼我知道的。像是“明明身為王族還要趕到現場,太蠢了!”或是“這根本不像王女該有的行動!”我知道的啊,但是!

“魔物暴走能讓人為所欲為地狩獵素材啊!大豐收啊!”

能獲得多到裝不下的素材,對我來說可是素材fever time啊!

不由得用力握緊拳頭奮力高呼。魔物暴走時不僅能獲得大量的魔物素材,而且還有機會回收其原因的強力個體的魔石。對冒險者來說可謂是一擲千金的機會!

我的研究費用基本上是自己賺的。在冒險者公會進行登記也是賺錢的一個方法。還有就是將城下町的情報提供給父王賺取零花錢,或是展現魔學成果獲得一定的預算。

因此,沒道理會放過這個天賜良機。

“伊利亞!拜託你看家了!”

“跟平常一樣呢。我知道了。”

伊利亞捂著額頭嘆氣。抱歉讓你頭疼了,不過這是收集素材的時候!事實上也無法放任魔物暴走不管。雖然我沒有自大到只有我能解決,但實際上有我在能夠解決得更輕鬆。

“……我也一同前往。”

“誒?尤菲也去?”

“對魔學的研究有必要吧?那麼,我作為助手也有同行的權利吧?”

“……嗯,算了,在這裡阻止你的話肯定會被吐槽吧。不過你要自己保護自己哦?”

“我有騎士團的同伴,還有魔物討伐的經驗。”

尤菲把手伸向阿爾肯謝爾,直勾勾地盯著我說道。……算了,看來阻止也會糾纏不清,會浪費時間在爭論上。這樣下去的話,在素材獲得競爭中就要落下了。

“我知道了!一起走吧!”

“是!”

“那稍微等我一下!我拿個寶貝出來!”

“是!……是?安妮絲大人,您要拿什麼啊?”

呵呵呵,這可是無論誰都想說一次的台詞啊!

“我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所以準備好了!”

廣場一角,直通工房的其中一個倉庫。打開門後,“那個東西”沐浴在日光之下。

“……這是什麼?船……?”

跟在我後面的尤菲歪頭表示不解。同時,也許被那東西的外表嚇到,感覺臉色有些不好。啊,我也是知道的。

用前世的知識來說的話,這跟“摩托艇”相近。但是,這東西的異樣之處在於“船體”是由“龍之顎”製作的。

龍之顎朝向後方,組成船體的部件。還有一個用於控制的“舵”。

“這就是!使用龍的素材製造的飛行魔道具試製品6號!其名為小飛龍!”

“飛行用魔道具……這能飛嗎!?”

“動力是風精靈石!船體用龍的顎和骨頭,鱗片製造,以模擬再現的“龍之吐息”作為推進力前進的空中飛船!”

本來長距離移動的話是打算製作摩托的,不過做不了輪胎就放棄了。畢竟車輪和道路是問題呢。然後,那時靈光一閃,如果是幻想世界的話那就得要空中摩托了!

雖然這是製作小飛龍前的構想,不過“運氣不錯”獲得了龍的素材,用這素材反覆改造,最終制得的就是這個小飛龍!

通過風之精靈石獲得浮力,將龍的魔石刻在船體上模擬再現吐息作為推進力,非常優秀的作品!

“快,坐上來坐上來!尤菲!”

“誒,真的要用這個過去嗎!?”

“分秒必爭,我的素材有危險!”

“我希望能擔心一下其他方面啊……!”

我用推車將小飛龍搬到外頭。讓尤菲坐在後邊,我握緊船舵。通過船舵,開始向船體流入必要的魔力。

我確認到向船體傳遞魔力的“紋樣”出現光芒後,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尤菲,抓緊我。”

“好、好的……”

“再見伊利亞,我們要出發了!”

“公主大人,尤菲莉亞大人,路上小心。”

伊利亞深深鞠了一躬後一溜煙跑開了。行動之迅速,令人著迷。在後面摟著我的尤菲似乎有些驚訝。

“誒?為什麼伊利亞,逃了?”

“精靈石,魔力填充完畢。浮游開始……確認懸空!船頭角度調整,角度正常!“龍之吐息”發射倒數!5、4、3……”

“等、等下安妮絲大人!?我有不詳的預感……!?”

“小飛龍,動力全開!發射————!!”

像開開關一樣,我一口氣注入魔力啟動魔道具。

通過風之精靈石離開地面,船頭朝向空中,伴隨著龍的咆哮聲從船體後方射出吐息。

船體憑藉吐息獲得推進力。我們乘坐的小飛龍彷彿大炮炮彈一樣飛向空中。

“不,不要啊————————————————!?又來了啊——————————!?”

雖然後面傳來了尤菲的慘叫聲,但沒能傳入我的腦裡。因為小飛龍突入空中的景色令我著迷。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果然天空最棒了————!”

我握著船舵,魔力流入船體。憑藉貼在船體表面的“龍鱗”和風之精靈石轉換方向。現在目標是魔物暴走的目的地!

“尤菲!別咬到舌頭了!要飛了哦!!”

“已經飛了啊————!!”

* * *

位於帕雷迪亞王國的大森林,其名為“黑之森”。

由於鬱鬱蔥蔥的大樹,一旦走到深處就連陽光都無法射入因而非常昏暗,這就是黑之森名字的由來。

不僅是精靈的聚集地,還是精靈石的產地。同時也棲息著大量的魔物,作為冒險者每日的糧食產地以及騎士團的定期調查地而非常有名。

在這黑之森中響起了吼叫聲。

黑之森中發生魔物暴走,魔物溢出一事並不少見。一般的對策是由冒險者和騎士團來狩獵魔物,但無法將其完全防住。

然後,察覺到這次魔物暴走前兆的冒險者們向公會通知了事件的發生,在附近保護村子的冒險者和留在當地騎士團成員們慌慌張張地為準備討伐而奔走。

“快!快讓村民們避難!在魔物暴走到來前堅守陣形!”

“這次的規模怎麼樣!?”

“別忘了準備藥!”

“喂,礙事!小心點!”

怒吼聲此起彼伏,每個人都為了準備即將到來的戰鬥而四處奔走。在這騷亂中不知如何是好的,是那些為了在黑之森積累經驗而來的新人冒險者們。

“該、該怎麼辦啊……?”

“怎麼辦……這可是魔物暴走啊?”

“即使逃跑,一旦被追上就完了,留下來戰鬥生存率還更高些。”

“怎麼會這樣,一出來就發生這種事……運氣太差了!”

出口抱怨,悲嘆現狀。接下來就是與死為鄰了。本來預定是在森林邊緣退治魔物和採掘精靈石,以此來獲得每日的糧食。結果突然被捲入大規模的魔物討伐之中,只能說是厄運。

遠方傳來了咆哮聲和地動山搖的聲音,並在不斷接近。這也不斷煽動著冒險者們的恐懼心。雙腳發抖,胃部絞痛,心慌意亂得幾乎就要奪門而逃。

——幾乎就要被不安擊潰,就在這時。

“……怎麼了?能聽到什麼聲音嗎?”

“聲音?剛剛不是一直都能聽到嗎!那是魔物向這邊奔來的聲音啊!”

“不是那個!這是什麼啊,非常巨大的呼嘯聲……”

冒險者看到同伴停下腳步側耳傾聽,一開始感到驚訝,緊接著焦躁起來。然而,那些側耳傾聽的冒險者們也同樣露出驚訝的表情,接著望向黑之森的相反方向。

似乎是從村子後方傳來的。不由得眯起雙眼,聚精會神。好像是有個小黑點在快速逼近。

“喂!那邊好像有什麼東西過來了?”

“過來是什麼過來啊!?”

“不知道啊,你聽,聲音漸漸變大了啊!?”

“真的假的啊!?”

然後,浮在空中的黑點勢不可擋地逼近,接著顯露出身影。

形狀奇妙的“船”從空中向這邊迫近。剛剛的呼嘯聲現在能夠清晰地聽到了。實在是不可思議,並且非常不詳。

每個人都嘟噥著“那是啥啊”。黑點帶著呼嘯聲捲起風浪。接著漸漸減速……。

“忘記著地了————!!讓開讓開————!!”

船狠狠地撞在大地上,彈跳幾次後終於停了下來。

每個人都瞪著眼睛,將視線投向那艘奇怪的船。兩名少女從船上爬下來,兩人都雙手雙腳趴在地上呻吟著。

“嗚……噗……!”

“尤菲!振作點!在這裡吐了的話少女的尊嚴就有危機了!”

臉色發青的少女被比較精神的少女撫著背部激勵著。大家都默默地守望著事態的發展,其中不知誰突然嘟噥了一句。

“……難、難道是……!這個飛在天上的奇怪的船,沒有常識的奇行,只有外表可愛的……!”

“狩獵的掠奪姬!?”

“誰是狩獵的掠奪姬啊!!至少叫我瘋狂的掠奪姬啊,瘋狂的!!”

少女,不,這個國家的王女安妮絲菲亞·文·帕雷迪亞因為無法接受這個異名而發出憤慨的聲音。

瞬間,冒險者中發出了歡呼聲。每個人都舉手歡迎安妮絲菲亞的登場。與此相反,騎士團們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掠奪姬來了!魔物暴走根本不足為懼!”

“喂,別跑太前!要是獵取了公主的素材連我們都會被狩獵啊!”

“魔物好可憐啊……!胸口變熱了……!”

“王女大人來了!這下能獲勝了!!”

“我的評價太過分了吧!?”

“……自作自受吧?”

在安妮絲菲亞旁邊,尤菲莉亞雖然臉色不佳但依然出口吐槽。

就像是要壓下沸騰起來的冒險者們一樣,騎士團們發出怒吼聲。而安妮絲菲亞對此絲毫不在意,將視線投降黑之森。

“好了,尤菲!你跟騎士團們一起在後方用魔法支援!”

“……安妮絲大人?”

已經不知多少次的討厭預感讓尤菲莉亞嘴角痙攣。另一方面,安妮絲菲亞則露出滿臉的笑容。

“那我要去了!你指示騎士團做出包圍陣形!”

“那個,難道說,安妮絲大人!?”

“fever time————!!狩獵素材的時間到了————!!”

安妮絲菲亞舉起一隻手,緊接著獨自一人向著森林沖去。尤菲莉亞呆然地目送著安妮絲菲亞,呆了一瞬之後立即無法忍受一般顫抖著身體喊道:

“哪裡有一個人衝向魔物暴走的王女啊!?”